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君無邪擡手,一道黑光落下。

砰的一聲,主刀醫生變成一堆粉末散在門邊,炸開,地上鋪上一層黑色骨灰。

手術檯地下,一個女孩子怒道:“誰搞的惡作劇,把我塞進這裏面來。”

君無邪朝手術燈一揮,手術燈閃了幾下,滅了。

“哎呀,怎麼燈滅了。”

女孩子抹黑的朝門口走去,幸好沒有看見在她旁邊鮮血淋漓的人頭。

走到門口時,踩到頭骨摔了一跤,手指往手骨處抹去。

我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如果摸到一塊頭骨,絕壁能把她給嚇昏過去。

君無邪朝門口一揮手,門咯吱一下打開了。

她即將觸碰到頭骨的手停下,朝外面看,外面就是大街,步行街在斜對面。

她站起來,拍拍身上的灰,開口走出去了。

君無邪走過來,對我淺笑道:“娘子,我們也出去罷。”

我對君無邪搖搖頭:“不餓,我今天沒胃口,我們就這麼走了,那傲雪怎麼辦?”

“你要對她有信心,她一定能出來的,我們先出去,夜冥若是發現爲夫,傲雪才真正的危險。”

君無邪不待我回答,拉着我的手走出門,走出魅力整形。

我們剛走出大馬路,遠遠的,孫慕楓從大馬路對面跑過來:“喂,小幽,傲雪呢,我找你們一下午了,電話也打不通,傲雪怎麼沒和你一快出來,她人呢?”

我侷促的看了君無邪一眼,不知道怎麼回答孫慕楓。 君無邪單手插褲袋,俊逸眉宇間冷漠疏離道:“她和你不一樣,陽間陽氣太重,她每月總要幾天下冥界去進補陰氣,等把,等她安全出來。”

孫慕楓問道:“那要多久?有危險嗎?”

“不知道,定會有危險,陰間弱肉強食,放心,她一定會安全出來的。”

孫慕楓沒有在說什麼,把車開過來,一直坐在車頭上,四周遙望,尋找傲雪的身影。

君無邪拉着我的手道:“和爲夫一起把車子開過來。”

這時,天色已經完全黑了,冬天天黑的特別早。

我和君無邪把車子開到超市門口時,就看見孫慕楓抱着奄奄一息的傲雪,似在尋找醫院。

她身上全是血,沒有一塊乾淨的地方,雙眼無神,手無力催落在身側。

我下車,立即跑過去:“傲雪怎麼樣了?”

“我不知道,她昏迷過去了。快點叫救護車,快……”

君無邪跟着下車,對孫慕楓說:“給我看看?”

孫慕楓抱着傲雪一躲,脾氣有點大:“你看有用嗎?幫我叫救護車,快點。”

君無邪看了傲雪一眼,對孫慕楓道:“不用,她身體構造和人類不一樣,沒有心跳和呼吸的,一到醫院全露餡了。”

孫慕楓急紅了眼:“那怎麼辦?我不能眼睜睜的看着她死。”

“找個地方,把她放下,我給她把把脈……”

我環視一圈,看見斜對面的輝煌大酒店,指着輝煌道:“去酒店先住下,明天在回學校。”

孫慕楓抱着傲雪朝輝煌大酒店門口跑去,差點被車撞到,司機伸出頭朝孫慕楓罵:“嗎的,想死啊,走路不長眼的。”

孫慕楓抱着傲雪狠狠的瞪了司機一眼,司機看見滿身是血的傲雪,瞬間閉嘴。

君無邪在前臺開房,我和孫慕楓先進了電梯。

君無邪開的是頂樓套房,拿房卡打門。

孫慕楓抱着傲雪,奔進去,小心翼翼把她放在牀上,把被子蓋好。

君無邪用一張紙巾墊着傲雪的手臂,手指往她脈搏處探去。

閉上眼睛片刻後,他對孫慕楓說道:“她內傷極重,我開幾服滋陰的中藥,你去藥店讓店員把藥煮好,連着藥盅一起拿上來給她喝掉,休息一晚,明天早上她就無礙了。”

孫慕楓有些不信君無邪,轉頭看我。

我點點頭:“按照他的意思去辦。”

君無邪在桌上拿紙和筆,寫下幾味中藥,撕下來遞給孫慕楓。

孫慕楓看了一眼,轉身拔腿就往門口跑。

孫慕楓出門後,君無邪手中一道靈光落下,落在傲雪身上。

傲雪臉上脖子上的傷立即消失癒合,煞白的臉色好了很多,嘴脣也沒剛纔那樣乾枯,有紅潤的血色。

我用毛巾沾了熱水,幫傲雪擦拭臉上血跡,輕聲喊:“傲雪,你感覺怎麼樣了?”

傲雪微微睜開眼睛,看見我和君無邪,想坐起來。

我把她按下:“別動,身上的傷還沒完全癒合。”67.356

她虛弱的聲音道:“主子,你快去救救採魅,求您了。”

“採魅?”我驚愕道:“爲什麼要救她?”

“剛纔是她救了我,如果不是她,我恐怕根本出不來,來了兩個魅離和一個魅影對付我,其中一個魅離就是採魅……”

我轉頭看君無邪:“魅影是什麼?”

“夜冥的鬼影殺手,是魅離是上級,十個魅離等於一個魅影。你知道魅離怎麼煉成的?”

我點點頭,對傲雪道:“那魅影豈不是很厲害?”

魅離已經夠厲害了,上面還有魅影……

“嗯,魅影太難殺了,我和採魅用盡了全部鬼氣,差點灰飛魄散,才把他給弄死吞噬,主子,求你救救採魅把,如果冥王回來,知道她背叛了冥王殿,一定會把她活活折磨死的。”

聽見採魅的話,我瞬間跑到窗戶上,遙望馬路對面超市。

超市已經關門了,超市門前躺着一個血跡斑斑的女子,她穿着血紅長裙,一動不動的躺在那,很可憐。

大冬天的,路過的路人沒有人願意救她,甚至沒有人上前看她一眼,就急急的跑開了。

她是採魅,一定是採魅。

我瞬間回頭,哀求君無邪道:“君無邪,她出來了,你想辦法救救她。”

“爲何要救她,如果她是夜冥刻意安排的?”

我和傲雪異口同聲:“不,不會的。”

我嘗試說服君無邪:“她說她想成爲人,你救救她把!”

聽見我的話,君無邪眉心微皺,走到窗臺前往下望去,看見到在超市門前的採魅,地上淌着一灘血。

“她爲什麼要想成爲人?”

“她說,她愛上了一個男人,哪怕成爲凡人只有短短的兩三年時間,她也是願意的。”

聽見我的回答,君無邪沒有在問什麼,拉着我的手往門口奔去。

傲雪想起身,君無邪凌厲鳳眼朝她一瞥,她僵硬的站在牀頭不敢動了。

“記住你的職責,把傷養好。”

傲雪楚楚可憐的望着我,希望我跟君無邪求情。

我重複君無邪的話:“給我好好躺着,孫慕楓去藥店幫你熬藥了,你要是不見,他保準非瘋了不可。”

傲雪低着頭,返回牀上。

我和君無邪跑到馬路對面的超市,一輛紅色法拉利停在路邊。

紅色法拉利!

我熟悉的不能在熟悉……

怎麼會,怎麼會是鍾景呢?

採魅愛上的男人是鍾景?

我和君無邪面面相覷,都很震驚。

鍾景是鍾家唯一的獨苗,鍾馗天師第三十代家族傳人,如果他愛上個女鬼。

師傅一定很傷心,她對鍾景抱的希望很大,說鍾景生具靈性,天賦極高,比她年輕時更甚於藍。

鍾家人能不能接受採魅這樣的身份。

天師和女鬼之間的愛情,就像狼和羊……

是不會有好結果的。

我先君無邪一步,繞過法拉利走上前。

看見如此心酸一幕,不忍心打擾他們。

鍾景抱着採魅,俊臉深深憂色,顫抖的手掏出一顆小藥丸,放到採魅的嘴裏,想辦法讓採魅嚥下去。

他雙眼彌着淚水,哽咽道:“採魅,你醒醒,快醒醒……”

採魅半睜開眼睛,迷離的眼看了鍾景半宿,孱哮奄奄一息的聲音說:“鍾景,是你嗎?我真的等到你了,真好……能在臨死之前看你一眼,我已經滿足了。” 鍾景眼淚落到採魅臉上,搖頭道:“不,我不會讓你死的,你堅持一下,我帶你回去,你還有救……”

採魅無力的搖搖頭,伸出手,輕輕的撫摸鐘景白皙俊美的臉,留下一道血跡。

她笑着說:“沒用了,我的鬼氣全部渙散,即將煙滅。我能在死前看你最後一眼已經很滿足了,愛上你,這輩子我沒白活。真的,不要救我,我知道自己氣數……”

鍾景淒厲道:“別說了,你會活下來,我可以救你。”

說完,他朝着採魅吻下去,狠狠的吻下去。

我轉過身不忍心在看,太悲情了。

我怕自己落淚。

君無邪面無表情的看着兩人,說了句:“鍾景可以救她,鍾景陰年陰月陰日陰時出生,五行聚陰。對陰魂來說,大補……走把,我們去把車子從輝煌酒店開過來。”

我點點頭,和君無邪默默的離開。

我思緒如麻,萬萬沒想到採魅愛上的男子居然是鍾景。

鍾景給我感覺就和鳳子煜一樣,容貌俊逸,待人和善,無時無刻都會保持似有若無的笑意。

他在學校口碑很好,成績科科爲a,和鳳子煜不向上下。

追他的女生也很多,甚至有傳言,說他將會代替鳳子煜,成爲新一代校草。

他將來一定前途無量,但我怎麼都想不到,他怎麼和採魅糾纏在一起。

這不是自斷前程嗎?

來到酒店大門前的停車場時,正巧碰到孫慕楓提着藥盅回來了。

他見到我們從外面回來,問道:“傲雪呢?你們上那去,怎麼不看着傲雪?”

我對孫慕楓說:“傲雪已經醒了,沒有什麼大礙,你先去給她喂藥。讓她好好休息一晚。”

君無邪沒等孫慕楓回話,拉着我上車。

孫慕楓在身後喊:“唉,你們去那?”

“告訴傲雪,採魅有救了。”

君無邪把車子開到超市前,超市前除了地上凝結成塊的血水,已不見鍾景和採魅的影子。

他們開車走了?

君無邪迅速把開到十字路口,晚上十點左右,十字路口四面都空空如也,除了路燈,偶爾停了幾輛車,看不到鍾景紅色法拉利的影子。

我皺眉道:“他在東郊有個單門獨院的別墅,據說風水很好,我不知道在那裏,打電話給師傅問問。”

君無邪:“不用,我能尋到採魅身上特殊的鬼氣。”

西街到東郊,跨越大半個凌海市。凌海市很寬,我們開了差不多一個小時纔開到東郊。

開到東郊後,君無邪把車子停在鄉間小道旁邊,並沒有開進去。

我轉頭問他:“怎麼不開了?”

君無邪莫名其妙的對我邪笑:“你確定開進去嗎?他的別墅就在小道盡頭。”

“開——”

我想問問他,到底怎麼回事,他怎麼會和採魅在一起,如果師傅知道的話,一定會被氣死。師傅對鍾景希望很大。”67.356

君無邪莫名其妙的扯着嘴角笑了,把車開進去。

鄉郊小道沒有路燈,開了幾分鐘後停在路邊的平地上。

他起身解開安全帶,走到車門前,幫我打開門:“走把,走幾步到了。”

他拉着我的手走進孫慕楓的小別墅門口,這是一座三層別墅,院子外面圍了籬笆牆,一隻海棠從籬笆內伸出來。

枝頭覆蓋了厚厚積雪,花開很豔。

我站在籬笆牆門口,看不到房子,也看不見院內光景。

轉頭問君無邪道:“他道術果然比我好,布了陣法我都進不去。”

君無邪上前,搖着我的下巴鄙夷道:“現在才知道爲夫的重要性?”

我白了他一眼:“快點。”

君無邪掌心落下一道靈光,朝籬笆門內揮去,小木門瞬間屹立眼前。

透過朦朧光線,看見院子裏種了很多花草,二樓窗前燈光明亮。

君無邪挽着我的腰,輕輕一躍,跳了上去。

我們落在二樓走廊上,聽見裏面傳來激烈纏綿的聲,男子粗喘和女子伸吟彼此起伏。

不肖想,裏面發生了什麼我和君無邪都很清楚。

我霎間臉紅了,難爲情的別過頭去,給君無邪示意:“去走廊那邊。”

君無邪紅脣帶笑,拉着我的手站到另外一個房走廊上。

他們太過激烈,這裏也能聽的一清二楚,我羞紅了臉,用手給捂住。

君無邪站在我身邊,挽着我的背把我壓在牆上,瘋狂的吻密集落下來,許久後他才放開我。

惹婚甜心 冰冷的手輕撫我的臉蛋,紅脣曖昧的邪笑:“本尊堂堂一介鬼王,竟然拉我來聽牆角。你說,該怎麼補償我?”

我喉嚨一滑,侷促道:“你陪我,天經地義。你要不陪我,我找別人去?”說這話時,我底氣不怎麼足。

他手指微微一用力,捏的我有點疼:“嗯,除了爲夫,你還想找誰?”

“我……”我有點說不上來了。

鳳眸陰邪的撇了我一眼,嫌棄道:“是鳳子煜那個千年老二?還是李盛煊那個矮子?”

我擦——

他嘴巴要不要這麼毒!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