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劉芳顯得比較大方,主動跟林小嬌打了招呼,兩人也友好的隨意說了幾句,但是林小嬌感覺陳菊的這個表姐講話很圓滑,所以並沒怎麼多講。

拿肩頭碰了碰陳菊,林小嬌促狹的看著她笑「恭喜你啦,如果定下來了你可得跟我說啊」

陳菊故作生氣扭頭不看她「死丫頭,你就知道整天取笑我,等以後你看親的時候,看我怎麼笑你,哼!」

林小嬌認真的看著陳菊「生氣啦,算了吧,我這是為你高興呢,不過你可一定要看準啊,對方人品秉性才是最重要的」

「嬌嬌,我可以隨著曉菊這麼稱呼你嗎?」劉芳在旁邊輕輕開口。

「好啊,不過你可以叫我小嬌,只有跟我特別熟的人才叫我的乳名」林小嬌不是特別熱絡的回答。劉芳笑了笑「好的」

一直在她肩上呼呼大睡的毛球這時候醒了,它是被一股不太善意的味道給熏醒了的。

毛球站起來把雙掌往前一推,後面倆小腿一蹬,撐了個小懶腰,再把身上的灰毛抖了抖,看向這味道的來處。

看見劉芳直愣愣看著它,這人看起來面上斯文,但是眼中一片貪慾。

陳菊則是張大著嘴巴看著它跟主人,拿手指著它眼珠子都要爆出眼眶了。

哼!傻丫,毛球對她倆白眼兒一翻。

(哼!又是兩個愚蠢的人類,嘁!)

咦!林小嬌心下暗自想著,自己怎麼能聽到別人講話,但這聲音並不是女孩子的聲音啊。

難道是毛球,毛球?毛球?是你嗎?你能跟我對話?而且她倆還是精神聊天,這一切都讓林小嬌覺得好玄啊。

(主人,是我在跟你說話,不過這個問題我們以後再說。站你對面兒左邊這個瞪眼嘴流哈喇子的二貨看著還不錯,就是腦子傻了點,心底還算善良,大咧咧的傻姑一個)

林小嬌聽毛球說完不由得哭笑不得,看著陳菊現在的樣子的確像是跟毛球形容的差不多。

如果那丫頭知道自己在一隻貓的心裡是這等評價,依她的火爆性子肯定會很生氣的,說不定來場人貓大戰呢。

(但是右邊兒那個,看眼神兒就不是啥好鳥,一腦子的算盤,一肚子的算計,你可得叫那傻丫離她遠點兒)

聽著耳邊毛球那跟動畫片兒裡面的人物一樣的聲音,奶音十足特別可愛,但是嘴裡卻是評價別人頭頭是道的。

特別是聽它講完后,林小嬌看著兩人越看她們,就越覺得毛球形容的很貼切啊,一個沒忍住就笑出聲兒來。

額!這下子尷尬了,林小嬌立馬收斂表情,「你們不要這麼驚訝啊,這是我養的寵物,叫毛球,怎麼樣?可愛吧」

陳菊先就大叫著「嬌嬌,你什麼時候養了只小貓啊,它這毛怎麼灰撲撲的不怎麼好看嘛」

額! 愛是難題,目眩神迷 林小嬌看著這二貨自掘墳墓,只嘆到不是我不幫啊,你丫自找的呀。 原本在林小嬌肩上保持著優雅姿態走來走去的毛球,突然就對陳菊齜牙瞪眼「喵~」,這個傻姑居然敢說它毛色不好看。

她知道什麼呀,這是自己剛剛才出空間而已好吧,以後等它恢復能量了可不要太好看啊。

林小嬌趕緊安撫毛球,對陳菊說「毛球還小,怕生呢」

陳菊大咧咧的笑了笑「這有什麼,不過它的眼睛倒是挺可愛的呢,」說完還在毛球頭上拍了兩下,覺得這貓還不賴。

這個動作簡直快把毛球氣瘋了,這個女人居然敢隨便拍它腦袋,它可是靈寵啊,有著高智商的好吧。

林小嬌見她倆這樣也覺好笑,只能把毛球放手心兒抱著,順著它的毛去安慰貓大爺了。

剛才聽見毛球對她講話雖然是卡通人物的聲音,但是一聽就是個小男孩兒,看來毛球是男……額,是公的。

劉芳剛才一直在仔細的觀察表妹的同學,在這窮山溝里林小嬌居然還穿著一身八成新沒有半點補丁的衣服,而且衣服很合身,可見她的家人十分寵她。

腳上穿的雖然也是手工布鞋,但是也是嶄新的,面料確是燈芯絨的看起來顯得腳十分秀氣,鞋子做工也是十分精緻,上面甚至還秀了一小朵花。

一雙手伸出來,十指尖尖似蔥管兒,白白嫩嫩沒有半點疤痕。

在往上移到對方臉上,劉芳心裡不由得嫉妒老天爺的厚愛,一張臉嫩白紅潤沒有半點瑕絲,雙目有神,站那裡就是一道景緻。

劉芳眼中不由得流露出羨慕與嫉妒。剛才林小嬌直接駁了她面子其實她心裡是很不高興的,但是面上卻一點沒事。

林小嬌剛才是故意沒給她臉,以為她會生氣,但是劉芳只是略微尷尬的笑笑,還是繼續跟林小嬌說說笑笑的,一點都看不出有什麼不高興的情緒。

陳菊跟她一比這心機可差遠了,看她大咧咧逗著毛球,林小嬌心想等找到機會,一定得提醒提醒那個傻丫頭。

外門大師兄 按道理說相親的時候雙方親戚來撐個場子也沒什麼的,可是怪就怪在陳菊表姐居然也被帶過來。

一般相親除了親姐妹,是不會讓其他適齡女子在場的,這也是為了兩個小年輕能好好的相看,也是為了避免傳出啥閑話來。

林小嬌想不通這劉芳母女來這裡的目的,難道她們就只是來幫下忙這麼簡單?

突然靈光一閃,林小嬌仔細觀察起劉芳,一張鵝蛋臉挺白凈,眉毛略淡嘴巴小,鼻子挺拔,一笑起來一口整齊的牙。

上身外面穿著一件半新的淡粉色薄夾襖,裡面套著半高領的黑色毛衣,比起陳菊皮膚要偏白一些。

衣服寬寬大大一點也不合身,袖口也有些磨損,但是卻被人用針把腰側兩邊的補丁都往裡收了幾針,看起來顯得腰細些。

下半身穿了條褐色的棉褲雖然質地臃腫,但擋不住她苗條的身材,腳上一雙半新不舊的黑頭布鞋。

整個人看起來顯得大方溫柔,站在那裡倒也顯得亭亭玉立,這樣的本錢怎麼可能甘於平庸呢。

而陳菊性格大大咧咧不拘小節,今天穿了件小碎花的薄襖子,下邊兒黑色褲子。

但是不肥不瘦很合身,整個人顯得精精神神,一見人就是爽朗的笑,顯得非常有感染力。

三人就這麼說說笑笑,後來劉芳見林小嬌不怎麼搭理她也慢慢自覺無趣,找了個借口回去了。

看見劉芳一走,林小嬌側面問了問陳菊「曉菊,你表姐怎麼會來呢?我聽我媽說相親的時候是不能有年親女孩在的,你不知道嗎?」

「嗯,其實我媽看見表姐來了不怎麼高興呢,其實我覺得吧這也沒啥,對方願意看上誰就看上唄,如果跟我相親卻看上我表姐,那證明我的緣分還沒到,到時候我還可以多耍兩年唄」這丫的說完了朝林小嬌傻笑著。

看著她大咧咧的樣子,林小嬌心裡也放下了但還是提醒她:「雖然無所謂,但是禮數這些你要盡到可別讓人挑出錯來,別到時候成了別人的墊腳石,裡外不是人,知道嗎?」

「曉得啦,曉得啦」陳菊滿不在乎的揮揮手。

毛球看到主人為朋友操心,對方還不怎麼領情,(主人,別管她了,像她這樣兒的吃兩次虧就記住了,哼!不識好人心)

林小嬌知道是這個理兒,但是就是看不得自己好朋友吃虧,哎!看來自己是在瞎操心啊。

陳菊想抱抱毛球但它死活不幹,可還是擋不住她的「暴力」,被對方抓過去了,陳菊把毛球放在手心兒里舉到眼前,對視著。

不知從哪裡變出一塊小餅乾,上面還有著糖渣子,掰碎了放毛球面前期待的看著它,「吃啊,快吃啊!」

見毛球不吃餅乾陳菊抬頭看林小嬌「嬌嬌,你這貓不會是傻的吧,這麼好吃的東西都不吃,是不是傻,啊」又在毛球身上拍了拍。

因為距離很近,毛球這次生氣了,直接伸出貓掌給陳菊臉上招呼了一拳,她還沒反應過來毛球就一下跳回林小嬌懷裡了。

(要你說我傻,你才傻呢,把個壞人當姐妹,傻妞)

林小嬌看著她倆的互動簡直被笑死了,看著陳菊被貓揍了還傻乎乎,笑著把餅乾放到毛球面前讓它吃,嘴裡邊兒還說著「原來你不傻啊,呵呵」

毛球傲嬌拿屁股對她(你才傻……)

兩人一貓玩得十分開心,樹下不時飄出陣陣笑聲……

跟陳菊分開以後,林小嬌一個人走在田地里,看著到處綠油油的麥田,偶爾還看見只小地鼠,被驚的四處亂竄,暖風陣陣吹徐讓人不禁陶醉在這樣的田園風光里。

走到回家路上的一個小樹林邊兒上,風吹來幾許私語,其中夾雜著隱隱的哭泣聲。

林小嬌慢慢放輕腳步,只聽見一個女孩的聲音「……遠軍哥……如果」聲音斷斷續續夾雜著哽咽。

「如果你要是走了,不回來怎麼辦?我爹媽要是知道了我的事肯定會打死我的」

「小娟,你放心我肯定會回來接你的,我對你怎麼樣難道你還不清楚嗎?……這也是為了我們以後有更好的生活……」

林小嬌聽那女孩一直抽泣著,男的也一直安慰著她,這聲音隱隱讓她覺得有些熟悉。

現在是七五年,很快便要知青大返城了,前世林小嬌看過一部八九十年代的連續劇《孽緣》,講的就是知青回城留下了農村的妻子丈夫與兒女,造成了很多孤兒。

劇里有一句歌詞非常貼切如今的局面,(爸爸一個家,媽媽一個家,剩下我自己,好像是多餘的) 林小嬌在回家的路上想了想,還是回去告訴媽媽一聲,這種事一旦出紕漏肯定都是女方遭殃,就當自己行善吧。

現在雖然到處都在宣傳什麼男女平等,可是她知道就算到了前世也沒有什麼平等可言的,不然她父親怎麼可能隨便就把自己的女兒作為討好別人的籌碼呢。

回到家看見媽媽正在做飯,趕緊也過去幫忙洗菜切菜,順便就跟她提了提剛才回來路上聽見的事兒。

田玉芬一聽,手上慢了下來想了想「這小娟好像是村東邊劉婆子的孫女啊,比你還小一歲呢叫王秀娟,這閨女平時挺文靜的啊,哎!咋這麼糊塗呢。」

想了想還是覺得這事不能這麼完,那閨女也是自己看著長大的呢,「嬌嬌,飯我都做好了,你幫媽把菜切一切就行了,我現在我就去劉婆子家給她們吱一聲兒,不能就叫那閨女這麼吃了虧」

林小嬌看著熱心的媽媽急急忙忙就要出去,連忙上前跟她說了幾句,就是叫媽媽別太管別人的事了,把情況簡單說明一下就快回來,大家等她吃飯。

她看得明白現在的人都是人人自保,不願管別人的閑事,如果領情還不用說,不領情的反倒覺得丟了面子,說不定就惱了,到時候自家還裡外不是人。

林小嬌見媽媽風風火火的就出去了,就回到廚房洗菜,看見媽媽已經把折耳根洗乾淨了,並摘成小段備用。

旁邊還有幾顆土豆跟青椒,林小嬌想了想就把土豆全部切成薄片,然後再切成絲兒,再把土豆絲並兩個青椒一起放一個瓷盆裡面用靈泉漂著。

家有淘妻:挑戰首席老公 燉鍋里是林小嬌帶回來的棒骨,媽媽已經用白蘿蔔燉了滿滿一大鍋,湯色油亮看起來雪白雪白的,不時飄來陣陣香味兒,林小嬌又把剛才回來撿到的野薑放了一塊進去燉著,聞起來更香了。

林小嬌在碗櫃裡面找了找,還剩一小袋辣椒面兒,看了看玻璃瓶里的油還有半瓶。

想了想,就把辣椒面分別倒在兩個碗裡邊兒,再把蔥給切碎放裡面,然後再給擱點鹽,林小嬌看著輕笑,反正這也是有了蘸水啊。

做完這些就回屋先回屋等家人回來,坐在自己窗前,毛球就自己下來在屋裡邊兒到處轉了轉,回來跳上桌子看著林小嬌。

朝她撇撇嘴,(主人,這家裡怎麼過得如此貧窮啊?這生活條件也太差了吧)

林小嬌有些尷尬,現在的生活環境確實比不上前世,不過她已經擁有了溫暖的大家庭啊,金錢什麼的她遲早都會有的。

「毛球,我準備去跟我姑父學醫術了,等以後國家恢復高考制度了我再去考大學,怎麼樣?」林小嬌摸著毛球軟軟的皮毛問它。

(主人,你哪還用學啊,你現在的醫術也是沒有人能及得上的啦,等你以後級別高了你還會更厲害的呢)毛球一副你別小看了自己的驕傲神情。

「我一直想問你,這個空間到底是拿來做什麼的,為什麼這麼奇怪,我進去過地方也不大,只有一小塊地跟靈泉水。」

毛球雙眼大大張開,瞪著林小嬌(主人你好傻,這是因為你級別低啊,等你以後級別越高空間也會跟著長大的,還會出現別的區域,哼哼!到時候你可別嫌太大哦!)

額!林小嬌用手順順掉到耳邊的碎發以掩飾尷尬,「我畢竟是第一次接觸這麼玄幻的事情,肯定會不習慣啊,你能幫我講講空間的用途嗎?」

(其實沒什麼啦,就是讓你有一些生存技能啦,空間跟外面的時間是平行的甚至還要慢些。但是植物跟動物進來后都是飛速生長的。)

(而且,空間裡面種植的藥材都會更加有療效,蔬菜水果也會比外面的更鮮嫩可口呢,它們也具有一定的食療作用,久病卧床的人吃了也會慢慢恢復)

林小嬌雙眼亮晶晶的,獃獃盯著毛球,把它盯得渾身發毛,主人這是高興傻了么?嗯!算了其餘的以後告訴她吧,免得再把她給刺激倒咯。

林小嬌確實是被毛球輸出的強大信息給震撼住了,有了這個空間那自己不就是猶如華佗在世,扁鵲重生嘛,救死人活白骨哇,多麼偉大啊,說不定她林小嬌還會名流千古流芳萬世哪!

都說逗逼的人腦洞奇大無比,林小嬌就屬於這種人,看著外表是甜美可愛的,其實腦子裡面天馬行空,完全就是一設想帝啊。

毛球「雙手」捂住貓臉,從貓爪縫兒裡邊兒偷看林小嬌,哎!這麼丟人可別說是我主人了。

等林小嬌回過神看見毛球鄙視她的樣子,就朝它頭上拍了兩下,「我以後肯定會變強大的,只不過我也需要一個由頭啊,不然別人不都把我當瘋子啊?」

林小嬌想著先借著小姑父的名頭學醫,後面再慢慢立起來,不然一個平時什麼也不會的嬌嬌女突然就成醫生了,誰都得將她當妖怪了啊。

毛球甩甩長尾巴(你們人類世界怎麼這麼複雜,真麻煩。)

林小嬌用手戳戳它的鼻尖兒,羨慕的看著它「呵呵,好像是挺複雜的,你就好了,每天悠閑自由自在的真好啊!」

(主人,其實我也是昏睡好些年了,現在我的能力還不夠強大,等以後我慢慢恢復了,就會幫你去找珍惜藥材的以助你早日滿級,名滿天下。)

「謝謝你,毛球,其實我一個人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挺害怕的,幸好有你陪我。謝謝你把我帶來這裡,給了我一個家!」

林小嬌眼睛發熱,將毛球抱進懷裡拿臉蹭了蹭它的小腦袋對它說。

毛球瞪著眼睛僵著身軀不敢動,怕她又出啥花招,這女人一會兒一個樣兒,誰知道她想幹嘛。但還是略微生澀的解釋:

(誒……其實也沒什麼啦,畢竟也是你救了我呀,不然的話再過兩年我也會隨著空間一起消失的)

(你前世跳崖時許願就希望很多人疼愛你嗎?現在的爸爸媽媽哥哥們都很喜歡你,你還開心嗎?)

「什麼?你都知道,難道媽媽把玉墜戴在我脖子上的時候,你就一直是有意識的是嗎?你只是沒法當時出來對嗎?」林小急急問道。

毛球看見主人如此著急,也知道她是想知道事情前因後果,想早日搏出頭孝順父母。

(是的,我因為昏睡太久能量也遺失了,所以只能在最後一刻幫你來到這裡,後來我就一直昏睡著,直到昨日我才慢慢蘇醒) 林小嬌十分感動地看著毛球,是它聽見自己最後的心愿,用了它僅剩的最後一點力量,將她送來到這裡,而且毛球當時很有可能因能量用完恢復不了而直接消失。

可它確幫了自己,這小傢伙聽見自己跟它說謝謝,還裝作一臉不在乎的貓樣,真是越看越可愛,林小嬌心裡發誓,以後一定要好好保護它。

不過她幸好只是想想沒說出來,不然毛球肯定得氣死啦,想它毛球大爺還需要一個人類女人來保護,說出去不得笑死了好嘛。

「你平時吃什麼呢?可以跟我們一樣吃東西嗎?那你以後也是住空間里嗎?要不我讓我大哥幫你做個小房子吧,他手可巧了」林小嬌突然想起來毛球是靈寵,萬一吃不了人間的東西怎麼辦呢?

(我可以吃你們人類的東西的,不過我每天要喝靈泉吃空間的水果,這樣可以讓我慢慢吸收靈氣,恢復能量)說到這裡,它有些嘚瑟的頓了頓:

(至於我的房子嘛,如果你哥做的還不錯那我就住下吧,但是可得要給我做舒適點哦)最後還是沒忍住叮囑她。

看著它得了便宜還賣乖的樣子,林小嬌用手往兩邊兒扯著貓臉說「讓我看看這臉皮到底有多厚呢……」

看著毛球被她扯得變形的貓臉林小嬌實在是忍不住了「哈哈哈……」

(喵~……壞女人……喵~)

看著時間差不多了,林小嬌來到廚房去灶邊,揭開鍋蓋看見棒骨湯已經燉的雪白,蓋上蓋子她把土豆絲兒撈起來放竹簍子裡面瀝水。

找了把乾草正要用火點燃,就聽見外面林建忠三兄弟的聲音。

自己那嫉惡如仇的二哥,只聽他正大著嗓門兒跟大哥三哥說:「你們剛才沒見著那李少白,被村子里那賴子跟小屁孩兒揍得沒還手的勁兒,在那裡跪著哭爹喊娘叫救命,哈哈……想起來就好笑」

「就他那樣兒的小白臉兒,還敢肖想咱小妹,也不撒泡尿好好照照自個兒什麼德行,就憑他,也配?」

「等會兒小妹回來你可別跟她提,免得她心裡邊兒該難受了」這話是老實的大哥說的。

「哥,沒事兒,你可別小看了嬌嬌,就這兩次處理事情咱小妹可是長大了,就昨天露的那兩手咱村有幾個男的敢跟她過手啊?」這說話嬉皮笑臉的是三哥了。

在灶屋裡聽見哥哥們談話,林小嬌被感動的眼眶一陣陣兒發熱發酸,她的哥哥們總是站在她的立場為她著想,一點也沒為他們自己將來想想。

因為這兩天的事情,外面的人肯定很怕閑言閑語,很有可能會影響哥哥們的婚事,幸好大哥是定了親的,今年中秋兩人就結婚。

二哥三哥年紀也不是很大,也不用怕等她以後掙錢了給他倆找個稱心的妻子,自己哥哥長得那麼帥肯定喜歡的姑娘少不了。

收拾好心情,林小嬌故意趁他們不注意一下跳出來,大吼一聲「哥,你們回來啦!」把兄弟三人嚇了一大跳。

三人互相遞著顏色,小妹咋回來了?我咋知道,知道我就不說了。看看再說嘛,她估計沒聽到呢,你看她開心的樣子。

林建忠先就憋不住了,「小妹,你啥時候回來的,媽呢?剛才你在幹嘛,聽見我說啥沒有」講完話還不自在的抓了抓頭髮。

林建國就只看妹子有沒有不開心,林建華表情搞笑的看著他倆,妹妹的本事大著呢,哪裡怕這些事,兩個咸吃蘿蔔淡操心的哥哥們。

林小嬌故意埋頭想了想說「二哥,剛才我聽見有東西一直在耳邊翁嗡嗡嗡嗡,是你嗎」講完促狹的看著林建忠。

反應過來的他故作生氣,在機靈鬼妹妹頭上敲了兩記,惡狠狠罵到:「沒心肝兒的小鬼,日後被欺負可不許找我哭」

林小嬌仰頭沖著他皺鼻子「二哥才捨不得我被人欺負呢,二哥可疼我了」

林建忠被她哄得樂個不行,無奈搖頭拿手點點她I「你呀……」

突然他眼睛一亮,發現妹妹肩上的毛球,直接伸手就把毛球拎了過去。

毛球本來正在養神呢,不留神就發現自己被人給起來,張牙舞爪的正要準備攻擊。

「毛球」看見毛球要發怒,林小嬌暗道不好,趕緊就把毛球搶了過來,安撫著小傢伙病告訴它。

「毛球,這是我的三個哥哥,他們可疼我了,你以後也是我們家的一份子了,他們以後也會對你好的,所以你要聽話知道嗎」?

「大哥二哥三哥,這是我今天剛撿到的小貓,我給它起名字叫毛球,以後它就是我們家的貓了哦」

毛球也順著她的話朝三兄弟喵了兩聲兒,就算是打過招呼啦,接著又跑回她肩上待著,身子一蜷補覺去了。

這一連串動作把兄弟三人是看得掉了下巴,小妹養的這貓看來是成了精吧。

接著不管他們怎麼戳它逗它,毛球都呼呼大睡,半點不受干擾,一會兒林建忠給毛球下了定義「這就是一隻懶貓。」

林建華賊兮兮就接著補了句:「懶人養懶貓剛剛好。」

林小嬌立馬跟大哥告狀「大哥你說,我懶嗎?我養的這貓可不可愛?」

林建國本來就是個不愛說話的人,只有看著弟弟妹妹們鬧,眼中的歡樂得快滴出水來了「嬌嬌好,養的貓也很好」

「就是嘛,有人哪就是眼氣人家有寵物,他們沒有就愛說風涼話,哼!」

林小嬌鼓著嘴巴像只青蛙,氣呼呼的指著雙胞胎哥哥:「今晚我做的菜除了爸媽跟大哥,你倆都別吃啦,敢說我懶,哼!等爸媽回來我就告你們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