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原來如此,學到了。”

“學到了?這是一種混合油,還不算完全代替,我敢打賭,他肯定還有其他步驟沒有完成。”

“你這不是廢話嗎?難道還要公開每位選手的特殊技藝?”

“有道理,若主辦方真的這麼做了,那估計也沒人蔘賽了,試想一下,別人祖傳三代的手藝被如此曝光,誰還敢來?”

“同意。”

周圍觀衆的議論聲剛剛落下,大屏幕果然切換成了其他選手,而主持人也巧妙的將話題引向了其它方向。

……

“沒想到這些評委懂得還挺多的。”李胖子嘿嘿笑道。

“別人要是不懂,有資格坐在那裏?”白阿姨嗆聲道。

“不過,這方法好像是陳老闆告訴趙四的吧?”胡二胖子砸了砸嘴,“還真是厲害啊!”

“算不得什麼,很多人都知道的方法而已。”陳沖放下手機,笑着解釋道。

當初在領取酸菜魚的記憶配方時,裏面就提到過這種代替老油的方法,只可惜酸菜魚的味道太側重酸菜與黑魚的本味,並不適合混入多餘的味道。

不過,趙四的水煮魚片卻極爲合適。

“喂,你這傢伙從比賽開始到現在就一直在玩手機,有那麼吸引人麼?”李香說着話的時候身體迅速朝陳沖這邊靠了過來,顯然是想發現某種不爲人知的祕密。

但,陳沖反應之快,哪會給她這個機會。

“我玩手機關你什麼事。”他翻了個白眼。

“嘁,瞧你那小氣勁兒,肯定不是什麼好事。”李香自知敗北,只好做回原位。

“嘿,奇了怪了,你是我什麼人啊,我幹嘛還要向你彙報?莫名其妙。”陳沖嘴裏不饒人,那嫌棄的小眼神直接把李香看得無言以對。

李胖子等人交換了一個眼神,識趣的沒有多嘴。

陳沖收回目光,重新打開手機,剛好看見冰屍發來的聊天消息。

“老闆,那你千萬別忘了哦。”

“知道了,一會兒回到酒店就給你發個定位,然後十二點的時候再開啓招魂儀式,不過你到底有什麼事啊。”陳沖編輯信息回覆。

也不知道冰屍今天抽了什麼風,一會兒問自己吃飯沒有,一會兒問比賽情況如何,問來問去,又問到自己晚上住在什麼地方,還非要發個定位給她看看。

這完全就是一副媳婦兒查崗的架勢。

但他不得不回答,不得不順從,畢竟早上出門的時候拿走了鵝卵石,這是冰屍嚴令禁止的事情,絕不準自己獨自使用‘怪力’。因此,他擔心冰屍有所察覺,故意順着她的心意來,不讓她有時間思考鵝卵石的事情。

“等等..她明明是我的助手纔是,爲什麼我這個當老闆的居然有種做賊心虛的感覺?不行,這種心態得儘快糾正過來!”陳沖心想。

咚咚..

新消息來了。

“沒什麼事呢,就是一個人在家裏無聊想和你聊聊天唄【可愛】,那你好好比賽吧,冰冰去樓上睡會兒。”

“OK。” 黑道冷少:盛寵明星蠻妻 陳沖抹了把額頭的冷汗,放下手機後,終於鬆了口氣。

……

另一邊,當鍋裏的三種油在高溫下充分融合之後,一股厚重的醇香頓時飄散出來。

趙四沒有時間鑑賞,因爲時間只剩下15分鐘了,可謂捉襟見肘!

叮!

“34號選手完成菜品‘臘肉炒香乾’,請工作人員上菜!”

叮!

“26號選手完成菜品‘酸辣雞雜’,請工作人員上菜!”

叮!

“17號選手完成菜品‘雙椒錫紙牛肉’,請工作人員上菜!”

所謂福無雙至,禍不單行,越是這般焦灼的情況下,賽場上越是不斷響起選手完成菜品的提示,而大屏幕上也浮現評委們賞評的畫面,並有各種點評的聲音以及觀衆的低語繚繞在場間,氣氛異常凝重!

呲..

趙四迅速調整呼吸,不聽不看不想,將一把花椒放入鍋中轉小火炸香,等麻香味出來後,再關火放入幹辣椒繼續炸。 惡魔總裁的千日契約一世情 直到辣椒的顏色稍稍轉變,才撈出來備用。

Wшw▲тт kān▲C〇

不過,鍋裏還留了底油,而這個油,纔算得上真正代替老油的好東西!

咔。

再次點火,火力開到最猛。

趙四看着鍋底的火焰很是着急,恨不得將竈臺換成火箭的助推器!

好在老油餘溫未減,大火猛催了十來秒,油溫就達到了八九成左右。

時間還剩14分鐘..

他現在要做的,是水煮魚片中最爲重要的步驟,勾兌味湯。 婚不受色:老公愛的好凶勐 它是整道菜的核心,爲所有食材提供味道!

趙四抓起衣領胡亂抹了把臉上的熱汗。

他現在基本上已經進入了一種惡性循環..越緊張,越出汗,越出汗,越緊張,完全控制不住。

那滴答滴答的秒針就像催命符一樣籠罩在心裏。

眼見鍋中青煙直冒,趙四趕緊將炒鍋拿離火焰,放在一旁的空位,接着放入八角、桂皮、小茴香、香葉、草果、小半勺花生油以及豆豉煸炒。

青煙變成了白煙,並伴着濃烈的五香味。

而到了這個時候,鍋內的油溫已經降低,於是重新將炒鍋放回竈臺,並轉小火慢慢升溫。

在此過程中,他又往鍋內加入豆瓣醬與泡椒醬隨着逐漸升高的溫度,小心煸炒。

時間還剩13分鐘..

滴答滴答的聲音又來了。

趙四從未像現在一樣,明明鍋裏濃香四溢,卻偏偏口乾舌燥,焦躁不堪,或許,這就是競技的意義所在。

“槽!要是讓我知道是誰弄缺了菜刀,老子一定要他好看!”他嘀嘀咕咕唸叨着,以此緩解緊張情緒。

但話說回來,若沒有菜刀的事故,他現在肯定還有多餘的時間,根本不會這般着急,這般壓抑。

都快無法呼吸了!

在這樣的狀態下,往往最容易出失誤的時候,而一旦出現,那絕對是世界末日,再無晉級的希望。

鍋裏的醬料開始出紅油了,趙四立刻倒入蔥薑蒜爆香,再倒入適量黃酒與醬油翻炒均勻,然後加入一大碗清水,等待燒開。

等待..

趙四發誓,他從未像現在一樣討厭這兩個字!

滴答滴答..

時間還剩12分鐘..

叮!

“8號選手完成菜品‘芙蓉乾貝’,請工作人員上菜!”

叮!

“65號選手完成菜品‘三鮮鍋巴肉片’,請工作人員上菜!”

叮!

“3號選手完成菜品‘祥雲鳳展翅’,請工作人員上菜!”

叮!

“11號選手完成菜品‘春茶滑蝦’,請工作人員上菜!”

叮!

“39號選手完成菜品‘金湯魚卷’請工作人員上菜!”

越來越多的選手完成了..

“快燒開啊,快燒開啊..”趙四真的急了,雙眼死死等着鍋內的湯料,生怕錯過第一個沸騰的氣泡。

咕嚕..

“來了!”

他沒有錯過這一幕,自顧自的低喝一聲之後,立刻往味湯放入食鹽、胡椒粉、白糖提味,靜煮十秒後,將裏面的香料撈出不要,味湯便勾兌完成了。

時間還剩11分鐘..

趙四不敢浪費一分一秒,迅速拿起瀝乾水的青菜、金針菇和豆芽放入湯中汆燙。

所謂汆燙,也稱作湯泡或水泡,是一種比較常見的烹飪手法,先將食材用沸水燙熟或半熟撈出放入盛器,再將沸騰的味湯倒入盛器一燙即成,起到畫龍點睛的作用!

當然了,趙四的水煮魚片還差一個步驟,所以將配菜撈出放入湯盆中墊底後,味湯並未急着倒入其中,而是繼續放入早就準備好的魚片,燙至八成熟即可撈出平鋪在配菜表面。

最後,倒入味湯!

時間還剩8分鐘..

恰在此時,趙四整個人像是被閃電劈中一樣,傻傻的愣在了原地..

他突然意識到,自己的‘水煮魚片’已經完成了..

怎麼會呢..還剩8分鐘..

他麻木的張了張嘴,想了半天才找到問題關鍵!

“從一開始,自己就因爲緊張而陷入了誤區,總以爲最後煮魚片的過程需要十分鐘,實際上..這個所謂的‘十分鐘’是魚片醃製的時間,而自己回到工作區的時候,第一時間便是醃製魚片!”

趙四自顧自的笑了起來,笑得眼角帶淚。

“從始至終,都被自己坑了啊..”

“先生,您是完成了嗎?”工作人員見他精神異樣,於是小心的問道。

“上菜!”趙四收斂笑容,中氣十足的說道!

叮!

“88號選手完成菜品‘水煮魚片’,請工作人員上菜!” “我去,不是吧,這傢伙居然還能提前完成?”

最強炊事兵 “最後一個回到工作區,如今卻是後發先至,以提前八分鐘的優勢超越了至少三分之一的參賽者!”

“他是怎麼做到的?”

“不清楚,因爲根本沒人關注他。”

“也許他選擇了食材簡單,步驟單一,技術含量偏低的菜品!”

“你是聾子嗎?沒聽見剛纔播報的‘水煮魚片’嗎!這道菜簡單?若沒有多年的經驗,恐怕處理魚都不是輕鬆的事情。”

“呃..這個..呃..”

隨着趙四的完成,觀衆席頓時爆發出一輪密集的議論聲,畢竟從一開始,壓根就沒人看好他!

但,現在不同了..

怎麼說呢,這場團體賽一共有八十八個隊伍參加,而第一輪就要殘酷的淘汰七十八支隊伍,只留十隻隊伍晉級第二輪。

坦率講,在場絕大部分隊伍都清楚知曉自身的實力,與其說是來參賽的,倒不如說是過來觀摩學習的。

那些五花八門的獨創技藝與千奇百怪的創意思路足以讓他們大開眼界,幫助他們提升自身實力,只要努力探索,絕對能創造出更多的美食。

恐怕,這纔是廚神大賽的真正的意義。

而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一個最沒有希望完成菜品的人卻是克服了重重困難闖了出來,這如何不讓人意外?如何不讓人驚愕?

這種感覺就像黑暗中突然亮起了一道白光,無論這道白光是明是暗,都足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彷彿趙四成了一枚火種,點燃了那些平庸者的希望之火!

也許..

也許他們努力一些,執着一些,也不是沒有晉級的可能!

而這個他們,既包括觀衆,也包括賽場上絕大多數的選手。

“害我白操心一場。”李胖子長長的吐了口氣,“剛纔看老趙那般急切的模樣,我還以爲他又碰上了什麼麻煩。”

“能有什麼麻煩,只要一步一步穩紮穩打,絕對能夠完成的。”秋童老氣橫秋的說道。

“你現在倒是挺會說風涼話啊,瞧瞧你那胳膊,指甲印到現在還沒消失。”李胖子盯着前者,旋即嘿嘿笑道:“喲,指甲印這麼深啊,看來你比我還緊張啊。”

“我..我這是剛纔被蚊子咬,所以掐了兩下。”秋童眼神閃躲。

“哈哈哈..”周查理哈哈一笑,“我說你們兩個就別說話了,我可以作證,剛纔咱們這羣人裏,只有小陳老闆沒有緊張過,其他人啊..嘿嘿,難說。”

“緊張不是很正常嗎。”李香撇撇嘴,看向一臉平靜的陳沖,“不像某些人,只顧着玩手機,連同伴的死活都不顧!”

“喂,我頭沒那麼大,別給我扣這麼大的帽子!”陳沖翻了個白眼。明明就是一場比賽,結果硬生生被這姑娘說成了人命關天的大事,至於嗎?

“不過話說回來,小陳吶,你還真是一點不擔心呢,莫非你早就知道趙老闆可以順利完成?”白阿姨顯然受到了李香的影響,好奇的問道。

而隨着這句話出現,美食街的其他人也都極爲默契的投來了‘關切’的目光。

“頭疼啊。這要是哪個倒了血黴的傢伙把李香娶回家去,那絕對又是一個家庭慘劇!有事沒事都能和你吵得天昏地暗的那種。”

陳沖無奈的搖了搖頭,卻也沒有將這句話說出口,否則太傷人了。

“我們中午吃飯的時候不是合計過嗎?只要趙老闆不出現明顯的失誤,按部就班,完全可以將這道水煮魚片的烹飪時間控制在二十分鐘以內的。唯一讓我想不明的是,他爲什麼非要這般火急火燎的提前完成,若是將魚片的漿制時間延長一些,味道還會更好。”

這個問題沒人能夠回答,因爲趙四肯定不會承認那種自己坑自己的‘神級操作’!

“這倒也是。”

李胖子等人點點頭,無法反駁。事實證明,他們的擔心的確有些多餘。

“好了,接下來纔是真正需要擔心的時候了。”白阿姨指了指大屏幕的畫面中開始試吃的十位評委。

聞言,包括陳沖在內的說有人都沉默下來。

如何將菜做出來是選手的事,而決定誰能晉級則是評委的事,這已經不是他們能夠預測的了。

……

“這道‘臘肉炒香乾’出自廟街的楊師傅,也是本次比賽第一個完成的選手,劉華,你說這算不算是提前交卷呢?”

解說席上,沐沐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道,引起了不少人的鬨笑,就連下方站在十名評委前方的楊師傅本人也笑得合不攏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