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剛才,是紫蘇一腳將陳瑜踹下黑風嶺的!

陳瑜向下的速度太快,修為急速運轉並且展開身法,好不容易穩定了身形,不至於令自己在這麼多人面前連滾帶爬。面子是保住了,可心中的悲憤實在難以形容。

別說和紫蘇從小一塊長大,對她已經足夠了解。只說剛才在黑風嶺上,除了她也沒別人敢一腳將他給踹下去啊。

「你初晉凝氣七層,先和此人切磋一番,穩定一下境界,也熟煉一下術法在新力量下的運用!」果然,嶺上傳來紫蘇的諄諄教導。

這一下,剛才沒看清此地情形的修士,包括李思遠都知道,是紫蘇向陳瑜下了黑手。這裏果然是黑風嶺,紫蘇竟對陳瑜下了黑腳,而且果然是親師姐,才能在此時下得去手啊。

同時他終於明白,陳瑜一見到溫柔中帶着羞怯的楊冬兒,為什麼會那麼想要和她多說兩句話。

韋靈兒更是突然想起,陸臨風曾說過陳瑜是從小被紫蘇打到大的。見識了她那一腳,韋靈兒發現平日裏的揪耳朵,當真只是小兒科。

「師姐,他有凝氣九層!」此時陳瑜已經衝到了嶺下。周圍滿是坑窪的怪石隨意散佈,有勁風吹過這些坑窪,頓時響起一陣陣的鬼哭狼嚎。陳瑜面對着有些呆愣的萬三郎,悲聲向紫蘇控訴道。

風靈獸見陳瑜來到面前頓時凶性大起,嘎嘎聲中,規模小而淡的音波,令其面前一個凝氣十層的修士失神的瞬間,身體微一模糊,右側的肋骨橫切此修士而過。血光乍現,那修士甚至沒能發出慘叫就被切成了兩段。

正要再向陳瑜衝來,卻被十多個修士攔住去路,激戰再起。

「我知道。」紫蘇的聲音從嶺上傳來,道:「但修士的境界若有用,剛纔此人就不用死了。你跟他切磋一番聽我指令,待時機成熟我會讓臨風祭出臭丹。」

直到此時,那種丹藥被陸臨風稱作香丹,其本身也確實帶着淡淡清香。然而在陳瑜口中,此丹名為破丹,在紫蘇等一眾修士的心裏,此丹為臭丹。

「那你好好跟我說就是了,何必踹我下來呢?」陳瑜嘟囔一句,定睛看向萬三郎,道:「紫陽宗白鹿殿陳瑜!」

「萬獸山莊萬三郎!」二人見禮畢,各自施展術法開始了相互試探。

「李師兄,我擔心去如意宗的路上,如那天清晨一般,會遭到宵小修士的阻攔打劫。」紫蘇向與她並排站在一起的李思遠道:「我打算早點趕去如意宗,因此這一次不能再讓風靈獸逃跑,我們爭取在這裏,將它斬殺!」

「紫蘇師妹有什麼想法儘管說,在下定全力配合。」李思遠看嶺下正你來我往很是客氣的陳瑜和萬三郎一眼,又看看血光頻現激烈異常的風靈獸戰圈。此妖獸的妖丹已經是他的了,他也不想再讓其逃走。

「有臨風的臭丹,陳瑜藉著追雲靴之力,在霧氣中對風靈獸可以形成優勢。」紫蘇說着自己的想法,道:「我希望兩位司馬師兄和眼前這些修士,盡最大可能的消耗風靈獸的修為。待其疲憊之際,由臨風祭出臭丹,李師兄以大羅天術遲滯風靈獸的速度,由陳瑜出手將其斬殺。」

「此法,可行!」李思遠稍一尋思立刻贊同。有些意外地看紫蘇一眼,他沒想到平日裏不顯山露水的紫蘇,竟有如此心計。其實他不知道,自三年前開始,紫蘇就去紅玉長老的披霞殿做事了。而陳瑜的智謀功法,都是紫蘇手把手教出來的。只是除了在白鹿殿,紫蘇向來不喜歡與人交往。

既然已經同意了紫蘇的計劃,李思遠深吸一口氣,道:「紫蘇師妹還要在下做什麼,還請不要客氣。」

「掩月宗司馬氏子弟的號召力,可遠遠強過你我。」紫蘇向李思遠一禮表示感謝,道:「因此如果司馬鈞、司馬錯將那些修士組織起來,一起向風靈獸出手,我擔心它撐不了多久。」

「我還當什麼呢?」李思遠輕輕一笑,再看一眼仍然非常客氣的陳瑜和萬三郎,目光看向正激烈交戰的司馬鈞,揚聲道:「司馬鈞師兄,你貴為掩月宗掌門獨子,外出時司馬師伯怎麼沒有賜下歷害法寶呢?若有一兩樣法寶,何至於令風靈獸活到此時?」

紫蘇微微一笑,她早就料到如此。李思遠的資質遠勝陳瑜,如今卻和他一樣修為,想來定是將心思花在其他事情上了。而此時一開口,立刻是擾亂司馬鈞心智的言語,他果然和陳瑜一樣心思太繁雜。

「你懂個屁!」卻是司馬錯怒聲大罵。他們當然有歷害的法寶,不然掌門怎麼可能放心獨子外出?然而但凡厲害法寶,一旦動用必然大損修為,將其用在以速度見長的風靈獸身上,實在是出力不討好的行徑。

「可掩月宗不是有殘月這門功法的么,二位師兄至今不肯用出,是修鍊地不熟練呢,還是司馬師伯沒教你們?」李思遠繼續道。只是他這話問的,連紫蘇和楊冬兒都有些皺眉。

蓋因此功法乃當初紫陽宗剛崛起時,掩月宗和方夜宗都派了細作拜入紫陽宗。當時方夜宗盜了大焚籠術,經過改良成為今天的大天羅術。而掩月宗卻是將殘月這門術法整個盜走,這門紫陽宗的功法,陳瑜和紫蘇學不到,反而成了掩月宗的絕學。到了今時今日,三大宗門很有默契地不再提起當年事,李思遠這是在揭掩月宗的老底!

(未完待續)

求收藏,求推薦。見兩人還打算歸還桌子凳子,管博擺手道:「不用了,他們能被我一攆就走,就因為這些東西,有這些東西在,他們有借口過來。」

周想笑了,「乾爸,你這是故意給人家借口啊?」

「是的,」管博點頭承認,「隔幾天就能看到他們過來表演一通,也挺有意思的。」

「行吧!既然乾爸樂在其中,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683章我猜到了 十分詭異且還怕,特別是對於身為穢土轉生之軀的斑來說,靈魂才是重中之重,一旦靈魂遭受創傷就玩完了。

斑拳頭緊握,臉上滿是不甘,嘴中喃喃自語。

「沒想到這個傢伙竟然強大倒了如此地步,難道我謀劃了這麼多年的計劃就要在這付諸東流了嗎?我的時代還沒結束,不應該會這樣!可惡啊!」

「看來我們之間還存在着一些誤會,你的謀划與我的目的並不衝突,我並不會破壞你的計劃,我之所以出現到這裏僅僅只是阻止你殺死我的部下而已。」

寧次的語氣依舊冰冷,然而這冰冷的話語落在斑耳朵里卻如同天籟之音。

「你說什麼?你不會破壞我的計劃?到底是怎麼回事?」

斑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寧次,緩緩飄落,陸地迅速上浮,同時岩漿迅速下沉,當寧次落地時剛好踩堅實的地面上。

「看來我們能好好談談了,那麼,跟我來吧。」

說話間,寧次抬手開出一道空間裂縫,自己率先踏入裂縫之中,斑猶豫了一下,也跟着走入裂縫內。

裂縫的另一端連接的是鐵之國的據點,寧次一出來就是監視着整個戰場的巨大球體。

「這裏比較安靜,就在這裏談吧。」

「這個是……整個戰場?你在監視整個戰場?你到底想做什麼?出手妨礙我卻有口口聲聲說與我的謀划不衝突,表現得毫不在意卻又在監視着整個戰場,你這個傢伙簡直比穢土轉生的施術者更加陰暗。」

寧次本來也不是什麼小肚雞腸的人,而且斑剛剛被自己暴揍一頓心情不好也在所難免,也沒有在意斑在言語上的不遜,自己隨便找了把椅子坐下,順手還將一把椅子推到斑面前。

「坐吧,這場戰爭才剛剛打響不久,我們還有大把的時間。」

斑也不客氣,直接在椅子上坐下,翹起個二郎腿,一點都不見外。

「說說吧,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的那些話又是什麼意思?」

「我怎麼感覺你是在審問我啊?不過算了,反正你也吃虧了,語氣什麼的都不重要,至於我的話是什麼意思?就是字面意思,沒有別的意思,你的計劃是月之眼計劃,而我也有我的計劃,並且我這個計劃必須要基於月之眼計劃成功才能進行,所以我並不會讓你的謀划失敗。」

「既然如此,你為什麼還要派人來妨礙我?口口聲聲說不會妨礙,結果卻在親手阻止,你這個傢伙還真是口是心非啊!」

寧次起身面向大球,掃過整個戰場一眼,最終將目光落在了正在顯示天天的畫面上。

「你想要的不就是給忍界帶來和平嗎?那麼帶來和平是為了什麼?不就是少死一些人嗎?我想要的也僅此而已,即使已經爆發了戰爭,我也依舊想要讓戰場中少死一些人,如果放任你在戰場中橫行將會造成極大地傷亡,並且會直接將戰場的平衡打破,這並不是我想看到的。」

聽着寧次的解釋,斑微微點頭,但緊接着便嘲笑起來。

「你這個傢伙還真是有夠貪心的啊,既然是戰爭就會死人,這是無論如何都改變不了的,就算你遏制住了我也沒有用,簡直就是在做無用功,讓我出手儘快將事情解決戰爭就能儘早結束,這樣一來傷亡反而會更小一些,連這麼簡單的道理都不懂,你還真是個天真的小孩子啊。」

斑的語氣中充滿了嘲諷,寧次倒也沒有反駁,重新回到座椅上坐下,也學着斑的樣子打起個二郎腿。

「我可不認為你這幅穢土轉生的身體能做到什麼,在你死去的這段時間裏發生了很多事情,被你留作後手的那隻輪迴眼現在在帶土身上,那傢伙對你可不是那麼忠心啊,不把他逼上絕路,你怎麼可能有機會復活?你一旦完全加入戰場,戰爭的局勢就會萬全一面倒,到時候最終發動那個術的可就是帶土了,而你幾十年的謀划就會淪為他人的嫁衣,這是你想看到的嗎?」

斑被問得啞口無言,一時間說不出話來,寧次冷笑一聲,繼續說道:

「我對這個世界並沒有任何感情,但是卻要對這個世界上的人有羈絆,羈絆這種東西說不清道不明,甚至會影響人做出正確的判斷,就像現在這樣,但是當樂在其中時,卻也是一種享受。」

「嘿嘿!你這個傢伙還真是有意思,不過我聽懂你的意思了,也就是說,只有我完全復活了之後才能讓我出手,是這個意思吧?你的計劃需要基於月之眼計劃成功才能實施?那麼,你的計劃又是什麼?世界和平了之後,你要追尋什麼?」

斑目光灼灼地盯着寧次,寧次閉上雙眼,深吸口氣,再度睜開時,輪迴眼已經變成了一雙普通的眼睛,身上的氣息也完全收斂起來。

「那種事情與你無關,不過告訴你也無妨,我需要獲得搜尋並且定位異空間的力量,這股力量必須要在將月之眼計劃完成的那個人身上獲得,換句話說,並不一定要是你,如果帶土能夠完成月之眼計劃的話也可以。」

「搜尋並且定位異空間的力量?你想要去別的世界?」

「是啊,一旦月之眼計劃成功了,那麼這個世界的人就會全都沉醉在夢中,只剩下寥寥數人能夠保持清醒,這樣的世界未免也太無聊了,世界那麼多,我想去看看。」

寧次的語氣依舊非常輕巧,聽上去也能自圓其說,但是斑聽着卻是眉頭緊皺,完全不相信寧次的這種鬼話。

「去別的世界是因為這個世界的人都陷入沉睡,陷入沉睡的原因月之眼計劃,而月之眼計劃成功了你才有力量去到別的世界,怎麼聽都是自相矛盾的話,覺得無聊的話,你就應該阻止這個計劃啊,對於如此強大的你來說,難道還擔心這個世界的動蕩會影響到你嗎?你果然沒有在說實話啊。」

寧次嘴角一抽,心裏有些發虛,本來寧次覺得自己的說辭很好,肯定不會有問題,沒想到直接就被斑給識破了。。 男人也在看着他們,深藍色的眼睛裏多了幾分恐懼,隨即加快腳步,朝着反方向走去。

葉一寧看着他的背影,然後點頭:「嗯。」

「好」,寧修羽將她的小手放在自己的口袋裏,輕輕握了握,然後說:「這事兒我給你記下了!」

說完,拉着葉一寧朝着前面走去。

島上的冬天很冷,大海依舊澎湃,路上卻幾乎沒了什麼人,也就只有碼頭那裏還熱鬧些。

寧修羽又帶着她去了趟之前常來的那家超市,買了些零食,然後才一起回民宿。

民宿的空調一直開着,有些發乾,寧修羽一臉開了兩個加濕器,才覺得好一點。

葉一寧脫了羽絨服,換了身家常衣服,盤腿坐在沙發上,一邊吃零食一邊看手機。教授說過要給她留課堂視頻,課下發她手機里的。

她倒是也收到了,但是載入得特別慢,幾分鐘一卡,根本沒有辦法聽。她索性也就把手機給放到一邊去,抓過頭看着窗外。

冬天,住海邊並不是件多浪漫的事情,不敢開窗吹海風,也沒有星星可以看。

寧修羽站在窗邊,忽然笑了聲:「當初來這裏的時候,還曾經夢想過混個島主噹噹,現在想來,真的有點幼稚!」

這樣落後的地方,並不適合他們定居。

這世上根本就沒有什麼世外桃源,隱居避世也不過是個傳說而已。

他們兩個,都是在都市裏生活久了的人。眼下的這個荒蠻之地,只適合平時落腳,根本不能長久的生活。對於都市裏的那些現代化條件,他們已經有了深深的依賴。

葉一寧靠在沙發上,也跟着他一起看向外頭,忽然問道:「要是我不來找你,你打算在這裏呆多久才回去?」

「也就幾天而已」,寧修羽說,頓了頓,又道:「你還在紐約,我怎麼可能在這裏久留?」

逃避只是一時的,和她在一起,並為了兩個人的將來而籌謀,才是寧修羽必須去堅持的事情。

「你想哪天回去呢?」

寧修羽回過頭去看她:「這段時間功課太緊了,我之前倒是一直都計劃着帶你出來玩玩兒,放鬆一下的,但是被別的事情給耽擱了。」

之前他想要帶着她去瑞士滑雪,如果時間不夠的話,到附近的溫泉酒店去洗洗溫泉也行。但是寧峰一死,之後的事情,讓他根本沒有辦法脫身。

等把這一切都給忙完的時候,他發現自己已經沒什麼心思出來玩兒了。

她能找過來,對於寧修羽而言,是個意外,也是個驚喜。

「欠你一個聖誕節禮物」,他見她一直不說話,就自顧自的道:「等回去了,找機會補給你。」

葉一寧淡淡道:「不用了,一個節日而已,每年都會有的。」

寧修羽也笑了:「是啊,節日每年都會有,我稀罕的,也從來都不是什麼聖誕節……」

他想要的,僅僅是想跟她一起出去玩玩兒,浪漫一下罷了。

葉一寧歪在沙發上,說:「如果可以的話,還是趁早回去吧。」

寧修羽嗯了聲,說:「我們先離開島上再說!」

離開島上,他們可以先去墨西哥城,那裏繁華一點,暫時過渡一下,然後再坐飛機回紐約。

葉一寧在這裏住了三個晚上,天氣太冷,沒有什麼可以玩兒的地方,兩人多半都呆在屋子裏。網絡很不穩定,葉一寧也根本沒有辦法聽網課,索性就像上次來的時候一樣,把所有的一切全都拋開。

他們兩個像是被流放到這裏的人一樣,聊聊天,喝喝茶,或者一起借用房東的廚房做點吃的。

上次來的時候,葉一寧還是一個廚藝小白,分不清糖和鹽,只能坐着吃現成的,這次倒是比上次好了一點,在寧修羽做飯的時候,可以在一旁搭把手了。

兩人的伙食很簡單,也沒有什麼高端食材,無非是一些魚和蝦而已。難得的是寧修羽廚藝見長,普普通通的食材,也能做出令人驚艷的味道。

她一邊吃,一邊誇讚:「你可以去五星級酒店擔任主廚了。」

寧修羽笑了笑,說:「那是你帶有感情色彩去吃的,換做是別人做的,你未必會覺著好吃。」

葉一寧想想,似乎也是這個道理。

俗話說,情人眼裏出西施,那麼這個西施即便坐了黑暗料理,對於她而言,應該也是很美味,能讓她心甘情願的吃下去的。

酒足飯飽之後,寧修羽穿上外套,道:「我去超市一趟,你在屋子裏等我。如果我不回來的話,不要給別人開門。」

葉一寧沒多想,點了點頭,一個人在床上躺下來,百無聊賴的玩兒着手機遊戲。

寧修羽也沒有離開多久,大約也就半小時的功夫,就從外面回來了,手上還拎着一個零食袋子,說:「明天我們離開這兒,給你船上吃的……」

他買了很多水果味的糖果,因為葉一寧暈船的時候,吃這些會舒服點。

準備好了明天離開要帶的東西,寧修羽也脫掉了外衣,掀開被子,在她身邊躺了下來。

外面的冷風從窗外呼嘯而過,葉一寧靠在他的懷裏,漸漸有了些睡衣。

她一向都有擇席的毛病,一換了地方,就容易睡不着覺。這次倒不知道是怎麼了,晚上總能踏踏實實的睡夠八小時。

估計,是這個男人有治療失眠的特異功能!

隔天,兩人準備離開島上。

要等到中午的時候才有船,所以時間很寬裕,兩人慢騰騰的起床,穿好衣服,吃了個簡單的早餐,然後才穿好衣服,拎着行李箱朝着外面走去。

風很大,似乎還有要下雪的兆頭。

葉一寧用圍巾包住了自己的臉,一手緊緊挽在寧修羽的臂彎上,像是害怕風會把自己給吹跑了似的。

還沒等走到碼頭那邊,就看到三五個人,抬着一個簡陋的擔架,步履匆匆,似乎在朝着診所那邊去。

葉一寧略感詫異,下意識的就往擔架上看了眼。

上面躺着個男人,身上滿是血跡,眼睛微微睜著,看起來情況很不好的樣子。

而那個男人,就是葉一寧感到島上時,對她圖謀不軌的男人。

擔架經過身邊,男人也並未留意到他們,幾個男人也匆匆而過。

葉一寧的視線卻將他們一直送出去老遠,最後,寧修羽才將她往前拉了下:「快走啊,看什麼呢?」

。 勾陳大帝也好奇的看去,頓時皺眉。

「他在幹嘛!紫薇星宮豈可如此變化,這不是讓周天星神自亂陣腳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