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凌天南隨意的說道。

額……

韓月聽到這話,心裡還是有點不好受的!

再怎麼說,笑笑也是自己的女兒啊,想著她被葉風給睡……了,這……

「哎……」

韓月忍不住一陣嘆息,轉身回到了屋子裡。

……

第二天一早,韓月和凌天南兩個人都起來的很早,做好了早飯,葉風和凌笑笑這才從屋子裡走了出來,刷牙洗漱。

「來,吃早飯了!」

凌天南喊了一聲,等葉風和凌笑笑一起坐在了桌子上,凌天南夫婦倆的眼睛便一直放在兩個人身上都沒有移開過。

「昨天晚上……睡的……還好嗎?」

韓月下意識的問了一句。

這個問題!

讓葉風一陣無奈!

「還……還好啊!」

凌笑笑隨口說道,她也是早上起來才知道,昨天晚上她居然和葉大哥睡一張床上的,這讓她的心裡有點不大理解了!

為什麼要這麼搞呢?

「來,快吃飯!」

韓月一陣心疼,連忙夾了一筷子菜到凌笑笑的碗里,想讓她多吃點補的,補補身體,畢竟做女人不容易啊,「今天晚上要不別走了,媽殺一隻老母雞,給你補補身體!」

啥?

補身體?

凌笑笑有點迷糊!

「要不殺兩隻吧,給小風也補補,他們都不容易!」

凌天南笑了笑,隨口插了一句嘴。

額……

兩個人都補補?

韓月一陣翻白眼,這老頭子,有了女婿還這麼想著女婿,還給女婿補身體?

「其實……不……不用的!」

葉風頓時便明白了這二人的用意,一陣尷尬,其實昨天晚上什麼也沒發生,他都喝醉了,凌笑笑也是一樣,他們喝醉了還能做出啥來啊?

這二老還真是會想!

「你不用補身體,我女兒要補補,她身體比較弱,平時你可少來幾次,讓她好好休息!」

韓月看著葉風那樣子,便覺得這男人有點需求肯定很大,也不知道自己這女兒的身體,能不能扛的住啊。

「媽,你……你都在說什麼啊,葉大哥平時對我很好的!」

凌笑笑還在迷糊當中,連忙為葉風說了點好話。

「你這丫頭,媽為你說話,你還不樂意,真是有了老公,就往了媽!」

韓月忍不住嘀咕了幾句。

「好了啊,都別說了!」

凌天南站了出來,隨口說道:「小風啊,你今天準備做什麼去啊?要不要還在這裡陪我喝點酒?」

「今天有個朋友約了去幫點忙,恐怕不行了!」

葉風連忙解釋道,昨天晚上寧德光便打了電話,只不過他喝醉了沒接到,剛才他回了消息,寧德光會派車子過來接他們過去。

「那行吧,你們在外頭要注意安全,我女兒可交到你手上了!」

凌天南認真的說道。

「您放心,笑笑跟著我,肯定不會吃虧的!」

葉風點點頭,答應了下來。

吃過早飯,便帶著笑笑一起,走出大院,坐上了寧德光的車子,行駛了出去。

「哎……我這女兒啊……」

韓月和凌天南看著走遠的車子背影,忍不住嘆息了一聲。

「你這是幹啥啊,小風這小夥子不錯,笑笑跟著他不會吃虧的!」

凌天南安慰道。

「我就是怕他們年輕人索取無度,笑笑的身體吃不消啊。」

韓月擔心著。

「這有什麼啊,小風會懂得照顧人的,跟我一樣,當年不也是很照顧你的?」

凌天南一隻手攬住了韓月,貼近了說道:「這女兒都有男人了,咱們也不用操心了,我看我們還是過好自己的日子吧!」

「你手往哪裡放呢,大白天的,凈會瞎搞!」

韓月白了一眼凌天南。

「大白天怎麼了,咱們老夫老妻了,走,走咱們也來一次,慶祝一下!」

凌天南嘿嘿一笑。 第454章

葉風和凌笑笑坐在車子上,半個小時之後,便到了寧德光的大莊園!

「葉先生,您來了!」

寧德光得到消息,已經在門口站著等葉風了,一下車,便笑著打了一聲招呼。

「寧幫主!」

葉風微微頷首,「你其實不用這麼客氣的,我們也不用那麼見外!」

「那不一樣,今天是請您來幫忙的,這點禮數,我寧某人還是要有的!」

寧德光笑了笑,一伸手,示意著說道:「那我們一起進去吧!」

「行,你請!」

葉風答了一聲,便和寧德光並排走進了屋子裡。

到了屋子裡,才發現,裡面還有三個人,而且,還都是葉風認識的熟人!

唐如龍!

那個在從扶桑回到天海船隻上遇到的年輕人!

「是你!」

唐如龍一眼也認出了葉風,微微詫異了一下,直接就叫了出來。

「你們認識嗎?」

寧德光一愣,隨即笑道:「那就不用我挨個介紹了。」

「認識也談不上,就是有一面之緣吧!」

葉風隨口說道。

「既然這樣,我就再介紹一下吧!」

寧德光這才說道,「這位是唐如龍唐先生,這兩位是他的同伴陳金、張銀!」

「這位是葉風!」

「寧先生,我不明白,他來做什麼?」

唐如龍不解的問道,「你這次不是只請了我們助陣嗎?」

說到這個,寧德光的臉上明顯多了一絲尷尬!

「是這樣的,唐先生,葉風的實力也很強,我想著,多帶一個人,總能多點成功的幾率,萬一……您說是吧?」

寧德光趕緊解釋了一下,最後雖然沒有明說,但是個人都能聽的出來這話是什麼意思了。

「寧先生是不相信我的實力了?既然這樣,那我們離開便是了,讓這位葉先生幫你出手吧!」

唐如龍臉色一變,當即便抬腿要走人。

「唐先生,您真的誤會了,我當然相信您的實力了,葉先生也是我臨時請來的,多帶一個人,多一份保險嘛,您多多見諒!」

寧德光說完,上前一步,抓住了唐如龍的手,眼神示意了一下。

銀行卡?

葉風一眼就看到了這兩個人的小動作,寧德光朝唐如龍的手裡塞了一張銀行卡。

唐如龍這麼做,無非就是想要加價而已。

寧德光也就順手推舟,多付了一點,但又不想讓葉風知道,就用了這樣的手段。

真是搞笑!

葉風來幫忙,本就不是沖那一百萬的報酬來的,這兩個人倒好,在自己的面前,做這樣的小把戲。

「既然寧先生這麼說了,那我就勉為其難答應了吧!」

唐如龍將銀行卡不著痕迹的放回了口袋裡,滿意的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說道:「那你就跟我們一起吧!」

「不過……你女朋友倒是挺漂亮的!」

唐如龍絲毫不掩飾自己的眼神,打量了一下凌笑笑,心裡對葉風倒是頗為嫉妒,那次在船上,便擁有兩個美女,如今又換了一個,這個身材雖然差了一點,但樣貌清純,也別有一番味道。

「謝謝!」

葉風回了兩個字,然後說道:「寧先生,我們接下來怎麼走?」

「車子在外面準備好了,我們直接前往石台山吧!」

寧德光笑道:「這次有你們二位的幫忙,海鯊幫必輸無疑!」

「帶路吧,不管誰攔在我的面前,他必死!」

唐如龍哈哈大笑著說道,一馬當先,走在前面。

「這人……好囂張啊!」

凌笑笑看著唐如龍忍不住跟葉風小聲的說了一句。

「一般有點小本事的人,都是這樣,你要習慣。」

葉風微微一笑,隨口說道,真正有大本事的人,越懂得做人要低調,畢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而像唐如龍這樣,明顯就是學了點小本領,便自以為自己很強,才顯得特別囂張。

「是嗎?」

凌笑笑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然後看著葉風笑道:「那像葉大哥你這樣的,是不是就擁有真正的大本事啊?」

「那當然了,我的能力你還不知道?」

葉風一陣得意,「可惜昨天晚上喝醉了,要不然你肯定見識到了。」

喝醉!

一說起這個,凌笑笑便一陣尷尬,昨天晚上那都叫什麼事啊,自己爸媽居然把自己和葉大哥放在一張床上睡,可真是……太荒唐了!

他們還有把自己當親生閨女嗎?

「還好喝醉了,要不然……就讓你佔便宜了!」

凌笑笑白了一眼,沒好氣的說道,「蘭姐可跟我說了,要讓我保護好自己,不能給你這樣的臭男人可乘之機!」

啥?

蘭姐說的?

葉風一陣無語,這蘭姐還在學校里學習,居然還能教笑笑要防著自己,真的是無語!

還沒等他說幾句,幾個人已經坐在了車子上,也就沒有去聊了。

「唐先生,這次的對手,我這裡有一份資料,你要不要看下?」

車子上,寧德光主動的問道,一邊說著,另一邊已經拿出了一份資料,準備遞給唐如龍。

「不用了,我管他是誰,對我不會有什麼影響,你還是給葉風看看吧,我想他比我更需要這個東西!」

唐如龍不屑的揮揮手,直接拒絕了寧德光的提議。

嗯?

這話一出,車子里的氣氛頓時稍微改變了很多。

這句話里的潛意思不就是說葉風實力比他差嗎?

所以才需要補補課,需要看看這份資料,他實力比較強,就不需要看了。

「給我吧,我來看看!」

侯門醫女,庶手馭夫 葉風也絲毫不以為意,對於他來說,這一次最主要的目的還是鍛煉自己的能力,反正多看看對手的資料也能幫他了解一些以前不知道的東西。

寧德光立馬將資料遞了過來!

葉風拿在手裡,隨意的翻看了起來。

上面也就是記載了一些人的名氣和出自哪個地方,不過上面關於具體的實力,就語焉不詳了,與其說是對手資料,不如說是一些小嘍啰的資料。

畢竟對方真正的高手,也不會這麼輕易的讓寧德光知道。

車子開進石台山,停在了一處大院門口,一行人走了下去。

「現在還是下午,我們和海鯊幫的賭戰是晚上進行,各位可以在石台山周圍四處逛一逛,下午六點鐘我們在這裡集合統一出發!」

寧德光將具體的時間給說了一下。

凌笑笑去了下洗手間,葉風則是在旁邊等了起來。

「兄弟,你這女朋友哪裡找的?」

這時,唐如龍忽然從旁邊走了過來,隨意的問道。

「有事?」

葉風一陣皺眉,他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這麼問別人女朋友哪裡找的,這可不是什麼好話,有點侵犯別人隱私了吧?

「我只是好奇而已,上次在船上你就是左擁右抱的,現在又來了一個新的,你女人不少啊!」

唐如龍笑了一聲,一點都不將葉風的不痛快放在心上,對於他而言,這人實力不行,自己問他幾個問題,又算的了什麼?

「魅力太大,都喜歡我,我也沒辦法,只好全都收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