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只見他再次抬手,四周空氣中的限制之力,隨之很快消失無蹤,夜空之中此刻只剩下兩個白髮老人,此時目光相視,彷彿時間定格了一般。 「那小輩,定會再臨雷族。」

「天雷子,我族一脈能否長存,今後就落在你的肩上了,今夜過後老夫會進入祖地閉死關,你將是我雷族新任大族老。」

藍袍族老沉吟少許,眼中露出奇異之芒,那低沉的聲音中,透著一股不容拒絕之意。

「族兄,您的意思是……」

前方,夜空,天雷子微微一愣。

只是前方之人,似乎不願多言,只是暗嘆一聲之後,身形隨之很快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雷域出口前,天雷子在獃滯了許久之後,頓時雙目一亮,心中瞬間清明,他抬頭望向前方的夜空,隨即抬手抱拳,彎身恭謹一拜。

婚婚欲醉:傲嬌總裁的新妻 這一切,是那藍袍老者早有算計,還是順勢而為,此刻已然不那麼重要,天雷子唯有知曉的是,待葉飛再臨雷族之時,今日這個人情,此子定然不會忘記。

……

一夜,悄然過去。

而此時的葉飛,已然離開的雷族,更是遠離的雷隱宗,連夜踏空向著中原之地東方閃身而去,而他體內的傷勢,無疑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正在不斷加重。

「古印,封。」一處山脈半空,葉飛身形稍有一頓。

他周身的氣血之力,已然變得清淡無比,體內不斷加重的傷勢,已經蔓延至他的武道根基。

抬手之下,印訣點入眉心,勉強封住外泄的靈力,葉飛的臉色這才有所好轉。

「這次受傷不輕,想要徹底恢復,怕是需要數月。」

「如今之際,最好先回到葉門,可藉助門主靈脈恢復靈力。」半空之中,葉飛稍有思索,心中便是已然決斷。

按照他之前,在聖靈寶地得到的信息,中原之地三門五宗,分別位於三大世俗國境之內,而葉門所在的位置,則是處於三國中心的趙國領土。

源界之內,武道一途儘管傳承極為廣闊,但顯然並不是每一個,都擁有極好的武道天資。

半空之中,葉飛一路前行,幾乎沒有半刻的停歇,經過大約半天的時間,他便是已然進入了趙國的境內。

前方,百里之外,靈識可以感知,有著一座極大的城池,名曰匯安城,乃是皇室腳下,其內武修與常人相處和睦,守城武修更是實力不俗。

而葉門的一處外門聚點,便是設立在此城之中,可通過聚點的傳送陣,直接進入山門之內。

「匯安城。」

悠長的官道之上,葉飛抬頭望向前方。

遠處城門之上,三個刻印的大字,顯得極為惹眼,城牆內更是有武修的氣息波動。

但視線可見,此刻入城出城的,大多數都只是普通人。

「聖靈寶地之事後,三門五宗不知如今局勢如何,如今行事還需低調一些。」葉飛稍有思索,此刻內不禁暗道。

說罷,便是不再多言,如同一個普通人一般,向著前方的古城走。

守城內,武修的實力並不算強,在葉飛通神境的靈識籠罩之下,他的行蹤很難被人發現,除非有同等級的強者,用靈識將其身形鎖定,否則此刻的他與普通人沒什麼兩樣。

順利進入城內,葉飛目光一閃,很快確定了葉門的外門聚點。

他稍有沉默,隨即移步向前,此刻長街之上,諸多行人來往,隱匿與人群之中,葉飛並不算起眼。

「誒,這位小哥。」

「老夫看你面相奇佳,根骨不凡,定是修鍊仙道的絕佳體質。」前方長街之上,此刻一位身穿灰色布衣,留著蹭亮光頭的老者,此刻擋住了葉飛的去路。

這老人身形精瘦,布衣之上布滿了灰塵,略顯得有些邋遢,嘴角銀色的長須,似乎也被塵埃染上的一層厚厚的灰色。

「喲,這老頭,又來這裡騙人了。」

「小哥,你別信他,他就是匯安城的一個乞丐,每天只知道騙吃騙喝。」

「……」

長街之上,四周的行人,此刻見此情景之後,均是忍不住開口笑道。

儘管出言提點,但並未有人惡語相向,只是向著老頭笑了笑,同時望向葉飛微微點頭,可見城內之人,心地都頗為善良。

葉飛微微一愣,掃了眼前之人一眼,不禁淡笑一聲。

他儘管身受重傷,但識海之內,那磅礴的靈識還在,眼前這老頭,顯然只是一個平平無奇的普通老者。

「老人家,在下還有要事在身。」葉飛懶得廢話,此刻禮貌抬手之後,便是要側身離去。

而就在這時,眼前的光頭老者,忽然身形一晃,一個不小心撞在了葉飛的身上。

「哎喲,年輕人,你這眼神不行啊。」

「老夫年邁,如今被你這麼一撞之下,這一身老骨頭,差點被你給撞散架了。」光頭老者開口的同時,隨之不知從何處,掏出兩張赤色發皺的符紙。

只見他手持符紙,同時在葉飛的眼前晃了晃。

「小哥,老夫今日與你有緣,撞老夫的事情,老夫可以不追究,但你今天必須買下我這兩張符紙。」

「也不貴,二兩銀子。」

長街前,光頭老者似乎是賴上了一般,此刻連連開口,更合適擋住了葉飛的去路。

四周趕街的行人,很多人此刻也是停下了腳步,目光同時向著二人所站的位置掃了。

「這老頭,簡直越來越過分了。」

豪門遊戲:契約已過期 「小哥你別怕,不用理會他,一會護城隊來了,自然會碾他走了的。」

「對,對對,不用理他。」

百日盛寵:總裁的絕色小妻 趕街的路人,似乎多半都是熱心腸,此刻連連開口說道,更是有極為年輕人,目光凝聚在了光頭老者身上,臉上劃過幾分怒意。

顯然這些人群中,應該有不少人,被這老頭忽悠過。

葉飛見此情景,此刻不禁眉頭微皺,抬頭望向眼前的老頭。

古城長街上,隨著四周眾人指指點點,那光頭老者,不禁老臉一紅,同時似乎是有些畏懼護城隊,他四下打量一番后,便是不再多說什麼,連忙轉身鑽進了小巷。

見到老頭離開,長街之上的路人,此時也是隨之慢慢散去。

葉飛此時不禁輕輕搖頭,沒有過多的將此事放在心上,他抬頭望向前方,目光鎖定在了一間酒樓,嘴角泛起了一絲淡笑。

只是他剛剛移步向前,身形確實忽然一頓。

「方才,那老頭。」葉飛目光一閃,下意識地抬起了手臂,目光凝聚在了指尖的儲物戒指上。

他的靈識掃過,心中不禁一驚。

「仙寶,縛獸圈,不……不見了。」葉飛眼中寒芒一閃,在一番查探之後,除了縛圈之外,其他的東西倒是沒有丟失。

收回靈識,葉飛猛然轉頭,靈識伸延之下,竟是已然無法感知到方才之人的身影。

能夠無聲無息,將他仙寶從儲物戒中取出,更是能夠輕鬆躲過他的通神境靈識,可見那光頭老者,絕沒有表面看上去的那般簡單。

葉飛稍有思索,便是隨即移步向前,此人身份未知,他如今傷勢極重,還需儘快回到葉門才是,至於縛獸圈,待他靈力恢復之後,自然有辦法將其取回。

不多時,他的身形再度停頓,那座街邊的酒樓,隨之落入葉飛的視線之中。

「蘭花酒樓。」

「葉門的聚點,酒樓內應該有隱藏的傳送子陣。」葉飛雙目微閃,此刻內心不禁暗道,隨即便是不再猶豫,準備踏入樓內。

而就在這時,他識海中,卻是陡然響起了一道聲音。

「小傢伙,老夫若是你,絕對會先找個地方藏起來,絕不敢拋頭露面,那酒樓進不得。」那聲音略顯低沉,此刻彷彿回蕩在葉飛的耳邊。

只是簡單的一句話,很快便是消失不見,但葉飛還是能夠聽出,這聲音無疑是之前那位光頭老者。

葉飛目光一閃,只是片刻的沉默之後,他便是不再多想,直接走進了酒樓。

那位光頭老者有何目的,他如今一無所知,能夠躲過他的靈識,更能運用靈識傳音,此事多半是一位劫境強者,如今之際還是不要與之糾纏為好。

……

「這位客官,裡面請。」

酒樓年輕的小二連忙迎上,此刻一臉賠笑地開口。

葉飛目光沉靜,隨即抬頭望向眼前之人開口道:「我找你們掌柜,麻煩小哥帶路。」

酒樓小二微微一愣,但也是很快反應過來。

「找王掌柜啊。」

「您隨小的來,掌柜的就在後園。」酒樓小二隨即開口,便是轉身向著後方走去。

葉飛微微點頭,此刻也是不在多言,移步跟上前去。

重生八零初心如顧 他能夠感應道,這座酒樓的後園內,有著數道不俗的氣息波動,而且有一股力量阻隔了他的靈識,多半是傳送子陣的位置所在。

不多時,在酒樓小二的帶領下,二人隨之進入了後園。

前方不遠處,只見那小亭之中,一位身穿深色長袍,身寬體胖的中年男子,此刻緩緩轉過頭來,目光同時落在了葉飛的身上。

「這位是……」王掌柜面露疑惑之色,轉頭望向一旁的酒樓小二。

葉飛見此情景,眼中有微光閃過,只見他抬手之下,掌中多出了一塊白色的玉符,其內有微光閃過,玉符之上刻有一道雷印。 這玉符乃是葉門的最好法令,在聖靈之地時,當時的葉門門主葉方,將其親手交於葉飛。

「長……長老令!」

「外門後輩王利明,見過葉門長老。」前方亭台之上,那位王掌柜的,此刻面色劇變,連忙移步上前,向著葉飛恭謹一拜。

一旁的酒樓小二,此刻也是愣在了原地,在反應過來之後,同樣的急忙彎身禮拜。

葉飛微微點頭,如今看來三門五宗,應該沒有出現什麼太大的變故,待他回到葉門修復傷勢之後,還需想辦法尋到仲黎。

魔氣入體難以退除,但這世間之事,沒有絕對一說,只要尋到仲黎,多花一些時間的話,葉飛有信心將其意識喚醒。

「無需多禮,聚點傳送子陣,向著可否使用?」葉飛面色平靜,望向前方之人緩緩開口道。

他這話一出,眼前的王掌柜,臉上不禁露出為難之色。

只見他稍有沉吟之後,隨即抬手開口道:「不瞞前輩,這傳送子陣內符文崩塌,近些天怕是使用,不過弟子已經派人去請城內的元嬰強者,想象很快就能修復。」

「若是前輩不趕時間,大可在弟子這休息兩天,傳送陣一修好,弟子定會在第一時間通知前輩。」

前方,王掌柜一臉恭謹之色,抬手的同時連連開口說道。

葉飛聽聞此言,不禁深深地看了眼前之人一眼。

「符文崩塌么。」

「確實有些麻煩,你儘快安排人修好,這兩人我便留在此地。」葉飛目光微閃,隨即低聲開口回應道。

傳送陣符文崩塌,至少需要元嬰境的強者,而且還得精通陣法之道,才能夠在頓時間內復原。

葉飛如今重傷在身,既然無法回到葉門,那邊留在酒樓內恢復兩天也好。

「如此甚好,晚輩這就安排長老的住處。」

「蘭花酒樓內,有專門供武修休息的客房,其內靈氣充裕,絕不會受到打擾。」王掌柜連忙開口,臉上同時露出了笑容。

說罷,他便是帶著葉飛,離開了後園,進入酒樓頂層。

相比下方兩層,這頂層內四周空氣中的靈氣,明顯要濃郁許多,而且整層由須彌陣法凝聚,其內容納了不少的客房,更是時而有武修從房內走出。

在葉飛的靈識感知之下,這一層內的似乎每一個房間內,其靈氣濃郁程度都是各有不同,越往後方靈氣越發濃郁,可見此地應該有著一處聚靈陣法。

「長老,您先休息,弟子這就去安排子陣的修復。」

王掌柜一臉的賠笑,帶著葉飛進入了內部的一間上好客房,便是隨之很快退去。

房間內,葉飛臉上的神情平靜,抬頭望向前方,不禁淡笑一聲。

「子陣符文崩塌……」

「有意思,葉某倒想看看,在我進入雷域的這段時間,三門五宗如今局勢如何。」葉飛眼中有精光閃過,此刻內心不禁暗道。

那王掌柜看似沒什麼問題,但在他踏入酒樓後園的那一刻,便是已然能夠感應到傳送子陣的情況。

傳送子陣,確實是崩塌了,但絕非不是簡單符文崩塌,而是已經被完全摧毀,他想要通過此處聚點,回到葉門顯然是不太可能了。

葉飛沒有離去,便是想要弄清楚,近段時間究竟發生了什麼。

房間內,葉飛在一番思索之後,便是轉身進入內屋,他隨即盤膝而坐,開始瘋狂地吸收著四周空氣中的濃郁的靈氣。

時間,在悄然中流逝。

轉眼,夜幕臨近,匯安城在夜色的籠罩下,逐漸變得安靜下來。

「前輩,您在嗎?」

庭院深深春欲晚 隨著夜幕的降臨,葉飛的房間門前,陡然傳來一道纖細的聲音。

房間內,處於盤膝中的葉飛,此刻睜開了雙眼,他的靈識襲卷掃向門外,不禁眉頭微皺。

「你有何事。」屋內葉飛平淡的聲音,隨之緩緩傳來。

屋外門前,此刻正站著一位身穿粉色緊衣,面容白凈,留著有頭齊腰長發,相貌極為美艷動人的女子,此女同樣也是武修,但實力僅僅只有築基中期。

「前……前輩,可需要修鍊爐鼎。」

「晚輩,奉王掌柜之命前來。」

門前,那女子的聲音帶著些許輕顫,但卻是顯得莫名的動人,在說完之後,同時親身一拜,表現的十分的恭謹。

「不必了。」

屋內,冷漠的聲音中,透著幾分低沉之意。

門前,那粉衣女子,在聽聞此言之後,這才稍稍鬆了一口氣,只是正當她準備離開之時,只感覺一股強大的靈識,隨之將其身形籠罩。

「吱吱。」

房間門,忽然打開,葉飛的聲音再次傳來。

「進來吧。」

不知是何原因,他似乎忽然改變了注意,那股恐怖的靈識,更是將此女身形完全封鎖。

女子面容微顫,臉上露出無奈之色,在稍有遲疑之後,她緩緩轉身,走進了屋內,如此同時房間門迅速關閉。

房內,女子輕咬著銀牙,隨之走近,她的身形頓住之後,便是輕輕雙目微閉一言不發。

「你叫什麼名字?」葉飛淡笑一聲,此時聲音明顯平和了許多。

前方的女子聞言,不禁微微一愣。

此刻的情景,似乎與她想象中的不太一樣,她的身形並未被封鎖,更是不曾感受到半點的靈壓。

「我……我叫小惠。」

「趙國,只是一個小宗的普通弟子。」女子輕聲開口,同時睜開了眼睛,那雙動人的雙眸,有些好奇地望向前方之人。

那是一個身穿淡袍,有著一雙明亮的雙目,相貌冷峻,身上散發這一股獨特氣質的青年,只是一眼望去,便是不免為之矚目。

小惠面色微紅,忍不住輕抿著嘴唇,內心暗道事情似乎沒有她想象中的那麼糟糕。

「我可以幫你,解開你的體內的封印。」葉飛目光微閃,望向前方之人,低聲開口說道。

此言一出,小惠頓時身形一顫,幾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真的嗎?」她抬起頭來,下意識地輕聲道。

可見此女,並非是自願來此,她體內的封印,乃是金丹大道的強者設下,正是因為看到封印,葉飛才會忽然改變主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