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劉秀停止聲音,轉頭看著飛躍上來的楚雲笙,向他撲了過去。

「哪有,是他要摳我眼睛,我就沒見過這麼心狠手辣的親爹,我都懷疑他不是我親爹了,雲笙,你以後可要早點回來,要不然回來就得給我收屍了。」劉小禾說完挽著楚雲笙的手臂,挑釁的對黑著臉的白君抬了抬下巴。

楚雲笙看白老臉色及其難看,清了清嗓門,道:「白老別生氣,小禾這是怕您悶,才這般鬧騰。」

「你就慣著她吧,有你頭疼的時候。」白君說完,甩袖轉身進去了。

楚雲笙吸了吸氣,心裡暗道:我媳婦我不慣著誰慣著?

然後看著身邊的小禾,臉一板。

「小禾,以後可別惹白老了,萬一他真動手怎麼辦?」

「他也就是嚇唬嚇唬我,才不會真動手,你放心,我心裡有譜。」說完對楚雲笙眨了眨自己好看的大眼睛,「今天收穫怎麼樣?」

「不菲,我也有突破的跡象。」

劉小禾一聽他要突破了,欣喜的道:「那你是不是打算閉關了?」

「嗯。」楚雲笙點頭。

「那你就在我那裡閉關吧。」劉秀不放心他去別處閉關。

楚雲笙點頭,她空間里靈氣充足,的確適合閉關突破。

「我給你做了夜宵。」劉小禾笑道,她可是卡著時間做的夜宵。

楚雲笙颳了她鼻子一下:「回來還有夜宵吃,我太幸福了,有媳婦真好。」

「知道我好,那以後可要對我好點。」

「那肯定了。」

……

白君已經自行的給自己盛了一碗餃子,瞧了一眼進來的楚雲笙跟小禾。

他們的對話,白君已經聽到,心中的氣也消了。

「捨得進來了?」

「再不進來餃子都讓你吃完了。」劉秀幽怨的瞪了白君一眼,然後去給楚雲笙盛餃子。

楚雲笙坐在白老對面,他發現白老的話多了一些,這還多虧了小禾隔三差五的跟他吵嘴。

白君抬起頭,見楚雲笙看著他笑,臉上表情有點不自然的放下筷子,坐正了看著楚雲笙。

「你要突破了?」

「嗯,打算閉關突破了,在閉關這段時間還請白老多多包容小禾,她只是在這裡憋得慌,所以鬧騰了一點。」

白君瞥了楚雲笙一眼:「放心,她是我女兒,我知道該怎麼對待。」

劉小禾端著一大碗餃子過來,剛好聽到白君的話,她撇了撇嘴巴,出奇的沒有頂嘴,而是把碗擱在楚雲笙面前。

「你放心的閉關,我不會去惹他。」劉秀想在他閉關的時候加緊修鍊,再不勤快點,就要被楚雲笙落下了。

可楚雲笙不信她忍得住不惹白老,不過沒開口說出來。

見小禾只盛了一碗過來,便問:「你不吃?」

「減肥,不吃了。」其實她的那份被白君吃了,之前問的時候這個老頭說了不吃,所以她就煮了兩人份。

如今她的那份被白君吃了,只能借口減肥不吃了。

白君自然知道自己吃的這碗是小禾的,便對小禾道:「還沒吃飽,你再去煮一點。」

劉秀深吸一口氣,很想把白君面前的碗扣他臉上,這人怎麼事這麼多?吃了她那碗餃子就算了,居然還嫌棄不夠。

當即她就不幹了,直接說:「大晚上吃多了不好睡覺。」

顧名思義就是她不會去煮。

白君見她不煮也沒強求,是這丫頭自己不煮,那她就餓著肚子吧。

吃飽喝足的白君起身,告訴劉小禾:「我打算帶兩個孩子離開這裡了。」

「去哪裡?」劉小禾詢問。

「回魔域。」

「我也要去。」

若白君帶著孩子走了,那她在這裡豈不是無聊死?總之無論如何她都要跟著老頭去魔域。

「你去做什麼?」白君問。

這問題把劉小禾問得心塞了,她道:「有你這樣做爹的嗎?把自己閨女丟在這野獸橫生的山林里,你就不怕你閨女被野獸吃了?」

「聽過一句話嗎?」白君問劉小禾。

劉小禾不知道他這話是什麼意思,便詢問:「什麼話?」

「禍害遺千年。」

「噗嗤。」吃東西的楚雲笙沒忍住笑出聲,見小禾瞪了他一眼,連忙低頭專心吃餃子,邊吃邊誇,「小禾,我發現你這餃子弄得越來越好吃了。」

「好吃就多吃點,要是留一滴湯,今晚就在外面守夜。」

楚雲笙點頭:「保證把碗都舔乾淨了。」

白君鄙視的看了楚雲笙一眼,覺得楚雲笙真丟男人的臉,不過自家閨女能找到一個這般遷就又寵她的男人,也是好的。

「行了,既然你想去那就去吧! 最虐的宮廷復仇愛情:冷月如霜 來這裡這麼久也不見你有突破的跡象,留在這裡也沒用。」白君一臉嫌棄的說完轉身回自己的房間了。

劉小禾要被氣出更年期了,突然覺得自己就是找罪受,之前白老頭屁都沒有一個,如今倒好,給他弄得能說會道,還能被他給氣死。

楚雲笙見媳婦火氣上頭了,連忙起身安撫。

「消消氣消消氣。」

劉小禾深吸一口氣,氣息平衡下來后坐下,伸手就把楚雲笙沒吃完的餃子端過來,大口大口的吃起來。

楚雲笙想阻止但是沒有阻止,而是坐下來用手撐著下巴看著她。

「你看著我做什麼?」

「沒什麼。」楚雲笙不想打攪她吃東西。

劉小禾低頭看著面前的碗,然後把碗推到楚雲笙的面前。

「我不餓,你吃吧。」楚雲笙又給她推了回去,「剛才吃了半碗,剩下的半碗你吃。」

劉小禾便不客氣了,端起碗大口大口的吃。

吃完收拾后兩人溫存了兩個時辰,然後楚雲笙開始閉關了。

次日清晨,白君帶著兩個孩子在洞口曬太陽,如今兩個孩子會走路,因此他在邊緣布了結界,避免孩子跌下去。

「歪公,餓。」澋瓊來到白君跟前,伸出小肉手扯了扯白君的袖子。

「去叫你娘。」白君輕聲道。

澋瓊聽了白君的話后鬆開手,還真去找娘了。

小澋瓊來到娘的房間,躡手躡腳的走向床,然後奮力的爬上床。

「娘,餓……娘,餓……」

昨晚很晚睡的劉小禾眼睛睜開一條縫,見但是自己的女兒,便道:「找你外公去吧,娘太累了。」

「娘,餓……」澋瓊跟沒有聽到娘的話一樣,一個勁的搖晃娘,嘴裡不聽的重複著兩個字。

劉小禾坐起來,然後從空間里拿出兩個大蘋果遞給女兒。

「給你妹妹一個。」說完又睡了過去。

澋瓊拿著兩個蘋果一臉懵態。

妹妹?

她還有一個妹妹嗎?

澋瓊抱著兩個蘋果滑下床,搖搖晃晃的出去後到外公的面前。

「娘……給妹妹。」澋瓊把一個蘋果遞給白君。

白君愣了一下,隨後明白了,大概小禾把澋瓊當作澋湘了。

一旁玩耍的澋湘見妹妹手中有蘋果,搖搖晃晃的過來,然後直接把澋瓊給白君的蘋果拿了過來。

「娘……說……給妹妹,你……不是……妹妹。」澋瓊斷斷續續說出這句話,然後伸手把蘋果搶了過來。

白君阻止了澋瓊,然後告訴澋瓊:「你娘是把你當作你姐姐了。」

澋瓊聽完外公的話明白了,然後過去拉著姐姐的小手,坐在一旁木頭做的小凳子上。

白君看著這對姐妹抱著蘋果啃,嘆了一口氣,把麒麟放出來,然後拿出一條靈獸的腿出來和一碗醬料。

讓麒麟噴火烤肉,他則是拿匕首削下烤熟的部分沾上醬料餵給澋湘澋瓊吃。

「好吃嗎?」白君細心的把她們嘴角沾上的醬料擦乾淨。

澋湘澋瓊點頭,吞下后望著麒麟那邊,表示還想吃。

白君見她們蘋果不吃了,笑了起來,然後繼續削肉喂她們。 下午,劉小禾醒過來,剛走到外面,兩個小傢伙向她撲過來。

「娘。」兩小傢伙齊聲喚道,雙手緊緊的抱著娘親的大腿,一人抱著一條腿。

白君瞥了她一眼,然後說:「既然醒了,那就收拾收拾走了。」

「哦。」劉小禾揉了揉兩女兒的腦袋,「乖,去跟你們的外公玩,娘去收拾東西。」

兩傢伙很懂事,聽了她的話便鬆開了抱大腿的手,然後自己玩去了。

劉小禾進去轉了一圈,直接把要收拾的東西收進了空間里后出來。

「收拾好了,走吧。」

白君見她這般快,挑了一下好看的眉,然後起身走到兩個小傢伙跟前,抱著兩個孩子就走,速度控制了一下。

突如其來的一幕,讓劉小禾愣住了,等她回神的時候,白君帶著兩個孩子已經飛遠,她連忙追上去,邊追邊罵人。

「死老頭,你趕著去投胎啊,走的時候都不跟我吱一聲……」

噼里啪啦的說了一堆,惹得白君懷中兩寶貝咯咯直笑,就連白君的嘴角也往上扯了一下,似乎這樣欺負劉小禾很有趣。

連續趕了三天路,終於到了魔域,看著眼前跟魔幻世界似的地方,她頓時喜歡了這裡。

「老頭,我喜歡這裡。」

「喜歡就好。」白君說完就抱著兩個孩子走了進去。

劉小禾還以為他後面會說「既然你喜歡,為父就把這裡送給你」的話,然而是她想多了。

罷了,還是別做白日夢了,這個老頭不坑她都不錯了,怎麼可能會這樣做。

劉小禾甩了甩頭,跟上去。

魔域的人看到二殿下回來,且手裡抱著兩個孩子,後面還跟著一個及其漂亮的女人,一個個看傻了眼睛,甚至有些不信的人揉了揉眼睛,可發現並不是幻覺,頓時真傻了。

大家一致把劉小禾跟兩個小傢伙當成是二皇子的妻女,很快傳到魔皇耳里。

白君居住的宮殿,劉小禾看了一圈,對這裡很滿意,然後轉身就要跟白君說話的時候,白君卻不見人影。

「老頭哪裡去了?」她問一旁的下人。

伺候白君身邊的老奴聽她喚二皇子為老頭,眉頭皺了一下,莫非這是二皇子妃跟二皇子之間的情調?

劉小禾見人家不搭理自己,以為是年紀大了耳朵不好使,便走過去,大聲的詢問。

「大爺,老頭去哪裡了?」

老奴感覺耳朵要震聾了,連忙捂著耳朵回答。

「回二皇子妃,二皇子帶孩子出去了。」

「啥玩意?」劉小禾捋了一下,眼前這位大爺是以為她是老頭的媳婦?她笑了起來,然後告訴大爺,「大爺,我不是你們二皇子的媳婦。」

這句話如同一盆冷水潑在老奴頭上,老奴臉上的笑容瞬間沒了,態度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轉變。

「那你是誰?」

「我是你們二皇子的閨女,那兩個孩子是我閨女。」劉小禾看著大爺臉上表情龜裂,她笑著關心,「大爺,您沒事吧?」

老奴笑起來,不過笑得比哭還要難看,不過想到眼前這位是二皇子的女兒,而且二皇子連外孫女都有了,還是兩個可愛又軟萌的雙胞胎,頓時高興壞了。

「原來是小公主,小公主,二皇子帶兩小小公主去外面玩了。」

「小公主?小小公主?」

劉小禾感覺有點不對,不過沒有多想,反正就一個稱呼,沒什麼好糾結。

「我餓了,有吃的嗎?」

「有。」老奴點頭。

趕了三天的路,除了吃果子就是烤肉,她現在就想吃點炒菜喝點湯,劉小禾想著就補充了一下。

「隨便弄兩炒菜然後弄個雞湯什麼的。」

「好,小公主稍等。」老奴說完就去了,很是歡喜。

外面,白君正跟兩孩子玩得開心,見老奴匆匆忙忙的出來,便詢問。

「匆匆忙忙幹什麼去?」

「小公主餓了,老奴準備吃的去。」

白君聽完點了一下頭,老奴見二皇子不說話了,便去了。

老奴剛走魔皇便來了,進來看到白君身邊的兩個孩子,粉嫩粉嫩的很是可愛,當即喜歡上了這兩個孩子。

白君看著進來的魔皇,臉上的笑容盡失,然後站起來。

「你來做什麼?」

「什麼叫你?我是你的父親,活了幾百歲了怎麼還是這般沒大沒小?」魔皇說完不理他了,而是蹲下來對兩個小丫頭招手,「過來爺爺這邊。」

「噗嗤~」

劉小禾剛出來就聽到魔皇這話,沒忍住笑出了聲音,待魔皇抬起頭看過來的時候,她走過去。

走到魔皇跟前,笑著告訴魔皇:「爺爺您好,我才是您的孫女,這兩位是我的女兒。」此時兩個小傢伙正抱著她的大腿,睜著大大的眼睛望著魔皇。

魔皇尷尬了,見她背後的白君掩嘴偷笑,便瞪了一下,然後對面前自稱是他孫女的劉小禾微笑。

「呵呵,你叫什麼名字?」

「劉小禾。」

「為什麼姓劉不姓白?」魔皇好奇的詢問。

「沒有為什麼啊!」劉小禾對魔皇眨了眨眼睛,一雙手揉著兩女兒的小腦袋,兩傢伙乖乖的讓娘親摸頭。

魔皇見她不說,便看向兒子,問兒子:「是不是你做了什麼對不起她們娘倆的事情了?」

「她只不過是意外。」白君如實的回答。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