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又是一名黑鎧青年跳上了演武台。

這一回就連悍不畏死的魔神宮中的那些弟子都是露出懼意,這個人太可怕,完全就是一個屠夫,還是專殺精英的屠夫,他們魔神宮這一次是唯一一次在碾壓的狀況下還損失這麼多戰鬥力的行動,黑魔確實需要背大鍋,不過他不在乎。

對於黑魔來說,這麼些性命連讓他眨眼的資格都沒有,魔神宮人丁興旺,弟子就有數萬,隨意的揮霍也不會有心疼的感覺。

五分鐘后,秦毅吃力的斬下一劍,隨著「噗嗤」一聲,那名黑鎧弟子人首分離,不過秦毅也是噴了口精血,一張臉看不到一丁點兒血色。

「雲依師姐,柳靜,你們倆隨著離開。」秦毅說道。

「可你……」雲依心臟都揪了起來,無比心痛。

「按我說的來。」秦毅說話都有些有氣無力。

雲依跟柳靜當然看的出來秦毅這個時候讓她們離開是什麼意思,因為他很清楚自己不知道會不會下一場就倒下,不知道會不會無法再繼續挽救後面的弟子性命。

「走!」

雲依沒有猶豫,只是在轉頭的一瞬再次不爭氣的流下眼淚。

她是親自帶著柳靜離開的,她能夠看的出來,柳靜肯定是他的朋友,否則他不會親自點名讓她離開,她只是個外門弟子。

「窮途末路了,讓人另眼相看的小子,作為對你的欣賞,我可以親手送你下地獄。」黑魔笑著說道。

「男人即便是死,也得死在戰鬥中。」秦毅搖了搖頭,他摸了摸胸口。

「月靈啊,如果你能聽得到,再給我一些力量吧,在這裡倒下可就真的起不來了啊!」秦毅臉上擠出了一絲苦笑。

他虧欠的太多了,可笑這種時候居然還在想著索取別人的力量,秦毅覺得自己真的很失敗,明明就不行偏偏要逞能……一走了之現在根本不會有危險,到底在圖個什麼啊?

目光有些空洞的抬頭望了望天空,天空有些混濁,混濁的就像是纏繞著一層血色,血色阻擋了未來,看不到一絲光芒。

暖暖的溫度從胸口漸漸散發出來,那股暖意很快變得滾燙,將秦毅從失神中瞬間拉了回來。

「月靈?」秦毅緊緊的抓住了胸口有些破損的灰色衣服,難道月靈真的能夠聽見?可她不是……

秦毅下意識的掀開了衣角,那小狐狸的紋身竟然有著隱隱的光亮。

這光亮微弱到幾乎不可察覺,但是秦毅的靈魂卻能夠清清楚楚的感受到其中的熱度,那似乎是小狐狸月靈最後的聲音。

仿若抽幹了這一絲能量之後,連這道小狐狸消失之後留下的紋身都會消失而去。

秦毅親手將小狐狸帶來到這個世界,又是親手將她送離,秦毅是罪魁禍首,想到小狐狸來到這個世界短暫的時光以及她為自己所做的事情,秦毅熱淚盈眶,鼻頭酸楚的滋味無法形容。

「沙沙~」秦毅終究是沒有抽出裡面的那微弱的能量。

用殘破的衣物遮蓋好了衣服。

「嘿,這小子還哭鼻子了,真他媽的丟人!」 頂級寵婚:悶騷老公壞死了 見到這一幕,有魔神宮的人發出有趣的笑聲,戰鬥中可曾見過有誰會哭鼻子的?不會是絕望之下心灰意冷或者是後悔了吧?

跟魔神宮作對這是必然的,他們有無窮無盡的戰鬥力,在場的還有數百戰士、精英弟子,有的是時間跟秦毅消磨,耗盡他的戰鬥力、精神力、乃至生命力。

到目前為止秦毅也才斬了不到一百人,已經耗費了幾個時辰,往下,他不可能再堅持下去。

而雲清宗之人看到這一幕則是覺得異常的揪心。

「宗門,有此人可大興矣,是天眷我雲清宗,同時亦是天禍我雲清宗,他……生不逢時啊!」 陰陽當鋪事件簿 宗主玄清子長嘆。

「宗主,該下決定了,他估計撐不住下一場戰鬥。」旁邊,鶴長老說道。

「宗門弟子也離開的差不多了,剩下我們這些老不死若是還心存活下去的念頭,而把希望寄托在這年輕小輩身上,那才是真的讓人看笑話啊!」一直沒怎麼說話的另外兩名長老,其中之一開口吐出沙啞的聲音。

「是啊,我們宗門幾乎未曾給他過恩惠,他卻贈予吾等一片汪洋,怎麼能讓他如此繼續下去?我們雲清宗四大守護者,會被人笑話的。」另一名沉默寡言的長老同時點頭。

雲清宗的四大守護者,他們兩人,加上鶴長老、鬼長老,乃是雲清宗最強的戰鬥力,即便是守閣長老都略遜一籌。

「我知道,做好準備吧,等會一旦情況不妙,立刻動手!」宗主玄清子也知道此時此刻情況緊急,必須要做出決斷了,支援到現在還沒有來,那麼就只有一個可能,那些支援再也不可能過來。

他們必然是同樣面臨著跟雲清宗差不多的處境,或者是……跟魔神宮沆瀣一氣,第二種可能性比較小,魔神宮是天陽國大敵,他們天陽國境內的宗門不怎麼可能會臣服或者是投靠魔神宮,那樣會迎來皇城的毀滅性打擊。

當然,生死存亡關頭也難保那些宗門會做出怎樣的選擇。

又有人躍上了演武台,是一個女性魔修武者,同樣是一個實力非常強勁的對手,面對狀態有些不對勁的秦毅,她面露冷笑,手中兩把彎月斬刀在黑霧掩蓋之下看的並不真切。

雲清宗這邊已經沒有多少人了,而且絕大部分都是長老,都是宗門核心人物,弟子只有零星的幾位,是堅持要留下來與宗門共存亡的死忠。

秦毅一隻手提劍,一隻手捂著胸口,思緒飄蕩,絲毫不在眼前的狀態上,雖然眼淚乾了,可通紅的眼眶依然是掛在臉上,神情有些獃滯。

面對一個實力不知深淺的對手,他甚至沒有做好任何防禦或者是戰鬥準備措施。

胸口依然很熱,那是一種極度熟悉的感覺,月靈並不是秦毅唯一的女人,但秦毅的女人中絕對有月靈一個很重要的位置,那種心神血脈完全連接在一起的默契是沒有第二個人能夠做到的。

不管月靈有什麼神秘的來歷,不管是好或者是壞,對於秦毅來說,他絕對不允許這最後一點屬於她的痕迹消失,所以當月靈留下的這道紋路拚命想要送給秦毅力量的時候,秦毅毫不猶豫的拒絕了,直接阻斷了那一抹聯繫。

「我一定會活下去的,不需要你們任何人的幫助,我一定會變得更強,不再需要你們任何一人消失來為我爭取活下去的權力。」

秦毅雙目變得通紅,秦毅能夠清楚感受到金丹沸騰了起來,沒錯,正是沸騰,表面金色書頁賦予的金色文字以極快的速度跳動著,歡呼雀躍,彷彿要脫離金丹脫離秦毅的身體,這種感覺前所未有。 秦毅感受到自己的經脈、竅穴、識海完全燃燒了起來。

這種燃燒就像是一團滾燙的火焰灼燒他的每一寸皮膚,並不是痛苦,而是熟悉,那種熟悉宛如親手再次掌握了那種力量。

他驚訝了,驚訝之中帶著惶恐,他惶恐這力量,惶恐這力量會讓他徹底的失去某些東西。

秦毅忍不住再次迅速的掀開了胸口的衣物,他清楚的看到那小狐狸紋身散發著金色的光輝,光輝使得他的皮膚都熠熠生輝,不過很快這金色的光輝就暗淡了下來,那小狐狸紋身則是暗淡了不少,幾乎很快就要從秦毅胸口的位置消失。

可那種全身燃燒的感覺並未消失,秦毅瞬間明白了,他雖然阻斷了紋身跟他的聯繫,可後者竟然主動釋放了能量出來,想要盡自己最大的力量去幫助秦毅,即便是她已經消失。

可能……她能夠感受到秦毅的無助吧,對於月靈來說,只要秦毅有危險,她即便是豁出性命也就是眨眨眼的事情,不會存在絲毫猶豫。

「為什麼啊!」

秦毅拳頭死死的攥著,指甲嵌入了手心,鮮血橫流,卻邪劍幾乎都要被他捏斷,他自己還渾然不知。

他覺得月靈是要讓他內疚到死。

如果說一個女人為一個男人做到如此,如小小那般,如落落那般,如月靈那般,死亡在眼中已經不算什麼,試問夫復何求?

「為什麼?下地獄去問吧!」

迎面而來的魔神宮女戰士似乎是個刺客,她雙瞳是詭異的漆黑之色,宛如隱遁黑暗之中,雙刃出手就是必殺一擊,面對毫無防備的秦毅幾乎是已經確定可以得手。

一旦是她自己能夠確定的得手,幾乎沒有出現過意外的情況。

「沒想到最後的人頭被魅影給拿走了,真是……」台下,依舊是有著不少的黑鎧戰士搖頭,感覺有些無趣,就像是女人無形中碾壓了他們一頭,面子上過不去,雖然魅影是撿便宜,對方已經力竭,可終歸是她殺了對手,戰場上只有生死勝負只有結果,不問過程。

「結束了。」黑魔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目光投向了玄清子他們那邊,臉上露出笑容,這一回,看他還能拿出什麼借口?若是不乖乖交出玄靈珠,他只能殺光所有人,然後一寸一寸的搜索了,雖然很麻煩,可也是無奈之舉。

對方能夠乖乖交出來那是最好的,玄靈珠是他此番必得之物。

而玄清子等人,拳頭緊緊的捏著,鬼長老已經邁出一步,就要衝上演武台之上。

卻在這個時候異變突生,一股狂暴的能量從擂台上直接席捲下來。

「滾!」

這一道雷霆般的咆哮,讓得方圓百丈聲波震顫,一股焚燒蒼穹的火焰隨著秦毅一聲震吼從他口中湧出,將迎面而來的魔神宮女刺客魅影焚燒的乾乾淨淨,空氣中找不到一點殘渣,只有兩把彎曲到已經融化了八成的彎刀掉落了下來,叮噹一聲,將所有人的心神吸引了過來。

「真元!那是真元!」

鬼長老忽然身體都顫抖了起來,他直瞪瞪的盯著場中,盯著秦毅身前湧出的巨浪焰火,沒有真元,是絕對無法使出術法攻擊的!

「真元就真元就是了……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不過他爆發力還真是強橫,居然又秒殺了對手。」玄清子皺著眉頭,看了眼激動的鬼長老。

「滾你娘的,那小子真元盡數被封印了,你沒見到他戰鬥到現在一點真元都沒用出來么?現在這種情況你可知道意味著什麼?」鬼長老氣不打一處來。

大驚小怪?這何止是大驚小怪,原本鬼長老以為秦毅需要去皇城接觸到封魔碑才有機會解封,誰能想到現在已經是可以動用真元了。

被鬼長老一頓臭罵,玄清子臉色有些掛不住,不過看到場中似乎變得有些無法控制住的情況,只得悻悻的笑了笑。

看的出來這鬼長老對這小子很是關心,否則不會這麼激動。

「真元?」

秦毅短暫的錯愕之後就明白了,感受著身體之中依舊是被封印著的竅穴、經脈、識海,秦毅很清楚這真元並不是意味著他身體的封印解除,這是月靈給他的饋贈。

金丹異變,想必也是月靈封印在他身體之中的力量所引發的結果。

黑魔剛剛站了起來,臉上的笑容凝固使得他的面色變得異常難看。

他並不知道秦毅身上發生了怎樣的變化,只是忽然間垂死之人竟然爆發出這麼強橫的力量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還想掙扎?就是不知道你還有幾分力氣。」黑魔咧了咧嘴,就連他都不禁有些佩服秦毅了,這種大毅力之人若是不夭折,未來必成大器,只是可惜得罪了他們神魔宮必死無疑。

根本不用他去命令,自發的已經有魔神宮戰士衝上了演武台,魅影沒有能力拿走的人頭,他們之中自然會有人拿走。

秦毅目光落在黑魔身上,根本是直接無視了衝上來的魔神宮年輕弟子。

「找死!」

青年手中隱現幾枚玉珠法球,玉珠法球丟出去,將秦毅困在正中,只是這個時候秦毅抬手一點,虛空之中忽然驚詫而出一抹紫色的雷光,這一道細弱的蜿蜒崎嶇的雷光從秦毅手指射出,將有些昏黃的天空頓時映射的亮了起來,如同一瞬間的驚鴻。

「噼里啪啦~」

那圍著秦毅的數顆法球頓時爆裂開來,濃烈的焰光滾滾,雷芒掠了一圈,從那迎面青年的身體穿過,後者軟塌塌的倒在地上,黑鎧散落一地。

原來裡面已經是被雷霆轟成了黑炭,隨著這一聲栽倒,化成了灰燼。

「噠噠噠!」

秦毅踩著不快不慢的步伐,默無聲息的朝著黑魔走去。

「他要幹什麼?」

「秦毅~」

「瘋了嗎?他要挑釁那個魔頭?」

一瞬間,就連雲清宗這邊都被秦毅的動作給驚呆了,完全是不知道他腦袋哪根筋搭錯了。

現在明明已經是最好的情況,除卻之前被殺死的,現在宗門弟子幾乎都安全離開了宗門,只剩下他們這些老不死的,根本沒有必要把自己給徹底賠進去。

而且經歷了這麼多場的戰鬥,秦毅恐怕早就是強弩之末了,他還能拿什麼去戰鬥?更不要說是挑釁黑魔,黑魔是他們這些長老都無法抗衡的存在,那是真正的元嬰大能,遠遠超越金丹境界的存在。

他只是一個弟子,外門弟子啊!

「找死!」

幾名魔神宮戰士宛如一道道黑影,以極快的速度朝著秦毅衝去,剎那間黑芒涌動,剎那間,紫光降臨,秦毅附近十丈之內化作雷域,鑽進來的數人直接當場秒殺。

「有意思,如果你真的只是一名弟子,我認可你了,你是當之無愧的第一,不過你越是這樣,便越在我手中活不下去,我不會給你任何成長的機會。」

黑魔笑了,這一道笑容蘊藏著無窮無盡的殺機,就連他都要忌憚秦毅以後成長起來的樣子,要將他抹殺在搖籃之中。

然而……,這正是秦毅想要的。

月靈還沒有消失,她還在身體之中,不管是靈識、靈魂、亦或者只是一縷殘存的意識,可秦毅確確實實的感受到了,她用最後的力氣饋贈了秦毅無與倫比的真元力量,甚至於為此寧願讓自己消失。

秦毅發誓,他從今往後再也不會向月靈索取一絲一毫的力量,而這一次,他是為雲清宗而戰,為月靈而戰,為自己而戰! 「嘩啦~」

一道足夠遮蔽陽光的巨影轟然出現,黑魔沒有催動任何力量,憑空立於虛空,背後張開的巨大黑色羽翼遠遠的就給人一種無比凝重的壓迫感。

晉太太總想離婚嗑CP 秦毅抬著頭,忽然轉身遞給鬼長老等人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隨後轉身,宛如踩著虛空階梯,一步一步踏上高空,衣衫獵獵,一頭黑髮無風自動,手中的三尺青鋒卻邪寶劍變得樸素內斂,但是那綻放出來的殺機,沒有任何一個人敢無視。

「死!」

黑魔隨手一指,秦毅感覺自己周身空間完全被封鎖,那種強烈的壓迫力要將他擠壓成肉醬。

你若安好,那還得了 一念影響空間,這裡可是修真界啊,真正的大世界,空間無比穩定,規則高級到他們這種武者根本觸及不到,這就是元嬰境界的力量?

秦毅親身感受著這股力量,然而他卻絲毫不為所懼,因為這尚且在他的承受範圍之內。

秦毅欲登天而上,元嬰境界必然是一道大坎,秦毅已經仔細的想過,他既然不知道元嬰境界究竟為何,那麼就親自跟元嬰大能打一場,摸透這個境界的因果,為自己之後的道路鋪墊完整。

不過秦毅有一種感覺,也不知道是錯覺還是什麼,總覺得這黑魔跟真正的元嬰境界差了那麼點東西,秦毅不知道元嬰境界到底是有著什麼標誌,可是這種預感卻非常明顯。

「給我開!」

秦毅渾身綻放光輝,一掃之前的頹態,青鋒長劍前端延伸出幾十米的劍芒,劍芒橫立虛空,將天地元氣直接都切割了開。

若說之前無法動用真元的秦毅是隱遁蟄伏的深淵巨獸,那麼此時此刻全身獲得短暫解放的秦毅便是傲游九天的神龍,神芒吞吐之間,氣機節節攀升。

「你們誰知道,他到底是什麼境界?」

玄清子怔怔的問道。

「現在是問這個的時候么?秦毅拼了命給我們爭取了機會,此時不動手還要等到什麼時候?」鬼長老厲喝了一聲。

是啊,最強存在黑魔被短暫牽制,這是他們最好的機會,那些神魔宮弟子雖然厲害,可還不是他們這些長老的對手,長老最次都是金丹境界,碾壓築基境界許多。

「諸長老聽令,殺出一條血路,為外門弟子秦毅開道!」玄清子聲震九霄。

一瞬間,雲清宗殘存弟子長老們都瘋了,熱血沸騰,戰意高漲。

已經奔赴半山腰的柳靜雲依等人下意識的停住了腳步,他們循著聲音的方向望去,她們看到了高高佇立半空之上的秦毅,看到了背生雙翅的黑魔。

「這怎麼可能!秦毅師弟,他……他居然跟黑魔打起來了!」雲依雙目出神,一股異樣的神采瀰漫出來。

「他本就是一個創造奇迹的人,他的身上有著太多太多看不透的地方。」柳靜怔怔說道。

以一個弟子身份,去抗衡這長老們都束手無策的魔神宮強大存在,這是所有人之前都沒有想過,更是沒有考慮過的事情。

然而他就是敢做,並且真的去做了。

「我要回去!」雲依下意識的朝著回頭的路衝去。

「雲依師姐,相信秦毅吧,現在回去只是給他增加麻煩罷了,相信長老也不會想要看到這一幕。」柳靜拉住了她。

她還是比較冷靜的。

於是一群人就這麼站在半山腰,抬頭充滿敬畏的盯著那兩道光影。

跟他們類似的還有很多已經逃到了山腳下的人,他們承蒙秦毅的恩惠才能順利的離開,此時此刻抬頭望見秦毅高高在天空的身影,一個個不由得怔怔出神。

「小子,我從未想過你區區一介三流宗門的弟子居然能夠跟我站在對立面當對手,親自死在我的手上,你足夠自豪吧!」

黑魔咧嘴一笑,背後漆黑羽翼震開,萬千道黑色光翼衝破虛空,狠狠的朝著秦毅刺來,速度快到不可思議,而且前後左右所有的退路都瞬間被封死了。

「我要以你試劍!證我無上武道!」

一切都在電光火石之間,秦毅將三尺青鋒豎在面前,整個人幾乎都被縱橫無匹的劍氣包裹,當他睜開雙眸的時候,那激射而來的黑羽被凌空劍氣斬滅的一乾二淨,彷彿天空都澄凈了不少,然而那交錯的流光、充滿壓迫力的劍意,卻是壓的無數人喘不過氣來。

曾經的秦毅空有一身劍術,卻無法配合飲邪劍施展,無法催動真元去使用那些浩瀚強大的劍招,如今的他憑藉沸騰的金丹,終於是可以用了出來,並且對抗有史以來最強的對手,元嬰境界的黑魔。

「嘿,以我試劍,真是有意思,第一次有人敢對我說這種話!」

「黑暗降臨!」

隨著嘩啦啦的聲響,這周圍幾百丈之內的天空猛然變得陰沉下來,宛如成了黑魔的領域,光線都被吞噬吸收,一道道隱晦的黑暗能量在秦毅周圍穿梭,最後都匯聚到了黑魔的周身。

這種陰暗壓抑的感覺大大削弱的其他屬性的力量,從而增幅了黑魔自身的力量。

秦毅凝目望去,黑魔的身影瞬間就消失了,一股恐怖的力量從后側襲來,秦毅感覺身體被巨龍撞擊了一樣,那股疼痛宛如肉體被撕裂。

「斷空閃!」

青鋒以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從側面劃過,斬到了黑魔巨大的翅膀,幾根翎羽掉了下去,有著黑色的鮮血滾落,只是那黑魔近在咫尺的面孔卻因此變得更加興奮更加猙獰了起來。

黑羽撞在秦毅身上,宛如一柄柄利劍,釘在身體之中,當即是有大量血紅灑落了出來,這是一場近距離的交鋒。

對於這點傷痛,秦毅同樣是咧嘴笑笑,戰意升騰到了極致。

「月靈,這場戰鬥我會用盡你給我的力量!」

劍光奔騰,方圓十丈劍氣橫生,宛如劍雨灑落,黑魔渾身黑氣交錯,打出兩道通天的黑色龍捲,秦毅幾乎就是處於暴風眼的位置,那黑色龍捲驟然收縮,宛如核爆一般正片天空都轟鳴了一瞬間。

無數人戰鬥之中抽空朝著天空望去,都被那驚天動地的戰鬥聲嚇到。

想到之前還雀雀欲試想要挑戰那個不知死活的小子,一時間背脊發涼。

這種能夠跟他們黑魔大人交鋒的強者,何必來欺負他們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