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另外,你親自去一趟監軍府,叫楊忠國繼續給郭子靖施壓,這規模還是太小了,才死了一萬人,不夠啊。”

廣王搖了搖頭,繼續下令。

雄敢當臉頰微微一動,用人命來作爲對付秦侯的手段,實在有些太殘忍了,哪怕是在南冥山中,也能聽到那些江面上的孤魂野鬼淒厲的慘叫。

哎,也不知道這場戰,到底會打到什麼時候。

王者之心,不可度啊。

雄敢當心中暗自嘆息了一聲,但卻沒有猶豫,奉命去傳旨了。

他們是廣王一手打造出來的,哪怕再對主子不滿,也不會有絲毫的違背,這是他們的宿命。

監軍府大門緊閉。

楊忠國像熱鍋上的螞蟻,在大廳來回的踱步,心裏那叫一個煩悶。

他愛財,這些年臭名昭著,頂天了也就算個勢利小人,但如今國賊這口鍋怕是背定了。

這麼大的戰事命令,這麼荒謬的旨意,廣王不找別人,偏要讓他去傳。

這完全就是借刀殺人,回頭大軍戰敗,天下百姓怨氣所指,必定全是他的過錯。

禍國殃民,他哪怕是逃到哪,都是一個死啊。

楊忠國心裏明白這一檔子事,但偏偏又甩不掉,他想逃走,但廣王的神通他是清楚地,而且就是這監軍府裏,因爲他的親信老六反水,也有不少廣王的眼線。

他已經被圈住,想逃幾乎是不可能的了。

“大人,城中商會會長,京城的王國老,還有一干人,全都等在外面等你來見呢。”

管家愁眉苦臉的哀求道。

不用想,這些人也是來勸楊忠國,來鬧事的,前線還在死人,老百姓眼睛又不瞎,這種胡鬧打法,北軍怕是被打個精光。

“瑪德,這些人還有完沒完了,剛送走這幫地獄的諸侯王,他們也跟着來起鬨。”

“叫士兵都轟出去,讓他們滾蛋。”

“對了,婁文采龍王來了沒有?”

楊忠國煩躁的大吼,然後又緩了緩問道。

“好像是來了,我再去後門看看。”

管家道。

監軍府的護衛正在全力維持秩序,那些人也是有一套,婁文采不出來,他們索性就賴在門口了。

不僅僅如此,連帶着城中的百姓也圍了過來,大喊要國賊楊忠國賠命,更有人煽動衝擊府邸,點火燒宅。

還好護衛都是精銳之師,城主還算明事理,一直保護着監軍府,否則,楊忠國別說逃,連宅子都待不住了。

婁文采在管家的引領下,從暗門匆匆走了進來。

楊忠國深知,這位二獄龍王,十八地獄最富有的傢伙是秦侯一夥的人,雖然如今已經被迫投靠廣王,並把戰船給割讓出去了,但從秦羿透出的口風來看,婁文采應該還是心向秦侯的。

“哎喲,龍王,你總算來了,我這都盼星星盼月亮的等着你啊。”楊忠國一見面,迫不及待的把婁文采請到了席間。

婁文采摺扇一收,笑道:“楊大人,咱們無親無故的,你這麼說,我壓力很大啊。”

“無親那是自然,無故卻說不上,你也知道,我私底下也是給秦侯賣命的。”

“這份地契,就是秦侯給我的,您看看。”

楊忠國趕緊掏出了島礁的地契,遞給了婁文采。

婁文采看了一眼,遞了回去道:“我這次來,就不跟其他俗人一樣,來找你麻煩了。畢竟我二獄這次派了船,但我的子民沒參戰,那些船毀也就毀了,大不了再造。楊大人,我來這是想問一句,那個老六是你的人吧,他一張嘴就找我要十萬船的海產乾糧,八個億的晶幣,還有他那幫徒子徒孫好處費也得一個億,老兄你這胃口會不會太大了點?”

楊忠國連忙起身,捂着胸口,鬱悶道:“我的龍王爺哎,那個老六早就被廣王給拉攏了過去,早就不聽我的指示了。我現在除了在這背鍋,什麼事都做不了,哪還有胃口去你那貪吃啊。” 婁文采笑了笑道:“好吧,這事就不提了,侯爺馬上就要與廣王決戰了,那幫跳樑小醜,我已經拖在了二獄,一旦侯爺得勝,就是他們的末日。”

“說吧,你跟我攀交情,有何所求?”

“是這樣的,我知道你神通廣大,這幽冥河一大半的船都跟你二獄有交情,你能不能想個辦法,把我先弄走。”

“我實在是撐不下去了,你也看到了門口那一幫人,我要是再不走,這條小命遲早得打在這啊。”

楊忠國苦苦哀求道。

婁文采哈哈大笑道:“楊大人,你太高看我了,我如今也是被廣王盯的死死的,別說帶你走,就是一隻蒼蠅都帶不出這幽冥河。”

“再說了,這天下的人,誰都可以走,唯獨你楊大人得留下來。”

楊忠國鬱悶道:“這,這話又從何說起?”

“如今這國賊的名頭,你已經背定了,索性留下來多給侯爺辦點好事,繼續發佈軍令,讓郭子靖打下去。”

“你想想,要是郭子靖的人打光了,侯爺南軍北上,到時候你可是搖身一變的大英雄。”

“甭說是一座島嶼,只怕侯爺分你一座地獄的鬼王,也猶未可知啊。”

婁文采道。

楊忠國哭喪着臉道:“龍王,你就別拿我開涮了,我還大英雄了,就我這名頭,誰當權,民心所向都容不下我啊。”

“我就實話說吧,楊大人,你如今已經沒有別的路可以走了,索性是壞事做到底吧。”

“我會在南冥城留下來,到時候跟侯爺會了面,有了新的指示,自然會通知你。”

“好了,我能說的就這麼多了,好好幹下去吧,大英雄。”

婁文采拍了拍楊忠國的肩膀,笑眯眯道。

他打心眼裏是看不起楊忠國這種人的,但像楊忠國這樣的奸人,往往比十萬大軍還厲害,若是放他走了,豈不是太可惜了。

“龍王哎,難道連你也認爲,是我唆使廣王下達這種愚蠢的軍令嗎?”

“你也不想想廣王是何等人物,豈能爲我三兩句話所左右?”

“廣王就是想要郭子靖去送死,死的越多越好,你們要是再覺得這是一件大好事,遲早會中了他的圈套,甚至一敗塗地。”

楊忠國四下看了一眼,小聲道。

“他連王劍都給我了,就是爲了逼迫郭子靖出兵,他要毀掉這三十萬大軍,他要在這幽冥河上製造無數的冤魂厲鬼,懂了嗎?”

楊忠國之所以能混到今天,確實是有一定的智謀的。

“你的意思是……”

婁文采臉上的笑意戛然而止,摩挲着下巴沉思了起來。

當初四大龍王的慘劇,他至今依然無比清晰,敖光爲了召喚神龍,不惜殺掉了自己的三個兄弟,連帶着他父親也被迫背鍋受死,目的就是爲了啓動那個可怕的召喚大陣。

如今廣王這麼瘋狂的讓郭子靖送死,難道也是爲了做一些不爲人知的事?

婁文采很聰明,他深知這看似是一場南北之戰,但實際上卻是廣王與秦侯兩位巔峯王者之戰。

一旦這兩人決出了勝負,底下那些士兵,無論是三十萬,還是三十,根本就是一個沒有意義的數字。

這或許是針對秦侯的一個陰謀。

“楊大人,你先好好呆着。”

“我還有事,先走一步。”

婁文采面色大變,不顧楊忠國的挽留,快步而去。

他決定去探查個究竟,若是真有什麼大陣,得趁早叫師父做好準備才行。

出了監軍府,婁文采手一揮道:“屈通,不回使館了,先隨我去幽冥河轉一圈。”

“大王,如今南冥城一帶混亂,爲了安危起見,還是……”屈通勸道。

“生死關頭,廣王怕是在密謀驚天大計對付師父,我不能坐視不理,走。”

婁文采決然道。

從當初的紈絝子弟,到二獄的龍王,是秦羿給了他新生。

而迫於廣王壓力,婁文采不得已只能背叛了秦羿,而現在,他迫切的想要給秦羿做點什麼,只有這樣,他纔會心安。

……

秦羿此時正在第九層地獄裏追殺一棵百萬年的樹精,在經過三個晝夜的追繳,秦羿終於獵殺了狡猾的樹妖,滅掉樹妖的元神後,秦羿用樹身雕琢了一個傀儡。

同時,他又去方寸山中找東方洛畫了一張定魂符,以及幾張威力巨大的符咒,搞定了這一切後,秦羿用血澆灌了傀儡,以最快的速度打造了一個新的混元傀儡。

傀儡,他沒有放在地獄中,而是直接帶到了方寸山,交由彭安、姚勝親自看管。

除了這二人,哪怕是東方洛也不知情。

之所以沒有選用方寸山靈氣更充沛的神樹,秦羿是有考究的,但凡方寸山本土的東西,經過多次實驗,是走不出方寸山結界的,否則魯千秋打造的天馬就不至於成了擺設。

凡間的傀儡,加上方寸山的結界、天地靈氣,以及這兩位仙人的看管,秦羿哪怕是與廣王同歸於盡了,至少也有六成重生的希望。

搞定了傀儡,已經三天後。

秦羿回到了曼陀宮。

“侯爺,郭子靖手下陳超開始發動了第三輪的攻擊,聽說廣王又從北方調集了三百艘超級戰船來運載,看起來是要不死不休了。”

黃耀東指着遠處那些如同怪獸一般的大船,向第一時間趕到前線的秦羿彙報道。

“三百艘戰船,也改變不了戰略的劣勢,他到底在玩什麼?”

秦羿眉頭緊鎖道。

“三天,他們發動了兩次強攻,一次西岸的偷襲,但都被我們的人打敗了。”

“到目前爲止,我軍損失不到五千人,對方已經損失了六萬人之多,差不多是十比一。”

“照這麼個打法,再有一週,咱們就可以把他們的三十萬大軍打光。”

宋彪道。

“不對,廣王不是這麼愚蠢的人,但除了他本人的鐵令,又沒人能讓郭子靖做出這麼愚蠢的行爲。”

“這其中怕是有問題。”

“這樣,耀東,你繼續盯緊了戰線,我親自去見見郭子靖。”

秦羿道。

這事情太過離奇了,而且這段時間,秦羿一直覺得有種不詳的預感縈繞在心頭,上一次出現如此強烈的不安的感覺,還是父母被刺的時候。

他必須謹慎而爲,因爲這場戰爭,誰也輸不起。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郭子靖坐在軍帳裏,短短几天下來,這位原本看起來還算年輕的將軍,瞬間蒼老了,鬢角也現出了白霜。

就在剛剛不久,楊忠國又帶來了廣王的最新王令,讓他發動總攻,不惜一切手段過江。

而且廣王已經在趕往南冥城的路上,如果執行不力,郭子靖很可能就要挨這頭一刀。

不僅僅是廣王的壓力,現在各諸侯王也是憤怒不已,畢竟這三十萬聯軍,廣王的王師大概也就不到十萬人,餘者二十萬全是其他八獄的諸侯王兵力。

這些諸侯王雖然是被逼的,但誰不想打勝仗回頭撈一杯羹,沒想到的是,郭子靖把他們的人完全當成了炮灰。

如今不少諸侯派的將領,已經開始消極對抗,不願意再進行白白的犧牲。

哪怕是他的心腹將領,也是怨氣紛紛,不少人甚至生出了向南邊投降的心思。

上有王令,下有反抗,郭子靖夾在中間是左右爲難。

他自身是不怕死的,在出發前,便已經備好了棺材,跟妻兒進行了最後的告別,他甚至就沒想過還能回去。

若是戰死沙場,戰法不如人,他死而無憾。

可是眼下,這種送死戰法,哪怕他以死向天下人謝罪,只怕也得遺臭萬年了。

“將軍,有人求見。”

副將走了過來,一揮手示意大帳內的守衛全部退下,小聲道。

“又是誰,不見。”郭子靖閉着眼,不假思索道。

“秦侯。”

副將聲音更低了。

“什麼?”

郭子靖驚的站起了身。

“他人在哪?”

郭子靖凝重問道。

就在帳外,不過,他是與楊忠國一同來的,其他人目前還沒注意到,想來也不是爲了找事,您見還是不見。

“秦侯!”

郭子靖來回的踱步,顯得有些爲難。

他完全猜不透秦侯這個時候來見他的意圖是什麼?但如今是最敏感的時候,稍微不慎,走漏了風聲,便有可能引的軍隊譁變,這可不是鬧着玩的。

“見,叫他進來。”郭子靖猶豫了再三,還是決定見秦羿一面。

秦羿與楊忠國走了進來,後者微微一笑,也不說話,在一旁的角落坐了下來,自顧喝起了酒。

楊忠國敢與秦羿一同來,倒也不怕人懷疑。

誰都知道,他的人際關係通達,而且在王城時,與秦侯有舊,要是以通敵罪來論,不用等到今日,早就被殺了幾百回了。

是以,他帶秦羿來見郭子靖,倒也不懼,反正郭子靖早就認定他是國賊、小人了。

“秦侯,坐。”

郭子靖擡手道。

琴婉與秦羿交好時,郭子靖曾見過他,是以麪皮很熟。

秦羿坐了下來,看着郭子靖,皺眉道:“你是戰神秦子建的左右手,按理來說,不像是做出這麼愚蠢行爲的人,郭將軍,你真的還要打下去嗎?”

“如果我沒算錯,照這麼打下去,再打崩兩三場,你這個帥位,廣王不擼掉你,你的部下怕也容不得你了吧。”

郭子靖苦笑道:“王命在身,無從抗拒。這位楊大人,應該比我更清楚。”

“沒錯,這的確是廣王的命令,就在今天早上,廣王還讓十二護法之一的雄敢當,再次向我傳令,讓郭將軍加大強攻力度。”

楊忠國插了一句。

秦羿一聽眼中閃過一絲訝色。

十二護法?

如果他沒記錯,那可是廣王鎮守無花島的護法,無花島割讓給燕老魔後,十二護法已經回到了廣王身邊。

雄敢當這時候現身,是否代表着廣王已經到了南冥城?

既然如此,他對戰況應該是瞭解的,更不應該讓郭子靖做無畏的犧牲纔對。

到底發生了什麼?

“郭將軍,我提醒一句,你的手上已經沾染了十萬將士的鮮血,如果你再執迷不悟,我可以告訴你,我還有射程更遠,威力更大的晶石大炮在等着你,我還有無窮無盡的晶石與物資做後盾,哪怕你再押上一百萬人,也只能全部打光。”

“還有,你別做夢西岸的偷襲,你的人還沒過河,就已經被發現了。”

“再打下去,剩下的二十萬人也只能給你陪葬。”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