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和羅尚周敘的軍隊不同,鄧樸和荀愷因爲要迂迴到鮮卑大軍的左側,所要求達到的縱深要長的多,更何況鮮卑大軍是一路前行,青龍軍和玄武軍想要繞到他們的前面,不僅動作要快,而且估算的距離要正確。

大雪不僅阻礙了鮮卑軍的行軍之勢,同樣對漢軍來說,也是影響巨大的,而且漢軍的行進距離比慕容鮮卑的軍隊要遠的多,鮮卑軍是從武邑開始走的,而漢軍則是從信都一帶出發的,從路程上看,漢軍要比鮮卑軍多走一倍也不止。

這也讓鮮卑諸將是目瞪口呆,漢軍的追擊部隊來得簡直就是太快了,當他們在雪地上坎坷蹣跚而行的時候,漢軍騎兵竟然比他們要快到上何止一倍,這速度,簡直就是神速。

能在暴風雪之中保持這種速度,簡直就是匪夷所思,莫容吐谷渾認爲漢軍前來,必定不是整個軍隊全部殺到,而是特殊的小股部隊前來滋擾,他很容易地就可以將其平定。

但真正的一交戰,慕容吐谷渾才意識到自己完完全全地錯誤了,漢軍派遣而來的,那裏是什麼小分隊,而是真正地滿編野戰軍,兩個軍,整整的三萬人,如此龐大的人馬,也不知道漢軍是如何在雪地之中行軍而不掉隊的。

不過,慕容吐谷渾既然已經是出戰了,斷然沒有回去的打算,就算漢軍是滿編的騎兵,他也一無所懼。

雙方的混戰很快就展了開來,在雪地上,雙方的速度都大打折扣,這樣的戰鬥看起來並不精采,但卻依然是以死相搏,交戰開始之後,雙方絞殺在了一起,殷紅的鮮血都把潔白的雪地給染紅了,看起來觸目驚心。

而就在此時,慕容鮮卑大軍的右側,又殺出一支漢軍的騎兵隊伍,正是傅募和盧遜率領的白虎軍和朱雀軍,從右翼向鮮卑軍發起了猛烈的進攻。 ps:稍後更正,大約兩點以後………………………………………,讓慕容鮮卑的撤軍變得困難無比,舉步爲艱。地上的積雪已經可以沒過戰馬的小腿了,而且看這紛紛揚揚的樣子,這雪一時半會兒也停不下來。

天降大雪,氣溫驟降,還來不及換上冬衣的鮮卑兵個個凍得是滿臉通紅,簌簌發抖,奈何這漫天的大雪,卻是無處躲藏,只能是硬着頭皮一步一步地挨向前行。

慕容涉歸不禁是眉頭緊皺,看來自己的決斷還是遲了一步,如果再早上幾天撤軍,現在下大雪之時,自己恐怕已經悠然地在幽州的營地內烤着火了,而現在,他不得不面對這場突如其來的暴風雪,在風雪中艱難地前行着。

鮮卑兵是個個怨聲載道,抱怨老天爺,但這並沒有什麼卵用,老天爺的意志又豈是他們這些小小的凡人可以改變了得?

不出慕容涉歸的意料,漢軍已經是發起追擊,同鮮卑軍的後衛部隊發生了激烈的交戰。不過慕容涉歸事先已經做出了妥善的安排,由大將烏海親率最精銳的狼騎兵來斷後,慕容涉歸比較放心,有烏海來坐鎮後隊,整個大軍就沒有一點的後顧之憂了。

從剛剛傳回來的消息看,漢軍的進攻非常地猛烈,絲毫沒有因爲雪大路滑就停止進攻。倒是烏海沉着應戰,且戰且退,不給漢軍任何突破的機會,現在整個後衛隊那邊戰況非常地膠着,不過烏海應對得當,漢軍一直未能突破鮮卑軍的防線。

“父汗,用不用派兵去援助一下烏海將軍,漢軍現在攻勢很猛,兒臣擔心烏海將軍抵敵不住。”慕容吐谷渾有些擔憂。

慕容涉歸倒是一臉的平靜,淡淡地道:“不用,以烏海的能力,完全可以擋得住漢軍的進攻。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儘快地渡過漳河,才能徹底地擺脫漢軍的追擊。”

慕容吐谷渾輕唔了一聲,看得出慕容涉歸對烏海很是信任,畢竟烏海是慕容涉歸帳下的第一大將,斷後這麼重要的事情,自然地要交給象烏海這樣信得過的大將來做。

慕容大軍一路向北奔去,在風雪交加的路上行軍,簡直就是噩夢一般,鮮卑兵飢寒交迫,不少人倒斃於路,從武邑通往樂安的道路上,隨處可見鮮卑士兵和戰馬的遺體,被大雪掩蓋了一半。

但鮮卑大軍行色匆匆,根本就無瑕顧及這些遺體,紛亂的馬蹄在冰天雪原上踐踏出一條蜿蜒曲折的道路,一直向北延伸着。

慕容涉歸迫切地趕過漳河去,現在慕容鮮卑大軍遭遇的困境是他所無法預料的,本來一次順順利利的撤軍,卻遭遇到了暴風雪阻路,而在這個時候,漢軍偏偏又陰魂不散地前來追擊,讓鮮卑大軍的撤軍行動變得困難重重,簡直就是雪上加霜。

如果鮮卑大軍不能很快地擺脫漢軍的追擊,那麼他們很可能會深陷到危機之中,溼滑難行的道路,惡劣無比的天氣,缺衣少食的窘境,每一個都堪稱是致命的。只有渡過漳河,鮮卑大軍才能渡過困境,慕容涉歸不相信漢軍可以追擊得很遠,畢竟天氣的惡劣程度對雙方的影響是一樣的,鮮卑軍行軍不利,漢軍的追擊也一定是困難重重,只要渡過漳河,基本上就可以擺脫漢軍了。

但就在此時,鮮卑大軍的左翼突然地遭到了漢軍的襲擊,漢軍騎兵輕騎而進,從左側包抄而至,似乎根本就不受天氣的影響。

莫容吐谷渾立刻主動地請纓,要求帶兵去抵禦,慕容涉歸當即就同意了,慕容吐谷渾立刻引一軍前去應戰。

從左側發起進攻的,是漢軍的鄧樸和荀愷。爲了能快速地追上,鄧樸率領的青龍軍和荀愷率領的玄武軍捨棄了所有的多餘裝備,換上了冬衣,一路輕裝而進,終於在漳河之南追上鮮卑的大軍。

和羅尚周敘的軍隊不同,鄧樸和荀愷因爲要迂迴到鮮卑大軍的左側,所要求達到的縱深要長的多,更何況鮮卑大軍是一路前行,青龍軍和玄武軍想要繞到他們的前面,不僅動作要快,而且估算的距離要正確。

大雪不僅阻礙了鮮卑軍的行軍之勢,同樣對漢軍來說,也是影響巨大的,而且漢軍的行進距離比慕容鮮卑的軍隊要遠的多,鮮卑軍是從武邑開始走的,而漢軍則是從信都一帶出發的,從路程上看,漢軍要比鮮卑軍多走一倍也不止。

這也讓鮮卑諸將是目瞪口呆,漢軍的追擊部隊來得簡直就是太快了,當他們在雪地上坎坷蹣跚而行的時候,漢軍騎兵竟然比他們要快到上何止一倍,這速度,簡直就是神速。

能在暴風雪之中保持這種速度,簡直就是匪夷所思,莫容吐谷渾認爲漢軍前來,必定不是整個軍隊全部殺到,而是特殊的小股部隊前來滋擾,他很容易地就可以將其平定。

但真正的一交戰,慕容吐谷渾才意識到自己完完全全地錯誤了,漢軍派遣而來的,那裏是什麼小分隊,而是真正地滿編野戰軍,兩個軍,整整的三萬人,如此龐大的人馬,也不知道漢軍是如何在雪地之中行軍而不掉隊的。

不過,慕容吐谷渾既然已經是出戰了,斷然沒有回去的打算,就算漢軍是滿編的騎兵,他也一無所懼。

雙方的混戰很快就展了開來,在雪地上,雙方的速度都大打折扣,這樣的戰鬥看起來並不精采,但卻依然是以死相搏,交戰開始之後,雙方絞殺在了一起,殷紅的鮮血都把潔白的雪地給染紅了,看起來觸目驚心。

而就在此時,慕容鮮卑大軍的右側,又殺出一支漢軍的騎兵隊伍,從右翼向鮮卑軍發起了猛烈的進攻。 PS:稍後更正,……………………皮毛的帽子、手套和皮靴,有了這些裝備,騎六軍的將士可以說是無懼嚴寒了。

這個時代沒有棉花,劉胤也只能採用蠶絲做爲替代品,蠶絲的保暖效果要遠遠高於棉花,只是價格極爲昂貴,畢竟蜀地所出產的蠶絲,大多都被織成了錦,很少去填充冬衣的。

劉胤在當年北伐雍涼之時,就曾從國庫之中調用了大量的蠶絲製成保暖的冬衣,最終才得以順利地通過了大雪山,此番在冰天雪地的冀州作戰,劉胤又一次地如法炮製,不過此次所需的數量就更爲地龐大了,至少也得滿足十萬大軍所需才行。

劉諶當然是鼎力支持,洛陽國庫之中不足,劉諶便下令從益州及別的州郡往冀州去調,爲了滿足前線大軍所需,劉諶甚至下令暫時停掉了蜀錦的生產,將蠶絲全部運往冀州。

這讓許多人感到肉痛,這麼多的蠶絲,堆成了如同一座小山,如果全部織成蜀錦的話,價值就是價值連城,浪費在製作冬衣上面,似乎有些可惜。

但劉諶卻不怎麼認爲,只要是前線所需的,一律無條件供應,蜀錦今年沒了,明年還可以再織,但江山社稷丟了,那就真的沒有辦法挽回來了。

有了足夠的冬衣,漢軍在這種天寒地凍冰天雪地之中,纔會行動自如,而鮮卑人大多身着單衣,凍得簌簌發抖,可想而知他們的戰力如何了。

漢軍三路齊出,從三個方向上同時對鮮卑大軍發起了圍攻,這不禁讓慕容涉歸是臉色鐵青,他也沒有想到漢軍竟然是如此地膽大妄爲,這完全是意圖全殲鮮卑大軍的節奏啊!

如果不是遭逢大雪,慕容涉歸很可能會嗤之一笑,漢軍這叫什麼,人心不足蛇吞象,拿八九萬人來就想着一口吞掉人家二十萬大軍,這簡直就是一個笑話。

但現在天公不作美,下起了大雪,也讓慕容涉歸反擊的心機劃爲了無有。在這種情況下,別說是反擊了,能夠抵禦得住漢軍的進攻已經是很不錯了,現在斷後的有烏海,左路有慕容吐谷渾,右路派誰去抵擋呢?

幼子慕容廆主動請命道:“父汗,就由兒臣去擋住漢軍的進攻吧,確保父汗可以渡漳河成功。”

慕容涉歸輕輕地搖搖了頭,慕容廆畢竟還太年輕,這個時候,未必能擔得起如此重大的責任,而右翼一旦失守,漢軍便可以輕而易舉地突破鮮卑人的防禦而攻到中軍來。

更何況,慕容涉歸對這個幼子非常地溺愛,早已是暗下決心,自己在百年之後,便傳位給慕容廆,由他來統領慕容鮮卑部。別看慕容吐谷渾是長子,但卻是庶出,和嫡出的慕容廆地位相差太遠,所以慕容涉歸對慕容吐谷渾並不太重視,反全觀慕容廆,卻是鍾愛之極。

如果說在比較順利的時候,慕容涉歸是很樂意讓慕容廆帶兵出去鍛鍊鍛鍊的,但此刻到了性命攸關的時候,慕容涉歸是斷然不會派慕容廆出戰迎敵的。

“烏山——”慕容涉歸瞅了一眼眼前諸將,道。

烏山是烏海的弟弟,雖然比起草原十大勇士的哥哥烏海差了那麼的半籌,但烏山也還算是慕容涉歸帳下的一員悍將,此刻慕容涉歸親自點名,烏山是立刻出列道:“末將在。”

慕容涉歸吩咐道:“命你率一部人馬,前去抵禦右翼之漢軍,不得有誤。”

烏山領命,率軍前往右翼與漢軍交鋒。

三路人馬都有各自抵擋得鮮卑軍,此刻的慕容涉歸略略地有些放心了,畢竟此前與漢軍交戰,漢軍所擁有的成建制的騎兵也就是六個軍九萬人馬,如今這六個軍三路齊出,漢軍騎兵可是傾巢而出呀。

“這劉胤還真是捨得下血本。”慕容涉歸感嘆道,漢軍總共就這麼一點騎兵,若是戰敗了,豈不是沒有了再戰的本錢,不管劉胤是如何想的,反正慕容涉歸是不可能理解的。

有這三路大軍阻擊,慕容涉歸很快地就率領大軍趕到了漳河邊上。

此時天地蒼茫一色,完全分不清哪兒是河,那兒是岸,慕容涉歸在堤上,吩咐士兵去探看漳河的冰層。

兩名鮮卑兵專門地踩到了冰面上,用力地跺跺腳,看到冰層很厚實,便回去覆命道:“啓稟大單于,漳河結冰,可以橫渡。”

慕容涉歸輕輕鬆了一口氣,原本他還擔心漳河河面上的結冰不太結實,如果無法直接橫渡的話,確實是困難重重,首先渡船就是一個最大的問題。

現在既然漳河結冰,那就省下了建造浮橋的時間,鮮卑大軍,便可以順順利地回到幽州去了。

慕容涉歸顯然不想耽擱任何的時間,立刻下令鮮卑騎兵踏兵步行。

漳河並不太寬,最寬處,也不過才一里多的距離,窄的地方,只有百十來丈的寬度,現在還沒有到數九寒天,純粹是因爲突降大雪導致天氣寒冷河面才結冰的,遠沒到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的地步。

慕容涉歸派人查探完冰情之後,這才放心地率軍開始踏冰渡河,一次河面上承載不了太多的人馬,慕容涉歸就將人馬分開,分批渡河。他親自一馬當先,率軍踏上了冰面。

起初的時候,冰面上沒有任何的異常,鮮卑兵不禁是加快了行進的速度,很快地,他們距離北岸已經是很近了。但還尚來不及登岸,就聽得腳底下的冰層突然地發出喀嚓嚓冰層斷裂的聲音。

慕容涉歸暗叫一聲不好,急忙地撥轉馬頭向後退去,但冰層斷裂的速度相當地快,轉眼之間就已經是碎裂成了一大片,方纔還好好站在冰面上的鮮卑士兵,瞬間就掉入了河水之中。

慕容涉歸也不例外,他剛跑了幾步,轟隆的一聲,連人帶馬,陷入了河水之中。 PS:更正會晚一點,抱歉了,明天早上再看吧………………………………………劉胤也只能採用蠶絲做爲替代品,蠶絲的保暖效果要遠遠高於棉花,只是價格極爲昂貴,畢竟蜀地所出產的蠶絲,大多都被織成了錦,很少去填充冬衣的。

劉胤在當年北伐雍涼之時,就曾從國庫之中調用了大量的蠶絲製成保暖的冬衣,最終才得以順利地通過了大雪山,此番在冰天雪地的冀州作戰,劉胤又一次地如法炮製,不過此次所需的數量就更爲地龐大了,至少也得滿足十萬大軍所需才行。

劉諶當然是鼎力支持,洛陽國庫之中不足,劉諶便下令從益州及別的州郡往冀州去調,爲了滿足前線大軍所需,劉諶甚至下令暫時停掉了蜀錦的生產,將蠶絲全部運往冀州。

這讓許多人感到肉痛,這麼多的蠶絲,堆成了如同一座小山,如果全部織成蜀錦的話,價值就是價值連城,浪費在製作冬衣上面,似乎有些可惜。

但劉諶卻不怎麼認爲,只要是前線所需的,一律無條件供應,蜀錦今年沒了,明年還可以再織,但江山社稷丟了,那就真的沒有辦法挽回來了。

有了足夠的冬衣,漢軍在這種天寒地凍冰天雪地之中,纔會行動自如,而鮮卑人大多身着單衣,凍得簌簌發抖,可想而知他們的戰力如何了。

漢軍三路齊出,從三個方向上同時對鮮卑大軍發起了圍攻,這不禁讓慕容涉歸是臉色鐵青,他也沒有想到漢軍竟然是如此地膽大妄爲,這完全是意圖全殲鮮卑大軍的節奏啊!

如果不是遭逢大雪,慕容涉歸很可能會嗤之一笑,漢軍這叫什麼,人心不足蛇吞象,拿八九萬人來就想着一口吞掉人家二十萬大軍,這簡直就是一個笑話。

但現在天公不作美,下起了大雪,也讓慕容涉歸反擊的心機劃爲了無有。在這種情況下,別說是反擊了,能夠抵禦得住漢軍的進攻已經是很不錯了,現在斷後的有烏海,左路有慕容吐谷渾,右路派誰去抵擋呢?

幼子慕容廆主動請命道:“父汗,就由兒臣去擋住漢軍的進攻吧,確保父汗可以渡漳河成功。”

慕容涉歸輕輕地搖搖了頭,慕容廆畢竟還太年輕,這個時候,未必能擔得起如此重大的責任,而右翼一旦失守,漢軍便可以輕而易舉地突破鮮卑人的防禦而攻到中軍來。

更何況,慕容涉歸對這個幼子非常地溺愛,早已是暗下決心,自己在百年之後,便傳位給慕容廆,由他來統領慕容鮮卑部。別看慕容吐谷渾是長子,但卻是庶出,和嫡出的慕容廆地位相差太遠,所以慕容涉歸對慕容吐谷渾並不太重視,反全觀慕容廆,卻是鍾愛之極。

如果說在比較順利的時候,慕容涉歸是很樂意讓慕容廆帶兵出去鍛鍊鍛鍊的,但此刻到了性命攸關的時候,慕容涉歸是斷然不會派慕容廆出戰迎敵的。

“烏山——”慕容涉歸瞅了一眼眼前諸將,道。

烏山是烏海的弟弟,雖然比起草原十大勇士的哥哥烏海差了那麼的半籌,但烏山也還算是慕容涉歸帳下的一員悍將,此刻慕容涉歸親自點名,烏山是立刻出列道:“末將在。”

慕容涉歸吩咐道:“命你率一部人馬,前去抵禦右翼之漢軍,不得有誤。”

烏山領命,率軍前往右翼與漢軍交鋒。

三路人馬都有各自抵擋得鮮卑軍,此刻的慕容涉歸略略地有些放心了,畢竟此前與漢軍交戰,漢軍所擁有的成建制的騎兵也就是六個軍九萬人馬,如今這六個軍三路齊出,漢軍騎兵可是傾巢而出呀。

“這劉胤還真是捨得下血本。”慕容涉歸感嘆道,漢軍總共就這麼一點騎兵,若是戰敗了,豈不是沒有了再戰的本錢,不管劉胤是如何想的,反正慕容涉歸是不可能理解的。

有這三路大軍阻擊,慕容涉歸很快地就率領大軍趕到了漳河邊上。

此時天地蒼茫一色,完全分不清哪兒是河,那兒是岸,慕容涉歸在堤上,吩咐士兵去探看漳河的冰層。

兩名鮮卑兵專門地踩到了冰面上,用力地跺跺腳,看到冰層很厚實,便回去覆命道:“啓稟大單于,漳河結冰,可以橫渡。”

慕容涉歸輕輕鬆了一口氣,原本他還擔心漳河河面上的結冰不太結實,如果無法直接橫渡的話,確實是困難重重,首先渡船就是一個最大的問題。

現在既然漳河結冰,那就省下了建造浮橋的時間,鮮卑大軍,便可以順順利地回到幽州去了。

慕容涉歸顯然不想耽擱任何的時間,立刻下令鮮卑騎兵踏兵步行。

漳河並不太寬,最寬處,也不過才一里多的距離,窄的地方,只有百十來丈的寬度,現在還沒有到數九寒天,純粹是因爲突降大雪導致天氣寒冷河面才結冰的,遠沒到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的地步。

慕容涉歸派人查探完冰情之後,這才放心地率軍開始踏冰渡河,一次河面上承載不了太多的人馬,慕容涉歸就將人馬分開,分批渡河。他親自一馬當先,率軍踏上了冰面。

起初的時候,冰面上沒有任何的異常,鮮卑兵不禁是加快了行進的速度,很快地,他們距離北岸已經是很近了。但還尚來不及登岸,就聽得腳底下的冰層突然地發出喀嚓嚓冰層斷裂的聲音。

慕容涉歸暗叫一聲不好,急忙地撥轉馬頭向後退去,但冰層斷裂的速度相當地快,轉眼之間就已經是碎裂成了一大片,方纔還好好站在冰面上的鮮卑士兵,瞬間就掉入了河水之中。

慕容涉歸也不例外,他剛跑了幾步,轟隆的一聲,連人帶馬,陷入了河水之中。 漳水一戰,漢軍大獲全勝,斬殺和俘虜慕容鮮卑十八萬之多,戰果輝煌,整個漳水南岸的積雪都被染紅了。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慕容鮮卑大單于慕容涉歸逃走了,這讓漢軍諸將是耿耿於懷,紛紛地向劉胤請命追擊。

劉胤只是微微一笑,道:“逃得好,逃得妙,本來我還計劃着送他一程,既然他己經先走一步,那卻是再好不過了。”

諸將皆是面面相覷,不知劉胤是何意,這擒賊先擒王,斬草必除根,讓慕容涉歸逃掉,簡直就是後患無窮,劉胤沒動怒反而是拍手叫好,這不禁讓衆將是莫名其妙。

有心思敏捷的認爲劉胤說的這是反話,似乎是對衆將沒有擒獲慕容涉歸不滿,但從劉胤的態度來看,似乎又不象,衆人皆是如墜霧裏,不明覺厲。

羅憲問詢道:“如今慕容鮮卑已潰退而去,冀州之患平定,那麼下一步我們又該當如何?是原地休整還是回師洛陽?”

以羅憲的意思,打敗了鮮卑收服了冀州,又正好趕上嚴寒隆冬,也該是漢軍休整的時候了,就算是北征鮮卑,也得明年開春再做計較。現在考慮的問題是大軍該留在冀州休整還是回師洛陽?

其實原地休整和回師洛陽都各有利弊,明年春天對鮮卑進行北伐是板上釘釘的事,如果回師洛陽的話,明年春天還得從洛陽出兵,這一來一回,勢必會耽擱不少的時間。但原地休整的話,二十多萬大軍又將面臨糧草補給的困難,畢竟這麼多的軍隊,所需的糧草數額甚大,糧草來回轉運,光是路途上的消耗就是極爲地驚人的,大軍在冀州呆上幾個月的時間,對後勤補給也是一個比較大考驗。

這也就是軍隊爲什麼在常規駐防的時候不採用集中駐防的原因,固然其中有防務上的考慮,但更多的時候還是爲了方便後勤供應。行軍打仗,尤其是那種跨越數千裏的遠程作戰,對後勤補給是一個巨大的考驗,無法解決糧草輜重的補給問題,將會嚴重影響軍隊的作戰半徑。

這時,諸將的目光也都聚集在了劉胤的身上,等着他回答羅憲的問題,在這個問題上,各人也有各人的打算,有人傾向於原地休整,也有傾向於回師洛陽,但他們都知道,只有劉胤纔是最終的決斷者。

劉胤微微地一笑道:“怎麼纔有兩個選項?冬歇休整,那是必然之事,不過這休整的地點,我倒是選了一處,不過既不在冀州,也不在洛陽。”

諸將皆是一臉的疑惑,雖然說季漢的版圖現在已經橫跨十幾個州了,但從明年出征鮮卑的最佳位置來看,唯有冀州和洛陽兩個地方爲合適,難不成劉胤還有別的考慮?

羅憲道:“不知雍王考慮到何處休整大軍?”

劉胤手指地圖靠北的位置,簡短而有力地沉聲道:“幽州!”

“幽州?”諸將是面面相覷,幽州現在還控制在鮮卑人和前晉的殘餘勢力手中,劉胤要去幽州休整大軍,豈不是要繼續地向鮮卑人開戰嗎?而且幽州靠近北疆,乃苦寒之地,在幽州休整,真的就那麼的明智嗎?

劉胤環視了一下衆人,道:“你們或許都會覺得很奇怪,爲什麼會偏偏選擇去幽州?確實,按現在的天氣和環境,此刻去幽州,並非是上上之選。不過幽州除了薊縣、漁陽、昌黎三城之外,大部分地區已經落到了鮮卑人的手中,此番慕容涉歸吃了敗仗,肯定會逃回幽州,試圖重整兵馬,來年再戰。如果我們就此罷兵休整,等到明年春天北伐之時,慕容鮮卑恐怕已經又在幽州集結起了一支爲數不少的軍隊。你們千萬不要以爲這次消滅了慕容鮮卑的十幾萬軍隊,就可以讓其一蹶不振,事實上,這些胡人全民皆兵,只要給他們足夠的時間,就足以能再造出一支數量可觀的軍隊來,而且戰力絕對不俗。所以我們必須要乘勢而進,乘着鮮卑此次戰敗的時機,北進幽州,將慕容鮮卑徹底地逐出幽州去。”

張樂奇道:“那我們方纔主動請戰追擊慕容涉歸大哥你又不許,慕容涉歸吃了敗仗,定然不會逃得太遠,我們一路追去,斬草除根,豈不正好?大哥你偏要放虎歸山,此刻卻又要攻打幽州,到底是幾個意思?”

劉胤呵呵一笑,道:“北進幽州和斬草除根,那可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

張樂瞪大了眼珠子,道:“兩回事?北進幽州不就是爲了消滅慕容涉歸嗎,怎麼可能是兩回事?”

劉胤故意地賣了一個關子道:“這個你就不用細究了,等到了明年,你自然會明白。”

張樂是一頭霧水,不過劉胤不說,他也不好再追問了。

隨後劉胤調整了軍隊,已經換上了冬裝的無當飛軍、陽安軍和騎六軍組成了北進的一個臨時軍團,剩餘的軍隊則在冀州原地休整。

畢竟用蠶絲和皮毛製做的冬裝代價相當地昂貴,幾乎都快把國庫給掏空了,饒是如此,運送到前線的冬裝也只能滿足裝備八個軍,剩下的七個軍只能是換上普通的冬裝。

普通的冬裝說穿了也就是普通的麻衣由單衣換成夾衣而已,稱之爲“褐衣”,至於名貴的裘皮大衣,那只是官宦富貴人家才穿得起的,劉胤的軍隊近半數人員穿上了“奢侈品”,在這個時代,幾乎是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

身着褐衣的軍隊冬天自然沒法打仗,冰天雪地裏,站上一會兒就凍僵了,更別說去行軍打仗了,所以劉胤把這七個軍統一留在了冀州進行休整,由羅憲和蔣斌統率,等到來年再做安排。羅憲和蔣斌的任務也比較簡單,就是每日午時前後進行一些操練,以維持軍隊的正常秩序即可。

至於已經換好冬裝的這八個軍,則在劉胤的率領之下,越過漳河,踏雪而進,一路向北,向幽州方向開進。 ps:稍後更正,大約兩點…………………………………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慕容鮮卑大單于慕容涉歸逃走了,這讓漢軍諸將是耿耿於懷,紛紛地向劉胤請命追擊。

劉胤只是微微一笑,道:“逃得好,逃得妙,本來我還計劃着送他一程,既然他己經先走一步,那卻是再好不過了。”

諸將皆是面面相覷,不知劉胤是何意,這擒賊先擒王,斬草必除根,讓慕容涉歸逃掉,簡直就是後患無窮,劉胤沒動怒反而是拍手叫好,這不禁讓衆將是莫名其妙。

有心思敏捷的認爲劉胤說的這是反話,似乎是對衆將沒有擒獲慕容涉歸不滿,但從劉胤的態度來看,似乎又不象,衆人皆是如墜霧裏,不明覺厲。

羅憲問詢道:“如今慕容鮮卑已潰退而去,冀州之患平定,那麼下一步我們又該當如何?是原地休整還是回師洛陽?”

ωwш t t k a n co

以羅憲的意思,打敗了鮮卑收服了冀州,又正好趕上嚴寒隆冬,也該是漢軍休整的時候了,就算是北征鮮卑,也得明年開春再做計較。現在考慮的問題是大軍該留在冀州休整還是回師洛陽?

其實原地休整和回師洛陽都各有利弊,明年春天對鮮卑進行北伐是板上釘釘的事,如果回師洛陽的話,明年春天還得從洛陽出兵,這一來一回,勢必會耽擱不少的時間。但原地休整的話,二十多萬大軍又將面臨糧草補給的困難,畢竟這麼多的軍隊,所需的糧草數額甚大,糧草來回轉運,光是路途上的消耗就是極爲地驚人的,大軍在冀州呆上幾個月的時間,對後勤補給也是一個比較大考驗。

這也就是軍隊爲什麼在常規駐防的時候不採用集中駐防的原因,固然其中有防務上的考慮,但更多的時候還是爲了方便後勤供應。行軍打仗,尤其是那種跨越數千裏的遠程作戰,對後勤補給是一個巨大的考驗,無法解決糧草輜重的補給問題,將會嚴重影響軍隊的作戰半徑。

這時,諸將的目光也都聚集在了劉胤的身上,等着他回答羅憲的問題,在這個問題上,各人也有各人的打算,有人傾向於原地休整,也有傾向於回師洛陽,但他們都知道,只有劉胤纔是最終的決斷者。

劉胤微微地一笑道:“怎麼纔有兩個選項?冬歇休整,那是必然之事,不過這休整的地點,我倒是選了一處,不過既不在冀州,也不在洛陽。”

諸將皆是一臉的疑惑,雖然說季漢的版圖現在已經橫跨十幾個州了,但從明年出征鮮卑的最佳位置來看,唯有冀州和洛陽兩個地方爲合適,難不成劉胤還有別的考慮?

羅憲道:“不知雍王考慮到何處休整大軍?”

劉胤手指地圖靠北的位置,簡短而有力地沉聲道:“幽州!”

“幽州?”諸將是面面相覷,幽州現在還控制在鮮卑人和前晉的殘餘勢力手中,劉胤要去幽州休整大軍,豈不是要繼續地向鮮卑人開戰嗎?而且幽州靠近北疆,乃苦寒之地,在幽州休整,真的就那麼的明智嗎?

劉胤環視了一下衆人,道:“你們或許都會覺得很奇怪,爲什麼會偏偏選擇去幽州?確實,按現在的天氣和環境,此刻去幽州,並非是上上之選。不過幽州除了薊縣、漁陽、昌黎三城之外,大部分地區已經落到了鮮卑人的手中,此番慕容涉歸吃了敗仗,肯定會逃回幽州,試圖重整兵馬,來年再戰。如果我們就此罷兵休整,等到明年春天北伐之時,慕容鮮卑恐怕已經又在幽州集結起了一支爲數不少的軍隊。你們千萬不要以爲這次消滅了慕容鮮卑的十幾萬軍隊,就可以讓其一蹶不振,事實上,這些胡人全民皆兵,只要給他們足夠的時間,就足以能再造出一支數量可觀的軍隊來,而且戰力絕對不俗。所以我們必須要乘勢而進,乘着鮮卑此次戰敗的時機,北進幽州,將慕容鮮卑徹底地逐出幽州去。”

張樂奇道:“那我們方纔主動請戰追擊慕容涉歸大哥你又不許,慕容涉歸吃了敗仗,定然不會逃得太遠,我們一路追去,斬草除根,豈不正好?大哥你偏要放虎歸山,此刻卻又要攻打幽州,到底是幾個意思?”

劉胤呵呵一笑,道:“北進幽州和斬草除根,那可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

張樂瞪大了眼珠子,道:“兩回事?北進幽州不就是爲了消滅慕容涉歸嗎,怎麼可能是兩回事?”

劉胤道:“這個你就不用細究了,等到了明年,你自然會明白。”

隨後劉胤調整了軍隊,已經換上了冬裝的無當飛軍、陽安軍和騎六軍組成了北進的一個臨時軍團,剩餘的軍隊則在冀州原地休整。

畢竟用蠶絲和皮毛製做的冬裝代價相當地昂貴,幾乎都快把國庫給掏空了,饒是如此,運送到前線的冬裝也只能滿足裝備八個軍,剩下的七個軍只能是換上普通的冬裝。

普通的冬裝說穿了也就是普通的麻衣由單衣換成夾衣而已,稱之爲“褐衣”,至於名貴的裘皮大衣,那只是官宦富貴人家才穿得起的,劉胤的軍隊近半數人員穿上了“奢侈品”,在這個時代,幾乎是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

身着褐衣的軍隊冬天自然沒法打仗,冰天雪地裏,站上一會兒就凍僵了,所以劉胤把這七個軍統一留在了冀州進行休整,由羅憲和蔣斌統率,等到來年再做安排。羅憲和蔣斌的任務也比較簡單,就是每日午時前後進行一些操練,以維持軍隊的正常秩序即可。

至於已經換好冬裝的這八個軍,則在劉胤的率領之下,踏過漳河,一路向北,向幽州方向開進。 幽州上谷郡。

慕容涉歸回到這裏,總算是踏實了一些,這一路數百里的狂奔,差點沒把他的這把老骨頭給折騰散架了。自從墜入冰河,不知道是身體沒有康復還是心理有陰影,慕容涉歸只覺得自己是大不如前,儘管他已經是年近花甲,但在此之前,慕容涉歸從來沒覺得自己老過,而現在,慕容涉歸真有一種力不從心的感覺。

漳水之戰的慘敗讓慕容涉歸是痛定思痛,就算是逃回了幽州,他都不明白自己二十萬大軍怎麼就一敗塗地了。

這一仗堪稱是脆敗,在漢軍的四面圍攻之下,前後僅僅只有幾個時辰,二十萬鮮卑騎兵就土崩瓦解,星流雲散,就算慕容涉歸當時墜河凍傷,不能指揮戰鬥,但這麼一支百戰不殆的軍隊,居然會敗得如此慘?

或許鮮卑大軍的慘敗可以歸咎爲天氣的原因,暴雪來襲,天寒地凍,這樣的狀況確實不利於騎兵作戰,但漢軍爲什麼會如此地強勢,難不成暴風雪對他們沒有影響不成?或許漢軍正是憑藉着在惡劣天氣下全天候的作戰能力,擊敗了鮮卑大軍,也徹底摧垮了慕容涉歸的爭霸中原的野心。

“父汗,您別考慮太多了,還是保重身體要緊。”慕容吐谷渾看到慕容涉歸愁眉不展,於是勸慰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