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可容祁根本不鬆開。

“我纔不想和一個滿嘴血和口水的女人,睡在一個地方。”容祁嫌惡地低頭看了一眼地上昏迷的舒茵,繼續將我拽上樓。

“那你一個人上去吧……我留在這……反正我倆現在也不適合一起睡……”

我話才說出口,容祁就驀地停下腳步,轉過頭,狠狠瞪着我。

“舒淺!你以爲我想和你睡嗎?”他朝我吼道,“我只是爲了……”

他說到一半,突然說不下去了。

“只是爲了什麼?”我眨巴了眨巴眼睛,問。

“只是爲了保護你!”容祁噎了好久,終於蹦出一個理由,“這地方那麼危險,葉家人說不定就在暗地裏虎視眈眈,你當然要在我身邊。”

說着,他懶得和我廢話,直接一把將我橫抱起來,一路上樓。

容祁住的,是這個酒店最好的房間,也就是這個城堡以前的主臥室。

房裏只有一張巨大的歐式牀,我從容祁懷裏掙脫下來後,準備抱着棉被去旁邊的大沙發睡。

可容祁直接將我推倒在牀上。

“你……你幹嘛!”我防備地用棉被包裹住自己。

我不是白癡,前幾天晚上,那冰冷的觸感,和自己癒合的傷口,雖然容祁這廝不承認,但我知道,是他來過了。

對於這種說話不算是的老鬼,我還是得小心爲上。

見我一臉防備的樣子,容祁臉一沉,一把拽住我的棉被,一扯,我就跟一個春捲一樣,被包了起來。

“容祁!你幹嘛!”我這樣徹底慌了。

“你放心,就你這點身材和姿色,我還不至於把持不住。”容祁嫌棄地垂眸看了我一眼,道。

我氣得差點咬爛嘴巴邊上的棉被。

容祁將我朝旁邊一推,我就咕嚕嚕地滾到了牀的左邊,而他也很快解開襯衫,在我右邊睡下。

“你……你要跟我睡一張牀?”我警惕道。

“有問題嗎?”容祁挑眉,“這牀那麼大,你放心,我碰不到你。”

這牀的確很大,我倆一左一右躺下來,中間再躺兩三個人都沒問題。

想到這,我才放心了些。

其實我今天本來就很累,剛纔被舒茵的事一折騰,更加是累得頭疼。

於是我也懶得和容祁繼續爭辯了,將被子蹬開,眼皮子一沉,就睡了過去。

睡着後沒多久,我突然感覺,四周燥熱起來。

澳大利亞是冬天,整個酒店裏都有電暖氣,不過大部分時間都控制在舒適的溫度,但不知爲何今晚,溫度高的有些離譜。

我在睡夢中熱的呻吟一聲,將棉被踹開,可依舊惹得要命,甚至衣服都被汗浸溼了。

我忍不住在牀上翻了個身。

一翻身,手突然碰到一個冰涼的東西。

在如此燥熱的溫度下,那股冰冷,彷彿一眼清泉,讓睡夢中的我,不由自主地被吸引了。

我根本沒法思考,本能地,就朝着那冰涼的東西湊過去。

我扭,我扭,我再扭。

我終於扭到了那涼颼颼的東西旁邊,一把抱住。

唔……

好涼快,好舒服呀……

睡夢裏的我,情不自禁地貼近那股涼意,很快,我感到那東西動了動,彷彿將我環抱住。

立馬,我全身都被這股冰涼覆蓋。

那感覺,就好像在大夏天,一下子跳進泳池一樣,冰心涼透心涼的。

我滿足地哼唧了一聲。

我的頭頂,立馬響起一聲輕笑。

“這麼喜歡嗎?”一個低沉悅耳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我只覺得耳垂冰冰癢癢的。

這種感覺很熟悉,我也絲毫不牴觸,只是舒服地朝前蹭了蹭。

那個冰冷的身體突然僵住。

片刻後,我感到自己被抱得更緊,我甚至都有些喘不上氣來。

“舒淺……”一個聲音在我頭頂喃喃,“我到底該拿你如何是好……”

……

這一晚我睡得很好,第二天早上,我正想伸着懶腰起來時,突然發現自己的身體被禁錮住了。

我趕緊睜眼,就看見一張俊龐近在咫尺,一雙黑眸瞪得圓溜溜的,正看着我。

“啊!”

我被嚇得魂飛魄散,剛想跳起來,可對方直接更有力地一把抱住我。

“大清早的,你叫什麼舒淺?”容祁蹙眉,“你想把樓下的人都引上來,看見我們同牀共枕?”

我這才猛地清醒過來,趕緊捂住嘴。

“你……你怎麼抱着我!”我瞪着眼睛道,“你不是說不碰我的嘛!”

容祁挑起眉,一臉嫌棄,“誰碰你了?不知道是誰昨天晚上,自己拼命地蹭到我身上來,還死抱着我不放,我甩都甩不開。” “你放……”

我剛想否認,可腦海裏模模糊糊有一個記憶……

我的臉騰地就紅了。

不會真的是我自己投懷送抱吧?

不對,我昨天只是覺得太熱,才忍不住抱住容祁的!

我立馬跳起來,跑到房間的空調控制板前。

這一看,我差點大罵髒話。

30度!

我特麼穿着棉衣,蓋着羽絨被,竟給我開30度的暖氣?

我唰的轉過頭,狠狠瞪向容祁。

“容祁!說,是不是你故意將空調給調高溫度的!”

容祁慵懶地側躺在牀上,用手支着頭,聽見我的質問,輕笑一聲,說:“是我調的,我喜歡暖和一點,有問題嗎?”

喜歡你個大頭鬼!

你特麼一直鬼,跟我說你喜歡溫暖?

我簡直也是爲容祁這睜眼說瞎話的能力,給醉了。

可偏偏,他說的那麼理直氣壯,我還真不能反駁他。

我氣呼呼地哼了一聲,直接衝出門去。

關上門時,我還聽見容祁在房間裏,忍不住發出的爆笑聲。

笑死你得了!

我旋風一樣地衝下樓,到大廳裏,才發現大家都已經醒來了,整個大廳裏亂作一團。

混亂的原因,當然是因爲舒茵。

舒茵自己醒過來,發現自己整張嘴的牙都掉光了,血肉模糊,當場就大哭大鬧起來。

其他人雖然被她嚇到,但每個人現在都迫切地想要離開這個鬼城堡,因此也顧不上她,只是跑回房間收拾行李,準備坐車去機場。

我也很快回去收拾了東西,剛準備和楠哥他們一起上大巴,可不想容祁突然出現,直接將我扔進他的黑色轎車裏。

車子很快到達機場,我、容祁和容則,坐上私人飛機,經過十多個小時,到達s市。

下飛機後,我原以爲容祁會將我送回宿舍,可車子直接開到了公寓樓下。

容祁很快下了車,見我還一動不動地坐在車上,不由蹙眉道:“舒淺,下車。”

“我走之前,不是發短信跟你說,我要搬回宿舍。麻煩你幫我把行李送回去嗎?”我看向容祁,“你沒收到短信?”

我看見容祁的臉色有些發黑。

“最近太忙了,那有空幫你弄這些。”片刻後,他沉着嗓子道。

“哦。”我表示理解,“那我明天自己去學校弄。

“不行!”容祁脫口就打斷我,看到我詫異的目光,他臉色閃過一絲尷尬,又補了句,“你明天就回來上班。”

我一呆。

這傢伙明明說放我一個月假的,怎麼又反悔了?

但我本來就不想請假那麼久,便點點頭。

反正宿舍那裏,我可以拜託學妹幫我去弄。

回到熟悉的公寓,我很自覺地將自己的東西拿到隔壁的一間客房裏。

我纔不是那種會死纏爛打的人。既然和容祁已經決定解除冥婚了,我就得把界限劃清楚。

這一晚,我和容祁各自休息,一夜無話。

第二天早上,我被手機吵醒。

我一開始以爲是鬧鐘,可迷迷糊糊地爬起來,才發現是一個陌生號碼給我打電話。

“喂。”我惺忪着眼睛接通,就聽見電話裏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舒淺,你是豬嗎?再睡你上班就要遲到了。”

我呆住。

這個聲音是……

“怎麼?”見我不說話,電話那頭的聲音沒耐心地再次開口,“才一天不見,你就不記得你的前任老闆了?”

是陸亦寒。

“你怎麼會有我的電話?”我脫口問,問到一半,意識到更重要的一個問題,“你幹嘛給我打電話?”

“問梅姐他們的唄。”陸亦寒理所應當地答道,“至於爲什麼給你打電話嘛……你開窗,往樓下看。”

我被他弄得莫名其妙,但還是乖乖拉開了窗簾,往下看去。

這一看,嚇出我一口老血!

我們公寓的樓下,停着一亮無比騷包的蘭博基尼,車上靠着一個黑色襯衫的男人。

是陸亦寒。

陸亦寒似乎看見了樓上的我,招了招手,同時通過電話對我道:“快下來,我送你去上班。”

我現在的小心臟,比見了鬼,還受驚。

“接我上班?爲、爲什麼?”我嚇得都結巴了。

“你快下來。”陸亦寒沒有直接回答我的問題,只是聲音突然可憐巴巴起來,“我已經等了你半小時了,快點。”

我錯愕之餘,也不好意思讓陸亦寒一直等我,只好趕緊洗漱了一下,隨便撲了點粉,就跑下樓。

我出門的時候,看見容祁正在客廳裏,見我火急火燎地,他蹙眉:“車子還有十分鐘纔來,你那麼急幹什麼?”

“那個,不好意思容祁,我今天不和你去上班了。”我迅速地穿好鞋子,跑出門。

一到樓下,我就看見陸亦寒靠在車上,見我過來,他扔了一個大紙袋到我手裏。

“這麼着急,沒吃早飯吧?上車吃,我送你去公司。”

說着,他紳士地打開車門。

我站着沒動,只是低頭看向那個紙袋。

裏面裝着好多中式早點,雞蛋灌餅、油條、蔥油餅和豆腐腦。

這些熱騰騰的早餐,一看就是從巷口的早餐鋪剛買來的。

我難以置信地看着陸亦寒。

他今天也沒帶助理,難道是自己去排隊一個個買回來的?

陸亦寒見我一直沒動,便盯着我身後,臉色突然一變,“糟了,有人來了!”

我嚇了一跳,怕陸亦寒被人看見大清早和個女生在一起,被亂寫新聞,趕緊鑽進他車裏。

陸亦寒順勢也做到車裏,笑得伏在方向盤上,道:“舒淺,你還是那麼好騙。”

我愣了一下,看向車窗外,哪裏有半個人影。

我這才發現自己是被耍了。

我瞪了陸亦寒一眼,可他只是開車,隨口道:“快吃早餐,不然你公司就到了。”

我這才慢吞吞地拿出一根油條往嘴裏塞。

紅燈的時候,陸亦寒側過身子,問我:“好吃嗎?”

我點點頭。

說來也奇怪,陸亦寒買的這些,雖不是多精緻昂貴的早餐,但都是我喜歡吃的東西。

還記得小時候孤兒院,愛睡懶覺的我,唯一起牀的動力,就是去早餐鋪子,吃熱騰騰的早餐。

我嘴裏叼着一根油條,正怔怔出神回想小時候的事,一旁的陸亦寒,突然低下身子。 在我反應過來之前,陸亦寒已經一口咬住了我的油條的另一頭。

我倆分別咬住油條的兩頭,臉的距離一下子拉的好近,車廂裏的氣氛頓時曖昧起來。

我嚇得趕緊咬斷了油條,朝一旁挪了挪。

對於我的閃躲,陸亦寒依舊很淡定,只是隨手又拿起我手裏的豆腐腦,用吸管吸了一口。

“的確不錯。”他淡定地評價了一句,就又把豆腐腦和油條,塞回到我手裏,轉身繼續去開車。

我徹底呆住。

我明明記得之前給他當助理時,梅姐特地囑咐過,陸亦寒有潔癖,絕對不碰別人吃過的東西。

可現在這算怎麼回事?

我看着手裏的油條和豆腐腦,頓時都有些不知該不該繼續吃了。

“怎麼了?”陸亦寒開口,“怎麼不吃了?”

“誰叫你直接就上來吃我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