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可以走了嗎?”張小邪的聲音從蕾爾身後響起,差點讓蕾爾的魔力反噬。

“你…你看到了冰豹王了嗎?”看着銀色光罩外沒有一隻冰豹出現的情況,蕾爾有點犯傻了。

“沒有,裏面沒有冰豹王啊”張小邪笑眯眯的答道:“連一根豹毛都沒有看到!”

“不…不會吧”蕾爾不敢相信張小邪竟然有如此的運氣,竟然可以恰好在冰豹王外出之際進入了洞穴。

“我們還是快走吧,如果冰豹王回來了可不妙了”張小邪嘿嘿笑道。

“那…你拿到了惡魔果實?”一邊收起銀色的防禦罩,蕾爾一邊急問道。

“這是惡魔果實嗎?”從空間戒指裏掏出了一枚黑色的果子,張小邪問道。

黑色透亮的果實之中彷彿蘊含着黑色的液體,蕾爾眼中閃過一絲貪慾,不過很快的被掩飾住:“不錯,這就是惡魔果實,我們要快點離開,守護惡魔果實的冰豹王與惡魔果實有着精神上的聯繫,應該知道了它守護的惡魔果實已經被盜。”

“好,我們走!”張小邪緊跟着蕾爾衝向了來時的洞穴。

在蕾爾的身後,張小邪臉上閃過了一絲疲倦,很快的又消失不見……

“這裏應該安全了吧,我們暫時休息一下”從冰洞之中鑽出又走了一段路程,張小邪笑嘻嘻的叫道。

回望了張小邪一眼,蕾爾搖了搖頭:“失去了惡魔果實的冰豹王肯定會順着我們的氣息追出來,只有完全退到了沒有冰花的地方我們纔算安全。”

“好吧,好吧”張小邪怪笑道。

又極速的奔出了幾裏,看着腳上的山石上覆蓋的冰花由有到無,張小邪叫道:“好了,這裏可以休息了吧?”

奇怪的看了張小邪一眼,蕾爾默不作聲的座到了一塊凸起的山石之上沉聲問道:“又沒有與冰豹王搏鬥,爲什麼你需要休息?”

“哈哈”張小邪笑道:“剛纔我吃了一個惡魔果實,現在肚子一直疼的要命,我現在想方便一下,如果你不想聞到臭氣的話,我想我還是到一邊去解決吧。”

疑慮的望了張小邪一眼,蕾爾才點點頭:“快點,我不能保證冰豹王不會越過冰界來追殺我們。”

“好的”微笑着對蕾爾說道,張小邪幾小步跑到了一側的山石邊。

離開了蕾爾的視線,張小邪的臉上立刻的冒出了豆大的汗珠,一張俊臉也扭曲起來。

其實在惡魔果實的洞穴裏,張小邪碰到了冰豹王。

全力的一擊讓張小邪全身的靈氣一掃而空,花了三分鐘時間恢復的靈氣在狂奔出了冰峯之峽後已經消耗殆盡,如果不是張小邪靈氣的特質可以讓張小邪一邊奔跑一邊吸納靈氣來補充,張小邪是無法堅持衝出冰峯之峽範圍的。

不過惡魔果實竟然有兩枚,也讓張小邪意料中的收穫多出了一倍。

一枚晶瑩剔透的冰珠出現在了張小邪的手中:冰系珍石。

用微薄的靈氣將冰珠散發的能量波動隔絕,張小邪手中的冰珠開始猛烈的吸取空中的冰系元素。

在冰晶周圍的冰系元素開始急劇的朝冰系珍石處聚集,順着張小邪的手掌逐漸的化爲靈氣補充着乾涸的靈丸。

“喂!還沒好嗎?”從山石上站起,蕾爾不耐煩的叫道。

“好了好了”張小邪神清氣爽的從石後跑出,擺手叫道。

經過冰系珍石的加強吸收,張小邪至少已經可以有足夠的靈氣支撐跟上蕾爾,不露出自己的破綻。

“走吧”看着張小邪那副笑眯眯的樣子,蕾爾從心底冒出了將這張臉撕爛的想法。

在心底搖搖頭,蕾爾轉身走向了惡魔谷的方向:如果不是自己的父親一直在尋找從魔界進入凡界的魔族的話,當天就可以擊殺掉這幫冒然闖入惡魔谷勢力範圍的傢伙們了。

很快兩人就從隱蔽洞穴進入了惡魔谷,看到張小邪,站在谷口的斐納爾斯似乎早料到了兩人會在這個時候回來,伸手請道:“主人已經在等着伯邪了,請跟我來。”

“蕾晴的事?”張小邪斜覷着斐納爾斯,問道。

“沒有問題,主人已經同意梁山伯邪你帶走蕾晴”斐納爾斯的聲音傳來,已經是數米之外。

緊跟上飄飛的斐納爾斯,張小邪心中突然有點不安:現在自己拿到了惡魔果實,那麼作爲交換,究竟是否要帶着這個身份不明的惡魔谷主人去到魔界呢? “我會在這裏等着梁山伯邪你”斐納爾斯仍然是在惡魔谷主人的房子外停住了腳步,讓兩名侍衛推開了大門。

“已經拿到了惡魔果實嗎?”惡魔谷主人依然是坐在高大的骨座之上,目光中帶着一絲興趣。

聽到蕾爾報告的一切,惡魔谷主人顯然對張小邪的運氣有了很感興趣的感覺。

“是的,十分感謝你提供的幫助與情報”張小邪笑道。

“那麼應該是你履行我們之間約定的時候了”惡魔谷主人雙目之內異彩閃爍,朝着張小邪問道。

“是帶你去魔界嗎?”張小邪微微一笑:“那先說說你所說的可以安全通過空間裂縫的辦法吧。”

“相信你應該知道了我的惡魔谷裏有我請來的高手,其中就有兩名空間系魔法的高手,他們可以在通往魔界的空間裂縫之內開闢一道安全的空間通道,讓我們安全到達魔界”惡魔谷主人從骨座之上站起,走向了張小邪。

直到惡魔谷主人從骨座之上站起,張小邪才發現惡魔谷的主人竟然比自己都高出了一個頭。

慘白的面容上露出了興奮之意,惡魔谷主人望着張小邪說道:“再準備半個月我們就可以開始行動了。”

“半個月…”張小邪嘿嘿笑道:“那麼我這段時間是不是要住在惡魔谷裏?”

“當然”惡魔谷主人笑道:“如果你不願住在惡魔谷我會讓蕾爾與你一起,到時候有蕾爾的指引你可以很容易的進入惡魔谷。”

監視嗎?張小邪自然可以想到惡魔谷主人派着蕾爾跟着自己的目的。

但是自己又怎麼會讓這種不利的情況發生呢,張小邪嘴角上揚,對着惡魔谷主人露出了一個大大的微笑:“惡魔谷裏不見天日,可是不利於我的皮膚,我看我還是就在惡魔谷外的卡拉村裏渡過這半個月好了。”

“你有什麼需要斐納爾斯都會滿足你”惡魔谷主人看起來心情不錯:“半個月之後我們就會出發到林海之原上的空間裂縫處,進入魔界!”

“林海之原?不是在葛斯特城外的空間裂縫處嗎?”張小邪很奇怪爲什麼惡魔谷主人不挑選從臨近的闢珀帝國處的空間裂縫進入,而是選擇明顯遠上許多的另一處存在空間裂縫的林海之原。

“我的父親就是從林海之原上的空間裂縫處進入凡界的”惡魔谷主人眼神之中竟然罕見的出現了一絲悵然。

“呵呵,看來你是真的想回到魔界看看自己的家鄉”張小邪笑道:應該是魔界之中靠近惡魔一族居住的空間裂縫吧。

不過在巫妖之王的知識印記中可是沒有任何關於從魔界裏進入凡界惡魔的信息。

生活在魔界火山之中的惡魔一族的生命延續完全是依靠着靈魂印記的傳遞。

從被黑暗魔神創造伊始,惡魔族的人數就一直沒有變化,因爲惡魔族的驕傲!比骨龍一族更甚的驕傲!

這也是爲了惡魔一族的純血。


沒想到竟然會有惡魔從魔界進入了凡界,而且還與他族有了後代。

想必如果巫妖之王還在的話,也會對這個情況十分驚詫吧。

“那麼半個月後見”對着惡魔谷主人揮了揮手,張小邪走出了大廳。

“你的主人讓你儘量滿足我的要求”張小邪對着迎向自己的斐納爾斯微笑道。

半個小時後,與蕾爾一起走出了惡魔谷的張小邪站在了卡拉鎮裏的旅店之中。

“老大!”正在旅店之中圍座在一張木桌旁的花間風與小骨一起叫了出來,而小龍女也是雙目之中異彩連連。

“怎麼樣,大家沒有想我吧?”笑眯眯的將撲過來的花間風與小骨踹到了一邊,張小邪一把將猝不及防的小龍女抱住,在小龍女的耳邊笑道:“先別發火,這次我可是給你帶來了好東西。”

“大家好,我是蕾晴,現在是伯邪的侍女,以後請大家多多指教!”乖巧的蕾晴從張小邪身後站出,甜甜的笑着對着花間風幾人打了個招呼。

“老大,不錯啊”花間風怪笑道:“不過是幾天而已就多了個侍女,你是我的偶像!”

“美女,我叫花間風,叫我間風就可以了”花間風對着蕾晴微微一躬,手中的豎琴背在了身後,優雅的說道:“流浪的吟遊詩人。”

“這是小骨,有點傻,不用管他”指着搖頭晃腦的小骨,花間風臨時充當了介紹人的角色,壓低了聲音,花間風用眼角望了一眼在張小邪的耳語之下逐漸露出笑容的小龍女:“那邊和…恩,和伯邪在一起的美女是小龍女,別看她一副乖巧的樣子,如果你惹了她,後果可是相當的嚴重!”

“你好,小骨”對着小骨笑道,蕾晴望了一樣白衣勝雪的小龍女,眼中閃過了一絲驚豔。

雖然對自己的容貌有信心,但是一眼之下蕾晴就知道光憑外貌的話,自己比起這個叫做小龍女的女子低了一個檔次。

看着小龍女笑容滿面的從張小邪懷裏掙扎出來,蕾晴適時的走了過去:“小龍女姐姐,我是蕾晴,是伯邪的侍女。”

“哼”臉上的笑容轉瞬消失,小龍女臉罩寒霜的盯了跟過來的張小邪一眼,轉身走上了旅店二樓。


“老大,看來你的這個侍女小龍女不喜歡啊”花間風在一旁嘎嘎笑道。

悄悄湊到了張小邪身邊,花間風望向了從開始就默默坐在旅店門口的蕾爾:“主人,那個傢伙是那天僞裝村長的那個瘋子?”


“蕾爾,惡魔谷主人的兒子”張小邪同樣輕聲的在花間風的耳邊說道,同時轉過臉對着蕾爾露出了笑容。

扭轉了頭,蕾爾直接無視張小邪的笑容,仍然是那副冰冷的表情,從木桌上抓起了一杯茶水倒入了口中。

“小骨,你和小龍女來我的房間”讓花間風陪着蕾爾後,張小邪帶着蕾晴走上了二樓本來屬於自己的房間。

在旅店的老闆一家死於張小邪與蕾爾的一戰之後,這間無主的旅店已經被花間風佔據了下來。

不過自然是不做生意的。 讓花間風這個老油條纏住蕾爾,張小邪推開了很顯然有人每天清理的房門,對着緊跟在自己身後的蕾晴說道:“你去廚房準備一點飯菜,記住要做點風翅。”

趁着房內無人,張小邪輕輕吻了吻蕾晴的額頭。

帶着滿心的喜悅,蕾晴紅着臉走出了房門。

作爲侍女,蕾晴自然有一手好廚藝。

張小邪對於蕾晴自誇的風翅可是垂涎了好久。

“真是一個好侍女啊”小龍女走進房間,冷然說道。

“哎,不過是一個侍女”張小邪笑眯眯的從空間戒指裏抓出了一條珠光閃爍的項鍊:“侍女可是沒有這條我特地挑選的項鍊啊。”

“哼!”雖然鼻子裏哼了一聲,但是小龍女的眼光卻始終沒有從張小邪手中那串照亮了自己眼睛的珠鏈子上挪開。


自然看出了小龍女的裝樣,張小邪心頭暗笑,將珠鏈放在了小龍女的手中,湊到了小龍女耳邊輕聲笑道:“好啦,大老婆還是你來當!”

“去!誰做你的大老婆!”小龍女一把抓過了珠鏈,橫了張小邪一眼,但是眼中的笑意卻始終無法掩飾了。

“那好吧,就做小老婆吧”大笑着跳過了小龍女的一拳,張小邪嘿嘿笑道。

“老大!得到惡魔果實了嗎?”小骨在一邊問道。

“恩,你們一人一個,應該可以提升一個等階”張小邪從空間戒指裏拿出了兩枚黑裏透亮的惡魔果實交到了小龍女與小骨手上。

“老大你呢?”接過了張小邪遞過的惡魔果實,小骨看着張小邪問道。

“你老大我自然不需要這些東西來提升自己的實力”張小邪拍了拍小骨肩膀,哈哈大笑道。

“現在只要我們不成負擔就行了”仔細的看着手中的惡魔果實,小龍女問道:“這個惡魔果實究竟應該怎麼使用?”

“既然是果實,吃了就可以了吧”張小邪一把抓過了小骨手中的惡魔果實硬塞進了小骨的嘴中。

“唔…唔…”被惡魔果實塞住了喉嚨,雖然小骨不需要呼吸,但是仍然被噎的手舞足蹈。

感覺到惡魔果實在小骨的喉道化爲了汁液,張小邪才把捏住小骨的手鬆開。

“有什麼感覺?”笑眯眯的望着滿臉通紅的小骨,張小邪‘關切’的問道。

“很熱!”小骨老實的答道。

“撲!”一塊肉片帶着血沫從小骨的臉上彪出,朝着張小邪直飛而來。

歪頭閃過了這飛濺的血塊,張小邪手中的靈氣在身前凝聚爲盾,將接二連三從小骨身上飛濺出的血塊擋住。

“喂,怎麼了?”看着用生膚活肌術覆蓋在小骨身上的血肉全部的飆射而出,張小邪躲在靈氣盾後叫道。

“老大,我的骨骼好像開始進化了!”小骨沒有理會身上不斷濺射出的血肉,對着身前好像有一堵無形牆壁將飛濺血肉擋住的張小邪叫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