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可哪兒還有獵天貂!只見它一閃便從夢星辰的手中消失,爬到了肩上,嬰兒回過頭來懼怕的嘶吼了一聲!

夢星辰便用破敗劍向肩上砍去,可沒有獵天貂快,它一口便咬在了肩上的傷口上!

那嬰兒頭顱和他如蛇一般的脖子瞬間化作了黑煙消散,而夢星辰的這一劍也失去的準頭和力量,但還是把專注吸毒的獵天貂打飛了出去。

夢星辰眼中的血紅全部消失,一個踉蹌差點跪倒,趕緊用破敗劍拄着自己,他的神智已經恢復,知道之前發生了什麼事情,但完全不受自己控制!

只見獵天貂被打飛在了一邊,幾個魔徒想衝上來抓走獵天貂,夢星辰竭盡全力的一擊,掃飛了那幾個敢衝上來的魔徒,便衝向前去,將獵天貂抱了起來。

他知道自己肯定是因爲那個嬰兒咬的一口,着了魔,獵天貂將毒素給吸了出來。而現在獵天貂潔白的絨毛開始從白變灰,漸漸的失去了光澤。

“小貂,你醒醒!”夢星辰十分痛心,這個小傢伙屢次三番的救自己,而且經過這些天的相處,夢星辰極其喜愛它的。

獵天貂艱難的睜開了眼睛,看了看夢星辰,見夢星辰恢復了神智,有些開心的吐了吐小舌頭,可惜猩紅的小舌頭有些發黑發紫,隨即便閉上了眼睛……

“不要,小貂你快醒來!”夢星辰身上也沒有什麼救命的丹藥、更沒有什麼救命的手段,難道只能眼睜睜的看着獵天貂死去?

“小豆子,幫個忙,有沒有什麼辦法救活獵天貂?”夢星辰只能寄希望於鋼豆,他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是八域的主宰和靈魂,八域中沒有什麼是他不知道的。

此刻鋼豆有些賣關子:“救,自然是可以救滴……”

“就當我欠你一份人情,我應該如何做!”夢星辰十分焦急,可是他沒想過,已經欠鋼豆太多人情了,蝨子多了不怕癢。

“你覺得我會稀罕你的人情嗎?”鋼豆抱着手,十分不屑的搖了搖頭,“不過嘛,以後還真可能要你幫忙!那我就幫你一次吧……”

“應該怎麼做?”夢星辰大喜過望,鋼豆肯幫忙就行。

“這毒性其實並不大,只是普通的魔種毒,但這種魔毒也不好解。”鋼豆徐徐說來。

“你不是修煉了洪荒獵域的功法嗎?現在是獵徒一品,還沒有認主靈獸吧,就把這獵天貂認主了吧!到時候毒性主僕共同承擔,今後你也與獵天貂同生共死,你願不願意救他,就看你的了!”鋼豆嘿嘿一笑,將夢星辰的靈識打了出去,自己該說的也說了,就看夢星辰願意如何去做了。

夢星辰點了點頭,沒有絲毫猶豫,直接將手指頭咬破,對獵天貂溫柔的說道:“小貂,你別抗拒,我這是在救你!”

但是皮毛已經發黑的小貂根本沒有迴應夢星辰,只是眼角微微動了動,夢星辰以爲它認可了。

便將手指點在獵天貂的額心上,一圈玄奧的波紋便從獵天貂的額心散開,形成一個古老的光之陣紋,照亮了大片黑暗的區域,那些魔徒十分怕光,刺得他們嗷嗷直叫,本來還在周圍不甘心、虎視眈眈,現在直接退走。

夢星辰第一次認主靈獸,也不知會鬧出這般大的動靜,趕緊沉下心來,施展咒語。

“乾坤莽獸,爲我所役;與天地鬥,駕馭洪荒!”夢星辰手指上的精血,漸漸深入了獵天貂的額心。

獵天貂渾身的皮毛也漸漸恢復了白色,只是夢星辰身上多了絲黑氣!

認主儀式完成,夢星辰甚至能感覺到獵天貂的心跳,有種心有靈犀的感覺。

突然,心中一陣悸動,劍元氣突然膨脹,自己突破到了劍士三品!夢星辰沒想到認個主居然能突破劍道境界。

而此刻,獵天貂醒了過來,額頭上那點血色染紅了附近的白毛,像一朵跳躍的火焰。

“小貂,你沒事了,太好了!”夢星辰摸了摸獵天貂的後背,卻發現獵天貂嗚嗚的低吼了起來。

“怎麼了?”夢星辰有些納悶,難不成中毒之後心性大變?

“你個臭小子,老孃好心救你,居然趁老孃排毒之時強行認主了!”

夢星辰腦海中響起這麼一段年輕女子的話語,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

看着獵天貂那恨恨的神情,夢星辰最終認定是獵天貂在說話,只是她並沒有張嘴,這是一種通過主僕契約構建的聯繫。

“看你全身發黑,我這樣是爲了救你。”夢星辰一臉憨厚的說道。

“算了,姑奶奶也不跟你一般見識,既然你成了我小弟,以後我罩着你就是!”獵天貂大喇喇的說道。

夢星辰皺着眉頭,不對呀,按道理來說這認主應該是讓獵天貂認自己爲主,建立生死主僕契約,而不是自己認獵天貂爲主啊。

正當夢星辰如此這般想的時候,獵天貂齜着牙就蹦了過來:“你還想當我主人,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幾斤幾兩,本獵貂乃是蓋世神獸,你成爲劍聖之時,我還可以考慮考慮,現在,你想都別想!”

夢星辰嘿嘿一笑,搓着手對獵天貂說道:“小貂貂,反正你也是我的人了,不對,是我的貂了,隨你怎麼說吧,我是主人,懂不懂?”

獵天貂大怒,就要撲上來啃夢星辰一口,夢星辰趕緊擺手說道:“你敢啃,小心我咬舌自盡!”

“嗷嗚!”獵天貂氣得差點吐血,自己抓耳撓腮了一會兒,“壞蛋,雖然從契約上講你是主人,但我不會屈服於你的淫威之下的!”

夢星辰有些覺得好笑,什麼叫屈服於淫威之下哇!看着那齜牙咧嘴的獵天貂,也不再逗它了,便說道:“好啦,小貂,我這樣做只是爲了救你,並不是想要奴役你,你是我的好朋友!”

獵天貂愣了一下,側着腦袋說道:“真是這樣想的?”

夢星辰鄭重的點了點頭:“你三番兩次救我於危難,若我是這等忘恩負義之人的話,自當天打五雷轟!”

“等我成爲獵師時,自當解除這主僕契約,還你自由。即使,你一直都是自由的。”

這番話,坦坦蕩蕩,夢星辰也並沒有做作。

最終,獵天貂認可的點了點頭。

“叮叮噹……叮叮噹……”突然響起一陣鐵鏈聲打斷了二人,夢星辰和獵天貂都有些頭皮發麻起來。

“屠兮,吾夢所依;殺兮,寤寐思之……” 小貂趕緊鑽入了夢星辰的懷裏,夢星辰感覺到一股極其危險的氣息,趕緊滅了頭頂的那團火焰,省得成爲目標暴露。

而那些魔徒也開始窸窸窣窣起來,似乎十分懼怕這個走路伴隨鐵鏈聲的人,紛紛散開,消失不見。讓這一塊真正的空曠了起來。

“叮噹當……”鐵連聲越來越近,那聲音也越來越響:“屠兮,吾夢所依;殺兮,寤寐思之……”

夢星辰有些適應了這魔塔中的黑暗,能隱隱約約看到一個漆黑的人影正在自己不前方,走一步,停一步。

夢星辰大氣都不敢出,是魔還是什麼東西?夢星辰無論朝哪個方向挪去,那個人影始終朝着夢星辰走來。

這讓夢星辰覺得有些頭皮發麻,姥姥的,裝神弄鬼,豁出去了!

夢星辰手中燃起幾團火球,這是低級法術,傷不了人,但用來照明還是可以的,便向那個人影扔了過去。

終於,人影的面目看清了,彎腰駝背,一身黑袍,面無表情,老態龍鍾,面部的皺紋只能用溝壑來形容。

四團火球飛到他面前時,再也無法飛動,只是懸浮在他面前,似乎被一股力量給阻擋了。

夢星辰皺了皺眉,這個人並沒有魔氣或者邪惡的氣息,只是莫名其妙出現的一個神祕人物,也不敢放鬆警惕。

“晚輩紫霄天劍宗弟子,不知前輩高姓大名?”夢星辰警惕着,但試探性的打了個招呼。

“紫霄天劍宗?”老人沉默了一下,突然哈哈大笑起來,“紫宵有酒,天劍屠狗!”老人搖了搖頭,繼續呢喃的哼着自己的那兩句:“屠兮,夢之所依;殺兮,寤寐思之!”

便伴隨着鐵鏈聲,消失在了黑暗之中,他的出現,就彷彿沒有來過一般,更彷彿是夢星辰的幻覺!

“小貂,剛剛是真的來了個人嗎?”

獵天貂點了點頭,也有些匪夷所思。

“這裏太過於危險,想想還要在此度過半年,那個宗主也太狠了!”夢星辰心中有些腹誹,的確,一個小小的劍士在此地生存半年是十分艱難的。

雖然那些魔徒很好殺,但數量多,別說劍士,哪怕劍師也能累死,而且一不小心還要着了魔道。

夢星辰正想着下一步計劃時,“刷拉拉”黑暗中一道碗口粗的鐵鏈向夢星辰攻擊而來。

夢星辰趕緊用劍去劈,卻根本擋不住這鐵鏈的巨力,拍在胸口,直接被震飛出去。

“嗷嗚”一聲,懷裏一空,獵天貂竟然被那碗口粗的鐵鏈給捆走了!

“小貂!”夢星辰心中大驚,提氣便追向那道鐵鏈,可任憑如何快速的去追,小貂始終就在夢星辰一丈遠處!

定是之前那個老人將小貂虜了去,也不知到底要幹什麼,夢星辰只得在後面狂追。

“降魔劍!”夢星辰化作一道黑色的煙霧,速度頓時提升了數倍,向獵天貂飛去。

可那鐵鏈的速度也快了許多,將獵天貂更是迅速的向前拖去。

無論夢星辰有多快,或者無論夢星辰有多慢,小貂始終與夢星辰保持一丈的距離。但若是夢星辰停下來,這道鐵鏈還是會慢悠悠的向前走,使得夢星辰不得不全力追趕!

“輕身訣!”夢星辰給自己打了一道輕身訣,輕身訣乃是低階法術,可以使被施術者身輕如燕,夢星辰的速度再次提升。

“破敗二式!”夢星辰爲了提升速度,直接將殺招當成速度向前飛去,人劍合一,劍光大盛,與小貂的距離又近了那麼幾分。

眼看只與獵天貂只有一尺之隔時,前方出現了一個洞口,嗖的一聲,獵天貂鑽了進去,夢星辰也絲毫不猶豫的鑽了進去。

剛入洞口,就覺得鐵鏈釋放了獵天貂,夢星辰將獵天貂攬入懷中,想要落到地上,可哪兒有地,根本就是一個深淵!

夢星辰與獵天貂便向下落去,夢星辰想用破敗劍插在牆壁之類的東西上,可是哪兒有牆壁?周圍空空如也,只有耳邊呼嘯的風聲!

終於不再下落,夢星辰咚的一聲落在地上,一陣劇痛便失去了意識,砸起一大片灰塵。

感覺一隻毛茸茸的小傢伙在胸口蠕動,睜開眼睛一看,正是獵天貂在踩自己。

夢星辰坐了起來,獵天貂似乎不敢再待在夢星辰的懷中,便趴在他的肩膀上。

夢星辰發現自己的雙腳因爲高速墜落,導致骨折,腳掌向後,這是十分詭異的,而且因爲恢復能力驚人,已經保持着這個姿勢長好了,一點都不痛。

夢星辰咬了咬牙,抓着自己的腳踝,咔擦一聲,將其重新擰斷,將腳掌掰到了前方,痛得汗如雨下。

“你沒事吧?”獵天貂看見夢星辰這麼兇殘,關切的問了一句。


“沒事!”夢星辰咬着牙,拄着破敗劍站了起來,有些一瘸一拐的打量着四周,這個地方散發着幽幽的綠光,彷彿縈繞着無數的螢火蟲一般。

本來只想在第一層待半年的夢星辰赫然發現自己竟然掉落到了第二層甚至更深的層數,這讓夢星辰更是警惕了起來。

魔塔第一層是魔徒,那麼第二層很有可能是魔士甚至更高層次的魔頭。對付魔徒便讓夢星辰有些竭盡全力,假如魔士也有那般多的話,夢星辰可就真的應接不暇了。

獵天貂忽然將背弓了起來,警惕得看着四周,但也無法明確方向。

“你醒了……”突然一道聲音傳來,夢星辰警惕的轉過身,正是那個神祕的老頭。

“你到底是人還是魔?”夢星辰的破敗劍上絲絲黑氣縈繞,若是這老頭稍有異動,夢星辰就是一招降魔劍打過去。當然,夢星辰知道很有可能會沒有用,但孤注一擲總比坐以待斃的好。

“我……是魔,是人……都不清楚。”老頭說話斷斷續續,似乎也迷惘得狠。

“那你帶我來這裏幹什麼?”夢星辰絲毫不敢放鬆警惕。

“不是我帶你來的,是你的劍帶你來的。”老頭搖了搖頭。

“你放屁,分明就是那道鐵鏈將我帶來的。”夢星辰就要一劍劈過去時。

老頭突然說道:“我是紫霄天劍宗的四長老。” 夢星辰一聽,並沒有因爲這句話放鬆,而更是緊張了起來!

據悉紫霄天劍宗四長老墜入魔塔可是入了魔的,本身實力就是劍宗高手,入魔之後豈不是更加厲害?

夢星辰將劍橫在身前:“不管你是誰,你究竟要將我帶到這兒做什麼!”

“我想……”老者直勾勾的看着夢星辰,向前兩步,“幫我除魔。”

“除魔?!”夢星辰十分驚訝,一個滔天魔頭跟你說,幫我除魔。就好比一個一個嗜酒如命的酒鬼跟你說幫我戒酒一般滑稽!

“做不到!”夢星辰皺了皺眉,他雖然不知道爲何這個曾經的四長老提出要幫他除魔,但不是他一個小小的劍士可以駕馭得了的,還是退到安全的地方去,該歷練的歷練,該躲的躲。

然而老者卻笑了起來,搖了搖頭,大手一揮,一道劍氣組成的囚籠便將夢星辰束縛了起來:“我時間不多了,我給你講個故事,或許你就願意幫我了。”

見老者也並不想傷害自己,夢星辰也逃不出劍宗的束縛,只好有取捨的聽他講罷,同時開動腦筋找逃出生天的計策。

“嗯……”見夢星辰老實了下來,老者點了點頭,“時間不多了,我挑重點說吧!”

“數年前,大批真傳弟子進入魔塔歷練,然而音信全無,作爲宗門長老的我自當前來尋找。”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