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別..別鬧~~~師父,和大夥都..都在外面呢~~”楊浩根本不理會雲雪的話,好像故意似的一個勁的往雲雪的脖子裏吹氣,最後雲雪在他懷裏?“狠狠”的給了他兩肘之後,掙脫開來,端着米飯走了出去..?楊浩回想着雲雪的體香,回憶起前陣子的某一天……?忽然楊浩用力的晃了晃腦袋,意識頓時清醒了不少.?“酒後亂性,果然是不假阿…”楊浩打了個冷顫,精神頭恢復了不少,想想剛纔的情景,自己吐了吐舌頭,扔在了腦後.他又盛出了2碗飯,隨後掏出了判官筆,按照師父白天遞給他的符咒樣式,在這兩碗飯的上面分別畫了一次.隨後端着飯碗走了出去.?

“來來來…香噴噴的米飯來了……”楊浩把飯剛端出來,虎頭上來就要搶..?

“別別別~~~你老實的坐那,你的飯在後面呢,先給客人吃,這叫禮貌…懂不懂?”虎頭立刻像個傻子一般站在原地,看了看楊浩,又看了看孫爽,竟然不知道說什麼纔好了.就這幅模樣逗的大家哈哈大笑了起來,孫爽的臉上也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接下來,這頓慶祝大餐就在着打打鬧鬧的環境下結束了.非常圓滿,非常開心.大家酒足飯飽之後,都回到自己的房間休息去了.楊浩帶着雲雪,紫淚還有虎頭.開着車回到了自己的住處.虎頭有些不勝酒力,到家後沒多久就睡過去了.而紫淚到家之後也回到臥室裏沒了動靜.只有雲雪房間的淋浴器還在工作着.?

楊浩也不知道是哪來的膽子,竟然偷偷摸摸的走到了雲雪房間的門口,伸手擰了擰房門,竟然沒鎖…楊浩如同一個小偷一般一個閃身就鑽了進去.順着水聲,楊浩緩緩的走到了浴室的門外,隱約的能看見有個人影在晃動…楊浩只覺得渾身上下如同着火了一般滾滾發燙.他沒有再多想什麼,而是直接打開了門衝了進去,雲雪見到忽然有人闖進來,先是一驚,當看清楚來人是楊浩之後,懸着的心才放到了肚子裏..楊浩沒有多說什麼,而是一把把她抱了起來,深深的吻了上去…就在楊浩準備寬衣解帶的時候,客廳裏的電話不盡人意的響了起來,這鈴聲頓時讓楊浩冷靜了不少,他看了看眼前嬌喘連連的雲雪,依依不捨的在她額頭上親了一下之後,走出了浴室…?

“喂……”?

“阿浩…睡了嗎???”?

“師父~~~我..我還沒睡..洗澡呢..”楊浩被問的有些尷尬,說話竟然有些結巴.?

“如果沒睡,趕快來我這一趟….孫爽不見了~~~~~”?

“什麼???不見了??那個傻男人呢???”?

“她帶來的那個男人還在睡覺,但是她不見了…我白天給你的符,是逼迫鬼魂現形用的,如今孫爽不見了,只能說.趴在那個男人身上的鬼,並不是寄宿在這個男人身上的,而是寄宿在孫爽身上.”?

“好~~~師父,你等我一下,我馬上就到…..”楊浩立刻換了一身衣服,用冷水洗了洗臉,衝着浴室裏的雲雪大吼了一聲..?

“雲雪,我出去一趟…你早點休息吧~~~咣噹”雲雪只聽到楊浩吼出了這麼一句話之後,便傳來了關門聲.? 不多一會,楊浩開着車趕到了養生堂.看着空空的牀上,被褥被散亂的平鋪在上面,很顯然是睡下又起身離開的.而於清卻死死的睡在另一張牀上似乎動都沒有動過一下,忽然,楊浩的眼睛裏泛起了淡淡的金黃,一絲絲黑色的鬼氣纏繞在牀體周圍,久久不散.

“沒錯,如果我沒估計錯的話.這個附身鬼有點道行了..”說着一陽叔從懷裏拿出了一個巴掌大小的羅盤和一張符.又在牀上仔細的尋找了半天,終於在枕頭上找到了幾根頭髮絲,然後把它們包在符中,折成了一個小方塊,放到了羅盤之上.楊浩的眼睛一直盯着那隻羅盤,就在包有頭髮的符咒放上去的一剎那,羅盤的指針動了..

“先找孫爽 其它的回來再說….”師父說完,按着指針的方向走了出去.楊浩緊隨其後跟着師父走出了家門來到了大街上.

此時的街上早已經沒了人影,偶爾路過的幾臺汽車和連成一片的路燈讓人眼花,走在這深夜的都市街道里,人的心裏或多或少的會發毛.楊浩跟着師父在這條大街上走了40多分鐘了.但是仍舊看不到孫爽的樣子,而四處遊蕩的小野鬼,見到了楊浩和師父,就如同 “貓寵物貓見了耗子一般”,大老遠的就跑掉了.一陽叔擡頭看了看前面那似乎沒有盡頭的公路,又看了看那些見到自己被嚇跑的鬼魂,恍然大悟的拍了拍腦袋.

“哎呀~~~真是失算了~~~阿浩,快把氣息收斂起來,咱倆身上的氣息太重了,這麼下去根本找不到什麼..”楊浩聽後,忙着收斂內氣,把渾身的氣都壓至丹田與全身的細胞中隱藏了起來,隨後又掏出了判官筆,在一陽叔和自己的身上各畫了一道隱身符後,師徒倆相視一笑.繼續跟着指針向前走着.

讀者:早點用個隱身咒不就得了??

作者:隱身咒只對人有用,對鬼是沒用的,在韓國的時候已經印證了阿,李太明看不到楊浩,但是金智玲的鬼魂就看的到

讀者:這是爲什麼呢???”

作者:鬼是以食氣爲主,自然對氣的感覺最敏感.光是隱藏了反光,隱身成功了.但是氣息扔在,所以想在鬼面前隱身,藏氣最重要.

讀者:噴點香水是不是就可以隱藏氣了??

作者:- -! 我沒試過,你可以自己去實驗一下,然後來告訴我結果….

這兩個人又向前走了500米左右,來到了一條步行街的入口處,一個古色古香的硃紅漆牌樓立在現代化的都市樓宇之間,顯得格外的顯眼,牌樓正中間寫着 三個大字,看來這條步行街是小吃一條街.走進街口之後,楊浩和一陽叔看到排列在街道兩旁的餐飲茶酒樓,多不勝數,不過最有趣的是,所有的建築都是帶着古風的單層建築.茶樓前面插着一個字的小棋子,酒館則插着字,至於酒樓嘛.就不一樣了,人家用的可不是棋子了,而是大大的匾額上漆着XX客棧的字樣,如果不是店前閃爍的霓虹燈告訴大家這一切都是裝飾的話,還真有一種回到了古代的感覺呢.

“嘿…師父,咱這什麼時候弄了這麼一條街阿???挺有趣的嘛..改天一定要來這試試..”楊浩左右看了看,確定了沒人之後,對着師父說道.

“噓…..你看…….”一陽叔立刻打住了楊浩的話,楊浩朝着前面望去.在不遠處,一個小衚衕裏的地面上,像是隱約的的躺着一個人.楊浩把眼睛微微的眯了一下,這次真的看清楚了,地上確實趟着一個人,而且師父手中的羅盤也指向那一處.

這師父二人立刻跑了過去,剛走到跟前,楊浩就看到這個人那詭異的表情,他兩隻眼睛朝着右上方翻白,黑眼仁只剩下了一個邊,嘴巴大張,舌頭死死的頂住下牙膛.雙手因爲過度緊張而高度**,如同兩個雞爪子抱在了胸前,楊浩忍住噁心,伸手過去探了探他的鼻息.忽然間他發現,這個人還沒有死,只是氣息非常弱.

“師父,他還沒死..不知道有沒有救….”

“扶他坐起身來…..”一陽叔邊說話,邊從內衣兜裏拿出了一包銀針.楊浩一看,知道師父要給他鍼灸了,於是把這個男人的上衣脫下後扶坐了起來.一陽叔手中的銀針動了,沿着這個男人的脊椎上一根接着一根的紮了上去…要不說中醫就是神奇,尤其是鍼灸.這個男人的身上被紮了好幾十針都沒有一點反應,直到師父的最後一針刺進去的時候,這個男人的身體才猛烈的抖動了一下…隨後渾身緊張的肌肉開始放鬆,呼吸慢慢的恢復了正常…

“走吧…看來這個鬼不簡單…”

“師父那這個人怎麼辦???”

“不用管他了,看他的眼睛能知道,就算他醒過來,也會是個癡傻之人,還是等天亮以後讓警察去處理吧…”一陽叔說完,把這個人身上的銀針收回了盒中,揣了起來.楊浩再一次畫好了隱身咒後,朝着下一個目的地跑了過去.

時間就是金錢,時間有時候還是生命.於是這師父倆人都展開了八卦游龍步,踏的整條步行街狂風大作.如果讓外人看到,一定會驚奇不已,爲什麼其它地方一片安靜寧和,步行街上卻是一股狂風吹過呢???

兩個人衝出了步行街,爭分奪秒的又趕了10幾分鐘的路程之後,來到了一個別墅小區.高高的噴泉,環形的水利工事.一片片的別墅區林立在小區的最南邊.

“哎??這裏怎麼這麼眼熟

”楊浩心裏嘀咕了一下之後,才猛然的發現,這裏就是自己家的那個小區不遠的一個樓盤,自己每天都要從這路過自然覺得熟悉.

一陽叔示意放慢了腳步之後,逐一的排查起來.最後目標確定在一棟中型別墅2層的一間房子裏.一陽叔和楊浩兩個人 圍着這棟房子轉了幾圈之後,找到了那個臥室的樓下.

“一.二.三…哐啷….”兩個人數了三下之後,身影一下子竄了起來,隨後發出了一聲玻璃碎裂的聲音.楊浩撞破了玻璃,剛想抖一抖身上的玻璃渣子,卻被眼前的一幕吸引住了.

一個身穿雪白衣衫,頭髮烏黑.滿臉蒼白,一雙眼睛猶如兩個黑洞.好像沒有眼球一般的望 了過來,她蹲在牀上,用她那黑黑右手朝着趟在牀上的那個男人的心臟用力一桶,一拉..一顆鮮活的心臟被拉了出來.

“住手~~~”一陽叔和楊浩同時喊出了聲,而楊浩意念一動身體也朝着女鬼飛了過去.. “嗚….嘻~嘻~嘻~嘻~~~”就在楊浩抓到女鬼衣角的時候,這個女鬼以更快的速度從他們撞壞門窗竄了出去,留下了一連竄讓人心裏發毛的恐怖笑聲….

“好…好快~~~~”

“師父,你看…….”楊浩嘟囔了2句之後,低頭一看,原來自己伸手這麼一抓,並沒有白抓,一條白色的碎步留在楊浩的手裏.

“恩…你再看看牀上的人…”師父點了點頭,示意楊浩望牀上看.楊浩低頭一看,原本以爲血型的場面竟然什麼也沒有,這個男人好好睡在牀上,胸口的起伏說明他不但沒受傷反而很健康…那麼,先前女鬼拽走的那顆心到底是真還是假??

“這女鬼的目的到底是什麼??”楊浩用手捻了捻手中的碎步一臉茫然的問到.

“她不是鬼,但也是鬼….”

“師父這話什麼意思

“你手中的布條說明她有實體,有實體就不是鬼魂..”

“那師父怎麼說她不是鬼,又是鬼呢??”

“你看清楚她最後逃走的方法了沒有??你再看看着地面上有沒有腳印…”楊浩回想了一下,但是他發現自己竟然回想不起來女鬼是怎麼跑的,而且地面上光滑無痕,半個腳印也沒有…

“師父,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女鬼連個腳後跟都沒留下”一陽叔沒有說話,從衣服裏拿出了一包粉末狀的東西,朝着空中一撒.頓時,房間裏滿是藍色的小光點,這些光點落地之後,楊浩驚訝的發現了,留在地板上,那一溜,閃着綠光的腳印……… 楊浩看着地上閃着綠光的腳印,心裏不斷的盤算着.這到底是如何才能做到的呢??明明有實體,可是卻沒留下任何痕跡,但是經師父把這粉末一撒.地面上竟然出現了一排綠色的腳印,這又說明什麼??想來想去也想不明白.

等到楊浩和師父回到養生堂的時候,已經是早晨7點做鍾,天已經大亮了.宇卓宇燈還有虎頭此時也醒了酒,雲雪和紫淚買好了早餐,就等着爺倆回來呢.

奇醫神尊葉皓軒 “讓它跑了??”宇燈看了看一臉無奈的楊浩,似乎已經知道了答案.

“開業第一天就碰上個這麼難纏的傢伙也真夠受的了..”虎頭說完伸手抓過了一根油條,大口大口的嚼了起來.

“孫爽回來了嗎???”一陽叔喝了一口牛奶緩緩的問到.

“沒有…不過孫爽帶來的那個男人還在睡…自從昨天晚上吃過飯以後到現在一直都沒醒過.”紫淚說完,也坐了下來.楊浩看着師父一臉的鬱悶,就知道這個鬼定是有些能耐,普通的妖怪或者是鬼,師父不用吹灰之力就能消滅它們,而這個鬼似乎有什麼讓人顧忌的地方.

“這到底是個什麼鬼??怎麼連師父都束手無策了呢?”

“阿浩,看來我們走錯了一步棋.那個鎮魂符不應該這個時候用.如果沒用鎮魂符,我還可以 有把握消滅它,如今用了鎮魂符,本來是想逼他現身.可沒想到,它竟然有了宣兵奪主,霸佔別人肉身的能力.這是一般鬼魂根本做不到的.孫爽到現在都沒有回來,在加上那一排綠色的腳印,足可以說明,現在孫爽的肉身已經成了鬼魂的載體,這可如何是好阿…”楊浩聽了師父的話後,繼續問到.

“對了 師父…那個綠色的腳印到底是怎麼回事??爲什麼實體沒有留下痕跡,而鬼魂卻留下了腳印呢??”

“鬼上身,你們都聽說過吧??這個道理和鬼上身差不多.如果昨天晚上那鬼的動作在慢一點,你也許就能看到,答案.實體沒留下痕跡而鬼魂卻留下了腳印.這隻能說明,鬼魂的能量已經強大到可以承受一具**重量的程度,孫爽的肉身是整個貼在鬼魂身上的,她的腳放在鬼的腳面上,手也是如此.就像一個人站在另一個人身後控制他一樣.只不過,通常的鬼上身,能清楚的看到,被控制的肉身是腳跟離地的,換句話說,如果有腳印,那麼留下的應該是隻有前腳掌的半個腳印..而這個鬼的力量更大,他能讓整個實體懸空,完全的操縱肉身..只怕要消滅它,孫爽的性命也保不住.”

聽了師父的話之後,楊浩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一隻可以承受整個身體的鬼魂,它的能力也許能和一個可以御劍飛行的高人比個高低.而御劍飛行只是傳說,從古至今並沒有見聞.但是這個鬼確實實實在在的出現了.

“師父,鬼的力量怎麼會強大到如此境界???”

“奪人生魂,滋養己身.像不厲害都不行…”楊浩聽了虎頭和師父的這兩句對話之後,腦中出現了昨晚,女鬼伸手掏心的那一幕.

“看來昨晚那女鬼掏出來的並不是真正的心臟,而是人的生魂.”

“對..你說的沒錯..所以它纔會這麼強…”

“師父,那下一步該怎麼辦

“先開業吧…等晚上再說….”一陽叔說完起身洗漱去了.楊浩也一口喝光了面前的牛奶,起身準備營業了.就這樣,衆人迎來的開業的第二天.

名人就是名人,一陽叔雖然不是什麼明星也不是什麼領導人.但是他的養生堂開業這兩天,因自己之前的交情比較廣泛,所以來看病求教的人絡繹不絕.道中同門也是爭相拜訪,好不熱鬧.正當所有人都忙的焦頭爛額的時候,一陽叔接到了一個電話.

“喂..喂喂..是混元養生堂的一陽先生嗎???”一個粗礦的男音在聽筒裏響了起來.

“是我,您是哪位???”

“是我,我是老徐阿,你開業我沒能到場實在抱歉,我也是身不由己.不過有件事情你可要幫幫我阿”

“老徐??哪個老徐???哎呀不會是他吧….”一陽叔心裏嘀咕了一句之後,回答到.

“您是徐市長吧??不用客氣,有什麼事情請儘管說…楊浩站在一陽叔旁邊,一臉崇拜的看着自己的師父. “師父阿 師父..你到底有多大的影響力阿?市長都親自給你打電話

“恩…好的..我現在就派人過去…你不要着急..稍微等一下.10幾分鐘後就過去..”一陽叔放下了電話.轉過頭對楊浩說道.

“阿浩,昨天晚上我們在步行街看到的那個人,是當今市長的未來女婿.剛纔他老人家來電話,說自己的女婿忽然變的瘋瘋癲癲.他懷疑有邪物作祟.你過去看一下,順便把這個清淨咒打到他體內,再連續誦讀36遍之後,先壓制住他體內的邪氣.”

楊浩接過了師父交給他的咒語,掏出了判官筆不斷的比劃着….

“對了 阿浩,到時候你不要用這個去寫.這種事情低調些比較好.你想一想政府怎麼會允許世上有神仙的存在??小心被抓去切片.”楊浩吐了吐舌頭.隨後找來了一快白色的帆布,平鋪在地上.隨後楊浩用手中的判官筆憑空舞動了起來,一個個閃着金光的大字依次飛落在帆布上.寫完之後,楊浩把帆布用手一捲,夾在腋下,和師父道別之後,隻身開着車來到了徐市長的家裏.

“叮咚…..”

“你是???”

“我是一陽叔的徒弟..我叫楊浩.是師父讓我來幫你們的..”

“哎呀快請進 快請進….”開門的傭人忙着把自己往裏面請.徐局長和自己的女人也連忙趕了出來,本以見到的爲會是個道長一樣的人物,結果卻讓人覺得大大的意外.只見一個樣貌白皙冷峻,身材結實.一身休閒裝的楊浩走了進來,這父女倆心裏自然要嘀咕一翻.楊浩見此,也沒多說什麼,開門見山的問到..

“人在哪

”這父女倆被問的楞了一下,用手指了指屋內一個房門緊閉的臥室.楊浩二話沒說徑直走了過去.

“打開房門…..”楊浩說完之後,所有的人竟然無動於衷的站在那裏,一臉恐懼的看着那扇緊緊關着的大門.

“鑰匙….”楊浩再次督促了一句之後,方纔開門的傭人大媽,從懷裏掏出了一把鑰匙交給了楊浩.

“小兄弟~~你要小心阿~~~~”徐市長在楊浩快要打開房門的一瞬間提醒了一句,楊浩點了點頭,隨後打開了大門….

門一開,還沒等看清楚裏面的情況,楊浩只覺得面前一股冷風吹了過來,渾身的汗毛一下子炸了起來,身體本能的向下一蹲. “咔嚓…..”身後傳來了一聲脆響,楊浩擡頭看去,只見一個男人頭髮蓬亂,渾身的衣服已經被撕的一條一條的啷噹在身上,屋子裏的窗簾,被褥無一倖免,白色的棉花和各種顏色的布條散落一地,這個男人口中咬着碎布條,雙眼通紅的用一隻手,扣進了楊浩身後的木質大門裏…

“好傢伙…這力道…”楊浩心下一驚,沒想到這中邪後的人,竟然有如此大的力量,徐市長父女和女用大媽三人見此都發出了超高音頻的驚叫聲.楊浩不敢待慢,左腳向左後踏了一步,身體跟着直了起來.這男人轉身剛要進行下一步攻擊,楊浩怎能讓他得逞??一個右勾拳打再了男人的肚子上,這個男人的腰頓時彎了下來.就這一瞬間,楊浩右腳快速的踢向了男人的小腿,於此同時右手抓這男人的後衣領朝着身後一拽..這個男人立刻趴在了地上. 機不可失,時不再來,隨着男人的跌倒,一張白色的帆布在空中展開,正好蓋到到了男人的身上…

“大道無形,生育天地.大道無情運行日月…..人能常清淨,天地稀皆歸……..”楊浩口中念起了經文.這男人趴在地上之後,竟然怎麼站不起來,他不斷的掙扎着,不過隨着楊浩口中的經文越念越快.他掙扎的力度也越來越小.最後靜止不動了….

楊浩把他抱到了牀上,用這快白帆布蓋在他的身上後,開口囑咐到.

“暫時他不會有事了,這幾天,你們不要移動他,無論發生什麼情況也不要拿開他身上的白布.幾天之後我會再來,到時候自然讓他痊癒.”

“真…真的 沒事了???”徐市長心有餘悸的看了看趟在牀上的那個男人,輕聲的問了一句. 楊浩沒有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之後,就離開了徐市長家.剛剛回到養生堂,就看見師父一臉愁容的站在內廳,而於清的房間裏似乎有些不同尋常的聲響…

“師父,發生什麼事了??”

“哎….時不我待阿,阿浩,看來我們要趕在明天早晨之前,滅了那個女鬼.否則於清和徐市長的女婿都活不成~~~~~”

“什麼

?”楊浩心裏一驚,怎麼會這樣?? 楊浩走到於清的房間一看,這個人已經完全沒有了人樣.兩個眼角黝黑黝黑,眼睛根本看不到白眼仁,黑黑的瞳孔佔滿了整個眼眶,臉色煞白的如同一張白紙.紫色的嘴脣正不斷的顫動着..好像正在念叨着什麼….

“砰….”大門被死死的關上了.

“師父讓我來吧~~~”楊浩拿過了其中的一個符咒,定睛仔細的看了一遍之後,用判官筆在門上,窗上,牆上,迅速的揮舞着.3道巨大的黃金色符咒憑空飛了出去,打到了門窗表面上後閃動了一下就消失不見了.

“師父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楊浩畫完了符咒之後,緊張的問到.

“現在來不及解釋太多….宇燈宇卓,你們兩個死死的把住這個門,沒有我的指示,千萬不能讓任何人進出…阿浩,你和虎頭跟着我,我們現在就去抓女鬼..”一陽叔此時的表情甚爲嚴肅,這讓楊浩和虎頭都感覺到了不同尋常.就在這三個人準備離開的時候,電話響了起來….

“喂

“一陽師傅嘛??不…不好了~~~我…我女婿又…又開始發瘋了…..”電話裏傳來了徐市長驚恐的聲音,一陽叔在電話聽筒裏,也聽到了沉悶的撞擊聲,應該是有人撞門的聲音.徐市長本以爲楊浩的經文發揮作用了,不會再有麻煩,可前後沒過多久,這個男人就發瘋一般拼命的撞着臥室的門.大家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介於自己女婿再之前那見人必咬,見人必撓的舉動,所有人楞是不敢打開門來看個究竟.無奈之下只好再次給一陽叔打了個電話.

“恩…你們稍安勿躁..我現在就過去…”一陽叔給楊浩使了一個眼色,楊浩會意的點了點頭.師徒3個人迅速離開了渾圓養生堂,駕車趕了過去.

3人一下車,早已等待在門外的徐市長便焦急的迎了過來,大概說了一下事情的經過之後,3個人就來到了臥室的門口. “咚~~~咚~~~”沉悶的撞門聲依舊沒有停止,一陽叔眉頭緊緊的皺到了一起.

厲少寵妻請節制 “阿浩,給….降魔咒….虎頭,準備開門….”楊浩接過了符咒之後,迅速的看了一便,然後衝着師父點了點頭.

“開….”一陽叔一聲令下,虎頭轉動了大門的把手, “咔嚓..”一聲,大門被打開了,只見一個人渾身裹着白色的帆布,一撞落空,趴到了地上…如同軟體動物一般不停的扭動着,鼻子裏還不停的發出哼 哼 的聲音.他身上的白色帆布上,那金黃色的咒語一閃一閃,時隱時現.看來 符咒的力量越來越弱了.楊浩見不能耽誤,馬上掏出了判官筆,畫起了降魔咒.符咒剛畫了一半, “哇……”楊浩的腦中忽然聽到了一個嬰兒的哭聲,這個哭聲雖然是嬰兒的聲音,但是音量卻不像嬰兒那般柔弱,恰恰相反,這聲音尖細而震撼,穿透力極強,楊浩手裏的動作被這一聲哭喊給驚住了.但是虎頭和一陽叔,還有在場的其它人都沒有聽到,心裏還在納悶楊浩爲什麼會忽然僵住.就是楊浩僵住的這一瞬間,地上的這個男人忽然站了起來,身上的白色帆布也在金色符咒破碎的一霎那被掙破,成了碎布散落一地.衆人還沒明白是怎麼回事,這個男人忽然擡起頭,和於清一樣的黑色眼睛死死的頂住了楊浩,整個人如同鯉魚一般躍了起來,衝着楊浩衝了過去.楊浩被那嬰兒的哭聲這麼一嚇,竟然知覺全無,面對這個危險的場面,竟然什麼動作都沒有.虎頭在一旁看的真切,雖然他不知道楊浩爲什麼會傻站在那裏,但是本能的反應要快過大腦的判斷,就在這個男人馬上要碰到楊浩的時候,虎頭一個閃身過去,左腿朝着男人的左肋狠狠的一個彈踢. “噗…..”男人被這一腳力大無窮的彈踢踹到了一邊….

“耳…聰…目…明…還..神..爲..上..”一陽叔的天眼,看到了楊浩體內瘀滯的氣血,立刻明白了楊浩肯定是受了什麼刺激,於是雙手拇指相交,眼睛微閉,下丹田的混元丹氣被調動起來,透過胸腔的擠壓,發出了聲如洪鐘一般的聲音.

楊浩頓時打了個激靈,這時他才緩過神來,於是楊浩吐了口氣,心中立刻恢復了平靜,氣血開始正常運行.

“白氣混沌灌我型……”楊浩大吼了一聲,只覺得一股熱氣自眉心進入身體,如同洪水爆發一般,灌注到雙手雙腳.身體立刻恢復了知覺.楊浩手中的判官筆在這同時揮舞了起來.

“嗖……..”一道黃金色的大符咒朝着男人飛了過去…. “哇..哇….”嬰兒的哭喊聲再次響了起來.

“師父……”

“恩…我聽到了…”一陽叔的回答讓楊浩確定了剛纔那一個讓自己渾身氣血停滯的哭聲並非是假象.

“你們趕快出去…如果我不喊你們,千萬別進來….”楊浩衝這徐市長大聲的命令到,身爲一市之長,估計也只有在這種情況下被一個普通人命令之後,會豪不記恨的言聽計從.他的女兒還有女傭都乖乖的退出了這棟房子.

“師父下一步怎麼辦???”楊浩看着眼前這個因爲中了驅魔符而痛苦掙扎的男人,有些不知所措的問到.

“撞出來,殺……”一陽叔沒有再說什麼,一把把虎頭拽到了眼前,從衣兜裏掏出一道符,貼在了虎頭面門之上.隨後在虎頭耳邊小聲嘀咕了一句. “給我死命的撞他..”虎頭聽了師父的話,雖然不知道是爲什麼,但是師父的話就如同聖旨一般.虎頭想也沒想,右手抱在胸前,肩膀對準那個男人狠狠的撞了過去.

“碰……”這猛然的一撞.男人竟然被撞飛了出去,可見虎頭這一撞有多大的力道,男人被撞到對面的牆上之後,被作用力反彈回來的一瞬間,這爺仨都清楚的看到了,一個渾身黝黑的女鬼從男人的身體裏跌了出來.

一陽叔立刻掐了一個降魔決,口中念起了殺鬼咒. “左扶六甲,右衛六丁.先殺惡鬼,後斬夜光,何神不伏,何鬼敢當,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咒語剛落,屋內紫光大顯,一陽叔的身邊竟然出現了12位天將.只見這些神兵個個圓目長鬚,2米多許魁梧的身上紫氣纏繞,金光閃閃的黃金鎧甲着於體外,頭上帶着金龍盔,腳下踏着紫金雲,手中各提着一把 “青龍偃月寶刀”殺氣瀰漫整個房間.

“殺….”一陽叔一聲令下,這12位天將也跟着大喝一聲. “殺…..”12個人如同一個人,同時舉起了手中的青龍偃月刀,朝着女鬼劈去.

這女鬼顯然是被眼前的陣勢給嚇傻了,估計它也沒有想到,以一陽叔隻身一個人念動咒語,竟然可以請動12位天神前來助戰.而面對這樣的陣勢,自己只有一個下場,那就是魂飛魄散….就在這閃着寒光的12把偃月刀就要砍到它的時候,一聲悽慘無比,又驚世駭俗的慘叫聲響徹天地. 隨着這聲慘叫,女鬼不出所料,真的被劈的魂飛魄散,連一絲灰飛都沒有留下.

12位天神見鬼邪以滅,衝着一陽叔點了點頭之後,畫成12道紫光直飛天際,消失在了雲端.

“師父….這一招真厲害阿~~~那女鬼死了嗎???”楊浩見神將已走,於是開口問到.

“沒有..剛纔那個只是女鬼的分身..至於正身,還寄宿在孫爽的身上,咱們不便久留,現在就跟我去追查她的下落…”一陽叔說完轉身走了出去,楊浩和虎頭緊跟其後,一陽叔跟徐市長交代了一翻,告訴他危機解除了之後,就坐着車離開了,徐市長估計一輩子也想不通,方纔在自己的家裏究竟發生了什麼??他只記得,見到自己的家裏,一陣紫光閃爍,一聲慘叫之後,一陽叔就離開了.或許這對於他來說,是一輩子的迷.而楊浩,自從見了這個天將的之後,心裏除了對師父的敬佩之外,也更加的激勵自己要加倍修行,爭取能和師父一樣,請動12位天將.或許突破都是在生死的較量中成長起來的吧.欲知後事如何,敬請關注陽人陰差 城市的另一個骯髒的角落,這是一條酒吧的後門.除了門口那一盞昏暗的提示燈,散發着淡黃微弱的光線之外,整個漆黑的衚衕裏,伸手不見五指.衚衕的盡頭是一個垃圾堆,在這個垃圾堆的上面,有一團白色的東西正在輕微的蠕動着.不過,這樣一個環境下的垃圾堆,估計不會有人來光顧吧.忽然,一聲悽慘的嚎叫聲過後,這團白色的東西忽然靜止了,從這團白色的布料下面,緩緩的伸出了一個披頭散髮的人頭…

“惠芯,你爲什麼要這樣???難道這一切還不夠嗎??”

“惠芯,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真的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你報復我,我願意承受,但是於清已經被你害的夠慘了,念再以前你們曾經彼此愛過,你放過他好嗎?我願意承擔一切..”

百婚不如一賤 帶球媽咪別想跑 “哼…笑話,你承擔的了嗎??別跟我提那個混蛋,他活該..我恨他比恨你還要多,我要讓你們兩個活受罪,讓你們不得好死….嘿~嘿~嘿~哈~哈~哈~”女鬼恐怖的笑聲瀰漫在空中,久久飄蕩不散.可見這個生前慘遭不幸的女人已經徹底的瘋狂了.

孫爽極力的掙扎着,她要奪回自己的身體,要趕回去拯救自己的愛人,而柳惠芯帶着怨念誓要報復這兩個人,一愛一恨這兩個魂魄在孫爽的體內糾纏開來.就在這個時候,一聲嬰兒的哭聲再次響了起來,柳惠芯渾身一震.她猛然間意識到了什麼,一股更加強烈的恨意帶着母親的擔憂使得她的力量瞬間強大的許多,孫爽的魂魄再一次被她封在了心底.女鬼再一次控制住了孫爽的肉身之後,拔腿就跑,朝着混元養生堂的位置跑了過去.

“師父,這麼做有用嗎

”楊浩一臉懷疑的看着正在撞擊臥室大門的於清,有些猶豫的問到.

“如果不出我所料.有人已經按奈不住了…….”一陽叔的話剛說完, “砰..”的一聲養生堂的大門被一腳踹開了..

“來了…..”一陽叔轉身朝着門口看去,只見一個身穿白色連衣裙,一臉污垢的 “孫爽”出現在衆人面前.

“你到底是誰

”楊浩第一時間掏出了判官筆,全神貫注的看着眼前的人,這個女人的氣息讓楊浩覺得十分危險,於是下意識的擺出了戰鬥姿態.

“哼…我是誰,你們用不着多管.趕快把裏面的人放了,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孫爽”蒼老的面容下藏着一絲陰狠,眼神直勾勾的掃了一下屋子裏的人之後,冷冷的說到. “你當我混元養生堂是什麼地方??你一個不知所謂的邪物竟然也敢站在這大呼小叫?”一陽叔聽了 “孫爽”的話後,又是好氣又是好笑,自己從入道至今,還沒有哪個鬼怪敢站在自己面前大言不慚的,這個假孫爽可謂是生平第一人.一陽叔心中一怒,手中驟然聚起一道金光,朝着 “孫爽”打了出去.

其實她並不傻,頭一天和一陽叔一打罩面,就感覺出了眼前這個人的厲害,只是好像有什麼東西讓她奮不顧身的要來犯險. 這女鬼一見對方已經動手,自己也不便多說,不顧一切的朝着大門跑了過去,可還沒等接觸到大門,第二到金光已經打到了她的身上, “孫爽”頓時覺得渾身灼熱不堪,體內翻騰的厲害.但是仍舊不顧一切的想要撞開大門.可是她萬萬沒有想到,這個看是和普通大門無異的表面上,有楊浩的傑作.這一撞的後果可想而知,大門不但沒被撞開, “孫爽”自己卻被驅鬼符打翻在地.女鬼頓時覺得自己的肉身一陣劇痛之後,噴了一口鮮血之後回過頭來,冷冷的看了一陽叔一眼,緊接着爬起身來,如同飛蛾撲火一般再次撞向了大門.

“嗖…..”一道金光再一次打到了她的後背上,這一下子. “孫爽”連噴了3口血,癱倒在地,失去了站起來的氣力.

“你到底是誰??究竟想幹什麼?別逞強了.我師父對你已經是手下留情了,如果你還犯混,你就瞧瞧這個….”楊浩的左手隨着話音剛落,一股紫黑色的火焰熊熊燃燒了起來.女鬼擡頭看了一眼,頓時一種強烈的恐懼感讓她的五官都變了形,臉色看上去更加的蒼白了.不過,這種表情在她臉上停留了一會之後,她竟然仰天狂笑了起來. “哼~~哼~哼~~哈~哈~哈~哈~…你儘管來吧,燒死我吧..我就算是死,也不會放過這個賤人,我要拉着她給我陪葬…來吧…動手阿…” “孫爽”的話讓楊浩有些憤怒,但是自己卻沒有受激將法動火燒她.

“哇…..”屋裏的於清似乎感覺到了 “孫爽”的出境,發瘋一般的吼叫了一聲之後,帶着驅鬼符的大門,竟然被於清撞開了,楊浩剛要動手收拾於清,卻被師父用手攔了下來.

衝出門後的於清蹲在孫爽的面前,眼睛裏竟然留下了2行血淚.孫爽見到於清之後,方纔那陰狠的眼神立刻變的溫柔,深情,她擡起了手, 輕輕的撫摸着於清的臉頰,擦拭着他眼角的血水.這一切都被楊浩和一陽叔看在眼裏,而虎頭和宇燈兩兄弟也被眼前的場面弄的有些不知所措.

“孩子…我們離開着吧….”於清聽了孫爽的話之後,點了點頭.雙手把她抱了起來,就要離開.

“等等…..”楊浩一見兩人要走,心下一急,縱身上去想把他倆攔下來,可身體尚在空中還未落地之時,於清忽然回過頭來,眼睛裏充滿了殺意.這種殺意彷彿要屠天滅地一般讓楊浩覺得周身冰冷.就在楊浩快要接觸到於清的時候,就覺得肚子下面有冷嗖嗖的涼風吹了過來,楊浩下意識的用手護了一下..

“砰…..”一股強大的力道把楊浩整個人震拖了開來,宇燈和虎頭兩個人反應也着實的快,見此立刻動了起來,把楊浩接住.於清一招得手之後,抱着孫爽就這麼一步一步的走出了門去.

“師父……”楊浩看着不斷髮抖的手,擡頭看了看一陽叔,一臉不解的問了一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