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剛才,他從會場出來后,便給夜魅修打電話過去提醒了一下,見他沒有接聽,便掛斷了電話,猜到他這是已經動身出來的意思,閔睿便拿著房卡回到房間,將兩人的行李箱取出來,到大廳服務台,辦理了退房手續。

隨後,按照倆人事先約定好的,拿著行李箱在酒店門口等候著。

可是,等了半天,也沒有看到夜魅修出來。

眼見著再不走,時間就來不及了,閔睿只好放下手中的皮箱,從口袋中掏出手機,正要給夜魅修撥通電話,這時,不遠處傳來急匆匆地腳步聲,緊接著,夜魅修人未到聲先到:「睿,快,趕緊去機場。」

看到夜魅修臉上神情有些著急,閔睿沒有多想,立刻將手機放回口袋中,伸手拿起皮箱,跟在夜魅修身後坐進計程車,向司機報上了去國際機場的地址。

很快,車子便駛離酒店門口,朝著前往機場的快速路駛去。

在路上,因為有出租司機在車裡,夜魅修沒有用英語與閔睿交談。全程用的都是國語。

「睿,你再給我講述一下,五年前,那場車禍現場的事情和你後來去醫院驗屍的時候,看到的那些疑點,講得詳細一些。」

「是,boss」

雖然不明白夜魅修為什麼又突然問起這些,但閔睿還是將當時自己看到的情況,又細細地回憶了一遍,隨後,事無巨細,連同自己的懷疑和猜測,逐一向他又彙報了一遍。

說完后,閔睿忍不住問了句:「boss,是有什麼新發現了嗎?」

夜魅修輕蹙著眉頭,目光微眯著,頷了下首,非常肯定地說了句:「殷漓沒有死」

「沒有死?!」

聽到懸疑在自己心頭多年的問題,突然間有了肯定地答案,一向沉穩的閔睿,心裡也不由得激動了起來,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了。

「我今天看到她了,就在開幕式現場……」夜魅修將自己在臨離開開幕式現場時,看到的那一幕,簡單對閔睿說了一下。

閔睿聽完頓時愣住了,腦子裡立刻聯想到了大會發起人,此次時裝周的主題風趣而又簡短的詮釋。

「偷梁換柱,一石二鳥,這件事會是誰做的?」

聽到坐在身邊座椅上的夜魅修,似自言自語,又像是再問自己,聲音很輕,彷彿透著一絲無奈地嘆息。閔睿連忙轉過頭,精明的目光透過墨色的鏡片,朝著夜魅修臉上望去。

從夜魅修臉上的神情,閔睿已經看出,他心中是有答案的。

稍作思考後,閔睿將問題的回答權,又巧妙地交還給了夜魅修。

「boss,您是不是已經猜出他是誰了?」

夜魅修微微頷首,隨後,輕輕嘆了口氣,將目光看向了車窗外。

車廂里頓時安靜了下來。

此時此刻,夜魅修和閔睿的內心裡,對五年前發生的那件事情,都已經有了明確的答案。

那件事情,真正的策劃者是Austin。

沐雨不過是被他巧妙利用了一下。

當年,由於沐雨牽扯其中,夜魅修沒有讓閔睿繼續調查下去。

但是,整件事情當中,存在著許多疑點,久久盤旋在他的心中,始終沒有找到答案。

當年,在事情發生后,夜魅修心裡始終想不明白,沐雨是怎麼找到隱匿在祠堂佛龕下面,那條通往地下室通道控制開關的。

因為,那個控制開關,點,非常的小。表面上,用肉眼是根本無法發現的。而且,那個開關設計的非常巧妙,即便誤打誤撞觸摸到了那個點,乍一開始用力,也不會有絲毫反應的。

這對於不了解它內部設置的人,是很難再短時間內,找到,並確定它的便是控制開關的。

事情發生后,夜魅修曾經私底下問過管家。那天,沐雨從別墅出去散步的時間。通過管家的描述回憶,與他在視頻監控中,看到沐雨出現在小丫頭面前,之間僅相差了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

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如果事先沐雨並不知道開關所在的話,是絕對不可能找到它的。

這個困擾了夜魅修多年的問題,現在想來,已經不再是問題了。

因為那個控制開關,根本不是沐雨找到了,應該是有人幫她找到的。

夜魅修猜測:

當年,由於他的行為上出現了疏忽,導致了Austin安排在他身邊監視的人,發現了殷漓和沐雨的存在。

Austin便設計出了這個一石二鳥的計策。

故意讓人把殷漓棲身的所在,透露給早已經有了疑心的沐雨,並且,把當天晚上,他有應酬的事情,也一併告訴了沐雨。

而在沐雨走進祠堂的時候,Austin的人,早已經將通往地下室的控制開關,暴露給了沐雨。 夜魅修知道,如果,自己沒有猜錯的話,當時,Austin希望看到的是,沐雨直接在地下室,將殷漓殺死。

刻骨驚婚,首席愛妻如命 可是,他沒有想到沐雨竟然還有點腦子,並沒有蠢到家,竟然還知道,把殷漓放出老宅去,再做手腳,來洗脫自己的干係。

沐雨的這個做法,Austin是絕對不允許發生的。

在發現沐雨沒有按照他的計劃實施,而是想要藉助外力除掉殷漓,她獨自安然地留在夜魅修的身邊后,Austin當機立斷,改變了計劃。

藉助沐雨找來的殺手,製造了一起慘禍,又找來一具假屍體,弄花了面孔,換上了殷漓的衣服,矇騙夜魅修。

不過,夜魅修也知道,Austin這個偷梁換柱的做法,其實,是存在很大風險的。

因為,這件事情,只要他將小丫頭遺落在地下室中的頭髮,與那具假屍體進行DNA對比,很快便會發現其中的端倪。

而Austin敢這樣肆無忌憚地操作這件事情,毫無疑問,是在跟他賭。

賭他不會讓自己已經失去一個女人後,再失去一個……

夜魅修斂起眼中情緒,無奈地嘆了口氣。知道,這一局,Austin賭贏了。

總裁的壞新娘 想到這些年,Austin這個混蛋,假借著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時不時在自己眼前晃悠,卻始終沒有向他透露半分小丫頭的事情,夜魅修真恨不得捏碎了他的蛋。

在看到殷漓后,他之所以會立刻認定這件事情與Austin有關,還因為在開幕式剛開始的時候,發起人Lauren.Let在介紹此次時裝周活動主題時,對A.E&prince涵義的詮釋。

在不知道名字打頭字母是E的女設計師的身份是誰的時候,夜魅修對這個名字第一個字母是A的男子的猜測,僅限於他應該不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商人。

因為想要以自己的意願,舉辦這樣世界級的時裝周活動,那不是誰想要做,便能夠做的到的。

當時,他心中琢磨的是,這個人的身價即便不如自己,但應該也是在全球經濟排行榜上位列前十的。

不過,他卻並沒有把這個男人與Austin聯繫在一起。

因為他是知道Austin不喜歡女人並非只是外界的一些傳聞,是真實的。

所以,他是絕對不會把這樣大手筆,向心愛人示好的多情痴男跟那個禍害聯繫到一起的。

同時,夜魅修也相信,參加此次時裝周的那些嘉賓們,肯定也不會想到是Austin,原因,並不完全是外界的傳聞,而是,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代表著兇殘和嗜血的身份,讓人們很難與這個痴情好男人掛上鉤。

但是,在他得知這個名字第一個字母是E開頭的設計師是殷漓的時候,他立刻便斷定出了那個名字第一個字母是A字打頭的男人,就是Austin。

不過,有幾件事,夜魅修始終有些想不明白。

Austin舉行這次時裝節真正的目的是什麼?

為什麼要大張旗鼓宣揚A.E&prince隱藏的內涵?

還有一個最讓夜魅修納悶的就是A.E&prince中的prince是怎麼回事……

就在夜魅修腦子裡不停在思索著,這一系列讓他一時間想不明白的問題時,計程車已經來到機場,在大門口停了下來。

夜魅修立刻收拾起自己紛亂的思緒,在車子剛一停穩,便立刻伸手推開車門,飛身下車,跑步衝進了機場候機大廳。

由於在時裝周期間,機場里人頭攢動,密集得幾乎接踵而行。

夜魅修雙手用力推拒著擋在身前的人群,鷹隼般銳利的眸子,穿過密集的人流,瘋狂地搜索著那抹讓他想了整整五年的身影。

這時,閔睿已經結完車費,手裡拎著兩個手提箱擠到了夜魅修的身後,看到他在大廳里東張西望到處尋找,閔睿忍不住出聲提醒道:「boss,你怎麼在大廳找?」

一語驚醒夢中人。

夜魅修猛地拍了下自己的腦門,恨自己今天這是怎麼了,怎麼在找小丫頭的時候,屢屢出現這樣低智商的問題。

先不說Austin那個禍害錢多的流油,根本不可能讓小丫頭做普通艙,就是,現在小丫頭設計師的身份,也不會再出現在普通艙中。

想明白這一點,夜魅修急忙大步朝著機場貴賓廳跑去。

在貴賓廳里找人就方便多了,很快,夜魅修便將整個貴賓廳轉了個遍,可是,根本沒有小丫頭的身影。

這時,廣播里,開始提示夜魅修要乘坐的航班,開始登機了。

看到夜魅修根本沒有要登機的意思,閔睿只好再次提醒道:「boss,咱們已經知道殷小姐與Austin在一起了不是嗎?」

閔睿言下之意很明顯,讓夜魅修頓時茅塞頓開,一掃了心中的焦慮和煩躁,忍不住興奮了起來。不過,對於自己秀逗的腦袋始終處於0智商,深深的感到了憂慮。

京城軍少:陸少的軍醫妻 椰城,風景如畫,儘管,此時已經是金秋時節,然而,熱帶季風氣候,讓這裡卻依然非常炎熱。

位於郊區的椰城國際機場

F國B市飛往椰城的航班,在當地時間,下午17點28分準時降落在了機場跑道上,在滑行了一段距離后,穩穩停在了機場候機大廳門口。

艙門打開,夜魅修和閔睿手裡拎著簡便手提箱出現在艙門口,儘管此時,倆人已經把西服上衣,脫下,放進了輕便的皮箱中,身上都只穿著一件黑色的真絲襯衫,卻依然感到悶熱難受。

一前一後,從旋梯上走了下來,倆人沿著貴賓通道健步走出機場。

閔睿立刻伸手攔了輛機場載客的計程車,報上了會議指定的下榻酒店。

行駛了大約半個多小時的路程,車子駛入了市區,很快,在酒店門口停了下來。

步入酒店大廳,閔睿立刻拿著倆人的證件,到服務台去辦理入住手續。

夜魅修站在酒店大廳的門口,朝著酒店周邊的環境稍稍打量了一下。

感到這裡的環境,與國際大城市酒店的時尚氣息截然不同,具有很濃郁的地方特色。

「boss,走,上樓吧」這時,閔睿已經辦好了倆人的入住手續,拿著房卡走了過來。

看到會議籌備人員,這次,將倆人的房價安排在了隔壁,閔睿的心裡頓時感到踏實了不少。

Vip套房,是類似於別墅狀的樓房建築。

不是非得愛着你 夜魅修和閔睿走上樓,才發現,這裡一共只有四個VIP套房。呈環形,都分佈在二樓。

愛是一條轉彎的路 而環形的中間則是空的。

站在走廊里透過欄杆,可以看到一樓在這個空心位置上,是一個半封閉,非常雅緻的免費飲茶室。

而在飲茶室的外面,則是一個碧藍色的游泳池,游泳池的四周,種植著椰城最著名的椰樹。

這裡雖然沒有B是酒店的繁華和時尚,但是,那種雅緻清幽確實夜魅修非常喜歡的。

拿著房卡,倆人找到各自的房間,夜魅修發現閔睿的房間與自己毗鄰,在房間的左手邊上。

打開房門,走進房間,將輕便手提箱放在了儲物櫃中,夜魅修立刻伸手解開了腰間的皮帶,將包裹在腿上的黑色西裝褲褪了下來,隨手,搭在椅背上,信不走到窗戶前,一邊欣賞著窗外的景緻,一邊解著黑色襯衣上的扣子,脫下襯衫,隨後,身上僅著著一條平角內褲,走進了浴室。

站在花灑下,溫熱的水流,順著烏黑濃密的發緩緩流下,晶瑩的水珠,很快,遍布在小麥色健碩的肌膚上,身上的燥熱,立刻的被洗滌的無影無蹤。

知道閔睿還在等著他一起吃晚飯,夜魅修沒有洗的時間太長,便關上可水龍頭,伸手從旁邊的毛巾架上,取過寬大的浴巾,鬆鬆垮垮系在了腰間,隨後,拿著毛巾一邊擦拭著濕漉漉的頭髮,一邊邁步從浴室中走了出來。

這時,房門口傳來了敲門聲,夜魅修走過去,伸手打開門。

見房門口,閔睿頭髮濕漉漉的,顯然也已經洗完了澡,在看到他身上穿著那件極具椰城風格的花布休閑套裝時,夜魅修忍不住笑了。

「睿,難得啊」

閔睿訕笑著撓了撓自己的濕漉漉的平頭,知道夜魅修在笑自己一年四季都是一身黑色西裝。

剛才,他在走進房間后不久,會務組的工作人員便敲門給他和夜魅修送進來了兩套當地的特色服裝,讓他們換上。說到這裡來的客人,是都穿這些服裝的。

所以,他在洗完澡換好衣服后,便把夜魅修的那套送了過來。

換好當地的休閑服,夜魅修與閔睿一起走出房間,去了餐廳。

此次經濟會議,為期五天,會議主要集中在前三天,後面兩天,是主辦方組織大家參觀當地的人文文化,和名勝古迹。

由於參會人員都是來自不同國家各大知名企業的領軍人,所以主辦發在此次會務準備中,也是下了不少的功夫。 除了大家剛到酒店的當天,沒有安排集體活動,其餘的幾天晚上,都安排了集體的餐飲和娛樂項目。

從餐廳吃完晚飯走出來,夜魅修與閔睿沒有立刻回房間,而是一起去了不遠處的海邊。

喧鬧的沙灘上,此時,已經安靜了下來,海風夾雜著淡淡的咸腥掠過海面,輕輕吹拂在沙灘上。夜魅修與閔睿一邊慢慢散著步,一邊閑聊著今天發生的事情。

「boss,您說Austin這次這樣做,是有什麼想法嗎?」閔睿沒敢直接說出他是不是轉了腸子,改喜歡女人了。

「目前,還說不好。」夜魅修深邃的眸子注視著前方的沙灘,淡淡地回答了一句。

儘管夜魅修想不明白,Austin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但是,有一點,他是很肯定的,Austin是故意讓把殷漓暴露出來的。

由於,夜魅修的生意涉及到時裝行業並不多,所以,像類似這樣的時裝界盛會,他參與的次數並不多。

這次時裝周的活動,發起人Lauren.Let早在活動主題還沒有定下來的時候,便與他聯繫,邀請他作為特邀嘉賓參加這一屆的時裝周活動。

當時,被他婉拒了。

但是,Lauren.Let並不死心,多次致電,甚至親自跑到曼哈頓來找他,進行遊說……

現在看來,這些恐怕是也與Austin脫不了干係。

寂靜的沙灘,除了海浪拍打岸邊的聲音,就只有倆人閑聊的聲音。

不知不覺,倆人漸漸遠離了他們住的酒店,看到前面已經沒有燈光,倆人轉身,正要往回走,忽然,聽到海水中傳來女人用英語交談的聲音。

「有人,先不要上去。」

此時,沙灘上非常靜,在海風的吹送下,女人的說話聲,夜魅修和閔睿聽得都非常清楚,都不由自主的將目光看向了身旁的海水中,隱隱看到在距離岸邊不遠處,有兩個小腦袋露在水面上。

知道殷漓還活著,夜魅修的心情大好,此時,看到這幅情形,忍不住玩心大起,冒起壞氣來,轉過頭,他對閔睿眨了眨黑曜石般的星眸,低聲說了句:「睿,賭一把?」

「好啊」閔睿不明就裡,隨口答應了一句。

「我賭水裡的這兩個女人沒有穿衣服」

「額」閔睿沒有想到boss跟他賭的竟然是這個,差點被自己口水嗆到。

「怎麼樣」夜魅修黑亮的眸子注視著水中漂浮著的兩個圓球,頭也未回地又追問了一句。

「我可以不賭嗎?」閔睿簡直有些哭笑不得,對這個賭局實在沒有什麼興趣。

「不可以」夜魅修立刻霸道地掐斷了他的退路。

「那好吧,那我就賭她們穿了」見自家boss興緻這樣高,閔睿只好硬著頭皮陪著他玩起了這個無聊的遊戲。

「一美元」說完,夜魅修率先在沙灘上坐了下來。

「boss,這樣不好吧」

看到夜魅修擺明了是不想讓水裡的兩個女人上岸,閔睿不禁有些遲疑了。擔心別再惹出什麼事端來。

「放心吧,沒什麼不好的,大不了給你一個英雄救美的機會……」夜魅修臉上露出魅惑的笑容,轉頭打趣了閔睿一句,隨後,拍了拍自己身邊的沙灘上,示意閔睿快坐下

「英雄救美就算了,只要不挨罵就不錯了」無奈,閔睿只好小聲嘟囔了一句,隨後,在他身邊坐了下來。

這時,海水中的兩個人在水中等了半天,見岸上的兩個男人不但不走,反而還在沙灘上坐了下來,不由得有些著急,沉不住氣了,其中一個女人朝著岸邊大聲說道:「麻煩你們走開好嗎?我們要上岸了」

女人這句話,已經在無形當中,暴露出了一些事情,岸上的夜魅修和閔睿心中都已經明鏡似得。

「boss,你贏了,咱們走吧」

希望能夠儘快結束boss這突發奇想,惡趣味的遊戲,在女人說完后,閔睿立刻認輸了

然而,夜魅修卻顯然還沒有盡興,在看出閔睿急於要離開后,他立刻說道:「認賭服輸,那你問問她們是裸泳嗎,如果是,咱們就走,如果說不是裸泳,那咱們就在這一直做到她們上岸。」

「我說???」夜魅修的提議,驚得閔睿,眼珠子差點沒直接瞪出眼眶來。

「你不是已經認輸了?」

「可是,boss,賭注不是一美元嗎?」

「那是我下的賭注,我輸了會給你一美元,你沒有下賭注,輸了,自然是要聽從我的安排。」夜魅修睨視了他一眼,嘴角偷偷帶著一抹壞笑。

沒搞錯吧,這根本就是不平等條約。

閔睿簡直欲哭無淚了,沒想到一向遇事殺伐決斷的boss,竟然會這麼賴皮。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