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咦?秦巖,你怎麼又下來了?”張迪非常裝逼地踩着大堂經理的胸口問。

“我剛纔被馬國棟暗算了!這王八蛋居然派人剪斷了電梯的鋼纜!我剛纔差點死在電梯裏!”秦巖咬牙切齒地說,並且攥緊了拳頭。

“什麼?這個王八蛋!走!咱們兄弟弄死他!”張迪裝出義憤填膺的樣子說,拉起秦巖的胳膊就要走。

秦巖搖了搖頭說:“不行,你在這裏守着,小心他坐電梯跑了!我走步梯上去!”

巨漠大廈裏面不止一部電梯,秦巖怕馬國棟逃走。 剛走了兩步,秦巖又停下了,他突然想起來,即便張迪守在這裏也沒有用,大廈裏面的電梯不但直通大堂,還直通地下停車場。

如果馬國棟真的想跑,不走大堂也能離開。

“主人?怎麼了?”慕容雪菡看到秦巖停下,好奇無比地問。

秦巖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慕容雪菡。

慕容雪菡想了想給秦巖傳言道:“主人,你想殺馬國棟不一定非要在這裏,我們也可以在其他地方啊!”

秦巖點了點頭,覺得慕容雪菡說的非常有道理。

只是如果在其他地方動手,肯定就不是今天了,秦巖想今天就結果了馬國棟的狗命。

馬國棟已經接連兩次派出兩批高手對付秦巖,秦巖覺得應該儘快解決了這個釘子,否則馬國棟還會找來更多的高手。

不過有時候,很多事情不可能總是順從人的心意。

現在就是這種情況。

就在這時,秦巖的手機響了,他拿起來看了一眼來電顯示,居然是夏雪尼打來的。

“喂?夏老師,什麼事情啊?”

“秦巖,你現在在哪裏?我有事情找你!”夏雪尼聽到秦巖的聲音稍微有一點小激動。

昨天晚上夏雪尼抱着秦巖送給她的兩張符一夜未睡,就像抱住了秦巖本人。

夏雪尼之前對秦巖只是有一點好感,但是這種好感隨着時間的推移,突然間猶如狂濤般洶涌起來,她甚至爲了秦巖可以捨棄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

雖然夏雪尼覺得自己很傻很天真,但是這的的確確是她現在的想法。

特別是昨天抱住那兩張符的時候,夏雪尼就像擁有了整個世界。

之前夏雪尼不是特別理解她的小表妹爲什麼追星,而且還追的那麼熱烈,那麼義無反顧。

現在夏雪尼理解了,她對秦巖的感覺也是這樣。

特別是昨天晚上秦巖送她回家的時候,夏雪尼真想將秦巖的臂彎化作她避風的港灣,一輩子都躺在秦巖的懷裏,讓秦巖保護她、守護她、愛護她。

夏雪尼記得清清楚楚,她當初問表妹,爲什麼喜歡那個明星。

表妹擡起頭用非常認真和執着的眼神說:表姐,你知道嗎?我當初看到他唱歌的視頻後就突然喜歡上他了,愛的不能不能的!

爲了看到關於他的消息,我瘋狂的瀏覽關於他的各種網頁,蒐集關於他的各種事情,我現在都能背出他的愛好和他獲得的各種獎項。

秦巖此刻卻不知道夏雪尼的心境變化,非常隨意地說:“夏老師,我現在不在學校,你有什麼事情現在就說吧!”

“啊!你不在學校啊?”夏雪尼心中非常失望。

“是啊!”

“哦!那就等你回來再說吧!”夏雪尼失落無比地說。

“好的!”秦巖正在想怎麼收拾馬國棟的事情,根本沒有聽出夏雪尼失落的口氣。

就在秦巖和夏雪尼打電話的時候,在馬國棟的辦公室裏,其中一個道士給馬國棟出主意:“馬董,我聽說耿瑤瑤和夏雪尼最近和秦巖走的很近。我們不如抓住她們威脅秦巖。”

馬國棟想了想,點了點頭問:“這個辦法可行嗎?”

道士點了點頭,指着保市市郊的一片墳場說:“馬董,你看,這是咱們保市一處荒廢的墳場,我在這裏養了不少女鬼,她們可以組成一個百鬼天玄陣。”

停頓了一下,道士接着說:“您再看這裏,這是上次玄遠和青冥去的九窈公主墓,和荒廢的墳場相距不到百米。如果我的百鬼天玄陣困不住秦巖,我們就打開九窈公主墓。”

電視劇里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說到這裏,道士摸了一下自己的山羊鬍,眯起滿是兇光的雙眼冷笑起來:“只要我們刨開了九窈公主墓,將裏面的東西放出來,別說是一個秦巖,就是十個秦巖也能輕鬆滅掉!”

馬國棟之前聽道士說過九窈公主墓,他特別想進去把裏面的明器淘出來。

但是考慮到裏面兇險無比,他放棄了這個念頭。

此刻道士提到了九窈公主墓,馬國棟眼中閃過一陣興奮的光芒:“道長,如果墓裏的東西被放出來了,我們能得到裏面的明器嗎?”

道士想了想說:“也許能,也許不能。這要看裏面的東西是不是被全部放出來了!”

沉吟了片刻,馬國棟一拍桌子,大聲地說:“好!我們就把耿瑤瑤和夏雪尼綁了,將他誘騙到墳場!你們現在就去辦吧!”

道士點了點頭,拿起手機打了一個電話。

聊了幾分鐘,道士笑眯眯地說:“馬董,夏雪尼現在正在學校裏,而我徒弟也正好在學校裏,我已經吩咐下去了,他一會兒就會動手!只是耿瑤瑤和他爸去帝都了,估計今天是回不來了!”

“夏雪尼一個人能把秦巖引去嗎?”馬國棟擰起了眉頭,心中有些不滿。

“我覺得差不多!”道士笑着說。

“那就這麼辦吧!”

“好!那我們現在就離開這裏去墳場吧!”道士笑着說。

巨漠大廈大堂裏,秦巖剛準備掛斷夏雪尼的電話,裏面突然傳來一陣悶聲悶氣的“嗚嗚”聲,然後手機突然被掛斷了。

秦巖好奇無比,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夏老師?你怎麼了?”

奇怪?那邊怎麼了?難道那邊的信號不好?或者是夏雪尼的手機突然沒電了。

不一會兒,秦巖的手機又響了,秦巖拿起來一看,是夏雪尼打來的。

秦巖趕快接起來,好奇地問:“夏老師,剛纔是不是信號不好啊?”

“嘿嘿嘿!你是秦巖吧?我叫程子頓,我想約你見一面。”手機另一邊響起了陰測測的聲音。

“你怎麼用夏老師的手機在打電話?”

“這還用問嗎?她被我綁架了!嘿嘿嘿!”程子頓陰笑起來,聲音還經過發聲軟件處理過,聽在耳中十分不舒服。

不等秦巖說話,程子頓接着說:“哦!對了!你可千萬不要報警啊!否則的話,你的美女老師就會香消玉損!”

說到最後,程子頓張狂無比地哈哈大笑起來,聲音是那麼的肆無忌憚。 “你現在在哪?”秦巖咬牙切齒地問,眼中寒芒閃爍。

秦巖最恨別人威脅自己,特別是拿自己身邊的人威脅自己。

“我在維多利商廈等你!你來吧!”程子頓陰測測地說。

不等秦巖再說話,程子頓已經掛斷了手機。

拿着手機,秦巖陷入了沉思之中。

維多利商廈那麼大,對方卻沒有說在哪一層哪一個位置,這顯然是不想讓自己找到。而且對方沒有要贖金,這說明對方劫持夏雪尼不是爲了錢。

秦巖在心中冷笑起來,這件事情很顯然是馬國棟在耍花樣。

“我們走!”秦巖轉過身向巨漠大廈外面走去。

張迪走上來,好奇無比地問:“秦巖,剛纔誰給你打電話了?我們爲什麼要走?”

秦巖將事情的經過告訴了張迪,張迪咬牙切齒地說:“嗎的!想不到馬國棟這小子這麼卑鄙。”

離開巨漠大廈,秦巖帶着張迪直奔維多利商廈。

他們剛剛進了維多利商廈,程子頓又給秦巖打電話,讓秦巖去聯合商廈。

可是秦巖兩人去了聯合商廈後,程子頓又給秦巖打電話,讓秦巖去其他的地方。

就這樣,秦巖一天的時間,接連去了七八個地方。

秦巖就知道程子頓在故意折騰自己,但是秦巖沒有辦法,爲了夏雪尼只能暫時忍辱負重。

不過程子頓已經上了秦巖的黑名單,秦巖在心中發誓,等有機會了一定要弄死程子頓。

程子頓這麼做就是爲了給他師傅天晟道長爭取時間,好在墳場之上擺下百鬼天玄陣。

晚上六點多,天晟道長終於擺好了百鬼天玄陣,而且將炸藥安放在九窈公主墓的西北角,一旦百鬼天玄陣困不住秦巖,他就引爆炸藥炸塌墓宮的墓牆。

至於出來多少鬼怪爲禍人間,這和他一點關係都沒有。

而且天晟道長還想趁機走進九窈公主墓淘一些陰靈,祭煉成法器。

秦巖剛剛來到百達廣場,他的手機就響了。

“秦巖,你來這個地方吧!我把地址用微信共享給你!”程子頓只說了一句話,就掛斷了手機。

不一會兒,秦巖的微信傳來了夏雪尼的共享地址。

“秦巖,看來馬國棟已經給我們準備好陷阱了,就等着我們往裏面跳!”張迪冷笑起來。

秦巖點了點頭。

都市透視醫仙 如果馬國棟沒有準備好,是不會讓程子頓將地址共享過來的,依舊會讓他們在保定市裏面圍着轉。

“張迪,我覺得你還是不要去了!太危險了!”秦巖看着張迪的眼睛,非常認真地說。

“秦巖,你也太小看兄弟我了吧!”張迪撇了撇嘴說。

“馬國棟既然敢引我去那裏,他肯定在那裏佈下了天羅地網。我覺得……”

不等秦巖說完,張迪打斷了秦巖的話:“秦巖,兄弟我雖然也怕死,但是我也不能看着你去送死。畢竟咱們是兄弟啊!”

秦巖好奇地看着張迪,突然覺得張迪轉性了。

以前張迪每次都是有好處纔會去,沒有好處根本不會去。

“你確定?”秦巖緊緊地盯着張迪的雙眼。

“我確定!”張迪非常認真地說。

秦巖深吸了一口氣,點了點頭說:“好!既然這樣,那我也就不再勸你了!我們走吧!”

秦巖一邊說着,一邊拿出一張符,念動咒語點燃。

“轟”的一聲,符在瞬間被燒成飛灰,眨眼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秦巖,你這是幹什麼?”

“叫周小雨來!她此刻應該融合了天魂,實力更上一層樓!她人如果來了,我們的勝算也就大了一分!”

張迪拍了一下腦門,激動無比地說:“我去,你不說我都忘了周小雨這個小妞了。哎呀呀!這個小妞長得也很水靈啊!”

說到最後,張迪忍不住嚥了一口口水,眼中滿是猥瑣的目光。

慕容雪菡看不下去了,直接顯身出來,狠狠地輪了張迪一耳光。

張迪被打懵了,捂住臉詫異無比地看着慕容雪菡:“慕容雪菡,你爲什麼打我?我招你了?還是惹你了?”

緊接着,張迪又想起慕容雪菡昨天晚上和今天上午的惡劣行徑,不由大聲臭罵起來:“對了,你昨天晚上爲什麼耍我?你今天上午爲什麼耍我?”

慕容雪菡沒有回答張迪的話,而是一字一句地說:“張迪,難道你不知道朋友妻不可欺的道理嗎?我和小雨都是主人的鬼僕,也就是說我們都是主人的人。你明白嗎?”

說到“我們都是主人的人”時,慕容雪菡故意提高了聲音,還轉過頭向秦巖偷偷地望去,想看看秦巖是什麼反應。

心動后他是甜的 其實慕容雪菡這麼說,也是要告訴秦巖,她早就是秦巖的人了,秦巖想怎麼樣就可以怎麼樣。

但是秦巖根本不知道女鬼僕就是道士們的泄慾工具,因爲沒有人告訴他。

現在聽到慕容雪菡這麼說,秦岩心中猶如翻起了驚濤駭浪。

不會吧!鬼僕居然可以給主人當老婆?這是真的嗎?如果是真的,那我豈不是……

一想到這裏,秦巖立即覺得下腹升起一團浴火。

不過秦巖並沒有表現出來,假裝沒有聽明白。

這件事情原本應該由馬嬌告訴秦巖,但是馬嬌一是存有私心,二是不好意思說出口。

看到秦巖沒有反應,慕容雪菡立即在心中大叫起來:主人,我早就是你的人了,你什麼時候能把我推倒啊?人家最近又學習了好幾種姿勢,就等着你嚐鮮呢!

“嗯?還有這種事情?”張迪也不知道女鬼僕的事情,他以爲慕容雪菡雖然是鬼僕,但是和秦巖不會產生感情。

“廢話!”慕容雪菡抱住了雙臂,不屑一顧地轉過頭,看向了別處。

張迪笑起來:“好的!我知道了!嫂子,我以後不會胡思亂想了!”

聽到“嫂子”這個稱呼,慕容雪菡顯得特別高興。

張迪大有深意地說:“秦巖,你這下可要性福了!”

秦巖裝出純潔無比的表情:“趕快走吧!夏雪尼還等着我們去救呢!”

來到墳場外面,秦巖看到墳場上空黑氣沉沉,就像罩着一層烏雲。

秦巖不由皺起了眉頭。 黑氣是鬼氣,鬼氣壓頂,這說明墳場上佈下了鬼陣。

至於對方佈下了什麼鬼陣,秦巖也不知道。

就在這時,墳場中突然走出來一個人,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擄走夏雪尼的程子頓。

程子頓穿着一身運動裝,笑眯眯地看着秦巖,對秦巖招了招手說:“秦巖,你過來吧!咱們談一談夏雪尼的事情。”

“夏雪尼呢?我要先看到她!”秦巖冷冷地說。

程子頓拍了拍手,夏雪尼被兩個小鬼抓住胳膊拉了出來。

這兩個小鬼穿着一身紅衣,居然還是兩個厲鬼。

看到秦巖後,夏雪尼頓時委屈無比地哭起來:“秦巖,你來了!”

不過緊接着,夏雪尼就大聲叫起來:“秦巖,你千萬不要過來,他們佈置了很多陷阱!”

“夏老師,你還好吧!”秦巖沒有理會夏雪尼的話,而是關切無比地問,同時緊緊地攥住了拳頭。

“把她帶下去吧!”程子頓拍了拍手說。

兩個小鬼當即拉着夏雪尼,轉過身走了。

臨走的時候,夏雪尼還一個勁地回頭看秦巖,並且大聲地喊叫:“秦巖,你不要管我,你趕快走吧!”

秦巖在心中苦笑起來,夏老師啊夏老師,我怎麼可能不管你呢!我就是不救別人,肯定也要將你救出來。

霸婚,蓄謀已久 “怎麼樣?進來談一談吧!”程子頓笑眯眯地說,眼中滿是譏諷的神色。

秦巖懶得和程子頓浪費脣舌,大踏步地向墳地裏面走去。

張迪跟着秦巖也要進去,秦巖伸手攔住張迪:“你在外面接應我!”

“咱們兄弟,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張迪不聽勸,跟着秦巖走進了墳地。

秦巖想不到張迪這小子這麼講義氣。

當秦巖兩人剛剛走進墳地,天上地下頓時陷入一片黑暗,幾乎到了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步。

與此同時,秦巖聽到女鬼一陣陣低低的哭泣聲。

“主人,這應該是百鬼天玄陣,你要小心一些!”慕容雪菡悄悄給秦巖傳言。

秦巖在心中點了點頭,大聲說:“程子頓,你給我出來!”

“帥哥,你是在找我嗎?”秦巖話音剛落,一個女鬼從地面下爬出來,慢慢地向秦巖走去。

她穿着白衣白褲,頭髮將臉全遮住了,根本看不到長得什麼樣,但是透過濃密的黑髮,秦巖看到黑髮後面有兩點光。

秦巖覺得這兩點光應該是女鬼的眼睛。

“帥哥,你是在叫我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