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只要你告訴我們你在後山幹了什麼,然後你的實力到了什麼階段,就這個要求,可以做到嗎?”靜頤說出了自己的要求,藍迪聽來卻不是什麼要求,沒有想就答應了下來。

於是,藍迪就把自己在後面的事簡要地說了,他只說了自己在裏面的訓練情況。

至於和利劍師哥的事他沒有提,別的也沒有提起。在裏面遇到的,還有他自己身上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好。至於小師妹問的魔法書籍,藍迪也沒有承認。

本來師父給他也只是一本武技書,不知道他們卻認爲這是一本魔法書籍。想不通就不去想,他想時間會給他一個答案。

(未完待續) 寫的不好,大家挺起啊! 說完後,小師妹卻是合不住嘴了,叫道:“你說什麼?你居然不知道自己的實力到了什麼階段,卻可以和八級的火雲獅子戰鬥?”小師妹像是看着一個傻瓜的同時看着一個怪物,靜雅也沒有想到小師弟居然可以和八級獅子戰鬥。

“他到底後山遇到了什麼?”兩人心下亂想起來。

靜雅師姐也是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藍迪,雙眼滿是驚訝,這個小師弟真的讓人看不透了。

小師妹的心裏卻有份喜意,心道:“藍迪,你的實力越高我就是越期待你了!”但是她沒有說出來,重新打量着這個少年。藍迪也沒有想到自己保留說出的實力,會讓她們這麼震驚!

重生賭石千金 ,說道:“小師妹,禮物我會準備好的,你放心!”他看見師姐瞪着一雙美目看他,他有繼續說道:“自然也有師姐的份!”

靜雅笑了笑,和靜頤打鬧起來,玩了一會,藍迪看了看時間不早了,起身說道:“師姐、師妹,師哥還不知道我來了沒有,我去看看他!”說着就要離開,沒有想到她們兩個也要跟着出去。

三人說說笑笑的找到了紫風,紫風那時剛從秋水山回來,路上碰見了他們。

紫風遠遠地看見了他們,他的臉色稍微的一變,他從秋水山回來,自然知道那面發生了什麼。看到藍迪平安的回來,他很肯定的想到趙強三人肯定和藍迪有關。

三人的路沒有多遠,藍迪也在同時看到了紫風,叫了師姐、師妹向紫風那裏走去。走近了藍迪不由得感到紫風的高達和帥氣,問好道:“師哥,你好!”

紫風臉上好像什麼也不知道也沒有發生一樣,應道:“藍迪,你回來了,師哥可是想死你了!你進了後山,也不知道怎麼樣,我們都爲你擔心啊!你安全回來真是太好了,師姐、師妹都很擔心你呢!”紫風就像一個大哥哥一樣關心藍迪,幾人都不約而同的被他的熱情感動。

藍迪不知道說什麼好了,道:“謝謝,師哥的關心!師姐、師妹,也謝謝你們!”藍迪被他們的關心包圍着心裏很舒暢,就像是回到了家裏一樣。心道:“利劍師哥也不知道在幹什麼,他也是這樣關心我的!”

紫風微微的笑了笑,道:“師弟,我剛從那面回來,看到那面的弟子一個個看上去士氣很旺,你對雙秋大會準備的怎麼樣了?”

小師妹看着師哥笑嘻嘻的臉上,心道:“師哥,真的不簡單!”她的心裏還記得紫風師哥抱怨師父沒有給他祕籍的事,現在看上去卻什麼也看不出。靜雅看了看妹妹,心裏也是同樣的感覺。

藍迪說道:“師哥,你知道我的,我只是去感受感受!”他不想給紫風說自己的事,紫風彷彿看出了藍迪的隱藏,笑了笑,眼睛裏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光芒,道:“呵呵,師弟謙虛了!”

幾個人站在那裏一陣沉默,藍迪也不知道說什麼,突然道:“師哥,你有事嗎?沒有我去準備一下,師父一會還要叫我回去見他呢?”藍迪不知道爲什麼想着早點離開這裏,紫風本來想看看藍迪這幾年訓練的如何,本來想好了和他比試一番,看到藍迪藏藏躲躲的心裏有些不滿,但是臉上卻不漏一點痕跡,道:“哦,這樣啊。那你去吧!我也有事要做呢!”

說完就和小師妹離開了,靜雅好像找紫風師哥有事。走在熟悉的路上,靜頤師妹望了望藍迪的有些黝黑的臉,突然說:“藍迪,你在後山的時候,遇到了魔獸害怕嗎?”

藍迪不明白小師妹會問這個問題,道:“害怕啊,只是我也沒有辦法。剛開始的時候看到自己能對付的我就殺了,不能對付的我就每天去找它挑戰,直到能夠戰勝它!”

聽着藍迪的話,小師妹感覺彷彿自己就在魔獸羣中間,不由得把身子往藍迪身上靠了靠。藍迪微微一抖,旋即也往跟前靠了靠。小師妹不知道爲什麼見到藍迪,她突然感到有一種安全感。

藍迪卻在想紫風的事,他知道那三個人來找自己和他脫不了干係。但是爲什麼他是自己的師哥,如果不是他就不會有什麼顧忌。他還記得剛纔自己離開時,紫風從後面看着自己時凌厲的眼神。藍迪不是個不顧手足之情的人,想到不久後師兄弟撕破臉他就有些惆悵!

下午吃了點東西藍迪就去找師父了,小師妹沒有跟他一起來,她去找靜雅師姐了。走到師父的門前,看到師父房間的窗戶開着,師父就站在窗戶邊看着遠方。他徑直敲門走了進去,師父知道他來了只是輕輕地:“老四,來了!”

(未完待續) 藍迪恭敬的道:“師父!”

藍迪站在藍鼎春的後面看着師父的背影,過了好一陣,藍鼎春才緩緩說話,道:“老四,你知道我來找你有什麼事嗎?”

藍迪不解的搖了搖頭,道:“師父,弟子不知!”

“老四,我問你件事,你可給你師哥說過沒有我給你書籍的事!”藍鼎春不知道紫風爲什麼懷疑自己,都是徒弟有這樣的心他是理解的。他沒有回頭,藍迪知道師父超高的實力,哪怕不回頭也知道自己的情緒變化。

藍迪不知道這件事的緣由,想了想小師妹和驚訝對於魔法書籍關心的事,他就不知道他是怎麼知道的,說道:“師父,我沒有說過!在回到這裏以前我沒有見過紫風師哥,怎麼了?”

藍鼎春微微的轉了轉身,他知道藍迪的確沒有見過紫風,笑了笑,又道:“老四,你見過他們三個了?他們沒有說什麼吧!”藍迪突然懷疑師父爲什麼會這樣問,難道他還有對誰不放心。至於這些他卻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

“嗯,我見了,他們都很好,也對我很關心!”藍迪如實的把自己知道的告訴了自己的師父,難道師父對誰懷疑,他真的想不通。至於那些無關重要的話,他沒有說。

藍鼎春笑了笑,道:“藍迪,剩下的日子你什麼也不要想,什麼也不要管!你記住我說的話就可以了,你回去後就開始準備比賽吧!”

“嗯,師父!我知道了,我不會讓你失望!”藍迪看着師父高大的身影,就像是自己父親一樣,雖然師父很多時候都是對自己很冷漠。但是他知道師父這樣做的苦心,他開始理解師父爲真麼對自己這樣了。

“還有記住,不管什麼人,只要擋了你的路都要把它消滅了!還有你要回去以後,就不要在出門,呆在屋子裏面好好的熟練自己所學的東西!”藍鼎春的這些話讓藍迪突然看不透,但是他知道師父不會害他。

藍迪出了師父的房門,就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他和師父交談了一下午,他的心裏也對比賽更有信心了!這時已經天黑了,藍迪回到自己的屋子裏面。他想了想師父所說的話,就開始冥想。藍迪知道離比賽的時間越來越少了,這些日子努力就是爲了不久後的比賽,他不想自己在這個時刻出什麼問題。

藍迪修煉了一晚上,第二天跳下牀只聽見身體霹靂啪啦的響,顯示他身體的結實。活動了一下,藍迪在屋子裏面轉了幾個圈,就洗漱完畢後準備去吃早餐。

吃完早餐,他就去修煉魔法了。站在訓練場上,藍迪看着遠處的那棵巨鐵樹,許多的往事泛上他的心頭。他還記得自己在這裏打出火元素魔法的興奮,還有他在這裏發誓要超越聶曉的決心。

木葉蕭蕭,他就站在那裏。他還記得自己在這裏告訴師父自己能夠和元素交流的事情,直到後來自己吃了奇果元靈,然後他發出了三系魔法。

那時候的他,爲了自己強大起來不斷的隱忍。爲了不讓別人看起自己,他不斷的修煉,但是因爲天賦有限他的進步卻是那麼慢。那時的他不僅想不通師父那樣對他,還有身邊的任何人。

還有自己被聶曉侮辱的事,那時的他都不敢說什麼。今天他站在這裏,看着這些好像就是昨天發生的。

在秋月山後山的三年多內,他在利劍的幫助下明白了很多的道理。這也是他特能夠取得這樣大的進步的原因,想到這些他的心裏就有許多的矛盾。

不知道什麼時候,小師妹靜頤站在遠處看着藍迪的背影發呆。當藍迪看到小師妹時,小師妹已經來到了他的面前。小師妹奇怪的問道:“藍迪想什麼呢?看你在這些日子裏面變了很多,能告訴我你看什麼呢?”

小師妹看到了藍迪沉思的樣子,所以好奇的靜頤很想知道,大清早的藍迪在想什麼呢?藍迪微微回頭,看了看小師妹的嬌顏,道:“呵呵,小師妹我能想什麼呢?你看、、、”

藍迪指着遠處的那棵巨鐵樹,然後再小師妹的注視下,遠處的那棵直徑有一米的巨鐵樹突然爆炸開來,然後在她親眼的見證下那棵巨大而堅硬的巨鐵樹變成了廢渣。

小師妹驚訝的合不住嘴,她再怎麼聰明也想不通剛纔還是好好的巨鐵樹,怎麼突然爆炸而且只剩下漫天的碎屑。

藍迪笑了笑,看着小師妹驚訝的表情他很滿意自己的表現。看着小師妹慢慢的回過頭,小師妹望着藍迪感覺他越來越深不可測。不知道什麼時候,小師妹靜頤站在遠處看着藍迪的背影發呆。當藍迪看到小師妹時,小師妹已經來到了他的面前。

小師妹奇怪的問道:“藍迪想什麼呢?看你在這些日子裏面變了很多,能告訴我你看什麼呢?”

小師妹看到了藍迪沉思的樣子,所以好奇的靜頤很想知道,大清早的藍迪在想什麼呢?藍迪微微回頭,看了看小師妹的嬌顏,道:“呵呵,小師妹我能想什麼呢?你看、、、”

藍迪指着遠處的那棵巨鐵樹,然後再小師妹的注視下,遠處的那棵直徑有一米的巨鐵樹突然爆炸開來,然後在她親眼的見證下那棵巨大而堅硬的巨鐵樹變成了廢渣。

小師妹驚訝的合不住嘴,她再怎麼聰明也想不通剛纔還是好好的巨鐵樹,怎麼突然爆炸而且只剩下漫天的碎屑。藍迪笑了笑,看着小師妹驚訝的表情他很滿意自己的表現。看着小師妹慢慢的回過頭,小師妹望着藍迪感覺他越來越深不可測。

雖然過了片刻,但是小師妹說話還有些結巴,“藍迪,剛纔是你打出、、、出的嗎?你真、、、真厲害!”藍迪笑了笑,嘴上掛起一絲高高的弧度。

又是片刻,小師妹望了望藍迪,關心起昨天的事,問道:“藍迪,我爹他給你說什麼了?你給他說了沒有我一定要參見大會,你幫我說話沒有!”小師妹知道現在能幫助自己只有藍迪了,她還是很想知道答案。

(未完待續) “呵呵,是啊!再怎麼說你也是我的小師妹,我不幫你誰幫助你啊?”藍迪不想讓師妹在爲這件事擔心。

靜頤可愛的一笑,道:“好啊,那你能首先告訴我怎麼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突破嗎?”她雖然佩服藍迪但還是很懷疑藍迪有這樣的本事,藍迪看出了她的意思,反問道:“你不信?也對,換我也不信!”

藍迪說的是真的,因爲以前是別人給自己叫魔法和武技。現在卻換做了自己教別人魔法,他的心裏還有些擔憂。

藍迪不知小師妹道靜頤想什麼,沒有聽見她的答覆,還以爲她在聽自己說話。他又頓了頓說道:“師妹,這個過程可能相當的艱苦,但是你都要堅持下來,你能告訴我你能做到嗎?”看了看靜頤卻發現她的注意卻不在這裏,他有些無奈。


他聳了聳肩幫看着小師妹在想什麼,他不想去打擾。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手上發出了兩個火球不斷地把玩着,藍迪耐心的等她回答。小師妹從沉思中緩過神,卻發現藍迪坐在那裏手裏把玩着小火球眼睛卻看着自己,她臉上掛起一絲羞紅,問道:“藍迪,那、、、我的臉上有什麼嗎?”

藍迪不由得一愣,道:“沒、、沒、、沒有啊!怎麼了?”小師妹卻看着笑了起來,就像是一朵正在盛開的雪蓮花。他們兩人互相對視着同時想起了,藍迪發出三系魔法那天看着師姐靜雅出神的事。

小師妹也坐了下來,四隻眼睛緊緊地趕着對方,互相的眼睛裏面發射出對方的倒影。小師妹總是女孩子,雖然見過的花癡多了,但是也沒有和一個和自己年齡相仿心中對他有些好感的異性這麼近,時間長了不由的臉上發紅,感覺燙燙的。

藍迪看着他想起了自己被他們欺負時自己的心理變化,那時的他是那麼的無助,而幫他的只有小師妹,一個女孩子那時要有多大的勇氣啊!不知什麼時候他伸出了右手,輕輕地舉起來放在了小師妹驚異的臉上,他的大拇指輕輕地撫摸着羊脂玉般的玉臉。

小師妹靜頤微微一怔,她沒有想到藍迪什麼時候這麼大膽。不過,她沒有擋開這隻巨大兒有力的手放在自己的臉上。於是,兩個各懷心事情竇初開,同時心生好感的年輕人,就坐在那草地上看上去有些浪漫。在他們的眼裏彷彿這個時候,時間已經停止!

中午,藍迪回到自己的房間,然後把自己關在了房間裏面一下午。誰也不知道他鑽在裏面幹什麼,哪怕是小師妹去叫他他也沒有開門,只是說了句不要打擾我。

再說藍迪想好了辦法後,就鑽進了自己的房間然後就坐在了牀上。他沒有躺下,他很快的就開始冥想。看着身邊越來越多的元素,他突然讓它們在自己眼前盤旋,就像是在組成一個個奇異的圖形。

誰也不知道他在幹什麼,也不知道他想幹什麼?

直到第二天早上他才走出自己的房間,他突然想起師父剛開始讓他別亂跑的話。又想了想給師妹增長實力,他矛盾的笑了笑。

他出去的時候,小師妹已經在昨天的地方等他。小師妹遠遠地看見藍迪向自己走來,她像一隻小鳥般跑到了藍迪的身邊,突然拉住了藍迪的胳膊問道:“藍迪師哥,你、、你想到辦法沒有啊?除了那個辦法還有什麼好辦法!”

藍迪不由得一怔,他看了看小師妹拉着自己的胳膊。雖然有些驚訝他叫自己師哥,但是卻感覺很喜歡這種感覺。他不知道這是什麼感覺,只是這感覺讓藍迪的心跳得很快。藍迪雖然這三年實力上有翻天覆地的變化,但是感情問題上還是一個菜鳥。不知道內心這是什麼怎麼了,只好傻傻得對着小師妹笑。

小師妹嬌罵道:“死小子,你想什麼呢?我問你問題呢?”

藍迪嘿嘿笑了,看了看四周沒人道:“我想了想首先幫助你你和元素交流,然後再去找你爹、、、、、”於是就把自己相好的事情,給小師妹說了。

“哦,那這樣能行嗎?你昨天把自己關在裏面幹什麼呢?”小師妹有些懷疑他的辦法,藍迪笑了笑很神祕的說道:“小師妹,相信我!你就跟着我練習就可以了,不要管其他的了!你會成功的,相信你自己!”

小師妹被藍迪的情緒感染,道:“我信任你,你就教我怎麼做吧!”

藍迪這也是爲了穩妥着想,他可不想自己失敗了。他剛再小師妹的心裏樹立了一點信任,他不想把這絲好感給消滅了。看着小師妹的嬌顏,他辦事起來也有了精神。

於是, 末世流浪狗 。小師妹抱着一試的態度跟着藍迪訓練,藍迪自然很用心的教小師妹。有了藍鼎春給他們做後盾,小師妹也不怕到時參加不了“雙秋大會”。

順便說一下只要是有了藍迪身上那樣的牌子,就可以參見大會,報名也可以。大會不限參加者人數、年齡、來歷,要求很鬆,這也顯示了秋月山和秋水山強大的實力。

“雙秋大會”是比較大型的一次魔法武技較量賽,參加的人很多,主要是它的獎品它吸引人,還有帶來的榮譽和權利。所以只要是年輕武者和魔法師度爭先恐後的報名參加,自然主辦方也會派人蔘加!

(未完待續) 十年一次的“雙秋大會”在秋水山舉行,只要是知道這件事的世家、帝國以及其他的各種強大勢力,都派出了自己手下的得力干將參加。這裏面自然也有許多不想參加來看熱鬧的人,不過他們都有同一個心思,那就是這裏舉行的比賽一定很精彩。

由於人數衆多,在舉行的前三天,基本上參加比賽的人都已經陸續到來。一時間,秋水山高手雲集、人口劇增,也幸虧秋水山人多房廣。

秋月山還是一往的平靜,房子稀少和特殊原因並沒有其他外面的人住進來。

秋月山的人也好像是有什麼事在辦,沒有人看到他們的蹤影。自然有人看到,那也是很少的。不管是誰都期待着這一天的到來,因爲這一天對有些人和勢力太重要了。

除了一個人來了這裏找了藍迪,事後知道他們的見面並不理想。最終還是發生了戰鬥,藍迪卻沒有對誰說起,好像什麼事也沒有發生。

比賽這一天秋水山顯得極爲熱鬧,此刻秋水山可以說是很久都沒有這麼熱鬧了。一個年齡比較大的弟子,重新回到這個地方看着如此盛大的場面,浩然之情油然而生。在秋水山裏,各個層次的弟子都顯得格外的興奮,因爲這是他們期待已久的日子,就是十年一度的“雙秋大會”。

順便說一下,秋水山舉行大會的地方。秋水山山頂面積廣大,有一塊巨大的空地。爲了舉行大會,早在幾十年前就被改建成了比賽場地。比賽場地有些中間是一塊正方形的空白區域,上面被堅硬的白色石鋪砌。兩旁爲了方便觀看在四周按照山的走勢,安排了座位。遠處看好去就像是梯田般一樣,這樣誰都可以看到比賽的內容。這裏最多可以容納幾萬人,比賽所在的地方就是一個四百平米的空地。

這一塊空地經過特殊處理,它的地面安裝了抗魔石。地面全部用厚重的石塊鋪砌,四周按照比賽場地劃分爲武技區和魔法區。 狂霸愛人:重生名流天后 ……

只不過參加“雙秋大會”的人除了秋月山和秋水山的弟子,別的都是各個弟子的家人,還有各大勢力的人。雖然裏面沒有平民,都是有身份的人。這裏面都是高手濟濟,所以爲了大會的順利舉行,秋水山也派出了許多的弟子維持秩序,秋月山人少只有紫風一人蔘加維持秩序。

爲了參見這次大會,各個勢力都算是卯足了筋。他們都知道這次大會的重要性,大會的宗旨在於選出實力強大之人,成爲參加兩山後面強大組織的外圍成員。僅僅是這一個誘.惑,就讓他們爲之瘋狂。

大會要進行初賽和和決賽,自然首先進行初賽,初賽優秀者進入決賽。大會會在最後排出名次,主要分武技比賽和魔法比賽。

比賽的規則,只要雙方不簽訂生死條約一方獲勝就可以獲得勝利。只要一方認輸,另一方獲勝。在參加這裏面同名次的人可以相互挑戰,直到選出其中的獲勝者。

比賽的裁判是秋月山和秋水山從各個勢力裏面選出的一人,總共有十八位裁判。武技裁判六名,魔法裁判十二名。他們來自不同的勢力,這也是比賽不會出現什麼走後門。


比賽這一天總裁判武蒼莽緩緩地走到比賽場地的中間的高臺上,眼睛裏面精光閃閃,在走上臺後向四周觀看的觀衆席敬了一個禮。然後,他掃視了各個角落,向他們一一點頭其中包括四大帝國、八大世家的各個代表。還有一些小王國和小勢力的代表,正是八方峯會!。

秋月山和秋水山的代表坐在正中,兩邊分別坐着四大帝國的和八大世家的代表。他看了看這些人,看到他們一一點頭後然後緩緩地說道:“下面由我魔法協會副會長武蒼莽宣佈,“雙秋大會”比賽今天正式開始,比賽分爲初賽和決賽,現在開始初賽!”

順便我說一下比賽規則,比賽前一天要給每個團隊和個人分發編號,然後第二天會進行隨機抽籤。抽籤主要是爲了公平,其實主要是碰運氣,所抽的簽上會註明比賽的順序,武技和魔法比賽會同時進行,然後會註明上面自己和自己的對手的編號。

第三天真正的比賽纔開始,詳細的規則如下:比賽按照實力突出者獲勝的原則,然後進行淘汰賽直到最後選出第一名。抽籤實行循環比賽,先分組,每10個人1組,也就是說在初賽中每個人要打九場比賽。按照勝率,每組前5名進入決賽,再抽籤進行淘汰賽,直到出現第一名爲止。 由於,比賽在秋水山舉行所以許多的規則還是有益於秋水山弟子。他們在挑選對手的時候,可以等到最後抽籤。

這幾天藍迪都在爲小師妹的實力增長問題而努力,所以他把許多的事情度交給靜雅師姐幫助他完成。那天見完那個人後,藍迪突然像是變了個人,除了讓小師妹鞏固實力外。他每天都是拼命的修煉,彷彿回到了秋月山後山!

第三天,真正的比賽纔開始,詳細的規則如下:比賽按照實力突出者獲勝的原則,然後進行淘汰賽直到最後選出第一名。抽籤實行循環比賽,先分組,每10個人1組,也就是說在初賽中每個人要打九場比賽。按照勝率,每組前5名進入決賽,再抽籤進行淘汰賽,直到出現第一名爲止。

由於,比賽在秋水山舉行所以許多的規則還是有益於秋水山弟子。他們在挑選對手的時候,可以等到最後抽籤。


這幾天藍迪都在爲小師妹的實力增長問題而努力,所以他把許多的事情度交給靜雅師姐幫助他完成。那天見完那個人後,藍迪突然間像是變了個人,除了讓小師妹鞏固實力外。他每天都是拼命的修煉,彷彿回到了秋月山後山。

七八天時間裏面每天除了吃,他基本上都在訓練。藍鼎春在這段時間內裏面來看過他,藍迪除了有些稍微的驚訝外,滄桑的臉上看上去又經歷了一些風波。藍鼎春走的時候搖了搖頭,對於藍迪的努力即時歡喜又是憂愁。

由於靜雅師姐每天都在跑外交方面的事,每天有什麼新情況她都會第一時間來告訴藍迪。看着藍迪頎長的身體,除了有時候發回呆外。就去看小師妹的訓練情況,藍迪隨時都在幫助小師妹強大起來。

她看着小師妹每天的變化,靜雅都有些看不透藍迪。他對這個男孩發生了興趣,沒事就來找他好像有什麼吸引她似的,自然最鬱悶的是紫風了。

他偶爾回來看看藍迪和小師妹,除了驚訝外還是有些憎恨。藍迪和他都知道他們處在一個微妙的關係下,只是誰也不想捅破這個關係。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