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去,還沒逃出大樓呢!”秋詩音嗔怒道。

說完秋詩音羞赧地爬了上去,雪白的雙~峯已經露出了一半,顫顫抖抖的……看得楚南一陣激動。

“喂,喂,你的下面又……異軍突起了!趕緊運功鬆下來。”秋詩音紅着臉輕聲提醒。

“辦不到啊,也不想辦到!”楚南喂喂一笑。

“什麼時候兌現承諾?”楚南看見秋詩音的臉碰到了自己的臉,柔情提醒。

“先欠着,等本小姐想你的時候!這個……大哥大可以先送你。”秋詩音把大哥大往楚南懷裏一塞,柔媚一笑,迅速從楚南身上離開。

“別,哦,頂錯地方了。”楚南想起剛纔自己遞大哥大給秋詩音的時候,自己不小心碰到了她什麼地方,她叫了出來,於是也學着她的語調叫了出來。


“頂你的頭!”秋詩音笑罵一句,輕車熟路往前爬去,過了一陣就已經到了大風扇的下面。

“你先出去吧!”幸虧此處還是比較寬的,秋詩音讓了讓,楚南運起兩股真氣隔空劈出一掌,大風扇倏地稍微停了一下,秋詩音已經飛躍而出,配合得相當默契。

“啊!”只聽見樓頂上,秋詩音發出了一聲嬌~呼。

楚南暗呼不好,難道螳螂撲蟬黃雀在後?

(接下來這段時間工作壓力大,每天2更。也積點稿子,過段時間一定爆更,一天5更。) 楚南趕緊劈出一掌,瞬間從大風扇的縫隙飛躍出去,只見秋詩音一副昏昏欲倒的樣子,似乎是中了什麼毒,而一個蒙面人正要伸手摸索她的身體。

真的出現了一個螳螂撲蟬黃雀在後!不知道這個蒙面人在這兒埋伏了幾個晚上了?

直~搗黃龍!

楚南破掌式主動出擊,那個蒙面人看見他的攻勢凌厲,忙撇下秋詩音,一個迴旋腿,虎虎生風。

難道是散打的高手?楚南眉頭一皺,一個側身避開對方的腿,然後再來一個滑步後撤。

接下來,蒙面人又施展了一招少林的詠春拳,接下來又是武當的太極,而後又是形意拳……

看得楚南目不暇接,混雜的招式也讓他應接不暇,使他一陣手忙腳亂。

對方是真正集衆家之長,還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呢?打鬥中楚南心頭大動。

可是在攻打的過程中,楚南發覺對方的功力只是略高於自己,或許已經進入了武魂二級的等次,但絕對比不上文馨。

如果自己沒有悟出一心兩用的話,也肯定不是蒙面人的對手,可是……

猶抱琵琶!


直~搗黃龍!

楚南不退反進,閃入對方的攻擊圈,左手攻出下丹田之冷真氣,右手則是中丹田的熱真氣。

兩種不同的攻擊,兩種不同的真氣,攻得蒙面人一個措手不及,“砰”的一聲,蒙面人一個踉蹌,退了三大步,眼中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顯然已經略略受傷了。

往下一看,警笛聲陣陣傳來,蒙面人不得不悻悻飛身離開。

“詩音,你感覺怎麼樣了?”看着秋詩音躺在地上,楚南關切之情溢於言表,沒有了平時嬉皮笑臉,也不稱呼秋老闆了。

“應……應該是中毒了,真氣一點兒也提不上來。”秋詩音有氣無力地說。

“那……怎麼辦?”楚南一時也亂了方寸。

“暫時沒有生命危險,先離開這裏再說。”秋詩音冷靜說。

展覽中心的附近,警笛聲陣陣,楚南走到樓頂的邊緣,低頭尋找了一會,不知什麼時候,那輛破舊的麪包車早已經撤離了。除了幾輛閃爍着警燈的警車,深夜的路邊異常安靜,路邊的幾間商鋪也已經關門了,擔心惹事上身。

“我試試吧,摔下去我可不負責哦。”

“那麼高摔下去還需要負責什麼呢!”

楚南憨憨一笑,蹲了下去,背上秋詩音,收攝心神,飛躍到下一樓層的窗戶防盜欄杆,在身體即將傾倒的時候,腳尖一點,提了一口真氣由往下了樓層躍去。就這樣小心翼翼地往下躍去,也有幾次險險跌落,幸虧兩股真氣能在關鍵的時候自動配合,化險爲夷。

楚南儘量往黑暗處躍下,等快到達地面的時候,飛身一躍,躍入街道旁邊的一棵大樹上,然後迅速離去。

踩着輕功,楚南揹着秋詩音跑了一陣,覺得已經遠離了展覽中心,他終於鬆了一口氣。

在剛纔撤離的過程中,楚南倒沒有覺得什麼,而此刻漸漸遠離危險,他倏地感到後背的秋詩音與他有了一種沒有了隔閡的觸接,豐滿又充滿彈~性的雙~峯不停地在他的後背不停地摩擦着,令他感到陣陣的心猿意馬。

“高猛,你在哪裏?趕緊來接我們。”楚南打通了高猛的大哥大。

“成功了!我們在文明路74號附近。快點,秋老闆受傷了,要馬上送醫院。”楚南打完電話,心頭閃現過前世自己對醫院的記憶。

那是一箇中午,他的爸爸被摩托車撞傷了,當時他正好在老家,趕緊僱了一輛車趕到市區的骨科醫院,趕到急診室,醫生眼睛似乎長在額頭上,高高地瞄了他一眼,只是摔出一句:“沒有牀位了,可以先交押金,先作普通的處理。”

他爸爸至今都昏迷不醒了,還說先作普通的處理,當時的楚南馬上愣了,怎麼那麼巧,正好會沒有牀位?

這時又來了一個傷者,醫生還是摔出那句話“沒有牀位了,可以先交押金,先作普通的處理”。

病人家屬拉着醫生進了一下值班室,出來時,醫生滿臉熱情地幫那個傷者安排了牀位。

當時的楚南就懵了,什麼情況?

於是拉着那個傷者的家屬稍微打聽,才明白了這裏的醫生不見紅包,不安排牀位。

於是楚南只能學着那個家屬的做法,塞了幾百塊給那個醫生,一會馬上有牀位了,當天也安排了手術。

可是半個月過去了,他爸爸已經完全康復了,惦記着家裏的活,可是……醫生死活就是不安排複檢。

每次楚南問主治醫生的時候,醫生總是說“再等等看,再等等看!”整天掛着普通消炎類滴點,可是每天藥費、護理費和牀位合計起碼要一千多。扣除醫保外,自己每天也要付幾百塊的。

於是,楚南不得不再一次塞紅包給主治醫生,當天他爸爸才被安排去複檢,終於出了院。

二十一世紀的很多大大小小的醫院,醫德日下,收取紅包的風氣已經到了猖狂的地步,病人不給醫生塞紅包,在很多醫院的很多醫生根本不會搭理你。

小病也好,無病也罷,進了醫院,必須先做全身一系列的檢查,不管這些檢查有沒有必要,先花上病人一萬八千塊。然後小病就當作大病治,醫你一年半載,醫到你負債累累。

根據某網絡報道,有些醫院誤診率已經達到50%,前世的楚南身邊就有朋友,不是癌症的也被送去化療,後來複檢的時候,又說患的不是癌症,此時不死也剩下半條命了;

幸運點的,有錢點的,被一家醫院斷定爲癌症後,就轉移到別的幾家醫院會診,後來結果往往是令人驚喜的,原來只是息肉而已,真是虛驚一場。

也就是說到了二十一世紀的醫院,很多醫生的本職已經不再是救死護傷,而是變成了醫院的業務員,多收病人多提成,多開藥物多提成,病人的死活,他們已經毫不關心,到了麻木不仁的地步。病人好不了,醫生就說這是疑難雜症;病人意外死亡了,醫生就說,很遺憾,已經盡力了!

如果……等會送秋詩音去醫院的時候,正巧醫生又拋出一句“沒有牀位了,可以先交押金,先作普通的處理”。

自己還會塞紅包給醫生嗎? 楚南輕輕問了一下自己,只見他微笑搖頭,答案顯而易見,他肯定再不屑這麼做了。可是……此時此刻,秋詩音又是中毒又是受傷的,展覽廳附近又警笛聲陣陣,如果是別的時候,自己馬上給醫生一個血的教訓,看他以後敢不敢收紅包,而現在的確不宜高調。

楚南想到了荊刀,也該發揮發揮幫主的權力了。

“荊刀,我的一個朋友受傷了,要住進市第一醫院,你安排安排吧!”楚南給荊刀打了一個電話。

“是,是!幫主,我馬上安排。”能爲楚南做點事,荊刀有點受寵若驚。

過了一會,高猛和那個司機來了,楚南揹着秋詩音進了破舊的麪包車。

A市第一醫院是全市最好的醫院,也離展覽中心最遠。

“醫生,醫生!急診。”楚南揹着秋詩音走了小跑進去,高猛和劉斌則跟在後面。

過了一會一個女護士,睡意惺惺從值班室走了出來,小~嘴一撇:“嚷嚷什麼,這兒本來就是急診室,不來急診來做什麼!”這個護士一臉的不高興,似乎怪楚南打擾她的美夢!

這……什麼態度,前世對醫院的印象又涌現在楚南的腦海。

但是楚南心急秋詩音的身體,也不和她計較。


“護士,你好,麻煩你幫我們聯繫一下值班醫生,我朋友的朋友受傷了。”楚南儘量讓自己的口氣平靜一點。

“你們在這兒等等。”護士聽說有少女受傷,臉上的表情沒有起任何的波瀾,在醫院住久了真是看透生死。

過了好一陣,另一個值班室裏慢吞吞地走出一個醫生,瘦瘦高高,戴着一副高近視的眼鏡,看了看他們,眉頭一皺,不耐煩地說:“沒有牀位了,可以先交押金,先作普通的處理”。

臥~槽!真的被楚南猜中,這裏的醫生又在變相的索要紅包,本來以爲現在才二十世紀九十年代,風氣應該好一點……真不想A市的大醫院已經這樣了,以前自己只是不知道罷了。

而……此時的楚南怎肯再受這窩囊氣呢,馬上踏前兩大步,逼近醫生,正想發作。

“大哥,何必跟這些不入流的醫生動氣呢!”荊刀的聲音傳來,然後只見他大搖大擺地走進急診室,還是一身黑西裝、戴着黑墨鏡,不可一世的樣子,後面跟着三名同樣打扮的幫衆。

荊刀靠近那個醫生,只是輕聲說了一句話。醫生臉色大變,馬上點頭哈腰,登時安排人員給秋詩音急診,其實秋詩音的外傷並不嚴重,只是不知道中了什麼毒,真氣提不上來。忙碌了一會,然後秋詩音被送進了特護單人房。

楚南第一次感受到了幫派老大的特權,心頭多了一份成就感。

“荊刀,你的傷沒好,何必親自過來呢!”楚南有點過意不去,等到秋詩音酣然入睡的時候,拉荊刀出了病房,來到一個僻靜的角落。

“幫主一聲令下,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辭,何況只是受了點傷。”荊刀輕聲說道,人在江湖混,的確義氣當先。

“近來幫中狀況如何?”楚南有點擔心地問。

“託幫主的福,現在A市的紫狐幫也蠢~蠢~欲~動,正好和白鯊幫和黑龍幫形成三國鼎立的局面,我們可以借這個機會喘口氣,整頓幫務,擴張勢力。”荊刀畢竟是隻老狐狸,心中已經有所謀劃了。

“我覺得兵貴精不在多,我這兩天得空要親自訓練一番兄弟們,你要先安排一下,地點要隱蔽,做事要低調。”楚南默默鼻子,微微一笑,也有了自己的打算。

“好,等會我就回去安排。”荊刀應諾道。

“夫人,您來了。”病房門口劉斌恭敬地說。

楚南轉頭一看,一位絕對不會超過四十歲的風姿綽約,韻味十足美少婦,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到了病房的門口。她的身材和臉蛋和秋詩音有幾分相似,嘴角旁邊似乎也有一顆小痣,只是多了七分幹練和三分高貴,還有兩分是霸氣。

任誰都可以猜出,她不是秋詩音的姐姐,就是秋詩音的媽媽。

她的身後還站着十多個保鏢模樣的人物,個個高大威猛。

楚南和荊刀忙走了過去。

“小姐怎麼受傷的?”美少婦輕聲問,不怒自威。

“小姐,她……她去展覽廳盜寶了,她不讓我跟您說,她說想給您一個驚喜……”劉斌支支吾吾地說,臉色蒼白,顯然極怕這位夫人。

劉斌看見楚南他們過去,忙介紹說:“這位叫楚南,是小姐的這次行動的內線合作伙伴。”

此時高猛走了出來。劉斌繼續介紹說:“這位是高猛,是外線合作伙伴。這位是我們的夫人,也就是小姐的媽媽。”

楚南和劉斌上去禮貌地向美少婦打起了招呼。

想不到那美少婦只是匆匆瞥了他們一眼,冷冷地說:“一羣毛孩子鬧什麼鬧!你們的合作關係結束了嗎?”

“任務完成,差餘款未結。”楚南看見自己熱臉捂上冷屁~股,口氣也轉冷。

“劉斌,你馬上帶他們結餘款,然後走人!”說完美少婦已經進了病房。

“這邊請。”劉斌帶着楚南他們來到破舊的麪包車上,打開一個箱子,裏面一疊疊都是錢,然後客氣地付了楚南10萬,高猛19萬。

“高猛,要不要我做你的保鏢送你回去啊!”楚南看見高猛瞪着19萬,眼睛發亮的樣子,調侃道。

“一趟多少錢?”小四眼高猛的確有點擔心了,畢竟已經是深夜了,自己又沒有功夫傍身。

“我們同學之間,意思意思就可以了,2萬吧!”楚南笑着說。

高猛差點暈倒,眼鏡都快掉下來了,大叫:“你……你這叫什麼,趁火打劫嗎?”

說說笑笑間,他們上了飛刀幫的車,高猛和楚南的友誼在高猛泡到冷紅梅的時候,得到了認可,在合作賺到錢的時候得到了鞏固。

車啓動了,要離開了醫院了,想起這幾天和小魔女相處的時光,除了相互調侃、揶揄,還有排氣筒裏的銷~魂蝕骨,還有展覽廳裏的生死與共……楚南心裏一陣惆悵,似乎有點捨不得了,但是轉而一想,僱傭關係已經結束了,人家的媽媽也來了,也明顯表示不歡迎你了,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送完高猛,已經是凌晨兩三~點了,楚南準備回乒乓球俱樂部休息一會。如果沒有記錯的話,10月5日上午10點就是開門收徒的日子了,一切事務王帥已經在安排了,聽說已經招了20名學員,以江之南大學的學生爲主。每人每學期收1000元,週六週日兩個下午教拳授課。

江之南大學的大門距離乒乓球俱樂部不足五百米,荊刀徒步陪着楚南。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