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可是棺材釘已經被你切斷了,我們無法恢復原樣……”葉知秋說道。

正在此刻,守在洞外的鬼童子忽然來報:“老大,山谷中怨氣凝結,無數元靈正在聚集,向着落花洞而來!”

“知道了。”葉知秋將落花洞女重新放回棺材裏,讓她依舊躺好,蓋上了棺材蓋,然後出洞去看。

這時候天色已經黑盡,溶洞之外,卻白茫茫的一片,瘴氣和霧氣凝結在一起,像是一堆撕不開的棉花絮。

有無數女孩的臉,在這濃厚的霧氣中交替閃現,一個個咬牙切齒,目眥欲裂,怨氣沖天。

“怨靈?好像都是落花洞女的怨靈。”柳雪打了個冷顫。

葉知秋也深鎖眉頭,說道:“我們已經陷入重圍了。這些怨靈,和鬼魂不一樣,是鬼魂分解之後的變異滋生,她們沒有靈智,全靠着怨氣維持,不知生死,不知畏懼……”

“那我們怎麼辦,衝出去,還是留在落花洞裏,繼續調查?”柳雪問道。

“只怕衝不出去,我試試。”葉知秋苦笑,隨後一擡手,一道天雷破向着眼前的霧氣劈去。

可是,深陷怨靈包圍之中,天雷破的威力更小。打個不恰當的比喻,還不如一個屁!

“好厲害……赤元出鞘,劍化無極!”葉知秋倒吸了一口涼氣,將赤元劍向前一送!

錚地一聲響,無數道劍氣射出。

可是劍氣從怨靈們身上射過,反而激發那些怨靈的怨氣。

怨靈們不退反進,發出咿咿呀呀的哭泣之聲,向着葉知秋和柳雪壓來。幽冥鬼葬

“我們衝不出去了,雪兒,退守落花洞吧,等待明天天亮再說。”葉知秋說道。

柳雪一點頭,祭出無極符,構成一個防護圈,護住了自己的葉知秋,向落花洞撤退。

怨靈們緊追不捨,蜂擁進洞。

譚思梅和碧蓮試圖阻擋怨靈的來勢,但是剛剛上前,卻立刻就被困住,現在怨靈的包圍之中,掙扎不出!

葉知秋和柳雪轉身回救,利用無極符強行開道,用收魂符收了鬼童子。

縮頭鬼和許兆麟見勢不妙,也急忙隱入葉知秋的收魂符中,躲在葉知秋的身上。

四個鬼童子跟進來,在這些怨靈們面前,一點點用場都派不上!

對付這些怨靈,似乎只有柳雪的無極符,還有些作用。

怨靈們聚集在四周,卻攻不進無極符的防護圈。

但是柳雪也感覺到壓力深重,無極符的防護圈被一再壓縮,只有三尺方圓,堪堪護住她和葉知秋二人。

“媽蛋,難怪黑白無常不敢下來,他們倆來了,也一樣被困住。”葉知秋向着落花洞深處前進,一邊說道。

怨靈們隨着白茫茫的霧氣蔓延,不僅僅跟在葉柳二人身後,更越過他們,延伸到溶洞的深處,擋在他們的身前。

四面八方,所有的空間,都充斥着霧氣和怨靈。

葉知秋和柳雪向着落花洞深處而去,一路上,絡繹不絕的,都是落花洞女的棺材。

棺材橫七豎八雜亂無章地擺放着,有的棺木已經朽敗,森森白骨躺在裏面,骷髏猙獰。

幸好葉知秋和柳雪都不是尋常人,否則,看見這樣的場景,估計早已經嚇破膽了,那裏還有力氣奔跑、抵禦?

“呦……呦!”

忽然間,身後傳來古怪的嘯聲,悠長飄渺,似乎在驅趕或者召喚某些東西。

葉知秋和柳雪立刻感受到了壓力,身後的怨靈們,怨氣大盛,潮水一般壓來,推着他們向前!

原來,這嘯聲是控制怨靈的!

“知秋,這些怨靈們,似乎有個指揮官。現在,那個指揮官要把我們逼向落花洞更深處。”柳雪說道。〔第二更〕

〔本章完〕 “我也覺得不對,這裏面有人暗中佈局,目的就是要把我們逼進落花洞深處!”葉知秋說道。

“可是現在反應過來,似乎遲了一點。”柳雪自嘲地笑道。

現在當然是遲了,身後的怨靈們就像怒海狂濤一般壓來,讓葉知秋和柳雪身不由己,停不住腳步。

可以說,葉知秋和柳雪正按照對方設計的落線,一步步走向的對方的陷阱。

現在葉知秋知道了,爲什麼那個湘西巫師,不限制自己進入落花洞!

因爲那個老傢伙知道,自己進來以後,必死無疑。

而且,老傢伙默認自己進來,就是心存殺意,讓自己死在這裏。

說不定,剛纔‘呦呦’的嘯聲,就是那個老傢伙搞出來的。

柳雪盡力控制着無極符,護着自己和葉知秋,向前奔跑。

在這裏,奇門遁甲也不能使用,除了向前奔跑,柳雪和葉知秋無計可施。

如果回頭迎着怨靈衝擊的話,肯定是以卵擊石。

溶洞很深,似乎永遠沒有盡頭。

一路上也有很多岔洞,蜂窩一樣。

葉知秋和柳雪不敢進岔洞,只是撿着寬敞的主幹道前進。

漸漸的,前方沒有了落花洞女的棺材,空間也越來越寬敞廣大。

身後的怨靈潮,似乎被丟開了一點點。

葉知秋放緩腳步,左右打量,說道:“據說這裏的溶洞,有‘一洞通三省’的說法。我們一直向前跑,會不會從另一個地方出去?”

“在地下不能定位,鬼知道,我們現在在向哪個省跑?”柳雪苦笑。

“呦呦!”

嘯聲再起,身後的怨靈們再次壓到。

“走吧,看看這些怨靈,想把我們送去哪裏!”葉知秋拉着柳雪,繼續向前。

現在沒有退路,只能向前。

片刻之後,前面的路忽然收窄,腳下向左一轉,三丈之外,一個黑影攔住了葉知秋二人的去路!

葉知秋反倒一喜,正主兒終於出來了!

身後的怨靈也停止了施壓,只是堵住了葉知秋二人的退路。

柳雪站住腳步,打量着前面的黑影。

“前面是什麼妖孽,落花洞神嗎?”葉知秋緩步走進,手持赤元劍,朗聲問道。 宿世命途

那個黑影穿着斗篷,帽檐壓低,遮去了半邊臉,一言不發,站在那裏就像木樁一樣。

“再不說話,別怪我不客氣了。”葉知秋喝道。

可是那人依舊不動,毫無反應。

葉知秋繼續上前,就要催發赤元劍。

柳雪忽然叫道:“知秋莫急,那人的體型……好像是蘭國雄!”

“蘭國雄?”葉知秋吃了一驚,定睛去看,這身材,還真的有幾分相似!

“蘭道長,你是不是還活着?”葉知秋驚喜,急忙大聲問道。

“他已經死了,身上沒有生氣,只有死氣。”柳雪說道。

葉知秋施展陰陽眼掃過去,果然如此,那人的身上陽火全無,死氣沉沉。

“當心,防止有詭異。”柳雪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運起天罡紫氣護住全身,走向黑影。

黑影一動不動,不聲不響。

葉知秋走上前,定睛細看,那人果然是蘭國雄!

只是,蘭國雄七竅流血,雙目瞪圓,早已經死去多時!

“蘭道長……”葉知秋心中悲痛,眼圈一熱,竟然說不出話來。

柳雪也走上前來,一聲嘆息。

一代宗師,道門中鼎鼎大名,卻就這樣,死在這不見天日的地下溶洞裏。

想到不久之前,葉知秋和柳雪,還與蘭國雄在陰山聯手伏魔。

現在,再見故人,卻已經生死兩別。

“蘭道長,你瞑目吧,只要有我一口氣在,一定會爲你報仇,剷除落花洞神……”葉知秋稽首,向蘭國雄的遺體低頭施禮,頌道:

“琳宮羽士,金策賢流。身披霞服以朝真,頭戴星冠而禮斗。道清淨,德清淨,升上瑤壇;志神仙、學神仙,終歸蓬島。君不見,聞君學道古來傳,寂寞無人空杏壇。棋局儼然蹤跡在,三天門下伴神仙……”

柳雪在一邊看着,忽然飛出無極符,大叫:“知秋小心!”

葉知秋吃了一驚,急忙擡頭,卻已經身不由己,被雪兒帶着,向後飛速退去。

再看蘭國雄,竟然活了過來,雙掌齊揮,打出兩道黑色的符文!

符文見風放大,如兩道巨網,罩向葉知秋和柳雪。

妙手邪醫

“赤元出鞘,劍化無極!”葉知秋人在空中,赤元劍已經催動。

巨網罩來,卻被葉知秋和柳雪死死抵住。

蘭國雄嘎嘎一笑,忽然轉身就走。

那聲音,卻不是蘭國雄以前的聲音。

隨着蘭國雄的轉身,符文消散。

葉知秋一愣,隨後放出飛劍,直射蘭國雄:“赤元出鞘,飛劍斬兇!”

錚地一聲響,赤元劍追上蘭國雄,從他的後背穿過。

噗地一聲,蘭國雄倒地,一道白色的鬼影,從他身上飛出,消失不見。

“蘭道長!”葉知秋恍惚了一下,再次上前,查看蘭國雄的情況。

可是,蘭國雄的身體漸漸癟了下來,像是漏氣的皮娃娃一般。

葉知秋伸手在蘭國雄的手上感受了一下,不由得怒髮衝冠,罵道:“好邪惡,竟然、竟然……”

柳雪護在葉知秋的身邊負責警戒,問道:“什麼情況?”

“蘭道長……只剩下一個皮囊,骨肉全部空了……剛纔的老鬼,躲在蘭道長的皮囊裏面,竟然騙過了我們……”葉知秋說道。

“這麼惡毒,剝……皮?”柳雪打了個寒顫。

說話間,蘭國雄的身體已經徹底憋了下去,紙片一樣伏在地上。

“孽障,我要不滅了你爲蘭道長報仇,誓不爲人!”葉知秋咬牙切齒,站起身來,搜尋剛纔的鬼影。

可是鬼影還沒找到,身後的怨靈們裹着濃霧,再一次蔓延過來。

“知秋快走,怨靈們又來了。”柳雪說道。

“等等,我把蘭道長燒了再說。”葉知秋蹲下來,將紙片一樣的蘭國雄摺疊起來,催動火符,連同那件黑色斗篷,就地焚燒。

火光騰起,照得葉知秋和柳雪的臉上,一片悲愴。

四周的怨靈們,也在無極符的防護之外,咿咿呀呀地哭泣,平添悲涼。〔第三更〕

每天中午,十二點之前,更新。

來催更的朋友們,別忘了投票。

我要是某天忘了更新,得被罵死。

但是,我發現很多讀者,總是忘了投票。嗚嗚……

今天更新完畢,明天繼續。

〔本章完〕 不過,葉知秋的悲愴是兔死狐悲,而怨靈們的悲泣,則是因爲自己的怨氣。

柳雪盯着怨靈們包圍的壓力,默默等待。

看看火光減弱,葉知秋說道:“走吧雪兒,找個避開怨靈們的地方,堅守等待天明。”

柳雪點頭,和葉知秋繼續向前。

葉知秋催動赤元劍開道,分解柳雪的壓力。

好在這次,葉知秋感覺到怨靈們的壓力不大,不似先前。

繼續向前,葉知秋忽然發現,竟然踏上了盡頭路,前方是巨大的石壁,竟然無路可走。

“知秋,前面是死衚衕,我走錯路了。”柳雪也發現了,說道。

與此同時,身後的怨靈們忽然施壓,徹底斷絕了葉知秋和柳雪的退路。

回頭看,只見怨靈們聚集在霧氣之中,將來路死死堵上,宛如一道石壁。

“既然如此,我們就在這裏躲避好了,等到天亮以後,陽氣漸長,我們再想辦法突圍。”葉知秋說道。

柳雪點頭,和葉知秋一起向前。

怨靈們的目的,似乎只是圍困葉柳二人,並沒有追來。

葉知秋走到盡頭,手撫石壁,忽然說道:“雪兒你看,這裏好像是個石門……”

眼前的石壁,相對平整,可以隱約看見對開門的輪廓。

只是年代久遠,門縫上面都被一些死去的昆蟲殼堵住了,不留意的話,幾乎看不出來。

柳雪也發現了端倪,點頭道:“沒錯,看看石門能否打開。”

葉知秋點頭,用赤元劍順着門縫划動,清理門縫上面的灰塵和雜質。

喳喳聲中,門縫被清理乾淨,果然是一副對開門,每一扇門板,都有八尺高,三尺多寬。

葉知秋用手推了推,石門卻紋絲不動。

“怨靈們把我們逼到這裏,要幹什麼?石門背後,有什麼祕密?”柳雪皺眉沉吟。

葉知秋背對石門,看着來路上潮水一般的怨靈,說道:“休息一會兒,對了雪兒,你可以算一算,看看這裏有沒有出路。”

柳雪點點頭,背靠石門坐了下來,準備推演眼前的局勢。

可是就在這時,頭頂上忽然傳來飄渺的聲音,說道:“朋友,落花洞好玩嗎?”

葉知秋吃了一驚,擡頭向上看,發現上面有許多指頭粗細的氣孔,剛纔的聲音,正是從氣孔裏傳來的!

“我讓你們走,你們偏偏自尋死路,唉……”上面的聲音在嘆息。

葉知秋仰頭看着氣孔,高聲問道:“你是酒館裏的那個湘西巫師嗎?”

從話語和口氣上判斷,肯定是那個老者了。他應該藏在上面某個地方,通過氣孔,向裏面喊話。

但是,葉知秋在下面說話,未必可以傳到上面去。因爲氣孔太多了,蜂窩一樣。

果然,老者似乎沒聽見葉知秋的話,自顧自地說道:

“不管你們是哪一派的法師,不管你們有多少神通,都出不去了。這裏是落花洞神的地盤,沒有人可以活着出去。孩子,你們就在這裏等死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