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否則的話,這一次,馮老可謂是非死即殘!

「你下手能不能輕點!」

倒在地上的馮老對着王風大喊道。

語氣之中帶着埋怨之色。

這下,王風瞬間無語起來。

不知道該如何去講述才好。

最終還是走到了馮老面前,將其身上的銀針一一拆除。

才讓馮老得到了喘息的機會。

「不錯,有點你師傅的樣子!」

片刻后,馮老欣賞道。

此言一出,更加讓王風確定了自己的師傅來過這裏。

於是乎,王風立馬急聲問道:

「馮老,那我師傅現在在哪,我很想見他!」

眼睛裏閃耀着思念之色,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了。

可是呢,接下來馮老的回答,直接讓其心情跌落到了低谷。

「你師傅早走了,之前我出手呢,也是你師傅的安排,這怪不得我!」

瞬間,王風迷茫了起來。

已經不知道該如何去訴說此時此刻難受的心情了。

心裏暗暗想道:

「三年都已經過了,師傅你為什麼還不見我啊,難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了么?」

神情也凝重起來,腦海里迅速的翻轉着。

過了一會兒后,馮老恢復了往常的神色。

便伸手到腰間,拿出了一個玉佩放到了王風眼前。

然後便開口解釋道:

「這個是你師傅讓我交給你的,你收好吧!」

望着眼前的玉佩,瞬間勾起了王風腦海里最為深處的記憶。

記得小時候,王風被師傅收留,身上什麼東西都沒有。

只有這一塊玉佩,但當時被師傅收了起來。

現在居然重回自己手中。

讓王風心裏百感交集,感覺身上瞬間沉重了起來。

心情隨之也失落了起來。

可就在這個時候,北煞突然摔進了破廟裏。

嘴角不禁流出了鮮血,全身上下受着十分嚴重的重傷。

「老…老大快跑!」

話還沒有說話,北煞便直接暈倒了過去。

緊接着,從門口傳來一陣腳步聲,一步一步靠近裏面。

當那人走進破廟裏面后,馮老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

目光中透露出殺氣。

此刻,王風也知道,這個獨眼男人肯定是來者不善。

瞬間收起了心思,不再多想,已經做好了戰鬥準備。

隨時都可以直接大打出手起來。

「哈哈哈,馮老,我終於找到你了,你可讓我好找啊!」 對上她的眼神,他一時之間找不到話來說。

雲舒冷嗤一聲:「既然你再三拒絕我,那我們就不用在一起了。」

這意思是要分手?

她光著腳下床,燈光熾熱,拉長了她的身影。

尤其是一雙腿,又細又直。

傅南璟看著她的背影,只有一個念頭,不能分手。

他快步上前,一把將她抱了起來,扔在床上,傾身而上。

「滾開!」

雲舒也不是沒有脾氣的。

他突然提出要把她送回帝都,她再蠢,也知道其中發生了她不知道的事情——

為了化解矛盾,一而再再而三的主動。

可沒成想,他卻一再拒絕溝通。

不溝通,那還有什麼必要在一起?

傅南璟一把扣住她的手,眼神陰冷到了極點:「把你剛才說的話再說一遍?」

雲舒嗤了一聲:「你讓我說我就說,我面子往哪兒擱?」

傅南璟低頭,想去親她。

雲舒躲開,滿眼都是不悅:「滾開,別碰我。」

傅南璟知道是自己做錯了,壓著嗓子:「對不起,是我錯了,我不該拒絕你——」

「……」

雲舒垂眸,不吭聲。

見她不吭聲,傅南璟的腦子裡就像是有什麼東西炸開了。

她穿的清涼,身上裹挾著一股淡淡的馨香味道。

這一股味道混合著房間里的冷香,幾乎是在一瞬間,勾起了男人的情潮——

若不是考慮到她的身體,他可能已經會忍不住了。

他低下頭,騰出一隻手,按住她的下巴,湊了過去。

雲舒躲開。

傅南璟一向強勢,她越是掙扎,他越是來勁兒。

雲舒咬著牙,任由他親,眼睛頓時就紅了。

他把她當什麼?一個親親就能哄好?

嘗到了一絲鹹味,傅南璟鬆開,有些慌亂地看著她的眼淚,下意識抱著她的腰起身。

「哭什麼?」

雲舒渾身顫抖,單薄的背脊不斷抖動。

傅南璟又心疼又內疚,伸手幫她擦眼淚,溫熱的指腹貼了過去。

「傅南璟,你太讓我生氣了。」

雲舒推開他,不想和他說話。

之前他不肯親,現在她不想要了,他開始來勁兒了。

傅南璟自知有愧,低聲哄她。

雲舒不想聽,推開他的胸膛:「我把話放這兒,如果你要送我回帝都,我保證,這輩子都不會讓你找到我。」

傅南璟眼神一沉。

她有這個能力,他知道的。

「舒舒——」

「好了,今晚你不要再來找我了,我想自己靜靜。」

雲舒轉身,走進浴室,啪的一聲關上門。

傅南璟坐在床上,低斥一聲,渾身透著一股不爽。

雲舒在浴室里呆了很久,出來的時候,傅南璟已經不在了。

她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敲響了沈櫻的房門。

「雲舒,你怎麼來了?」

時間不早了,沈櫻都準備睡覺了。

看到雲舒站在門外,多少有些驚訝。

雲舒抿唇:「沈部長,我們可以聊聊嗎?」

沈櫻點頭:「當然可以。」

雲舒跟著沈櫻走進去,沈櫻倒了一杯茶,遞給了雲舒:「找我有什麼事?」

「我想知道,在我昏睡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情?」

秦固和老九都是傅南璟的人,他們的嘴巴是撬不開的。

唯一有可能的就是雲逸和沈櫻。

「雲小姐,我也很好奇為什麼Ki

g會做出這樣的決定,但很遺憾,當時我不在酒店,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所以我知道的可能和你知道的差不多。」

沈櫻也想知道到底是什麼改變了Ki

g的主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