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到了八點多鐘,圍觀的人陸陸續續散去,只有少數幾個還在這裏看着,再過幾個小時,已經是凌晨,大雨下得更兇了,雨如柱下,我身體也漸漸有了排斥現象。

不過這時,卻有一把油紙傘突然出現在我頭上,我仰頭一看,竟然是雨女張綿,她見我看她,一言不發,過了將近十秒,她似乎才找到好的藉口,說道:“剛好無事,過來看看。”

她是可以控制雨水的,但是卻不敢讓這雨水停下。

這麼晚,應該是休息時間了,說無事只是一個藉口而已。

“多謝。”我說。

張綿不說話了,之後她足足幫我撐了七個多小時的雨傘,到早上,雨才漸漸停下,剛好此時張晏武從承武樓出來,張綿卻沒來得及收傘,被他看了個正着。 神仙也作妖 最(醉)新樟節白度一下~籃、色書吧 陽間巡邏人 請假1 筆下文學

cpa300_4;

今天寫不出來,最喜歡的一個網絡作者今天去世了,心態一直不對,寫了幾遍,都不知道應該寫什麼。////看本書最新更新,請手打網址w_w__a_n_s_h_u_g__o_m,要記得去掉網址中間的下劃線哦///

他叫賊道三癡,我連續看了他的《皇家娛樂指南》和《雅騷》,其中《雅騷》是一個月前看的,纔看到一半,今天早上就知道了他去世的消息。今年2月,他在《清客》中就寫下了絕筆一章,然後回老家養病,中間有發出過消息說他已經好轉,等身體好些,再把《清客》寫完,沒想到還是去了,清客也永遠寫不完了。

其實去年還有一個女作者,叫北青蘿,才23歲,在發完新章節後,讀者幾天不見她消息,終於有消息了,卻是編輯發上來的訃告。

去年猝死的還有小九兒許雲鶴,曾經出版過書的,出版至少在我眼裏,是最榮耀的事情,但是卻半點羨慕不起來,因爲他付出的是生命的代價。

我的異界這一生 深流,漫畫作者,畫的漫畫點擊超過無遺,猝死後八天才被發現。

更早之前,還有十年落雪,發完新章節之後幾個小時猝死,孤零零在牀上躺了兩天被人發現。

太多太多了,不一一列舉,也不說太多,只是感慨一下,這本書寫完,就算還會寫的話,也會休息一段時間再寫,以前每次看網絡寫手猝死或者生病死亡,我都覺得跟我沒多大關係,但是到了三癡這裏,覺得距離我比較近了,不僅僅只是因爲我看過他的書。好看的小說就在

很少跟大家聊天,這可以說是第一次吧,抱歉讓大家看見這些負面消息,或者說我的負面情緒,實在是心中太壓抑了,才忍不住發泄發泄。

這本書也已經到了收尾階段,之前很多次說要完結,是真的準備完結,那段時間精神衰弱老犯,稍微多一點點事情就會頭痛不已,大家應該感覺得出來,中間有幾十萬字,基本上是在拖劇情。那時候想幹脆直接完結了事,事後想想,既然寫了,就還是認認真真寫完,這被很多讀者朋友詬病,甚至作者朋友也都說過我。我無法反駁,畢竟是我自己失信在先,而且就算解釋,第一次說身體不舒服,可以。第二次,可以,第三次,還有誰信?畢竟網絡只是一個虛擬的平臺,假的事情太多了。

我經常收到你之前說加更,說三更,爲什麼不加更?爲什麼要推遲此類的問題,甚至是各種謾罵,諷刺,我也沒法解釋,如果我說,前一天還好好的,第二天突然身體不舒服,你們信嗎?肯定是不信的,所以,我關閉了評論。之後作者朋友勸我打開,說關閉評論會引起讀者反感。我是打開評論了,但是從那以後,我很少再看評論,因爲但凡指責罵聲多一些,就感覺身上擔子重了些,然後又引發頭痛,身體不舒服,我賬號現在至少有幾千條未讀消息,不敢點開。

聊回正題吧,今天是肯定寫不出來了的,請個假。

另外,我看有讀者說看這本書花費了九十幾塊錢,六十幾塊錢,應該是用客戶端看的,充值的話用網頁版充值,會便宜一大半的。各位有什麼問題的話,可以去我微博留言,那裏我會隔幾天去看一次的。

最後抱歉,讓大家看我發了一篇牢騷。也謝謝大家看我發牢騷。

明天恢復更新。

最(醉)新樟節白度一下~籃、色書吧 ???張綿臉色微微變了下,而後坦然收回了傘,對張晏武點點頭:“家主。”

張晏武臉上漸漸浮現了一抹淺笑,讓我有了幾分戒備,張晏武不是一個愛笑的人。也不是一個親和的人,露出這樣的微笑,定有打算。

過了將近十秒鐘,張晏武才終於開口:“沒想到,你在這裏下跪,卻讓不少了我張家的人對你產生了同情之心,但是想要我告訴你方法,覺不容易。”

我直入主題問:“你到底要如何才肯告訴我方法?”

張晏武甩了甩袖子:“張綿知道我一直想要一件東西。想讓我告訴你方法也可以。你和她一起去將那東西拿回來。”

我看向張綿,張綿臉色卻驟然大變,張晏武說完後轉身走了,留下一言:“你有兩天時間,可以就此離去不回來。”

張晏武走後,張綿手一掌,她的那把油紙傘竟然沒入了她手腕上的一串黑色珠子之中。

我問張綿:“他想要什麼?”

“鎮龍穴的司南。”張綿面色凝重說。

我從未聽過這樣東西,但是可以知道,張晏武想要,可肯定會去拿,現在卻將這件事情交給了我,再加上張綿的神色,便可以判斷,那鎮龍穴的司南,絕對難以拿到。

她隨後又說:“鎮龍司南在中原地帶。那裏是連接華夏的樞紐,有諸多神靈守護,我們兩人,是絕對拿不到的。”

中原就是河南一帶,是中華文明的發源地,華夏民族的搖籃,所謂中國、中土、中下,都是從以中原爲基準喚出來的,得中原者得天下。想要動那裏的龍脈。着實困難。

光聽着就十分棘手,不由得思忖起來。

張綿勸說道:“我見你已經十分可憐,沒必要將性命葬送在中原,家主曾九進九出中原,都沒能拿到那司南。”

這倒不是我擔心的,我擔心的是拿了那鎮龍司南,會對華夏造成什麼影響,風水學商,一個國家的氣運很大程度跟龍脈有關。

我問張綿:“如果拿了司南,會對國家有惡劣的影響嗎?”豆木樂弟。

張綿搖搖頭:“那倒不會,那鎮龍司南是當年侵華時,日軍爲斷絕華夏氣運,勾結方外之人用大神通放下的,能去除掉自然是好事,但是那裏被人干擾過了,已經啓動自我保護模式,不會允許外人進入的。”

“這樣就好,你帶我去看看。”我說。

張綿不可思議盯着我,搖搖頭:“都跟你說了去了也沒用,沒想到這麼執着,不過家主已經下了命令,你又執意要去的話,我就只有帶你去了。”

站起身來,卻因爲雙腳過於麻木,踉踉蹌蹌幾乎摔倒,張綿馬上一把抓住了我胳膊,扶穩了我。

我說:“謝謝。”

包括她昨晚給我撐傘的事情。

張綿卻哼哼一笑:“不用謝我,就算去中原,你也得聽我的,所以,剛纔在觸碰你的時候,我已經給你下了詛咒。”

我馬上在身上按了起來,但是血肉卻沒什麼怪異,即便按下去,也不會出現傷口。

張綿嘴角微翹,突然,一陣頭暈眼花,有種要吐的感覺。

這感覺馬上消失了,張綿轉身:“既然要去,那就先出去吃點東西,馬上出發,只有兩天時間。”

她果真給我下了詛咒,不過那屍王給我的時間也不多,是得抓緊機會。

吃了東西,跟張綿一起離開張家村,前往中原。

張綿曾跟張晏武一起去找過鎮龍司南,鎖定在紫陵鎮境內。

到了紫陵鎮,下車先找了個地方歇腳,順便準備些東西,張綿因爲身體被我毀掉了,大白天也不好到處行走,不過在我出去準備東西之前,她跟我說了一些這裏的情況。

“我和家主以前來過這裏,在這裏的神農山上,明天會有一場重大的祭祀活動,據說,在那個時候,中原的龍脈會反抗鎮龍司南,到時候是我們的機會,如果明天不能能成功,就沒有機會了。”

“就算是神農山,也大得無邊,你知道具體地方嗎?”我問。

張綿回答說:“紫陵。”

既然知道,我也不多問了,出去準備起了可能會用到的東西,繩索、黃紙、硃砂等一切可能用到的。

當天晚上十點多鐘,我本正熟睡,耳邊卻突然響起尖銳的聲音,引人作嘔,驚得彈了起來,卻見張綿站在前面,我有些氣憤:“你有病啊!”

張綿臉一沉:“你纔有病,跟我一起去紫陵先查看情況,明天臨時去,你能適應嗎?”

說的雖然在理,但是我還是不滿:“叫醒人的方法有很多種。”

蜜婚難求:顧少花式寵妻 “你把我身子都弄壞了,我整你一下,你還不樂意嗎?”張綿突然臉上化作完全柔情,我打了個冷顫。

“別說那種有歧義的話。”我說,“你的屍體還在陳家後院養着,想要自己去拿回來就是。”

張綿卻又說了句:“難道不是你把我身體弄破的?做了就不想認了嗎。”

“滾。”

張綿擰着眉頭,我耳邊突然再次響起了那尖銳的聲音,只能抱着頭躲避,好一陣後她才停了下來,忽地伸手過來揪住了我面前衣領,將我往她面前一拉:“今後我說什麼就是什麼,你不能反抗,另外,我很不喜歡滾這個字,不然老孃睡了你。”

我哈哈笑起來:“你隨意。”

張綿鬆開了我,將包丟給我,我隨後與她一同離開了歇息的地方,跟着她前往紫陵。

紫陵就在神農山之下,紫陵爲一座墳墓,至今不知是誰的,明顯很多人進去探尋過,這裏盜洞不少,不過他們應該都無功而返了,連張晏武都拿不走的東西,其他人肯定很難拿走。

進入紫陵之中,頓時被這陵墓的規模給驚住了,這根本就是一座地下城市,各種東西應有盡有。

正打量着,張綿卻喊:“別看了,真正的鎮龍司南就在前面。”

我收了心思跟上去,張綿又說:“記住我們走的路,明天祭祀活動開始,只有一刻鐘的時間,如果在一刻鐘之內還不能拿出鎮龍司南的話,馬上撤退,所以,要在其他地方節約一切可節約的是時間。”

我早已經將這裏的路記在心裏,這點兒路我還是記得的,不過之後卻漸漸迷糊了,越往裏面,路越複雜,九連環般,分叉極多。

不過,到了前面一處人形雕像前的時候,張綿卻伸出手臂擋住了我:“不能過去了。”

這前面一排排全都是石像,手裏拿着各種刀槍斧鉞,個個人高馬大,看起來威嚴無比。

“爲什麼?”我看向裏面問。

張綿手指向前面:“這裏通道一共八十一米,石像九尊,每九米一尊石像,通道的盡頭,就是鎮龍司南的所在之地,明天,你就要從這裏通過,進裏面去拿到司南。”

“看起來並不難。”我說。

張綿滿臉鄙棄看着我,順手撿了一塊石頭丟了過去。

石頭落地,發出撞擊的聲音,滾動幾圈,石像突然大放光華,根本沒看清楚發生了什麼,那石頭隨着轟地一聲,變成了碎屑。

我吞了口口水:“這能走進去嗎?”

張綿輕蔑一笑:“剛纔是誰說並不難的?這些石像都是被神靈祝願過的,但凡有異物進入,都會被無情轟殺,除非能地扛得住,當年我們家主只用了五分鐘就闖過了這裏。”

“那他怎麼沒拿到?”

“不清楚,我沒進去。不過你沒太多時間,要趕快想好策略,怎麼用最快的速度進去和出來。”張綿說,“在那之前,你再走幾遍這通道,先將路記熟。”

我從工地上撿起另外一塊石頭,在石壁上劃了起來,留下一道白色的劃痕:“這樣不可以?” ???ááááá張綿額了聲:“要是記不住的話?這個方法?也勉強可以。”

我丟掉了手裏石頭?而是打量起了這裏的神像?問道:“這都是些什麼神靈?”

張綿依次跟我介紹了起來。分別爲今辦將軍?陳材將軍?貪狼星君?破軍星君?水德星君?土德星君?太皇黃曾天帝?太明玉完天帝。鄧天君。

道教的神祗總譜中有記載過這些神靈?包括他們名字?什麼職位?都有詳細記載。

張綿對道教文化很是瞭解?想起一事?問道:“道教神祗中?死神是誰司職?”

上次在茅山宗?那死神出現?讓我很是詫異?從眼神來看?他真的很像是陳文。

張綿想了想。回答說:“道教神祗中的死神?是空職?雖然有這個神位?但是卻沒有對應的神。”

我一愣:“不可能?我早茅山宗還將死神召喚出來了。如果沒有對應的神?那我召喚出來的是什麼?”

張綿皮笑肉不笑一呵:“我怎麼知道?不過。道教中?死神是不存在的?世人蔘拜的?也只是一個空職?你說你召喚出來了?騙誰?”

這讓我真的十分難以理解了?如果死神只是一個空位置的話?那麼?那個死神是誰?難不成真的是陳文?

我猜測說:“會不會是閻王?或者是酆都大帝。北陰大帝?這幾個人之中的。”

張綿對我更是鄙棄了:“閻王ド酆都大帝ド北陰大帝已經是神祗了?跟死神是並列的?你可以說杜子仁是死神?但是不能說北陰大帝是死神。”

我陷入沉思?太詭異了?我竟然召喚出了一個不存在的人。

張綿沒等我多想?在這時候將我拉了出來?說道:“這裏龍脈沒過一段時間就會反抗司南一次?現在時間到了?快走。”

我一路留下標記?出了紫陵迅速返回了酒店。

本男女有別?但是張綿卻執意與我呆在同一間屋子?說是爲了看守我?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我睡我的?她弄她的。

只是才躺了沒多大會兒?忽覺身邊一股涼氣?驟然睜眼?嚇得我忙挪起了身體?張綿竟然也鑽進了被窩?側身打量着我。

“你搞什麼。”我吼了聲。

雖然不是什麼正人君子?但是這個女人卻是個十足的危險種?觸碰就會皮肉腐爛?誰還敢跟她同牀而眠?

張綿微微一笑:“只有一張牀?委屈你了。”

我嘆了口氣?站起身來到電腦桌前坐下?說道:“你睡?我查查紫陵的資料。”

剛坐下?耳邊再響起尖銳的聲音?心慌不已?也痛苦不已?丟掉鼠標猛地回頭?張綿還是人畜無害躺着?被子蓋在胸前。

我已經忍無可忍了:“我們現在是合作關係?不是敵人。”豆介記巴。

張綿嗯嗯點頭:“人家知道呀。”

“別用‘人家’這個詞?不適合你。”我感到一陣惡寒。

我話音剛落?那尖銳聲音再次響起?我一個趔趄?將椅子撞翻了?是真忍不了了?嗤啦就把旁邊古劍拔了出來:“信不信我殺了你。”

張綿也坐了起來?臉色嚴肅起來:“給老孃過來。”

我將古劍丟了過去:“再胡鬧?真別怪我不客氣。”

張綿此時卻道:“我怕。”

有些人說謊一眼就能看出來?但是張綿這句話?似乎不像是在說謊?我不明白她在怕什麼?不過也不關我的事情?她自身都是如此恐怖的一個人?這個世界上?應該很少有她怕的事情了。

我沒搭理她?張綿卻說道:“你知道?這次回到張家之後我的命運是什麼嗎。”

我頓住了。

張綿呵呵笑了:“家主會殺了我。”

“他爲什麼殺你?”我也正經起來?不爲別的?就爲她在雨夜爲我撐了一夜的傘?這份恩情?我永遠得記得。

張綿十分落寞?卻說:“我能感覺得出來?我在張家呆了很多年了?家主平日跟我接觸也多?我能猜透他的一部分心思?當他從承武樓出來的那個剎那?我就知道?我已經難逃一劫了。”

這句話也不像是在說謊?我頓了會兒說:“平白無故?他不會殺你?放心好了。”

張綿又說:“我在張家只是完成任務的工具而已?從小開始?就被訓練成了雨女?用來增加張家的實力?去完成張家交給的各種任務?我第一次殺人是七歲?雖然我不願意?但是這就是命?我生在了張家?很多事情就已經註定了。其實我不恨你弄壞了我的身軀?因爲就算有身軀?我也只是一個工具?變成鬼魂了?也一樣?對我沒多大的區別的。我沒有朋友?也沒有親情?原本以爲能遇上一個知心朋友?但是沒想到朋友沒遇到?後天?我就會死了。”

這話我聽來?也覺得有些壓抑?但是卻給不出什麼承諾?說道:“如果你離開張家?我們或許還是朋友?另外?你可以不回張家了。”

張綿卻倒頭睡了下去?被子拉過了頭頂:“算了?你也不懂?睡了。”

她睡下後?我將古劍收了回來?盯着看了陣?而後繼續查看起了紫陵的信息。

這神農山最爲著名的有兩點?第一點是這裏是當初神農嘗百草的地方?第二點?這裏是道教創始始祖老子的飛昇之地。

僅僅憑藉這兩點?中原龍脈在這裏?也不例外。

之後查詢了一下祭祀儀式?並沒什麼特色?至於爲什麼明天司南的力量會減弱?肯定跟天地大勢有關係?研究了整整一夜?沒能得出什麼東西?反正也沒地方睡了?就起身靜靜離開了房間?準備去紫陵之中走一遭?先熟悉熟悉環境。

前面的路很容易?到了神像鎮守的地方?站了會兒?這裏是最難的一關?也是最後一關?明天既然要闖過這裏?就要先清楚這裏的力量有多強?做好準備。

提着古劍緩緩進去?走了將近五米?都沒有什麼反應?正要繼續往前?卻聽聞身後動靜?猛然回首?見身後兩道光華竟形成人形模樣?手持大殺器打了過來。

我迅速向前?但是這是?另外兩尊神像又化作了人形?大喝:“龍**重地?擅闖者死。”

他們的原理跟黑牢邊緣的四尊神獸像是一樣的?並不是真正的神靈?只是向上天借的力量而已。

開口一身?震得我神魂動盪?果真是神靈的力量?凡人不可抵抗。

咣噹!

巨大斧頭落下?我用古劍格擋?雖然擋住了?但是卻被作用力給打飛了出去?滑行好一陣才停下?往內側滑動?更是激活了不少神靈神像?同時被六尊神像圍住了。

“如果是同爲神靈的話?應該能起到一些震懾作用。”

我想起了身上治都總攝印?這是陰司最高統治者才能擁有的東西。

在ヂ真靈位業圖ッ中有記載?陰司最高統治者爲第七等主神?而這幾尊神像?都是在第六等神位中的人。

不過?手拿治都總攝印?代表的是主神?比第六等普通神仙要稍微高一些?或許有用。

馬上將治都總攝印給拿了出來:“我是陰司北陰大帝。”

聲音一出?他們馬上停頓住了?我正在觀察效果?張綿卻衝了進來?我馬上收起了大印?陳文交代?誰要是看見這大印?就得被殺掉?我現在還不想殺她。

大印剛收?這些神像馬上又展開攻擊。

張綿到後大喝一聲:“看這裏。”

神靈注意力轉移?她雙手一併?竟然用水形成另外一尊人形?她在之後衝了進來?抓住我的胳膊:“走。”

用力一扯?將我帶離。

但是這時候?她弄出的那個假人也被劈散了?那板巨斧橫掃過來?眼見避不過了?卻見張綿伸手猛然抓住了巨斧的斧刃?兩人一同被打飛了出去。

落地後?我們已經到了禁區外?那些神靈歸入神像之中?張綿身上卻多出一條裂縫。

我驚愕看着她?沒想到她會幫我擋一下。

張綿卻說:“看什麼看?我是靈魂?你是活人?我們現在是合作關係?損失要最小化?扶我離開。” 陽間巡邏人 公告…… 筆下文學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