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可她這位老姐妹卻拘泥於門戶之見,嫌棄慕若晴的出身配不上戰博。

說句老實話,在老姐妹的眼裏,只怕是連她家婉兒都是配不上戰博的。

還好,婉兒最放不下的人不是戰博而是戰亭。

戰亭不是接班人,他和寧婉兒湊成對的話,老夫人倒是願意得緊。

「寧奶奶,你和婉兒這次過來,可得多住幾天。」

戰博聲音還是冷冷的,寧老夫人卻知道他說的是真心話,便笑道「阿博,不用你說,我們婆孫倆也會在你們家住下的,我跟你奶奶也有很多話要說,婉兒就跟着你們去馬場玩吧,她最喜歡賽馬的了,在國外都還天天念著要回來殺殺戰亭的銳氣。」

小時候的寧婉兒潑辣得很,總是和戰亭打架。

比她大一歲的戰亭打贏她了,她哭,戰亭會被大人訓斥,打輸了,會被她揍得直哭。

兩個人總是針鋒相對,如同死對頭一般,戰亭學騎馬時,寧婉兒也跟着學。

她膽子大,身子骨靈活,學得比戰亭還快。

壓了戰亭一頭就算了,等到戰亭學會騎馬了,她總是挑釁,逼着戰亭和她賽馬,不用說也知道常輸家是戰亭。

故而,寧婉兒留給戰亭的陰影,是外人不知道有多深的。

上次老夫人讓戰亭去機場接寧婉兒的機,戰亭就溜得比兔子都快。

實在是,他怕極了寧婉兒。

老夫人她們是出來閑逛,路過公司進來坐坐的。

閑聊了一會兒,寧老太太主動地說道「阿博,你工作忙,我們就不打擾你工作了。」

說着,她站起來,同時也拉起了自己的老姐妹。

老夫人溫和地道「阿博,你寧奶奶難得過來一趟,中午就一起吃飯,我們等會兒就去帝豪酒店,你下班后就過去。」

寧老夫人說了句「可以帶上若晴,我給她準備了見面禮,正好給她。」

「她一個晚輩,沒有給你老備着見面禮就算了,你老怎麼還給她備見面禮。」老夫人雖還是一副慈眉善目的樣子,說出來的話卻有着明顯的排擠,不想讓老姐妹高看若晴一眼。

寧老夫人笑道「初次見面,都是長輩給晚輩見面禮的。」

戰博就像沒有聽到奶奶的話似的,他替若晴婉拒了寧老夫人,說道「寧奶奶,若晴中午和別人有約,今天中午是無法見寧奶奶的,明天我們出門之前,我帶若晴去給寧奶奶問個早安。」

若晴歸家的時間太晚,寧老夫人是戰家的貴客,自然不能在深更半夜打擾貴客。

「沒事,也不急,我會在你們家住一段時間,早晚會有見面的機會。」

戰博自己推動着輪椅,親自送著奶奶她們出辦公室。

等三個女人遠去了,楊秘書率先道歉,她說「戰總,對不起,老夫人來得太突然,動作又快,我都來不及通知戰總,老夫人就推門進去了。」

初一等保鏢們也個個面帶歉意。 放眼望去,就能看到幾架巨型裝置,坐落於C、B和K三國領土之上,因為這三個國家位於大陸居多之地。

科學家把地球大陸分為六個大陸,分別為C、R、J三國為首的Y大陸,其大陸地位於地球最適中位置。

Y大陸綜合了各大陸思想文化,制度,藝術,科技,歷史,教育……等等,為世界上最大的文化交流中心。

以Y大陸為基準,與Y大陸以南相鄰的,則是F大陸,-A、±E、-G為首的F大陸,F大陸石油、天然氣資源相當豐富,為地球的資源樞紐。

與Y大陸以西相鄰的,則是O大陸,O大陸是世界經濟貿易中心,O大陸國家大多數都為高度發達的國家,聯通世界各地來貿易往來。

Y大陸以南隔海相望的,D大陸,其大陸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大陸內部由於當地人們的過度的資源開採,使大陸地底基岩松垮,D大陸多處都出現大陸坍塌的現象。

26世紀中期,D大陸完全被海洋所吞沒,經過了三個多世紀的進化,放置在保護倉內的人類,僥倖活了下來。

他們大多具有海下生物的特徵,他們靠他們超前的智慧,在海下建造了自己的國度,短短半個世紀,在悄無聲息之中,發展成了一個巨大的海下王國。

由此一來,D大陸很多人都不承認這個大陸存在,但是,球共聯卻給了他們特例,D大陸的原著居民權利,他們是世界上唯一一大具有主權的動物人。

球共聯賦予了這個動物人種族一個稱號——西特洛佤聯盟,世界上最大的海下資源貿易市場。

目前為止,儘管D大陸在29世紀末期被承認,但還是備受爭議,因此,D大陸一直被球共聯立於准大陸之中。

D大陸以南隔海相望的N大陸,則是大陸之中最寒冷的地方,N大陸以寒冷而享有極冷之地的美稱。

除此之外,M大陸,則是地球上最大的大陸,其是三個大陸匯為一體的超級大陸,其地域遼闊,具有極大的發展空間。

T大陸,是27世紀以人類的科技,製造的人造大陸,大陸上聯通於太陽系與銀河系人類信號塔,是人類歷史上第一個高能外星宇宙信號接受塔。

同時,這也是第一個,人類自主造的大陸,T大陸直徑多達237萬公里,T大陸上大部分都屬於星探團、球共聯、各地聯盟的世界級領導的聚集之地。

現今,如果想推動整個星球,就要各大陸都聯合起來,災難面前,不分國境,經過艾姆希爾與各大科學家孜孜不倦的努力,終於建造了足以推動地球的超動力裝置。

「十!」

「九!」

「八!」

「七!」

「——」

此時此刻,人們的心中是無比激動的,也是擔憂的,吸取了上次的教訓,人們對這個超動力裝置也提起了十萬分警惕。

但更多的,人們心中還是激動的,興奮的,倘若這一次成功了,地球便可以遨遊那無比浩瀚的更大星雲!

經以維斯克為首的幾個世界級別的領導人佔據觀望台C位,這個地方,只要不是宇宙級別的毀滅,這個觀望台絕不會破壞。

「四!」

「三!」

「二!」

「……」

就在這時,推進器核心處有一顆小螺絲松垮,郭曉飛一眼就看到了,趕緊命令操作員趕緊停止推進器。

但這,基本上已經不可能的,推進器當中的聚合碳基源早已壓縮成了一個僅有拇指大小的爆炸點,同時爆炸之後的推進力,來推動整個星球。

「快。停止……」

郭曉飛剛喊出來,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的看向了他,看著這個推進器已然由內循環轉化為了外循環,彷彿正在賓士的列車,想要一瞬間停止,內部蘊含著的各種分子都會發生慣性碰撞,必然會造成比上次要高近萬倍的爆炸。

說時遲那時快,郭曉飛手掌猛然拍動了他的以界環,巨大的湛藍色機甲騰空而起,當那個松垮的螺絲連接處的超動力脈衝管瞬間彈開。

「嘭——」

響起了一陣震天動地的爆響之後,億伽的一隻手抓住了能量輸出口,他砍下了他的左臂,當做超動力脈衝管。

失去了一隻胳膊,但挽救了一個星球,一個文明,一個渺小而脆弱的種族!

緊接著,地球經過六次爆炸的衝擊力,彈向了銀河系外圍,然而,億伽手持光劍接連砍碎了想要與地球碰撞的小行星與星體。

在浩瀚宇宙當中,看到一個小光點飛出了浩大的銀河系,那就是地球,它『穿』了一身藍色的衣服,箭矢一般,飛馳在這個宇宙之中。

冥冥中,也不知道飛了多久?離開了銀河系之後,地球沒有了銀河系中心位置的巨大黑洞的引力影響。

漸漸的,地球就變成了一個無頭蒼蠅,當超動力裝置的動力源耗盡之後,地球來到了一個漫天飛舞著像蝴蝶一樣的東西。

站在地球的地面上,即能看到天空中抹上了一層幽紫色,多彩多樣,的蝴蝶星辰一般的飛舞在了這片紫色的天空中。

經過人類外太空偵測儀的勘察發現,這個地方到處都是鉍金屬,紫光看上去美麗,但其具有極強的放射性,人類一旦要是被這種光照到,必然會得癌致死。

好在,人類有[藍超]環星保護罩,保護著地球的大氣層不被破壞,當然不必擔心污氣排放,人類科技差不多已經發達到可以把污氣廢物資源回收凈化再利用,使其做到有效的資源良性循環。

在未來幾十年,人類基本上不必擔心資源與生存問題,但往長遠了想,還是有必要找到一個地球的定居地,安頓下來,方能發展人類文明……

流浪者計劃,在人類的立場上,基本完成了,但放遠看整個地球的話,地球處於放射性極度稠密之地,仿若置於毒霧當中的水果。

儘管水果有各種預防劇毒的措施,但日久天長之後,保護水果的防護罩的防禦性便會大大降低,劇毒突破防禦口進入水果內部,致使水果腐爛、壞掉。

因此,地球就是這個水果,長時間待在這個放射性強射領域之下,很可能會給人類帶來二次傷害。

儘管如此,人類能夠在這個極短時間之內,達到文明飛躍,能夠讓地球達到星際航行的地步,這已經很了不起了!

……

此時此刻,郭曉飛坐在了瞭望塔頂端,望著天空中這片美麗的紫色天空,漫天飛舞的[光流生物],也就是那些蝴蝶,孤傲冷漠的他,眼眸中頗有幾分的神彩。

「……」

不知不覺。他的以界環之中,便傳出了億伽急促的聲音,「小飛,我感應到一種源於異次元的意念感波……」

郭曉飛皺了皺眉頭,好不容易能欣賞一下美景,又來這個令人不爽的出其不意,再想想,來自異次元?難道……

「異次元?」

此刻,他身邊已然出現了億伽的身體,他遞給郭曉飛一塊虛擬水晶,水晶之上划有一些不明顯的裂痕。

「這……就一塊普通的水晶罷了,而且還是一個拷貝出來的虛擬水晶,有什麼問題嗎?」郭曉飛持著這塊水晶問。

億伽道:「你把這個水晶,倒放在你的額頭上,再試試……」

冷嘁一聲,這跟異次元感應有關係嗎?又或是,這塊假到不能再假的水晶,即是他所說的來自異次元的水晶?

郭曉飛心中充滿了狐疑的把水晶放在了額頭上,半響未產生動靜,郭曉飛心中暗罵了這個億伽一句:特么。你是看我閑的無聊,逗我玩兒呢?

心中的話音剛欲落下,他額前的水晶瞬間就迸發出了柔和的青紫色光芒,郭曉飛的腦海中頓時浮現出一幕場景。

億伽也在其中,在他的眼前有七塊寶石,每塊寶石都大有不同,它們都圍繞在了這個一個紫色十字光的周圍。

億伽隨意的拿起了一塊寶石,郭曉飛瞪大了眼睛,驚訝的道:「這……這不是虛擬景物?怎麼,還會拿下來?」

億伽道:「的確。不瞞你說,這個寶石都是另一個時空的你和我,化作的寶石,其內蘊含的能量極其巨大,沒有足以感控整個星系雲的能力,根本無法駕馭它們……」

「什麼?」

郭曉飛駭了一跳,道:「整個星系雲?這麼說,我要擁有掌控整個銀河系的能力,才能駕馭這塊寶石?」

億伽欣喜的點了點頭,道:「不錯。這就是我跟你說的,來自異次元之中的念力感波,其感波極其的隱秘,方才我無意識之間,出其不意的感應到了這個寶石極度微弱的感波。我們要找到這些寶石,他們是我們打敗紅乙爾的關鍵所在……」

郭曉飛一臉自信的道:「呵呵。我們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方了,還怕紅乙爾病毒?」

「不要掉以輕心,你們遇見的那些本安神只不過是紅乙爾大軍的小嘍嘍,要想,打敗真正的本安神背後的主使者,就必須與他們結盟,這一次,與上一次[格爾亞]時期不同了。想著切斷多元時空的蟲隧道,現在已經行不通了!」

郭曉飛頭頂猛然冒出了一個巴掌大的感嘆號,怪不得,總覺得忘了些什麼?。時光倒流至清晨,米歇爾按皮森的命令離開城市,找了一處安全所在打開了與韓勁松的單線通訊。

此時,韓勁松正和靜憂香忙得不可開交,在兩人的合作下,場能門研發取得突破性進展,把傳送人數一舉提高到四人,但能耗卻降低一倍,正商量著找人來實驗。

這時米歇爾的通訊到了。

「米歇爾。」韓勁松找個無人處悄悄接通聯絡。

「教授您好,接主人命令,向您提請援助。」

韓勁松驚道:「他遇上大麻煩了嗎?」他印象中皮森可從沒招過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