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凌雲劍接着道:“我主都說了讓你別慫懟他!要是那小子真敢找上門來,我第一個上,誰也別跟我搶頭功!”

劇情急速翻轉,唐牧北激動地差點淚流滿面。就衝這句話,哪怕凌雲劍更賤兮兮自己都認了! “那什麼……牧店主,你有錢的話在網站衝個會員唄?我想看的電影都得要VIP!”凌雲劍顯然不知道唐牧北感激涕零ing,自顧自道:“嘖嘖嘖,瞧人家歪果仁電影選女主角,要演技有演技;要臉蛋有臉蛋;要胸有胸;要P股有P股的,着實不錯!”

唐牧北:……

特喵的白感動了!

說了半天把我哄得屁顛屁顛的,就爲了給你衝會員唄?

堂堂七品飛劍,瞧那德行!

“前輩,你也喜歡這個這類型的?”祁天佑抱着平板電腦走過來,笑得可開心了,“我從網盤下載了她的最新電影,看不?”

凌雲劍嗖嗖轉了兩圈,“好兄dei夠意思!一起欣賞一起欣賞!”

然後一柄劍跟一隻厲鬼抱着平板電腦討論哪個女星P股更翹去了;瓜子瞅着它倆暫時不會回來霸佔,趕忙換成自己喜歡看的。唐牧北走過去看了一眼,好嘛,這貨在看《豚鼠特工隊》!

俱樂部依舊歌舞昇平,就連暫住一天的女鬼劉彤都在冬苓那裏找到了自己的愛好——看韓劇!

其餘那些打麻將的、鬥地主的、拿李豐良開發新玩法的應有盡有,厲鬼們的生活豐富且多彩。

外面天色已經微微亮起。

唐牧北剛準備去打坐修煉,順便登陸兩片玉簡學習功法。

卻是聽到識海中扶桑宗主的召喚,“關於那個龍虎宗,我這裏有最新消息,你要不要來聽聽?”

龍虎宗?

那必須要啊!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最好是把那個神通道士所有情況都摸得透透的!

只要他敢找上門,就讓他知道我牧店主的厲害!

帶着能自己解決問題就不麻煩大佬的想法,唐牧北意識沉入識海直奔溯洄宗主的純白空間。

“您好,歡迎光臨。”英俊儒雅的器靈此時已經換了一身純白長衫,越發顯得氣質溫潤如玉。爲他打開門後,器靈自我介紹道:“我的新名字叫白城。是我主純白空間的器靈,很高興能爲您服務。”

唐牧北:……

把它交給扶桑宗主前後沒幾分鐘吧?

這麼快就被搞定了?

看來這小哥也是個軟骨頭啊。

背叛本體背叛的這麼利索,以後會不會容易反水?

白城右手一揮,空間中突然多出桌椅板凳來,還有一壺冒着熱氣的香茗。

“坐坐坐,看我的新管家怎麼樣?”扶桑笑得特別開心。

他一直想爲自己的空間世界找個成年器靈做管家。

畢竟以前這些打雜的瑣碎事情都是由本命武器妖刀來做的。

但現在自己狀態特殊,身邊只有二了吧唧的凌雲劍,等着它伺候人開門上茶?扶桑覺得還是重新培養一個吧。

那個號算是徹底玩廢了。

果然,牧小朋友特別給力,沒隔多長時間就勾引回來一個完美器靈。

它既有儒雅風采;又有功德之力和靜心咒加持,因此很適合做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管家。

更重要的是,經過自己改造以後器靈跟純白空間特別契合。

將來絕對會是自己得力助手之一。

至於凌雲劍嘛,愛怎麼浪怎麼浪去,眼不見心不煩!要不是現在自己手頭上沒有合適的飛劍做交通工具,早就該把那傢伙送人了。

“前輩,那個龍虎宗勢力很大嗎?”唐牧北小心翼翼問道。

要是個普通幫派,自己帶着一幫厲鬼再加上凌雲劍,估計能湊活收拾了;

實力若是太大,就只能啓動兩位前輩打手。

只希望溯洄前輩能看在菩提琉璃心的面子上,別再挖坑了!即便要挖坑,也能適當淺一點小一點。

扶桑:……

可憐的牧小朋友,這刷屏的內心戲真讓人心酸。

看樣子,他還沒來得及學習玉簡上的功法,否則早就哭得淚流滿面了。

溯洄的坑,當年那可是聞名萬界的!

“咳咳,說正事。”扶桑暗暗嘆氣,招呼白城道:“給牧小朋友講講你知道的情況。”

“是!”白城恭敬地鞠了一躬,隨後娓娓道來。

原來,這個龍虎宗是隱匿在華夏最北端山脈中的修士門派。

他們宗門比較奇特,除了基本功法以外,沒有統一的修行功法,基本上就是典型的師父領進門修行靠個人。

龍虎宗有個巨大的藏書院。

其中各種功法種類繁多,龍虎宗的弟子可以憑實力去藏書院中尋找自己感興趣的功法來學習。

所以他們一派的修士種類很雜。

其中比較有代表性的就是靜心扳指的原主人——龍虎宗永真老祖。

傳說序列 他修煉的是功德法門。

所以在他那個年代,時常下山超度亡靈淨化厲鬼以獲得龐大功德之力。也正因此,作爲宗內翹楚,永真老祖用一身磅礴的功德之力爲龍虎宗打造了不少珍貴法寶,靜心扳指就是其中一個。

這位永真老祖也算是個人才。

在經歷了幾百年的閉死關之後,去年終於榮升八品。

他閉死關之前就很久沒有下山走動,對世事不太瞭解。等閉關幾百年出關以後,早就跟不上時代了。

這個頑固老頭就覺得,你們陰界憑什麼把處理厲鬼事務一併專管?那讓我們修行功德之力的修士怎麼辦?

以前貓着不敢吭聲,是因爲沒底氣。

現在不同了,老頭兒我可是新晉八品修士!

不管到了哪跺跺腳地都得抖三抖,雖然不至於有能力挑戰陰界,可吊打幾個人間界的店主還是可以的。

就讓徒子徒孫們去鬧事,自己躲在背後指點。

如果能暗中跟店主們達成協議,劃分出幾個區域來專供龍虎宗處理鬼事也就行了;

若無法達成協議,陰界追究起來,自己完全可以出面說幾句場面話,什麼徒子徒孫熊孩子不懂事之類的,陰界還好意思真掰扯?

只要陰界不出動,天下那麼多店主呢。

還能找不出來幾個軟柿子?

這就屬於純粹的耍無賴,我們光腳的不怕你們穿鞋的,打一槍換一個地方。陰界要管的事情那麼多,他纔不信會爲了幾個店主跟人世間修士間的摩擦,就大動干戈。

“這特喵是老無賴帶了羣小無賴啊。”扶桑聽完白城介紹後,一口將茶水飲盡,“白城,你以前就跟一幫低俗賴子們混在一起,真是委屈你了。”

白城微微鞠躬恭敬道:“多謝我主栽培提拔。”

唐牧北:……

真特喵一言難盡!

合着龍虎宗就是在各地兒撿軟柿子捏呢?

上次是氣運極差的醜先森,這次輪到二品水貨自己了!

“很不幸,牧小朋友。你就是他們看中的軟柿子!”扶桑宗主最後做了總結.

作爲扶桑的新寵,白城微笑着點頭示意,“恭喜您牧店主,以神通道士的瞭解,您可能是天下最軟的柿子了。”

噗!

唐牧北捂住心口,麻.蛋真扎心! 扶桑宗主略微無奈的看了一眼自己口直心快的新寵,心說回頭一定得好好教育,可不能天天這麼扎牧小朋友的心了。

否則遲早給紮成篩子!

若是他道心不穩,現在扎過的心將來變成心魔豈不麻煩大了?

“放心吧,他們最厲害的老祖也才八品實力。而且就算來踢場子也不會親自出手,八品以下沒有凌雲劍搞不定的,除非他能聚集起來四五個七品,否則一羣五六品小修士還真不夠看的,到時候你就嗑着瓜子瞧好戲吧!”扶桑的安慰起了很大作用。

唐牧北在內心暗暗打定主意。

回到俱樂部,立馬就學習新功法,就是軟柿子我也得噁心噁心他們!

讀取到這條刷屏,扶桑當即沉默了。

該不該提醒他一聲?

可……萬一真不是個坑呢?

好糾結呀,自己現在又沒什麼合適功法能拿出手,溯洄那傢伙偏偏不靠譜。

我們的牧小朋友可千萬別被玩壞了……

在扶桑宗主憂慮中,唐牧北渾身充滿幹勁回到自己臥室。

他要努力修煉,將來定要做洛水公子一樣的大人物!

自信滿滿的唐牧北先打坐引導死氣在體內遊走了兩圈,然後吐出一口濁氣。取出空間便利貼中的兩片玉簡,隨便拿了一個貼在額頭上。

流光閃現,他再次出現在有遠山的空間中。

這次白鬍子老頭沒刁難他,顯然這種功法傳承守護人角色是有記憶模式的,看見他進來,直接開口就是純正普通話。

唐牧北朗誦出賬號密碼以後,白鬍子老頭滿意的微笑點頭。

然後他就開始在廣場上進行一對一輔導。

不得不說,NPC老爺爺就是靠譜。他先將整套功法演練一遍,然後逐句講解,最後放慢動作充當教練模板。

此功法名曰排山。

唐牧北看到NPC老爺爺演示以後激動萬分!

因爲排山的攻擊方式實在太特喵帥了!

它並不像字面意思一樣,需要搬山去砸。

此功法最厲害之處就是可以自己造出一座座山川來!

NPC老爺爺一發功,只見周身像是雨後春筍一般,萬座大山平地而起!隨即山川從內向外一個接一個爆炸,跟多米諾骨牌效應似得。剛開始只是距離施法者身邊的小山川爆炸,而後開始向外擴散,越擴散爆炸力度就越強悍!

一層層聲浪襲來,以施法者爲中心炸裂聲雷動,大地凹陷。

光是這一招使出來,效果比大地震還厲害。

保管對方被炸得他媽媽都不認識!

“果然比羅網電雷咒帥太多了!”唐牧北心滿意足從遠山空間玉簡中退出來。

從上任以來,他就凸顯出了學習法術的天賦。

除了離魂術是個黑歷史以外,其他咒語典型的一學就會。

功法排山亦是如此。

接下來他需要的就是不斷練習,在戰鬥中激發出更強大的攻擊力。所以感覺精神力尚不疲倦的唐牧北決定一口氣將另外一個法術也學習掌握了。

單是一個排山就威力恐怖如斯(這個詞用的還行吧?),要是再加上另外一個功法,自己絕對能成爲二品中的翹楚!

雖說實力水貨了點,可這套功法那可是妥妥的最高等級!

差不多相當於給一個五歲的孩子充進三十歲成年人的智商,在同一年齡段,還有贏不了的?

戰天嬌,全能酷小姐 看完施法效果,唐牧北很有自信。

別說自己現在是二品水貨,就算是一品水貨,將排山使用出來也能打出三品水貨的效果來!

換了另外一張玉簡登陸。

此功法名曰倒海!(大家都猜到了吧?)

“排山倒海啊?”唐牧北顯然就沒猜到,因爲喵君保密工作做得很好,就連章節名都是碼完這一章以後才寫的。

他撓撓頭,覺得好像有那麼點不太爽。

雖然這兩個功法都很棒,單獨用出來是單體攻擊,合起來就是羣攻效果。可他總覺得自己喊出“排山倒海”還沒發功的時候,容易被“葵花點穴手”打斷!

聯想到溯洄前輩這位坑神,他特喵不會真的還有一套“葵花點穴手”沒拿出來吧?

不過,既然看在菩提琉璃心的份兒上,溯洄前輩都承諾要做免費打手了。在功法上應該沒有坑纔對……

唐牧北思想開小差的時候,NPC老爺爺已經開始演練了。

倒海的氣勢一點都不比排山小!

而且與字面意思非常貼合。

那簡直就是現實版“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法術施展開來,但見雲海翻滾雷聲轟鳴。下一刻大有海水傾倒之勢!無盡滔天浪海從天上倒灌下來,以施法者爲中心,浪海奔嘯着將所有一切都吞沒掉!

“我了個大擦!這功法簡直帥到沒朋友!”唐牧北內心就跟倒海一般激動澎湃。

隨後NPC老爺爺將兩者結合以後的羣攻技能也展示了一遍。

平地起高山不斷炸裂;高空有一片滔天巨海傾倒下來,雷電夾雜着狂風呼嘯,天地爲之變色!

雖然自己只是個二品水貨,但只要能在實戰中發揮出整套排山倒海的一成,那也絕對獨領風騷!

從玉簡空間中退出來,唐牧北長吐一口氣。

真可惜現實中沒有合適的地方能練習,在這鬧市裏自己真的來一套排山倒海,估計明天小小的景瑤城就上全國新聞了。

公園?

不行不行,公園裏都是老頭老太太們,嚇到了怎麼辦?

其實最合適的地方就是城郊西山,那邊除了山好水好的半山腰有幾處別墅區以外,平時倒是人跡罕至。在大山裏面排排山倒倒海,應該不會造成民衆恐慌。只是天已經大亮了,不適合過去;今天晚上還要送女鬼劉彤魂歸故里,估計也沒時間。

明天又該俱樂部開業典禮了。

按照桃孃的意思,是要在開業典禮之後進行百鬼夜行,估計明天晚上也會很熱鬧。

唐牧北拍板決定在後天晚上去西山!

龍虎宗距離景瑤城有些距離,神通道士就算集合人手也需要時間。這麼算下來,估計等自己苦練法術略有小成之際,龍虎宗的小無賴們正好上門,屆時肯定讓他們好看!

“今天可能會下雪,牧店主我先出門了。”五穀洗漱完畢很有禮貌的打了個招呼。最近他挺忙的,因爲想開個培訓班一直在找合適的店面。

唐牧北摸摸空間便利貼中的銀行卡,三十萬還沒捂熱乎呢。看五穀對培訓班的熱情程度,估計很快就要花的差不多了。不過俗世金錢不算什麼難事,大不了再去賣幾張符紙,自己今天倒是得抓緊時間煉製丹藥。

當初跟十二月半說好了丹藥交易,自己不能因爲有了扶桑前輩做提款機就違約,失信於人從來就不是牧店主的作風!

所以,今天又是很忙碌的一天吶。 冬天的夜風除了刺骨寒冷以外還帶着蕭瑟之意,因此在寒冷冬夜到了晚上,大街上逗留的人就很少了。

俱樂部此時卻燈火輝煌,桃娘和江遠舟正在調派人手準備明天晚上的開業典禮。因爲要把百鬼夜行放在開業典禮後面,所以女鬼們都在抓緊時間製作雙慶禮包。

景瑤城的鬼都很窮,禮包紀念品自然也不是特別高大上的東西。

一個個手工繡上“厲鬼俱樂部”字樣的小包堆放在客廳,裏面是桃娘它們親手製作的手帕、圍巾之類小玩意兒,上次陰界情報部部長帶回去的就是這些小禮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