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可能就是完全比不上一陣風。

起碼,那風什麼的,一陣接一陣的,吹拂過去吹拂過來,總是有機會碰得到那人和物的,或者還可以是拂動得了具體某一個人的頭髮衣服。

從而也算得上是一種近距離的接觸了。

看來,她還真是有些魔法無邊的感覺呢。居然在一天之內就可以把他給整得這樣的慘不忍睹。

至少是有些精神恍惚了吧?

就是這麼的一會兒,不說是心思千迴百轉的,也是不能自制的東想西想呢。

當然了,她的那些魔法,肯定都是些黑魔法,也是以巫婆那樣的身份表現出來的。

這樣惡毒的想象,倒是很有幾分解得了恨的感覺呢。

崩原 而且也是很貼切和形象的。

非常之符合她的真實風格。

不過,一旦是再聯想到她頭戴那尖頂的女巫帽子,還騎著一把掃帚的模樣,他的心裏面幾乎馬上就是要想吐的感覺。

即使是不要帶有一些污衊性質地,把她想象得如此惡毒,她本身的實際狀態,可能也是差不了多少的危險吧。

因為他已經是深深地覺得,這樣的一個女子,和美好的心靈還有精神世界等等之類詞語,就是完全都不沾邊的。

難道那原本應該是有著的,無論是男女老少,就是最起碼的作為一個普通人也會有的善良的心意,還有美好的品德什麼的,在這個城市裡面,還有就是在她的身上,都是被一種動物或者是鬼怪之類的,給吃了個精光嗎?

她的殺傷力是如此的巨大,帶給他的可不僅僅是心靈上和物質上的損害。

還有一陣接著一陣的悔恨,時時發作。

只不過,現在再要去悔不當初,又有什麼意義呢。

可能最多就是只能為此著表面上這樣的口是心非,在肚子里狠狠地譴責一下罷了。

於是他的腦海里,立馬就是再次浮現出了這樣自怨自艾的念頭。

也不知道,這樣的情緒,今天已經是練習過了多少次。

雖然是能夠認識到,那種種的怨念,其實是沒有半點作用,毫無意義的。

但偏偏還得是要很辛苦的,裝作是完全若無其事的樣子。

也還是要保持著和顏悅色的表情,認真地對待一個自己討厭還有惱恨無比的人。

這可真當得上是一種赤裸裸的折磨呢。

還讓人摸不著頭腦,搞不清楚那折磨來自於何處。難道是從天而降飛來的橫禍嗎?

如果真是無中生有的,天上降臨下來的懲罰,那就只能說是對他以前諸多的惡劣行徑的報應了。

所以到了這個時候,他終於也還是有些相信了。

就是在一個人的生命當中,或者是整個的人生之中,的的確確是會有什麼報應到來的時候。

而且作為當事人來說,唯一能夠感覺得到它的降臨和存在,又真正發揮作用的時候,往往就是在覺得自己當真是有些無地自容,難以忍受的時候。

要不就是發生什麼讓自己羞愧難當,或者是悔恨交加的事情的時候。

反而是那種比較明顯和急迫的危險,倒是不會讓人生出來遭到了報應的感受。

因為那樣的危急時刻,怕是沒有幾個人,還有空閑的心思去反覆計較和品味什麼的。

而眼下這樣的一種情形,可不就是和那非常之吻合的嗎?

看來果然真是因果輪流,天理循環,報應不爽啊。

自己之前種下的那些不好的因子,現在終於是要萌發出來惡之果實了嗎?

想想都是有些慘然。

過去的事情,其實也真是很難去追究,到底自己不好的因子,是佔了多大的比重。

都是已經時過境遷的了。

怎麼也不好測量出來,在那已經攪成一鍋的呈現著膏蜜狀的迷糊物事之中,各種具體成分的比例來。

還有一個讓他覺得是非常冤枉的地方。

對於這個地方,他可就是千真萬確的初來乍到啊。

哪裡是會有招惹過什麼麻煩,欠下過什麼債務的呢?

憑什麼就是要把以前那些不清不楚的陳年老賬,一股腦兒地都算到了他的頭上啊。

就是跑到了一個全新的地方,都要這麼不講道理地跳出來糾纏一番。

難道那報應和因果之類的規律,也是要放之四海而皆準,不分什麼場合還有地點,到了那個點,就是要不由分說地發作的嗎?

還真是蠻橫不講道理的呢。

也就怪不得這裡的本地人們,都是如此的無理了啊。

根本就是有著這樣的根,或者傳統嘛,像是風俗習慣那樣的深入人心,成為天性一樣的存在了。

這樣的想法,讓他很是覺得無力。

既然是這樣,還是不想了吧?

哪怕是真的做不到不想這整個的一件事,也還是可以想想其他的方面,還有不同的角度。

其實他是不需要這樣主動地調整思考的角度的。

說是不再鑽這樣的牛角尖以後,他馬上就沉浸到了另外一處鬧心的沼澤地里。

那是好聽一點的說法而已。

真實的情況是,他現在是怎麼都忍不住,要去自我檢討一陣,追尋今天以來,自己這些很慫的做法,究竟是有沒有什麼源自內心世界的前因啊?

而如果是真有的話,又是會存在於哪一個地方,是如何具體地表現著的呢?

不管是什麼樣的想法,只要是當事人一直鍥而不捨地深究下去,遲早都是會有所發現,或者說是會收到一點成果的。

最起碼的收穫,也是可以用來自圓其說,起到一些自我安慰的效果呢。

對他來說,這樣的理論就總是能夠成立的。

不啻於是一副療效顯著也頗為持久的藥方。

攻心總裁局中妻 不過鐵定了是治標不治本的那種。

因為他現在又是要把自己犯錯的原因,都歸咎到那某國的傳統文化,或者習俗上面去的了。

反正以前呢,他都是一直受到那情面還有人情世故的約束和限制,覺得自己活得是那樣的痛苦不堪。

觸目所及,側耳所聽到的,都是抹不開的情面,還有那顧忌重重的人情。

像是一幅把人們都密密麻麻地編織起來的巨大的網。

無所不包,無所不容。

不知不覺就會是要讓人在那樣的網路之中,喘不過氣來,也無從掙脫得開。

他要這樣歸咎於之前所處的那種環境和氛圍,也是情有可原的。

並不是完全沒有一點根據的荒誕不經的一通亂咬。

他自覺到,自己雖然是離開了那以前的圈子,人事,還有大環境什麼的好遠好遠。

但是,很不幸的是,在那骨子裡面,還是一個按那些規則行事的人。

沒辦法,耳濡目染太久,都有些算是給潛移默化了。

不是說什麼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嗎。

在一個染缸裡面呆得太久,不要說什麼浸淫和深入骨髓的透染了。

就是滿心抗拒地隨波逐流,麻木地浮浮沉沉,也都是不可避免地要有些痕迹的。

但這樣的解釋,也就真是可以說得通了。

搞了半天,他今天之所以是一再的犯錯誤,又一再的委曲求全,原來都是在按照舊有的習慣在辦理啊。

當然,他到現在也沒有搞明白,自己這樣做,是在求的哪一門子的全,而且做過了以後,又是能夠得償所願的嗎?

真的就可以得到某一種的全了嗎?

這樣追究下去,也不會是有個什麼頭的。

還是算了吧。

反正他對於那委曲的一部分,已經是有了真真實實的切膚之痛了。

剩下的另外一部分,搞不搞得懂,也都隨它去吧。

話說回來,他以前其實也不能算是對那規則之類的東西,死心塌地的信服,又還是不折不扣地奉行不渝的。

套用到今天所有事件上面,就還是有點生搬硬套的意味在其中。

與其說那是顧忌重重,講求人情世界的和諧平穩,或者是實在是抹不開什麼情面,還不如說是他內心的善良和軟弱,找到了一個像模像樣的出口吧。

就是他生性便是這樣的懦弱,既是受不了一點點的誇讚和慫恿,也還是受不了半點的激怒和折磨。

稍微是被刺激那麼一下下的,就是要跑到一個極端的地方。

所謂極端,總是要在兩頭的終點。

不是在這一邊的一頭,就是在相對的另外一頭。

哪裡會是有一點的明智和冷靜可言呢。

所以他也是很好被欺騙和利用的。

尤其是他的善良並沒有什麼防護罩。

可能這個理由,反而還會是更加貼切一些的。

因為要嚴格地追究起來,他這些做法,其實也不是什麼真正的囿於情面。

更大程度上,那都只能算是採用了一些個感覺上更為傳統一些的方式和手法而已。

也就是說,他那不過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向對方示好。

但也不是在無緣無故地對一個人好。

他也是一個很現實的人,沒有那樣輕而易舉對人好的習慣。

本來就是很善良的人了。

再是那樣不加計較不分情由地對人好,那豈不就成了真正懦弱不堪的軟蛋了嗎?

他畢竟也是有過一些利益的考量的。

之所以自己要從這個角度對她一再的縱容和服從,那種種的行動,不管是請客款待,還是認慫服軟,也不管那請客是不是被逼出來的。

都還不是那麼單純的呢。

最簡單的想法,就是他想從她那裡得到更多的優惠和照顧。

當然就是從業務的角度而已。

也是從一個側面,證明了他是受到那關係學說的毒害甚深。

走到哪裡,無論是做什麼事情,都是先想要發展什麼關係和人脈,搞好和相關的人的關係。

好像那樣做了,就會從中謀取得到什麼超額的利潤,和非常規的利益似的。

其實那種做法的實質,無非也就是一種等價交換罷了。

哪裡是會有不合情理的超額利潤存在呢。

即便是有,也總是要從另外一處的損失和錯漏那裡面找回平衡的。

所以那樣的出發點,還真是一種迷幻的錯覺罷了。

像是傻傻的分不清,把那牡丹和芍藥什麼的,都混為一談。

可能事實就是,是在這個世界上,那些不合常規,不合情理的事物,都是不能夠真正長久地存在下去的吧。

很簡單,它們再怎麼是難於出現。 很簡單,它們再怎麼是難於出現。

哪怕是需要經歷長久的等待才可以生長出來。

但一旦是要那般妖孽地出現之後,恐怕是連那一向都是脾氣頗好的老天爺,都會是因為確實看不過去而下手搞搞破壞的。

並且,從現實的一方面來說,這種方式其實也是有著很不好的一面。

就是和合作夥伴彼此之間呢,非常容易糾纏不清,或者是把各種利益交織得更深。

所以在現實當中,也是沒有多少人會像他這樣做的。

而且,很快他就會發現,這樣其實只會導致自己陷入更大的損失和麻煩之中。

他之前的心理底線,或者說最大程度上自己能夠接受的損失,無外乎就是不用花費什麼額外的金錢,最多就是按部就班,循序漸進地執行好那支付的計劃。

關於這種灰色的交易,打擦邊球的遊戲。

而那樣穩打穩紮的做法,可能會產生的最壞的結果就是大家談崩了接著不歡而散了吧?

那是建立在對方,把她和Elsa加在一起的整個的對方,都只是對自己虛與委蛇,敷衍了事的前提之上。

不過,如果是稍微有那麼一絲的蛛絲馬跡,可以證明對方確實有可能是在真心實意的幫助自己的時候。

當然也僅僅是限於那樣的情況下,他這樣一些最壞的設想就會自覺不自覺地做出些修改了。

說成是要改為那略略帶上幾分憧憬,也是說得過去的。

到了這樣的一步,才能說是可以自圓其說的了。

也不知道那是冥冥之中真就是那樣註定了的,還是他這般搜索枯腸,東拉西扯湊合而成的。

因為,唯一也是只有在那樣的情況下,他搞出來的所有事情,才是可以解釋得通的。

不然就是怎麼看怎麼想都會覺得是完全沒有必要的無聊之舉,也只會是造成更大的浪費罷了。

因為就事論事地說,畢竟應該要為那些承諾了的交易和生意付出的錢,他還是得照樣的付。

就連是少一個子兒都是不行的。

他那就是很是幼稚和天真地以為,也是和有些畫蛇添足的感覺。

居然是認為,光是這樣的生意上的往來,客戶與店家的關係過於單薄,加上自己和Elsa的那一層關係作為鋪墊也還不夠。

進一步來說,就是有Elsa為她背書也還是有些不足的。

只有是參照某國的那些傳統,私底下的給她一些個人的好處,比如請客吃飯之類什麼的。

然後對方才會更加死心塌地的幫助自己。

其實這種做法,真是相當傳統的思維方式,幻想著從推己及人那種想法出發,就可以得到別人的回報。

也算是腦袋短路了的情況下,才能夠想得到。

但問題是那效果什麼的,並不見得會是有多麼的好。

差不多就可以說是不見得有什麼好的。

因為事實就是,完全沒有什麼意料之中的功效產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