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到時候不僅能讓自己身體一次承受更大的真氣輸出讓自己實力側面得到一定增長。

而且等到自己經脈問題得到解決的那一天一定是是厚積薄發,到時候自己實力會呈現一個爆發式的增長。

而且這次自己帶了冰心丹,也解決了陽氣堆積的問題,可不會再犯上次的錯誤。

三粒氣血丸一顆冰心丹的配置,正好可以完美化解產生的陽氣。

陳煜一把把丹藥丟進嘴裏放在舌底含着。

一邊緩慢用真氣引導藥力入體,一邊繼續施展格鬥術不斷壓榨着自身身體的氣血之力。

慢慢的先是從把格鬥術的招式緩緩的掩飾一遍追求連貫。

隨後隨着時間的增長身體素質的不斷變強,格鬥術越來越連貫,速度也越來越快。

一個小時後,嘴裏含着的氣血丸消耗殆盡後,陳煜停下來休息了調整一下呼吸。

“這次認真體驗了一下,氣血轉化的速度比自身的速度要快上百倍,氣血的精純度更是精純了十多倍,如果不算上會吸收元氣這點的話完全就是個神器。”陳煜一邊調整呼吸一邊默默算道。


陳煜運動了下身體感受下。

“身體素質又提高了,這簡直跟開掛沒什麼兩樣,不過,爽!”

陳煜撇了撇頭,看着白鴿正在努力訓練,並沒有因爲這次只給她一袋氣血湯而心裏不平衡疏忽訓練,反而比昨天還要努力。

雖然進度下降了,但明顯更加認真努力,收穫的卻也不必昨天少。

陳煜看到滿意的點了點頭。

“不枉自己費盡心思的給她制定訓練方案,還大清早起來給她熬製氣血湯。”

陳煜渾然沒因爲自己給她的訓練方案是從自己給其他人定製的,自己就拿來改動了一下就給白鴿用而感到羞愧,反而理直氣壯的覺得自己爲了給白鴿定製訓練方案費盡心思。 在陳煜和白鴿在京州武道館訓練的時候,王家內卻發生了另外一幕。

“恭迎仙門五虎派上使,墨海上仙光臨我王家,王家族長——王一峯帶領全體族人恭候多時。”

只見王家大門外的空地上,王一峯帶着數十人站在哪身體微微往下傾,向着前方一個穿着墨色衣服的白鬚老者問候道。

“好了,別來這些俗禮,老朽來這裏的目的你們也知道,多餘的廢話別多說了,進去說正事,還有把你的族人散了吧。”

五虎派上使墨海摸了摸自己長長的白鬚輕笑道,雖是這樣說,但看他滿意的神色,很顯然對於王一峯安排的這些還是很受用的。

王一峯身爲王家族長,察言觀色的本事自然是不差的,也看出來了這一點,心裏頓時一喜。


“好,就聽墨老的,墨老,裏面請。

對了,墨老叫我小王就行。”王一峯看着墨老輕聲的說道。

邊說還邊往旁邊靠着,顯然想讓墨老走在前面。

順便還給了旁邊王家長老一個眼色讓他帶着那些族人散了。

墨海看到也不客氣,直接往裏面走。

王一峯連忙跟着落後墨海半個身位。

“墨老,那陳煜這幾天的行蹤我調查的清清楚楚,現在他正在京州武道館內帶着她那個小女朋友訓練呢。”

“嗯,小王,你確定他手裏面有龍紋密令?”墨海聽見王一峯的話,頷首問道。

“是的墨老,前兩天她拿着龍紋密令來我們王家來問有沒有記載這東西的書籍,我看的仔細了,和仙門給我們那張圖紙上畫的是一模一樣的。”

一峯聽見墨海第一次喊他小王頓時激動萬分,一掃平時身爲王家族長威嚴不可侵犯的神聖模樣。

現在更像是一個狗腿子。

一個把阿諛奉承當做本職工作的狗腿子。

看的寧人只犯惡心,要是是一個不認識王一峯的人看見很難把眼前這人和一族之長結合在一起。

“那陳煜具體是什麼修爲?你和你王家都拿不下他,還等他走了之後再聯繫我五虎派。”

“具體不清楚,墨老你也知道我們王家就只有一個玄階上仙和兩個黃階上仙,玄階上仙在閉死關,剩下的兩個黃階上仙還被陳煜那個小畜生給逼走了。

實在是沒有能力留下他了。”

“哼,廢物!給我帶路我們去會會他,若是他識相把龍紋密令交出來還好,若是不叫,哼!哼!”墨海怒罵了一句,雖然越說越發出一股陰森森的笑聲。


……

“白鴿好了,你今天就修煉到這裏吧,氣血湯你全消化了,就連早上給你吃的血食你也消化了,你在繼續修煉的話收益不高還會傷到你身體。”

陳煜看着白鴿蒼白的臉色卻繼續不間斷的訓練,雖然很欣慰但連忙喊停。

白鴿聽見陳煜這麼說也停下來,這股勁一卸下之後,頓時感覺身體使不上勁一下子倒去。

這次陳煜可不敢扶了,任由白鴿倒在地上。

“你!看見我摔倒了都不扶一下我。”白鴿倒下地上,看着陳煜原地不動的站着,頓時氣急。

“哦!好。”陳煜看見白鴿終於說話了,顧不上驚訝,連忙上前把她扶起來。

“我這不是怕又像昨天一樣惹你生氣嗎?”陳煜不說還好,一說白鴿更加生氣,頭一歪不理他一句話也不說。

看見白鴿這樣陳煜真想抽一下自己這臭嘴。

什麼不提提這事幹嘛。

幫白鴿把訓練服脫了搭在肩上後扶着白鴿往外走。

跟白鴿說了一聲後幫白鴿打了輛車讓他自己回家,順便塞了袋氣血湯給白鴿補氣血。

陳煜便再次回到練功房。

再次繼續訓練。

他和白鴿不一樣,白鴿剛踏入修煉的大門不適合拔苗助長,讓她憑自己的潛力自己修煉。

而他就不一樣,先不說他在地階這境界停留了那麼久早已經適應了這個境界的實力,更何況他有密匙這個作弊器,得到的氣血比自己修煉的還要好,根本不用擔心根基不穩。

回到練功房後再次含着三粒氣血丸和一顆冰心丹繼續修煉。

陳煜感覺自己的肉身突破到天階也就是先天已經不遠了。

陳煜也不繼續練習格鬥術了。

盤腿坐下,不斷運轉搬運氣血的內經,不斷的煉化丹藥的藥力,生成新的氣血不斷的沖刷着肉體。

隨着肉體內最後的雜質不斷地被排出來,陳煜的身體越來越晶瑩剔透不含一絲雜質也越來越強大。

直到最後的一絲雜質都被排出來。

陳煜知道關鍵時刻到了。

這是肉體從後天反先天必經的一條路。

骨如玉,筋如蛟,肉體無塵。

如今肉體無塵已經達到了。

剩下的就是筋如蛟,骨如玉。

陳煜繼續煉化氣血丹的藥力,洶涌澎湃的氣血一遍遍沖刷着陳煜的筋和脈,在這不停的沖刷下,筋和脈一點點強壯。

終於在半個小時之後達到了筋如蛟的地步。

現在只差最後一步了。

也是肉體後天反先天最難的一步。

陳煜把早已準備多時的淬骨丹拿了出來。

一口服下,丹藥在真氣的作用下入口即化,瞬間一股強大的藥力朝着陳煜的骨骼覆蓋上去。

在淬骨丹的作用下,陳煜的骨頭一次次的崩毀,裏面的骨髓也一次次的被淬鍊。

如此劇烈的疼痛,可陳煜經歷過那靈魂撕裂般的疼痛,這點疼痛也就不算什麼。

從外面看陳煜整個人一會兒軟成一攤爛泥鋪在地板上一會又立起身來成爲人樣。

從內部看,陳煜的骨髓慢慢的從血色變成玉色。

外層的骨頭也慢慢朝着玉色轉變。

終於除了頭顱骨所有的骨頭都轉變成了玉色。

只差最後一步了,也就是淬鍊頭顱骨,這是最危險的一步,一不小心傷到大腦輕則神智全失成爲瘋子,重則當場死亡。

陳煜想到了父母在想到那些毀掉陳家大傷父母那些仇人,瞬間拋下死亡的恐懼,意識堅定起來。

“我要變強,只要能變強怎麼樣我都願意。”

陳煜用真氣引導着淬骨丹剩餘的藥力朝着頭顱骨翻蓋過去。

“成敗在此一舉!” “成敗在此一舉!”

淬骨丹的藥力順着真氣朝着覆蓋而去。

淬鍊頭蓋骨可和淬鍊其他骨頭不一樣,陳煜淬鍊其他骨頭的時候,是摧枯拉朽般的直接用真氣配合淬骨丹的藥力不斷打碎骨頭在治癒骨頭一直反覆。

從而讓骨頭脫胎換骨,達到骨如玉的地步。

而頭顱骨可就不能這樣做了。

那可是會死人的。

等所有藥力覆蓋到頭蓋骨之上後,陳煜運轉真氣配合頭蓋骨一點點的磨鍊外層骨頭,一點點的把骨頭慢慢打磨成骨粉在經過藥力磨鍊一點點的朝着玉質轉變過去。

一個多小時後,陳煜的頭顱骨只剩下最裏面薄薄的一層還沒有得到淬鍊。

“最後一步了。”陳煜低吼一聲一邊用真氣化開淬骨丹的藥力淬鍊着最後一層骨頭,一邊從懷中拿出來一枚愈骨丹一口服下。

隨着愈骨丹開始發揮作用,陳煜的頭顱骨正式從灰白色便成玉色。

骨如玉,成了!

“呼!所幸,有驚無險。”陳煜吐出了一口濁氣。

陳煜看了看皮膚上和衣服鋪蓋着一層灰白之物,正是剛纔突破排出來的雜質,運轉真氣輕輕一震就把他震散開來。

露出嬰兒般白皙的肌膚。

“如今肉體已經達到了先天之體,已經可以稱之爲僞先天了。”

可惜經脈還是不能聚元,導致修爲得不到一絲增長。

念至此,陳煜嘆了嘆氣,起身收拾東西打算回去。

……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