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周巡禮點點頭,他從另一側的樓梯圍了過去。

樂天則是直接上了他面前的樓梯,兩個人一前一後。

夏依被帶到了三樓,這裡的地面鋪設了許多的紙殼,看起來有人在這裡睡過覺。

一盞不怎麼亮的燈在半空中搖搖晃晃。

夏依被扔在紙殼上,她身上的麻袋被摘了下來,幾個男人圍著她。

「是你……」

夏依驚訝的看著他面前的這個男人。

「哈哈……怎麼了?這麼多天沒見到我,是不是想我了?」鄭海昌一臉冷笑的看著夏依。

夏依扭動了一下身體,她的胳膊被反綁在了身後,動不了了。

「你……你要做什麼?」她驚恐地問。

「你說我要做什麼?上次你運氣好……老子沒睡得了你,這次我看看你的運氣還能不能像上次那麼好,這次我還特意帶了我幾個兄弟,你有福了……幾個男人一起伺候你,哈哈……」鄭海昌的臉上露出來瘋狂的笑意。

旁邊的幾個男人的臉上都露出了猥瑣的笑容…… 當我進入潘曉瑩她們學校的時候,給潘曉瑩打電話。她還沒有起牀。索性讓她慢慢來。我先在學校裏面好好轉轉,找找有沒有什麼線索。

潘曉瑩她們學校是財經類學校。所以女生特別的多,基本上我進入學校之後,看都那些晨讀的都是女生。就連操場上跑步的也女生居多,可能是男生少或者比較懶。

學校裏的空氣,要比市區那邊好多了。而且她們學校綠化覆蓋面積也很大,現在正值夏末,到處還都是鬱鬱蔥蔥的。繞過操場之後往前走不久。就看到了個很大的人工湖,在湖心有個小島,那湖心島大概有白事來個平米大小。島上到處都是樹木。還有假山涼亭。

只不過,當我想過去到那湖心島看看的時候,才發現附近根本就沒有去那湖心島的路,那湖心島就好像跟這邊隔絕了一般。

繞着人工湖走了一圈,才發現原本是有橋連接的,只不過不知道爲什麼,最後那座橋拆掉了,拆掉的地方只剩下了一個“水深勿近”的牌子。

當我準備離開的時候,忽然有一道人影從湖心島的樹林中閃了一下,我立刻擡頭朝着湖心島看了過去,上面依舊十分的寧靜,沒有任何的動靜,只剩下了風吹樹葉發出來的聲音。

剛纔我並不是眼花,絕對是看到了人影,我開始沿着湖心島搜索起來,可是走了好幾圈,再也沒有看到那個人的影子,這讓我更加的疑惑了。那個人是怎麼到那邊湖心島上面去的,他又是怎麼消失的呢?

正在這個時候,潘曉瑩打電話過來,說她已經去起牀了,就在宿舍樓下問我在哪兒。

我把地址說了之後,沒過幾分鐘,潘曉瑩就過來了,這次和她一起過來的,並不是昨天的顧子藝,而是那個女神經林萌。

“葉帥哥,大早起來就來我們學校約會,連軍訓都不參加,看來你對咱們家影子,還真是一往情深啊。”林萌剛見面,就朝着我開玩笑的說道,這玩笑讓我跟潘曉瑩都有些不好意思。

昨天方大師給我佈置任務的時候,潘曉瑩也在場,所以她也知道我今天來的目的。

“怎麼樣,有沒有收穫?”潘曉瑩岔開話題朝着我問道。

我搖了搖頭,問她們那個湖心島是怎麼回事兒,上面還有亭子,怎麼就不讓人上去呢。我問這話的時候,並沒有抱着多大的希望,畢竟潘曉瑩她們幾個進入這學校,也就不過半個月時間而已。

讓我意外的是,林萌竟然知道。她說,是因爲前些年,經常有小情侶在這兒鬧彆扭之後就跳湖,有些沒有來得及搶救就死在了湖裏。到最後,甚至,有情侶相約在湖心島殉情,那件事兒之後,這個湖心島就不準任何人上去,甚至到最後把通往湖心島的所有的橋都拆掉了。

這個解釋倒也合情合理,不過按照張叔所說的,任何值得懷疑的地方都得記下來,所以我也把這個湖心島給記錄了下來。至於剛纔那個人影的事情,我並沒有告訴潘曉瑩和林萌。

潘曉瑩最近承受的壓力已經夠大了,如果把那個人影的事情再說出來,會給她更大的壓力。

“除了這湖心島外,你們學校還有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我轉過身朝着旁邊的林萌知道。

林萌雖然是和潘曉瑩一起進校的,但是憑藉着她的相貌和八卦的心,已經探知到了很多關於學校的事情,那些高年級的學長也很樂意把知道的事情說給她聽,以彰顯自己的存在感。

“當然有,實驗樓和水房這個兩個地方。”聽到我的問話之後,林萌來了興致,直接示意讓我們通過去坐那長椅上然後繼續說。

實驗樓的奇怪之處就在於,每天下午四點準時鎖門,不管是誰都不準進。其實實驗室裏面是有很多教室的,以前幾年,還有不少人在那教室上課,甚至考研的那些學生,都會去那教樓佔座。

可是也不知道爲什麼,從前兩年開始,實驗樓就封閉了,早上十點多才開門,下午四點準時鎖門。學校裏面把所有需要上實驗的課程,都會調整到每天的早上十點到下午四點之間,過了這個點,都不允許任何人進入。

林萌說,從高年級的學長那邊得知,這實驗室當年死過人,而且死的相當蹊蹺。那年夏天,有人在實驗樓上自習被鎖在了樓中,之前也經常有類似情況,被鎖一夜都沒事兒,反正是夏天,沒多久就過去了。

但是那次不一樣,被鎖在實驗樓的學生,第二天被發現的時候,整個人身體已經爛的不成樣子,就像是死了五六天一樣。接下來第二天,學校就有了這個硬性的規定,至於屍體,並不是被那死了的學生家長帶走的,而是被別人帶走的。

至於到底是誰帶走的,林萌也打聽不出來。

水房那邊的事情,和這邊的事情差不多。也是夏天的時候,水房一般都在十一點準時停止供水,宿舍門在十一點半關門。

可是在第二天早上的時候,有人去水房打水,卻發現水池子裏泡着個學生的屍體,水房的整個地面都被淹沒了。誰都不知道那水是怎麼來的,前一天晚上,水房的水是關了的,很多沒有打上水的學生都可以證明。

第二天早上那個去打水的學生,比開水時間還要早那麼幾分鐘,可是卻發現了這種情景。後來經過調查,水房的水池裏的水位根本就沒有降低,也就是說,水房裏面的水,並不是水池裏的,至於到底是哪兒來的,誰都不清楚。

那個學生的屍體,同樣被人帶走了。

林萌說的很認真,就好像這些都是真事兒一般,用好像這個詞,是因爲之前林萌自己編造過事實,所以我現在也不確定她說的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至於潘曉瑩那邊聽完之後,兩隻手捂着嘴,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恐怖的場景。

“帥哥,這次我說的可都是事實,而且去高年級那邊一打聽都能知道,他們入學的時候,這是剛發生沒多久。”林萌估計也看出來了我懷疑的眼神,直接站起身來朝着我說道。

不管是真是假,這兩個消息至少對於現在調查學校的事情,還是非常有用的。死的兩個人,都是女孩兒,而潘曉瑩她們那邊也正好是女生宿舍,難不成這些都是針對女生來的?

“我覺得你啊,研究這些還不如去研究一下咱們宿舍樓下面的那八個亭子。我可是聽人說,那八個亭子是花了鉅款找風水大師涉及的。自打那八個亭子建成之後,咱們這個學校就再也沒出過事兒了,當然,潘曉瑩和顧子藝的事情不算進去。”林萌見我在紙上畫着什麼,還以爲我在記他說的事情呢,於是再一次拍着我的肩膀指着女生宿舍不遠處的一個涼亭朝着我說道。

我看着那個涼亭,並沒有任何特別之處,剛纔來的時候我就已經去那個涼亭看過了。雖然樣式有些復古,而且裏面的花紋雕刻也都是復古風格,但是看上去並沒有任何特別之處。

“你在這兒看當然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如果你到咱們女生宿舍樓的樓頂上看的話,那八個亭子,正好煉成一個八卦的圖案,而你眼前的這個人工湖,正好是八卦中間的太極形象,怎麼樣,要不要去看看?”林萌說完話之後,就有種躍躍欲試的感覺。

經她這麼一說,我還真有些想去看的意思。不過想起來,她們宿舍的樓頂那扇大鐵門根本就沒有鑰匙進不去,而且我一個男生現在進入女生宿舍,也不太好。

“有什麼不好的,那就說想不想去,想去的話,我去給搞定。”林萌站起來,又是狠狠的一巴掌拍在了我的肩膀上。在這一刻,我感覺自己纔是女生,而她是百分百的純漢子。

既然她都這麼說了我也答應了下來,潘曉瑩現在對於樓頂還心有餘悸,剛開學的時候,她就被鎖在了外面,而且到現在爲止,都不知道到底是在呢麼出去的,所以聽說上樓頂,她第一個拒絕。

最後,只剩下了我和林萌上了樓頂。也不知道林萌去和宿管大媽說了什麼,宿管大媽看了我好半天,最後還是把頂樓上的鑰匙拿了出來。

站在女生宿舍樓頂,整個學校的景色全部都盡收眼底,甚至我還能夠看到我們學校那邊正在軍訓的隊列。

“怎麼樣,我說的沒錯吧,你看那八個亭子。”林萌指着那八個涼亭,有些興奮的朝着我說道。

她說的果然不錯,那八個涼亭正好組成了八卦的形狀,就連涼亭旁邊的樹木也是錯落有致,正好和八卦的方位相對應,人工湖在下面看沒覺得,在上面看才發現那湖心島竟然是“s”形,真好就成了這八卦陣當中的那個太極圖。

“這亭子是誰修建的?”我有些震驚的問道。 夏依吸了口冷氣,她看了看那幾個男人,如果自己被這麼多人強暴,自己一定會死的……

「上次……也是你?」她看著鄭海昌。

鄭海昌囂張的一笑。

「沒錯!上次你運氣好,有人救了你,我看看這次誰還能救你……你這個臭女人,害得我丟了工作,成了別人的笑柄,我要是不弄死你,我這面子還要不要了!」他惡狠狠地瞪著夏依。

夏依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哆嗦。

「不……你不能這麼做,我還有孩子……我的閨女才三歲。」她絕望的看著鄭海昌。

「關我屁事!先讓我們幾個兄弟爽了再說。」鄭海昌狠狠的給了夏依一個耳光。

夏依的半邊臉馬上就腫了,她的頭髮也被打散了。

幾個男人的中一個猶豫了一下。

「鄭哥……我們這麼做有點過了吧?你當初不是說只是嚇嚇嗎?」他看著鄭海昌。

鄭海昌瞥了他一眼。

「怎麼了?慫了?這麼高檔次的女人就在你的面前,你要是慫了,你現在就滾蛋……到時候別說當哥哥的沒照顧你。」他哼了一聲。

這個人微微皺眉,沒有再說話,不過後面其他幾個人對夏依動手的時候,他沒動。

夏依極力的掙扎,幾個人死死地按住了她。

夏依身上的繩子被解掉了,幾個男人也不怕她跑了,鄭海昌伸手摸了摸夏依的臉。

「嘖嘖嘖……你可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到最後你還不是要讓我玩?非特么給你臉不要臉!」

夏依突然猛的低下頭,狠狠地咬住了鄭海昌的手指,鄭海昌「嗷」的一聲,痛的冷汗都出來了。

「媽的……臭女人!」

他一拳砸向夏依,夏依微微偏過頭,躲過了這一拳,可是鄭海昌反手就是一巴掌,夏依的另一邊臉也腫了。

鄭海昌看了看自己的手,居然流血了,他怒上心頭,一隻手抓著夏依的頭髮,另一隻手連扇了夏依四五個耳光。

夏依直接被打暈了,她軟軟的趴在地上。

「賤貨!哥幾個……我先上,你們先觀賞一下。」鄭海昌罵了一句,又沖著旁邊幾個男人笑著說道。

幾個傢伙猥瑣的點著頭,他們點著煙慢慢地吸著,還有拿出手機準備拍視頻的。

「不……不要……」

夏依掙扎著。

鄭海昌又是兩個大耳光,夏依不敢動了……

樂天和周巡禮終於是摸了上來,周巡禮那邊沒動,他在等樂天的信號,樂天看到夏依的外套都被脫了,他一下就急眼了。

看了看夏依的臉,和流血的嘴角,很明顯這些傢伙是動手了。

「哈哈……這樣多好?好好乖乖的享受,等哥哥們玩夠了,你就可以離開了……沒準哥哥們還會送你個孩子呢。」鄭海昌哈哈一笑。

看著夏依流淚的臉和絕望的眼神,他的心裡解氣的很。

他也是個慫貨,錢小楠解僱了他,他沒有辦法對錢小楠下手,只好對準了夏依……

「我去你媽的……」

樂天突然竄了出來,他飛起一腳直接踢在了鄭海昌的頭上。

這一腳可真的是勢大力沉,鄭海昌一腦門就栽倒在地上,一動不動了,一些血跡慢慢的滲了出來。

其他幾個男人一看,嚇了一跳,不過發現樂天只有一個人,幾個人馬上鎮定了下來。

「你特么是哪裡蹦出來的?」

其中一個想伸手去抓住樂天。

周巡禮沖了出來,同樣飛起一腳,這個伸手的傢伙猝不及防直接被踢下了樓……

周巡禮嚇了一跳,自己不會殺人了吧?

「啊……救我,快點救我啊。」

大樓的邊緣響起凄厲的慘叫,一個人過去一看,被踢的那個人掛在樓的邊緣,被一根伸出來的鋼筋勾住了衣服,他急忙伸手將人拽了上來。

這個人腿都軟了,直接跪在了地上。

「你們這是作死啊?想幹嘛?強姦婦女?」樂天看著自己面前的兩個人。

另一邊的那一個在樂天出現后就躲在後面,他也是唯一沒對夏依動手的那一個,看到樂天完全佔據了上風,他悄無聲息的從後面溜走了。

「你特么到底是誰?」樂天面前的兩個人瞪著樂天。

周巡禮也過來了,和樂天一起和對方對峙。

樂天在口袋裡翻了翻。

「你說我是誰!」

他手裡的警察顧問證件在幾個人面前晃了晃,幾個人一下就傻眼了,這個人是個警察?

「幹嘛?想跑……我告訴你們!如果你們老老實實的自首,沒準拘留個幾天就完事了,如果你們跑了……我保證你們都會成為逃犯!綁架判幾年你們知道嗎?十年起步……」樂天哼了一聲。

周巡禮看了看樂天,這話說的好有氣勢,不愧是自己的偶像。

幾個男人臉色發白,他們幾個別看湊在一起弔兒郎當什麼壞事都敢伸伸手,真要是遇到事了,比起鄧建輝手底下的小混混的膽子差了十萬八千里。

「我們自首……我們自首……都是鄭海昌的主意,他說這個女人騙了他,讓我們把她抓起來出出氣,可後來他突然改變主意了,要強姦這個女人……我們都沒動手啊,只有他動手打了這個女人。」樂天面前的傢伙馬上慫了,不斷的為自己解釋。

「馬上自己打110!」樂天哼了一聲。

這個傢伙急急忙忙的拿出手機,自己報警去了……

「你們幾個都去那邊蹲著!小周你看著他們。」樂天指著角落。

幾個男人都蹲在牆角,周巡禮過去看著他們。

樂天急忙扶起夏依,夏依一下撲進了樂天的懷裡,大哭了起來。

「樂天,可嚇死我了……可嚇死我了……」她邊哭邊喊。

樂天沒辦法,只好抱著她,夏依的身上還在發抖。

「沒事了,我這不是來了嗎?怎麼樣了……身上沒事吧?」他安慰著。

夏依什麼都不管,抱著樂天哭了半天。

警察來了,他們都認識樂天,樂天簡單了說了一下,幾個人都被帶走了,鄭海昌還是暈的,兩個警察把他送到了醫院。

「樂天顧問……那我們先回去了。」一個警察對樂天客氣的說道。

樂天點點頭。

「這位女士怎麼辦?我們也需要她的口供。」警察看著樂天。

「她的口供我來做吧……明天一早給你們。」樂天說道。 警察點點頭,這才離開了。

夏依終於穩定了一點心神,她看著樂天。

「這個王八蛋……看把你的臉打的!」樂天看著夏依惱怒地說道。

夏依的臉火辣辣的,她自己根本不敢碰,而且剛剛的掙扎中她的胳膊好像也扭了。

「樂天,上次在小公園想綁架我的人也是鄭海昌。」她急忙說道。

樂天點點頭。

「這小子這次別想有好日子過!我先送你回家……回家再說。」他說道。

他發現夏依的情緒其實非常的不穩定,這裡黑咕隆冬的,也不是說話的地方。

夏依點點頭。

樂天半蹲下身體,示意夏依上他的背後,夏依猶豫了一下趴在了樂天的背後。

「小周你先去忙吧……等我處理完這件事我再找你。」他和周巡禮說了一句,快步離開了。

周巡禮這才想起來,自己還在上班呢……

夏依這一次真的是驚嚇得不行,她到現在還是腳軟的要命,樂天沒辦法,只好抱著她快速的往自己的車子跑去,上了車,兩個人快速的離開。

周巡禮一個人又去了藥店,買了一些感冒藥之後在藥店裡面吃了,這才晃晃悠悠的往回走。

等他走回公司,一個女人正好迎面走過來。

「你去做什麼了?」錢小楠看著周巡禮。

周巡禮心裡一跳,完了……自己偷偷離崗的事情被董事長看到了!

也活該周巡禮倒霉,錢小楠今天因為處理一份合同,所以在公司里呆的稍晚了一些,原本她也是沒想回家的,可是無巧不巧的她的休息室裡面的熱水器壞了,這沒辦法洗澡可讓錢小楠無法接受。

所以她這才想著回家洗個澡,今天車子被朋友借去參加婚禮了,所以車子停在公司的外面。

這一種種的情況結合起來,就造成了周巡禮的倒霉

錢小楠是最討厭上班時候出小差的,這種情況如果被她遇到,一般情況下她不會留任何情面。

很明顯周巡禮是知道這個情況的,所以也就不做無所謂的解釋了,就看到錢小楠看能不能看在樂天的面子上,放他一馬。

「上班時間私自離開公司,看來你是不合適這個工作崗位了,明天你就不用來了。」

錢小楠也不知道是不是不記得周巡禮了,她很痛快的下了決定。

周巡禮看著錢小楠離開,他無奈的嘆了口氣。

樂天和夏依返回了夏依的家,夏依這才恢復了一點力氣。

「孩子我已經哄睡了,你先去洗個澡……家裡有消炎藥嗎?」樂天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