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剛才吃飯什麼的,胃口也都要明顯好上不少。

「Frank,這個壞壞的女孩子,真實的名字就叫做Anna。」

「她在所有的同事當中,最喜歡調皮搗蛋來的了。」

這是Rain有些費力地禁錮著她的同時,抽空對他說出來的話。

說罷,就馬上還稍微增加了一點力度,以防她從自己的懷裡面掙脫出來。

「什麼?她叫做An什麼啊?」

他聽到以後,馬上就是身軀一震。

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於是就情不自禁地反問了一句。

因為對方的發音,有些不太清晰。

乍一聽來,好像是有點說是「Ane」的味道。

他這才明白,為什麼之前那個Tony小弟說到她的名字的時候,即使是完全沒有聽進耳朵裡面去,自己卻也是很有些不安的感覺。

奪鼎1617 可能這才是他很奇怪地一直堅持著要打聽到她的名字的真實原因吧?

在潛意識裡面早就嗅到了一絲不太尋常之後,腦海之中,就是延續著那種不搞個清楚怎麼也會有些不甘心的意識了。

「她就是叫Anna啊?有什麼不妥當的嗎?」

「難道她還會是有其他的名字不成?」

Rain很奇怪地看著他,手底下也不由得忘記了繼續保持著用力的狀態。

這樣勢頭一松,被稱作Anna的她,也就順勢掙脫了開來。

有些瀟洒地甩了甩腦袋,又裝作是恨恨地瞪了Rain一眼。

意思是咱們兩個人的賬,等會兒再詳細地清算。

然後,卻也是很不解地把目光看向了他。

因為,她也覺得自己這個名字,還真心是很普通很平常啊。

哪一點會是要讓人如此驚異,以至於都有些大驚失色的程度呢?

不可能他是那樣的孤陋寡聞,從來都沒有聽說過的吧。

好奇之餘,她也忍不住輕聲地重複了一遍。

「沒有錯啊。Frank,我一直都是用著Anna這個名字的呢?」

心裏面卻還是有些小小的嘀咕的。

幾乎就是要開始猜疑,是不是他因為正垂涎於自己這位漂亮女同事的美色,而心不在焉,或者說就是想多了或者想錯了什麼呢?

不過,眼睛一眨之後,她卻是馬上有了新的說法。

「Frank,是不是因為這個名字想起了另外的人啊?難道你還認識其他的和我同一個名字的女孩子嗎?」

我本狂婿 還真有些聰明機智呢。

雖然說不是百分百的全對,但也是猜得離真相距離非常的接近了。

確實,此時此刻,他在心裏面想到的卻全是另外一個很熟悉和非常接近的名字。

當然那就是Ane了。

真是很古怪的情況呢。

她們這樣的發音,為什麼提起這Ane和Anna的時候,自己聽起來都會是那麼熟稔的感覺呢。

難道自己註定了是要和她們An家的女孩子,自始至終都會有著神秘莫測和難解難分的緣分嗎?

這樣一想,他又馬上覺得有些不妙。

好像是再繼續著聯想下去,自己輕鬆的心情就會要反轉,之前那樣的努力不去多想其他人的付出,也就會要付之闕如了。

電影世界大拯救 於是趕緊趁早地打住那些危險的念頭。

嘴裡也是一個勁地否認到,

「不是的啦。我只是覺得這個名字太美好太動聽了。一聽到之後,就是分分秒秒都忍不住的想要由衷地讚歎一陣子呢。」

聽到這樣的說法,在座的其他所有人,都是不由自主地發出來一陣噓聲。

然後還是不約而同地翻了翻白眼。

她還在心裏面暗暗地給他記下了一筆。

就是關於他的虛偽和巧言令色的不良印象。

也還是暗暗地鄙視了他一下。

她可是從來沒有見過這樣言不由衷和油腔滑調的男孩子呢。

可能是不太值得信賴的那一類人物吧?

不過,這還真是她的真實的名字。

雖然是不想告訴他的。

但人家現在都是已經知道了。

也就只好是隨他怎麼想怎麼說的了。

不過,一想到是Rain這個丫頭出賣了自己,她就有些牙痒痒的半真半假的恨意湧上心頭來。

於是就裝出來一副惡狠狠的模樣,瞪了Rain一眼。

心想,看著吧,本姑娘馬上就要報復回來的。

到時候,就是有你夠受的了。

接下來,她就轉過頭來面對著他,卻又馬上是換了一副認真和誠摯的面目,好言好語地說到,

「沒有那樣的女孩子的話,也還是好事一件。」

「實不相瞞,之前我就是真心的一直想要給你介紹Rain的哦。」

「難道你都還沒有發現,她真是那種很漂亮很文靜很秀氣的女孩子嗎?」

「再說了,她也還是很有心的想要交一個外國的朋友呢。」

暈,這下他真就是要大眼瞪小眼的了。

怎麼這個世界裡面還會有這樣子的好事情發生?

或者說自己的好運,還有桃花運什麼的,突然一下子這樣的大爆發了?

要不然的話,怎麼可能會是這樣的情況,換了一個地方以後,馬上就是有人開始為自己介紹朋友的了?

九重宮闕,廢柴嫡女要翻身 感覺自己的人生最新的畫面,都是非常突兀地連整個畫風和場景為之一變。

還是巨變的那種。

只不過,人家那開口閉口,說的都只是朋友而已,可不是什麼女朋友來的啊?

而且,真要是交什麼朋友的話,自己反而是要對她本人更加有感覺一些呢?

所以,他還是有一些失望情緒的。

儘管眼下那Rain本人,也都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都打算要用手去騷擾她,阻止她說出更多不堪的話語。

但是看看他現在的表情,又很快把手縮了回去。

只是用威脅的眼神,努力嚇阻著她的下一步行動。

他也是有些奇怪,為什麼Rain對她這樣的話,沒有什麼更加激烈的反應。

同時,這樣的誣衊或者揭露發生之後,對於他也是沒有什麼神態上面的表示。

倒像是對於這樣的說法,認賬不認賬都是無所謂的。

也隨便旁人相信不相信。

但這樣的想法,只是一剎那地閃過他的腦海。

很快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他也沒有什麼閑工夫,去深思一番。

於是,他就有些期期艾艾地說,

「好啊,我這個人其實是最喜歡結交朋友的了。」

「所以,不僅是Rain,還有你,我們都是可以成為很好的朋友的啦。」

其實這真是徹頭徹尾的謊言。

對於本地人,無論男女。他認為最是讓人詬病也是覺得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地方,就是這所謂的朋友了。

一直以來,他都沒有能夠搞清楚其中的具體的內涵和含義。

也還極度地缺乏正面和積極的認知。

從他的經歷來看,與之相關的,幾乎還都是一些負面的教訓積澱。

差不多都是被人很快地當成了口中的朋友,或者又很快地被人認定為不是朋友的陌生人。

但眼下他就是很違心地說出相反的意思。

這不是撒謊又是什麼。

想到這裡,他又有些心虛地看了旁邊的Tony一眼。

同樣是作為男性,想必人家是可以很輕而易舉地察覺出他的真實的心意的吧?

而且還有一些參照意義的是,這位Tony既是她的同事,也還算是她口中說到的朋友。

那麼,Tony和她還有Rain現階段的關係,也就是她所說和所認為的朋友關係了吧?

只是,眼下他也搞不清楚,這位Tony又是怎麼樣看待和評論自身同她們的關係來的。

或者說,還有什麼不止於此的想法。

反正,他是覺得Tony現在這種情況,還是有些詭異的。

一個男孩子陪著一個女孩子吃飯逛街什麼的,那是在哪裡都再正常不過的情況了。

但是像是對方這樣的,同時陪著兩個女孩子這樣吃飯聊天,就有些形跡可疑了。

而且,這一段時間以來,他也沒有看出來,Tony的真實意圖是什麼,那真實的討好和接近的目標,又是她們當中的哪一個。

不過,依照Anna的說法,那個Rain真是需要另外找一個朋友的話,就可以證明,Tony的目標,至少現在是不會是Rain的了。

那樣就有可能是Anna自己了。

畢竟,男孩子好像沒有這麼不帶半點目的性地,對自己的同事或者熟悉的女孩子,大費周章地大獻殷勤的。

尤其是這裡的本地人。

他這其實是有些以自己的小人之心度別人的君子之腹了。

也可能真相併沒有那樣的嚴重和離譜。

但他就是對此有些經歷挫折過多以後的陰暗心理。

反正現在一看到男男女女嘻嘻哈哈地在一起,都會認為是有些曖昧的親密關係。

或者就是在談戀愛的。

至少也還是因為有著這樣的目的,才會是要這樣親密地聚會吧?

這樣的觀點,好像是和那同樣說不清楚的是雞生蛋還是蛋生雞的問題,一樣的顛倒混亂狀況呢。

但很讓他有些下不了台的是,那個Tony,對他的眼神還是有些視若無睹。

只是還是裝作什麼都沒有看見那樣的,木然吃著自己的東西。

明明那人就是幾個當中吃得最快的。

現在盤子裡面都是空蕩蕩的了。

還要裝什麼裝啊?

他心裏面是有些恨這個人太不懂得男子之間的友情和配合了。

但又不能夠把這樣的意思說出來。

而且她們也沒有繼續接著他的話,說些什麼。

也不知道現在是不是也在想著什麼其他的事情,或者根本就是對他的話題不感興趣。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場面馬上就又開始冷清起來。

不過還好的是,稍微沉寂了一小會,她也就好心地為他出頭,打破了現場的沉寂。

他真是覺得今天的自己,還真是有些小小的幸運。

到了比較尷尬的時刻,都是一再的有人站出來,替自己解圍。

「Tony,難道你不覺得自己可以和Frank先生,成為很好的朋友嗎?」

沒有想到,她居然是同樣把注意力放到了Tony的身上。

但真實意圖,卻是通過逼Tony出面來回應他的話題,從而達到為他化解尷尬的目的。

還真是聰明和巧妙的做法呢。

他心裏面馬上又是生出來一絲感激。

其實,她才不是他想到的那樣,非常不忍心看到他一再陷入窘況,要出手相救什麼的。

從一開始,她真心就是無意之間,才要和他擠到這同一張桌子上面。

也沒有主動要和他接觸搭訕和認識的意願。

那些陰差陽錯發生的交流,差不多都是在她和自己的同事們秀友誼的時候,不小心發生的。

之後嘛,她想想倒是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正好是可以給這個男子推介一下自己工作的學校,促進一下自己的業務能力。 到時候,就是真正能夠提升到自己現在的銷售業績,也還說不定嘛。

儘管這樣的想法,委實是有些太現實和勢利了的嫌疑。

但也是人之常情嘛。

反正他自己也承認了是來學英語的。

或者也可以說就是來混一下日子,打發光陰。

根據她以往的經驗,像是他這樣年齡的學員,多半就是有錢又有閑,主要來這裡遊山玩水,感受異國風情。然後順帶著學一段時間語言的類型了。

既然是那樣的情況,那麼,他要在哪裡,和在哪一所學校上課,效果不是一樣的呢?

哪裡想到,到了後來,他還是一直要把談話和交流的目標對準自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