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又或者,那一擲三億過後,林老師已經囊中羞澀了?」

激將之意十足。

林昊也不多話,直接丟出一個儲物袋。

長風雲飛哈哈大笑,一邊拿起儲物袋,一邊他還想順勢挖苦幾句,只是話都沒開口,他臉上的笑容便僵住了。

一分鐘,兩分鐘……

持續的沉默中,不知過去多久,林昊淡然道:「我買我自己勝,敢接嗎?」

很簡單的問題,按理說是完全不用思考的。

偏偏這一刻長風雲飛面色變得格外精彩,一陣青一陣白,最後漆黑如鍋底。

終究也沒敢接。

憤憤將儲物袋扔了回來,他冷聲道:「姓林的,你別得意,我長風雲飛對天發誓,有你哭的時候。」

化龍天尊 說罷拂袖而去,留下一群人滿頭霧水,目瞪口呆。

林昊也不理,拿回儲物袋,轉身走開。

北風若蘭丹朱馨雨跟上,可到底也沒忍住好奇,某一刻,北風若蘭問道:「林昊,你到底往儲物袋裡裝了多少,為什麼長風雲飛那個樣子?」

「是啊公子,一定裝了很多,把長風雲飛都嚇傻了對不對?」丹朱馨雨也十分好奇。

「十億!」林昊也沒隱瞞,嘴裡飄出兩個字。

果斷真是飄的,兩個字聽入耳中,旁邊兩個女人只覺得暈暈乎乎,天旋地轉。

待到反應過來,頓時又齊齊笑得不可收聲。

沒辦法,這太欺負人了!

長風雲飛當時那些話,顯然就是想擠兌林昊破財,可真正林昊打算破財了,他卻不敢接了。

因為按照賠率,萬一是輸掉了,那就是兩百億星石的巨債。

兩百億啊,那真是賣了長風公爵府也賠不起的,就是再眼紅那十億賭資,長風雲飛也沒那麼大的膽子。 烈日當空,北風學院一號演武場上,人頭涌動。

為保證良好的秩序,從某個範圍開始,場上便設置了隔離圈,禁止隨意出入。

林昊三人自然不在此列。

作為今天下午的主角之一,林昊進場自然不會受到任何阻攔。

而北風若蘭身為長公主,同時又是學院的老師,帶個丹朱馨雨更加一點問題都沒有。

不過進入隔離圈之後不久,兩位身著銀甲的王宮近衛走了過來。

簡單說了兩句,北風若蘭跟著離去,只留下林昊跟丹朱馨雨。

林昊也沒耽擱,少女一聲「加油」過後,他直接走向最中心的演武台。

演武台是供人比武切磋用的,十乘十的大小,高出地面將近一米,十分堅固耐用。

往日里,一般只有比較出類拔萃的學員才有資格登上這裡與其他人比試。

然而因為今天下午即將到來的比試,這個原本空曠的檯子上臨時搬來了兩尊星衣煉製爐。

煉製爐是從王城星衣工會臨時搬過來的,算是星衣工會對這次比試的支持。

這煉製爐比學院星衣大樓的煉製爐要高檔許多。

學院內使用的煉製爐還停留在使用燃料的層面,而此刻台上兩尊煉製爐已經不再使用實物燃料,而是通過煉製爐上繪製的玄奧陣紋自主凝聚天地星火。

這樣的差別使得可製作星衣的等級從青銅層次提升到白銀層次。

而事實上,絕大部分白銀層次及以上的星衣是經由類似的煉製爐製作出來。

畢竟通過自身悟性感悟並凝練天地星火的難度比較高,絕大部分人都辦不到。

眼下時間還早,剛到下午。

檯子上也沒什麼人,唯有兩尊煉製爐安安靜靜蹲坐在那裡。

林昊也不在意,徑直上台,然後旁若無人圍著煉製爐轉悠起來。

倒不是故弄玄虛,事實是他從來沒有見過這玩意,更別提使用。

看他這幅模樣,頓時里裡外外不少人笑岔了氣。

「還以為多大本事呢,沒想到卻是一個連高級煉製爐都沒見過的土老帽。」

「白瞎了我們這麼多人興師動眾過來看,看來這位被寄予厚望的林老師也不過如此嘛!」

「那什麼,林老師,需要我們教你這煉製爐怎麼用嗎?」

「還好我買了寒露二王子贏,哈哈哈哈!」

「剛才買少了,不行,趕在開始之前,我得先去加點!」

「……」

各式各樣的嘲笑聲不少,無一例外,都是扯著嗓子喊的,生怕人聽不見。

在這些人之外,不少人也暗暗含糊緊張。

「不是吧,難道林老師的能力只能夠煉製不超過三級的星衣?」

「我們輸了都不要緊,反正也就幾百上千的星石,問題是一旦輸了,林老師虧大了啊,那寒水星衣可是花了三億星石買來了!」

「林老師,你可千萬要贏,不為我們,就為你自己!」

「……」

絕大多數人都看好寒露承德的情況下,真心支持林昊的人也是有的。

這裡面最突出的就是王大牛這幫選了星衣製作課的學員。

因為出身的原因,這些人大多還是知道感恩的,是以根本沒有猶豫,他們大多把身上的全部家當押了林昊。

在他們而言,他們幫不了林昊什麼忙,便也只能以這種方式來表示支持。

對於自己的得失,他們看得並不是很重,因為哪怕是全部家當,他們加起來也就那麼一點點,連三億星石一點小零頭都抵不上。

這個時候,他們真正擔心的是林昊,因為一旦林昊輸了,那件價值三億的寒水星衣就要拱手讓人。

除了這些人,還有不少人心頭疑雲重生。

隔離圈內某處,北風孤星心中暗暗思忖:「難道是我想多了,這個林昊只是比較富有,背景並沒有那麼深?」

另一處,副院長風老頭心裡也納悶不已:「不是在搞我吧?要不找人換個低級爐子過來?」

類似的疑慮不少,心聲來自既然不同的人群。

北風若蘭所在的地方,華蓋下,看著台上一本正經繞著煉製爐轉圈圈的林昊,氣色紅潤容貌美艷的中年美婦亦不禁一臉好笑。

某一刻,她打趣北風若蘭道:「蘭兒,這就是你這些日子念念不忘連回宮看你母后的時間都沒有的如意郎君?」

「母后,你說什麼呢,什麼如意郎君,人家跟林大哥只是普通朋友,沒你想的那麼複雜……」

北風若蘭面色羞紅,一臉嗔怪。

作為王國也是王室第一美人,其實她的性子一直比較大方的,鮮少能看到她羞澀的樣子。

也正是因為這樣,此刻她的模樣看起來才特別動人,令不少暗地裡關注的人垂涎三尺。

美婦呵呵一笑,也沒多言,只道:「有些日子沒出來了,今晚母后便在你的院子暫住一宿吧!

記得叫上這位林公子,說到底,他還是你母后的救命恩人呢,理噹噹面說聲謝謝的。」

簡單的言語說出來,真是讓人又驚又喜。

也不知該以一種什麼心態來想這個提議,一時間北風若蘭獃獃的,有些患得患失。

美婦也只當她答允了,便不再多言,只閉目養神,靜靜等待著正戲的到來。

這一等不知不覺就是一個小時。

林昊早都不圍著煉製爐轉悠了,那寒露承德卻還沒有來。

他倒是不著急。

反正約定的是下午,也沒說下午具體什麼時候,所以哪怕快天黑了才來,寒露承德也不算違約。

如此,儘管他一向不喜歡等人,但該有的風度還是有。

但不是每一個人都是他。

不論心裡到底多麼看好寒露承德,說到底,此刻這裡絕大多數人在陣營上都是與寒露承德對立的。

原本就存在著這種對立與抵觸,偏偏這寒露承德還擺架子,連王后都在場的情況下,他居然這麼久不現身,簡直就是目中無人。

便也因此,隨著時間的推移,場內外多了不少牢騷,也多了不少憤怒的言語。

不過這一切隨著又一個小時后寒露承德的姍姍來遲迅速煙消雲散。

只是所有人都沒料到的情況下,一開口,這位來自鄰國的王子殿下便給了大家一個大大的驚喜…… 「抱歉,睡了個午覺,讓大家久等了!」

絲毫沒有作為遲到者應有的覺悟,寒露承德到來,一開口便讓場面尷尬得無以復加。

這不是熟悉的寒露承德!

前些日子的接觸中,這位鄰國二王子給人的感覺一直是風度翩翩,彬彬有禮。

不曾想今日卻狂妄至此,大庭廣眾之下竟一點面子都不給人留,且這還是有諸多王公大臣在場的情況下。

便是這樣一種姿態,當場不少人就變了臉色,隱有慍怒。

但也並非所有人都感覺受到了屈辱。

寒露承德才剛從車架上下來,長風雲飛便笑逐顏開迎了上去,「承德兄,你可算是來了,讓我們大家一陣好等啊!」

十分親密。

言語間還主動伸手,要搭寒露承德下車。

寒露承德哈哈一笑:「罪過罪過,早知這麼多的人在等,說什麼也是要早點來的。」

一邊說,一邊順勢下了馬車,緊跟著扭頭又把貼身侍女罵了一頓,大意是為什麼不早點叫醒他。

眼見那美貌侍婢泫然欲泣,長風雲飛趕忙圓場道:「不打緊不打緊,真正的主角向來都是最晚才登場的,要是到早了,那還叫什麼主角?

再說了,現在來也不算晚啊,原本定的時間就是下午嘛!」

開著並不好笑的玩笑,拍著令人肉麻的馬屁。

旁人什麼感覺不知道,但這對話雙方笑得十分開懷歡暢。

也就因為這事,原本很多計劃好的流程,比如主持,比如評委亮相,等諸多環節省的省,簡的簡,一共不超過五分鐘,寒露承德上台。

「林老師下午好,敢問林老師,今天的賭注帶來了嗎?」

直面林昊,寒露承德笑著說道。

林昊也沒答,淡然道:「既然來了,那就開始吧,不要浪費時間。」

寒露承德微微一怔,很快搖頭笑了:「看來林老師很有自信啊,既然如此,那就不耽誤時間了,直接開始吧!」

說罷便問林昊打算怎麼比。

林昊自然沒意見,平靜道:「皆可。」

寒露承德點頭,想了想,笑道:「那就簡單點吧,截止午夜之前,你我各製作一件星衣。

若都失敗,算平手;若一成一敗,則成者勝出;若皆成,則依次以星衣等級、實際效果作為評判論據,林老師以為如何?」

規則並不複雜,但是很公平。

林昊點頭之後,很快有人宣布較量正式開始。

為保證公平,這次較量從選擇材料開始。

需要用到的材料皆由星衣工會一手提供,作為回報,不論成敗,最後的產出都歸星衣工會所有。

確認無異議,很快雙方進入選材環節。

寒露承德也沒急著選,而是笑著問林昊道:「不知林老師你打算製作什麼等級的星衣?」

林昊也不及,淡然道:「那要看你。」

言外之意,他會看著寒露承德的選擇從而做出自己的選擇。

沒想到竟是這樣的答案,寒露承德微微一怔,很快又笑了,道:「若在下選擇六級星衣呢?」

六級,這是星獸星衣的提法,屬白銀級別非神聖序列星衣,對應武者實力為武皇。

一聽寒露承德竟然要製作六級星衣,頓時台下人群紛紛驚呼。

六級星衣不低了!

別說一個年輕人,很多成名多年的老製作師都無法完成。

這個時候,就連這王都星衣工會來的大師們都有些不淡定,因為就算是他們,想要獨力完成一件六級星衣都十分艱難。

林昊卻十分吃驚:「你打算製作星獸星衣?」

為什麼是星獸星衣?

不應該是神聖星衣或者乾脆是最尊崇的神聖專屬星衣嗎?

這一問,給台下很多人問懵了,同時也給寒露承德本人問懵了。

短暫的錯愕之後,寒露承德頓時忍不住大笑出聲。

目光滿是嘲諷看著林昊,他滿臉鄙夷道:「林老師,你開什麼玩笑?

聽你這意思,你還打算製作神聖星衣?」

神聖星衣的製作難度遠在星獸星衣之上,哪怕他現在有製作六級星獸星衣的信心,卻也不敢輕言製作哪怕只有青銅級別的神聖星衣。

聽這話,看這模樣,林昊瞬間就明白了。

原來這所謂的天縱奇才也不過是浪得虛名,連青銅級別的神聖星衣都沒把握製作,憑什麼跟他賭?

心裡想著,當下他淡然道:「你選吧,盡你最大的努力,不要等到輸了才說我欺負你。」

不想再廢話了,說完直接閉上雙眼。

似乎被他的豪言壯語給嚇到了,台下有那麼一瞬間的清凈,不過很快噓聲四起,偶爾也夾在著一些叫好的聲音。

寒露承德直接被逗笑了:「不得不承認,林老師你的確很有意思,本王子都被你給逗笑了。

行吧,既然林老師你這麼有信心,那本王子也不藏拙了,本王子需要的材料是……」

一樣一樣把自己需要的材料名稱報了出來。

從材料上看,他想要製作的是一件六級土屬性岩甲龜星衣。

岩甲龜,六級星獸,出沒於荒山野嶺或者大漠深處,常年以岩土為食,雖行動遲緩,可防禦力之強,冠絕整個六級星獸階層,連許多七級星獸都拿它無可奈何。

因星獸星衣會大量繼承星獸本身的特性,是以岩甲龜星衣是一種防禦能力極其強大的星衣。

這種星衣製作難度要高出其它同級星衣不少,其珍貴程度也遠在一般的同級星衣之上。

得知寒露承德竟然要製作六級星衣中罕見的岩甲龜星衣,頓時又一次全場失聲。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