未分類

僞保長說:“我們常常進去,都是在老地方,還有一個排的僞軍。”戰士們加快了腳步,一會兒就到了據點的下面。

“幹什麼的?”站崗的僞軍大聲問。

“我們按照吩咐,給太君送節禮來啦。”僞保長急忙走上前去,遞上一包煙。隊員們故意把雞鴨弄得亂叫。僞軍哪敢多話,忙說:“好好好,快請進!”

這時,剛喝完酒正在打牌五個日本兵,見到送來這麼多禮品,早樂得又笑又叫,一個個伸出大姆指說:“大大的好,大大的好!”

一個僞保長連忙走上前去,深深地鞠了一躬,“太君,大大地辛苦的!”另一個僞保長連忙將嘴努了努,老熊順着方向一看,屋裏靠近窗口的一張桌面上,擺放着一挺歪把子。

隊員們紛紛圍上去,將三擔挑子放下,將棗子、魚往日本兵手裏塞,又把雞鴨打得直叫。說時遲、那時快,老熊趁機闖進屋裏,提起歪把子走了出來。

一個日本兵首先發現,便大聲嚷着:“呀!抗日分子!”他想跳出人羣去拿槍。老熊端起歪把子一梭子子彈全部打在他的身上。隊員們早把雞鴨一扔,從挑子裏和身上摸出短武器開始點名。

老熊說了聲撤,隊員們邊走邊打,出了據點,僞軍見日本人被打死,早跑得不知去向。

這樣的行動只要有機會就在行動。日式武器留下來,其餘的武器全部換成大洋和購買生存所需的各種物資。

歡喜莊在當時是遠近聞名的一個大村,有1000多人口,這在當時已經不小了。村裏爲了保村護莊成立了大刀會和紅槍會,這是在日本人來以前就有的。

這兩個組織平常各有五六十人左右。因爲歡喜莊是一個村莊,所以當時日本人佔領這一地區後,並沒有在此駐兵。當時在日本佔領區,有一個政策每個村是要給日本皇軍交皇糧的。

一天,日本人過來徵皇糧。來了兩輛卡車,可是村民是怎麼都不給開門。當時的村莊都有寨牆的,任憑狗腿子漢奸在外面如何的叫喊,寨門就是不開。後來日本人就撤回駐地了。可能是看這村民的民風比較彪悍吧。

又過了幾天,日本人又一次過來了。這次是四輛卡車。當時漢奸們就說了,這的皇糧以後就不收了。他們是要到鄰村去收皇糧的,路過野廠村要借道過去。

善良的村民就把寨門打開了,但日本人馬上就翻臉了。到處搶村民的東西,還要抓年輕的姑娘。他***,這還了得。當時的大刀會和紅槍會的隊員就不幹了。

重生-將門千金 在會長的帶領下就上去了,由於距離較近而且相當於是巷戰,日本人長槍威力發揮不出來,地理也不熟所以就吃虧了。丟下幾具屍體和兩輛卡車就跑了。

這件事情過後,村裏的長者就把村民集合到一起,告訴大家:日本人是肯定要回來報復的,村裏人能轉移到外面的就要該快走,特別是婦女和小孩。當晚就走了一大部分人,但大刀會和紅槍會的人都沒走還有部分的村民。

到第四天的時候,日本人和僞軍來了很多。然後就在村外的寨牆外面架起小山炮。開始讓村民開門,說皇軍只懲罰對收糧隊下手的人,其他的一概不追究責任。

村民們當然不會給他們開了,畢竟上過一次當了。還有個會員用老套筒打死一個走近的日本兵,然後日本人就開始用炮攻寨門。

寨門終於打開了,日本人和僞軍就進了村了,大刀會和紅槍會就依託有理的地形和敵人對着幹,當時的會員們都迷信,在開戰前都喝了燒了靈符的聖水。說是子彈打不動的!在這種精神的作用下,會員們作戰很勇敢的。

很快的擊退日僞軍的第一次進攻。然後日僞軍又組織了地二次進攻,這次一樣也遇到很頑強的抵抗就撤退了,但是這是有目的的撤退,退是退了但隊形都不亂的。

英勇的會員和村民不知道是這些,就一直在後面攆,當追到村外時。發現上當了,但晚了中了埋伏,出村的會員和村民全部壯烈犧牲。

然後日僞軍就全部開進村來,是見人就殺見房就燒。有的村民躲到地窖裏,可惡的日本人就丟個手榴彈進去。還把懷孕的婦女,這是唯一一個沒來得及轉移的肚子給挑開,把嬰兒擠出來。

村長的報告讓小黃陷入了沉思,他知道,這樣的故事意味着什麼。 河北省唐山附近的河頭鎮起源於煤河河運。

煤河是一條人工運河,是滿清政府洋務官員唐廷樞主持於1881年春開挖的,煤河西接薊運河,東接唐胥鐵路,全長七十七華里,東西方向,總佔地約6500畝,工程造價十一萬五千兩白銀,同年夏季竣工。

它的主要功能就是運煤,運輸開平煤礦生產的煤炭,所以稱爲煤河。

煤河河道的絕大部分位於唐山市豐南區境內,少部分在天津蘆臺、寧河境內,煤河河道有鐵石水閘,控制水位,枯水季節利用漲潮蓄水,灃水季節利用水閘排水,保持水位在3米-5米。

爲什麼唐廷樞要開挖煤河呢?原來,爲了煤炭運輸的需要,一開始,唐廷樞是要修一條從唐山到澗河的鐵路來運煤,但是清政府不批准,後來,唐廷樞考慮到直接修鐵路,清政府斷不會批准的,於是,唐廷樞明修棧道,暗渡陳倉,一方面,開挖煤河。

另一方面,以煤河挖到胥各莊處,遇流沙,地勢漸高,運河無法繼續開挖爲藉口,修建所謂的快車馬路,實際上暗地裏,購置土地,修建標準軌鐵路,9月,全長9.7公里的唐胥鐵路竣工,開始試運行。11月8日正式通車。這就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條鐵路——唐胥鐵路。

煤河挖到胥各莊東南兩華里的地方就挖到頭了,所以這個地方就稱爲河頭

開平煤礦的優質煤,先通過唐胥鐵路運到河頭,由河岸至距河面一米處,修了幾個大簸箕,運煤船停在與簸箕相接處,當運煤火車抵達河岸時,車廂被打開,媒便順着大簸箕流入船艙,一船裝滿離開後,另一條船再駛過來。裝滿煤的大小船隻,船通過煤河,薊運河運到天津和全國各地。

由於煤河運輸的興盛,使得河頭成爲具有鐵路、運河的水陸兩運碼頭,成了唐山一帶的水陸交通樞紐,與此同時,一些民船還利用煤河之便,載運石灰、陶瓷、糧食等生活日用品,往來津唐之間。

東北的糧食、唐山的水果、板栗,開平的大缸、石灰、豐南的豬鬃、海鹽、大白菜都靠煤河運往天津。天津的工業品、日用百貨、薊縣的大柿子、北塘的海貨都源源不斷地涌入河頭,河頭成了遠近聞名的商品集散地。

1885年,開平煤完全佔據了天津市場,至1887年,通過煤河運至天津的煤炭約40萬噸左右,佔唐山煤產量的80%。

1888年,唐胥鐵路延伸到天津以後,煤河雖然運煤少了,但仍承擔者其他貨物的運輸,煤河每天發船仍在五六十隻以上,最大的船載百餘噸,最小的也裝載30噸。

由於來往的各種商販以及人士日益增多,逐漸出現了爲他們服務的種種店鋪,日久天長,自然而然地成爲在胥各莊鎮之南、方圓數十里之內的中心小鎮。

河面上停擺着衆多的帆船,有的船隻靠攏碼頭裝貨或卸貨。河頭岸上已是店鋪林立、樓房鱗次櫛比,那時的河頭已有百十餘家店鋪,規模較大且有點名氣的有。

三餘公的綢緞布匹店、昌茂店的百貨店,厚德成、同興順的副食店,兩益成的茶葉店,中和棧、大有恆、華興同、合義棧、復生慶的棧房,慰欣池、文華池的澡堂子,義和館的飯館,協和大藥房、華西大藥房、仁慈醫院的醫藥店等。

商業的興旺發達,派生了專爲商業服務的貨棧。 獵愛偷心萌妻 從清末第一個貨棧中和棧的成立,已有50多家貨棧。這些貨棧多集中煤河附近,民國以後,最大的貨棧有大有恆、華興同、合義棧,其院內鋪有鐵機,由火車站直接甩進或掛出裝有貨物的車皮。他們主要經營糧食、煤炭、豬鬃等。

煤河兩岸,是一望無盡的海產品,特別是到了春天,出售黃花魚、快魚、對蝦、海螃蟹、皮皮蝦、麻蚶子等的攤販,擠擠插插,而皮皮蝦、對蝦、海蔘、螃蟹、麻蚶子是煮熟的,遠遠看去,紅黃相間,實在誘人

由於煤河河運的發展,使河頭逐漸形成了一個大的市鎮,內有富貴街、花園街、一面街等繁華街市。那時,河頭已經變成了一個典型的資本主義化的小城鎮,與一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農村城鎮截然不同。

這裏不但樓閣林立,店鋪擁擠,市面繁榮,商賈雲集。旅店、貨棧、成衣、印染、照相、澡堂、戲院、妓院,應有盡有,大小飯館、飲食攤點星羅棋佈。

而且,還出現了公共事業如電話局、電報局和郵局,也出現了各種管理機構如公安局、商會等。還有一座天主教教堂-福音堂。還有其他小城鎮很少見到的行業,它們是:糞幹場、冬菜場、石料加工場、水缸市場。很快,就超過了老牌名鎮稻地鎮。同時,也遠遠超過了一般縣城的繁華程度。

另外,煤河的南面還有一個神祕的地方——河頭公園。河頭花園在鐵路南面水泥廠一帶,四周環水,其建築爲西洋格調,房屋基礎均爲一米長的料石,經石匠精心刻制而用,做工精細。

房屋爲波浪式的紅瓦覆蓋,當地人叫它紅房子。內有涼亭水榭,奇花異草,鶯歌燕舞,流水潺潺。護園河上建一吊橋,與園外隔絕,猶如世外桃源。

小黃領導的游擊隊把這裏作爲資金的來源也是在情理之中,但危險同樣存在,這裏離豐潤縣城和唐山太近了。

歡喜村剩下的青壯年組成了復仇隊,小黃選了六十人開始訓練。同時,他向河頭鎮派出了多名密探。

根據密探得到的可靠消息,他得知在那裏有一家日本人開辦的洋行,名字是雙田洋行。

洋行的行長是兩個日本人,一個叫長田,一個叫吉田,所以這個洋行才叫雙田洋行。雙田洋行表面是一家洋行,經營貿易業務,實際上日本人的退伍軍人安置機構,還從事軍火生意。因此,雙田洋行裏除了現金之外還存有大量的武器彈藥。

他對雙田洋行裏的100支步槍垂涎三尺,在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有人闖入了雙田洋行,殺死了10多個日本鬼子,長田和吉田也沒有幸免。過了很長時間,這件事才風平浪靜。 小黃帶着隊伍興致勃勃的找到嚴明,司務長和她妹妹跟在後面:“嚴隊長,我可說好了,這次是專程來買裝備的。”

“算了吧!有要求就說,黑字對抗日的武裝沒提到過錢字。”

“您是不知道,河頭鎮端了一個日本洋行,除了一百支槍,十箱手雷和彈藥,在別的地方還弄了三挺輕機槍。”

“原來河頭鎮是您乾的,夠提氣的,聽說殺了差不都二十個鬼子,行動以後兩三天才讓日本人知道。”

“還不是偷襲,用的是刀

。這不,除了武器彈藥,還有五萬六千大洋和二十幾萬銀聯劵,現在有錢了。”

“做得好,日本人就是這樣,他們只佩服那些比他們更強的人,你揍了日本人,日本人反而敬重你,認爲你是英雄。你怕了他,他就把你不當人。”

“這不,加上歡喜村那些倖存者組成的復仇隊,已經有一百多人了。只是冀東軍分區政治部主任在甲山跳崖,死了差不多三百人,我只找到六名倖存的。”

“怎麼沒聽說,這樣大的事應該有報道啊。”

“應該是沒讓報道,又不是以少勝多,真的是打了敗戰。”

“誓死拼殺,彈盡糧絕,跳崖殉國,何等壯烈!而這理由的提出者還要求必須以少勝多,捷報頻傳,這就不只是天真了,什麼邏輯?歌頌爲國捐軀的戰士們那些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蹟,難道還要找出什麼理由或者邏輯嗎?”

“這事我只知道這些,有兩個重傷員我們實在沒辦法,這不送到這裏了。”

“沒問題,交給我們吧!只要不是致命傷保證還您一個活蹦亂跳的大活人。”

“另外,我想聽聽你對我們隊伍的想法,我也想培養一支像突擊隊那樣的隊伍。”

“這可不容易,事太多了,不是你想的那樣簡單。”

“這些大洋我想都花了,只留一千就可以了。除了這裏,外面用銀聯劵也可以買到東西,暫時夠用了。”

“那我回頭給您規劃規劃,就按一百人的標準。走,好好喝一頓,今天我輪休,可以喝酒。”

“嚴隊長,婷婷姐在嗎?”

“她要晚上回來。對了,小黃,到時讓你們看看黑字頂尖的狙擊手,以前和你說過的,700米以上的。”

“真能打這樣遠?”

“現在有的人已經超過800米了,還不是一個兩個

。都是天津市裏護衛隊的,隊長是孫二虎。要講小規模戰鬥,可以說是我們黑字的第一悍將。”

晚上是以嚴明的名義請客,到坐的有嚴明,梅婷婷,孫二虎,小黃,司務長和小黃的妹妹。

“二虎,我來介紹一下。小黃,八路軍冀東遊擊大隊大隊長,小姑娘是他妹妹,這位是遊擊大隊的司務長。小黃到過溶洞,也在那裏訓練了三個月,現在打散了想組織一支游擊隊。”

“孫隊長,我敬您一杯,早就聽說過您的大名,只是無緣相見。以後還有多多指點纔是。”

“您甭客氣。聽說您受過我們的訓練,還是狙擊手?”

“是啊!不過和您比起來就不是一個檔次了。”

“不能這樣說,訓練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你們天天打游擊,沒時間好好訓練,所以差一點。”

“那二虎,有時間你好好訓練訓練他們,興許時間長了比你強。”梅婷婷調皮的看着孫二虎,眼角還不是的瞟向小黃的妹妹。

“行啊! 豪門第一長媳 我沒問題,有時間,只要肯練我就教,當好教官。”

“孫隊長,這可是您說的,不許反悔,我也想成爲婷婷姐這樣的人。”小黃的妹妹大聲地說。

“你看看,我這個妹妹可是想當狙擊手,你能教好嗎?”梅婷婷說完,面帶隱喻的看着孫二虎。

“這有什麼問題。這位黃隊長,連你的隊伍我們護衛隊一起教,有三個月保管差不多。另外,你不介意的話,我可以爲你整編隊伍,達到獨立作戰的要求。”

小黃被這意外的驚喜砸暈了,這意味着什麼他是清楚的。

“除了萬分感謝我什麼也說不出來了,我敬您。”

“還有我,教官,以後你可要好好教我,我可要和婷婷姐一樣。”

“還真有點受不了,行,幹,吃完飯,我們馬上進行。”

“你這是唱的哪一齣?”嚴明盯着梅婷婷

“二虎也老大不小的了,我看黃姑娘不錯,這事你甭管也管不了。”

按照一百人的標準,孫二虎開始爲游擊隊設計隊伍編制,他在說着自己的構想。

“1,以十個人爲獨立編制小組,分成戰鬥組,偵察組,保障組,重火力組,指揮醫療組。

2,偵察組一個,配備手槍和各種特種裝備,匕首,小弩弓,飛爪之類的,不能配駁殼槍,要配小一點的手槍,這有勃朗寧的。

3,保障組一個,配備手槍,馬匹,最好有衝鋒槍。

4,指揮醫療組一個,配備手槍,簡單的醫療器械,急救藥品,最好有衝鋒槍。

5,戰鬥組六個,配備駁殼槍,步槍,輕機槍,輕型擲彈筒。

6,重火力組一個,配備駁殼槍,重擲彈筒。

“機槍手,擲彈筒射手都不配步槍,每件武器兩人負責。還有就是每個人要配備兩個手雷,急救包,標準的作戰服,作戰靴,鋼盔,這的商店有賣的。衝鋒槍不知道有沒有,回頭得去軍械倉庫看看。”

“教官,你說的時候我算了算。步槍36支,駁殼槍90支,勃朗寧10支,輕機槍六挺,輕型擲彈筒六支,重型擲彈筒三支,衝鋒槍十五支,手雷二百個。”小黃姑娘說道。

“你腦瓜子還挺快。這還要有儲備,你們現在的三八大蓋有一百支足夠了,其他的作爲儲備,剩下的還要有儲備,輕機槍要2挺,輕,重擲彈筒各兩支,駁殼槍二十支,衝鋒槍十支,勃朗寧手槍十支,手雷五百個。懂了嗎?”

“那要多少錢?”

“這我不知道,要是嚴明在就知道了。”

“隨叫我。”隨着話音,嚴明,梅婷婷走了進來:“衝鋒槍有德國的mp18,和駁殼槍一樣都是9mm手槍彈,其他的都有,價格你也付得起。不過沒關係,即便你們錢不夠,讓二虎先墊上,他有這個權利。” “還有,你這樣設計有問題,主要是火力密度和短時間突擊能力不足,此外,日軍的輕戰車或者裝甲汽車也是問題,你不能指望他們都能達到護衛隊的水平,這不現實。”

“還是你來吧。”

“我的意思,減少一個戰鬥組增加一個突擊組,全部裝備mp18衝鋒槍和駁殼槍。非戰鬥組全部配備mp18衝鋒槍,火力組3個重擲彈筒手,配兩個彈藥手,剩下的要有兩個人操作一門火箭筒。由於彈藥補給的關係,保障組和指揮醫療組全部配備馬匹並配備電臺。”

“這個配置好,你別擔心。嚴隊長不是說了,錢不夠的話我先墊上,護衛隊有這筆開支,不違反黑字的規定。”

“我還沒說完,各個小組要配備帳篷,僞裝網,工兵鏟,組長還要配備望遠鏡,指北針,手電等等,這樣可以全天候全地形作戰。”

“太好了,謝謝二位隊長了。”

孫二虎站在了游擊隊員的前面,旁邊是十幾個護衛隊員,很遠的地方還有幾個看着靶標的隊員。

青山相待,白雲相愛 訓練場是一個接近九十里莊的地方,那是新平整出來的訓練場,當然,是按照黑字訓練場的標準。

“大家很多人都是歡喜莊的,小鬼子和漢奸在那裏乾的壞事大家都知道,要想報仇現有有本領,光喊口號是沒用的。”

他前面的桌子上擺滿各種武器:“要有殺敵的本領先要訓練,我先說明,三個月的訓練很苦,一般人怕受不了,現在有人想退出還來得及。”

“那什麼時候才能報仇?我反正不怕苦,老婆孩子都沒了,只要能練出殺鬼子的本領,再苦也沒什麼。”

“這個兄弟說得好。大家放心,我和你們教導員說好了,每天伙食兩葷兩素,饅頭,大餅管飽。下面先說說武器,大家要熟練掌握,當然,每個人的側重點不同。”

他拿起一支三八大蓋:“鬼子的三八大蓋,槍械標明的有效射程460米

。”轉身,他端起槍,遠處的隊員舉起靶標,連續五聲清脆的槍聲,當跑到近前的隊員舉起靶標的時候,上面是一個清晰的梅花。

孫二虎注意到黃姑娘滿臉激動和興奮的表情。“這是200米的,三個月以後都要達到,這是及格線,達不到的只能幹輔助工作了。”

“我的媽呀,這不是神槍嗎?我們怎麼做到?”

“沒什麼?每個星期打個1000發子彈就差不多,大家放心,子彈管夠。”

說着,一支駁殼槍拿在手中:“大家知道這是二十響,還有別的名,槍械標註的有效射程150米,其實用不了這樣遠。”

迴轉身,在70米的距離上,一張新的靶紙又出現了一朵梅花,不待靶紙送回,手中多了一支勃朗寧,另一個30米處的靶紙出現了同樣的圖案。

“大家記住,槍是有有效射程的,只有到了射程纔開槍,不要一窩蜂的開槍,既浪費子彈又暴露目標。”

孫二虎現在看到的是黃姑娘臉上崇拜的表情接着說道:“這些不是很難的,移動目標纔是最難的。”

說着,手中抄起一把三八大蓋,一遍奔跑一邊射擊,200米處的靶紙同樣出現了梅花圖案。

他轉過身:“大家記住,只要好好練你也行,至於其他的武器如何使用,一會教官們會開始教大家,作戰服的用途也會講解。”

每天一早一晚10公里的全副武裝越野跑,兩個小時的靜止端槍訓練,兩個小時的射擊訓練,一個小時的搏鬥訓練,一個小時的隊列訓練,可是讓這些人吃足了苦頭。

孫二虎可不管這些全都交給了手下的弟兄,他單獨每天帶着黃家兄妹單獨訓練,還是梅婷婷說得對,孫二虎也老大不小了。

訓練是枯燥的也是艱苦的,所有的人在咬牙堅持,時間過得很快,三個月一轉眼就過去了。

偵察人員彙報日軍一百多名從沙河驛出發,試圖掃蕩灤河以西地區的抗日武裝並搶劫糧食,給養。

“諸位,這是你們的畢業典禮

。”孫二虎笑着對所有隊員說:“我們這些教官只是觀戰者,別的不說了,全殲就畢業。”

這一戰,游擊隊上下肯定打得特別堅決兇狠。爲什麼呢?因爲那是襲擊並屠殺歡喜莊的那夥日僞軍。

一個連的僞軍過去,後面是120多個日軍押着140多輛運糧車,日軍的後面又是僞軍,大約有兩個連,小黃屏住呼吸,緊緊盯着敵人的一舉一動。

等日僞的後隊進入幹河草村東,前隊已進入王店子村中時,隨着狙擊步槍清脆的槍聲,頓時槍聲大作,日僞軍開始暈頭轉向,人仰馬翻,亂成一團。僞軍們則投降的投降,逃跑的逃跑。

先頭部隊與游擊隊交戰後,日軍中隊長佐佐木二郎少佐指揮士兵跳下汽車,佔領了幹河草村東公路兩側壕溝,日軍利用溝邊的土坎展開火力,隊員被日僞軍密集火力壓制在幹河草村東的開闊地上。

時值盛暑,驕陽似火,熱浪灼人,子弟兵們在戰鬥中有的暈倒,有的受了傷,還有的犧牲了,聞訊趕來的歡喜村的老百姓冒着槍林彈雨,從戰場上搶救傷員和中暑暈倒的戰士。

老百姓揹着傷員,戰士的鮮血滲透了他們的衣裳,有的老鄉冒着生命危險往陣地上送水、送小米綠豆湯,解救中暑的戰士。

到了最後階段的歡喜莊復仇團的戰士們,像一隻只下山的猛虎,專門找鬼子拼殺格鬥,一個戰士摔倒了,鬼子趁機撲過來,那個戰士雙腿猛地一蹬,鬼子摔了個四腳朝天,戰士趁勢跨上去,騎在鬼子身上,一手掐住他的脖子,一手握緊鐵拳,像搗蒜似的一拳拳打下去,打一拳喊一聲以血還血!以命還命!

遠處舉着望遠鏡的孫二虎不禁搖頭:“說好了不許拼刺刀。沒辦法,這是帶着滿腔仇恨爲死難親人報仇雪恨,祭慰親人們在天之靈啊。”

神醫兵王混都市 戰鬥結束了,一百多個日軍和二百多僞軍全部被消滅,穀子地裏傳出一陣歡呼聲–殺人魔王佐佐木二郎完蛋啦——。

這喊聲震撼了大地,戰士們聞聲一齊擁向穀子地,佐佐木二郎仰面朝天躺着,他帶隊血洗歡喜村時獲得的那枚六角銀質勳章還戴在他罪惡的胸前。

復仇之戰,果然酣暢。 蘇聯空軍對芬蘭的轟炸不只限於城市或者有價值的鐵路樞紐、港口和工廠等目標,消滅芬蘭民族的紀念物也是其主要任務之一。

一個默默無聞的芬蘭小鎮普爾沃就曾三次遭到過嚴重轟炸,其中一次有一架轟炸機被擊落,機組成員被俘,小鎮居民要求芬蘭軍官詢問他爲什麼要轟炸這個既未設防,也無任何經濟或軍事目標的小村鎮,蘇聯飛行員說哦,那個惡名昭彰的反動宣傳鼓吹者魯內貝格的故居在這兒。

在蘇聯空軍隊芬蘭平民目標的轟炸中,有956名平民死亡,1800多人受傷。

在整個蘇芬冬季戰爭期間,芬蘭防空部隊擊落了314架飛機,空軍擊落了208架飛機,許多被擊落後迫降在芬蘭土地上的蘇聯飛行員被憤怒的芬蘭羣衆毆打之後私刑處死,然後被草草埋葬。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