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周總理也是很憤然的說道:「絕對不能姑息!」 與主席的憤怒不同,王明宇甚至連憤怒的時間都已經沒有了,戰爭爆發在即,王明宇手中卻沒有真正的像樣的兵,這無疑給王明宇帶來了非常大的鬱悶。

一個將軍的手下沒有士兵,這個將軍還稱之為將軍嗎?王明宇這一次回國最為主要的目的是什麼?就是抵抗美帝國主義及其走狗的侵略。

可是現在他有什麼?他什麼也沒有,原本以為靠著幾萬士兵可以抵抗很長一段時間,甚至能夠有著出其不意的效果,可是沒有想到最後的結局竟然是這樣的。

憤怒有,感慨有,無奈有!各種各樣的情緒都在王明宇的腦海中盤旋著,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選新兵,王明宇知道,想要真正的好的兵員,就必須從新兵帶起。

原本王明宇自然是能夠將就就將就一些了,畢竟這些老兵們都是上過戰場的,可是現在看來這完全是王明宇自己的一廂情願。

現在的王明宇後悔,後悔為什麼當初不招募一批新兵,如果能夠新老結合也不至於最後出現這樣的情況,王明宇知道現在後悔已經有些晚了,但是還沒有到絕望的那種程度。

無論什麼時候都不放棄是王明宇的原則。

318軍會議室內,眾位軍官的神色肅穆。他們能夠從王明宇急切的話語中感受到什麼,看來戰爭並非不可能,而是應該很快的打起來了。

這些人對於王明宇的信任基於什麼?自然是基於王明宇這麼多年來,基本沒有失誤的判斷力,318軍唯一的軍魂是什麼?就是王明宇,可以說王明宇不在了,這個318軍最終也不知道會形成什麼樣子,但是眾人知道,沒有王明宇他們壓根什麼也不是!

王明宇就是這一支軍隊的軍魂,有他在萬事皆好!沒有他在顯然情況比想象當中的或許會更加的糟糕一些。

王明宇沉聲道:「各位,新兵的招募計劃雖然正在進行,但是顯然效果並不是很好!這是為什麼?顯然現在正在處於新中國的建設階段,而且我們這裡是邊境,情況異常的複雜!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抓緊時間招募並在最短的時間內訓練好這批新兵!」

吳培林道:「新兵的招募我一直在負責,我總結一下,實際上我們提出的待遇已經非常的優厚了,甚至連他們的家人都考慮到了!可是這裡面有一個硬傷,那就是這一帶的人煙相對比較的稀少,目前我們正在抓緊擴散招募範圍!」

孫大寶道:「不過這一帶的兵員素質還是非常的好的,目前招募回來的六千士兵基本上都是不錯的,有了這一點作為保障,我們可以很快的形成戰鬥力!」

趙國瑞想了想道:「軍長,我覺得我們現在既然我們這麼著急,我們可以把這這些士兵分成四批進行訓練,然後新兵補充進來,我們就可以形成梯隊訓練,這樣一來,即便是到時候真有戰事,我們也可以批次上陣!」

王明宇笑著道:「國瑞的這個建議還是不錯的,我們一邊招募一邊進行訓練,馬上要進入冬天了,各種保暖措施我們要做好!但是大家要記住,如果戰事爆發,真正的取暖是沒有可能的。所以抗嚴寒也是我們必須要訓練的科目之一,所以新兵在吃的方面一定要跟上,否則我們他們的身體是吃不消的。」

張德恩道:「軍長,上一次不是還剩下一萬多人嗎?我覺得放棄了也還是可惜的,他們這些人在這樣的情況下都沒有離去,說明他們的性格有些隨遇而安,我認為我們可以改造這一批人,在現階段的條件下,我們也只有這個辦法了!」

王明宇想了想道:「恩,沒有問題,不過這一萬多人我看就由李賢宇去訓練吧?李賢宇曾經在中共沂蒙抗日根據地工作過,他和這些人溝通起來應該沒有任何的問題和障礙!另外如果這幫士兵再說什麼烏七八糟的話,李賢宇完全可以鎮得住場面!」

李賢宇道:「請軍長放心,這個我保證完成任務,我的原則就是要麼訓練,要麼滾蛋!我們318軍絕對不養吃閑飯的,我們既然能夠給他們別的部隊沒有的伙食裝備,那麼他們就應該為我們318軍付出!軍人如果遇到一點點的困難就倒退,想來也不算是個軍人了!」

王明宇道:「說起來這一次的嘩變我們也有一些責任!」

吳培林不服氣道:「我們有什麼責任?以前我們都是這麼訓練的,而且訓練的比這個更加的狠,我認為這幫人挺不過去,完全就是自身的原因!」

王明宇搖搖頭道:「也不盡然,這麼說吧,其實這幫人為什麼會跟著少數的幾個人嘩變?這其中最為關鍵的是,就是我們的思想工作沒有做好!大家可別小看了這思想工作,實際上思想工作能夠在很多時候無往而不利!」

穹頂之上 趙國瑞點點頭道:「想當年我們在國-軍的時候,其實那個時候大家就是為了一個飯,所以當我們提供那麼多資源的時候,別人覺得這樣的東西來之不易!但是現在不一樣了,首先我們沒有一個假想敵,或者敵人!這是很致命的,大家不知道這麼艱苦的訓練是為了什麼?也不知道他們為什麼在勝利之後還要比戰爭時期更加艱苦的訓練,人一旦想不通那麼他們就會走上極端!」

王明宇道:「中共的思想工作實際上是非常的強大的,為什麼中共能夠得天下?因為他們的思想宣傳工作非常的出色,而且順應了民意,所以我們在這方面也需要如此!我決定,從今天起,我們要專門的成立一個職位,那就是政委!」

「政委?軍長,這個其實每一個中共的部隊都有的,我們也照葫蘆畫瓢?」

王明宇笑道:「不是照葫蘆畫瓢,而是我們真正的需要他!新兵需要堅定他們的思想,而老兵實際上同樣也需要,在訓練和生活當中,政委的主要任務就是負責思想、生活等方面的工作!這個工作可以說非常的複雜,也需要人心細,所以我說你們這一幫人基本上都不適合當政委!」

孫大寶笑呵呵的道:「那是啊,軍長,我們都是打仗打習慣了,你真要我們天天去給他們背書,我恐怕我早就發瘋了!」

吳培林也道:「就是啊軍長,要是你讓我們張飛繡花,我們可干不好!」

王明川道:「反正我不當政委,如果誰願意當誰當,我就負責帶兵打仗!」

其餘眾人也是點點頭,讓他們當什麼勞什子的政委,他們肯定也不幹,這一次他們倒是態度異常的堅決,堅決到王明宇有些無奈了。

王明宇嘆了一口氣道:「那好吧,不過這個政委的職務肯定是要的,你們不願意當,我只能請求上級部門給我們弄一些過來了!」

吳培林笑嘻嘻的說道:「軍長,能不能弄一些女同志啊?最好是未婚女同志,咱們男女搭配訓練也不累啊!」

王明宇哈哈一笑道:「怎麼?想老婆了?這個問題我還真可以考慮一下,不過你們也別抱太大希望,羅玉敏就是個例子!我們還是要以穩妥為主!只有穩妥了我們才能更好的建設我們的隊伍!才能更好的增加我們的實力!」

吳培林道:「只要軍長能夠給我們弄來,我保證還軍長一直嗷嗷叫的軍隊!」

王明宇眉頭一揚道:「你的意思我不給你弄,你就不給我弄一個嗷嗷叫的軍隊了?」

眾人鬨笑,吳培林也是不好意思的撓撓頭!他顯然不是這個意思嘛!

318軍的軍隊建設一直在持續著,這一次可謂是重新來過,所以各方面的時間都有些緊迫。不過政委這件事情顯然是王明宇經過深思熟慮過的。

到了新的環境,必然要能夠適應新的環境!否則的話,會被這個社會所淘汰!

不過政委這件事情王明宇也知道,來的人不行,或者隨意插手軍隊的事務,那肯定是不行的。否則到時候第二個第三個羅玉敏出現,那是對整個318軍士氣的一種極大的打擊。

軍政分開那是必須的,在軍隊中也是一樣,政委一定要和帶兵打仗的分開,有意見可以提,但是最終必須服從帶兵打仗的。

當然也不是絕對的,比如說在生活上,這必須要聽從政委的,否則你請人家受氣,人家也是不願意的。王明宇想這麼多其實就一點,那就是讓整個部隊都不能亂!

中央正在商討著這一次的事件,王明宇直接撥通了主席辦公室的電話,說起來原本嘩變這件事情王明宇就想打電話的,可是後來想想不妥就發了個電報。

現在王明宇必須要和主席稍微的交流一下,要不然真要出了大事,那就得不償失了!

「主席好,我是明宇啊!」帶工作人員把電話遞給了主席之後,王明宇笑呵呵的說道,和主席通話的時候王明宇全身心也是放鬆的。

「明宇啊,上一次的事情怎麼樣了啊?軍隊方面沒有什麼問題吧?」主席問道。

「主席上一次的事情的確讓我手下那幫人不是很滿意,尤其是羅玉敏,您知道的,她原本和我們318軍的關係就不是很好,所以……」王明宇有些無奈的說道。

「羅玉敏給我們的材料我們都看了,簡直就是亂彈琴!我告訴你明宇,請你放心,關於羅玉敏的處分決定中央正在抓緊研究,反正肯定是開除黨籍的!」主席語氣一寒道。

「謝謝主席的信任,我代表整個318軍感謝主席的信任!」王明宇聽到主席如此說,便知道羅玉敏的到來並不是中央的意圖,而是有人故意為之!

主席話鋒一轉,這種事情讓王明宇知道就行了:「今天打電話過來是不是就是為了這件事情啊?要是的話,我可以放心的告訴你,你318軍是我絕對信任的隊伍!」

王明宇道:「謝謝主席,今天打電話過來雖然和這件事情有一些關係,但是關係不是很大!這一次軍隊的嘩變,讓我感到了一絲危機,我覺得這一次的嘩變我也是有一定的責任的,那就是軍隊建設的時候沒有配政委!」

主席道:「你們沒有配政委?呵呵,怪不得呢,說起來政委還是非常能夠為軍隊排憂解難的一個職位,至少在我們中共,政委的地位是很高的!」

王明宇道:「主席,我知道啊,所以現在我決定痛定思痛,想讓主席支援我們一批有政治工作經驗的同志!您也知道的,我手下這幫人除了會打仗別的啥也不會!」

主席笑哈哈的說道:「你能有這樣的覺悟我很高興,這個問題絕對不是問題,我黨從來不缺這樣的同志!你有什麼要求你說一說,我盡量給你們318軍敞開大門!」

主席聽到王明宇的要求徹底的放下了心,如果王明宇真有二心的話,恐怕絕對不會讓這邊人的插手他的軍隊,現在人家主動提出來,顯然一點點別樣的心思都不曾有。

王明宇笑道:「原本我是沒有啥條件的,不過手下那幫人叫嚷著說什麼男女搭配訓練不累,我就厚著臉皮向主席討要一些女政委,我也知道這個要求實在是很荒唐!」

主席笑道:「荒唐什麼?我覺得一點也不荒唐,男大當婚女大當嫁,這個是人之常情嘛!你手下的這些人,為抗日戰爭的事業是做出過傑出的貢獻的,是我們中華民族的英雄,現在他們只是想成個家,這一點點的要求一點都不過分!」

主席當然不會覺得過分啊,他還希望這些318軍的人都娶媳婦才好呢,這些人沒有娶媳婦飄忽不定,有了家那感覺自然不一樣了。而且這幫人還是主席派過去的,那自然是對國家忠貞不二的了,有了這個前提,主席一點都不覺得過分,甚至王明宇還可以再提出一些類似於這樣過分的請求嘛! 王明宇對於主席的支持異常的感謝,其實主席對於自己非常的不錯。當然自己對於這個國家也是傾注了自己的全部,這一點王明宇可以說是問心無愧的。

王明宇雖然結婚了,但是王明宇手下那麼多優秀的軍事人才很少有結婚的。這一點讓王明宇很是鬱悶,在美國能夠接觸的華人女性本身就不是很多,再者說那個時候有能力去那邊的人,多少有一些傲氣!

而王明宇的手下那幫人成天除了訓練很少出去,他們除了一些簡單的英語交流之外很顯然沒有任何的長處,在美國沒有軍隊可帶,除了訓練之外。他們實在沒有什麼突出的東西了。而且經營方面,王明宇其實也就是個甩手掌柜的。

王明宇覺得自己和這幫人在一起非常的舒服,而且覺得他們生活的不錯,可是畢竟人都想有一個家,尤其是這些長期在戰火中經受考驗的人們,他們更加渴望有一個家。即便是這樣簡單的要求,王明宇都沒有能夠答應的下來。

現在這正是一個好機會,王明宇覺得是時候也應該給他們安一個家了。當然王明宇也知道,不是每一個女人都像羅玉敏這樣的,在中國很多自然也有很多優秀的女人。

原本以前王明宇的野戰醫院中也不乏有很多好看的女人,可是那個時候都在打仗,而且覺得自己年輕的人也不在少數,這個時候他們的心思放在這方面的人還真是不多。

反而是不怎麼開竅的唐風居然拔得頭籌,這讓王明宇對於唐風這小子還真是有些刮目相看的。現在好了,這個問題得到了主席的認同,也就是說至少也可以解決自己這些兄弟一半的人吧?都解決也不現實,除非真的是王八對綠豆對上眼了。

主席笑著道:「就這個事情啊?還沒有沒有其他的事情了啊?如果有的話,一併提出來,省的麻煩了!」,從主席的說話中王明宇感受到了主席其實也是希望通過這一次的合作,促進自己隊伍和中共隊伍的融合過程。

這個政委自己沒有提出來的時候,主席壓根也就沒有提。顯然這是不符合規律的,在中共這邊,哪個部隊沒有政委呢?原本王明宇覺得沒有政委照樣可以非常舒服帶著部隊,一樣能夠帶出一支強大的部隊。

可是現在看來,政委其實還是需要的,至少在思想上能夠讓戰士們安心一些。而且也隨了大流,讓別的人無話可說。

現在對於318軍的傳言有些不好,至少在四野就怎麼地,當然不是四野下面的人,而是四野的總司令林彪。王明宇暫時還真是沒有想通林彪為什麼會對自己敵意這麼大,雖然王明宇知道林彪也不是一個安分的主,但是至少目前還沒有威脅到任何人吧?

而且在這個時期的林彪也還沒有這樣的念頭,難不成是看著自己潛力能夠威脅到他?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王明宇當真是有些無語了,這也算是一種罪孽的話,那麼王明宇豈不是得罪了無數的人了?

王明宇想了想道:「主席其實事情還是頗為的多的,我們這邊真正招募新兵,原來的那幫兵已經走了的我們決定不再錄用,但是他們的去處問題,我想還得各大野戰部隊自己決定!」

主席道:「這個沒有問題,他們自己不知道珍惜是他們自己的事情。這件事情你就不要*心了,在這件事情上首先中央這邊的決定就有些草率了!在這裡我還要向明宇你……」

王明宇立刻打斷道:「主席,在這件事情上中央的做法是無可厚非的,這一點我是完全可以接受的。只不過來的人不太合適,這也是有些同志矇混過關導致的,而且事情的本身我也是有責任的!現在我只能亡羊補牢了,能夠來一些思想作風過硬的政委們把我們這個隊伍的思想建設搞起來,這樣我們行軍打仗也就沒有任何的後顧之憂了!」

主席笑著道:「目前國際局勢日趨的複雜了,在這樣的形勢下我認為我們應該做好一切充足的準備能夠應付隨時到來的危機。我和幾位老總分析了一下,覺得朝鮮那邊估計也太平不了什麼日子,現在我考慮的是,如果一旦朝鮮戰爭爆發,我們到底是什麼立場!明宇,你有沒有什麼建議啊?」

王明宇道:「主席,朝鮮戰爭的爆發勢在必行,這已經不是朝鮮單方面的問題了,而是涉及到兩種意識形態的較量。大國們把這些矛盾集中到一點爆發而已,我相信一旦朝鮮戰爭爆發,很多國家都會參與過來,說到底這就是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之間的一次較量。而我們處在一個相對尷尬的位置。」

主席笑了笑道:「說下去!」

王明宇道:「朝鮮這個位置有些特殊,特殊在哪裡呢?因為他們與我們國境線相連,現在朝鮮的國內出現了兩股勢力,一股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勢力,一股就是以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勢力。這兩種勢力他們奮鬥的目標是什麼?只有一個主題那就是朝鮮的解放!他們所做的自然都是為了這些……」

主席道:「恩,看來戰爭的爆發已經不能阻止了啊!」

王明宇道:「這是兩種意識形態給自己陣營造勢的一個好機會,如果資本主義陣營獲勝,那麼他們的宣傳就會很有力度,說社會主義怎麼怎麼樣,對於處在發展階段的社會主義國家必然是一個極大的打擊!而如果是咱們社會主義國家勝利了,那麼影響必然更加的深遠,至少可保證我們二十五年內和平的發展!」

主席嘆了一口氣道:「和平發展的環境來之不易啊,至少從現在來看是這樣的,我們國家想要在一個和平的環境中崛起,那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啊!」

王明宇道:「主席,何止是不容易,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列強肯定不會讓新中國那麼痛快的成長,甚至他們很有可能產生吞併等想法,這些都是因為他們的表面比我們強大太多了!他們自然有他們的野心,而朝鮮很有可能就是作為他們進入中國的一個跳板!所以與其說是朝鮮戰爭,倒不如說是中美戰爭來的更為確切一些!」

主席笑道:「你這個理論到是很新鮮,難不成我們現在只能被動的等待著?而且一旦朝鮮戰爭爆發,我們還不得不去支援北朝?」

王明宇道:「戰爭會以任何形式存在,不管是明的還是暗的,我們不能預見未來,但是我們可以未雨綢繆!即便是最後不用我們出馬,我們也至少為我們的國防貢獻了一份力量,實際上我們不出戰的可能性幾乎等於零。」

主席其實這是在有意的看看王明宇的分析能力,眾所周知,王明宇在抗日戰爭中屢屢佔得先機,但是很多人都是不服氣。即便是主席,內心也是有一些不服氣的,要論全局,主席覺得很少有人能夠勝過他。

當然王明宇這也是有些投機取巧之嫌疑,畢竟這是穿越過來的,很多事情看的非常的明白。但是主席那講究的可就是真功夫了,至少從現在來看王明宇說的話都是在主席的預料之中。

當然王明宇覺得主席即便是能看出來,那也是應該的。事實上國際局勢到了這個關頭,中國已經不可避免的成為了戰爭中的一員,主席壓根就沒有想過新中國成立之後能夠順順利利的發展。

現在資本主義國家想用朝鮮作為跳板再一次襲擊苦難中的中國,這是主席已經想到的。事實上,主席想到的還不止一個地方,朝鮮不過是其中之一,在西藏的中印交界處,在雲南的中越交界處都是有可能爆發戰爭的。

當然主席最希望看到的自然就是中越邊境的作戰,那裡雖然條件也異常的艱苦,不過至少省去了一項必要的軍費,那就是冬衣!

主席繼續問道:「如果我們一旦參戰的話,美國勢必要增加力量,我們和美國之間的差距你也是知道的,基本上不可同日而語,而且他們還有大規模的殺傷性武器!」

主席指的自然就是原子彈了。主席的擔心不是沒有來由的,這個問題也是困擾著主席很長一段時間的問題。

其實這個時候主席還不知道,蘇聯人已經研究出了核武器,這個時候有一個牽制的作用,美國必然對於戰爭中使用這樣的武器而投鼠忌器。

王明宇道:「據可靠消息,我們理論上的盟友蘇聯已經研製出了這種核武器,不過具體的還需要進一步的確認,但是這已經夠了,這是蘇美兩國之間的事情,而我們恰恰可以利用這一點!」

主席有些猶豫的說道:「明宇啊,我們和蘇聯的關係說遠不遠說近不近,他們是不可能站出來為我們說話的啊!」

王明宇笑著道:「蘇聯人不是傻子,唇亡齒寒的道理他們如果都弄不明白的話,我勸他們還是回家抱孩子得了,何苦要和美國爭個你死我活呢?」

主席哈哈一笑道:「看來這一場戰爭,我們必然是要參加的了。如果美國參加我相信蘇聯應該也不會袖手旁觀!」

王明宇道:「主席,蘇聯參戰我估計是樂觀一些的想法,我認為他們坐山觀虎鬥的可能性要大一些,畢竟即便是朝鮮失守的話,還有我們!他們現在自然不是很著急,但是作為老大哥,我相信如果他們不參戰的話,應該適當的給與一些必要的物資補充!」

主席皺眉道:「其實這個問題我也想過,可是現在思緒還不能確定,至少在蘇聯這個問題上,我認為他們還是有可能參戰的。但是如果他們不參戰的話,那麼我們從他們手中得到物資的可能性就很小了!」

王明宇笑道:「主席,這個根本不用擔心,我覺得我們現在佔據的不是被動而是主動。我們可以假裝為難,不抵抗,然後和蘇聯人說我們最多暫時性放棄東北,一旦放棄東北,那麼蘇聯的門戶必然打開。他們不會用他們的國家安全作為賭注的。」

主席哈哈一笑道:「你這小子,這辦法當真還是不錯的。不過我看蘇聯人應該也不會相信的!」

王明宇道:「主席,即便他們一點都不信,但是他們也不敢太大意。因為從目前的軍事力量對比來說,中美之間的差距實在太大,他們絕對不會賭我們放棄還是進攻的!」

主席笑著道:「如果他們賭我們進攻而不是放棄呢?」

王明宇無奈地說道:「那我們只能說他們很好很強大了,而且我們戰爭之前肯定要做好最壞的打算,那就是我們獨立對抗美軍及其同盟軍!朝鮮的地形比較的複雜,為了節省時間,我現在已經在對部隊準備冬訓,來日才能夠適應戰場的需要!」

主席道:「你小子的眼光當真是不錯啊,我可告訴你了,朝鮮那邊一旦發生戰爭,我第一個要派的就是過去馳援,你就離那邊最近!一旦接到中央軍委的命令,你們就要不惜一切代價給我擊潰來犯之侵略者,不管他們有多大強大,不管他們的武器裝備有多麼得精良,我們唯一要做的就是驅除韃虜,還我河山!」

王明宇異常堅定的說道:「請主席放心,我保證完成任務!318軍隨時接受您的命令,接受中央軍委的命令,在任何情況下,我們都會作為支援朝鮮的第一支部隊!這是我的請求,也是我的職責!」

主席沉思了一會道:「說實話,讓你去前線我真是有些捨不得!要知道的你的作用課不僅僅是打仗,更多的是國家的建設!不過既然你請戰,我當然答應了!一旦戰爭爆發,明宇啊,你務必要記住,你不僅僅代表著你一個人!」

王明宇鄭重的說道:「是,主席!」 和主席通完話之後的王明宇也是長長的出了一口氣,今天他說的這些基本上都是根據後世的實際情況說明的問題。 青藤心事——中學時代 既然說了,主席肯定有自己的判斷。

至少從今天和主席的談話中,王明宇清楚的知道,主席對於形勢的判斷有自己獨到一面。現在主席已經能夠基本上判斷出形勢了,與王明宇後世的那種真實情況不同,主席完全是憑藉著自己對於目前國際形勢的了解做出的一系列的判斷。

自己的這幫手下一心想著的就是血戰沙場,而今天王明宇也跟主席提出來這樣的條件,主席親口承諾,一旦戰爭爆發,318軍作為先鋒部隊肯定第一個到達戰場。

有了這樣的保證,王明宇自然是開心不已的。現在局勢的變化實在有些快,但是無論怎麼快最後發展的方向肯定是一樣的。

美國現在狼子野心已經有些昭然若揭的樣子,這個時候王明宇等人要做的,就是打碎美國人的野心,讓他們只能得隴望蜀一般,絕對形成不了任何的氣候。

王明宇總結了一下和主席的談話,大致上基本把整個朝鮮戰爭先期的局勢和主席討論明白了。朝鮮戰爭實際上最主要的並不是南北朝鮮的戰爭而是中美之間新興大國和老牌工業帝國之間的一次生存上的較量。

具體的來說是中國的生存較量和美國的擴張較量。美國此時已經注重自己在遠東地區的利益,為了利益最大化,他們才會不惜發動戰爭。只有戰爭才能讓他們的利益得到最大化。

此刻王明宇還處在發展階段,而且即便是發展成功了。那些訓練出來的士兵也不過新兵蛋子,想要在這個時候憑藉一己之力擊退美國無異於是痴人說夢的。

王明宇如果能夠保持在抗戰結束之前那樣的規模,說不得就要與美軍真刀真槍的幹上一場。現在卻沒有那麼好的結果了,王明宇原本的計劃全部被打亂,現在只能等待這這一批兵員的補充。所以王明宇才如此著急的和主席通話,想要得到最大的支持。

當然既然想要得到支持,那麼他們必然要做出一番犧牲的。現在的部隊和之前自然不一樣了,王明宇的身份特殊,要保持自己的地位顯然是不可能的。

雖然王明宇對於抗戰做出了巨大的貢獻,但是對於中共呢?很多的貢獻只是暗地裡面的,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這樣的情況,所以王明宇在百姓們當中的聲望非常的高,但是在中共內部的聲望比之四大野戰軍的司令員和政委們,相差的還是太遠了。

末世之這貨什麼鬼 至於這個距離有多遠,那麼就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王明宇現在等待這主席安排的女政委們的到來,等到這批人一道來之後,必然就要開始投入到工作當中去,思想工作是我軍的一大特色,王明宇也不可能棄之不用的。

一個星期之後,王明宇正在召開全軍團級以上幹部會議。

王明宇問道:「吳培林你們新兵招募的怎麼樣了?」

吳培林笑道:「軍長,這一次新兵的招募計劃還算是順利,現在總計招入的人數已經超過兩萬一千人了,這還是我們精挑細選而來,否則的話,十萬人都有可能招滿!」

王明宇這兩天忙,還真沒有怎麼關注新兵的招募,笑著問道:「怎麼突然之間效果如此的好呢?是不是我們的宣傳力度上去了?大傢伙都知道了有我們這麼一個部隊?」

吳培林道:「這當然是一個方面,軍長,318軍在民間的名聲非常的好,很多人都問我們這個318軍是不是以前打鬼子的318軍,當時我只能說無可奉告!不過很多人看到我們的招兵標準和條件之後都躍躍欲試,開頭開好了,我們招募計劃也就順利的進行下去了!」

王明宇道:「我的目標是招滿四萬人,在加上幾大野戰軍的一萬多人,差不多有五萬多人的規模,估計當個先鋒也差不多了!」

吳培林道:「四萬人的確不是很困難,我們的營地容量也是夠的!不過物資方面還需要大量的採購,否則馬上過冬的時候我們的物資可能會出現緊缺的現象!」

孫大寶道:「目前正在四川過著好日子的趙國棟我也已經聯繫了,以前他可是我們後勤的一把好手,現在我們正好是用人之際,我就擅自做主把他又給請回來了啊!」

王明宇哈哈一笑道:「大寶,你不吭聲的就把老趙給請過來了啊?好啊,你要不說我還一時半會沒有想起來呢!當年我們走的匆忙,老趙那邊又忙,就讓他呆在國內了,沒有想到我們兄弟又要見面了啊!好啊!」

王明川道:「軍長,我們招募這麼多人幹什麼啊?難不成真的要打仗了不成?」

王明宇笑著道:「防範於未然嘛,國際形勢變化很快啊!就在我們的前面,朝鮮半島的土地上,已經有些不可調和的矛盾存在了。我估摸著最大再有大半年的時間,戰爭的腳步就臨近了,到時候恐怕我們就是第一個衝上去的!」

王明川繼續問道:「軍長,朝鮮那邊打仗,跟我們也沒有什麼關係吧?我可聽說他們是為了爭地盤,我們不可能過去把朝鮮奪過來吧?」

王明宇笑哈哈的說道:「我們當然不可能去把朝鮮給奪過來啊!但是你要知道,朝鮮和我們中國接壤,而南北朝鮮的兩股勢力可是代表著兩個意識形態的較量!你覺得這場戰爭會不擴大規模嘛?其實他們本身倒是沒有什麼,南朝鮮背後的美國等國家,才是我們最終要戰鬥的目標!」

「啥,真的跟美國佬打?」李賢宇楞了楞說道。

「怎麼啦?怕了?」王明宇笑呵呵的說道。

「軍長,你這是說的啥話,跟著軍長您打仗,我啥時候慫過?我不是擔心我們,而是擔心大嫂,他們現在可是在美國啊!萬一要是打仗的話……」李賢宇有些擔憂的說道。

「這個你大可放心,如果真的和美國開戰的話,你大嫂他們我肯定是要接回來的,再者說,即便是不接回來,美國人也不敢動他們!要是真的動了他們,那麼美國至少增加幾萬下崗工人,他們不敢這麼做!」王明宇篤定的說道。

「我看也是,美國的法制還是很健全的,他們在外國打仗,如果不讓咱們的人生存的話,那麼美國除非來個黃種人大屠殺,要知道現在在美國的華人也有好多好多,他們殺的乾淨嗎?所以我覺得這些擔憂是沒有必要的,要是真的能夠和小美干一場的話,那還真是爽了!整天就聽到他們這那的,好像很厲害一樣,我看著也沒有什麼嘛!我倒是要看看是不是真和傳說中的那樣厲害呢!」吳培林嘿嘿一笑道。

王明宇道:「其實美軍的強大毋庸置疑,我們有很多的東西都是用的他們的貨,你們大概也知道,美軍強悍的地方在於他們的裝備,他們的科技要比我們先進不少!不過這一次如果真的打起來的話,我們自然也有辦法去和他們磨!」

吳培林道:「軍長,咱們現在怕過誰啊?裝備先進一些雜了?我們的裝備也不差啊,而且美軍的戰鬥力我看也不過如此,再者說朝鮮終究離我們的國家近一些,咱們身後是自己的祖國,身後是源源不斷的援兵!」

王明宇豪氣的說道:「美軍固然強大,但是我們至少也不比他們弱,我們五萬人的目標是什麼?就是要拖住十萬甚至是二十萬的美軍!為我們剩餘的部隊贏得喘息的時間!」

就在眾人討論的時候,一個士兵進來報告道:「軍長,外面來了幾輛卡車,裡面全是女兵!」

王明宇先是一愣,隨即笑著道:「哈哈,這件事情不說我都忘了,同志們,咱們去歡迎咱們318軍的新政委們!」

「啥?新政委?軍長,那可是好幾車的女兵啊!」吳培林震驚了,原先他不過是說說的,沒有想到王明宇竟然真的敢和中央提出這樣的要求,提出來也就算了,沒有想到居然真的就實現了。

吳培林那個激動啊,作為軍中幾大超級光棍之一的吳培林此刻也是一臉的綠光,彷彿饑渴了很久的惡狼一般,緊緊的盯著王明宇。

王明宇揮手道:「兄弟們,去看看,到時候你們的老婆估摸著十有八九都在這裡面找了!」,王明宇的話到也是實在話,這一次當真是也就是這麼想的。

自己的兄弟打了半輩子的仗,現在找老婆自然也要找個好一些的。這些女政委們的水平也還是不錯的,只要人品在稍微好一些,王明宇對於自己的這些兄弟也算是有個交代了。至少在王明宇看來是這樣的。

門口,站著很多看上去二十來歲的女人,為首的一個卻是三十多歲,不過看上去也還可以。至少能夠在艱苦的戰鬥歲月中保持這樣,已經是非常難得的一件事情了。

這些女兵們都是站的筆直,顯然一派訓練有素的樣子。

「稍息,立正,向右看齊!向前看!」為首的女兵很是色厲內荏的說道,然後看著王明宇等人的到來,心中也知道可能這是人家的領導過來了。

王明宇朝著女兵敬了個禮,女兵道:「報告,太行山某師政委路紅向您報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