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其實他剛才就是要給山野直池上酷刑的,只是考慮到米淑君要解氣,不如先讓她玩一會兒,自己也省事了而已。

但這並不代表米淑君就真的可以亂來了!

「我不管,我就要扎他解恨!」

米淑君的倔脾氣又開始了。

燕北冷聲道,「怎麼?你想挨打?」

「你敢打我?」

米淑君此時和燕北如同針尖對麥芒,誰也不肯服軟。

燕北冷聲道,「既然你找打,那我就滿足你!」

說着,他就在米淑君完全不敢置信的目光中,伸出自己的右腿,然後一把抓住米淑君的手腕,將她按在腿上,一巴掌拍了下去!

啪!

清脆無比的聲音突然響起,把眾人都驚住了。

誰都沒想到,燕北竟然會打米淑君的屁股!

這一巴掌,雖然沒有蘊含能量,但也極為沉重,打的米淑君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她的眼角噙著淚水,但是一種異樣的快感卻與此同時湧上了她的心頭。

明明是挨打了,卻還有點爽,這是什麼情況?

米淑君自己都迷糊了。

燕北察覺到米淑君的神情從憤怒、疼痛,變成輕皺眉頭,似乎有點舒服,他自己都有些愣住了。

啥情況?

這妹紙怕不是被打傻了吧?

他連忙鬆開米淑君,想讓她站着,卻不料米淑君的身子直接軟了,靠在了燕北的懷中。

這……

燕北連忙看向了姚佳彤。

呸!

姚佳彤朝燕北啐了一口,但還是跑了過來,將米淑君攙扶走了。

她豈能看不出來?

米淑君這分明就是受虐體質!

別人越是追捧她,她越是覺得心煩,但別人越是揍她,她就越是感覺到爽。

究根追底,就是一個字!

賤!

反正姚佳彤即使知道這種人,也理解不動她們的思維方式。

米淑君此時看向燕北的眼神,變得有些怪異了,那眼神竟然像是懷春少女看情郎一般。

姚佳彤扶額長嘆,原本她以為米淑君雖然討人厭,但畢竟和燕北不對付,這樣一來也就算是變相管着燕北了。

可是現在倒好,她卻屈服在了燕北的巴掌下!

這還怎麼玩?

這孩子沒救了啊!

燕北走到了山野直池的身前,淡淡道,「說出你所知道的所有關於那個人的信息,我可以饒你不死。」

「你真的可以不殺我?」

看到活下去的希望后,山野直池的眼神中便出現了生機。

「當然,我燕北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你完全可以相信我的保證。」燕北淡淡道。

「好,那我就出所以我知道的信息。」

清了清嗓子,山野直池說道,「其實我知道的也不多,我和那位大人的相遇是在一個非常偶然的情況下的,當時我正在華亞西邊的世界屋脊飛燕峰執行任務,可是我們遇到了一群不知道是從什麼地方出現的白袍高手,他們個個實力強橫,刀槍不入,水火不侵,猶如華亞傳說中的殭屍一般,我們不是對手,被打的節節敗退。」

「就在我即將被那群白袍高手擊殺時,那位大人突然出現了,他就像是一位戰神,在那十幾個白袍高手中迅速穿梭,猶如割麥一般,迅速收割著那些人的性命。」

「我因此而得救,而他也告訴我,不必問他的來歷,時機到了自會知曉,他送給我了這兩件綠階裝甲,說這絕對是地球上最厲害的裝甲,然後他就離開了。」

說完這些,山野直池就彷彿是被掏空了身體似的,心靈一陣空虛。

他本想隱瞞這件事的,甚至他一直都從未對他人提起,當時跟着他去執行任務的那批人,都被他秘密處理掉了,因為他害怕那位大人知道后,為此事怪罪他。

但是現在,他為了活命,只能說出來了這些隱秘。

聽完這些,燕北陷入了沉思中。

他確實沒想到,這件事竟然和白袍組織有關係。

前些日子,他和白袍組織有過多次交手,知道了這個在暗中醞釀着巨大陰謀的強大組織的存在。

但是這些天以來,白袍組織似乎銷聲匿跡了,燕北以為是因為獵魔人的存在,導致那些白袍高手不得不藏匿身形,不敢露面。

然而現在,他再次聽到了白袍組織的消息。

如果此事發生在其它地方,那也就罷了。

但它偏偏發生在位於華亞西部的世界屋脊!

要知道,昆崙山,就在那裏!

昆崙山在華亞西部,連綿兩千五百千米,被稱為世界脊柱。

而白袍組織一直圖謀的,就是位於崑崙山脈某處的崑崙地宮!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 其後又以斡朵憐軍民萬戶府設立〈建州左衛軍民指揮使司〉封斡朵憐軍民萬戶:愛新覺羅·猛哥帖木兒,為大明建州左衛軍民指揮使,又賜漢名(童揮厚)。

很快建州衛軍民指揮使司與建州左衛軍民指揮使司,一躍就成為了女真諸部中勢力最強的一支。

同時大明帝國還與李氏朝鮮規定,將奴兒干都衛哈蘭府以北、公嶮鎮以南劃歸給李氏朝鮮,並把鐵嶺衛內遷到遼東都指揮使司奉集堡,但當地多是女真人,因為拒絕接受李氏朝鮮統治。

再加上建州衛軍民指揮使司女真部,已經遷居到婆豬江畔因物資缺乏,所以常常到李氏朝鮮邊境乞糧。

還要求今後但凡有建州衛軍民指揮使司人民來往買賣,印信文書、許令施行,毋得阻擋,有的女真人就趁機搶劫,引起了李氏朝鮮定宗順孝郡王永安君:李芳果,的極為不安。

明永樂三年公元1405年12月初3日,開元路南京軍民萬戶:把兒遜,率領64名使者前來大明朝貢,明太宗:朱棣,便以毛憐地名在南京軍民萬戶府設立了〈毛憐衛軍民指揮使司〉在讓把兒遜這個擁有渤海國後裔之人繼承「大明毛憐衛軍民指揮使」。

與南邊的建州左衛軍民指揮使司,形成對李氏朝鮮進邊的絕對優勢,也確定了大明帝國在奴兒干都衛的統治。

李氏朝鮮在實現北拓大業后,為了確保北部地區安全,採取了羈縻與武力征伐這兩種手段,力求控制女真諸部。

在明永樂四年公元1406年2月12日,明太宗以扶持建州衛軍民指揮使司,與建州左衛軍民指揮使司為主,讓其勢力強大,漸漸地就引起了李氏朝鮮太宗恭定郡王靖安君:李芳遠,的不安。

李氏朝鮮王國君臣上下均認為,大明帝國扶持建州衛軍民指揮使司、建州左衛軍民指揮使司,讓其招撫奴兒干都衛(水達達路)地區,征東元帥府、骨嵬、納里哥、兀吉者、鯨海千戶所、阿速古兒千戶所、水裏達、迷達、灰赤兒千戶所,罕剌茶,以及開元路與水達達路交界處的鏁寶直之地。

還有開元路的;兀者、北山兀者、合蘭府、恤品、牙蘭千戶所、失憐千戶所。

這對於李氏朝鮮來說,無疑是扼我咽喉、掣我右臂之舉,因而想方設法要解除來自大明建州衛軍民指揮使司與建州左衛軍民指揮使司兩部女真族的掣肘。

故此李氏朝鮮在4月11日便宣佈,停止了慶源府貿市,作為打擊建州女真兩衛以及女真諸部的手段,由此激起建州女真兩衛、兀狄哈人,等部女真部落的抄掠,雙方關係轉向惡化。

又加之有兀狄哈人的侵襲,明建州衛軍民指揮使就率眾遷往輝發河上游,吉河衛附近的風州居住,因此與大明遼東都指揮使司的關係更加密切了。

10月初9日又有阿速江女真、蘇木河女真、失里綿女真、兀狄哈女真、塔魯木女真,南下歸附大明帝國被明太宗設立了阿速江衛、蘇溫河衛、失里綿衛、甫兒河衛、塔魯木衛。

隨後明軍又招撫了骨看兀狄哈等部,設置了喜樂溫河衛和木陽河衛、童寬山衛、合蘭城衛,等抑制了李氏朝鮮的北進。

明永樂七年1409年朝廷升奴兒干都衛為「奴兒干都指揮使司」因而有貝州站南下的嫌真兀狄哈女真藉著明軍威嚴,趁機入寇李氏朝鮮慶源府東部蘇多老城,殺擄男女十五人及其牛馬而去。

明永樂八年公元1410年2月16日,建州左衛軍民指揮使司、建州衛軍民指揮使司、童寬山衛軍民指揮使司,毛憐衛軍民指揮使司,合夥襲擊李氏朝鮮慶源府,殺死李氏朝鮮兵馬使:韓興寶,以及15名李氏朝鮮官兵。

4月12日女真聯軍又攻入慶源府阿吾城,圍攻城池用弓箭射殺李氏朝鮮慶源府兵馬使:郭承祐,消息傳出去之後使得李氏朝鮮很無奈,只得先把慶源府移至鏡城,以龍城為其前哨陣地加強防守。

8月21日又有嫌真兀狄哈部女真、葛多介部女真、聯合毛憐衛軍民指揮使司、童寬山衛軍民指揮使司,借得披甲兵3百騎兵,再次攻打李氏朝鮮慶源府。

這次李氏朝鮮吉州察理使:趙涓,有所準備立刻統兵進攻女真地區,在得知女真各部已遠匿藏身,便將兵鋒指向兀良哈女真部落,準備進行突然襲擊。

使得毫無防備的明毛憐衛軍民指揮使:把兒遜、明毛憐衛軍民指揮同知:阿古車、明毛憐衛軍民指揮僉事:著和、明毛憐衛軍民千戶:下乙主,等將領慘遭殺害。

李氏朝鮮吉州察理使還縱兵殲滅其部族女真數百人,並焚燒廬舍而還,史稱「庚寅之變」。

明永樂九年公元1411年明太宗率軍北征韃靼部,途中明建州衛軍民指揮使:李誠善(金阿哈出)就派長子:金釋加奴,隨同出征,在鄂嫩河明軍大獲全勝。

4月17日明建州左衛軍民指揮使:童揮厚(愛新覺羅·猛哥帖木兒)率部西遷到輝發河一帶的鳳州與建州衛軍民指揮使司匯合。

使得圖們江一帶的女真勢力大為削弱,迫於饑饉困擾,不得不向李氏朝鮮邊境求援鹽糧。

一些女真部首領先後歸順李氏朝鮮,趕赴李氏朝鮮王京漢城府貢獻土物,李氏朝鮮則力圖恢復對圖們江南岸一線的控制,重新建城設鎮。

然而建州左衛軍民指揮使司雖以西遷,但仍與圖們江一帶的女真部落們,保持着密切聯繫,因此也配合出兵攻打李氏朝鮮慶源府,讓其不能立足於此。

但終究敵不過李氏朝鮮大軍,再加上沒有明軍的支援,貿然進軍不敢深入!

8月初1日明太宗以明建州衛軍民指揮使長子:金釋加奴,從征有功被封為「建州衛軍民指揮僉事」賜漢名(李顯忠)指婚娶了明建州左衛軍民指揮使:童揮厚(愛新覺羅·猛哥帖木兒)的姊妹為妻。

這一年班師回朝之際恰好聽聞父親明建州衛軍民指揮使:李誠善(金阿哈出)病死,職位由他繼承,負責統轄建州衛軍民指揮使司部眾。

繼任的明建州衛軍民指揮使:李顯忠(金釋加奴)下令其子孫多效勤誠,在改善大明與女真各部的關係,以及維護建州女真部本身的發展過程中,起了積極作用。

恰好又聽聞毛憐衛軍民指揮使司被李氏朝鮮軍屠殺之事,因此向明太宗推薦其弟:猛哥不花,為毛憐衛軍民指揮使,繼續很隨明太宗北伐韃靼與瓦剌。

而東部奴兒干都指揮使司明軍還乘船渡海,征服了骨嵬(苦兀)納入大明帝國版圖。

明永樂十四年公元1416年大明正式設立建州左衛於奴兒干都司鳳州,6月29日有亦馬忽山部女真首領:鎖奴兀,入朝進貢馬駝。

8月19日朝廷在此設立(亦馬忽山衛)以鎖奴兀為大明亦馬忽山衛軍民指揮使、哈散哈為大明亦馬忽山衛軍民指揮同知、木答兀為大明亦馬忽山衛軍民指揮僉事、余有為大明亦馬忽山衛軍民鎮撫使,並賜「誥印、冠帶」等物。

明宣德七年公元1432年奴兒干都指揮使司海西女真扈倫四部所屬的;塔魯木衛、察剌禿山衛、吉河衛、亦馬忽山衛、亦東河衛、亦迷河衛、兀也吾衛、禿都河衛、塔山衛,一起進犯李氏朝鮮邊界,始與朝鮮有局部衝突。

這次事件因居於李氏朝鮮境內的女真人逃過圖們江,尋求海西女真部諸衛的庇護所致,而李氏朝鮮方面聽聞有女真忽刺溫人剽掠邊境,殺害軍民53人,擄掠婦女77人。

而建州衛軍民指揮使:李滿柱(釋加奴~李顯忠長子)中途從女真忽刺溫人手中奪回64人送歸李氏朝鮮,但依舊惹得李氏朝鮮王國大怒,認為建州衛軍民指揮使司與女真忽刺溫人串通?主謀乃是明建州衛軍民指揮使。

因此在明宣德八年公元1433年2月11日,李氏朝鮮以酬謝建州衛軍民指揮使司送回被擄人口為由,派遣了李氏朝鮮前少尹:朴好問、李氏朝鮮護軍:朴原茂,前往奴兒干都指揮使司訪問建州女真部,名為謝恩、實為探查。

待回國后李氏朝鮮世宗明孝郡王忠寧大君:李祹,就確定了其舉兵,則不可孤弱,當大軍征討之,為作戰方針。

次日決定出兵3千人,根據李氏朝鮮前少尹的報告,增加了出戰所需的軍用物資,出兵人數增加為萬人以上。

3月10日根據李氏朝鮮前少尹的報告,和李氏朝鮮平安道都節制使:崔潤德,的要求,使得李氏朝鮮世宗明孝郡王忠寧大君決定在增兵至1萬3千人。

然而七天後李氏朝鮮最終決定出;馬軍1萬、步騎兵5千人浩浩蕩蕩從平安東道寧邊大都督府北上,乘船渡過鴨綠江到達奴兒干都指揮使司。

3月16日明建州左衛軍民指揮使:童揮厚(愛新覺羅·猛哥帖木兒)及其長子:童阿古,遭到了野人女真部七姓兀狄哈人的進攻。

在戰鬥中其部眾也因戰敗,而從一千戶人口,銳減至5百戶。

4月13日由於李氏朝鮮世宗明孝郡王忠寧大君發動了〈婆豬江戰鬥〉派遣李氏朝鮮咸吉道道觀察使:金宗瑞,打算將遼東都指揮使司鴨綠江、奴兒干都指揮使司圖們江以南的女真人據點全部摧毀。

因此進軍途中就發現了,正在與野人女真部七姓兀狄哈人交戰中的建州女真部,既;建州衛軍民指揮使司。

於是李氏朝鮮軍隊也介入到這場戰爭中,趁亂突襲了毫無防備的建州衛軍民指揮使司,由於李氏朝鮮軍隊的目標是建州女真部,故此直衝部落衛所而來。

。 時翡背了很大一個登山包,乘坐計程車來到一處到處寫着「拆」字的小巷口后,問道:「統子寶貝,附近有監控嗎?」

披着光學屏蔽趴在他頭頂,只有巴掌大的熊貓崽崽道:「沒有。」

時翡把登山包放地上,往外掏東西。

女士手提包,大紅連衣裙,魚嘴高跟鞋,栗色長假髮,平價化妝品,淘寶十塊包郵的水鑽首飾……

他坐在台階上,拿着小圓化妝鏡,開始給自己化妝。

系統熊貓從時翡頭上跳到地上,歪著腦袋好奇道:「宿主,你扮成女人幹什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