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可是,已經見了面了,再刻意離開,似乎就真的有點難看了。

她笑了笑,努力活躍氣氛:"我去看看,飯菜多久上來,你們大家繼續聊天! 全能祕書:我的花心總裁

葉一朵說著,就站了起來,走到雲夢恬旁邊的時候,她看似無意的,在雲夢恬的肩膀上,輕輕拍了拍。 「梁先生,千萬別這麼說,我就是我,我不能代表任何人,更不能代表我們易家。」他常怕自己做得不夠好,丟了易家的臉面,所以他從來不在外面跟任何人表露自己的家庭情況,就是單純的,他就是他。

易定心,不喜歡身上的光環,他何嘗不也是這種人,「從今天起,你就跟我們一塊住吧,方便照應。」

「我愛人跟我一樣早出晚歸,有時候要上夜班,家裡父母跟孩子都沒人照顧,我得回去。」

「你結婚了?」簡歷上似乎沒有寫到這個,看來,易定心的簡歷,包括他對易定心的調查,都不夠清楚。

「是。」

「我們以後得好好聊聊才行,加深對彼此的了解。」

「確實有這個必要。」易定心笑著看了眼桌上的時間,「時候也不早了,身體才是最大的本錢,梁先生也要注意休息才是,如果沒有別的事情,我先回去了,我孩子還在補習班,得過去接他。」

「行,那你先回去,有事我再給你電話。」

「晚安,梁先生。」

「晚安。」

從書房出來,易定心剛下到一樓,就被出來的人拉住,拉到了項立升的房間。

項立升的房間支起了一個小桌子,上面放了幾個小菜和一壺酒。

「定哥,真是對不住,我們倆沒打聽清楚,誤會你了。」

楊鵬端著酒杯,項立升負責倒酒,「定哥,這杯酒我們兩個人敬你,請你一定要大人不記小人過,別跟我們兩個人一般見識。」

這回可真是誤會了好人,想起自己那無禮的舉動,兩人羞愧不已。

接過酒杯易定心笑著看著眼前這兩個在他面前就是個小鬼頭的楊鵬和項立升,「這事就算是過去了,酒我就不喝了,我還得開車接人。」

「接誰,我們找人幫你接,是不是接嫂子?定哥,房間我都叫人給你收拾好了,以後咱們就住在一塊。」

「什麼嫂子,我接我兒子,他數學補習班下課了,你們兩個就別瞎忙活了,酒也別喝那麼多小心耽誤事情,我家離這裡很近,有什麼事趕得過來,我走了。」

兒子?

兩人對望一眼,出於關心問了句。

「定哥,你兒子上幾年級了?」

「初三。」

「啊?」

看不出來易定心孩子都那麼大了,兩人特別吃驚相互對視。

三十難而立 笑著的易定心走的時候把房門帶上,聽見房間里在驚訝議論他事情的兩人,笑著搖了搖頭。

……

吃完東西,紀澌鈞帶著木小寶回房洗澡,木兮就趁著這個機會也回房洗漱,木兮剛進了浴室,紀澌鈞就下來了,看到浴室那邊亮著燈,就知道木兮在裡面洗澡,紀澌鈞立刻去更衣室拿了一套乾淨的衣服,剛拿了衣服路過卧室就看到一個鬼鬼祟祟的小身影溜進來。

那滑稽的樣子,實在是讓紀澌鈞有些忍不住想問問木小寶今晚又玩哪出?

看到紀澌鈞盯著自己看,木小寶就美美的踮起腳邁著小貓步來到紀澌鈞旁邊的牆壁,一隻手撐著牆壁,另外那隻手揪著自己衣擺的下角沖著紀澌鈞不停眨巴眼睛,「老紀,你為什麼這樣看著我,是不是因為我的魅力讓你挪不開眼睛?」

已經看明白一切的紀澌鈞,深呼吸一口氣,儘可能的微笑,再微笑,「兒子,男孩子在家裡不能不穿褲子,必須衣著得體知道嗎?」

什麼叫做男孩子在家裡不能穿褲子?

不是老紀自己說的嗎。

我很喜歡你不穿褲子只穿了一件上衣,所以啦,他就特地換了一件黑色的襯衫,他可是完全按照老紀跟媽咪說的樣子穿得,「現在不是說這個事情的時候,你跟我乃,我要跟你徹夜促膝長談。」

過去的木小寶,原地跳起拉住紀澌鈞的手,把人拉到一邊后,爬到被子上坐著。

還不斷變換坐姿,好像在問:老紀,你喜歡我擺什麼姿勢?

紀澌鈞直接無視木小寶刻意模仿的畫風,坐下后,雙手撐在膝上,一臉嚴肅問道,「說吧,找我什麼事?」不時紀澌鈞還因為擔心木兮,頻頻回頭看著浴室那邊。

為什麼不看他,是不是因為他擺的不對?

木小寶躺下后,一隻手撐著腦袋,左腳的腳趾在右腿上來回滑動,「老紀,我覺得衛衛哥的表現還不錯,他是合格的對吧,所以什麼時候可以讓他做小洋洋的繼承人?」

今天是第一天見師少擇吧,就開始幫許衛說話了?

紀澌鈞瞥了眼木小寶那自以為對他有吸引力的舉動,紀澌鈞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坐好說話。」

真是的,還嫌棄他了,他這麼賣力,還不是為了討好老紀,真是的,浪費他的時間。

冷哼一聲的木小寶繞到紀澌鈞身後,抱住紀澌鈞的脖子,「爹地,你會答應我,讓衛衛哥做許軼衛對吧?」

「因為你給他開後門,你覺得他會高興?」

命中注定偏愛你 好像是有這個道理,他差點就忽略了,衛衛哥跟小洋洋一樣的正直脾氣。

「老紀我跟你說哦……」簡家的事情就算了,雖然他很喜歡小渙,小渙又是他的親表哥,但是他也不能因為這件事就讓老紀難做啊,「我今天在廚房遇到你的老師了,他說,讓我替他向你問好,還說他明天中午就要離開景城,讓你有空去山海湖找他坐坐。」

現在再見面,還有什麼意義嗎?

「時候不早了,爹地得照顧媽咪和妹妹,你先回房去休息吧。」把人拉到懷裡,抱到地上,摸了摸木小寶的小腦袋,「晚安。」

「晚安。」看來,老紀還是心裡放不下一些事情,就像看電視的時候,看到自己的老師出現在屏幕上就會馬上換台。

老紀那拉下悶悶不樂的臉還真是讓人擔心。

走了幾步后,木小寶停下腳步,回頭看著紀澌鈞,「老紀。」

「嗯?」

「你覺得,我這樣子穿,是不是會讓你覺得,不能控制自己的雙手和雙腳?」

「對,我已經控制不住了!」分分鐘,都有可能衝過去,按照中午那個力道再揍一遍這個臭小子。

沖著紀澌鈞拋了一個飛吻,小手在半空中揮了揮,「千萬不要太想我,想到一夜不能睡覺覺噢,晚安,么么噠,愛你喲。」看來,老紀果然還是喜歡黑色。

站在原地,聽到關門聲的紀澌鈞,停住腳步后,又立刻轉身去鎖門。

從浴室出來的木兮,聽到房間里有交談聲,見紀澌鈞黑著臉,就知道這父子倆肯定又是懟上了。

穿著睡裙的木兮,剛洗過澡,白皙的皮膚上透著粉色,來到紀澌鈞旁邊,將人拉到一旁的沙發,主動坐到紀澌鈞懷裡。

「你們父子倆,又發生什麼事情了?」

「沒什麼。」扶著木兮的身子,往後靠著的紀澌鈞,昂起頭任由木兮給自己解襯衫的紐扣。

「現在月份也不大,你說我是不是趁著這個機會,也出去工作個幾個月,貼補家用?」

校園修真狂少 「兮兮,你缺錢用?」難怪今晚特別主動,還溫柔的伺候他,原來另有目的,難得逮住一個機會,靠在沙發靠背的男人,眼眸微微合上,垂落的目光落在女人那散發出陣陣香味的皮膚上。

「也不是啦,就是我那個,在血緣關係上稱之為舅舅關係的人,要把集團讓給我,說是對我的補償,那我肯定得親力親為打理這份事業了。」

「哦,是嗎,兮兮,你舅舅什麼時候還有那個本事開公司了?」不論是門口的事情,還是書房的談話,他已經全數皆知,也摸清了某些人的意圖。

從紀澌鈞腿上起來的木兮,順勢抽走紀澌鈞的皮帶,「洗澡水給你放好了,快去洗澡吧。」提步往更衣室走去的木兮,到了門口停下腳步看著紀澌鈞時,手將滑落的肩帶拉回,「等你洗完澡,咱們再繼續談談這個問題吧。」

這是要待會談嗎?「丫頭,我還是習慣,睡前把問題談攏。」起身的紀澌鈞朝木兮走去。

看到跟過來的紀澌鈞,木兮笑著將紀澌鈞的皮帶藏到身後,笑眯眯望著過來的人,往後退了兩步,後背靠著牆壁。

進來的紀澌鈞,順手將更衣室的門帶上,手繞到木兮身後去找東西,「別拿著這個,小心嚇到我閨女。」

手搭在紀澌鈞伸手過來拿東西的胳膊上,昂起頭望著近在眼前的面容,「鈞哥,我聽說李董召開董事會,他是不是要把董事長的位置搶走了,那會不會危及到我的利益啊?」

「我已經讓人叫停董事會,誰敢讓我老婆不開心,我讓他全家不快樂。」簡氏集團,是他家兮兮的,誰敢搶?

看來,費亦行說得對,她家紀先生,這可是藏著一個小金庫,「鈞哥,人家有事情想要跟你商量唄……」如果不是紀澌鈞知道,她真的難以開口,也不想開口跟紀澌鈞談到自己另外一個身份的事情。

從木兮身後抓出的皮帶丟到身後的地面,「兮兮,我的時間很貴,不過,只對你無限期免費。」

「那就,佔用你一晚上的時間,談談我的計劃吧。」

「悉聽妻便。」他知道,她要談什麼,不管她要什麼,他都會答應她。

……

入夜的景城梁家老宅。

門外傳來車聲,正在看書的梁棟,馬上取下耳機,出去查看情況。

走到樓梯的時候,就聽到有腳步聲進來,沒一會那個聲音好像是往客廳去了。

下來的梁棟,躲在客廳和飯廳的隔牆中間,耳朵貼在隔牆上聽著那邊在說話。

「大伯,梁先生今天出來了,還一塊陪著招呼年先生和余先生。」

「出來了?」

「是,我派人去打聽了,說是這件事查清楚了,都是南清和一人所為跟他沒有關係,他已經沒事了。」

「……」鬆了口氣的梁平端著手裡的茶杯連喝了數口壓驚。

「大伯,你要不放心,明天我一塊去機場送人時,再跟梁先生碰面看看他的情況。」

「號材啊,這件事麻煩你了。」

「一直以來我都因為我爸的事情誤會你們,實在是過意不去,有什麼吩咐的,請……」

梁平揮了揮手,「不說這些,喝茶,喝了茶,早點回去休息,你身兼重任,明天可不能出什麼意外。」

「大伯,請。」

「請。」

太好了,三叔出來了,開心的梁棟回頭就對上從樓上下來一直看著他的目光,擔心被客廳的人發現,梁棟就踮起腳用小碎步離開。

下來的胡秋霞順著梁棟的目光看向客廳那邊。

「你在那裡偷聽什麼?」 這一日,對整個華夏高層而言,喜從天降!

陳聽雨何宏等人臉上都早已樂開了花。

不過一個小時后,新城地底的寶庫再度被裝滿了,大量的靈丹妙藥,大量的元晶石等等,數不勝數,直接讓陳聽雨等人有了底氣。

隨即兩大化靈境高手陪同,周穎光顧了華夏兩座最大的寶物,專門堆積那些無用的天材地寶等等。

哪怕是周穎不停的一堆堆天材地寶收進去,然後丟給通天店鋪,也足足耗費了兩日的時間。

太多了!

而且這還不是全部,在江南異境內部,還有一座大型寶庫,存放的寶物更多。

還有華夏大地各大秘境出來的宗門,家族,他們掌握的各種天材地寶一樣有很多很多。

讓周穎一人來收取,只能說是一個浩大的工程。

價值,也是天價!

三千億點靈氣值,一次性耗費了兩千億購買靈丹妙藥和元晶石填充了新城下方的寶庫,還剩下一千億點。

而今,販賣無數的天材地寶,讓周穎的賬戶中瞬間過萬億!

兩萬多億點靈氣值!

足足幾年的資源儲備,基本上都在這裡了,全部都給收了進去,然後一股腦的丟給了通天店鋪。

這一日,通天店鋪的相關人員也忙瘋了。

太多了!

兩萬多億點靈氣值的龐大交易數目,連一些通天店鋪的高層都驚動了。

饒是冷月藍鈺二人早有猜測,但一時間如此巨額的天材地寶,也讓她們咋舌。

不過最終,他們反正是大賺的,只要有,他們都收。

一連五日,周穎基本上沒有休息多少,華夏的幾座天材地寶庫被清空了。

甚至一些得到消息的各大修鍊者家族,宗派,但凡和戰部關係還可以的,紛紛派人前來拜見,要兌換靈丹妙藥。

普通的也就算了,他們太需要高階靈丹了。

華夏戰部這邊,上千億點靈氣值的高階靈丹靈藥拿了出來,開始按照積累的軍功值兌換。

這些,都是他們最需要的。

而其他人,靠後再說!

有了靈丹妙藥,頓時讓華夏高手再度有了底氣,無數的天材地寶,兌換成他們最需要的寶物,以此來快速提升他們的實力。

還有大量的靈寶等,也批量式的採購而來。

一時間,對於華夏高手而言,彷彿跟過年了一般,很久沒有出現這種盛景了。

…………

消息徹底傳開了,每日戰部這邊都有不少高手前來拜見,最差的也都是尊者境的高手,甚至不乏很多化靈境強者,頗為客氣的來到陳聽雨面前,請求兌換這些東西。

華夏大地的,甚至是全世界其他各地的,數不勝數。

而陳聽雨在拖延了一段時間之後,終於開始給交好的各大修鍊者宗門家族兌換,至於其他不少秘境小世界出來的,而且有異心的,直接拒絕。

眼下,華夏佔據絕對優勢。

不說將一些人斬盡殺絕,但至少不會讓他們再度強大起來。

這讓一些原本秘境小世界走出來的高手悔不當初。

一瞬間,整個華夏大地都在飛速前進著。

一位位得到靈丹妙藥的高手們快速突破,提升,快速變強。

與此同時,華夏大地內,原本幾乎快要停工的丹藥公司,突然間全面投入生產,大量的靈藥供給而來。

兵器公司,滅魔槍滅魔彈再度開始瘋狂製造。

飛車,飛船,戰機,也再度投入製造之中。

林楠走之前的盛景,再度出現了。

華夏大地,也再度流傳起來人皇林楠的威名來。

雖然是周穎來做的,但都放在了林楠頭上,宣稱是人皇林楠所留,為華夏大地的強大崛起而準備。

一時間,再度讓無數人崇敬不已,再度對著人皇林楠神像叩拜,虔誠之極!

吸粉無數!

當然,這些林楠就不知道了,此刻他還在煉心路上艱難前行。

「最後九層了!」看著最後的幾層台階,林楠開口自語道。

此刻他的狀態不是很好,渾身上下青筋暴露u,甚至帶著不少血跡,體內更是不是有悶響傳出。

最後九層台階,難度比之前再度提高了很多很多。

哪怕是林楠,也被徹底壓彎了腰,在這裡顯得佝僂了不少。

每一階,都要耗費林楠極大的力氣才能踏上去,而且要耗費不少時間去穩固。

甚至先前的第一步時,林楠直接被壓的七竅流血,還差點倒下。

但此刻,他在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