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劉宗敏說道:「小李將軍說的對,我們大家關顧著去商量羅汝才是否投敵,卻沒考慮他真若投敵了,我們應該怎麼防備。我建議在處置賀一龍和羅汝才時,可讓賀錦、劉希堯和藺養成四人於帳后旁聽,處置完后立即逼迫他們效忠闖王。至於羅汝才大軍久和我部聯營作戰,已經是成混合營了,只要闖王明訴羅汝才罪狀,想必大家都會擁戴闖王的。至於馬守應部眾雖有二萬五千,然此時正在攻打澧陽,闖王事成之後,可以多家安撫,量他也泛不起大風浪來!」

李自成道:「好好!宗敏果真是智勇雙全啊!我有牛先生和宗敏輔佐,有的諸位大將效力,天下安能不平也!」

諸將都大聲叫道:「我等誓死追隨闖王!」

李自成道:「等我得了天下,一定和諸位共享,現在就請諸位各自回營,隨時準備出戰!」

諸將應命而去,只留下牛金星幫李自成給羅汝才、賀一龍等寫信。信寫好后,李自成立即派人送往各地。

羅汝才接到李自成的書信,立即召集絃圭和陳逆前來商量。陳逆從羅汝才手中接過書信,看了一番,說道:「將軍莫要中計,李自成想要殺將軍已經很久了,現在這封書信,讓將軍獨自前去他的大營里商量進軍之策,卻又沒有具體的內容,分明是想把將軍騙到他大營里去,好謀殺將軍。」

羅汝才心裡生疑,絃圭加油添醋的說道:「將軍不可不防,前天李自成已經急召劉宗敏、劉芳亮等大將回襄陽,如今想想,肯定是有對我們不利的行動。」

羅汝才道:「李自成小兒,我當年和闖王高迎祥起事之時,他還不知道在哪個屁眼裡呆著,後來聯營之後,我敬他是高闖王的外甥,一直向兄長一樣對待他,讓他做聯營軍主帥。如今倒好,羽翼豐滿了,六親不認了,老子到要看看他能玩出些什麼花樣出來!立即下令各營,全軍備戰!」

陳逆領命,一邊傳達羅汝才的命令,各營積極備戰,一邊卻把這個消息傳回襄陽,之說羅汝才準備下令全軍備戰,準備聯合左良玉把李自成大軍困死在襄陽城裡。

李自成接到消息后大怒。心裡暗暗決定,等殺了賀一龍后,在趁雷霆之際誅殺羅汝才。到了晚上,賀錦、劉希堯和藺養成先來,李自成讓他們四人藏於帳后。不久,賀一龍就獨自一人前來赴宴。

李自成笑著接入營中,賀一龍不見羅汝才,便問道:「既有大事,闖王怎麼不請羅汝才將軍一同商議?」

李自成道:「賀將軍不是早就和羅將軍商量好了嗎?」

賀一龍心裡大驚,面上故作鎮定的問道:「闖王的話,我就不明白了?」

李自成道:「你與羅汝才勾結明軍,想分裂義軍內部,我在證據確鑿之下,仍然想給你們一個機會,約你和羅汝才一起來我營中議事,誰知羅汝才心裡有鬼,不敢應約,還讓部下五營人馬備戰,想要把握軍困死在襄陽城裡。難道你還敢狡辯不成!」

賀一龍大聲說道:「起事幾十年來,我率領革、左五營與明軍浴血奮戰,從未有過投降之事,分明是你想吞併我我部,編出這些虛無縹緲的事來污衊我,就不怕寒了義軍兄弟的心。」

李自成冷笑道:「你就是因為這樣才和羅汝才合謀想要害我的?不管你是因為什麼原因,但是你和羅汝才合謀害我卻是屬實,今天我先借你頭顱警告一下羅汝才!來人拉,給我把這個義軍的叛徒給我拉下去看了。」

早已埋伏好的李自成部下士兵聽到李自成的號令,當下魚貫而入,賀一龍見此情景,知道李自成早有預謀,當下拔出寶劍,想挾持李自成,卻被李自成的養子李雙喜一箭貫穿胸膛,死於當場。

在帳后旁聽的藺養成、賀錦和劉希堯三人見賀一龍已死,連忙出來跪在地上,告罪道:「闖王明鑒,賀一龍的事情,我們一點都不知道。」

李自成道:「我當然知道各位將軍與此事無關,否則諸位還能在這裡和我說話?各位將軍只需宣誓效忠於我,便可以回去了,賀一龍的部下士兵,也都分給你們統領。」

三人連忙大聲宣誓到:「我等三人誓死效忠闖王,如違此誓,他日死於萬箭穿心之下!」

李自成笑著扶起三人道:「三位從安徽前來投我,自成心裡感激不盡,他日自成若能得天下,各位都是開國功臣,當與我共享天下!」

三人叩謝,又好自安撫了一番,讓他們回去聽命,又喚各營大將前來,告訴大家說:「羅汝才心中有鬼,不敢前來,還讓部下五營人馬做好準備,想和我一爭高低,賀一龍剛剛已經被我誅殺,藺養成等三人當場宣誓效忠於我。現在我們怎麼解決羅汝才為當務之急。」

劉芳亮道:「如果我們與羅汝才大戰一場,雖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可以取勝,但那樣一來,我義軍必然元氣大傷,如若左良玉和孫穿庭再趁機進兵,只怕我軍會抵擋不住。」

劉宗敏道:「我們可以先把羅汝才包圍起來,再出示那封高名衡給羅汝才的密信,申訴他通敵的罪狀,用不了多久,羅汝才部下肯定就會歸順我軍。」

李自成笑道:「兵貴神速,我有一計,可在一天之內徹底解決羅汝才,沒了羅汝才,他部下五營人馬自然會為我馬首是瞻。」

賊軍諸將都道:「願聞闖王妙計!」

李自成道:「劉宗敏、田見秀、劉芳亮、李過、袁宗第,你們六人各帶部下人馬合圍安陸,切記先不要聲張,做的越隱秘越好!務必在明天早上寅時三分左右一起到達安陸羅汝才軍營外面。李雙喜,你選精騎一百,隨我前去安陸,拜會一下羅汝才。」

賊軍諸將聽說李自成要帶精騎一百連夜趕去安陸羅汝才大營,都勸道:「闖王不可孤身犯險!如果羅汝才真和左良玉有了勾結,導師先下手為強,挾持闖王,大事就不妙了。」

李自成到:「我料定此計可行,諸將不必多言,只照我吩咐行事便是。」

賊軍諸將只得各自回營,吩咐部下將士,連夜密密的往安陸趕去。李自成帶領李雙喜和一百精騎,也快馬加鞭趕往安陸。

第二天清早,太陽還只露出小小的一角,李自成便已經到達羅汝才大營。守營士兵見李自成親自前來,不敢怠慢,連忙迎入大營。李自成問道「羅將軍呢?我有要事和他相商。」

守營士兵道:「回稟闖王羅將軍在還為起床。」

李自成聽了,心裡暗道:「真是天助我也!」口裡卻說道:「軍情緊急,你快快領我去見他。」

守營的士兵向來都崇敬李自成,自然不會有疑,即帶著李自成與他部下一百精騎前去羅汝才的帥營。一到帥營門口,羅汝才的親兵看到李自成帶著一百多人氣勢洶洶的過來,暗道不好。便硬著頭皮上來說道:「闖王,羅將軍剛剛起床,容我通報一聲。」

李自成斥道:「我和汝才向來如兄弟,現在我有緊急軍情要找汝才相商,你居然敢阻攔我,這是離間我們兄弟的行為,來人哪,先給我拿下,等我和汝才商量之後再行處置。」

李雙喜聽了,把手一會,十幾名士兵立即把守門的四名羅汝才的親兵拿下。帶李自成來找羅汝才的守營士兵見李自成說話間就拿下了將軍的親兵,都告饒道:「闖王息怒,幾位兄弟絕對沒有不敬闖王的意思,自然更加不敢離間闖王和我家將軍之間的關係了。」

李自成道:「你們放心,我不是說了,等與你家將軍商量后才會處置他們嗎。你去把各營諸將叫來,就說羅將軍有要事找他們商量。」

那些士兵聽到闖王都這樣說了,也不好再說什麼,就去幫李自成給羅汝才部下五營的主將送信去了。

李自成帶著李雙喜和一百精兵破營而入,正巧羅汝才聽到外面有人說話,出來查看,卻看到李自成帶著百餘人氣勢洶洶的破營而入,大吃一驚!臉上立馬笑道:「李兄什麼時候來的,也不先給個信,小弟我好去迎接你啊!」

李自成冷著臉說道:「哪敢老羅將軍大駕!我請羅將軍商議軍事,羅將軍不給面子,我只好來羅將軍這裡了。」

羅汝才道:「兄長聽我解釋,我…。」

李自成喝道:「羅汝才,你勾結左良玉,妄圖分裂我義軍,證據確鑿,還想狡辯,雙喜,給我殺了。」

李雙喜手中寶劍一揮,十幾名士兵一頓亂刀便把羅汝才砍成肉醬。可憐羅汝才,自崇禎四年起兵造反,名列十三家賊軍,人送綽號「小曹操」,大小几百戰沒有喪命官兵之手,如今卻死在李自成的亂刀之下。 李自成亂刀砍死羅汝才,便命令李雙喜派人守住帥營大門,只等羅汝才部下五營大將前來。

羅汝才部下五營大將聽到將軍召喚,不疑有詐,都孤身前來,只有右營統領楊承祖覺得奇怪,莫非李自成有動靜不成?細問之下,方知李自成帶著百餘士兵,已經衝進了羅汝才大營。讓五營大將去帥營議事也是李自成的主意。楊承祖暗道不好,連忙命令部將王龍點齊人馬前往帥營聽令,自己匆匆忙忙向帥營趕去。

趕到帥營時,其他四營大將也已經到達。楊承祖小聲的對他們說道:「你們來時,細問了報信的士兵沒有?李自成已經到帥營了。」

四營大將道:「闖王來了,很好啊!看來真有大事了。」

楊承祖搖頭無語,這些人本是羅汝才一手帶出來的,現在都視李自成為主帥了。只得硬著頭皮,走進帥營。

進入帥營,便看到李自成端坐在平時羅汝才坐的那張椅子上,兩邊並立站著百餘名士兵,手都握著刀柄,眼睛都死死的盯著他們,只要李自成一聲令下,他們絕對會拔出鋼刀砍死他們。地上有一具被砍得模糊不清的死屍可以作為憑證。

大家看了這陣勢,心理什麼都明白了,地上的那具死屍雖然模糊不清,但想想也知道是羅汝才無疑了。楊承祖大聲問道:「闖王這是何意?地上死屍是誰?」

李自成指著地上那具死屍笑道:「各位將軍不要驚訝,羅汝才在開封之時,就勾結河南巡撫高名衡,現在又同左良玉相勾結,想要出賣義軍兄弟,已經被我當場處死。」

楊承祖冷笑道:「自前闖王高迎祥戰死,羅將軍是我義軍中資格最老的人,現在就憑藉李闖王你一句話就認定羅將軍通敵,不經過商議便私下裡將羅將軍亂刀砍死,豈不寒了所有義軍兄弟們的心。」

李自成道:「我不經商議處死羅汝才實乃事出有因,怕我義軍兄弟中了他和左良玉安排的毒計,至於他通敵的罪狀,的確正確確鑿,無可抵賴!雙喜,把證據給各位將軍看看。」

李雙喜把高名衡寫給羅汝才的密信以及一些自己偽造的證據送到五營大將面前。大家粗略看了一下,都臉色鐵青。楊承祖卻一把把那些證據都扔到地上,大聲叫道:「李自成,這些證據分明都是你偽造的,你狼子野心,在就想吞併羅將軍了,各位將軍不要中了李自成的奸計,我們要為羅將軍報仇啊!」

李自成冷笑道:「楊將軍這麼急,是不是因為證據上顯示,你與此時也有份啊!來人啦, 守護,天堂 。」

楊承祖笑道:「李自成,你以為你是誰,帶著一百人就趕到老子的地盤上來殺老子,老子近三萬大軍都在營外候著,只要老子大喊一聲,他們便會衝進來,我就不信你們能在三萬大軍的圍殺之下還能逃出生天。」

李雙喜一聽,走到帥營門口,挑開門帘一瞧,外面果然密密麻麻的列這一大片士兵。頓時嚇得臉色鐵青,走到李自成身邊,小聲的把情況告訴李自成。

李自成笑道:「楊將軍果然厲害,這一招釜底抽薪用的毒辣啊!不過楊將軍,你派部下去大營外面瞧瞧,看看我是不是只帶了一百人來。」

楊承祖正想說什麼,卻看到他的部將王龍走了進來,在他耳邊小聲的說道:「將軍,大事不好了,李自成的老八營有六營已經殺到我軍大營。現在我們已經被包圍了。」

楊承祖聽了,臉色頓時變得鐵青,狠狠吸了口氣,說道:「李自成,你真捨得下本,八營人馬居然帶來了六營,老子也沒別的說了,這帥營已經被老子團團圍住,我若要殺你那是易如反掌,老子又被你部下團團圍住了,等老子殺了你,基本上也走不出這個大營了。現在看在都是義軍一脈的份上,你讓部下讓開一條路,老子帶著部下離開義軍聯營,以後咱么各干各的。」

李自成道:「好!咱們都是義軍兄弟,我本來就不想和你為難,你帶著部下離去,以後綠水青山,眾有相會之時,只要你還是義軍,我便不找你麻煩。」

楊承祖聽了,心中始定,帶著王龍轉身走出帥營。李自成看著楊承祖離去,便笑著對剩下的四營大將說道:「四位將軍請坐,我知道羅汝才的和四位將軍沒有一點關係。」

四營大將聽了,趕緊跪在地上說道:「謝闖王明察,我等願意為闖王效力。」

李自成道:「好,各為兄弟都回營去,管理好自己的部下,不要生出亂子。」

四營大將各自告退。李自成拭了拭臉上的冷汗,說道:「沒想到這個楊承祖還有這麼一手,以後此人不得不防。」

李雙喜問道:「義父放他走就得了,卻不知道為什麼還要答應他以後不找他麻煩。」

李自成道:「我是給他吃顆定心丸,表明我放他走的誠意,另外我告訴他只要他還是義軍,我便不找他麻煩,希望他不要去投靠官兵。」

李雙喜哦了一聲,不再說話,片刻,劉宗敏等六將魚貫而入,李自成問道:「現在局勢怎麼樣了。」

劉宗敏道:「我部士兵與羅汝才部一直在一起聯軍作戰,早已分不清你我了,加上羅汝才通敵的證據確鑿,到也沒出什麼亂子。」

李自成道:「沒出亂子倒好,不過隱患還是很大的,我們的好好休整休整,把隱患都消除了,才能進一步計劃。」劉宗敏主將都大聲說道:「闖王英明!」

北京城,還在對各路抽調的兵馬望眼欲穿的朱由檢得到李自成殺了羅汝才和和一龍,賊軍內亂的消息,再也忍不住了。朝會時點這吳甡的名說道:「吳愛卿,現在賊軍內亂,正是我大軍進剿的號時機,雖然你要的直屬精兵尚未集結,但是各地衛所仍有精兵,左良玉部下二十萬精兵也會為你所用。愛卿可先去湖廣督師。」

吳甡道:「聖上,李自成雖殺羅汝才,然賊軍基本上沒有什麼大規模的交火,損失不大。反倒是李自成統一了號令,使得賊軍戰鬥力更強。我們不可輕敵啊!」

朱由檢不悅,此時,外面突然有人來報,劉澤清有本啟奏。朱由檢道:「傳上來。」

司禮太監接過傳令兵手上的奏章,交給朱由檢,朱由檢打開一看,高興的說道:「吳愛卿,你要的精兵來了,劉澤清親自帶著部下精兵一萬五千人回京聽你命令。」

吳甡說道:「既然如此,等劉澤清精兵一到,微臣立即啟程前往湖廣督師。」

朱由檢正想鼓勵幾句,傳令兵有在門外報到:「山東總兵朱震有本啟奏!「

朱由檢笑道:「剛剛才朕接到一個好消息,卻不知道這個向來給朕好消息的朱震能否再讓朕高興一次。呈上來!「

繼承者的專屬寶貝 ,呈到朱由檢面前。朱由檢接過奏章,打開一瞧。邊看臉上就邊高興起來,大聲叫了幾個「好」字!然後對大臣們說道:「列位愛卿,這個朱震果然沒讓朕失望,他從淮安進入山東十天不到,便在棗莊附近與金虜碩托部決戰,全殲碩托部三萬餘人。」

大臣都紛紛叫道:「聖上洪福齊天,此乃天佑我大明。」

朱由檢說道:「朕欲授朱震破虜將軍頭銜,列位愛卿有和看法。」

此時朱震打了勝仗,正碰上崇禎皇帝高興,誰敢提出異議掃了朱由檢的興頭,只是都口稱「聖上英明!」

朱由檢笑著說道:「吳愛卿,我給你京營精兵一千,你現在前去和劉澤清會和,直下湖廣組織大軍圍剿賊軍,如何?」

吳甡心裡盤算著,那個朱震在山東打了勝仗,劉澤清這傢伙在山東呆不住了,大概是真心想和我南征了,便說道:「臣遵命!」

朱由檢大聲說道:「好,愛卿回去準備,明天一早,朕親自為愛卿送行!朕再傳旨給孫傳庭,令他大軍出潼關,聽候愛卿你調遣。」

吳甡拜謝道:「微臣定當鞠躬精粹,死而後已!」

崇禎十六年三月初八,吳甡奉命督師南征!皇帝於城門口親自為他斟酒送行!恩寵之隆,當朝第一! 說完湖廣,再看山東。羅剛毅見劉澤清一大早就拔營起寨,去了京師,便回棗莊復命去了。

朱震聽到劉澤清去了京師,倒也在意料之中。羅剛毅繼續說道:「總鎮,山東遊擊將軍周從善帶領部下五千人馬仍然駐紮在新泰,願意聽從你的調遣。」

朱震微微一驚,說道:「哦!周從善和劉澤清一起在山東共事這麼多年了,就不隨劉澤清去。劉澤清這人也狡詐得狠,不會就這麼白白的放過周從善五千人馬吧。」



羅剛毅道:「總鎮大人果然料事如神。這中間確實有些原委。」接著將自己夜說周從善,提防劉澤清等事情說了一遍。」

朱震笑道:「很好!機靈善變,看事透切,你是王明營中的吧。」

羅剛毅道:「回總鎮,屬下是王將軍部下的一名把總。」

朱震說道:「好,你先回營吧。」

羅剛毅見總鎮稱讚自己,還問了自己的情況,知道將來一定會提拔自己,便高興的告退了。朱震對王明說道:「這個羅剛毅是個人才,二弟要好好栽培一下。現在劉澤清已經把部下拉走了,阿巴泰不是好惹之輩,肯定會幫碩托報仇,大家想想,我們應該如何應對。」

李超塗說道:「我軍二萬,金虜七萬,要在短時間內打敗金虜很難,所以我們只能拖著,金虜孤軍在山東腹地,總要回關外去的。」

王明說道:「李將軍說的有理,前者我軍能殲滅碩托部三萬人,是因為金虜輕敵,又不知我軍虛實,才中我軍埋伏,現在阿巴泰統軍,肯定會穩紮穩打,我軍很難找到襲擊的機會。」

朱亮說道:「穩紮穩打,速度必然會放慢,金虜騎兵喪失了速度上的優勢,我軍騎兵便可沿途騒擾。何況金虜中了我軍一次埋伏,吃了大虧,以後肯定不敢冒然追擊了。」

朱震說道:「大家說的都很有道理。還是老法子,李超塗,朱亮、蔣建、劉斌,你們四人各帶騎兵一千,沿途騒擾敵軍。皇太極既然敢用阿巴泰為統兵大將,說明此人定有過人之處。大家要小心謹慎,稍有疏忽,陷入阿巴泰大軍包圍中,就會全軍覆沒。」

王明說道:「大哥,我們以後要在山東安家,但是山東窮困,多次被金虜洗劫,以後肯定難以維持。不如現在趁和金虜交戰的時候,向朝廷多要些軍餉糧草,等金虜退了,就沒那麼好說話了。」

朱震想了想,說道:「那就上個摺子,說我軍軍餉久已欠發,軍糧快用盡,叫朝廷緊急調撥軍餉糧草。」

安排已定,李超塗四人各帶精兵一千,離了棗莊,前去沂州附近活動。

碩托和阿禮達、阿吉嘎三人逃回沂州,心裡悔恨不已,怕朱震趁機攻取沂州,趕緊派人把情況報告在莒州的阿巴泰。阿巴泰聞言大驚,留下一萬人看守莒州,親自統率五萬人馬來到沂州。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