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可是看了很久也沒有找到,慕卿忽然想到封時奕,眼中頓時閃過一絲光亮,拿起論文稿直奔封時奕的書房。

殊不知,此時的封時奕正在與柳兮兮通電話。

「這次的宴會,你無論如何都要出席。」電話那邊,柳兮兮的語氣帶著不容置疑的決斷。

昨晚她就一直打電話,要他出席一場他根本不在乎的宴會,封時奕不禁有些疑惑,她以往都不勉強他,這次為什麼非要他去參加宴會?

「我沒有義務出席這場宴會。」語氣中滿是嘲諷,封時奕不屑一顧的要掛斷電話。

見他態度強硬,柳兮兮只能軟下態度:「時奕啊,不過是一場股東與商業夥伴的宴會,你身為封氏集團總裁,不出席是不是不太好?」


聞言,封時奕沉默片刻:「只是為了公司?」略微蹙眉,封時奕總覺的事情沒有這麼簡單。

「是的,我最近身體不好,不然我一定不會要求你的……」柳兮兮的聲音透露著疲憊,看起來說的並不是假話。

「你去吧,以後媽對於你和慕卿的事情,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媽年紀大了,周旋不動了……」嘆口氣,柳兮兮還是第一次在他面前服了老。

遲疑許久,封時奕眸光略微黯然,如果她真的放下對他的挾制,他也不會咄咄逼人:「好,我去。」

「好,那你明晚準時過去。」柳兮兮微勾唇角:「卿卿懷孕了,你這幾天就不要驚動她了,不要讓她去了。」

封時奕聽到她竟然開始關心慕卿了,態度略微緩和:「好,如果沒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先忙了。」


柳兮兮還想說些什麼,但是封時奕已經掛斷了電話,看著黑掉的手機屏幕,嘴角揚起一抹得意的弧度……

掛掉電話,封時奕伸手揉了揉漲痛的太陽穴,抬頭看向宋文:「明天安排一下行程,我要去宴會。」

「是。」宋文應了一聲,忽然想到什麼:「那這次的宴會您帶慕小姐去嗎?」

略微思索片刻,封時奕搖了搖頭:「不,這件事不要告訴卿卿。」

就算沒有針對懷孕,封時奕也並不打算帶她出席家族性的宴會,遠離開家族裡的長輩,對她來說還是好的吧。

宋文瞭然地點點頭,轉身退出書房,誰知剛打開門,就看到慕卿站在門外,不禁愣了下。

「慕小姐,你來了?」宋文見狀,側過身子讓開玄關的位置。

慕卿收起眼底的情緒,點頭道:「嗯,我來找時奕討論下論文稿……」

「那你請。」讓慕卿進到書房后,宋文才退出去,並且貼心地關上門。

封時奕看著慕卿坐到他對面的沙發上,疑惑道:「你不是在做論文稿?怎麼忽然來找我?」

「沒什麼特別的事情,就是想要你幫我看看這個圖紙是不是有不對的地方。」略微回神,慕卿甩開她剛才進門的時候聽的話,將手中的圖紙遞給了他。

接過論文稿,封時奕大致看了眼,伸手指了兩個地方:「這兩個地方反過來會好些。」

順著手指的方向看過去,慕卿頓時恍然,怪不得她會覺得哪裡不對,原來是最主要的兩個問題寫反了。

「知道了,等下我回去改掉。」收起論文稿,慕卿狀似隨意地開口問道:「你……有沒有什麼事情要跟我說啊?」

封時奕不疑有他,淡然地回了一句:「沒有。」

慕卿收拾東西的動作頓了頓,隨即紅唇緊抿,不死心地再次開口:「你真的沒有事情要告訴我?比如說是公司的事情等等……」

「你怎麼忽然這麼問?」以往有事的時候,慕卿不是都會最先躲得遠遠的嗎?

慕卿連忙搖了搖頭:「沒什麼,我明天就要回醫院上班了,想著你如果有事我可以今晚幫你解決掉而已。」

按照慕卿工作狂的個性,這理由倒是很有可能,封時奕也就沒有多想:「公司沒有其他的事情,你就安心工作就好。」

「嗯。」慕卿淡淡地應了聲,起身離開了書房。

出了書房后,慕卿轉頭看了眼書房的方向,心中卻莫名有些空落落……

柳兮兮的話不斷的在腦海中播放:那他怎麼會答應兩天後和嫣然出席宴會?

剛剛又聽見他不想告訴她,她的心裡莫名有些失落……

走回房間,她不禁懊惱的將自己扎進被子里,讓自己不去想這件事……

隔天清晨,慕卿拿出手機看了眼,發現喬治這幾天都沒有給她打電話。

慕卿暗暗鬆了口氣,以為喬治已經放棄,簡單收拾了下文件,準備去公司的時候,別墅大門忽然被敲響。

心中忽然湧出一陣不好的預感,慕卿上前打開門,果不其然,看到了手裡抱著花束的喬治…… 「我靠,還設了報警!」江帆立刻念茅山開鎖咒,吧嗒,鎖彈開,推開門一看,江帆鼻子差點氣歪,裡面哪有葯池,是一間物資倉庫。

「我草!這女人竟敢騙我!老子打爆你咪咪!」

此時過道上出現了十多個獄警,「什麼人!竟敢闖到這裡來!」

江帆立刻沖了上去,伸出白色的食指,閃電般出擊,那些獄警全部倒下。

江帆回過頭來,走到那個女護士身邊,蹲下身子手托著她的下巴道:「真是人不可貌相,長得貌美如花,你竟敢騙我,你到底是什麼人?不會是一個小護士吧?」

「哼,識相的就快放了我,否則被我哥哥知道,你死定了!」那女護士冷笑道。

「你哥哥是誰?」江帆道。

「我哥是楊宇雄!」女護士道。

「哦,楊月華是你姐姐嗎?」江帆道。

「是的,你認識她?」女護士道。

「哈哈,我是你姐夫。」江帆笑道。

「你胡說,我姐根本就沒有男朋友!」女護士道。

「哈哈,我跟你姐都發生關係了,她沒告訴你?」江帆笑道。

「哼,我姐才不會喜歡你呢!」

「那你告訴我葯池在哪裡?你哥做了那麼多壞事,你怎麼助紂為虐呢!」江帆道。

「那些犯人都該死,他們沒有一個是好東西,讓他們變成傀儡武士是他們的福氣!」

「你知道什麼!有些犯人是冤枉的,難道他們也該死,還有的犯人只是小偷小摸,也該死嗎?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們也該死了,你們製造傀儡武士不知道害死了多少人呢!」江帆憤怒道。

「反正他們都不是好人!」女護士扭過頭。

「我再問你一次葯池在哪裡?如果再不說我就把你脫光掛在門上,讓所有人都看到你!」江帆威脅道。

「你敢!」

「我不敢嗎!」江帆伸手撕開女護士的衣領,露出了紅色的文胸,江帆用手指勾住文胸道:「葯池在哪裡?」

「哼,不說!」

「我草!你這女人還挺橫的,老子看誰橫!」手指用力,文胸立刻被扯斷。

「啊!」女護士驚叫起來,兩隻雪白的山峰跳了出來,「哇,挺不錯的,如果我用刀在這裡刻上個小老鼠,肯定會吸引人的哦!」

「啊,不要,你敢,我會殺死你的!」

「呵呵,你以為我會被你嚇死嗎?」江帆手指在她的胸脯上用力劃了一下。

「不要,葯池在最後一個房間。」

「如果你這次敢騙我,後果將十分嚴重!」江帆冷厲道。

江帆走到最後一間房門前,門是鎖上的,江帆立刻默念茅山開鎖咒,門立刻開了,裡面果然有一個大的水池。

葯池實際就是一個大的水池,裡面站滿了傀儡武士,葯池裡的水是藍色的,充滿了一股刺鼻的怪味。傀儡武士全部都是閉著眼睛,大腦上猶電極貼片,藍色的藥水浸到了他們的脖子部位。

這些傀儡武士是第注射了第三次的傀儡武士注射液,所有的傀儡武士都被電極貼片催眠了,身體才吸收藍色藥水。

「哎,這些傀儡武士不能留下來,對不起了,不燒掉你們,最終害人不淺!」手指彈射出離火,呼!葯池裡的傀儡武士立刻燃燒起來,傀儡武士沒有任何掙扎,他們任火燃燒。

江帆離開了葯池,走到女護士身邊,「你叫什麼名字?」

女護士扭過頭不理會江帆,「哦,你應該叫楊梅吧!」江帆笑道。

「你才楊梅呢,我叫楊月菁。」

「什麼,楊月經!」江帆頓時啞然失笑。

楊月菁臉一紅,立刻明白了江帆的意思,「我那個菁是草字頭加個青字!」

火越燒越大,楊月菁驚呼道:「你放火了,傀儡武士全部燒掉了!」

江帆立刻拉上楊月菁的衣服,一把抓起她扛在肩膀上,「你要幹什麼?快放下我!」楊月菁叫道。

「媽的,你叫床啊,老子憐香惜玉怕你被火燒死了,帶你出去!」江帆罵道。

楊月菁沒再說話,江帆就扛著她爬上了盤旋的樓梯,走出了地下室,進入隧道。

當江帆到了隧道時,王威等人已經搶到了幾輛大卡車,「大哥,這妞是什麼人?」

「她是楊宇雄的妹妹。」江帆道。

「楊宇雄的妹妹!嘿嘿,讓我乾死她!」王威伸手就摸楊月菁的胸脯。

「啊!」楊月菁驚叫起來。

「別碰她,留著她做人質。」江帆道。

王威收了手,「大哥,我們去哪裡?」

「我們去監獄。」江帆道。

「什麼!大哥我們現在自由了,還去什麼監獄,我們趕緊逃跑吧!」王威道。

「是啊,大哥,我們逃跑吧!」眾人齊呼道。

「我們不能逃跑,我們要回監獄找楊宇雄算賬,他害死那麼多人,你們就不想報仇嗎!」江帆道。


「對,大哥說得對,楊宇雄害死了這麼多人,我們要不是大哥相救,我們就成了傀儡武士,我們不能便宜了楊宇雄,我們要殺回監獄!」王威鼓動道。

「對,我們要殺回監獄,把監獄給拆了!」

「對,殺回去!」

眾人歡呼起來,「大家快上車,我們去找楊宇雄算賬!」江帆吼道。

江帆釋放出離火,把整個隧道燃燒起來,隧道里傳來爆炸聲,嘩啦啦,隧道開始倒塌。

所有的人都上了大卡車,幾輛大卡車浩浩蕩蕩地朝監獄方向駛去,大約一個小時后,車子到了監獄外圍。

「我去打開監獄的大門,把那幾個獄警解決掉,然後大家就衝進去。」江帆道。

江帆立刻遁入地下,進入了監獄,監獄的哨塔上站著兩名獄警,他們正望著下面的幾輛車,正疑惑不解時。江帆上了哨塔,伸出食指,快速點擊,兩名獄警立刻癱軟下,江帆立刻下去打開監獄的大門。

對這外面一揮手,車子立刻開進了監獄,所以的人都下來車,在江帆的帶領下,沖向監獄的辦公大樓區。

很快就驚動了獄警,大量的獄警立刻出動了,與江帆這些人發生了械鬥,很快獄警不支,敗退下去。

眾人立刻把監獄辦公大樓包圍住,此時楊宇雄冷靜地走出了大樓站在樓道上,「你們好大膽子,敢集體暴動越獄,所有的人立刻投降,否則全部就地處決!」 看著門外抱著花束的喬治,慕卿臉上滿是尷尬,雖然不想讓喬治進來,但是喬治畢竟是客人,所以她只能讓開玄關的位置:「你有事就進來說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