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吾本格格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穿書之槿上無花、海洋女戰士之驚沙掠海、追夢人、

。 婚禮開始的時間定在晚上,以往新娘消失的時間基本上都是在拜堂后獨自在房間的那個時候,所以這次葉清川還需要和新郎一起拜堂才行。

可惜這麼熱鬧的事情杜允若看不到,因為她和新娘還在新娘家裏待着,新娘新郎兩家離得比較遠,一個鎮東一個鎮西,也是為了保證杜允若和小姑娘的安全,葉清川怕離得近會讓妖怪得手。

狐寶自然是留下陪着杜允若的,不能跟着眾人一起去吃好吃的,很是讓狐寶鬱悶,杜允若用一盤雞腿就將它打發了。

因為無事可做,杜允若和嬌嬌一起坐在桌邊嗑著瓜子閑聊,小姑娘沒見過什麼妖怪,所以打心裏其實並不害怕,但因為是爹娘的命令,她就老老實實的和杜允若待在房間等著那邊的結果。

夜色慢慢的降臨,周圍安靜的出奇,連夜梟的叫聲都聽不到,鎮里眾人都去新郎家參加婚禮,也是為了協助葉清川一起抓住那個妖怪。

看着時間婚禮就要開始了,杜允若不由得想到葉清川穿着女裝和新郎拜堂的場面,她忍不住笑出了聲,但是下一刻就意識到了不對勁,因為……太安靜了。

往常這種時候即便是沒有人,但是周圍的動物都會嘰嘰喳喳叫個不停,像是夜梟,蟬之類的,今晚的夜色很亮,天氣也不錯,這種情況下動物們應該很熱鬧才對。

杜允若瞬間就想到了最槽糕的情況,現在這種情況明顯他們才是中計的那個才對,那隻妖怪要比想像中厲害很多,竟然反將了他們一軍。

狐寶也嗅到了危險的氣味,它放下手中的雞腿,抬頭看了一眼杜允若,杜允若對它比了一個「噓」的姿勢,以最快的速度走到嬌嬌面前拉住她的手讓她站了起來。

忽然,一陣風吹開了緊閉的房門,桌上的蠟燭直接被熄滅,嬌嬌被這突如其來的情況嚇得叫了一聲,「啊!」

杜允若順勢擋在她面前,死死地盯着門口的位置,本來院中亮着燈籠瞬間都熄滅了,入目的院落空曠寂寥在月色的映照顯得陰冷又恐怖,看不到一絲光芒。

狐寶一改往常玩鬧的性子,第一時間站在了杜允若身前,它擺開架勢,齜牙咧嘴的對着外面,兩人一狐神情緊張的看着一片漆黑的院落。

不一會兒,院中慢慢顯出了一個黑色的人影,他低沉的聲音在黑暗中顯得格外清冷,「小白狼?沒想到今日還有如此大的收穫。」

杜允若細細嗅了嗅空氣中的味道,不由得皺緊了眉頭,喃喃道:「蛇妖?」

見勢不妙,杜允若拉着嬌嬌直接從窗子跳了出去,狐寶緊跟其後,這種情況不跑才是傻子,這蛇妖一看就和喻修禮一般有着千年道行,杜允若一個修行不過幾十年的小白狼,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杜允若帶着嬌嬌向著葉清川的方向跑去,但下一秒那隻蛇妖便擋在了兩人面前,跟在杜允若身後的狐寶忽然幻化成了一隻體型龐大的紅狐擋在兩人面前,將兩人遮得嚴嚴實實。

第一次見到如此場面的嬌嬌嚇得目瞪口呆,她愣愣的看着面前的紅狐不知所措,趁此機會,杜允若對着身後的嬌嬌焦急的說:「快跑!」

嬌嬌似乎回過神來,她擔心的看着杜允若問她:「那你呢?」

杜允若摸了摸嬌嬌的頭,安慰她道:「你去繞路找葉清川,狐寶打不過這隻蛇妖,我要在這裏幫它。」

知道自己在這裏不過是累贅,嬌嬌立刻跑進了一旁的小巷中繞路去給正在新郎家的葉清川報信。

蛇妖也不廢話,一甩袖就將狐寶打得直接撞在一旁的圍牆上讓它瞬間變回了原型,狐寶其實實力比杜允若都要強一些,但是面對如此強勁的對手,它根本不堪一擊。

杜允若也沒想到竟然會遇到這麼強勁的對手,明明劇情中他們遇到的妖怪基本上都是水貨,就是給葉清川升級刷怪的那種級別,怎麼這個這麼像終極大boss,這不應該是女主的劇情嗎?

杜允若趕緊從牆角抱起受傷不輕的狐寶,緊張的問它,「有沒有傷著?」

狐寶委屈的看着杜允若,它是喻修禮派來保護若若的,沒想到竟然直接遇到了這麼強大的對手,只用了一招就打得它眼花繚亂,狐寶還想幻形震懾對方,但是它卻一點力氣都沒有。

杜允若看出了它的意圖,急忙出言阻止它,「別逞強。」

看着遠處空曠的街道,杜允若現在只想拖延時間等著葉清川過來,她深吸一口氣平復了自己有些受驚的小心臟,裝出一副不害怕的模樣,皺着眉頭看像遠處的蛇妖,「你到底想做什麼?」

沒想到那蛇妖卻嘴角帶笑,冷笑着說:「小白狼,想拖延時間等到你的小相好來?」

杜允若瞬間睜大了眼睛,看來這傢伙一開始就知道他們的計劃,不用想現在葉清川一定遇到了麻煩趕不過來,「你殺那麼多新娘到底為了什麼?」

蛇妖並未正面回答,反倒微微一笑,歪著頭看着杜允若,「跟我走不就知道了。」

杜允若聽到這話,不禁抱緊狐寶轉身就跑,但蛇妖並不着急追她,反倒很是享受杜允若受驚慌張逃跑的模樣,他嘴角上揚,眼神忽然陰冷的看向杜允若的右腳踝。

急忙逃跑的杜允若忽然感覺右腳踝一涼,她控制不住的直接向地上摔去,在摔倒的間隙,杜允若將手中的狐寶扔了出去,着急的喊了聲:「快跑,去找喻修禮。」

狐寶知道自己在這裏幫不上忙,它看了杜允若一眼,趕緊逃走去尋喻修禮來幫忙。

杜允若狠狠的摔倒在了地上,說實話做任務以來她從未受過如此委屈,她轉頭看向自己的腳,之前在右腳上的鏈子直直的斷成了兩截,而她的腳踝已然開始流血。

「你想殺了我?」杜允若第一次在做任務時遇到生命危險,她從未遇到過這麼厲害的人物,一句廢話也沒有,直接動手。

蛇妖搖搖頭,慢慢的走進杜允若,「不,我只是想試試你那條鏈子的能力,」他似乎有些失望,又加了句,「也不過如此嘛!」

杜允若看着那條喻修禮當年送給她的腳鏈,她曾經想方設法想取下來都沒有辦到,但是眼前的人卻只用了一招就弄斷了它,能力簡直強的可怕。

杜允若被他銀灰色的外衫晃得眼疼,更多的是被他強大的能力嚇到了,她慢慢的從地上站了起來,不解的問:「你到底想做什麼?」

蛇妖看見杜允若流血的腳踝,皺了皺眉頭,隨手一揮,杜允若的腳踝便止住了血,他直接上前摟住杜允若的腰,低聲在她耳邊說:「你跟着我不就知道了。」

這下杜允若連掙扎的慾望都沒了,畢竟一隻小螞蟻在大象面前上躥下跳更像是個笑話,不是嗎?

杜允若藉機剛好回憶回憶劇情中出現的情況,她思來想去也沒有找到任何關於蛇妖的痕迹,此刻杜允若不得不生出那麼一丟丟的後悔,早知道她就好好看看自己死後的劇情了。

但是後悔沒什麼用,所以那個念頭也只有一瞬,杜允若現在在心中做好了最差的打算,她的身份被葉清川識破,任務失敗,以及她倒霉的被這個蛇妖吸干血,任務依舊失敗且丟臉。

兩人飛過一片鬱鬱蔥蔥的山林,杜允若竟然還有了欣賞風景的心情,畢竟以她現在的能力還飛不到這麼高,也算是安慰安慰自己。

不到片刻兩人便飛到了一個深山,這裏山清水秀,有花有草,風景着實不錯,蛇妖將杜允若帶到一個山洞口。

看着不遠處的茅草屋,以及周圍漫山遍野淺色的繡球花,杜允若着實不能跟眼前這個殘暴的蛇妖聯繫到一起,她還頗有些詫異的開口問道:「這些都是你種的?」

蛇妖隨手設了個結界,心情頗好的看着杜允若,對她點點頭,「嗯!」

杜允若心想能死在這麼漂亮的地方也算……值了?她在心中無力的吐槽道:不值又能怎麼辦?她又沒有反擊的能力。

蛇妖看着愁眉苦臉的杜允若,撇撇眉指著山洞,嘴角帶笑的說:「走吧!」

這時杜允若藉著洞中的光線才看清了眼前人的模樣,說實話,杜允若見過的妖精就沒有丑的,畢竟妖精和人類一樣都有愛美之心,越美的皮囊越受歡迎。

眼前的蛇妖亦是如此,他的皮囊很美,五官端正,面如冠玉就像是個風度翩翩的書生,但是他的眼睛卻保留了蛇眼的豎瞳,白色的瞳仁乍看上去有些嚇人,讓杜允若下意識的打了個冷顫。

事已如此,杜允若只能老老實實的跟在他的身後進了山洞,沒想到山洞中卻別有一番天地。

一顆夜明珠將山洞照的宛若白晝,裏面的裝潢也格外溫馨,就像是閨閣小姐的住所,就是有些冷颼颼的。

等等,閨閣小姐?杜允若一眼就看見了山洞正中的冰棺里躺着一個人,現在一切似乎已經明了,杜允若妥妥就是個小炮灰嘛!她悄悄的往後退了兩步。

沒想到蛇妖直接一個揮手將杜允若送到了冰棺面前,害得杜允若沒站穩直直的跌倒在了冰棺上面。

杜允若此時才看清裏面躺着的人,是個一眼就讓人很驚艷的姑娘,似乎是個人類。一處廢棄的洞穴中,古塔將半個身體探回,隨後運轉【土御】的能力,徹底封上洞穴。

做完這些,他抖了抖手臂上的雨水,便沿著狹窄的縫隙,一點點返回洞穴內部。

相比於狹窄的「走道」,內部的空間其實意外地大,幾乎有一整個教室的大小。

此時在最中心處,一盞冒著鵝黃色暖光的玻璃燈,

《狩獵,然後吃》第九十六章這年頭,誰沒點隱私了?我就看!(恭喜EDG!) 薄暮年看着傅言,臉上的表情越發冷。

他不開口接話,場面突然僵冷尷尬。

一旁的蘇琦開了口:「傅少放心,你們精心挑選的禮物,阿年都會很喜歡的。」

蘇琦說着,拉了一下薄暮年的衣袖,低聲在他耳邊說道:「爺爺就在身後看着呢。」

薄暮年回頭看了一眼薄老爺子,沉着臉,「謝謝。」

傅言挑了一下眉:「不用謝。」

傅言說完,仰頭把酒杯裏面的酒全喝完了,面子給的十足。

薄暮年看向沈初,沈初舉起酒杯:「祝你和蘇小姐,百年好合、長長久久。」

沈初說完,也是一飲而盡。

薄暮年看着她,心口如同刀割。

然而這個場面,卻沒有他半分難受的機會,他也只能將酒喝了。

重要的客人才會逐一敬酒,後面不太重要的賓客,新人都是一桌桌地敬的。

沈初和傅言等他們酒敬了小半場,也起身離場了。

沈初喝了就,不能開車,只能叫了個代駕。

四月底的臨城夜晚,還留了幾分冷意,可傅言的手是暖的,他人也是暖的。

沈初靠在他身上,看着車窗外緩緩而過的燈景,想到剛才薄暮年看自己的眼神,也不知道為什麼,她竟覺得有幾分暢快。

她確認自己已經不愛薄暮年了,可看到他難受,沈初還是忍不住覺得痛快。

她其實也是個小氣的人,那三年裏面她過得不好,如今她也想看看薄暮年過得不好的樣子。

他不開心,她就挺開心的。

一旁的傅言捏着她的指骨:「在想薄暮年?」

聽到他的話,沈初偏頭看向他:「你怎麼知道的?」

傅言挑着眉:「還真的是在想他啊?」

沈初意識到自己的話有些不妥:「我可不是在想他,我只是想到他剛才憋屈的樣子,覺得有些莫名的開心。」

她說着,忍不住又笑了一下,握着他的手,在他的肩膀上蹭了蹭:「傅言,我是不是太小氣了?」

既然都已經離婚了,事情也都過去一年多快兩年了,她怎麼還這麼想看薄暮年難受呢。

傅言偏頭看着她:「小氣什麼?欺負過你的人,你不想他好過,不是正常的么?」

聽着他這偏頗的縱容,沈初不禁嘖了一下:「傅言,是不是我殺人了,你都會幫我處理好證據,然後你去自首說是你殺的?」

聽到她這話,傅言也輕嘖了一聲:「寶貝,殺人可是犯法的,頂罪也是犯法的。」

沈初囧了囧:「我知道啊。」

她就是感慨他對她這麼縱容這麼好,又不是真的想去殺人犯法。

她可是個奉公守法的好公民。

車廂裏面安靜了下來,過了不知道多久,一旁的傅言突然說了一句:「我不會讓你有這樣的時候的。」

他說着,頓了一下,補了一句:「誰都不能再給你受委屈。」

沈初靠在他肩膀上,突然聽到他這話,心口一陣陣地發着暖。

她握緊了他的手,「我也不會讓人欺負你的,傅言。」

傅言勾著唇:「寶貝也挺護夫的嘛。」

。 「說吧,曦娥,找我什麼事?」楚秦看着曦娥微笑道。

「楚秦長老,有一件事,我有必要跟你說一下。」曦娥,轉過身,看着楚秦說道。

「嗯?」楚秦微微疑惑道。

「我們中古世家在宇宙已經部署好了。」曦娥說道,「這幾日,會對宇宙之中極惡世家的勢力,展開一次大清洗。」

「開戰了?」楚秦微微一笑道。

「只是對外面宇宙展開清洗。極惡宇宙,我們暫時無法行動。」曦娥,搖了搖頭。

「那讓我做什麼呢?是幫助清洗還是想辦法,毀滅極惡宇宙?」楚秦問道。

「不。只是很你說一下。你是太上長老,有必要知道這件事,清洗宇宙,我們的人手已經夠了,再說你是我們中古世家目前最強的底牌,不到最後,不需要輕易出手。」曦娥回道。

「那正好,我有件事,我要跟你說。」楚秦微笑道。

「什麼?」曦娥,黛眉微微一挑。

「我要廢除太上長老只能待在中古大世界的制度。」楚秦,淡然一笑道。

「啊?你要廢除祖訓?」曦娥,微微作驚道。

「嗯。」楚秦點了點頭,「怎麼樣,可以嗎?聽說,需要你同意?」

曦娥聞言,輕輕抿了抿紅唇,原本廢除祖訓這種事情,她是絕不會同意,但是,她似乎不想拒絕楚秦的任何條件。

見曦娥猶豫的模樣,楚秦更是笑容綻放,「中古大世界,有盤古大陣鎮守,有我沒我都一樣。」

「你要離開中古大世界?」曦娥,美眸些許一睜。

「怎麼,你捨不得我?」看着曦娥,一臉的緊張,楚秦,故意微笑道。

「沒……那好吧,我同意了。我不會限制你的自由的。」曦娥,點了點頭,轉過身道,「以後,你不需要,一直待在中古大世界,但是,中古世家如果有危險,你一定要……」

就在這時,曦娥轉過身來之時,楚秦已經不見了蹤影。

「楚秦長老?」曦娥,看着四周空無一物,有些失落道。

「為什麼,我會對他心動?」曦娥,有些疑惑道,「這不可能,我這麼多年未曾有過心動,為何,唯獨對他?明明,他就是一個花心大蘿蔔。」

「那可能就是緣分吧。」而這時,一束極美的花朵,出現在了曦娥的面前,一同出現的還有楚秦。

「楚秦長老,你去哪了?」曦娥,既驚又喜道。

「外面有朵花,快要枯萎了,我去把它摘下來了。」楚秦,微微一笑道。

曦娥,更是愣住了。楚秦手裏這朵仙花,可是她養了一億年的花朵,見證了她的一生,就這樣,被楚秦給摘了?

這朵花,就彷彿她的寵物一般。因為她是女帝,不能輕易與人談心,她便對花抒懷,澆花為樂。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