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兩條讓擁有濃厚nba情緣的中國球迷,無法接受的消息,一經出世,頓讓沸沸揚揚的中國籃球界突然降了大半溫,然後,當唐正棟的經濟人,夏送站到媒體面前,向媒體告知,唐正棟因爲今年參加選秀,即使能被僥倖被挑中,順位也不會很好,這樣對唐正棟未來在聯盟裏的發展會受到很大的影響,而決定退出今年的nba選秀後,所有中國球迷們原本火熱的心,已近乎完全涼透!

只等着另一個註明是中國球員的中國人,也同樣的宣佈退出nba時,卻發現久久沒有傳來那名球員的任何消息!

但是,nba首先評倫員和中國籃協的聲明,卻讓很多球迷失去了對那名無名球員的關心,漸漸的只是以一種看客的心情,等待着nba選秀大賽的開始!

而就在中國球迷以看客的身份,等待着nba開始的時候,05選秀大支的抽籤儀式已經結束,nba的總冠軍比賽也已降下帷幕,選秀前的三大訓練營,普茲茅斯邀請賽”,“nike沙漠邀請賽(nikedesertclassic)”,“芝加哥nba選前訓練營,更是如期的開始,

開始釋放出美國新一批的天才年青球員們,令世界震驚的籃球才華!

而在這時,那名無名球員卻已經做好準備,要去參加一場屬於他的nba選秀!

豪門少夫人 ….

美國當地時間六月二十八號晚,張若寒一家四口人和皮特圍坐於飯桌前,正在聽皮特說,張若寒明天參加選秀時的要注意的種種事宜和nba選秀的相關知識,

在nba的選秀大會上,被球隊選中的球員,越早被選中的話,他的身價就會越高。而在,選秀大會上前三名被選中的球會,會被稱呼“狀元”“榜眼”“探花”!

一枕貪歡:官少的小嬌妻 一般來說,他們三人是參加選秀的所有球員裏最優秀的三人!不過,有時也會有一些無名的優秀球員,不在此三人之內。並且早在一九九五年之前,前三位或者高位的新秀球員,都可以向選中他們的球隊,索要超過千萬的年薪後,張若寒一家人,再次體會到nba球員們是多麼的有錢!

但是,就是爲了這些漫天要價的高位新秀球員,nba在九五年後,定下了新秀球員工資不能過高,並且接照順位必需往下降薪的規定,因而才造成了張若寒和山貓隊訂的桌下合約上,補足新秀合約上,不足款數的條約!

……

“張,應該告訴你的,你都知道了,明天你便會親自感受到,參加nba選秀,甚至身爲一名nba的球員時,會受到全世界的何等關注,在此,奉勸你一句,可別緊張!”皮特笑眯眯的向張若寒說道。

“緊張倒不會,不過,真是有點期待明天會是一種什麼樣的場面!”張若寒的星目中流露出幾分非常向往的目光,緩緩說道。

明天,就是他要面對全世界的時刻,他會給全世界留下什麼樣的印象,還真不好說。

“呵,肯定會是一個很有趣的場面,早在nba剛剛公佈出選秀名單之時,整個nba的董事會成員,大小官員,紛紛接到了來自中國籃球界,尋問你的詳細情況的電話或傳真,然後,他們知道是我一手操辦,你參加nba選秀的後,便將所有矛頭指向我,非讓我說出你的詳細資料不可,真是把我煩死了,一個一個的拒絕掉,還真累啊!”皮特怏怏的說,一想起前一陣子,他被騷擾到坐不立安的情景,便非常的不爽!

“爲什麼要拒絕掉??難道,不能向國內的球迷們,透知我的消息嗎?”張若寒不解的問道,他和江娜在前一陣子,鬧得沸沸揚揚的時候,還在用伯尼事先提供的經費,遊走於美國各地,,所以,並不知道這些事情!

“很簡單,我想要爲你造一把勢,把你弄得神祕點!而那場爲你引起的騷動,直到最後,憑藉弗斯這“名嘴”,才被瞬間降溫,同時讓中國球迷們,因爲中國球員唐正棟,在弗斯的話下,宣佈退出今年的選秀後,而不再對你抱有什麼希望,這才減少了很多人沒事有事找我,尋問你各種情況的事情發生!

如果有機會的話,你真的要謝謝弗斯,是他幫你減少了很多壓力,並且,在他的“幫助”下,我才能夠更加完美的,幫你打造一夜成名的機會!”皮特兩眼精光大作的說道,

“怎麼說?”張若寒看着皮特精光大作的雙眼,不解的問道。

“難得你不覺得,當全世界都不對你抱希望,全世界都認爲你不行,認爲你只是一塊沒有用,沒有光彩的頑石的時候,纔會被你身上猛然爆射出的耀眼光芒,刺痛了眼睛,刺痛了心後,纔會把所有目光,緊緊的鎖定在你的身上嗎?我的貓王陛下,嘿嘿~~”,皮特的嘴角邊,蕩起一抹壞壞的笑容,靜靜的打量着張若寒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寫起來,真是累啊,太多的資料,要看,汗,請大家多多指教,有nba各隊詳細資料,請發到小鬱的箱信中,謝謝!

有票的砸來,給點支持,謝謝! 去見太后,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李雙希才從那裡回來沒幾天啊。她的身份在太后那裡怎麼也不可能過得去。雖然秦少嶺有說過幫她想辦法,但是誰又能確保秦少嶺一定能行呢?

這個時候,還和這位最受寵愛的皇子一起去見太后。結果會是什麼?

太后估計越發覺得她搶佔了秦暮暮的一切。雖然不清楚太后和秦暮暮之間的關係,但是看太后那副模樣。她必然是要為秦暮暮而戰的。

並且只要剷除了她這個唯一的「敵人」。太后心裡的那位人兒就能回來了啊。

她絕不能送羊入虎口。

唉……李雙希有點難過,她居然用了「送羊入虎口」這個比喻?什麼時候她和秦暮暮居然變得完全對立起來?明明她們的關係本該是相互依存的啊?她從沒有想要搶走秦暮暮的什麼,她入宮也是……

也不能說就是為了秦暮暮,但她入宮的確是非自願不得已的。

「那我還是自己去了,不敢勞煩您。」

李雙希收好手帕,招呼也沒打,蹦著蹦著就跳走了。這樣蹦跳著的跑法,既不會太累,速度上也有了保證。所以李雙希這樣蹦跳著,快速離開了這裡。

「暮暮……」

九皇子甚至來不及反應,就只看見女孩消失在他的眼中。他操之過急了嗎?他只是不想他心愛的女孩再在這深宮裡受委屈了。他看得出,她不開心。

秦暮暮,甚至因此性情大變。但九皇子相信,自己一定有辦法,將秦暮暮變回以前的樣子。那個讓他著迷的樣子。

李雙希一路跳了過去,過了很久,她才敢回頭看。九皇子沒有跟上來。

果然他說和她同路,果然只是一個幌子……下次,不能再給他這種機會了。

一定要毫不留情的,把他拒絕,然後把所有的問題都扼殺在搖籃里。

「這裡不讓女眷進入。」

當李雙希來到玲瓏畫意館的時候,她想要進去,卻被人攔在了外面。這時,她才想起來了。秦少嶺的確和她說過,玲瓏畫意館不讓女人進入。因為……公主,偏偏她今天還是為了公主的事情來的。

「暮暮知道,那就麻煩你通傳一聲,我想要找我的兄長,秦少嶺。」

李雙希本來以為要多等一會的,沒想到那人聽到秦少嶺的名字,反而態度大變。

「你是乾元宮的秦掌膳?」看門的人邊說著邊把李雙希放了進去,「其實只要不是公主,其他女眷,我們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再說你還是秦畫師的妹妹,那就更無所謂了。」

所以說……所謂女眷不能進玲瓏畫意館?只是針對的公主一人?李雙希不免為公主心疼起來,她只是喜歡上了一個不喜歡她的人。或者說,只是現在不喜歡她的人。

李雙希看了看懷裡的手帕,她得為了公主做一些事情。哪怕這件事會讓她感到……有點嫉妒……

她好像的確是對秦少嶺有些超越朋友或是兄長的感情。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長得像齊七,卻又對她那麼好。又或是他知道她的秘密,因為他是她在宮裡唯一可以依靠,信任的人。

但李雙希同樣明白,她不能這樣,她要收斂這種感情。與人產生感情的結果,一定會讓人流淚。她不會在這裡一輩子的。她在這裡,就是為了獲得自由。她不能與人建立這些聯繫。不然最後,她一定會流淚。

本來,她就特別愛哭,如果真的那樣,她也許會哭死的……

所以,她不能和秦少嶺有什麼聯繫,他們唯一的聯繫就只能是兄妹。而有一天,她不是秦暮暮了。他們也就再沒有別的關係了。公主是個好姑娘,雖然秦少嶺不喜歡她,但也許以後會呢?

她不會多做什麼,畢竟勉強也沒有幸福。但今天,這條手帕還是要幫著公主去送的。

李雙希認為自己不能去斷絕別人的機會。本來她自己就沒有機會……

「喂,來了。不找我,在這裡傻站著幹什麼?」

秦少嶺在一旁觀察了李雙希半天,發現她一直就那樣獃獃的站著,也不是完全不動,就是臉上的表情可真的是變幻莫測啊。她又在想什麼了?

會不會等一下又在這裡哭了?李雙希愛哭的性子,他真的見識過的。不管大事小事,她都愛哭。

她現在來了,估計是去完毓禧宮了。難不成她在哪裡受委屈了?雖然給她一個教訓,是他這樣做的本意。但若是因此把她惹哭了,秦少嶺就覺得自己有些不對的。

秦少嶺不喜歡看女人哭,尤其是李雙希。

因為……李雙希哭起來……真的很醜……如果說女人垂淚是為了博得他人的同情與憐愛,一兩滴淚滑落便可。可李雙希卻真的是不顧形象的嚎啕大哭。直到她把自己的臉哭痛了,才會停下來。

李雙希是個有趣的人。秦少嶺見她第一次就這樣覺得。

「沒,只是想到了一些……」李雙希轉過身來,雙目直視著秦少嶺。「不太好的事情……關於……你」

「關於我?」

秦少嶺還是有點不明所以,而李雙希當著他的面,拿出了懷中的手帕。秦少嶺不自覺的彎了嘴,李雙希這是想要送手帕給他嗎?這個傻丫頭真的不知道送手帕給人意味著什麼嗎?

如果她真的不知道,也就難怪她的未婚夫移情別戀了。自從確定了李雙希不是秦家派進宮謀取權力的棋子。秦少嶺就查了很多很多,關於李雙希的事情。自然也知道,李雙希這一生最痛的事情。

被未婚夫賣了……

不過,秦少嶺又覺得,妹妹送給哥哥一條手帕,也不代表什麼吧……嗯……應該可以接受。

「想送我手帕?」秦少嶺將手帕從李雙希手裡搶了過去,「我接受了。」

他是不是誤解了什麼?如果是以前的她,她大概就會這樣將錯就錯了吧……

手帕到了該送的人手裡,她也完全了任務。但今天,不可以……

今天的李雙希要勇敢!

「手帕,公主送你的……你收好!」

今天的李雙希很勇敢,今天的李雙希同樣很慫。 英雄聯盟至高王座 所以……說完這句話以後,李雙希又蹦蹦跳跳的跑走了……

看著李雙希的背影,秦少嶺心裡的那種感覺終於確定了。

李雙希……就是個小孩子! 二零零五年月五月二十九號,全世界球迷的目光,都在同一時刻內不約而同的集中在,美國紐約麥迪遜花園廣場劇院。因爲在今天,將會有一羣籃球世界的明日之星,踏着流光四射的步伐,於萬千閃動的鎂光燈下,面帶微笑的走進籃球世界的最高競技舞臺,nba職業籃球聯盟。

隨着前來現場觀看選秀的美國各界名流人士和觀衆們紛紛入座後,一羣平時穿着要有多隨意就有多隨意的美國籃球天才的高中生球員,大學生球員,以及世界球各地的籃球精英海外球員們,在家人和親友的陪伴下,身穿一身嶄新帥氣的西裝,緩緩的踏進麥迪遜花園廣場劇院的大門時,第一時間內向全世界各地直播選秀盛況的攝象師,便會將鏡頭緊緊的鎖定在其中一些名氣較大的選秀熱門球員身上,並會在電視機的屏幕下方,標註出幾行這些選秀熱門球員的各種詳細資料。

當在選秀大會舉行前,備受觀注的猶他大學安德魯。博格特,北卡大學的馬文。威廉姆斯,拉蒙德。費爾頓等具說鐵定會被某支nba球隊選上的美國本土中流砥柱的大學生球員,和異軍突球的西雅圖高中的馬爾特爾。維布斯特等高中球員,滿臉自信的走進麥迪遜花園廣場劇院後,所有照像機,所攝像機的鏡頭,都於片刻內完全的鎖定在他們身上!

因爲就像美國媒體和nba官方評論員在選秀前所說的那樣,今晚的選秀大會,其實就是他們這些天才球員,爲了告知全世界的球迷,新一代的籃球巨星即將產生的加冕儀式那樣,必將會使得本場選秀,圍繞他們而熱烈的展開,圍繞他們而盡情歡呼!

於是,緊跟在身材高大的北卡球員身後的,兩名非常瘦小的身影,在幾乎沒有引起在場的觀衆和電視機前的球迷們的注意下,靜俏俏的走進選秀球員和親友專座的座位上坐好,默默的觀注着選秀大會的進行。

此時,位於地球另一端的華夏大陸上的中國籃協偌大的豪華會議室裏,籃協祕書長陸其順正和副祕書長鬍加石,有說有笑的坐在懸掛於牆壁上的超大液晶電視前,一邊時不時的聊着中國籃壇內近期涌現的很多新苗子,一邊觀注着電視機裏的二零零五年nba選秀大會。

“小胡啊,不是說,有個註名爲中國的球員,要參加選秀嗎?怎麼沒有看到他的身影?”陸其順非常舒服的依靠在柔軟的沙發上,向以同樣姿勢坐於另一沙發上的胡加石問道。

“這個我也不清楚,也許是因爲,這名華人球員在美國當地不怎麼受重視,所以攝象師都沒有怎麼捕捉他的身影。”胡加時不假思索的答道,就像某人所希望的那樣,到現在爲此,所有中國球迷以及中國籃協,還是以爲堅持留在nba選秀中的註名爲中國球員的無名球員,只是某名在美國本土長的華人。

“哎,竟會如此不受重視,連個上象的鏡頭都不給他,看來在此次選秀大會上,即使他非常堅持的持到最後,可還是隻是能過過場,感受一下nba選秀的氣氛而已。”陸其順輕輕嘆了一口氣,隨口說道。

“老陸別想了,今年中國球員是無法進軍nba的,只好等明年看看唐正棟,易建蓮等小將是否能夠爲國掙光吧!並且,這個無名的華人球員,即使非常僥倖的被某支nba球隊以低順位選中,但是,他只是名華人,在中國的籃館中心都沒有備案,不是在冊的球員,又能對你組健的備戰二零零八的的國奧青年隊有什麼用?而且,說白了,nba是一個只會挑選天才的商業籃球聯盟,一名能夠在美國當地打出名氣的華人球員,我們不可能一無所知,所以這個無名的華人球員真的是沒什麼希望會被nba選中,我勸你還是不要多想了!”胡加時轉頭向陸其順直言道。

“恩,我知道,明年就明年吧。只希望明年是我們中國球員大放異彩的時候。”陸其順伸個懶腰,非常向往的說道。

……

滿身汗水的古加泥拼命的奔跑於法國艾斯維爾隊的訓練館內,其他隊友都饒有興趣的前往休息室觀看nba選秀大會的時候,只有古加泥一個人對此絲豪不感興趣,埋頭於永無止盡的籃球訓練中。

如影如形的籃球在古加泥的手中,於古加泥的胯下來回飛奔的瞬間,突然被跳起不足十公分的古加泥強行射出,劃過一道優美的孤線輕輕鑽進籃框裏。漸起一朵白色的浪花。

這是古加泥爲應付歐洲賽場上,那些高大的後衛球員,所練出的一個新絕技,趁着對方沒有反應過來之下,便已經將籃球投出去,利用時間差,非常輕鬆的搶下分數。

“投得漂亮~!”艾斯維爾的隊長,身高一米九八的法國國家球員卡伊米,從訓練館的大門走進,看到古加泥的快速出手投籃後,再想起古加泥如天馬行空的籃球技巨巧後,不禁誇讚道:“在中國國內,相信同年齡的後衛球員中,絕對沒有人能夠和古你所相抗衡吧。”

聽到卡伊米的誇讚,古加泥卻心中一痛,因爲他想起了曾經打敗過自己的人,不禁幽幽的道,“隊長,你錯了,曾有一名中國的大學生球員,徹底的打敗過我!當我面對他像是閃般的突破時,根本無法去伸手跨足的將他攔下,但他卻能輕易的防下我!哎,讓人心痛的是,他卻因爲我的某種原因,而受到重傷,從此徹底的與籃球絕緣,真是天妒英才啊!”

“如不是和你相處的這些日子裏,知道你是一個不會撒謊的人,我真不敢相信,會有這麼厲害的中國球員,可惜,可惜啊,不過既然他已和籃球徹底絕緣,那中國第一後的稱號,還是應落在你身上。”卡伊米搖搖頭,輕輕感慨幾句,然後向滿臉愁容,對什麼中國第一後衛身份,沒什麼興趣的古加泥道,“加泥,不要再想這些讓人心煩的事,去看選秀吧,今年的選秀裏,可是有你們中國的球員!雖然,從nba官方網站上所公佈的選秀熱門指數上看,好象沒有什麼球隊對他有興趣,但是,萬一他要是被低順位的選中,便將成爲你們中國第一個進入nba的後衛,更有可能成爲你中國第一後衛名號的最強有力的竟爭者,因此,去看看吧,看看到底會怎樣!”

古加泥將手中的籃球向地板上拍去,搖搖頭,說道,“中國第一後衛的身份,在我心中永遠是那個人的,誰奪不去,更別想竟爭,!即使那名球員進入了nba,他也無法和那個人相媲美!而且,我對選秀沒什麼興趣,隊長你還是自己去看吧,我想接着練球。”

“哦,是這樣,那好吧,你先接着練,我去替你觀注比賽,如果那名中國球員,萬一要是被選中的話,我來通知你!”卡伊米說完後轉身向休息定跑去,生怕錯過選秀大會的開始。

古加泥不置可否的看着卡伊米的身影完全消失在大門後面,緩緩轉過頭,凝望一眼遠處的橙色籃框,向橙色的籃框和心中那個臉上盡是執着神色的球員,拼命的狂衝而去,更於心下大聲的吶喊道:

“不認怎樣,你纔是我心中的中國第一後衛,誰也奪不去,更休想搶走!”

張若寒和江娜坐在座位上,默不作聲打量着四下得意洋洋的黑人球員,以及神彩飛揚的白人球員們,如果不是他們二人身下的是大會專門安排給參選球員和家屬的專座,很多心高氣驕傲的外國球員們,真的無法把張若寒和參加nba選秀大會的海外球員,相聯在一起。

沒有絲毫驚人之處的相貌,非常懦弱、溫順的眼神,以及在他們這些巨人眼中,很是弱小的身材,根本就不是一塊打籃球的料啊!不過,坐在他左邊的,那個黃種人的女孩,倒是長得倒真漂亮,好象比如今當紅的中國女星張什麼怡的,還要漂亮幾倍,由其那股神聖不可侵犯的樣子,真是讓人有種想去征服她的yu望。

很多國外球員非常輕視的目光,從張若寒身上掃過,無意間落於江娜讓人心驚的絕世容貌上,便不由自住的撐大幾分瞳孔,徹底被江娜完美的相貌給深深的震憾住,但是,他們一看到江娜緊緊纏着張若寒的右手,便讓他們對張若寒掃去的輕視目光中,不由自住的增添幾分非常不爽的東西,本能的認爲,這麼漂亮的女孩和這個沒有什麼長處的黃種人小個子在一起,實在是太浪費了。

由其是相對於坐在江娜身邊,圍着江娜身上散發出的陣陣幽香,心下衝動到極點,以至於雙眼綠芒隱現的北卡大學的拉蒙德。費爾頓而言。

如果不是現在處於非常盛大的場合,拉蒙德真想通過西方人特有的直接方式,當場向江娜示愛,告訴江娜自己看上她了,要和張若寒竟爭江娜,並且,拉蒙德非常有信心的認爲,江娜肯定會對自己動心,因爲,女人,大多數都是喜歡非常有能力的男生,而拉蒙德自我感覺非常的帥氣,並且,已被山貓隊和雄鹿隊同時相中,曾受邀去參加選秀前私下試訓的他,肯定會成爲今晚選秀衆多主角之一,在燈光四射下直射於他一人的身上時,怎會有女人,對他不動心!

因此,拉蒙德看到江娜緊纏於張若寒身上的白嫩小手,心裏真是不爽到極點,不禁向坐身邊的北卡校友馬文。威廉姆斯,若有所指的開口譏諷道:“馬文,今年聯盟的球探,大腦是不是透逗了?竟然連身無長處的黃色土豆,也推薦到選秀大會上,簡直有辱我們這些新秀的尊貴身份啊!”

聽到拉蒙德的話後,馬文用自己眼角的餘光,打量張若寒和江娜一眼,心下非常煩感,拉蒙德的這種狂妄的行爲,可又不好直說,只好插開話題道,:“你是鐵定進入nba的,當然是新秀,不過,別多說了,專心等待喚你上臺的時刻,萬一選中你的是雄鹿隊,你即將成爲今年的狀元,真是可喜可賀!”。

“呵,說得是,那我不多說了,反正在入選nba的時候,站在臺上,看到某個士豆,無人問津的醜樣,應是非常過癮,如果我要是土豆的同伴,真會覺得丟人啊!”拉蒙德非常狂妄的大聲道,希望能夠用言語傷到張若寒,但是,當拉蒙德看到張若寒和江娜,自顧自的淡笑,根本把他當成空氣似的,便默不作聲的於心底恨恨的罵道,

土豆你tmd的先別得意,一時,你便會因無人問津而丟人現眼,到時,我到要看看,你還能不能笑得出來!…..

當所有大會組委會人員和參選球員到場後,nba一年一次的選秀大會,終於在nba總裁大衛。斯特恩的登臺亮相之下正式開始。

一陣份外熱烈的掌聲後,整個麥迪遜花園廣場劇院內突然靜下來,所有夢想能夠踏入籃球聖地的天才球員和籃球精英們,紛紛堅起耳朵,聚精會神的聆聽着那個招呼自己上臺的聲音出現,希望自己期盼多年的美夢得以徹底成真!

而所有記者們,也已將手指輕輕的放在照像機的快門上,等待着第一輪選秀中,能夠被他們手中的照像機狂轟亂炸一番的高位新秀球員們,一個接一個的出現在nba總裁大衛。斯特恩的身邊。

大衛。斯特恩輕輕的展開以百分之六點三機率,非常幸運的抽中首輪頭號選秀權的雄鹿隊的選秀意願後,輕笑道:“nba選秀首輪第一位屬於密爾沃基雄鹿隊,他們選擇的是……”

娛樂帝國系統 拉蒙德一臉激動的盯着大衛。斯特恩,更在心下不停的吼着自己的名字,差點因爲過份的激動把自己的名字大吼出時,還好nba總裁大衛。斯特恩終於念出了今年選秀的狀元是,“來自於猶他大學的安德魯。博格特。”

“啪啪~~~~~~~~~~~~”

麥迪遜花園廣場劇院內爆起一片響亮的掌聲。而拉蒙德的臉上卻掛滿了略帶幾分恨意的失落,非常惱火而不甘的罵道:“媽的,該死的雄鹿隊,真是沒眼光,放着我這種天才球員不選,而選安德魯。博格特,真是差勁到極點,難怪經常連季後賽都打不進去,全他媽是自找的!”

聽到拉蒙德不知天高地厚的罵聲後,身爲校友的馬文,不禁眉頭緊皺一下,但是爲了少聽一點拉蒙德的罵聲,還是開口道:“拉蒙德,當不成狀元就算了,反正山貓隊第五個新秀的位置,肯定是你的,你就不要在抱怨了!”

拉蒙德聞言後,想想馬文的話,還有點道理,正想開口告訴馬文自己一定會帶領山貓隊狂灌雄鹿幾球,卻看到滿臉驚喜的馬文,隨着nba總裁大衛。斯特恩的一聲招喚,而當上選秀的榜眼,被亞特蘭大老鷹隊相中,飛快的向臺上走去。

“媽的,這小子競然是榜眼,可惡!”

拉蒙德心下非常不爽的罵了幾句,眼睜睜的的看着前四名的新秀,一個接一個的向臺上走去,馬上就要報出山貓隊的選秀意願時,不禁微微地站起身,只等大衛。斯特恩的一聲招喚,便去拿到能夠挽回他一點顏面的新秀第五!

土豆,你就在這裏等着出醜吧!

小美人好好看着,老子要上臺先風光了!

非常器張的拉蒙德用無比輕藐的目光,打量一眼張若寒和江娜後,轉頭向臺上的大衛。斯特恩望去,

劇院內的所有觀衆也在同一時刻向大衛。斯特恩望去,整個麥迪遜花園廣場劇院內靜悄悄的,靜的每個人都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握着江娜柔軟玉手的張若寒,更能感受到江娜因爲關心自己,而在玉手心上湛出的幾點冷汗!

大衛。斯特恩輕輕的展開手中的紙條,仔細端詳一會山貓隊的選秀意願後,突然笑了一下,笑得是那麼開心,然後,非常幽默的撫mo着自己的喉嚨,清了幾下嗓子,向劇院內凝望着自己的,所有參選的球員們,觀衆們,以及電視機前的幾億球迷們,輕笑道:

“nba選秀首輪第五位屬於去年剛剛加入聯盟的夏洛特山貓隊,而山貓的教練伯尼,希望我能夠在宣讀出他們挑選的球員的大名之前,加上一句非常有趣的話,好吧,爲了代表聯盟對山貓隊的熱烈歡迎,我便如他所願,按照他的意思去念!”

就在所有人都在非常不解的猜測伯尼讓大衛。斯特恩加的是什麼話時,迷底已從大衛。斯特恩非常富有磁性,略帶幾分蒼老的嗓音中傳出:

“親愛的山貓隊球迷們,你們期盼以久的山貓隊的貓王,終於來到我們的身邊,讓我們以最熱烈的掌聲歡迎山貓隊的貓王,來自於~~~~”

貓王??

哈哈,伯尼真是有眼光,竟然爲我想出一個這麼動聽,這麼拉風的名號,我一定會好好報答你的!

先是愣了零點幾秒,然後回過神,已快完全站起身的拉蒙德得意洋洋的想道,而反應過人的攝象師,也已將鏡頭鎖定在拉蒙德的身上,就連拉蒙德的家人和校友們都做好了準備,替拉蒙德鼓掌慶賀的姿勢,慶賀拉蒙德上臺拿到最後一個,一旦簽約後,年薪將在二百五十萬美元以上的新秀合同!

快點唸啊!

拉蒙德向臺上故作神祕,掉人味口的大衛。斯特恩,於心下急吼道,而大衛。斯特恩像是停見了拉蒙德的吼聲似的,隨即接着輕笑道:

“中國的大學生球員,身高五點九英尺的張若寒先生!”

大衛。斯特恩帶有幾分輕笑的聲音,通過擴音器在一片寂靜的麥迪遜花園廣場劇院內,久久迴盪着,有如一道來自於九天之外的巨雷,劈得某些人的自尊心、虛榮心,支離破碎猛然墜進寒冷冰窟時,卻在所有人滿臉不敢自信的目光中,站起一座像是山鋒那麼挺拔的身影!

貓動天下的時刻,終於到了!

這兩天小鬱不舒服,一直沒有上網,更新了晚了點,向大家說聲對不起。

鬱郁2005。10。14 李雙希跑了,說是要勇敢,結果還是這樣……

不過,手帕還是如約送到了,她也算是順利完全任務了。今天完成了兩個任務。

一個是秦少嶺對公主的,另一個是公主對秦少嶺的。

說來這兩個人能不能自己處理一些事情啊……

好在,一切都搞定了……

李雙希回到自己住的小院子里。今天,她向皇上告過假了。所以她目前應該還不用那麼著急的去見皇上。說來,李雙希的確是不想幹活了。

人不能閑著,也不能太忙碌。 我有一個小黑洞 不然,人不是廢了,就是垮了。總而言之,什麼都是喪……

李雙希躺倒在床上,完全鬆弛下來的她,此刻並沒有感到舒服,而是有點失落。

是的,那是一種名為失落的情緒,而這種情緒充斥了她的心。可……她為什麼要失落呢?

是因為她送了手帕給秦少嶺,還是因為……

李雙希想不出第二種的可能。就是她親自幫公主送了那條手帕。然後那條手帕使她意識到,自己對秦少嶺的感覺過頭了。她不該與秦少嶺產生除了偽裝兄妹之外,任何其他的聯繫。

她遲早有一天要離開,她遲早要把現在呆的這個位子的一切都還給秦暮暮。然後她還有自己的事情要做。而一切的一切決定了,她跟秦少嶺不可能有結果。

況且,他們是名義上的兄妹。只不過……

李雙希想起了她在這宮裡的種種,想到秦少嶺,想到皇上,想到公主,想到寧貴妃……

當然最麻煩的還是……九皇子和太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