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六叔得到了紙人的肯定,這才決定進去看看,可按了好半天的門鈴也沒什麼反應,六叔又不是很理解了。

如果張昊天就在房間裏,那自己都敲門了,他爲什麼不來開門?

想來想去,六叔覺得,弄不好張昊天這邊也出了什麼事兒了,爲了張昊天的安全,六叔從衣服口袋裏摸出一根曲別針,打算用這根曲別針打開這個房間的門。

那扇門慢慢的打開了,六叔小心的走了進去。

但是跟預期的完全不一樣,房間里根本連一個人都沒有!

那麼張昊天去哪兒了?還有,自己是跟着紙人來的,那些紙人又去哪兒了?

六叔四下尋找着那些紙人的蹤跡,結果在房間裏面找到了。

那些紙人這會兒全都臥室的牀邊上,並且還像是在擔心六叔看不到的樣子,使勁兒的蹦躂。

六叔走到跟前,這才發現,原來張昊天的揹包就在這裏!

這個包是張昊天平日裏經常用的,現在這個包就在這裏,這至少說明張昊天來過這裏啊!

但是他現在人呢?

六叔又把整個房間裏裏外外查找了一圈兒,除去這個包以外,並沒有任何跟張昊天有關係的東西,有的也只是一些換洗的衣服,但是看起來並不是張昊天的。

這是怎麼回事兒?難道是張昊天來了這裏之後,又離開了?

六叔不知道這邊到底是什麼情況,趕緊打電話給周瑩瑩,想跟她說一聲,順便看看周瑩瑩那邊有什麼進展。

這會兒周瑩瑩已經跟着那個小紙人走到了紙紮鋪子那條街了,但是走到街口的時候,那個小紙人說什麼也不肯再往前了,一個勁兒的站在那裏蹦躂,還指着紙紮那條街裏面的方向。

周瑩瑩心裏詫異,這是什麼意思?難道張昊天和周偉光是去了這條街嗎?可他們來這條街能做什麼?

猛的,周瑩瑩想到了孫老闆的那家店,他們不會是去找那家店吧!

六叔的電話就在這個時候打了進來,周瑩瑩一看是六叔的電話,趕緊按下了接聽的按鍵,想知道六叔那邊是否有什麼發現。

當六叔把那邊的情況簡單的說給周瑩瑩之後,周瑩瑩更覺得奇怪了,張昊天經常用的揹包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那邊?

要說張昊天他們來找孫老闆那還算是情有可原,至少孫老闆這邊可以知道一些事兒,貌似還可以適當的得到一些幫助,可他們去那邊的酒店做什麼?

周瑩瑩一頭霧水,但是想着既然都站在這裏了,乾脆進去看看,沒準兒他們兩個傢伙現在就在孫老闆的店裏也說不定呢!

要真的是這樣的話,那他們電話接不通也算是正常的了,畢竟孫老闆的那家店不是真的存在的,僅僅只是一個虛擬的空間。

掛斷電話深呼吸了兩下,周瑩瑩收好了地上的紙人,朝着紙紮那條街的裏面走了進去,努力的想要找到孫老闆的那家店。

正常來說,或者說是之前的幾次經驗,周瑩瑩基本上只要踏進這條街,孫老闆就會知道的,之後就會在不遠處的半空中,出現那個店面。

周瑩瑩只要繞到後面,看着沒誰注意的時候進入到那家點裏面就可以了。

可這一次,周瑩瑩沿着這條街走了兩圈了,周圍都看了四遍了,也還是沒看懂孫老闆的那家店,這讓周瑩瑩多少有些納悶兒了。

今天這是怎麼了?自己找張昊天和周偉光找不到,現在找孫老闆也找不到了,難道他們一起在這個世界上消失了嗎?

又隨便的溜達了一會兒,周瑩瑩決定到那邊孫老闆店面的殘骸上看兩眼,興許孫老闆現在就在那邊也說不定呢!

當週瑩瑩真的繞過這條街,走到後面孫老闆那家店原來的位置的時候,周瑩瑩心裏咯噔了一聲。

爲什麼今天這家店會出現在這裏?還有,爲什麼今天這家店裏面看上去怪怪的?

原來每次進入這家店的時候,店裏都是那種相當整齊的,整齊的讓強迫症都覺得很舒服,可今天,這裏非但是亂七八糟的,甚至還有很多東西都掉落在了地上,這是什麼意思?這家店被搶了?

周瑩瑩忽然覺得自己的想法非常的可笑,這裏也不是真的店面,誰還會來搶啊!鬼來嗎?這根本就不可能的!

再說了,孫老闆那是誰啊,要是真的有鬼敢來這裏鬧事兒,還不等成功呢,就直接被孫老闆給扔出去了!

周瑩瑩對於孫老闆的能力是一丁點兒都不懷疑,因爲之前見識過孫老闆的本事不是一次兩次了,甚至孫老闆都能把自己和周偉光送到黃泉路上,這樣有本事的傢伙,怎麼可能會出現問題?

在想着這些的時候,周瑩瑩已經站在了孫老闆那家店面的門口了。

只是還沒等真的邁步走進去呢,周瑩瑩就發現,爲什麼今天這家店裏的溫度不太對勁兒?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啊,這地方平日裏的溫度多少會比外面低一些的,可今天這是怎麼了,溫度竟然高這麼多?

周瑩瑩站在門口,感覺到彷彿有一股熱浪撲面而來,這根本就是不正常的!

要是這地方的溫度上升了,那就說明……

周瑩瑩簡單的思考了一會兒,想着自己隨身的揹包裏有一瓶特殊的眼藥水,趕緊從裏面找了出來,滴在了自己的眼睛上。

等到眼睛漸漸適應了那個眼藥水,周瑩瑩再次看向孫老闆那家店的時候,發現那家店這會兒正冒着火,店裏也都是狼藉的一片,就像是火災現場一樣。

不對!孫老闆這家店本來就是被大火燒掉的,如果說之前自己和張昊天他們看到的是幻化的樣子,那現在這裏,直接就是現了原形了啊!

周瑩瑩看着店面裏面,心裏很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爲什麼這地方會出現原形,難道是孫老闆出事兒了嗎?

想到這種可能性,周瑩瑩趕緊衝了進去,就那麼四下的看着,想知道今天爲什麼孫老闆沒出現,他到底還在不在這裏。

此時張昊天還慢慢的靠近那個孩子,周偉光着急,可也沒什麼好的辦法,還是周偉光的爺爺順手拿起旁邊的骨頭,朝着張昊天的身上丟了幾下。

本以爲那些骨頭會被反彈回來的,畢竟這個籠子不是一般的籠子,剛纔伸手過去的時候也被瞬間彈了回來。

可誰也沒想到的是,那些骨頭居然就這麼穿過了,甚至沒遇到一丁點兒的阻礙。

周偉光和周偉光的爺爺全都愣了一下,都想知道這是什麼情況,可誰也不知道。

但是就算是這樣,剛纔砸中張昊天的時候,他臉上的表情稍稍有所改變,這就是好現象,於是周偉光也好,爺爺也罷,全都開始到處尋找骨頭,之後狠命的朝着張昊天的身上丟。

張昊天被砸的前面幾下沒什麼反應,但是漸漸的,張昊天開始有所反應了!

周偉光知道這是有效果了,趕緊砸的速度更快了,因爲如果張昊天繼續往前走的話,可就要被那孩子給吃掉了啊!

當張昊天開始感覺到疼的時候,張昊天自己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了,之前的記憶也全都回到了張昊天的腦海裏了。

火影之我有一隻藏獒 想到自己馬上就要被吃掉了,張昊天心裏就是咯噔一聲,趕緊停下腳步,拒絕繼續往前走。

那孩子看着張昊天不肯走完這段路,瞬間就又不開心了,“你爲什麼不過來呢?過來啊!只要你過來,你要什麼都有什麼,只要你過來,全世界都是你的!”

一些各種誘惑的話從那個孩子的嘴裏說出,張昊天只覺得自己滿腦子都是那個孩子說的話,甚至還覺得這個孩子說的都是對的,只要是自己走到那個孩子跟前,自己就可擁有哪些了。

但是腦袋裏另外一個聲音告訴張昊天,千萬不要過去啊,那邊等着自己的不是各種美好,而是要被吃掉的!等到自己被吃掉了,估計也就跟其他的鬼一樣,只剩下幾根骨頭,之後,還什麼美好的生活啊,完全都不存在了!

張昊天拼命的阻止自己的雙腳繼續前行,那孩子看着事兒不好,又十分生氣的瞪着張昊天,“我命令你,趕緊給我過來!要是不走完這最後一段路,我,我……”

孩子的詞彙量顯然不夠了,或許是之前的那些鬼全都乖乖的聽這孩子的話,從來沒有誰反抗過,所以這孩子也麼遇到過這樣的情況,直接就不知道應該說什麼纔好了。

周偉光聽着那孩子的話,爲了不讓張昊天聽那個孩子的話衝過去,趕緊衝着張昊天的方向大聲的喊着:“別聽他的,你別過去,千萬別過去!”

戰武神帝 張昊天呆滯的看了看籠子裏的周偉光,實際上張昊天自己心裏也知道,要是直接真的走過去的話,後果肯定不堪設想的,只是,自己現在要是不走過去,那孩子直接衝過來把自己吃掉,不也是一樣的嗎?

左右自己怎麼都是要死掉的,所以現在還是要回到最開始的那個問題上,自己要怎麼做,才能從這裏離開。

孩子又催促了張昊天幾次,讓張昊天趕緊過去,甚至還說了很多威脅的話,什麼要是他不趕緊過去,他就吃掉籠子裏的周偉光之類的,但是就算是這孩子這麼說了,也沒真的真做,目標也依舊鎖定在張昊天的身上!

這事兒讓周偉光也好,爺爺也罷,甚至就連大腦有些不天清楚的張昊天,也都意識到了問題了,這孩子到底是什麼意思?爲什麼一定要逼着自己走過去呢? 第33章真是給了我好大一個驚喜!

姜南初原本準備按下結束通話,聽到簡梓佑這句話,停下了動作。

「爺爺的玉佩還放在姜家,今天我給你拿出來了。」簡梓佑開口說道。

「你把玉佩交給半雨,我會去拿的。」

「姜南初,不要讓我把話重複第二遍,我說了見一面。」

姜南初的手握成了拳,玉佩是爺爺生前交給自己的,如果不能妥善保管實在對不起他老人家。

「今天我有事,明天我約你見面。」

「明天當然也可以,但是明天我就不保證玉佩的完整性了,說不定會碎成兩半。」

「簡梓佑!」

「嗯,我在聽呢。」

「把地址發到我手機上。」

姜南初咬牙切齒的說完,掛斷電話。

現在時間還早,應該來得及在見過他之後趕到悅龍灣和陸司寒一起去陸家。

姜南初打定主意立刻就出門。

D.E集團內,兩人見面的事情,很快就有人告訴了陸司寒。

「沈承,你說我對姜南初難道還不夠好嗎?」陸司寒的眸中滿是失望。

「先生,姜小姐年紀還小,識人不清也是正常的。」

「嘩!」

辦公桌上的文件悉數被掃落在了地上。

「不用為她開脫,她瞞著我去見了簡梓佑,這就是欺騙!」

「姜南初,真是給了我好大一個驚喜!」

沈承渾身一顫,先生已經很久沒有生這麼大的氣了。

陸司寒從抽屜拿出車鑰匙,大步往外走去。

簡梓佑與姜南初約好在咖啡廳見面,姜南初到的時候,簡梓佑已經等著了。

「玉佩呢,交出來。」

簡梓佑看著姜南初,自己以為分手之後該難過的人是她,該憔悴的人是她,她應該為失去自己而茶不思飯不想,但是都錯了,姜南初離開了自己,居然生活的比自己更加滋潤。

「玉佩給你,陪我坐下來聊五分鐘。」

簡梓佑信守承諾的交出了玉佩,姜南初立刻將玉佩放進自己的口袋。

「南初,這幾天我經常做夢,夢到我們剛在一起的時候。」

「都過去了。」

「不!沒有過去,南初,我不信你真的對我沒感覺了,我們可以重新開始,你打掉孩子吧,我不介意的。」

「重新開始?怎麼重新開始,姜桐兒你打算怎麼辦?」姜南初冷笑著說,

「桐兒……」

「我不能負了桐兒,除了妻子的位置,其他任何東西我都可以給你的,我們還是可以像以前一樣。」

姜南初深吸一口氣,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簡梓佑,和你在一起的那兩年,是姜南初最不值得的兩年。」

「南初,謝謝你願意再給我一次機會。」

「簡梓佑,你在說什麼,我是說我們兩個人之間沒可能。」

姜南初只覺得簡梓佑說的話好莫名其妙,自己什麼時候說過要給他機會了。

簡梓佑不語,從座位起來,上前擁住了姜南初。

「簡梓佑,你瘋了嗎?」

姜南初立刻就要掙紮起來,但是她的力氣怎麼可能比簡梓佑大,兩人拉拉扯扯看起來反而更加的曖昧。

「砰!」

陸司寒用盡全力的一拳,砸在了簡梓佑的臉上,隨後一把扯過姜南初,將她拉入自己懷中。 按說,這孩子也不是一般的孩子,要是真的想吃的話,直接衝過去就是了,這麼費勁,還要張昊天自己走過去,當中肯定有什麼原因!

張昊天不知道,那邊站着的爺孫倆就更加不知道了。

但是這個問題貌似又非常的關鍵,或許弄明白了這個事兒,就能離開這裏也說不定呢!

眼看着那邊着急等待食物的孩子,張昊天更加用力的阻止自己的雙腳,說什麼也不讓自己走過去,與此同時,張昊天還仔細的看着地上,還有周圍兩邊,想知道這附近是不是有什麼問題,不然,那個孩子爲什麼要把自己弄到這裏,之後讓自己從這裏走過去呢?

仔細的看了好半天,張昊天忽然發現,原來這地方真的跟其他的地方不一樣啊!

表面上看着其實沒什麼差別,但是仔細看的時候,尤其是站在張昊天這個角度看過去的時候,就會發現,以自己爲起點,之後以那個孩子爲重點的中間路段,上面貌似有着一些特殊的符號。

張昊天仔細的回憶着三叔的日記,依稀記得上面有這種符號,只是當時自己僅僅只是看了兩眼,並沒有太仔細的記憶,所以一時半會兒的,也想不太起來。

那邊的孩子還在拼命的呼喊着,拼命的誘惑着,希望張昊天可以趕緊走到他跟前去。

可越是這麼喊,越是這麼着急,張昊天就越是覺得這當中有問題。

眉頭擰緊,張昊天繼續回憶着三叔的那本日記,猛的,張昊天突然想起來,這些符號是用來分散魂魄的啊!

或許是那個孩子的年紀比較小,不太好消化這種魂魄吧,總之,這孩子這麼着急,就是希望魂魄可以走過這邊的這條路,之後被分解掉,變成散開的魂魄,這樣大概會比較方便這種小鬼吃,這就跟小孩子吃東西要撕碎了一樣。

張昊天看了看地上的那些符號,又看了看那邊的那個孩子,微微一笑,邁開大步,朝着那孩子的方向走了過去!

站在對面的那個孩子臉上立刻出現了歡喜的笑容,但是站在籠子裏的爺孫倆,此時一丁點兒都笑不出來了!

“張昊天!你瘋了啊!你爲什麼要走過去啊!你到底要幹什麼啊!”

周偉光看着張昊天,恨不得立刻衝出去按住張昊天了,這傢伙腦子有問題了嗎?明明都知道這中間有事兒了,爲什麼還要走過去?難道他就不擔心那個孩子把他直接吃掉嗎?

張昊天顯然聽到了周偉光的話,但是也只是微微一笑,並沒有真的要回答的意思。

看着張昊天都能衝着自己微笑了,周偉光更加着急了,不管不顧的朝着籠子上敲了那麼一下。

結果這右手剛一碰到籠子,周偉光整個人就被籠子狠狠的彈開了!

眼看着周偉光摔在地上,張昊天眉頭又緊了幾分,想問問周偉光現在怎麼樣了,有沒有受傷,但是這會兒,貌似根本就沒什麼機會,因爲那個孩子已經迫不及待了,也正用着各種方法,繼續誘惑着張昊天了。

張昊天聽到了那個孩子稚嫩的聲音,說着那些讓一般人都能垂涎三尺的美好畫面,心裏想着,自己等會兒走過去的時候,就是這個孩子掛掉的時候了!

雖然自己不知道這孩子是如何產生的,但是自己應該知道如何送走這個孩子!

周偉光的爺爺這會兒已經在周偉光的身邊蹲着了,在確定周偉光沒什麼大事兒之後,原本懸着的那顆心,也纔算是慢慢的放了下來。

“你這孩子,你可是我們老周家唯一的孩子啊,你說說你,你要是真的有個什麼三長兩短的,我怎麼跟你父母交代?”

爺爺使勁兒的批評着周偉光的衝動行爲。

“這都什麼時候了,你怎麼還這麼衝動呢?我不是告訴過你嗎,越是這種時候,越要小心謹慎,千萬不能衝動,因爲你一衝動,就相當於少思考了,就是在給對方機會啊!”

周偉光的爺爺真的是着急到一定程度了,要是不跟這孩子說明白了,弄不好一會兒他還會做出什麼事兒來!

張昊天既然都敢朝着那邊走了,肯定是已經想的很清楚了,或者知道里面到底是什麼情況了,所以根本就不用擔心什麼的,只要見機行事也就可以了。

周偉光聽着爺爺說的那些話,心裏多少也有些後悔自己剛纔衝動的行爲,趕緊從地上站起來之後,衝着張昊天點了點頭,那意思就是在告訴張昊天,自己現在沒事兒了,也不會再衝動了。

張昊天也點了點頭,還用眼神告訴周偉光,讓他們一直盯着那邊的那個孩子,一會兒要是真的有什麼變化的話,千萬記得保護好自己。

周偉光雖然還不知道張昊天到底在想什麼,接下來準備做什麼,但是看着張昊天胸有成竹的樣子,心裏雖然擔心,但是也不像是剛纔那麼擔心了。

那邊的那個孩子這會兒都恨不得直接衝上來抓住張昊天直接吃掉了,可越是這樣,張昊天倒還就越是不着急了!

腳下的步伐也開始慢慢的變緩了,張昊天笑呵呵的看着那個孩子,“你是不是很想吃掉我啊!”

那孩子點頭,“是!只要讓我吃掉你,你就會變成這個洞裏的一份子,你就會永遠跟我在一起玩兒了,多好啊!”

張昊天忽然明白爲什麼這裏這麼多的骨頭了,原來還真的是被這個孩子吃掉的啊!

想來,這麼一個長相可愛,一嘴獠牙的孩子,要是從很小長到現在,真的是吃掉了不計數的鬼呢,這事兒,想想就覺得可怕。

看着張昊天不說話了,那孩子又開始着急了,“你都知道我要吃掉你了,那你還不趕緊過來?”

“如果咱們換一下,現在換成我要吃掉你,你會怎麼樣,也會很快的走過去嗎?”張昊天腳下的速度又開始放慢了,並且也開始提出問題了。

農門女獵戶種田發家史 那孩子果然是經驗少,聽着張昊天的話,幾乎就是沒有什麼防備的,“那我肯定不過去啊!阿孃說了,遇到危險就要趕緊跑。”

“呵呵,那你覺得,我現在會過去嗎?”張昊天又是一笑,心說這孩子真的有大腦發育嗎?這種淺顯的道理還要自己來說嗎?

孩子稍稍歪了歪腦袋,像是在思考着什麼似的,“你跟我不一樣,你是要被我吃掉的,你是食物。”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