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另一間病房,喬納森神父也醒過來了,實力較弱的穆南依舊昏迷不醒,但並沒有什麼生命危險。

喬納森神父雖然醒了卻也沒辦法下牀,百無聊賴之下,只能打開電視打發時間。

電視正在播放新聞:一次駭人聽聞的大橋坍塌事故!新聞主持人說完話,畫面便切換到大橋監控拍下的恐怖畫面。

看到現場的慘狀,喬納森神父下意識的在胸口劃了個十字,嘴裏唸唸有詞的禱告着。

不過幾秒之後,喬納森神父的禱告便戛然而止,甚至連呼吸都停住了,他眼睛瞪的簡直要凸出來,瞅着橋面上奔跑的那三人。

那不是盧克海伍德和巴特利特三人嗎?

他們怎麼會在災難現場?難道災難和他們有關?

喬納森還沒想明白呢,便親眼目睹盧克被砸到海里、巴格利特中箭倒地的畫面。

你說就算是一根鋼筋叉在巴特利特的菊花上喬納森都不會覺得意外,這種大規模的災難裏什麼奇葩的事情都有可能發生,但那可是一支弩箭啊!而且明顯是魔幻風格的弩箭、與這個世界的風格格格不入!

只能是……玩家的偷襲!

“是誰……”喬納森喃喃自語,愣愣的看着海伍德揹着巴特利特跳入大海,然後被墜落的橋面砸中……

他的心揪了一下。

雖然他和那三人並不熟,但同爲教廷的人便是一家,如今家人死了,他自然傷心。

“竟然有人明目張膽的獵殺教廷的牧師……”喬納森氣的渾身發抖,“這件事必須上報,那些罪犯,必將付出代價!”

……

雲琉璃捂着腦袋,虛弱的睜開眼睛。

入目的,是一家設施落後公立醫院的集體病房,一排排簡陋的病牀讓她感覺自己彷彿回到了八十年代。

雲琉璃四下張望一番,發現她隊伍裏的五個人都在,外加卓星星他們三人小隊,一共八個人。

其他的人不知道在何處。

雲琉璃從空間裝備中掏出一疊美金啪的摔在牀上,對着跟前的護士說,“護士小姐,請幫我和我的同伴轉到好一些的私立醫院。”

在罪惡的資本主義國度,有錢幾乎能辦到一切。

在付出足夠多的美金之後,琉璃一行人被救護車送到了附近一傢俬立醫院的豪華病房。

一羣最權威的專家醫師給他們做了會診,但讓雲琉璃失望的是,他們沒有任何辦法短時間內恢復他們的傷勢。

這樣在意料之中,所以雲琉璃也只能哀嘆一聲,躺在牀上發呆之後,打開了電視機。

每個臺,都在循環播放今天發生的那則駭人聽聞的特大新聞,雲琉璃看着那眼熟的大橋,皺眉嘀咕,“怎麼莫名其妙到了死神來了5的故事線裏……”

然後,她看到了教廷的三個人,也看到那支天外飛箭。

“呸!活該!”雲琉璃現實幸災樂禍了一番,然後又嘀咕,“弩箭是誰射的?無面?還是黎曉曉?他們爲什麼都沒有受傷?死了的人可以復活,那怎麼沒見洛雨和王路?”

洛雨和王路當然也活過來了,只是倆人並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活了過來。

因爲時間回溯的時候他們是死亡狀態,當然不可能有任何反抗,所以他們受到的傷害和雲琉璃他們比起來很輕很輕,至少不影響他們自由行動。

倆人就出現在距離SBC大廈不遠的地方,在懵懵不知所以的情況下,下意識的來到上次死亡的地點,卻驚訝的發現,SBC大廈一切正常,沒有警察、沒有軍隊、沒有玩家。

只有匆匆忙忙的上班族。

看起來就像是一座普通城市的普通辦公樓,沒什麼特別的。

“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洛雨有些茫然的問道。

“我覺得……”王路想到之前死亡時的絕望和恐懼,不由自主打了個寒顫,“我覺得我們應該放棄任務立刻離開這個副本!”

“爲什麼啊?我們現在又沒有危險。”洛雨不明白,“我們找個安全的地方苟着等高手完成任務不就行了,有一萬靈幣的基礎獎勵呢!你捨得放棄?”

“我……”王路的確是不捨得,所有糾結了一會兒之後,爲了不給洛雨留下懦弱的印象,他一咬牙,“咱們去找個安全的地方!”

倆人轉身離開SBC大廈,卻不知道在某一層的玻璃對面,一個煙霧組成的死神正默默的看着他們倆。

“嘿!找到你了!”

黎曉曉不知道從哪兒忽然竄出來,嘿嘿笑着逼近死神,“你跑什麼啊?我就是去你家轉轉,又不會對你造成任何傷害,你何必躲呢?”

死神扭頭就跑!

不過這次黎曉曉早有準備,先一步攔在死神逃脫的路上,一頭扎進了死神的身體,消失在這個維度。

死神倏地停了下來,低頭看看自己胸前正在快速癒合的孔洞,身體上升騰起一片煙霧,聚集在死神的頭頂上形成一團微型烏雲的形狀。

如果黎曉曉看到這一幕,一定會驚訝萬分:嘿呀!這可真牛逼!怨念都升騰成實質了…… 死神維度。

黎曉曉輕車熟路的翻開死神之書,一頁一頁尋找艾利克斯他們的名字,不過,沒找到艾利克斯七人,倒是先找到了這次橋難的八位倖存者。

“薩姆丶羅登、莫莉丶海柏、奧維利亞丶卡斯特……嘿嘿,這個我記得,好像是個長腿美女來着。”

黎曉曉看着那張紙,想了想,嘀咕着:“雖然任務只要求拯救艾利克斯他們,這些橋難倖存者死活無關緊要,但誰叫哥們心善呢……”

嘀咕着,黎曉曉便試着去扯寫着奧維利亞名字的紙張。

原電影裏這位作死團隊的顏值擔當死的可是非常慘的,事故之後她終於下定決心去做激光修復手術治療自己的近視眼,結果在死神的干預下,被激光灼傷後從樓上掉下去摔死了,眼珠子都給摔出來了……

忽略其中的反物理常識,可謂是死的很難看了……

因爲之前無面曾經成功的扯掉了黎曉曉的紙張帶出去,黎曉曉下意識的認爲這其實不難,只是他上次沒想到而已。

可是這一試,他就明白了一個悲哀的事實:他和無面的實力差距足足有一本死神之書那麼大……

“唉……”黎曉曉惆悵的看着死神之書,這麼好的東西,竟然無法據爲己有,實在是讓人心痛!

無奈,只能用老辦法,一個個的去吐沫名字。

反正塗一個也是塗,塗兩個也是塗,黎曉曉索性一路塗過去,不過塗到艾薩克的時候,黎曉曉停了下來。

回憶了一下,這傢伙好像是那個喜歡到處揩油、同事死了他不但不悲傷反而偷偷搜刮橋難去世同事們的抽屜、找到一張中式按摩券去按摩然後扎着一身的金針被活活燒死的傢伙?

嗯……這種玩意還是早死早超生的好,留着也是浪費糧食。

略過艾薩克,黎曉曉繼續翻着,塗掉了八人中六個人的名字,除了愛揩油的艾薩克之外,還有那個主管丹尼斯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也被黎曉曉給略過了。

如果死神會說話,一定會對黎曉曉豎起中指說句:MMP!你還來勁了是吧!塗名字不過癮還幹起了審判世人的活兒?要不要勞資把死神的工作讓給你啊……

可惜死神不會說話,無法與黎曉曉交流。

黎曉曉又是一陣翻找,終於找到了艾利克斯七人,不過讓黎曉曉詫異的是,這七個人的名字已經被塗了,正是他上次乾的好事。

“時間回溯影響不到死神維度嗎?那盧克他們的死而復生又是怎麼回事?”

翻找到盧克三人的名字,看到上面的死亡記錄,黎曉曉明白過來了,感情這仨人的名字一直都在死神之書上啊,虧得他之前還偷偷摸摸的往那張紙上寫名字,還沾沾自喜的以爲自己可以通過那張紙掌控別人的生死呢……完全是想多了。

黎曉曉合上了死神之書,再次進入了系統中樞,不過讓他失望的是,這次裏面一點兒能量都沒有。

“唉,意料之中……”安慰了自己一下,黎曉曉開始動手破壞控制中樞。

然後黎曉曉和上次一樣,爬到SBC大廈頂上放了個大煙花通知無面。

不過比較遺憾的是,這次的大煙花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別說軍隊的直升機編隊了,警車都沒來一輛。

“真無趣。”黎曉曉站在樓沿吹着風,思索着接下來該做什麼。

現在的時間線是死神來了5的時間線,雖然不清楚死神來了5和死神來了兩個故事之間相隔的時間是多久,但總歸不會只有一兩天。

他雖然已經將艾利克斯等人的名字劃去了,但因爲死神來了的故事並未開始,所以他們的任務也無法完成。

至少要等到180航班爆炸才行。

事實上,死神來了5的故事和死神來了是有時間上的重疊的,比如死神來了5的最後一個倖存者內森是被180航班爆炸掉下來的引擎給砸死的……

真是精妙的設計。

誇了一下死神的想象力,黎曉曉琢磨着這幾天是不是去天使之城享受一下資本主義的腐朽夜生活?

聽說那裏有一種中介專門介紹模特小演員去富豪身邊‘工作’……不過想想還是算了,萬一被龍子毅和彭乾發現給穆大小姐打個小報告,他的一世英名就全完了。

“要不然去隨便找個妹子鍛鍊一下撩妹技能?”

想到這兒黎曉曉就想起了奧維利亞,旋即便有些後悔,幹嘛要把她名字劃掉啊?默默做好事她又不會知道,講給她聽她也不會相信,還不如留着,等到緊急時刻救她一命,那不就輕鬆上手?

正胡思亂想的黎曉曉忽然聽到一陣烏拉烏拉的聲響。

警車?

黎曉曉低頭望去,卻看到一輛救護車和一輛消防車停在下面,幾個消防員正在佈置一張大大的充氣墊子,還有攝影師正架着攝像機拍他。

????

黎曉曉正懵着呢,樓頂的消防通道打開,兩個消防員和一個談判專家火急火燎的上來。

“先生!股市跌跌漲漲的很正常,一時的得失不算什麼,千萬不要做傻事啊!”

黎曉曉:……

你丫的瞎啊!勞資是在裝逼!不是要跳樓!

……

無面行走在SBC大廈裏,聽着大廈裏對頂樓的跳樓事件議論紛紛,難得的誇了一下黎曉曉,“這貨倒是挺聰明,知道吸引大家的注意力方便我辦事。”

很快無面便找到了蹲在某個牆角里思考神生的死神,然後,撕開死神的身體,進入了死神維度……

死神都懶得逃跑或者反抗了,一動不動,彷彿已經是一尊死神(死掉的神靈)了……

無面出來的時候又順手扯了一張紙,不知道是誰的,反正就是個路人甲。至於原因,其實是收到黎曉曉融合灰色霧氣的啓發,想透過書頁研究一下這個死神維度,畢竟書頁乃是死神本體的一部分,非常具有研究價值。

如果可以研究透徹的話,說不定能找到讓普通玩家吸收轉化灰色能量的方法,這麼一來,短時間內將黎曉曉打造成一個真正的絕世高手也並非不可能的事情。 夜幕降臨,向來不會委屈自己的黎曉曉找了一家五星級酒店住下,泡了個牛奶浴後,坐在舒適的沙發上翻看着手中的書頁。

這個書頁是死神本體的一部分,在死神維度裏的時候其實就是一片片霧氣組成的書頁,來到這個世界裏,雖然看起來和死神維度裏沒什麼區別,但觸感卻如同牛皮紙一般,是一個實物存在。

“我在死神維度成了一團霧氣一樣的存在,也就是說死神維度和這個正常世界的物質構成是完全不同的。”黎曉曉琢磨着,“就姑且稱爲‘虛界’吧!我現在所在世界就是‘實界’。”

黎曉曉抖了抖紙,發出嘩啦啦的聲音。

“同樣的東西,在虛界裏以霧氣的形式存在,在實界就有了實體……嗯,我倒是理解爲什麼死神不以本體來到這個世界了,並不是它來不了,而是……來了就變成一本真書了,動也不能動,還有被人撕了當擦屁股紙的風險,所以就只是送來一團能量組成一個能量體死神開展工作。”

黎曉曉呆呆的望着手中的紙,嘀咕着,“要是我能製造出一個死神空間就好了,這樣收集到的灰色能量就全部可以化爲己用,按照這種提升速度,我豈不是分分鐘就能晉升帝皇級?”

想的倒是挺美的,可惜黎曉曉連死神維度是個什麼東西都參不透,更不要說製造了,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這到底是個什麼原理呢?”

黎曉曉試着撕了一下手中的紙,撕拉一聲,很容易的就撕下來一個角。

盯着那一小片紙看了幾秒,黎曉曉忽然把紙塞進嘴裏嚼嚼嚥了下去……

一股古怪的味道瀰漫在嘴裏,黎曉曉喝了幾口可樂才把那股味道壓下去。

等了片刻。

到了黎曉曉這個層次的玩家早就可以做到內視從而對自己的身體瞭若指掌,黎曉曉可以清晰的感覺到,那坨紙靜靜的停在胃液裏,既沒有被胃酸腐蝕消化的跡象,也沒有其他任何變化。

想了想,黎曉曉調集出一絲靈力包裹住那坨紙,開始擠壓。

還是沒有任何動靜。

又想了想,黎曉曉試着在胃裏弄出了豆大的一小團綠火,去灼燒那坨紙。

這下有了反應!紙張被迅速點燃,在黎曉曉的胃裏燃燒起來,冒出陣陣灰煙,本身的顏色則變成了灰白色持續燃燒着。

一陣劇痛毫無預兆的襲來,沒有絲毫心理準備的黎曉曉痛的一個激靈從沙發滾到了地上蜷縮成一團,面色蒼白、冷汗橫流!

黎曉曉第一反應就是熄滅了胃裏的綠火。

可綠火是熄滅了,那坨紙卻依然無火自燃,持續冒着嫋嫋灰煙。

黎曉曉痛的呻吟一聲,費勁的將手放在嘴裏摳喉嚨,想把胃裏那坨紙嘔出來,可惜,晚餐吐了一地毯,那坨紙還是穩穩的黏在胃壁上,兀自燃燒。

這時候,被那坨紙黏住的一小塊胃壁被燒成了灰白色,堅硬又有些透明,好像變成了某種石頭一樣……

這時候黎曉曉才體會到了這個世界死神的強大,或許它沒什麼攻擊力,但它主宰着這個世界所有人的死亡。或許它對黎曉曉這樣的強大玩家毫無辦法,但你既然敢亂吃死神的本體書頁,那就要付出生命的代價!

黎曉曉真是欲哭無淚,這就是亂吃東西的下場啊……

他是搞不定這玩意了,但還不至於絕望,畢竟無面就在這座城市,而且,就算無面救不了他,他還有可以起死回生【聖光降臨】。

用盡全身力氣,黎曉曉爬到了酒店房間的陽臺,費力的從褲襠裏掏出一個大號煙花,顫抖着劃了根火柴點燃。

咻——嘭——

獨一無二的煙花,在夜空中綻放,醒目萬分。

黎曉曉趴在陽臺上,一邊享受着烈焰灼體的快感,一邊擡頭眼巴巴的看着天空,無面大佬,你快來啊……

等了好一陣子,黎曉曉的氣息越來越微弱,他已經把【聖光降臨】捏在手裏,準備着重生了。

這時候,無面那獨特的嗓音終於在房間裏響起,“你找我?”

黎曉曉扭過頭,不知道什麼時候無面已經身處房間裏了,當真是來無影去無蹤、如同鬼魅一般!

黎曉曉激動的熱淚盈眶,“無面大佬,救命……”

說完這一句話,頭一歪,暈死了過去。

無面:????!!!!

你倒是多堅持兩秒告訴我你到底怎麼着了啊!!

一番查探推理過後,無面終於鬧清楚黎曉曉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

“你丫的就是不長記性,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都敢往嘴裏塞。”無面無奈的數落着昏迷不醒的黎曉曉,然後把他抱到了牀上,先用能量將黎曉曉的胃與其他臟器隔離開來,然後給黎曉曉來了個深度全身麻醉,讓他進入假死狀態,纔開始仔細研究他胃裏的情況。

女總裁的無敵戰神 “這是……”

仔細觀察了一番過後,饒是見多識廣的無面也驚訝萬分。

他看了一眼假死的黎曉曉,嘀咕着,“治好你倒是很容易,取出紙張、切除已晶化的胃壁就能制止繼續惡化,雖然其他很多臟器也收到了污染傷害,但只要出了副本這些傷勢都會瞬間復原,但是……”

“這樣就太可惜了。”

無面託着下巴思索了一下,“這是一個改變你命運的機會,一邊是爲了保險拋棄這個機會,一邊是冒着生命危險成就超越帝皇級的穩固根基,你會怎麼選擇呢?”

假死狀態的黎曉曉當然不會回答他,只是靜靜的躺着。

“嗯……這是什麼?”

這時候無面終於注意到黎曉曉緊握的右手裏似乎抓着什麼東西,便掰開他的手指瞧了一眼。

“聖光降臨?”無面笑了起來,“行,我知道你的選擇了。”

說完,無面走到茶几旁,把上面那張缺了一角的紙拿起來,慢條斯理的撕成一條一條,然後又揉成一小團一小團,捏起其中的一團,喂到黎曉曉嘴裏,用能量推動着順着食道進入胃部,挨着之前的那一小坨。

很快,這一坨也被點燃了。

然後,無面就這麼一坨一坨的,把這一張紙,還有他自己剛剛扯下來的那一張紙,全都喂到了黎曉曉胃裏。

不知道黎曉曉如果知道無面對他做了什麼,會是個什麼心情…… “就是這裏吧!”王路擡頭看了看高聳的酒店,對洛雨說道。

倆人一直在城裏到處閒逛,可是卻始終沒有碰到過其他的玩家,這不,半夜正站在大樓頂上欣賞夜景呢,就看到一朵大煙花綻放在天際。

然後倆人就跟隨者煙花找到了這裏。

洛雨回憶了一下之前看到煙花的位置,點點頭,“沒錯,當時煙花下方的確是這家酒店,我們上去看看,說不定其他人都在這裏呢!”

倆人躲過安防,順利的爬到了樓頂,可樓頂卻空空如也,鬼影子都沒一個。

“難道是住在酒店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