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咻!

破空聲起,瞬間就向那代理鬼差而去。

“啊!”

淒厲的叫聲頓時將黑天這邊的戰鬥變緩慢了。因爲,有人死了!

隨着一陣攻擊聲,一道死亡召喚的慘叫聲同時響起,黑血飛濺,一名代理鬼差轟然一聲被打飛倒地,身體消散直接死。

所有人都是一愣,包括範土工等人都稍微楞了會。

這個人竟然一上來就殺死了他們的人?

“三師弟!”

“三師弟!”

……

範土工等三人頓時憤怒到極點,他們是師兄弟,但相處百多年裏彼此感情深厚,就如親兄弟一般,甚至於彼此有着特殊的感應。

黑雷此時也有些疑惑,剛剛確實自己和對方對戰,可是也就彼此打的不上不下,半斤八兩而已。要說真正的實力,還是對方高自己一籌。

可是他卻不知道怎麼就死了!似乎剛剛有人暗中出手幫助了他。想到這裏,黑雷向四周看去。

“奇怪!”可是四周卻什麼人也發現不了。這讓黑雷不得不懷疑自己是感覺錯誤了。

“怎麼可能!”現在連範土工都充滿疑惑,對方怎麼可能一照面就殺了自己的三師弟。

對方也是同段位代理鬼差,而且比起三師弟還要差上不少,久戰之下就能看出苗頭。可是現在只是一交手,自己的三師弟就死了。

所以範土工覺得不可能!

和範土工一起的代理鬼差也覺得不可能,他們知道自己師弟的實力。若是那麼輕易就被對方殺死,他們這幾個人早在這個弱肉強食的地方滅亡了。

“附近還有人?”範土工首先問身旁的代理鬼差,除了這個理由,他們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原因。

“也許!”代理鬼差一邊道,但卻將氣息全部散開出去,感受着四周的一切,他要找到那個人。

“恩?”不得不說宋德華始終不是鬼界裏的人,所以不懂隱藏氣息。此時被代理鬼差細細一點一點探去卻是已經發現了藏在草叢裏的宋德華。 “出來吧!”代理鬼差對着宋德華藏身的地方道,聲音冰冷,大有宋德華不出來,他就直接轟殺過去的意思。

殺了三師弟,可以確定對方不是自己人。但此時卻不知道對方實力,所以代理鬼差也不敢貿然進攻。

能偷襲殺死自己的三師弟,這份能耐,不簡單。

“哈哈!被發現了呀!”宋德華笑了起來。

“打擾我家秀才進階,沒辦法,只好讓他去死了!”宋德華的聲音直接從草叢裏傳了出來。接着從草叢裏走了出來。

另一邊的範土工突然一楞,還有一個隱藏的?!

“不好!”距離宋德華比較近的一名代理鬼差頓時大驚,因爲他感覺到那個出現的青年居然直接向他走了過來。

這代理鬼差還沒有明白過來,便被突然閃身出現在他身邊的宋德華直接一拳砸在左胸之上,猶如巨大錘子砸在胸口上,直接震碎了他的心臟,當即眼睛一瞪倒地死去。

“四師弟!”範土工悲慟喊道。

“師弟!”代理鬼差雙眼血紅,看着宋德華,那速度極快的青年。在他們還悲痛自己三師弟死亡的時候,那混蛋居然偷襲殺了自己的四師弟!

範土工比代理鬼差要冷靜點,冷冷看着宋德華心道:那小子實在是麻煩,移動速度極快。看來這個人和劉仁才他們也是一夥的。

範土工就這樣用氣息鎖定宋德華,居然殺了他兩個兄弟,那麼後果就是!

“混蛋!,你死定了!!”

範土工猙獰道,帶着暴戾氣息瞬間向宋德華攻擊過去。

宋德華看了範土工一眼,心中微微一驚。這個代理鬼差不是他能對付的!

“怎麼辦?!”宋德華一邊沉住氣看着對方,警惕着,一邊卻想着辦法。

對方動了!

宋德華眼光一寒,身子立刻後退。同時黑風和黑雷直接衝了上來,直接攔截範土工。

“砰!砰!砰!”

……

三人直接打在一起,黑風黑雷直接兩人化四掌和範土工的兩手對上。

頓時四周響起無數擊掌聲,驚天動地一般在四周砰砰直響。

而此時黑天黑地也撲向代理鬼差,兩人對上一個,也顯得沒那麼狼狽。

黑地此時對着宋德華道“你找機會!”

雖然只是一句話,但宋德華自然知道黑地的意思是什麼,宋德華的角色就是偷襲,一擊必殺。

黑地需要宋德華找機會,然後將代理鬼差殺了。

二對一,可是黑天黑地他們這四人並沒佔到多少便宜。只因爲對方兩個都代理鬼差實力要比他們強大。實力懸殊太大……

“轟!”

正當宋德華留意戰場的時候,天上又一道黑色雷電閃了下來,再次把劉仁才吞沒。

“這……”宋德華有些擔心起來,畢竟這雷電比起前面的更是恐怖,威力更是猛烈不少。

王嬌蓉曾說過,一定要在有把握的情況下的升級,否則只有身死。

電光閃過之後,只見四周被雷電帶來的狂暴氣息瞬間消失,接着劉仁才的身子再次出現在宋德華的面前。

此時的劉仁才眼睛緊閉,全身冒着白煙,就如被雷電電焦一般,絲絲白煙升起。

“這個傢伙,想不到你卻比我強大了……”

感受到雷電過後的劉仁才身上氣息陡然增強的氣息,宋德華有種說不出來震撼感。似乎是熟悉的感覺,又似乎眼前的劉仁纔不再是以前跟在自己身邊的秀才一般。

“啊!”

正當宋德華還在細想着過去一切的時候,黑風的叫聲打斷了宋德華的思緒。就那麼一會,此時的黑風和黑雷已經連連敗退,而黑風更是不小心被對方打中,正吃痛叫出聲來。

眼見黑風受傷,黑雷連忙出手,希望以自己的凌厲攻擊讓範土工好顧忌幾分,然後讓黑風可以有時間緩過氣,不至於連連被對方打中。

可是範土工也太強悍了,雖然有黑雷牽制,但卻硬是震開黑雷的掌風和力量,硬是衝着向黑風飛馳過去,手上揚起就攻擊過去。這一招若是打中,黑風危險,不死恐怕也站不起來!

“地龍!”情況危急,宋德華想飛撲過去都不行,只能喚出地龍搶救。

“吼!!”

一道嘹亮動天的龍吟頓時響徹大地,而範土工似乎也感受到了來自那龍吟的危險,身子連連後退開去。

黑色的身影從宋德華的身前竄了出去,一道長長的黑影直接向範土工衝去。只見地龍張嘴,鋒利無比的獠牙頓時帶着血腥味向範土工咬了過去。

“這是什麼魂獸?!”範土工沒想到宋德華居然有魂獸,當見到地龍的時候臉色頓時變了變。眼前的魂獸實力不俗。

範土工身子一連三次後跳開去,只見範土工沒有停留,也沒把地龍作爲攻擊目標。在他眼前有宋德華和黑風黑雷,還有一隻二十多米長的兇悍魂獸。範土工要想佔點便宜已經很難,所以他瞬間旋轉身子,直接攻擊黑地和黑天。和代理鬼差一起,二比二。

只要範土工和代理鬼差能瞬間解決黑地和黑天任何一個,那麼接下來他們都會輕鬆很多。

原本他們完全可以解決眼前的黑地和黑天等人,更是可以把劉仁才也解決掉。但他們不知道的就是眼前這個突然出現的青年,瞬間就殺掉他們的兩個人,而如今而是把他們陷入困境。

“喝!喝!”範土工衝入裏面,直接和黑地對上手,而同時黑天也被代理鬼差纏上了,頓時雙雙打越發激烈。尤其是範土工和身邊代理鬼差,爲了爭取更多的時間,此時出手更是快準狠,一連攻擊過去。

只希望能先解決一個,然後讓他們有更多的時間繼續把其他人殺掉。如果不是這樣,等他們一聯手,那麼範土工和代理鬼差就必須逃跑。

“地龍,你纏一個!我解決一個!”宋德華怎麼怎麼會不知道範土工和代理鬼差的想法,頓時指揮地龍攻擊過去,將他們的猛烈攻擊阻止下來,讓他們停下來,這樣黑地和黑天才安全。

地龍的速度很快,再者它那長長的身體本來就是優勢,這身子一擺,頓時就撲向範土工,立刻就使他的攻擊斷開,逼的範土工後退。

“畜生!連連壞我好事,你當我怕了你不成?!”範土工被地龍的再三打攪,頓時讓範土工怒性大發。咬牙切齒後直接向地龍撲了過去。雙手連連揮出拳頭,一副要把地龍殺了一般的樣子。

“吼!”地龍被範土工閃來的身體拍中,頓時也是惱怒無比,張開大嘴就向範土工咬了過去,尾巴一擺更是虛空傳來呼呼聲,凌厲無比。

一人一龍,直接纏在一起鬥了起來。範土工的實力不得不說強悍,隱隱有壓過地龍的氣勢。

而另一邊的代理鬼差就吃力多了,因爲宋德華的加入,代理鬼差已經連連敗退。宋德華的實力不比黑地差,所以這一來代理鬼差已經吃架不住,想逃跑。

但黑風和黑雷已經截斷了後路,這有使代理鬼差不得不咬牙攻擊,肆意攻擊,邊攻擊邊連連吼叫起來。似乎是爲了讓自己更強大,也許是爲了掩飾自己內心的恐懼感。

“砰!”地龍一招長尾甩了過去,直接把範土工打在地上。同時代理鬼差也被宋德華一掌拍中,直接落地。

範土工也是強悍人物,這樣被打落,硬是直接一抹嘴上的鮮血仇恨看着宋德華和範土工等人。

“你們得罪我們,只怕你們也活不了多久了!”範土工突然有些淒涼道,但說話的時候雙眼帶着冷光,一副不怕死的樣子。

“哼!今天把你殺了,誰知道是我們幾個人乾的?”黑風覺得眼前的範土工和代理鬼差根本就弄不清楚情況。殺了他們自然是毀屍滅跡,難道還要大聲告訴別人是自己殺的不成?

“哼!”範土工還想說什麼,但是代理鬼差卻用眼神阻止了他,最後範土工冷哼一聲。

反正眼前的幾人是不會放過自己的,不如……

範土工和代理鬼差對視,接着兩人直接分東西兩邊飛了出去。

他們要引開對方的力量,不管是誰那一邊人多,這邊多,那邊就自然少,那邊的人逃生的機會就大的多了。

如期在這裏等死,不如就趁機逃跑,能跑一個是一個。

“啊!”代理鬼差還在想範土工應該能逃了吧,應爲此時大部分人都在他的身後追來,而範土工那邊也就頂多一個人吧。但是代理鬼差想不到的是很快他就聽到範土工的慘叫聲,應該是遭難了。

代理鬼差雙眼眼神黯淡,這一次真的完蛋了。

“轟!”一道黑影直接出現在代理鬼差的頭頂,當代理鬼差他擡頭看去的時候,之見有一個黑色的五爪直接爪在他手上,下一刻,代理鬼差感覺疼痛,接着什麼都不知道了。

地龍叫爪上的人頭直接丟在了地上,剛剛它那一爪就要了代理鬼差的命,代理鬼差居然連半點反抗之力都沒有。 宋德華收拾範土工後回來和黑風等人匯合,剛剛天空之上又一到雷電轟然而下,此時的劉仁才全身已經通紅無比,再受到一道雷恐怕都難以忍受。畢竟人的身體是肉做的。

雷電是什麼,在宋德華生活的世界,一個雷電足夠人死幾次了。那是大自然裏威力極大的電,一閃之下萬物可滅。這種強大隻有天罰才適合他。

由不得宋德華不擔心劉仁才,這種自殺式一般的進階讓宋德華開始有些擔心起來。如果能有避開這種九雷懲罰進階該有多好,起碼這種皮肉之苦完全可以免掉。

但這裏是鬼界,宋德華知道,自己所想的一切都是多餘的。如今他只能期待劉仁才能撐過去,而不是死去。

“你是?”如今終於消停,黑天看着宋德華疑惑。

“秀才的朋友。”宋德華感覺自己這樣介紹自己會好一點,也不用講那麼多。

黑天黑地四黑風黑雷四人看着,隨即張嘴繼續想從宋德華那裏詢問點什麼。

“轟!!”

第八道雷,在他和黑地談話的時候,雷聲已經不斷的傳來,半漆黑的天空之上總隨着雷聲而閃爍着雷電。

現在這個時候一切都只能靠劉仁才自己,宋德華他們只要保證在劉仁才進階的時候沒人能打攪就可以。

眼看現在是第八道雷,而劉仁才的身子已經全部焦黑,白煙直冒。

“這個秀才……會沒事的吧?”宋德華心裏拿不準,眼看着此時的劉仁才居然這般模樣,心裏憐憫萬分。同時心裏突然有了另一個想法,這傢伙被雷電霹成這個樣子,不知道等下神智清晰不清晰,等下會不會認識自己?

“應該沒事,進階對我們來講是好事。”黑地苦笑。做了代理鬼差,只能硬着上了。

“希望吧!”宋德華淡淡看着劉仁才。

此時他也知道黑地他們和劉仁才之前和範土工結怨,接着範土工四人就開始跟在劉仁才的後面。直到今天劉仁才突然要進階,黑地四人才忠心守護在四周,爲的就是怕範土工幾人追上。

範土工幾人已經跟了他們三天了,黑地他們早就已經準備和對方來個你死我活的。這也就是即便知道他們對方那麼強大而黑地他們卻沒有半點退卻樣子的原因。

宋德華呵呵笑過,隨即將更多的目光看向天空之上已經聚集成漩渦一般的烏雲。

宋德華知道,那是在積聚第九道雷電,也是最後一道,只是宋德華不知道的是,劉仁才能否挺過來。

四周已經開始能感覺到那狂暴的氣息,充滿暴戾,帶着狂野一般。這種力量讓宋德華和黑地他們開始向四周散開,因爲他們已經感覺到危險。

天上烏雲鉅變,時而快,時而慢。但又有時候卻是靜止一般,凝聚在天空之上。

“轟!”

毫無預兆,一道粗有十米寬的雷電帶着光電閃了下來,直接而下,瞬間!

“轟!”

劉仁才整個人消失了,被雷電包裹其中,而同時四周的草木全部變焦,燃燒成火。直徑,百米!

“不好!”即便宋德華已經和黑地他們閃開有一段距離,但也沒想到那雷電威力居然那麼猛,直接擴散開去,直徑百米,全部是雷電。而此時宋德華他們卻正在百米直徑裏面。

宋德華身子一動,但黑地他們似乎還沒反應過來,眼看着雷電就要見他們全部包裹其中,宋德華也已經看到黑地他們臉上的驚駭表情。可是,晚了。

“吼!”沖天龍吟,只見地龍突然從半空由天而降,直接在半空雷電中穿梭而過,擋住了那還在轟擊劉仁才的雷電。此時在地龍身體之下,完全沒有半點雷電。

而在地龍之上,全部雷電將地龍包裹起來,此時黑色的地龍硬是被雷電包裹成白色,金光顏色。

“吼!”雷電依舊在閃爍,而地龍也還四爪騰飛一般仰頭長嘯,龍吟聲聲不斷。

“這混蛋在做什麼?!!”宋德華緊張的看着自己的地龍,此時卻見它連連龍吟,內心也不知道這地龍混蛋在幹嘛。它死了宋德華還到那裏去找魂獸呀。

黑地他們剛剛躲過一劫,此時四人紛紛癱瘓在地,看着半空的地龍。

剛剛感受到雷電往他們身上來的時候他們驚駭萬分準備躲開,可是晚了,眼看着他們就要被包裹在雷電裏面,以他們現在的狀態必然受不了雷電之威。

宋德華頓時全身血液和力量都激發出來,心臟也從正常心跳變成十餘倍一般快速跳了起來。但依舊還是沒能讓他們跳脫雷電範圍。直到那雷電突然間沒了,他們摔落在地後,他們才發現,此時的他們全身汗水,而且想再動一下都難,顯然剛剛已經嚇壞了。

沒人不怕死的!

“你的魂獸不是在吞雷吧?!”黑地此時看到的是那地龍居然張開嘴龍吟的時候,不少雷電卻是突然竄入了它的獠牙嘴巴上。

宋德華聽到黑地的話頓時留意看去,果然,只見那些包裹在地龍身上的雷電居然一點點被地龍吸食進去。,那樣子驚世駭俗,讓宋德華看的連連咂舌,心想,這也可以?

“轟!”

那雷電轟聲還在,而地龍卻依舊在上面飛舞着,到最後的時候更是直接張大嘴巴由下向上,對着雷電直接張嘴吞了進去,身子直接向天空上飛了過去,對準了雷電。

“這……”宋德華着的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或者形容地龍。雷電成了它的美食。那意味着自己以後進階不是不需要費半點力氣?

“咳!咳!……”正當宋德華和黑地他們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天空上地龍的時候,劉仁才位置上傳來咳嗽聲,卻是那已經成了黑人一般的劉仁才醒了過來。

“這天雷……要死了……”劉仁才罵了句,接着整個人就癱在地上,此時的地和他的模樣一樣,都是黑的可以。

“劉大哥!”黑地第一個撲了過去,那是他們的大哥,過去四人就跟着他混。

“沒死……”劉仁才明顯被剛剛的進階搞的非常狼狽,此時正全身傷痛。

“沒死就好。”宋德華看到這裏笑了笑。

“先生?”劉仁才怎麼想也想不到,宋德華居然在這裏。

黑天黑地四人看着宋德華,突然有些呆了。

“先生?難道是……”

他們也聽說過先生的名字,也知道宋德華的強大,可是眼前的宋德華是那麼的普通,一點也不像傳說中的那樣……

“你們打算接下來做什麼!”這是宋德華最想知道的。

宋德華知道劉仁才他們是不會和自己一起的。因爲在一起只會讓彼此的手腳放不開,成長就是如遊子一般活在天涯海角,然後長大。

“那幾個人……”劉仁才的意思已經很明白。他說的範土工……

剛剛進階的時候他依稀記得範土工等人偷襲,所以接下來也該輪到他反擊了。

“我繼續去追殺大魂獸。”宋德華道,這是他和劉仁才一直走着路,宋德華覺得,要自己變強大,那麼就融入這個惡鬼界裏面。

“恩,那分頭行事。”劉仁才道,不過話裏有話,也許是因爲黑天四人在,所以不方便說。

“好!”宋德華聽到劉仁才的話就足夠了,接下的事也很簡單,那就是彼此演好自己的角色。

同時宋德華的心裏再次充滿激情,因爲在這裏,他不是孤單一個人。那麼接下來的日子,是宋德華成長的日子。

“恩。”劉仁才感激看着宋德華,只要忙完他的事情,他會找宋德華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