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全場鴉雀無聲,或許這個時候,每一個人,辛辛苦苦的考上大學,都對未來憧憬著,都想著將來能夠出人頭地。

有了這份憧憬,我不會打擊他們,只會鼓勵他們,只要大家努力,我就會把自己那微不足道的知識拿出來共享。

有一句話是這麼說的,只要你拼盡全力去做,那麼全世界都會為你加油。

我也是會給別人加油的,同時我也是拼盡全力的人!

「真羨慕大家在這個年紀就遇到了我這樣的教官,我的第一個教官是一位美女,一個連打靶歸來都會唱錯的教官,很神奇的一件事情,沒想到我第一次帶的學生,大部分也是美女。」

「大家還是保持著立正的姿勢,聽我說就好,現在大家想想,剛剛我們學習的幾個動作,等會我讓大家自己來描述,並且下口令指揮,至於怎麼做,全看你們自己發揮。」

「班長林瀅,出列」

「到」

「來,到前面來,你來給大家講解一下動作要領,分解結合,講解示範,隨便怎麼表演。大家還是保持軍姿,別東張西望的,我看下一個誰上來合適,希望每個人都相互配合,相互扶持幫助,一起成長。」

林瀅同學到前面之後,深吸一口氣,剛準備開始。

「記得以後,不管是誰,在這個場合,在大家都在關注你的時候,請先給大家一個禮節禮貌,首先感謝大家能夠把注意力給你。這是禮,不可少。我們軍人一般是敬禮,再就是問候,大家好,我是誰,然後講出自己的目的,然後就是怎麼做,在做詳細的講解,講解結束的時候,要給大家一個回禮,表示結束的同時也表示感謝。」

「好開始。」

「大家好,我是林瀅,現在我在給大家講解卸裝,著裝的動作要領。」

「卸裝,和著裝是兩個動作,聽到卸裝的時候。。。」

看著林瀅在前面講解,雖然有點羞澀,但是意思基本表達出來了。

估計是第一次這麼嚴肅的上台吧,沒有準備,沒有提前的綵排。

只是臨時的組織語言,但是就這樣,雖然說不像一個領導管理者,但是已經初具雛形了。

億萬豪娶少夫人 看著她在講解,我也是在看其中的細節方面,我看著她,想到的也有我自己,在大家面前講話,我有哪些不足,還有哪些地方需要改進,這是她的機會,也是我的機會。

這麼做還有一個好處,那就是,我是教官,他們是學生,這麼做同樣做一件事情,他們能夠知道自己和我有哪些差距,同時他們也會更加的佩服我,那麼在接下來教學,指揮他們,我也會更加的輕鬆。

「講的很好,基本上把動作要領都講到位了,只是我說幾點建議。」我一邊鼓掌表示鼓勵,一邊進行講評。

「第一點就是,禮節禮貌,不管在什麼時候,禮節禮貌先到位,那麼自己在那一刻也會得到喘息,自己也會放鬆下來,表達也會更流暢。」

「第二點就是,自信,不管對面站的是誰,不管自己要說什麼,一定要自信,如果自己都不自信,那麼你如何讓別人相信。」

「第三點就是,邏輯,只要邏輯清晰,思路準確,就不要怕自己表達不好,因為只要你的思維邏輯清晰,哪怕表達不清晰,別人也會理解透徹,因為能夠站在你邊上的人,都不是傻子,大家都很聰慧,只是在那一刻,缺少一個領導來團結所有人,在這一刻,只要你的思維邏輯沒有問題,那麼大家都會順著你的意思把事情做下去。」

「第四點就是,以後經常練習,熟能生巧,練習的熟悉了,培養出了這種感覺,那麼在以後的各個場合,你都會運用自如,行雲流水都是練習多的原因。加油,我看好你。」

「有了班長給大家做示範,我相信大家接下來也會總結出一些道道,下面有沒有同學主動上來講解一下的。」

惹不起的祁三爺 還是一如既往的安靜,看著大家想上來,又很躊躇的樣子。

還是缺少邁出那一步的勇氣啊。

「瑞剛,來,給你一個機會。」

李瑞剛,笑呵呵的上來了。

「嚴肅」

「大家好,我叫李瑞剛,現在由我來給大家講解卸裝,著裝的動作要領,。。。」

「大家注意啊,講解的話,可以適當的加入一些自己的想法,比如在練習這些動作的時候,大家容易做錯的地方,還有一些要注意的小細節。」看著他在說,我也在適當的時候,提示一下。

作為一個管理者,領導大家的時候,眼界肯定要長遠一點,看的也會更多,這些都是基本的能力,如果看不見,那麼只能說,作為一個管理者會耽誤這個團隊的發展。

癡情錯付:愛人慢點來 第一次讓大家自己描述訓練的內容,雖然,大家表現實在是平常無奇,但是這是他們邁出的第一步,在以後的工作生活中,肯定會有所感悟的。

在這裡他們比其他所有人都更早的學習了怎麼去表達。

至於演講,磨鍊自己的語氣,態度,思維,那是他們私下裡,自己的事情,我能做的只能是這些提示。

將他們帶入門,在這條路上指出方法,足夠了,在多的講解,反而會限制了他們發展道路。

給他們固定的模式,他們反而會按部就班,在有些場合是不適合套用思維的,要學會靈活多變。

這些都是要他們自己去摸索的。今天主要目的就是讓他們更加深刻記住今天的所學。

相信在以後,可能會隨時遇到我給的機會,估計他們會更用心的去學習吧。 “你真不認識這張卡?還是說你假裝不認識?”陳浩再次問道,目光逼人。

剛纔警察第一眼看到卡,明顯臉色有細微的變化,只是很迅速的就做出了反應,然後心口不一,說出不一樣的話。

警察被陳浩的眼神刺的居然不敢對視,也不敢反駁。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響起:“怎麼?難道牽涉到了殺人案件中,一張卡片就能讓自己脫身?”

聽到話,陳浩轉身看去,看到了一個男子靠近。

這男子三十多歲的模樣,瘦瘦弱弱,穿着便服,看起來不像是警察。

而且在陳浩眼中,看到了男子身上微弱的法力,這是一個修行的同道中人,只是看氣質,不像是真正道門培養出來的樣子。

看着男子,陳浩笑了:“你這意思,是說我殺人了?”

男子道:“這不明顯嗎?這個人傷勢這麼重,已經很難救活,他一看就是遭受了非人的折磨,你既然在現場,難道脫得了干係?”

陳浩道:“那你這樣說,一般人遇到殺人犯,就只能放他離開了,否則傷了殺人犯,那也算是殺人,要承擔責任,我能這麼理解嗎?”

男子語塞。

看他似乎還在想對策,陳浩直接道:“行了,別給我裝瘋賣傻,有人告訴我,這有關部門的通行證能夠得到地方機關的幫助,既然你說不行,那我不要了。”

說着,陳浩直接把卡扔掉,看的男子嘴角一抽,面色有些變了。

陳浩這話看起來是發脾氣,可實際上卻隱含陷阱,如果自己今天沒有處理好,那隻要傳出去,那些手持華夏通行卡的人,如何還能相信有關部門的信譽?這種責任太大,他承擔不起。

可是不等他開口,陳浩繼續道:“另外,這個人也不是我打的,是一個鬼,嗯,嚴格來說,是這個劉強傷害過的女孩來報仇了,不信,你們看。”

說着,陳浩一揮手,直接給在場的警察們開了靈眼,都能看到女鬼的存在。

這看到陳浩身邊多出的一個女孩,而且這女孩可是被劉強傷害過的人,現在全民皆知了,一看就能認出來。

人死了,又看到好好的站在面前,這要不是見鬼,是什麼。

看陳浩暴露了自己,女鬼也有些懵逼,一時間呆呆的,連怨氣都不敢浮動一下。

陳浩繼續道:“好了,現在殺人犯在這裏,受害人也在這裏,有什麼你們直接問,直接說,我可以證明我的清白,我也相信法律,不會無緣無故的就冤枉人吧。”

最後一句話說完,陳浩看向了男子。

這一刻,整個房間內都安靜下來。

警察們被女鬼的出現嚇呆了。

男子被陳浩犀利的話語,還有讓警察見鬼的手段驚住了,一時間心中滿滿的都是後悔。

太沖動了,雖然這個陳浩得罪了他們這一系,可是上面大佬都沒有做什麼呢,自己卻急匆匆的出來打頭陣。

關鍵是這打頭陣,連個完美的計劃都沒有,居然趁機發難,這完全是利用手裏的權利壓人,是最下等的手段。

現在好嘛,他低估了陳浩,這個傢伙可不是權利能夠壓制的,連續幾個反擊,不僅讓自己脫身,還給有關部門挖了一個陷阱,今天這事兒沒處理好,後果之嚴重,只怕自己背後依靠的大佬都要受到牽累。

想及此,男子臉色煞白。

“道友,可能有些誤會,我的意思是,即便我們是修行中人,遇到這種傷害人命的事,也要積極配合,畢竟是……”

“我就不配合,怎樣。”

不等男子說完,陳浩果斷反駁。

男子:“……”

“事情就是這麼個事情,嗯,警官,有事問事,如果真要我去警局,可以,公民的義務嘛,我懂,不過能讓我打個電話嗎?”陳浩又看向站在面前,有些不知所措的警察,開口詢問。

這位警官頓時語塞,目光看向男子。

畢竟他們只是普通警察,面對這一看,就明顯不對勁的事兒,根本沒有插手的餘地。

男子急忙道:“道友,這就不必要……”

“我問你了嗎?”

陳浩面色不善的再次打斷。

男子一呆,面色有些怪。

“還是說,我現在不給你面子,你可以威脅我,可以讓我吃不了兜子走?”陳浩似笑非笑的追問。

男子急忙搖頭:“道友,這怎麼會,我們……”

“既然不會,那繼續,警官你問,這位受害人女士,將會回答你所有的問題,包括殺人犯如何行兇,前因後果,保證知無不言,言無不盡,鄭曉曉小姐,你說對吧。”陳浩說着,看向女鬼。

女鬼下意識的點頭。

警察卻是嘴角一抽,不敢說話。

男子面色也有些難看起來。

“道友,你到底想怎麼樣?”

陳浩笑了:“我想怎麼樣?這句話不應該是我來問纔對嘛?我這一路行道,先是被坑,現在又被你這樣對待,怎麼?現在的有關部門已經厲害到,不需要給道門面子,可以任意胡來的地步了嗎?”

男子沉聲道:“道友這話過分了。”

陳浩看着他,好一會兒後突然笑了,也不回答,而是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

看到陳浩要打電話,男子下意識的就要過來搶,但是陳浩一個眼神瞪過去,雷光一閃,男子身體瞬間僵在原地,動彈不得,滿眼的驚駭,隨後,褲襠有些騷,居然被陳浩一道雷眼給嚇尿了。

這時候,電話接通,陳浩道:“古前輩,多日未見,近來可好?”

“哈哈,還成,最近研究出了一道新菜,味道極好,養身的功效不錯,陳道友有時間,過來嘗一嘗。”古道全爽朗的聲音傳來。

陳浩道:“晚輩倒是想去,只是怕過不去了。”

“嗯?陳道友遇到什麼事了嗎?”古道全的聲音一下子認真起來。

陳浩道:“我也納悶呢,之前在廣陵,被有關部門利用我,抓捕陰陽一氣蟲,還用我的靈寵威脅我,最後我忍氣吞聲,把陰陽一氣蟲交給了他們,然後離開,可是現在我到了宣市,又被有關部門的人刁難,古前輩,晚輩自認還算奉公守法,沒有做危害社會的事,不知道這處處爲難,要如何解決,如果說是真不待見我,晚輩胳膊擰不過大腿,說不得就要去國外修行,免得給人找麻煩。” 第三十三節底蘊

軍訓其實很簡單,大家跟著我訓練感覺很輕鬆,但是訓練內容並沒有少,反而訓練內容不斷的增加,訓練強度也是不斷的加強。

然而大家並沒有懈怠,反而對自己的要求越來越高。

思維轉變。

這是我運用的第一招。

我把他們的訓練思維給改了。

他們原來的思維是,為了軍訓而參加軍訓。

純粹是學院的要求,國防教育的必要。

但是此刻,他們的思維是,為了強化自己,提高自己在以後的生活工作中能夠更加優秀,能夠更加出色是完成各個工作,能夠在各種場合下,泰然處之,能夠在平凡的人生中變的不在評平凡。

這是對於他們的思維進行的轉變。

說是洗腦也對。

讓他們從被動的接受訓練變成主動的參加訓練。

但是這個過程,是動動嘴皮就能做到的?

不!

想要說服別人,首先要征服別人。

如何征服?

也很簡單。

只要表現出強大的實力就行了。

在他們最擅長的方面打擊他們!

「大家都是大學生了,我想問問這幾個字的含義。」我一邊說著,一邊指著周圍的橫幅。

「明德志誠,博學遠志」嘴裡念叨著。

「這好像也是你們的校訓吧。」在福大的簡章中有這麼一段描述,當時我看到就記住了。

「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知止定靜安慮得,出自中國的四書五經中的大學。」臨場發揮,沒有任何提前綵排,隨性而為,借天地之時利,將一切變成可借用的元素。

「唯天下至誠,為能盡其性,能盡其性,則能盡人之性,能盡人之性,則能盡物之性,能盡物之性,則可以贊天下之化育,則可以與天地參矣,也是出自中國的四書五經,但是它出自中庸,就是君子中庸,小人反中庸的中庸。」

「而博學遠志,也是博學篤志,出自四書五經的論語,這個大家熟悉的,博學而篤志,切問而近思,仁在其中矣。」

「誰能夠翻譯一下這幾句話。」安靜的訓練場依然沒有一個人說話。

「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辨之,篤行之,還是出自中庸。」

「這是你們的校訓啊,在以後的生活中,或者工作中,要是遇到一些事,或者一些人,問大家這是什麼?大家要怎麼回答?或者說大家怎麼理解自己的校訓?」

「記得我上學的校訓是厚德載物寧靜致遠,包括現在我都能記得我的入學誓詞。」說著我就自顧自的繼續說。

「無論何時何地,處在何種情況,都用誠實的心靈,自覺的行動,做一個行為規範的好人,在家做好兒女,在校做好學生,在社會做好公民。讓我因為有了致遠而茁壯成長,讓致遠因為我而倍感驕傲。」

「簡簡單單的幾句話,卻包含了很多含義,就像你們的校訓,簡簡單單的八個字,卻蘊含了豐富的哲理。」

「在這裡我不解釋,大家回去可以自己去理解,自己去感悟。這是中國自古就流傳下來的大智慧。」

在這裡背書式的說這些,是在給大家難堪,也是在提高自己威嚴。

同時更是給大家上課。簡單的軍訓就那麼點內容,隨便學學就會了。

但是我想給大家加點東西。

在走進這所大學的時候,人生註定會與眾不同,在這個與眾不同的過程里,我想加點沉重的東西。思考!

每個人都必須要學會的東西。

大格局的思考!思考的是大智慧!

我想,如果在這個年紀就把校訓給研究透了,這些可以說比軍訓學到的東西要深遠的多。

「走神了,有人走神了,開始放鬆了。」

「我在這裡提醒大家,不管你在做什麼,或者想什麼,都不要放鬆此刻的訓練。一心二用,可以,但是希望大家能夠同時運用,在思考的時候,能夠控制好自己的行為。控制好自己的肢體語言,那麼就不會被別人看穿你在想什麼。」

「就像對手兩個人狹路相逢的時候,都是保持的警惕的姿勢,然而現在這個時候,都在想辦法,你卻突然暴露出了缺點,那麼你將會面臨失敗,除非你道高一尺,故意露出了破綻,引誘別人犯大錯誤。」

「但是此刻,我希望你們能夠全身心的投入到訓練。一直保持好,現在的訓練姿勢!」

「這是你們的基礎,基礎不牢,地動山搖。」 嬌寵神醫世子妃 我一邊說著,一邊忽悠著。從來沒有說過這麼多的話。

這個時候大家都陷入了沉思。

儘管不知道大家在想什麼,但是我依然在說。

因為,別人在想什麼我沒有辦法去猜測,或許在說我嘮叨,或許在想著剛剛我說的話,也或許在想著怎麼去把校訓研究透徹了,也或許在想著什麼時候結束訓練。

不管怎麼樣,就憑著幾句話,說服他們,我是不相信的。

他們肯定還會有自己的想法。

我只是他們的教官,不是他們人生的老師,他們都是成年人,都是社會的精英,肯定有自己的一套邏輯。

要是簡單的被我這幾句話給套住了,那麼他們實在是太弱雞了。

也或者就是我想多了,這個世界從來就不止我一個人想要進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