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可是他的話剛說完,又再度傳來了涅辛的驚呼聲:“不對,死界星域的範圍在……在朝後退去……”

勾陳朝四周看去也是悚然一驚,他這纔想起來死界星域原本所在的位置根本觸及不到此地。

當時死界星域是突然朝擴散然後把他們籠罩在其中,現在死界星域竟然要拋棄他們迴歸原位去?

“快,跟上死界星域的速度……”

勾陳一聲大喝,戰艦驟然倒退直奔死界星域返回的速度而去,但死界星域返回的速度快到不可思議,戰艦的速度接近極限但勾陳他們依舊發現自己在緩緩遠離死界星域,而此刻身後無盡的咆哮聲接踵而至。

“快,棄戰艦,我們走……”

勾陳一聲大喝騰空而起,他們飛行的速度肯定是比戰艦的速度要快很多,可是涅辛雙目赤紅大吼道:“那……我們的人怎麼辦,不管了嗎?”

勾陳說道:“這個時候能讓自己活命都不錯了,你想管他們,管的了嗎?”

雖然不就甘心,可涅辛和奧塔斯又不得不承認勾陳說的是實話,看着戰艦內絕望的十幾個操縱技術人員,他一狠心直接從他們跟前消失緊隨勾陳身後而去,然後他們就看到龐大的戰艦瞬息之間淹沒在了身後的深淵惡靈浪潮之中。 整整十二個從事開採黑源石的專業人士,他們的整體修爲其實也不低,境界最差的一個都渡過了五重天劫,只不過他們平時的心思大多都不在修煉上,他們把更多的心思花在了技術設備上的研究。

比如說那能將一顆星辰的黑源石壓縮成一個小小晶體管的技術就有他們的一份貢獻。

而修爲最強的雷諾娜雖然是這些人中間唯一的一名女性,但她的修爲卻已達到了地仙,她實際上也可以離開,只是她並沒有這麼做。

雷諾娜很清楚自己就算是地仙也根本不可能逃過逃過深淵惡靈的圍攻,而勾陳三人又不可能帶着她這個累贅離開,所以薇諾娜乾脆選擇了留守原地。

“老大,我們被拋棄了。”老三頹喪的開口,他們已經被深淵惡靈淹沒在了其中,只不過戰艦強大的防禦能力在做着最後的抵抗,但在如此之多的深淵惡靈口中,戰艦的崩碎只是時間問題罷了。


他們十二個人是一個團隊,從事的也是專業的武器製作和能源開採。

他們中間的十一個人曾在前前後後拜雷諾納爲師,他們是雷諾娜的得意門生,這也是雷諾娜沒有拋棄他們獨自離開的主要原因。

在這麼多年來,只要有關於開採方面的任何任務他們都是十二個人同時協作從不分開,但今天他們師徒十二人也許要做徹底的分別了。

雷諾娜很冷靜,她很清楚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自己也失去了方寸,等待他們的會是滅頂之災。

她看着剩下的十一個人說道:“這一天遲早會來,只是它比我預料來的早了些。”

老五說道:“老大,你怎麼知道……”

“我們只是工具,一件工具就要做好隨時會被丟棄的準備,現在我們這些工具沒了作用,所以我們也就可有可無,這是整個亞頓帝國的生存法則。”

雷諾娜深邃的目光看着朝他們瘋狂撲來的深淵惡靈。

那一頭金色的長髮在輕輕飄動,伴隨着那雙湛藍的瞳孔閃爍着智慧而決絕的目光,她的手中慢慢出現了一把金色的機械武器。

和星神炮有些類似,但卻又不同於星神炮。

它的整體體積要小很多,而且上面雕刻的花紋更傾向於女性化。

“這是我花了兩百年時間製作出的一把無限接近星神炮的神器,但它缺少某些東西,這種東西讓它只能接近永遠無法齊平。”

雷諾娜有些遺憾的看着手中的這把神器,就好像在看着自己心愛的孩子一樣。

“老大,你……你居然藏了這種好貨……”十一個人是又驚又喜,就像他們第一次拜入師門一樣,那種崇拜的眼光從未更改過。

“但……它是不是也要黑源石來提供能量啊,可惜所有黑源石都在涅辛和奧塔斯那兩個混蛋的手中。”另外一個聲音響起。

雷諾娜搖了搖頭,緊接着她左手上又出現了兩根黑色的金屬管。

十一個人不可思議的盯着她,“老大,你……你沒把所有黑源石給他們?!”

雷諾娜淡淡道:“每開採一顆星辰我都會暗中抽走一部分,這兩管黑源石晶可以釋放兩次,我的這把死神之光也只能釋放兩次,兩發黑源石晶發射之後它就徹底報廢了。”

最小的老十一興奮道:“太好了,有這把神器在,我們還有希望。”

老十在一旁給他澆了一盆無情的冷水,“你想多了,你沒看到有多少深淵惡靈嗎,這兩發死神之光最多隻能滅殺三分之一的深淵惡靈。”

雷諾娜用讚賞的目光看向了老十,她說道:“老十說的一點也不錯,兩發黑源石晶最多隻能做到這個地步,我們想要逃走,就必須要有犧牲,當初我是怎麼給你們定的規矩?”

老二身軀一顫,他說道:“輩分大的掩護小的,直到最後一個最小的安全離開。”

雷諾娜說道:“不錯,接下來我會操控戰艦以最快的速度撞擊深淵惡靈離開,當防雨罩碎裂的時候我會啓動第一發死神之光,老二接應死神之光帶你的十個兄弟沿着死神之光清理過的路線前進。”

老二的眼睛紅了,他說道:“那……那你呢?!”

雷諾娜語氣平淡道:“我啓動死神之光後大概會滅殺聚集在四周三分之一的深淵惡靈,那個時候我也將成爲所有深淵惡靈的聚焦點,所以我會朝相反的方向離開引走一部分深淵惡靈,這個數量大概也就是三分之一。”

“老大不行,你……”

“住口,我話還沒說完。”雷諾娜厲聲一喝,所有人不再說話,她接着道,“還有三分之一就是你老二的事,帶着你的十個兄弟乘坐戰艦內的泰坦飛劍離開,然後尋找時機開啓第二發死神之光,那個時候你需要看情況是不是要和我做同樣的決定。”

她說完又看向四周其他所有人:“你們每個人身上都有一把小型的死神之光,戰艦上的黑源石基本上能提供足夠的能量,所以保護好你們自己的武器,如果是最壞的結果,請從老二開始依次把我們的希望火種傳遞下去。”

“不,我不要,我不要你們保護,我要和你們並肩作戰。”

十一雙目通紅的看着每個人,如果真要出現最壞的結果,他什麼也做不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接受所有人的保護,他不想這樣。

“閉嘴,這是規矩,當初我爲什麼會選擇你們,是因爲你們對我的命令言聽計從,這最後一次怎麼……不聽爲師的了?”

“不是,我……”

“聽就按我說的去做。”

雷諾娜深吸了口氣,他看着已快要漸漸損毀的戰艦,右手陡然朝前一揮,戰艦將所有能量提供給了動力。

恐怖的速度將堆在最前面的深淵惡靈撞了個人仰馬翻,這還沒完,戰艦就如一發火箭朝前爆射出去。

但它終究無法抵擋四周無窮無盡的深淵惡靈,僅僅十息時間過後,防雨罩轟然破碎,深淵惡靈就如惡鬼一樣撲了上來。

“就是現在!”

雷諾娜手中的死神之光被瞬間點亮,炮口對準戰艦的前方,扳機扣動,只聽一聲撕破虛空的恐怖咆哮從死神之光的身上傳來。

紅色的光芒將半壁天空覆蓋在了其中,如果陸揚風在這裏就一定會讚歎,這把死神之光的威力幾乎完全不弱於星神炮。

“趁現在,走……”

死神之光將他們的前方打開了一條真空地帶,十一個人站在了巨大的泰坦飛劍,十一嘶吼道,“老大你上來,我們一起走……”

“老二!”

雷諾娜將死神之光拋到了老二手中,老二雙目赤紅如血,他含淚操控飛劍朝前方筆直的飈射而去。

除了老二,其他十個人盡皆回頭,只是他們再也看不到雷諾娜的身影,她已徹底被深淵惡靈淹沒。

雷諾娜並沒有放棄抵抗。

她是個不服輸的女人,沒到最後一刻她是絕不會輕易放棄的。

手中一把閃爍着光輝的長劍帶給了她無窮無盡的力量,雖然這裏有很多深淵惡靈的修爲要高過她,但在這把劍下,它們只能變成了一塊又一塊的死物。

但人力終有盡頭,雷諾娜漸漸感到了體力不支,她漸漸感覺到喘息越來越重,她的視線也漸漸變得模糊了起來。

“終於……到頭了嗎……真是真不甘心啊,沒能殺了亞頓推翻亞頓帝國,如果有來生,也許我該……該考慮換個方向……”

她的眼神漸漸黯淡無神,她手中沾滿黑色血液的長劍也漸漸變得黯淡無光。

她終於放棄了抵抗,她已經徹底用盡了身上的每一點力氣,但就現在來說,她覺得自己是沒有遺憾的。

至少她已經殺了足夠的深淵惡靈,至少……她掩護了自己的十一個徒弟離開,雖然她不知道他們有沒有逃出生天……

在所有情緒積攢到心頭的時候,她模糊的眼睛彷彿看到了一尊神仙般的人影羽化而來。

他輕易滅殺每一頭深淵惡靈,他身上散發的能量恐怖到任何深淵惡靈都不敢靠近,他最後來到了自己跟前。

雷諾娜忽然一笑:“如果這一幕真的存在,我……我也許會考慮嫁給她……”

她似乎是喃喃自語,又似乎是在嚮往着美好的憧憬,可是在這美好的憧憬裏,她忽然感覺到一隻手攬住了自己的腰。

一股清涼的氣息忽然從腰部傳到四面八方,幾乎徹底昏迷過去的雷諾娜頓時變得清醒。

而當他睜開眼的時候,他察覺到自己正落在一個男人的懷抱中,他是那麼的英俊偉岸,他挺拔的身姿穿梭在無窮無盡的深淵惡靈不受絲毫影響。

“是……是你,陸揚風你還活着……”

雷諾娜又驚又喜,此刻抱住她的正是陸揚風,他從神境出來之後就察覺到了異常,好在他提前留了一手,在戰艦上留下了一縷靈魂印記,所以他很快就找到了戰艦,找到了已經崩碎的戰艦就不難找到雷諾娜了。

“你現在少說話,等我出了這裏再說。”

陸揚風命令般的語氣讓雷諾娜微微一怔,旋即她面色通紅,從未有過男人這樣抱過她,她也從未聽過這種命令般的語氣,一時之間她竟完全失去了方寸,只能靜悄悄待在這個男人的懷抱中任由她帶着自己穿梭在這星空之中…… 儘管陸揚風對自己的實力沒什麼懷疑,但穿過那片被深淵惡靈佔據的地帶還是給他累的夠嗆。

好在經過了半天的時間過後他總算是離開了那個該死的地方。

他們來到了一顆已經廢棄的星辰上,雷諾娜有些不情願的從他懷裏站了起來,她真想剛剛的時間永遠停留下來,這種感覺實在是讓她難以忘懷。

“他們人呢?”陸揚風沒有多想,他直奔主題問道。

雷諾娜將事情的經過大概說了一遍,陸揚風皺了皺眉頭,憑藉勾陳的手段,他和涅辛還有奧塔斯逃出去應該是沒什麼問題的,或許現在他們已經在會泰坦星系的路上了。

至於雷諾娜的十一個徒弟,這真的就要看運氣了。

“涅辛和奧塔斯如果真回去的話,他們的結果也不會好到哪裏去的。”雷諾娜說道。

“爲什麼?”陸揚風問道。

“涅辛和奧塔斯兩人心裏都有自己的小算盤,這一次他們拿到這麼多的黑源石,而且還是壓縮的黑源石晶,他們就更不可能放過這個機會了。”

“你是說……他們會謀權篡位?”

“是,只是他們一定會失敗的。”

“何以見得?”

“你不明白亞頓的強大,確切的說他身邊的那個老巫師天啓的強大,他成功預測到了你的出現,不僅如此,亞頓帝國幾乎完全就是他一手一腳教給亞頓打出來的,他纔是最可怕的那個人。”

“所以你覺得涅辛和奧塔斯的行動可能會被天啓預測出來?”

“不是可能,是一定。”雷諾娜微微一嘆,“實際上我倒是希望涅辛和奧塔斯能贏,但概率實在太低了。”

“哦?這亞頓有什麼問題?”

“你根本不知道亞頓王朝的殘暴,我看過太多女人爲娼,男人爲奴的事情了,酷刑當道,一言不合就砍頭,天啓更是每隔一個月就會抓捕童男童女來祭天,導致現在泰坦族的人都不敢生兒育女,看似我們泰坦族強大,但實際上已經快絕後了。”

陸揚風眉頭一鎖,他倒是沒想到這其中還有這一層關係,自己幫亞頓豈不是在助紂爲虐嗎?

可是從大方向來講,自己也不能看着這個黑暗深淵最後一點生靈被惡靈吞噬吧。

“所以當初我實際上不希望你出現的,你的出現反而是在幫助惡魔。”雷諾娜看着星空之上那顆星辰的星環說道,“星空之中的惡靈固然可怕,但真正可怕的是泰坦星系內的那些惡魔,與其活受罪我覺得倒不如痛快死去。”

“你說的話我會去證實的,不管結果如何,我都會幫泰坦星系,但既然幫,我也會幫到底。”

陸揚風的話讓雷諾娜眼神一亮,她說道:“你……真的會幫我們嗎?”


陸揚風說道:“我會。”

“謝謝……謝謝你……”

雷諾娜很開心,開心的眸子彎的好似月牙,湛藍色的瞳孔猶如一汪海水,看的陸揚風的靈魂一顫。


“咳……那個,我們先回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