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可,沒有任何回應。

「嘭!」的傳來一聲門砸上的聲音,她死死的咬住了后牙槽,眼裡,濃烈的怨毒和痛恨,盡數迸濺出來。

最後一個道士 霍江辰,她還是放不下……

怎麼辦,她到底應該怎麼辦。

怎麼才能把宋晴暖那個女人除之而後快?

「嗡……」

口袋裡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夏安雅拿出手機,是一串陌生號碼。

「喂。」

她接起,聲音因為剛剛的憤怒已經冷的不行。

電話那邊,響起一段長長的電流聲。

緊接著,一道似是陌生似是熟悉的聲音,響起——

「安雅,我回來了。」

夏安雅神色頓時一凝,警惕的看向門口。

又是驚訝,又是驚喜:「秦語,是你嗎?」

「你回來了?」

另外一邊。

霍江辰幾乎是箭步沖向地下停車場。

他想見到宋晴暖,就現在。

他想要問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小暖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好不容易脫離了秦騁的掌控,又是為什麼……

急切的打開車門,霍江辰一個跨步直接坐進車裡。

長長的吁了一口氣,霍江辰慢慢的從口袋裡掏出手機。

骨節分明的手在手機屏幕上嫻熟的敲打著,一段早已爛記於心的號碼撥了出去。

「嘟……」

是電話接通的聲音。

「你在哪兒,我們見一面吧。」

還沒等電話那頭的人出聲,霍江辰率先開口說道。

……

電話那頭並沒有回應。

「嗯?」霍江辰不由得有些擔心,眉頭緊皺,開口追問。

「我今天沒有時間,下次吧。」

終於,宋晴暖清冷的嗓音通過電磁波傳了過來。

聽到她的聲音,霍江辰才稍微安下心來。

「那你在哪兒,我去找你,我有事要問你。」

霍江辰當然不會答應,他現在就想問清楚。

「嗯……」宋晴暖思付了一下。

這麼快就知道夏安雅的事了,看來是為了她而來吧。

反正也躲不過。

「我在公司,現在有空,待會兒還有個會。」

「好,我現在過來。」掛完電話后,霍江辰又直接將手機扔向副駕駛。

扣好安全帶,發動車子。整個動作一氣呵成。

將油門狠踩到底,性能良好的車子,瞬間像離弦的箭一般,開了出去。

彼時——

顧黎有些驚訝的看著突然出現在辦公室門口的霍江辰,急忙起身,拿起桌上的電話準備通知宋晴暖。

「霍……」

還沒等她把話說完,霍江辰舉起手打斷了她。

「不用通知,我自己進去就好。」

「哦,好。」

顧黎點了點頭,意味深長的看了霍江辰一眼。

今天宋晴暖來公司時,總感覺她似乎有什麼心事。

前腳剛進公司,後腳霍江辰就過來了,也許,是和他有關吧。

「叩叩叩——」

門外響起了一陣規律的敲門聲。

「進來吧。」

宋晴暖抬起手中的咖啡,頭也不抬,淡淡的說道。

霍江辰推門而入,一眼便看到了前面坐在辦公桌前的女人。

蓬鬆的頭髮隨意的扎著,白襯衣黑西褲,沒有濃妝艷抹,只描了淡淡的眉毛,塗了一個淺淺的口紅,雖然只是簡簡單單的一身,仍舊是那麼的清新脫俗。

她就那麼坐在那裡,專心的看著手裡的文件。

一瞬間,霍江辰覺得自己認識她,又好像不認識她。

察覺到空氣中的異樣,宋晴暖微微抬起頭,目光淡淡的迎上的霍江辰的視線。

他竟然這麼快就過來了。

「來了」宋晴暖輕輕一笑,不歡迎,也不抗拒。

「你是為了夏安雅的事情找我嗎?」

宋晴暖掀眸,語氣是那麼的平靜,無波,不帶任何情緒。

霍江辰也不回答她的話,靜靜的斜靠在牆邊,掏出一根煙,點燃。

他是個紳士,他溫潤如斯,但他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戒不掉煙。

但這也是,僅有的在宋晴暖的面前抽煙。

青白的煙霧穿過肺腑,從嘴裡盡數噴洒出來,空中,白煙繚繞。

沉默了瞬,他開口:「小暖,我聽說你和秦騁已經住在一起了?」

「是真的嗎?」

霍江辰嘴角扯出一抹冷冷譏俏的弧度,有些心痛的感覺,又還夾雜著一絲絲憤怒的味道。

宋晴暖微微愣了愣,她沒有想到霍江辰特地找她就是為了這個事情。

不過,又好像在情理之中。

這件事,他早晚都會知道的。

「是。」

宋晴暖毫不遲疑的回答,沒有半分隱瞞。

霍江辰動作一頓,深深的吸了一口煙……

原來,他才是那個最後一個知道的人。

「為什麼?」蒼白無力的三個字。

「因為……」宋晴暖眉頭輕擰,目光掃過霍江辰,輕快的開口說:「我欠他錢呀,你忘了?」語氣中,一抹強顏歡笑。

錦鯉仙妻甜如蜜 倏忽,霍江辰掐滅手中的煙,箭步衝到宋晴暖面前,雙手狠狠的杵在桌上,用力的說道。

「我可以給你錢,小暖你不是這麼會委屈自己的人。」

「你告訴我,是不是秦騁又用了什麼手段強迫你,只要他敢,我一定會……」

「江辰,不是你想的那樣。」

宋晴暖適時打斷他:「事情有些複雜,你不要插手了江辰。」

她不能再連累霍江辰,絕對不能。

宋晴暖看著他,苦澀的笑了笑,平靜沒有感情的聲音。

「這是我和他之間的事。」

霍江辰看著她,目光沉沉,黯然翻動。

「我不相信。」

宋晴暖就知道會是這樣。

心底喟嘆一聲,她微微閉了眼,又睜開。

「江辰,如果我們還想做朋友的話,就請不要過問我的太多事。」 沉默數秒之後,霍江辰終究還是妥協了。

「那好,我不過問。」

霍江辰咬著牙,傷心的嗓音,從喉骨溢出。

她明明已經變了,她自己都不知道吧。

如果,是他先遇上宋晴暖,那該多好。

辦公室里忽然迎來沉默。

霍江辰知道自己沒有辦法在說些什麼只能起身。

「我不打擾你了,你休息吧。」

簡單的客套一句,轉身離去。

臨走的時候,宋晴暖想要看一眼他,最後只看見那抹背影消失。

房間里,只剩下她一個人,就好像霍江辰從來沒有來過。

這樣也好,她本就給不了霍江辰想要的,還是乾脆利落的好。

可她卻忍不住想到霍江辰質問自己的問題。

自己真的……是因為欠了錢才答應和秦騁住在一起嗎?

「宋總。」

正在這時,門外響起顧黎的聲音。

見霍江辰離開后,顧黎才走了進來。

「什麼事?」

宋晴暖的思緒被拉回。

「新來的首席設計師今天剛過來,要見一見嗎?」

現在公司正在發展中,她找人花重金從國外挖回來一個華人女設計師。

宋晴暖特意看過她的作品,的確是有讓自己欽佩之處。

之前也一直想要見見這個女人。

歸一 宋晴暖想了想。

「不用了,替我好好招待一下,以後有的事機會見面。」

她現在,只想安靜。

……

宋晴暖便獨自在辦公室里待了一下午。

天色漸漸暗了下去,夕陽透過窗戶灑進屋裡,那些暖暖的光亮里,似是塵埃在跳舞。

「嘟嘟嘟……」

桌上的手機突然震動。

「喂?」

接通電話后,那頭傳來秦騁低淳的嗓音。

「去醫院嗎?」

宋晴暖怔了怔,還沒等她開口,電話那頭便又傳來了聲音。

「我在樓下。」

「好。」宋晴暖淡淡的應聲,掛完電話,她這才披上外套離開辦公室。

隨著電梯門緩緩打開。

一個踩著黑色高跟鞋,一身黑衣黑褲的女人向宋晴暖迎面走來。

她帶著一頂黑色的輕紗帽,精緻的黑紗垂下來,擋住了她的半邊臉。只看的見兩片嫣紅性感的嘴唇。

兩人擦肩而過。

電梯門關上的一瞬間,女人突然回頭,手輕輕抬了抬帽子,透過縫隙望向電梯里的宋晴暖。

一雙漂亮的大眼睛,像是染了毒一般,痛恨,怨念,兇狠,死死的盯著已經合上的電梯門。

而電梯里的宋晴暖也不禁皺了皺眉。

電梯里彷彿還殘留著那個女人的香水味。

太熟悉了,剛才的那個女人似曾相識。

是誰?

「剛才那個人是誰?」

宋晴暖看向身邊同樣正在乘坐電梯的人,問。

「宋總,那是新來的設計師。」聽到提問,小職員趕緊笑嘻嘻,禮貌的回答道。

「哦……」宋晴暖輕輕點了點頭。

看來自己找個時間,得見見這新來的設計師。

一下樓,秦騁的車子便在路邊等著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