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千真萬確!”我對龍三說。

龍三點點頭:那行吧,我總覺得千葉明王德高望重,不太會做下這樣的事情,既然你們有懷疑,我也有懷疑,剛好,咱們進藏,讓事實說明一切,可好?

“正合我意。”

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 我笑了笑,問鈴鐺那改裝車什麼時候能夠弄好。

鈴鐺正跟我彙報改裝車的進度呢,突然,門鈴響了,我連忙過去開門。

開門一看,好傢伙,是成妍和胡七七!

“你們兩個……怎麼來了?”我問成妍和胡七七。

雖然我有心要喊上她們兩人進藏,畢竟成妍是狐仙上身,胡七七一身道行,估計可以跟千葉明王放對,但是,我還沒跟這兩女人打電話啊,通知他們進藏呢。

成妍一臉焦急的說:李哥哥,你要幫我報仇啊!

“報仇?報什麼仇?”我把成妍讓了進來。

成妍進了屋子,剛好看到了電視機,又拼命的哭了起來:嗚嗚嗚!

我拉住成妍,問:別哭,別哭,怎麼了,這是?

胡七七冷冰冰的對我說:被挖眼了……成妍的表弟被人挖眼了……就是他!

她指着電視機的屏幕說道。

我這時候才反應過來了,那個被人挖眼的司機徐某,就是成妍的表弟。

我連忙安慰成妍:別急,別急,他敢挖了你弟弟的眼睛,我就要了他的命!

在一起的條件 成妍哭哭啼啼的說:李哥哥,你可不知道,其實我家和我家裏親戚都很窮,我表弟從小就懂事,他父親死得早,他初中就退學了,家裏的重擔,都是他扛着的。

他幹過服務員、幹過搬運工,前兩年攢了一些錢,跟別人合夥買了一輛大貨車跑運輸,專門跑廣西到西藏那趟線路,一直以來他都平安無事,想不到出了這麼大的事,眼睛都被人給挖了!

我連忙問成妍:你表弟現在怎麼樣?

“活還活着,但是……眼珠子肯定是沒得救了,他還有個妹妹正在上高中,我姨媽有肺結核,根本做不了事情,這以後可咋辦啊?”成妍哭哭嚷嚷的。

我連忙對成妍說:妍妍,彆着急,錢的事呢,咱們暫時還好說,我給你弄點過去,至於你弟弟的眼睛,可以移植眼球和眼角膜吧?

我問成妍。

成妍搖了搖頭,說:醫生說了,我表弟的眼部神經,全部壞死,即使移植眼球,那也沒作用了。

“別,別,那個醫生說的,不一定管用,我認識一個神醫,沒準他能幫忙。”我拍了拍成妍的肩膀。

黃馨也把成妍抱在懷裏安慰。

我說的神醫,當然是“沖繩島”的“素手活人不醫”,上次他說只要我找到他要的寶貝,他給我治十個人的病。

現在我素醫經已經拿到了,我找人給送到沖繩島去,段廣義和密十三的毛病都能治,其餘的名額,勻一個給成妍的表弟,也不是不可以。

妍妍聽我這麼說,情緒穩定多了。

我則給花和尚打了個電話:喂!光頭強,你到哪兒了?

“我特麼都回家了,跟我爸嘮嗑呢。”花和尚的語氣,顯得十分激動。

我笑呵呵的說:光頭強啊,只怕你還得回來一趟,我有個東西交給你,你幫我送到沖繩島去,這東西很貴重,一般人我不敢找。

現在我這邊缺人手。

大金牙和風影跟我關係最鐵,這兩人一人治鬼,一人看風水,必須要跟我進藏。

另外嘛,密十三還要去西藏見到的小女朋友辛九妹,也得進藏。

成妍和胡七七當然得去了。

鈴鐺和陳奕兒帶路,龍三嘛,這傢伙的,他不管去不去西藏,我也不能把“素醫經”交給他啊!

萬一他平白無故,拿下來“收藏”怎麼辦?

現在我能夠想到的人選,就只有一個人了……花和尚。

花和尚立馬拍板:沒問題,我現在就出門,坐飛機去北京,兄弟託兄弟運送財物,必須安全抵達,財物一分不少!

“趕緊來哈。”我掛了電話。

“李哥哥,我表弟的眼睛,真的能夠治好嗎?”成妍問我。

影視世界當首富 我拍了拍成妍的後背,說:放心,有九成把握,對了,你表弟現在清醒嗎?我想問他個事情。

“我表弟是個硬漢,遇了事,他倒是不慌,還安慰他媽和他妹妹。”成妍說。

“那就好,你給你表弟打個電話,我問他個事。”我想了解了解,那個西藏挖眼人,到底是個什麼模樣。

“行!”成妍掏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出去。

不一會兒,電話通了,成妍用家鄉話跟表弟聊了幾句後,把電話給我。

我拿起手機,電話裏傳來一陣帶着笑聲的“哥”。

這表弟,根本不像被挖了眼的人,心態保持得很好。

我心裏,暗自對這個傢伙,高看一分。

我問:表弟,你還記得昨天晚上挖你眼睛那人的模樣嗎?

電話裏沉默了十幾秒後,表弟說:哥,其實……我沒看清,但是……當時的情況非常詭異……是這樣的…… 表弟說:其實當時是這樣的。

他跟我講,當時他開車過308國道,因爲最近不是老傳出誰被人挖眼了,誰被人挖眼了麼?

所以,表弟開車很慢,尤其是前後沒車的情況下,表弟開車能多慢就多慢,小心翼翼的,怕出事。

他在一個s型山路口,連續轉彎的時候,速度放得更慢了。

畢竟他出不起事情嘛,一家老小還等着他養活,他的妹妹讀書還要他供呢。

在他快要轉彎過山路的時候,突然發現山崖下面,坐着一個穿着喇嘛僧侶服的老頭,滿頭皆是白髮,但不知道是燈光的問題,還是別的問題,表弟看不清那喇嘛長什麼模樣。

在西藏那邊,很重視佛教的僧侶,尤其是夜路上遇見了,需要打個招呼,這樣僧侶會給你帶來好運的。

當時表弟搖下車窗,給那老喇嘛打了個招呼。

老喇嘛雙手合十,對錶弟說:無量壽佛,小僧飢腸轆轆,實在走不動了,向善人討點吃的。

表弟的媽媽信佛,所以他對和尚和喇嘛也比較好,剛好車裏有一些餅乾和牛肉乾什麼的,表弟停住車,下了大貨車,把餅乾和牛肉乾遞給那個喇嘛。

老喇嘛接過了餅乾和牛肉乾後,沒頭沒腦的問了表弟一句:世尊,云何而修於大悲心?

表弟不知道喇嘛在說什麼,連忙擺手,說他聽不懂。

老喇嘛笑了笑,問表弟:你覺得你善良嗎?

表弟撓了撓頭,說:我覺得我還挺善良的吧,沒做過壞事,我連超載都很少的,寧願一趟少賺點。

“恩,你有大慈心,也有大慈眼,慈悲不分離,那就是你了。”喇嘛突然起身,從這一刻,表弟就只能閉着眼睛,全身動彈不了。

他聞到了一股特殊的佛堂香燭的味道,緊接着,他感覺一雙手摸在了他的腦袋上,順着眼睛那邊遊動。

他想到了最近的“挖眼慘案”,很想讓喇嘛罷手的。

結果,他一句話都喊不出來,就感覺眼睛一陣劇痛,兩根頎長的指甲,扎入了他的眼睛,同時一用力,把他的眼珠子,給扣了出來……。

我聽到這兒,連忙安慰表弟:沒事啊,我過段時間,找人治好你的眼睛。

“我倒是沒事啊,我就算真瞎了,我去學調琴師,不是很多調琴的人,都用的是盲人麼,實在不行,我開個按摩店也可以啊。”表弟十分樂觀。

我對錶弟的樂觀,十分敬佩,掛上了電話,說:表弟,你是個好人,你會有好報的。

我掛了電話,把表弟遇難的事情,講給了龍三聽,讓龍三幫我分析分析。

龍三聽完後,問我:那個喇嘛真的問了“世尊,云何而修於大悲心”?

我點點頭,問這句話有什麼特殊的含義嗎?

龍三聽了,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這句話……是大藏經裏面的一段經文,是一位男子去問佛陀怎麼才能夠修煉出一顆有大悲的心?

“你還懂佛經?你不是隻懂易經的嗎?”風影問道。

“佛本是道,道佛本是一家,我當然會研究了。”龍三衝風影笑了笑,說:藏傳佛教的喇嘛,講究修慈心和悲心,最高境界是,大慈大悲,斷除惡業,那喇嘛竟然問這句話,我想……他很有可能是你們嘴裏說的那個……千葉明王了。

“爲什麼?”我不知道爲什麼龍三突然得出了這個言論。

龍三說:千葉明王有另外一個法號,就叫大慈大悲明王,原因是他早十年前,就已經修出了一副大慈大悲的心腸。

“靠!大慈大悲挖別人眼睛?”我一拍桌子,別等我進藏,我進了藏,我非要把這個千葉明王給揪出來不可。

至於那千葉明王,爲什麼會在對錶弟行兇前,說一句“世尊,云何而修於大悲心”這麼古怪的佛經,那我就不得而知了。

不過我也不想知道,我只想把千葉明王揪出來,讓被他挖掉眼睛的表弟,親手挖了他的眼睛。

以眼還眼!

“行!今天的事情到這兒了,明天出發,進藏!”我對我的陰人兄弟們說道。

本來我們還做好了長途跋涉,去大雪山尋找千葉明王的打算呢,現在不用了,這傢伙竟然自己從大雪山裏面跑出來,爲非作歹了。

平白爲我查出狐仙之死來節省不少時間。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這天下午,鈴鐺去了改裝車的店裏,讓店裏面的員工,加緊時間完工改裝。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帶着兄弟們去了改裝車店裏。

花和尚過來拿走了素醫經後,坐飛機去了福建,然後坐船出海沖繩島。

我們幾個,也等到了姍姍來遲的陳奕兒。

陳奕兒的手裏,提留着大包小包的零食,真是個好吃的姑娘。

在進藏之前,我就讓陳奕兒放出速鬼,去尋找千葉明王。

黃馨這次沒有跟我一起去西藏,因爲這幾天,她要去參加一個全國級別的模特大賽。

她一直想成爲中國最好的模特,這次機會,我不願意讓她錯過。

我拍了拍黃馨的肩膀,說:馨馨加油,等我從西藏回來,我專門去上海看你,看你勇奪冠軍。

“咯咯。”黃馨燦爛的微笑着,說:李哥哥,你千萬要注意安全哈,我很擔心你們。

“擔心什麼?有我在?小李死不了。”胡七七冰冷的說了一句後,進了改裝越野車裏。

胡七七是修行多少年的狐仙,實力是很強悍的,正是因爲有她在,所以黃馨纔敢放心的去參加模特大賽!

加上,我這幾天也一直勸黃馨去參加模特大賽,拿模特冠軍,是黃馨的心願,所以我不會讓黃馨來陪着我進藏,她要是失去這次機會,那我也太自私了!

風影和大金牙這對好基友,也坐進了改裝車裏面,不過風影有點尷尬,因爲胡七七聞不得鳥兒的味道,所以她和風影爭執了一陣之後,把鳥兒固定在車頂上行李架的行李上面。

大金牙調戲着風影:老風,等你特麼到了西藏,哈哈哈,你的鸚鵡,都成冰棒了!

“丫就閉嘴吧,老風我心情不好啊,再呱噪,爺撕爛你的嘴。”風影坐下後,還吹呢:也就咱是貴族,不跟娘們一般計較。

他敢稱呼胡七七是娘們,也確實是有膽色,胡七七一巴掌能讓風影知道“花兒爲什麼這麼紅”,好在胡七七修行佛法二十年,也沒那麼容易動怒。

密十三則是老樣子,一個人坐在最後一排的角落裏,撫摸着“辛九妹”送他的護身符,低頭不語。

龍三則坐在密十三的身邊,耳朵裏塞了一對耳塞,隨着音樂——羣魔亂舞。

我看密十三最近脾氣真是變好了,要按他以前的性格,不得打死旁邊胡亂扭動的龍三。

陳奕兒和成妍則做在一起,兩人津津有味的吃着零食。

鈴鐺當了我們這次的司機。

因爲她改造的這臺車,實在太狠了,到處都是設備,我們壓根就不會開,不知道的,還以爲我們開的是飛機呢,到處都是儀表盤。

不過這臺車被鈴鐺改造得跟個坦克似的。

我、鈴鐺、陳奕兒、成妍、胡七七、大金牙、風影、密十三、龍三,我們九個人坐在一臺車裏,也不是很擠!

帝霸 “走嘍,西藏,我來了,你方不方!”鈴鐺興高彩烈的開動了車子。

車子開了一段時間之後,我有點鬱悶了:唉,鈴鐺,你這車,你這車速度也太慢了吧?我的天吶,跟蝸牛似的。

不怪我驚訝。

實在是太坑爹了,這車,開起來比拖拉機還慢。

鈴鐺跟我解釋起來,說:李哥哥,這你就外行了吧,咱這車,加裝了很多零件,外加好多的行李,所以呢……車的自重,估計有三噸,我用的是2.7的霸道發動機,帶不動也是很正常的。

我汗了一個,問鈴鐺:那你告訴我,你這車有什麼動力進藏嗎?

西藏可是在青藏高原上,那海拔,你這車能上去?

鈴鐺拍了拍方向盤,說:咱們北京這邊禁發動機禁得很嚴的,不讓使用大功率的發動機,不過你放心哈,出了北京城,我就切換線路,換另外一臺發動機,六點三排量的哦,保證到時候,咱們能夠飛起來。

鈴鐺不愧是汽車專家,這改造的越野車,出了城,切換了發動機,速度還真是快得不得了。

人家開車從北京進西藏,大概需要四天到五天的時間,當然,也需要一定量的休息。

這車的速度,那叫一個快,幾乎是見車就超,當然,這根鈴鐺精湛的車技也是有關係的。

倒是晚上,大金牙開車的時候,那叫一個磨蹭。

四五天的路程,我們兩天半就到了。

快要到西藏的時候,已經是兩天後的黃昏。

我們開車走在高速公路上,已經能夠望見到處帶着雪頂的高山。

西藏有個外號,叫雪域佛國。

因爲她坐落在雪域高原上,到處都是寺廟,所以得了這個外號。

黃昏的高原,真是漂亮到沒邊了。

天空飄着泛紅的火燒雲,配合着遠方的山頂,讓我不禁想起現在流行的一句話——我們的生活不僅僅是苟且,還有詩和遠方。

行走在雪域高原的路上,我們彷彿來到了離天最近的地方。

正當我欣賞着美景的時候,大金牙突然指着前方說道:小李爺,你看那邊……那邊是什麼。

我把眼睛從玻璃鋼全景天窗上收了回來,望着前方。

前方遙遠的雪山上,忽然多了一道殘影……。 我望着前方。

前方的公路,一望無際,在那快要看不見的地方,豎起了無比巍峨的黃色山脈,再遠,再高,就是和天連在一起的大雪山。

大雪山和天,一線相接,十分漂亮。

但現在,我看到,大雪山的山體上,出現了一幅圖案。

圖案掙脫了出來,再雪上的上頭,化作了一幅人影的模樣。

這人影,十分巨大。

披着白色的帶子,右手握住了一根降魔杵,他臉部的表情,我都看得清,是一種獨特的發怒的模樣。

儘管發怒,但是憤怒的臉孔裏,又帶着一絲絲悲天憫人的色彩。

“不動明王!”車裏的龍三,怔怔說道。

我也點頭,那雪山上不知道是冷氣、還是雲彩還是什麼其他東西形成的人影,正是藏傳佛教裏,八大明王中的一個–不動明王。

明王在中原佛教裏的地位,類似於菩薩。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