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其實戰亂根本影響不到普通人,反而是那些武者影響比較大,因為很多武者需要上戰場。尤其是聯邦內,按照聯邦法約,拿到武者身份的人都有優先徵兵的義務,所以整個聯邦反應才會這麼激烈。

可惜聯邦的電視台對被佔領的地方究竟什麼情況一概不提,就連網路上也都屏蔽,只是宣傳說明義團是個邪惡組織,挑起戰火,是不義之師。

「啊!」

妮妮的驚叫忽然再次傳來,唐宋眉頭頓時凜然,警惕的轉過頭。卻見那銅球從妮妮的手上慢慢飛起來,上邊竟然散發出柔弱的金色光芒。

唐宋一驚,慌忙將銅球收回體內,免得被人看到。銅球一進入體內,腦海立即出現一個透明球體形狀,無數的細線連接,中間還有不少小節點。

竟然真是地圖,是關於天門陣法的傳送地圖!

這銅球可不簡單,陣法坐標,俗稱星標。上邊不僅有天門陣法傳送到的位面,還有不少未能傳送到的位面相關介紹。雖然很粗略,卻讓人大概知道那個世界是什麼情況。

閉著眼,唐宋仔細查看,心頭不由翻起驚濤駭浪。可以說存在無數個位面,而且有很多武者實力非常強,也有不少低文明位面。

如果是以前,他一定不相信,覺得是開玩笑。可現在,只有震撼。僅僅是天門能傳送的位面就有十幾個,相鄰的有幾十個,難怪星標上那麼多紋路,估計都還沒展示完全。

嗡!

腦海又傳來意識,唐宋頭皮發麻。星標上的路線是給他管理天門用的,金色路線是暢通,白色路線是未開通,需要他親自開通。

從地球過來的路線是金色,可從這裡回去的路線卻是白色。應該說,大部分都還是白色,只有少部分是金色。

好消息是,他終於知道怎麼打開天門,怎麼設定這個世界的飛升制度……

「大哥哥,壞了么?」

收回思緒,唐宋睜開眼,看妮妮那緊張的樣子,不由露出笑容。輕輕撫摸她的腦袋,笑道:「你贏了。」

妮妮一怔,細眉揚起:「真的啊?我就按了一下兩邊,就解開了?」

這就尷尬了,原來是需要按星標兩邊才能打開,他一直都沒按過……

「解開了。」唐宋肯定的點頭,「說吧,你想讓我做什麼?」

毫不猶豫,妮妮指著洋洋,兩眼冒著星光:「你收他為徒,教他習武。」

唐宋愣住了,看著身旁這個堅定地小丫頭,又看了看神色複雜的洋洋,著實意外。確實沒想到,妮妮的請求居然是這個。

換魂新娘 抿著微笑,唐宋輕輕捋了一下妮妮的亂髮:「會有人教你們習武,我也會幫你們。」

不得不承認,這丫頭的心思真的很成熟,也很細膩…… 山路七拐八彎,大巴車搖曳了一下午,總算進入平穩的高速。到臨近傍晚的時候,大巴車停在一個服務站,乘客們下來上廁所和補給。

唐宋也下車上廁所,妮妮跟洋洋則是去商店買東西。

正尿著,心神忽然一動,隨後便聽到噠噠的槍聲,唐宋趕緊把尿別回去,拉上拉鏈跑出去。

剛到門口,好多人朝著廁所飛奔過來,都是抱著頭逃竄。外邊槍聲依舊,但聽起來不像是打到什麼東西。

跑到通道盡頭,果然見到一幫人抱著槍衝過來。商店內外的人都被迫抱頭蹲下,包括妮妮跟洋洋在內。

唐宋沒有急著跑出去,而是皺眉看著。來了大概有十個人,只有兩個是武者,而且實力非常弱,估計也就七品武者左右。手臂上扎著紅繩,給人一種正規軍的感覺。

沒等多想,一個中年人走到商店門口,機關槍朝著天空突突兩下,大聲喊著:「我們是明義團的,我們軍隊現在極度缺乏物資,把你們商店的東西全部都搬到車上。還有,你們身上值錢的東西,全部都拿出來,留在車上的馬上去拿。誰要敢反抗,呵……」

說著側頭示意,旁邊兩個青年蹲下,火箭筒架在肩膀上。

唐宋一抽,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火箭彈啵的飛出,特么正好擊中他坐的那輛大巴車!

轟!

大巴車炸起來,火焰翻滾,濃煙滾滾。

唐宋那個氣啊,他的背包還在車上,背包里有星標外邊的黑色石頭,還有不少錢和吃的。特么這下好了,沒了!

人群嚇得瑟瑟發抖,中年人很是滿意,再次喊著:「看到沒,就算你們開車走,我一樣能炸死你們。都他媽動起來,值錢的東西全部拿下來。我們明義團不想殺人,只是缺乏物資。」

臉色發黑,唐宋綳著臉色走出去,低沉道:「你們這是,自尋死路!」

聽到聲音,中年人驚愕的轉過頭。見到唐宋走來,眉頭緊鎖的把槍對準,傲慢冷哼:「小子,你想死是嗎?我們是明義團後勤部隊……」

「你這樣,真的是死路一條。」唐宋臉色陰沉的打斷,雙手自然下垂的繼續往前走,「這裡還是聯邦的地界吧?停戰協議剛提出,你們就這樣裝逼,會死得很慘。」

中年人雙眸凜然:「小子,我說了,我們是明義團後勤部隊,你可以死了!」

噠噠噠……

子彈噴湧出來,唐宋毫不在意的繼續往前走,飛來的彈頭卻停在他前邊。

中年人駭然,抱著機關槍往後退,心臟停頓了半拍。其他士兵也嚇到了,頓時將所有武器都對準唐宋。

「我說過,你們這是自尋死路!」唐宋森冷輕哼,雙眸寒光閃爍,「最後一次機會,把槍放下,趴下!」

豪門奪愛之偷心遊戲 然而,中年人腦子靈光一閃,竟然把槍對準商店裡蹲著的一幫人,咬著牙冷笑:「你再過來,我就殺……」

呼!

話都還沒說完,周身一陣涼意洶湧,隨後便見唐宋站在自己跟前,中年人頓時懵了。

咔嚓!

還沒等反應,中年人的腦袋旋轉三百六十度,然後跟個擺鐘一樣來回擺動。 賴上極品女教師 兩眼瞪大,中年人的臉頰還在顫抖,腦子卻漸漸失去了意識。

與此同時,機關槍被唐宋搶奪過去,咔嚓一下粉碎。

握草!

旁邊幾個士兵驚呆了,看著中年人慢慢倒下,一雙雙眼珠都快飛出來。這速度,這實力,還有活路嗎?

「別愣神,」唐宋善意的提醒著,「拿起你們的武器,這裡這麼多人質,怕什麼。」

靠得近的幾個士兵反應過來,趕緊往後倒退。抱著火箭筒的士兵嚇得兩腿哆嗦,愣是沒站穩。

殺氣,迅速蔓延開,將周圍的空氣頓時抽空,空間彷彿凝固了!

噠噠……

一個士兵倒是機靈,忽然抬起槍攻擊。只是開槍之後,其他士兵就罵娘了。傻逼啊,沒看出來對方有多強大?

子彈飛到唐宋跟前,很快又反彈回去,嗤嗤的激射在開槍的士兵身上,一顆都沒浪費。

眾人更是發毛,趕緊扔掉手裡的武器,驚恐的趴在地上。居然還能反彈,這他媽是武神吧?

日哦,搶劫個服務站,居然碰到一個武神,還能愉快的裝逼嗎?

「給我一個不殺你們的理由!」唐宋森冷輕哼,「別跟我說明義團,你們不配!」

前邊趴著的士兵渾身瑟瑟發抖,臉朝下的顫聲應道:「我們就,就是走私了一批槍,想趁機發點財。我們,我們並不是明義團的人。」

唐宋又不傻,這裡還屬於聯邦管轄區,明義團的後勤部隊怎麼可能到這裡來。而且他可肯定,明義團不可能做出這種事。

「滾!」唐宋冷冷怒喝,那些士兵順勢翻騰起來,一個個不受控制的往後退,「再讓我碰到,我一定捏死你們!」

十幾個士兵哪裡敢反駁,嚇尿的趕緊撒腿跑出服務站。武神都沒還這麼誇張,簡直為所欲為!

等到一幫人跑遠,唐宋才收回氣勢,相當不爽的深吸了口氣。也不管商店內外的旅客懵逼的樣子,輕聲道:「妮妮,洋洋,我們走。」

妮妮跟洋洋這才站起來,兩人的小臉蛋都是發白,抓住唐宋的手的時候,明顯在顫抖,手心都是冷汗。

雖然跟著唐宋見過一些市面,可這種搶劫的事情,還是頭一回碰到。當然,唐宋剛才那麼恐怖,也讓他們有點害怕……

沒有理會眾人,唐宋牽著兩個孩子走向還在燃燒的大巴車。鬱悶的看了一下,炸成這樣,那黑色石頭也成粉碎了,真是一群坑比!

娘的,這個聯邦真是無藥可救,戰爭才剛開始就已經有人趁機作亂,再持久一段時間,會不會出現佔山為王?

看來,扶正明義團是真的很有必要。至少,要讓明義團跟聯邦形成對抗,逼迫聯邦做出改變。要不然,遭殃的還是老百姓!

暗嘆了口氣,唐宋也沒說什麼,帶著兩個孩子走向士兵們開來的車子。他們開了三輛車過來,卻都沒開走,倒還算有點良心…… 沒一會,賓館老闆就拿着一小沓紅色的百元大鈔走過來了,把錢遞給陳柏之後,陳柏也沒數就直接把錢收進了包裏,然後拍了拍老闆的肩膀,一本正經的說道:“好,既然你這麼有誠意,那我就幫你這個忙。”賓館老闆連連點頭稱是,對他是無比的尊敬。

我在一旁一陣無語,覺得陳柏真是會給自己找臺階下,明明就是他自己想賺錢,所以才故意來這裏的,現在搞得像是賓館老闆請他來的一樣。

“老闆,既然你這裏鬧鬼那麼久了,那爲什麼不早點請人來看?”我好奇的問道。從賓館的裝修和東西的老舊來看,鬧鬼至少也有幾年的時間了。

賓館老闆無奈的嘆了口氣,說自己找人來看過好幾次了,都沒用,有兩三次甚至那些被請來的人都嚇得要命,花了不少錢都沒把鬧鬼這事解決掉,他也就放棄了。再加上因爲鬧鬼,賓館的生意一落千丈,也沒多餘的錢請人來看,就一直拖到了現在。

“老陳,我這次可是因爲相信你才把剩下積蓄拿出來的,你可一定要幫我擺平了這事。”賓館老闆哭喪着臉,對陳柏說道,看來他現在也的確是走投無路了。

“難道連在鎮上都有的李婆子都擺平不了嗎?”我有些驚愕,不敢相信的問道。李婆子在我們鎮上可是出了名的神婆,雖然當時我們村發生的事把她嚇跑了,但是這裏鬧鬼的事應該沒那麼嚴重,李婆子應該能擺平纔對。

聽了我的話,賓館老闆更是一臉無奈。“當初我的確把李婆子請來了,可是不知怎麼回事,李婆子只在賓館裏逗留了一會,就把錢都退給我,然後走掉了,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後面去找她,她也不願意再來了。”

我心裏更是驚愕萬分,有些擔心起來,連李婆子都不願來幫忙,說明這裏鬧鬼的事不簡單,我和陳柏真的沒問題嗎?

看了坐在椅子上的陳柏一眼,賓館老闆的話讓他微微皺起了眉頭,不過很快就又恢復了淡定的模樣。對賓館的老闆說道:“放心,就算是那李老婆子解決不了的事,對我來說也不會有什麼太大的難度,擺平鬧鬼的事對我來說已經是家常便飯了。”

他把話說得這麼滿,那賓館老闆聽了自然高興,說一切都擺脫他了。但我卻還是有些擔心,李婆子對這事有那樣的反應態度絕對是有原因的,覺得陳柏把話說得這麼滿不太好,萬一到時候擺平不了,那不是尷尬了。

陳柏和賓館老闆聊了一會,然後問老闆知不知道鬧鬼的原因,知道原因的話他也能做出相應的應對方法,事半功倍。我問他知道了原因有什麼作用,直接做法把鬧事的鬼魂給降服或者趕跑那不就行了。

他白了我一眼,接着解釋道:“世間任何的事情都講究因果,‘天道承負、因果報應’。所謂“承負”指兩個方面,一個是說如果前人有過失,由後人去承受其責,如果前人有善行則由後人得福。另一個是說天道循環,整個社會與自然的變化也存在因果報應。知其因,才能解其果,這對於我們來說是十分重要的。”

突然說起這麼一段高深的話,我有些不明白,一知半解,勉強聽懂了那麼一點。

見我這模樣,他搖了搖頭,說:“以後你就知道了。”

“想要把這事徹底解決,必須知道原由。要是能直接降服鬼魂那還好說,不過要是隻是把它打跑或者趕走,那萬一以後它又回來變本加厲的報復那該怎麼辦?所以老闆你要是真的知道些什麼就趕緊告訴我,而且要說實話。”陳柏一臉認真,盯着老闆說道。

賓館老闆眼中的慌張一閃而過,過了一會才點頭說一定告訴我們實話。他告訴我和陳柏,賓館剛裝修完開業的時候生意相當好,很快就回本了,還小賺了一筆。但是好景不長,不知什麼原因突然有個女的在賓館裏自殺了,自從那以後賓館就開始出現各種怪事,漸漸的他家賓館鬧鬼的事就傳開了,從此生意一落千丈,先把賓館便宜賣了都沒人敢買。

“你說我怎麼就攤上了這種事呢?”賓館老闆無奈的嘆氣說道,看上去十分的可憐。

我心裏也替他生氣,覺得那女的也太自私了,好端端的跑到人家賓館這自殺也就算了,死後竟然還變成鬼魂鬧事嚇人,弄得這裏生意都做不了,真是害人害己。

陳柏聽了之後,坐在椅子上摸着下巴沉思了一會,過了一會點頭說既然如此,那他大概知道要怎麼做了。

這時他叫賓館的老闆去買香,賓館老闆一頭霧水,問他買香做什麼,而且大半夜的去哪買香。陳柏不滿的瞪了他一眼,“叫你去買你就去,買來你就知道了,你到底想不想讓我幫你驅鬼?”

見陳柏有些生氣了,賓館老闆不敢再多話,急匆匆的跑出去買香去了。等他走了之後,陳柏讓我把我剛剛遇到的那些怪事說一遍,他想了解一下這嚇人鬧事的鬼魂都有些什麼手段。

把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陳柏聽完面帶疑惑,不解的說道:“真是奇怪,這女鬼也不害人,就只是簡單的出來嚇一嚇人,到底是什麼原因讓她留在這裏嚇人不願意離開呢?”

我也不太明白,覺得就算是鬼魂也不應該會這麼無聊,專門留在這裏嚇人玩,破壞賓館的生意。

沒多久,賓館老闆就拿着一袋買來的香回來了,他喘着粗氣,滿頭是汗,看來是一路跑着去,又跑着回來的。“艾瑪呀,可把我累壞了。”

他說自己拼了命的敲店家的門才把店家敲醒,還捱了那店家的一頓臭罵,才把香給買回來了。我心想也是,現在差不多凌晨一點了,讓他出去買香倒是有些爲難他了。

“老陳,那我們現在要做什麼?”他喝了口水,然後問陳柏。

陳柏讓他拿着香,領着我倆走到了賓館外面。夜深人靜,更何況是我們這樣的小縣城,除了我們三個外面連個鬼影也沒有。他拿了三炷香,點着後插在了賓館外的地面上,要我們照做,然後每隔半米就插三柱香,直到賓館前後左右的地上都插滿了爲止。

我問他這麼做是爲了什麼,他說對鬼魂來說這樣算是一個類似小結界存在。用香把賓館的四周都封上,這樣能防止那個鬧事的鬼魂逃走。

“如果一會在我的勸說下女鬼不願自願離開,那我就強行把她收服了。”陳柏一臉認真,緩緩說道。他現在這副模樣,倒是還真有點高人的感覺。

插完了香,我們回到賓館大廳裏,他讓賓館老闆打了一盆水來,然後擺在大廳正中央的地上,接着把一把米撒進那盆水裏。撒完米之後,又取出一張黃符,嘴裏唸唸有詞,一邊念一邊拿着黃符在水盆的口子上來回不停的繞。

我和賓館老闆在一旁安靜的看着,不敢出聲。

沒一會,他手上的黃符突然燃了起來,在水盆口上繼續繞了幾圈之後,把已經要燒完的黃符扔進了水盆裏。

“老陳,你這是在幹什麼?”賓館老闆忍不住開口問道。

“招鬼,和她當面談談。”陳柏站起身來,緩緩回了一句。

頓時,賓館老闆的臉色變得煞白,露出驚恐的表情,我讓他別害怕,有陳柏在這不會有事的。他點了點頭,不過還是很害怕的樣子,雙腳還在打顫。

這時,大廳裏陰冷起來,盆裏面的水忽然就像是沸騰了一樣,不停的翻涌着,漸漸的竟然變成了紅色,跟鮮血一樣。這一幕十分詭異,我倒還好,就只是覺得有些害怕,但賓館老闆嚇得不輕,看他樣子都快要站不穩了。

“出來吧,我們好好聊一聊。”陳柏站在最前面,沉穩淡定,開口說道。

他的話音剛落,大廳裏的燈猛烈的閃了幾下,最後砰的一聲炸裂開,大廳瞬間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緊接着,黑暗裏我聽到一旁的賓館老闆發出一聲慘叫聲…… 天色已經漸漸昏暗,唐宋開著車子飛梭,妮妮兩個孩子在後邊又睡著了。

遠遠地見到前方有藍紅交替的光芒閃爍,唐宋不由將車速減慢下來。本以為是聯邦的軍隊,可隨著車子靠近,唐宋發現發現路邊扣押了好多車子,好多士兵正在搜車。而且唐宋發現,那些人穿著明義團的軍裝!

噠噠……

車子前方彈頭迸發星光,唐宋慢慢將車子停靠到路邊,眉頭緊鎖的盯著。應該跟服務站的那一批人是一夥的,不過看樣子他們並沒有得到消息。

很快幾個士兵抱著槍衝過來,敲擊車窗,示意唐宋開窗。跟之前那一批人相比,這些人就顯得專業很多了。

拉下車窗,沒等唐宋開口,對方把槍對準他,冷聲問道:「車子哪來的?」

唐宋掃了對方一眼,平淡的應道:「你們的車,我搶了,這個回答合適嗎?」

這話說得外邊幾個士兵都是驚呆了,這回答,不是一般的彪悍。

愣了半秒,外邊的領隊把槍按在唐宋的頭上,大聲怒喝:「下車,馬上!」

唐宋紋絲不動,平淡的掃視幾人:「我要見你們最高指揮官,也就是你們的土匪頭。你們最好小聲一點,把孩子吵醒了,我會很生氣。」

這話說得領隊雙眸一凜,猛地扣動扳機。在他扣動的瞬間,嗡的一聲,強大的力量從唐宋身上迸發。與此同時,唐宋快速抬起手抓住頭上的槍口用力扭轉。

咔嚓!

衝鋒槍居然被擰得破碎,領隊駭然的想要後退,卻發現身體不能動了。

金光蔓延,周圍幾人全部被鎖死,就跟木偶一樣。不遠處的隊伍紛紛回過頭來,看到那金光籠罩的車子,一個個都傻眼了。

唐宋面色尤為平靜,伸手抓過領隊胸前的對講機,平淡的輕聲喊著:「五分鐘之內,最高指揮官出來見我,否則我踏平你們這個隊伍。「

說完對講機往窗外一扔,轟的一下,外邊幾個士兵也跟著對講器一塊飛出去,砸在十幾米開外。

刷刷!

不遠處的隊伍紛紛把槍對準這邊,在檢查車子的人也都跑下來。只是,看到那金光籠罩,一個個都是喉嚨乾澀。

這金光,居然是從一個人身上迸發出來,要不要這麼誇張?

一聲不吭,唐宋耐心等著。妮妮跟洋洋已經醒過來,只是兩人並不擔心,閉著眼相互依偎。

跟著唐宋,他們都已經習慣了他的彪悍。無論發生什麼事,他都能擺平,因為他是神!

兩分鐘不到,二十米開外的關卡傳來一個男子的叫喊:「敢問閣下是聯邦何許人?」

唐宋眉頭微皺,非常不滿的冷哼:「覺得我殺不死你們?哼!」

殺氣再次蔓延,車頂嘭的飛起來,唐宋快速往上方飛竄。妮妮跟洋洋也跟著飛起來,三人就像是火箭一樣,在燈光下格外刺眼。

啵!

火箭彈飛過來,正好擊中車子,火光轟的炸起來。可惜,火光並沒能追上唐宋三人。

咻!

一手摟著一個孩子,唐宋快速朝著前方沖。 權少豪寵小寶貝 如閃電劈過,人瞬間出現在關卡前邊。雙手依舊摟著妮妮兩人,體內卻釋放出一道金光,正是天門鑰匙。

三叉一出,極為興奮地朝著對面的隊伍飛梭,光芒閃耀得非常快。也就一秒不到,好多人已經顫抖,鮮血飛濺而起。

「啊,啊……」

一聲聲慘叫傳來,一個接著一個士兵倒下。三叉飛得非常快,別說都是一些低級武者,就算是武聖以上的高手,也不可能擋得住。

五秒不到,已經倒下一大半。三叉飛回到唐宋身旁,就像是個嗜血的孩子一樣,歡快的顫動一會,這才飛入他的體內。

周遭一片死靜,剩下的隊伍紛紛往後倒退,儘可能躲到車子後邊。被扣押的那些車子上的乘客也是驚悚異常,好多人甚至已經嚇懵了。

妮妮打著哈欠,稚嫩的撇著嘴喊著:「何必呢,快點叫你們指揮官出來,要不然等下都死完了,沒人給你們掃墓。」

還真是深得唐宋真傳,說話一樣的吊。

只是,這回沒人覺得這是在挑釁了,而是在警告!

也就十秒不到,對面一輛卡車後邊站出來一個中年人,臉色發情的咬著牙低沉道:「我就是最高指揮官。」

看著地上死一大片的手下,指揮官可真是心驚膽戰。這輩子就沒見過比這個更就誇張的,都沒來得及開槍,對方已經殺死二十幾個人!

簡直就是殺戮機器,給他屠殺一個小時,聯邦軍隊都扛不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