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呸!”

林黛玉俏臉微霞,瞪了賈環一眼,道:“說着說着就亂說,油嘴滑舌也不知跟哪個學的?”

“咳咳!”

賈環聞言。乾咳了兩聲後,板着臉一本正經道:“這個……這個問題比較複雜,我得多開幾個會,研究研究纔能有定論。這個嘛……那個……”

一番天朝官員的腔調,差點沒把主僕倆笑岔了氣。

又是一番打趣後,牌局開始。

“林姐姐。那咱就說好了,賭注就是一首小曲兒,誰都不能混賴!”

賈環警惕的看着林黛玉,說道。

林黛玉哼哼一笑,道:“我可不會唱什麼小曲兒!”

賈環急了,道:“我早就知道,你是一個言而無信的人了。”

“呸!”

這話原沒什麼,姊妹玩鬧時開玩笑有什麼大不了的?

可是,早上賈三壞剛給她講了個笑話,那句“我跟你這個言而無信的人再沒什麼好說的了”,還清晰在耳,逗得林黛玉歡樂了一天。

此刻賈環再說這麼一句,就讓人覺得怪怪的,心裏撩撩的了。

看着眼前一張紅的快要滴血的臉,賈環也覺得玩笑開的有些過了,連忙神祕道:“林姐姐,你可別哄我年輕不懂事,我早就聽說,你們姊妹幾個,偷偷的開過好幾場演唱會了!”

林黛玉聞言,果然立馬轉移了注意力,氣道:“定是小惜春,幾番叮囑她要保密,偏她還告訴你。”

賈環得意道:“四妹妹和我纔是最親的……林姐姐,你可別混賴,我早就聽說了,林姐姐私下裏沒事時,最喜歡唱那句:小小老鼠小小老鼠愛吃米,嘰嘰嘰……大臉貓大臉貓愛吃魚,喵咪咪……”

“你胡說!”

林黛玉言辭否認道,只是眼角的笑意還是出賣了她心中的高興。

賈環也不分辨,只笑道:“既然都沒有異議,那咱們就開始吧。”

林黛玉撇嘴道:“開始就開始,瞧你那樣兒。”

賈環哈哈大笑!

紫鵑只滿臉堆笑的看着兩人鬥嘴,也不怕輸了會不會要唱曲兒。

別人怕唱曲兒,無非是怕唱不好丟了面兒,或是覺得唱曲兒是個卑賤的活計。

但只要姑娘好,紫鵑以爲丟面兒又能如何?

何況連如今府裏最體面的賈三爺都一起唱,怕甚?

而且,她長的雖不出衆,可唱曲兒着實有天賦哩,姑娘們唱的曲兒,她只聽一遍就都會了!

……

“咯咯咯!環哥兒,你又輸啦!”

林黛玉快要高興死了,拍着手連連叫道,指着賈環道:“快唱快唱,我們要聽新曲兒!”

賈環心裏溫暖,面上卻一臉的憤懣,氣呼呼的看着林黛玉道:“林姐姐,你可有什麼暖香冷香的,借我使使!”

林黛玉笑的眉開眼笑,極爲得意道:“你尋日裏不是最煩爺們兒薰香嗎?怎麼這會兒變了性兒了?”

賈環悲苦的舉起雙手,道:“我要熏熏我這雙手,手氣實在是……太臭了。”

“哈哈哈!”

連紫鵑都忍不住,跟着林黛玉大笑起來。

蝕骨閃婚:神秘總裁的私寵 “哎喲,哎喲喲,真真是……要笑死了。環兒,你說的極是呢,你就是一雙臭臭的大手。”

林黛玉趴在桌子上,笑不停的道,不過還是沒忘了催賬:“快去唱快去唱,你可別混賴!只是……今兒個再不能笑了,你不能再唱詼諧逗趣的曲兒了。什麼你愛搓澡的,羞也不羞!”

賈環嘿嘿一笑,道:“林姐姐,那不能賴我。當初不是聽大嫂子抱怨,蘭哥兒不愛沐浴嗎?小弟才唱了曲兒洗澡歌,多好聽啊!我愛搓澡皮膚好好,哦哦……”

林黛玉聽後,“噗嗤”一聲噴笑出聲,然後趴在桌子上拼命的抖肩膀。

這個時代,沐浴絕對是個人最隱祕的事了。

而對肌膚的呵護保養,更是連尋常姊妹間都很少談及的事,只有和最親密的服侍丫鬟才悄悄商議的事。

哪有像賈環這般,當着姊妹們的面,就高唱什麼愛搓澡,還皮膚好好……

紫鵑也紅着一張臉,掩口笑個不停。

等林黛玉再擡起頭時,一張俏臉因笑而宛若映襯了晚霞的琉璃般,精緻而美豔動人。

一雙明眸,更若碧波清泉般,盈盈如水,又有仙霧瀰漫。

美顏竟不像凡間之色,恍若天人仙子。

賈環一時,竟看呆了……

林黛玉見賈環呆呆的看着她,眼神迷離。

雖然大羞,心中卻暗喜微甜。

一旁紫鵑更是抿嘴偷笑。

若是沒紫鵑在,林黛玉或許能忍一會兒,讓他看仔細些……

可有第三人在場,她卻忍不得片刻,揮着手中的繡帕,掃向賈環的眼。

“哎喲!”

賈環不妨的叫了聲,低頭揉眼睛。

不過本來就只是掃了個邊兒,他又及時閉眼,所以並沒有傷到眼睛。

卻唬了林黛玉一跳,以爲方纔傷到了他的眼睛,起身上前,靠近賈環面前,道:“環兒,你眼沒事吧?我剛纔不是故意的。”

賈環擡頭,閉一隻眼睜一隻眼,作古怪狀看着林黛玉,嘿嘿道:“完了,林姐姐,我成獨眼龍大盜了!”

林黛玉見狀就知他沒事,啐了他一口,然後伸出纖纖玉指在他腦門上狠狠點了點,可賈環腦門兒硬邦邦的,反而硌的她手指痛。

林黛玉氣道:“臭環兒,快去唱曲兒!唱的不好,仔細你的皮!”

賈環聞言,哈哈大笑了起來。

林黛玉又想起早上的笑話,惱羞成怒,要去撕賈環的嘴。

賈環連連躲避開,求饒道:“林姐姐,我要唱曲兒了,這次,可真是嚴肅類型的。保管大氣澎湃,悲愴不凡。”

林黛玉還沒聽賈環唱過正行的曲兒,聞言便暫且放過了他。

賈環走到臨窗邊,氣沉丹田……

而後壓着嗓子儘量讓聲音雄厚些,沉聲唱道:“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是非成敗轉頭空,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未完待續。) “白髮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極爲投入的一曲唱罷,賈環滿臉悲憤的回過頭,看着兩個快要笑岔氣的妹紙,哽咽道:“我唱的,就這麼搞笑麼?”

不說還好,一說,兩女竟抱在一起互相攙扶着笑……

“環……環兒,你唱的,其實挺好的。就是……就是你的聲音,哈哈,實在是……太有趣了。”

林黛玉一邊拭去眼角的淚花,一邊斷斷續續的笑道。

紫鵑也道:“方纔三爺的聲音像是變成了大人一般。”

賈環撇嘴道:“三爺追求的就是這個效果!我……”

“賈爵爺乃榮國子孫、寧國傳人,尊貴非凡。又深得太上皇的寵愛,將掌上明珠下嫁。就連堂堂白蓮聖女,都甘願屈身做妾,真真可謂是春風得意。又怎會唱這一曲失意被髮配之人所作的《臨江仙》呢?”

一道清幽略帶戲謔的女聲,忽地從外部傳來。

不是從門外,而是從……船外。

這黑更半夜的,突然傳來一聲詭幽的女聲,無論是林黛玉還是紫鵑,小臉兒都嚇的有點發白。

“砰!”

房門被人從外推開,一道白色身影飄了進來。

樓下亦是響起一陣咚咚咚的腳步聲。

“明月,幫我照顧好她們。”

賈環面色凝重的看着進屋的董明月,沉聲道。

林黛玉和紫鵑看着突然不請而入的董明月,甚至都忘了船外的“女鬼”。都怔怔的看着她。

她們都沒有想到,除了白荷之外。賈環身邊還有一個同等級別的絕色。

而且,看樣子似乎還是一個傳說中的女俠!!

董明月只淡淡掃了眼林黛玉和紫鵑二人。眼神在林黛玉臉上頓了頓,而後便走到窗邊,打開了窗子。

賈環先給林黛玉兩人使了個眼色,示意無事後,便跟着走到了窗前。

黑乎乎的夜,黑乎乎的河,距離他們一箭之地外,一艘不大的船,與賈環等人乘坐的福船並行。

在這個距離上。想要將話如此清晰的傳進船中,絕非一般人能做到。

船頭有一盞橘色燈籠,一個玉樹臨風的身影站在那裏,負手而立,似是也在注目窗內之人。

“魔教妖女!”

忽地,董明月咬牙切齒的說道。

賈環面色古怪,差點以爲耳朵出了毛病。

魔教妖女?

誰是?

造夢神曲 董明月沒看賈環,也知道他心裏在想什麼,解釋道:“我白蓮教乃是中土聖教。而對面那人,乃是摩尼明教中人。明教中人行事,不擇手段,多是卑劣無常之人。故此。凡是江湖中人,人人喊打。

魔教教主自稱魔皇,武功奇高。行蹤詭異難尋。曾與我爹交手而敗,但也只略差一籌。魔皇被我爹擊傷後。明教便收斂了許多。不想,今日又見到他們。”

賈環看着不遠處船頭站立之人。分明是個年輕女子,便道:“那個,也是聖女?明教的聖女?”

董明月沒好氣的轉頭白了賈環一眼,道:“明教沒有聖女,那是明教四大護法法王之一,青玉簫王卿眉意。武功不低,最擅……不要臉的功夫。”

賈環心裏一怔,就要詢問什麼是不要臉的功夫,難道比他還強?

不過簫王,賈環自然甘拜下風……

沒等賈環開口,就聽船外傳來一陣“呵呵”笑聲,只是賈環有些失望,笑聲並不嫵媚啊……

“妹妹,窗前這位小郎君,就是你的夫君麼?也不怎麼樣嘛,除了出身外,哪裏值得妹妹你這天下第一武宗獨女屈身下嫁,放着大好的白蓮聖女不做,卻去做一個小妾?”

那女人聽不出年紀幾何,又離的太遠,看不清樣貌。

可不管如何,敢這般說話,賈環豈能退讓?

“這位大嬸,你這話就太不中聽了……”

沒等賈環說完,就聽身後林黛玉“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而身旁的董明月,也肩頭微抖……

就算看不清人長的什麼樣,可人家的聲音如此清脆悅耳,不管怎麼說,也不能算是大嬸的聲音啊!

“呵呵,原來還是一個牙尖嘴利的毛頭小子。小子,我勸你莫呈口舌之利,否則,你需仔細着哩!”

那卿眉意卻也不惱,還是笑呵呵的道。

賈環面色古怪的朝後看了眼,卻見林黛玉小臉通紅的朝他揮了揮小拳頭。

眼中卻滿滿都是刺激之意,江湖耶……

賈環衝她咧嘴一笑後,轉過頭看向對面,朗聲道:“大嬸,本爵也勸你一句。雖說入了冬了,莊稼也都收完了,農閒了。

可這麼長的冬天,也不能太閒着吧?

抽時間養些雞鴨或者養兩頭豬,總也能多創收一點,好過個肥年不是?

這世上啊,就沒有過不好的家,之所以過不好呢,多半是因爲家有懶婆娘。平日裏不知道操持家務,就知道東野西逛的。

大嬸,你這大半夜的,不回家看好豬圈後上炕睡覺,跑這來嚇人做甚?”

聽着賈環苦口婆心又語重心長的一通嘮叨教化,林黛玉等人固然笑個沒完,董明月的肩膀也抖個不停,就連樓下衆人,也紛紛鬨笑出聲。

當然,除了笑聲外,暗中不知有多少強弓硬弩已經架起,戒備着。

“賈環,總有一日,我要割了你的舌頭!”

那青玉簫王終於沒法再保持風輕雲淡的風度了,咬牙切齒的說道。

賈環聞言哈哈大笑,語氣陡變,厲聲道:“不過一邪魔歪教。也敢威脅本爵?活得不耐煩了吧?”

那青玉簫王卿眉意冷哼一聲,道:“賈環。你不要太過得意。我江湖中人連王法都不怕,還會怕你區區一個豎子?”

賈環哈哈一笑。道:“沒錯,你們的確是不怕王法,本爵暫時也拿你們這些東躲西藏的老鼠沒法。可是,如果我沒料錯,黑冰臺的那座石牢裏,多半關有你們魔教的大人物。你信不信,只要本爵手書一封送回,你們那些大人物就能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你好卑鄙!”

青玉簫王一張俏臉漲的通紅,緊咬的貝齒微張。吐出四個字來。

“卿眉意,本爵希望你最好明白一件事。朝廷之所以沒有下死手將你們這些江湖人士斬盡殺絕。非不能爲也,實乃不願爲爾。

我大秦兵戈百萬,鐵騎十萬。若當真想誅除爾等,你們就是有一萬顆腦袋,都不夠我們砍的。

所以,本爵希望你們最好能有自知之明,懂得分寸。否則,本爵不介意送你們一程。

你也儘可試試。本爵到底有沒有這個能力。”

賈環的話,不僅讓對面船上的卿眉意麪色大變,就連身側的董明月,都身子一顫。眼中閃過一抹悽苦……

“嘎嘎嘎!賈爵爺好大的威風。本皇倒想看看,賈爵爺如何將本皇一萬顆腦袋砍下來。”

忽地,一陣極爲刺耳的聲音。如同夜梟啼嘯一般,從四面八方傳來。

衆人面色無不大變。林黛玉臉色慘白,甚至有些搖搖欲墜。

不止賈環這方衆人色變。就連對面船上的那位青玉簫王,眼神中都隱隱浮現忌憚和驚懼之色。

賈環回頭看了眼林黛玉的面色後,心中勃然大怒,厲喝道:“逆賊,你這是在找死!”

“嘎嘎嘎!你能奈本皇何?莫說是你,就是你祖宗賈代善在此,在本皇跟前也得怪怪的……啊!什麼人,竟敢暗箭偷襲本皇!”

魔皇話未說完,衆人就聽他一聲慘叫,然後便沒了下文,消失的無影無蹤,像是從未出現過一般。

“江湖人稱魔皇最是謹小慎微,但有絲毫不妙,或是一擊不中,就立刻抽身而退。他走了……”

董明月面色蒼白,輕輕的呼出了口氣後,語氣慶幸道。

而對面的青玉簫王的那艘船,也不知何時消失無蹤了。

賈環關上窗戶,然後走到林黛玉跟前,扶住她微微有些顫抖的胳膊,關心道:“林姐姐,你沒事吧?”

林黛玉雖眼中含淚,卻堅強的搖搖頭,強笑道:“就是方纔聽那聲音時,有些噁心頭暈。”

賈環歉意道:“連累林姐姐了。”

林黛玉又輕輕搖頭道:“我沒事的,環兒你放心吧。這位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