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吶,幾鬥,你們準備好了麼?”我站在男子試衣間外對幾鬥說。

“嗯,快了”幾鬥

“那我先回去看看她們”我說完準備走,看看我前一天早早接回來的姐妹們。

巨星緋聞 “OK”幾鬥轉身回到屋裏。

“我說你們準備的怎麼樣?”我站在門外問。

“吶,主人你確定要這樣?”真紅問。

“不是挺好玩的麼”我笑着點着真紅的小腦袋。(已經跟水銀燈形象改造了)

“喲,小不點莓”真紅看着雛莓打扮的彌耶說。

“阿拉,看樣子有驚喜”我笑着說。

該站採集不完全,請百度搜索讀!!零!!零!,如您已在讀!!零!!零!,請關閉瀏覽器廣告攔截插件,即可顯示全部章節內容! 崇禎九年四月初,繼去年冬天山西地震之後,今年三月福建又地震。幸好兩地的地震並沒有發生在人煙稠密的平原,當地官府就足以將災情平息下去了。

不過去年北方多地發生了旱情,尤其以山西及河南南陽兩地最為嚴重,到了今年二、三月份北方几省又是雨水不足,且黃河中下游出現了小範圍的蝗災。於是山西、南陽兩地春麥大幅度減產,還好有賴於此前北方大規模的興修水利及打井,至少沒有造成大面積的絕收。

但即便是如此,在秋收下來之前,山西和南陽兩地都必須要進行大規模的賑濟了。南陽盆地雖然遭遇了少有的災荒,但是靠著此前撤除唐藩的遺澤和平頂山-南陽襄陽鐵路的建成,湖廣地區的糧食倒是可以通過漢水轉鐵路進入到南陽。

除此之外,崇禎和內閣商議后,便令工部郎中顏繼祖前往河南南陽,發展南陽的工礦業以圖自救。南陽盆地礦產眾多,北面的南召和平頂山都有著豐富的煤礦,而湖廣地區在大規模的開發之後,燃料卻較河南貴的多了。

更不必提,南陽盆地中還有著適宜燒制水泥的石灰岩,對於長江沿岸正在大肆建設的各個城市來說,水泥和磚塊都可算是最為緊缺的建築材料了。

南陽盆地可以憑藉著和糧食產地相鄰的優勢進行自救,山西這邊大部分地區受災的形勢就有些麻煩了。關外豐鎮地區的糧食產量不足以拯救整個山西地區,而受災的陝西、河南同樣沒有足夠的糧食調撥給山西。

河北雖然情況還不錯,但是在京張鐵路還沒有貫通的狀況下,翻過太行山運輸糧食,成本也實在太高了些。因此在和內閣商議了數日後,崇禎終於拍板決定,對於山西要輸入糧食和遷移災民同時進行。

大部分的山西災民要遷往前套和后套平原,開發當地的荒地。還有一部分則需要翻過燕山,進入承德和義州開墾。最後再調度一部分災民前往海參崴、廟街、庫頁島、馬加丹和扶桑島等地。

也就在崇禎忙著和內閣、六部商議對北方賑災的時候,荷蘭人襲擊廣州、香港、澳門的消息,通過鴿書傳到了京城。得到消息的崇禎不得不結束和內閣的會議,返回武英殿召集了留在京城的海軍參謀們商議對策。

朱由檢神情嚴肅的對著這些海軍參謀們說道:「很顯然,荷蘭人並沒有按照海軍參謀本部制定的迎敵計劃行事,他們選擇了直接進攻廣州。

我知道,張參謀總長和資深參謀們現在都在濟州島,你們現在什麼都做不了。但是我想要知道的是,荷蘭人進攻廣州的目的是什麼?他們下一步行動又是什麼?你們能不能給我一個參考意見?」

皇帝的詢問讓這些海軍參謀們抓耳撓腮,但是他們畢竟沒有經歷過真正的海軍作戰,因此給出的猜測都不能讓崇禎覺得是有效的。

就在他感覺自己有些焦慮起來的時候,突然想到了一個主意,朱由檢抬頭看著面前的參謀們說道:「去,邀請英國東印度公司的亞洲總經理來這裡。順便告訴他,帶上威德爾上尉和他那些無所事事的同僚,我需要他們給我一個建議…」

當梅思沃爾德闖入商館內的休息廳時,威德爾正和同僚打著東方的撲克牌,很顯然今日他的運氣很好,和他同桌的牌友面前只剩下了幾個便士,而他面前卻堆起了一座小山。

威德爾顯然又抓到了一副好牌,他正對著兩名牌友說道:「看來今日上帝正眷顧著我,一對二,有要的嗎?」

他的下家海軍中尉約翰.勞森合上了牌敲著桌子說道:「長官,您這一局是又不打算讓我們出牌了嗎?」

威德爾笑了笑說道:「那也未必,既然你們都不要,那我就再出一副順子,連到A…」

「真抱歉,打擾你們的雅興。威德爾上尉,約翰.勞森中尉,我需要你們陪我去一趟皇宮,皇帝陛下需要你們的服務。」梅思沃爾德輕輕抓住了威德爾上尉的肩膀說道。

約翰.勞森和同伴打了一個眼色,兩人便眼明手快的將手中的牌丟進了牌池裡,約翰.勞森還順勢起身說道:「那我們還等什麼?我們可不能讓一位陛下久等。」

威德爾上尉無奈的丟下了手上的牌,聳了聳肩后說道:「希望皇帝陛下能夠給我足夠的補償,這把牌起碼值一先令零四便士…」

梅思沃爾德帶著四名海軍軍官出現在武英殿後的海軍參謀本部后,正伏在地圖室中間長桌前觀察沙盤的朱由檢終於直起了身子,向著他們點了點頭說道。

「幾位先生,你們可以走過來一些。朕遇到了一點小麻煩,所以希望你們能夠給朕一點建議,看看這沙盤。

荷蘭人已經出動了艦隊,據說規模超過了30艘。但是既沒有攻打台灣,也沒有北上救援佐渡島,卻直接進攻了廣州。雖然在珠江口就被我國的炮台守軍擊退,但是荷蘭人並沒有就此離去,而是襲擊了附近的澳門和香港,燒毀了香港碼頭的一條街。

朕想要知道,如果你們是這隻荷蘭艦隊統帥的話,接下來會怎麼做?」

看著桌上精美的沙盤,幾位英國人都感到非常的驚奇。但是聽到皇帝的詢問之後,他們便很快恢復了正常,威德爾上尉和身邊的兩位同僚仔細研究了沙盤上的地形和艦隊分布圖后,又小聲的交換了不少意見。

足足過了將近一個鐘頭,威德爾上尉才直起身子向著崇禎說道:「我們認為陛下的參謀們作出了一個錯誤的判斷。

佐渡島金銀礦和台灣的大員港,對於巴達維亞來說的確很有價值。但是它們對於大明的價值卻並不算大,荷蘭人進攻這兩個地方,並不能迫使大明向荷蘭東印度公司妥協。

而只要大明不向荷蘭東印度公司妥協,那麼巴達維亞就需要派出大量的船隻和人員保衛這兩個地方,那麼這場戰爭就會打成消耗戰。在亞洲,巴達維亞並無這樣的資源和大明進行對耗。

因此巴達維亞的艦隊指揮官為了結束這場戰爭,必須要選擇讓大明不得不妥協的目標。按照這張沙盤的顯示來看,從廣州到上海這些沿海港口,才是大明沿海地區最有價值的目標,荷蘭人攻擊這些地方,陛下才會想要同他們妥協…」

送走了這些英國人之後,朱由檢又注視了沙盤許久,方才對著邊上的參謀們問道:「剛剛那些英國人的言論都記錄下來了嗎?」

「是的陛下,都已經記錄下來了。」

「派人將荷蘭人襲擊廣州的情報加上英國人的分析,乘坐快船送去濟州島,交給張參謀總長。」

邊上的參謀等待了一會,不由小心翼翼的問道:「陛下有什麼命令要一併帶去嗎?」

朱由檢遲疑了片刻方才說道:「告訴張參謀總長,他依然擁有聯合艦隊的最高指揮權力,朕沒有指令給他。」

這位參謀楞了一下,隨即答應了一聲便退了下去。朱由檢離開地圖室后,在庭院中的槐樹下停留了片刻,方才對著身後的呂琦吩咐道:「讓總參謀部下令,加強東南沿海各地,特別是上海、寧波、福州、廈門等港口城市的防禦…」

4月19日,濟州島西歸浦的海軍軍營內,張燮接到了特使送來的情報。對於荷蘭人出乎意料的正面進攻,還有英國人的分析,讓一干大明海軍軍官們都大為羞愧。此前他們制定作戰計劃時,顯然太過自我中心了,認為荷蘭人不敢直接侵犯大明的本土,從而造成雙方關係的徹底破裂。

這件事倒是給了這些年輕的大明海軍軍官一個很好的教訓,讓他們認識到一旦兩國開始交戰,如何擊敗敵人才是軍隊的第一要務,而不是給自己綁上什麼手腳。

海軍參謀們意識到自己的判斷出錯后,他們便向聯合艦隊的總指揮張燮建議,廢止朝鮮海峽的伏擊計劃,全軍轉而南下台灣海峽,預備在荷蘭艦隊繼續北上攻擊大明東南沿海之前攔截住對方。

但是要如何南下,卻成為了爭論最為激烈的話題。最優先的作戰計劃,自然是主力直接南下台灣基隆港,然後以基隆港為母港等待荷蘭艦隊進入台灣海峽時進行攔截。哪怕荷蘭人不走台灣海峽,繞道台灣東側的太平洋航線,他們也能抓住荷蘭艦隊的蹤跡。

不過現代的航海技術,想要精確定位航線,要麼就是靠著近海航行,要麼就是沿著緯度平行線航行,否則就會偏離甚至迷失方向。但是先航向大陸然後再沿著海岸線航行,就會遇到兩個問題。

接下來就是東南季風的季節了,艦隊沿著近海南下就成了處於逆風的不利狀態,哪怕雙方艦隊接觸到了,失去了風利的聯合艦隊也難說一定會勝利。

在眾人爭論不休的狀況下,一名年輕的參謀不由建議道:「為什麼不試一試月距法定位,雖然遠洋航行的試驗還不能證實它是否可靠,不過這一年多來的近海航行試驗中,不是出入並不大嗎?濟州島到台灣最多也就五、六百海里,我認為就算航向出現了偏差,也不會差到什麼地方去的。」

「你瘋了嗎,這麼不可靠的東西你也想拿出來用,要是艦隊偏離了方向,大家不是就完蛋了嗎…」

「荷蘭人正在東南沿海肆虐我國百姓,這個時候還是不要冒險,還是選擇妥當一些的路線吧…」

聽著下面的軍官們吵成了一片,張燮低頭看著手上的文件許久,終於抬頭向著眾人下令道:「楊萬成,你將月距法的試驗記錄給我拿過來,其他人都回去準備。三日內,我們一定要出發…」 這是一個沒有答案的問題

我感覺我變了

誰讓我變了

原本這是一個沒有答案的問題

卻被你解開了

簡單的解開了

你走過來

帶着和別人不同的對白

你甚至不讓我知道

你對我有多好

慢慢的 這份愛

悄悄的住下來

深深的 在心裏

沒人看的出來

安靜的 但卻一直都在

是你默默的愛

慢慢的 這份愛

已經變成依賴

淺淺的 笑容裏

卻讓我充滿期待

不用說 我就能夠明白

你默默的愛

這是一個沒有答案的問題

我感覺我變了

誰讓我變了

原本這是一個沒有答案的問題

卻被你解開了

簡單的解開了

你走過來

帶着和別人不同的對白

你甚至不讓我知道

你對我有多好

慢慢的 這份愛

悄悄的住下來

深深的 在心裏

沒人看的出來

安靜的 但卻一直都在

是你默默的愛

慢慢的 這份愛

已經變成依賴

淺淺的 笑容裏

卻讓我充滿期待

不用說

我就能夠明白

你默默的愛

未來的每一天

不管發生什麼

能不能交給我呢

我要永遠陪着你

守護着你直到最後

慢慢的 這份愛

悄悄的住下來

深深的 在心裏

沒人看的出來

安靜的 但卻一直都在

是你默默的愛

慢慢的 這份愛

已經變成依賴

淺淺的 笑容裏

卻讓我充滿期待

不用說 我就能夠明白

你默默的愛

——選自飛輪海《默默》

是不是每個人的背後都會有那麼一個他/她的默默守候,爲的只是那一抹燦笑。——By夢

“吶,神,最近這些傢伙訓練的怎麼樣?”雖然我的人沒出現在U17,但是我依然會用我的方式去看着那些我認爲很優秀的網球選手,這就是我的方式之一——打電話。

“還不錯,有幾個小鬼天天吵着見你呢”神的聲音裏透着一絲絲笑意。

“什麼情況,誰要見我”我莫名其妙。

“就是你哪些隊員啊”神

“見我幹嘛,我可不是閒人,成天無所事事”沒事吵着見我有意思?

“比賽被,大概是想戰勝你吧”神猜想着。

“贏我?再去練上幾年吧,我家不二、美人和水仙帝王都沒贏我呢,他們想去吧。要不讓他嗯先去跟我家小貓王子比一場或者橘子少年也是可以的,贏了他們再來說贏我吧”我並不是瞧不起,只是陳述事實。

“好吧,他們是有點想得太多”神無奈。

“行了,還有什麼要說的麼?”我有些不想繼續這些無意義的話題了。

女神的合租神棍 “啊,對了,真田……”神

“真田怎麼了?”我有些不耐煩了。

“他跟幸村君比賽了,然後”神似乎在試探我的反應。

“你能一句話一次說完麼”我冷冷地問。

“幸村君,受傷了”神總算把話說完了。

“很嚴重?應該不至於,你想說的不是這個吧”憑我對幸村、真田,還有神的瞭解,這並不是重點。

“真田君這幾天自己私自停訓了”神

“呵,膽子不小啊,我這個教練不在,你應該不會同意這種事情,也就是說真田玄一郎自己做了這種違背U17條規的決定了,是吧”我笑了,但是如果這時候有人看到這個笑容一定直到我是在生氣。

“嗯”神雖然只說了一個字,但是無疑是肯定了我剛纔那番話。

“哦,那我家美人和冰山手冢說了什麼?”我很好奇對於真田的這種行爲我的助教和他最好的朋友會說些什麼,做什麼樣的反應。(作者:你也很腹黑。夢(百合盛開):是麼?)

“手冢君什麼也沒說,依舊是按照你走之前的安排每天看着大家訓練;幸村君,也只是搖搖頭,沒說什麼”神的話讓我起了疑,照理說手冢不說什麼也理所當然,畢竟他是助教,最主要的還是看着隊員們訓練;但是美人哥哥他的表現,絕對是有問題的。

“這樣麼,讓精市幫我告訴真田,如果他要用這種方式來達到某種目的,那麼我會讓他很失望,既然他自己有選擇停訓的權利,那麼我就給他這個機會,他可以一直停訓到溫網大賽那天。”

“啊?哦,我知道了”神答應。

“還有其他事情麼”我問,

“沒了”神

“嗯,看好這些驕傲的傢伙,太沒有規矩了”我交代了一句,然後掛了電話。

“影,你真的不打算回去看看?”軒辰

“不到時候”我說。

“夢兒,如果你現在再不去,等到了愛麗絲想出來就沒那麼容易了”玄月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