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哈哈,大叔你真的好有趣。”我抱住了他,表達了一下自己安慰之情。可是卻意外覺得他身上的味道不好聞,於是馬上退出幾步,道:“不如,你洗個澡在走吧,好大的腥味兒。”

“是嗎?那好,你去取我的衣服上來吧。”

“好的。”於是他不但在外公家洗了澡還吃了飯,得到了外公一家人的稱讚。 我覺得外公外婆也算是畫風奇特了,明明挺奇怪的人硬是讓他們讚了又贊。

這可能是由憐生愛了,因爲虯龍大叔的做菜手藝不錯,當外婆問起原因的時候,他說自己一直在照顧自己,所以練的好手藝。外婆自然要問他的父母了,於是虯龍大叔的說法是,母親早死,父親長居國外,於是他就單獨一個人。

不知道爲何。我覺得他倒是沒講錯,自己都有點要可憐他的意思了。

我知道真相的都要可憐他了何況是外公外婆,吃飯的時候一直給他夾菜,讓他如果沒有地方串門的情況下可以去我家或是外公家。虯龍大叔當然同意了,笑得十分開心,有種憨憨的感覺。

雖然明知道他是在坑什麼後院政策,但是因爲很成功我就原諒了他。

外面終於將雞鴨什麼的處理好了,虯龍大叔將東西讓鄉里分給了受災嚴重的一些農戶,然後留給了外公外婆一些,我們帶了一些向回走。這次來的時間雖然短。但是感覺還是不錯的,畢竟是做好事。

做好事與做壞事的心情是完全不同的,只是路上比較辛苦。

大概因爲太辛苦了,司機開車有點走神兒。

我和虯龍大叔正在後面爭論着小學畢業的時候他要送我什麼禮物,突然間一陣刺耳的聲音傳來。還沒有去想發生了什麼事,就見虯龍大叔接我緊緊的抱在懷裏。

接着一陣天玄地轉,我們的車似乎被撞出了高速,直滾向山下去。

那個地方的山雖然不高,但是被這樣撞下來我覺得應該是離死不遠了。

一閉眼,突然間覺得自己從車裏飛了出來。然後很準確的摔在一邊的草叢上,雖然很疼但似乎傷得不嚴重。

“大叔……虯龍大叔……”我從地上站起來纔想到這些可能是虯龍大叔做的,但是他爲什麼沒有抱着我跳出來而是將我摔出來?

平時一點傷也見不得我受的人能夠忍心將我摔出來,那他一定是遇到了什麼情況。

我從草叢中爬出來順着一地的車的零件向下跑去,遠遠的就見着我們坐着的保姆車上面被鋼筋刺成了篩子。而正在這時,就聽裏面有人道:“閃開,後面……”

我回頭一瞧,一輛大車也翻滾着飛落下來,如果它撞到了大叔們的保姆車上,那豈不是十分危險?

“大叔快躲開,求求你快躲開。”我一邊跑一邊哭着大叔能夠躲開這個厄運,可是心裏清楚那很難,因爲我看到了,兩根鋼筋從大叔的胸口及小腹穿過,將他完全困在了車上。

“小笨蛋你快躲開的,大叔不會死,相信我。”虯龍大叔看着我,臉上充滿着自信的笑。

我竟然相信了他,想着畢竟他是龍,所以應該不會有問題,如果我跑上去反而讓他沒有辦法掙脫了。於是我跑到了一邊等着,可等來等去卻看到那兩輛車轟一聲撞到了一起,然後引起了一場非常大的爆炸。

接着,我的眼前是一片大火,我整個人都驚呆了。

哆嗦着站在一邊瞧着祈禱着大叔像神奇的英雄似的從火海中走出來。然後笑着對我道:“我說過我不會有事。”

但這種情況始終沒有發生,大叔從頭到尾就沒有走出來,甚至到救護人員來到的時候也沒有。

我好似才清醒過來,嘶聲的叫道:“大叔,你這個大騙子。你說你沒事的,你說過你不會死的,爲什麼不出現,啊啊……虯龍,大騙子。”

可無論我怎麼叫虯龍大叔都沒有迴應我,倒是醫護人員將我抱了上去,然後檢查了一下準備送醫院,可是我就是不走,道:“別碰我,我要等大叔回來。”

可能是我太激動了,所以最後被打了鎮定劑強行帶回了醫院。

在醒來之後我發現爸爸與媽媽都來了,我馬上坐了起來大聲道:“大叔,爸爸快去救救大叔。”

地下情:寶貝,你真甜! 媽媽將我按了下去,然後道:“別擔心,屍體中並沒有發現虯龍。他應該是逃走了纔對。”

“那他爲什麼沒有出現,我等了他好久。”

“應該是有別的原因,等他出現我定會教訓他,說好的豪發無傷……”

“爸爸,是大叔用身體將我保護住的。否則我只怕已經死了。但是他爲了保護我,被鋼筋穿透了,還被大車壓了,我覺得好可怕,如果他真的活着求你們不要再罵他了好嗎?”

用可憐兮兮的眼神看着爸爸,希望他不要再爲難大叔。

爸爸是最好哄的人了,所以他在怔了一下後道:“只要你給我好好的不要再哭再鬧的,什麼事都可以。”

我點了點頭,道:“我要去找他可以嗎?”

“不可以,找他的事情交給我,你在這裏好好的休息。”

“那爸爸,一定要找到大叔好嗎?”

“好。”

我知道爸爸找起來要比我快,現在不得不相信自己是個小孩子,連找人這點事情都做不好。

爸爸揉了下我的頭給了我一個安心的笑容就走了出去,我覺得他或許不會再去討厭虯龍大叔了。至少大叔救了我,這點他應該很清楚。

因爲醫院中媽媽看着所以我走不出去,呆坐在牀上半天竟然迷迷糊糊睡着了。睡着之後我突然間覺得有什麼東西碰了一下我的頭。

莫名的感覺到了對方是誰,於是想也沒想的突然間伸手抓住了他,這才睜開了眼睛。對方似乎完全沒有想到被我捉到,似乎嚇了一跳的樣子。

“大叔。你別跑,我知道是你。”就算穿着大家還帶着帽子,可是我卻猜到他是誰。轉頭先看了下媽媽,發現她竟然爬在一邊的桌子上睡着了。

姿勢有點怪,我覺得她更像是被打暈了。

虯龍大叔竟然打暈媽媽。這要是讓爸爸知道肯定要被揍的。按照爸爸的說法,以前或許打不過他,但是他從某個地方回來之後被束縛了力量,所以他才能打得過虯龍叔叔。

但也正因爲被束縛了力量,所以纔沒有躲開嗎?

“大叔,你沒事吧,爲什麼不出來見我,你嚇死我了。”先拉住他的胳膊將頭依在上面輕輕的蹭着。

可是不對啊,爲什麼硬硬的。

這不似人的皮膚,倒好似是穿了一層盔甲的樣子。我連忙拉開他的衣服。卻見裏面的一層肉黑黑焦焦的,而有的地方則生出了細細的鱗片,看起來好似結了一層疤似的。

我有些心疼的道:“這是受了燒傷?”

“嗯,沒有關係,正在痊癒,你不要擔心。”

“爲什麼不來見我?”

“因爲我……”我突然間跳下牀看着他,可是他卻又將臉轉向一邊。我終於知道了,一定是他受了很嚴重的燒傷,只怕臉上也與身體上一樣十分可怕,這纔不想見我吧。

“讓我看看。你受了傷爲什麼不進醫院。”

“不要看,我本來就是想偷偷確定你平安,等我的傷好了就會回到你的身邊的,誰知道,你突然間醒來。”

“笨蛋大叔,我一直在擔心你啊,哪裏睡的實。對了,司機和那個經理人呢?他們不會……”這點其實不用問我也清楚了,因爲爸爸說沒有找到虯龍叔叔的屍體。

那句話的意思不就是,所有人都死了。所以纔會是屍體。

“他們都死了,有時候我覺得即使自己能力再強,有時候也有做不到的事情。”

“不,你救了我。不然你可以逃出去的,可以讓我看下你的傷嗎。我可能會害怕,但是我想看一看,不然我不放心。”

伸手去掀大叔的帽子,可惜身高差有點大,有點夠不到。

而虯龍大叔又下意識的躲着,所以我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成功抓到他的帽子輕輕的搞了下來。

頭髮都差不多燒成了短髮,臉上也是一樣,好多燒傷的地方。我摸着布着細鱗片的地方道:“這裏是怎麼回事?”

“那裏的傷已經好了,等過一段時間鱗片也會消失,到時候就會恢復原來的樣子。”

“大叔,你是隻龍真的太好了,你沒有死真的太好了,答應我,永遠永遠也不要死在我面前好嗎?”突然間好似放下了什麼似的,抱住他痛快的哭了起來。

“你別哭了。我不是沒事嗎?”

“對了,你還被鋼筋刺穿了,你身上的傷沒有事吧?”

我想起來這事就急了,伸手去脫大叔的衣服。他雖然遮遮掩掩但還是被我解開了外衣,然後將裏面的背心擼到了上面。

果然。受傷的地方被包紮起來了,但是紗布上面還滲出了新鮮的血。

“住院吧,你這樣子還跑來跑去做什麼?”

“我是怕你擔心,所以想將信交給你。”他看了一下桌面,我見上面擺着一封簡單的信。

原來是爲了這個纔來的。我不敢再撲他了。

而虯龍大叔拉上了衣服道:“我沒事,而且這個樣子住院會嚇壞很多人吧!”

“那怎麼辦?”

“我會找個安靜的地方養傷……”

“不行,我看不到你不放心。”

“那怎麼辦?”

突然間虯龍大叔看着門外道:“有人來了。”說着就要跳樓,我不知道自己住的是幾樓,剛要阻止他又回來了,道:“下面是救護車。”

“牀下。” 虯龍大叔儼然是聽話的,聽話到什麼程度呢,我說牀下他就毫不猶豫的鑽了進去。

那叫一個痛快,我眼睛差點沒看直了,所以等護士他們進來之後就看到我呆呆的看着窗外。因爲她們以爲我媽媽是睡着了,所以還輕手輕腳的道:“要打針了。”

“哦。”不能讓虯龍大叔在下面呆太久,於是我就伸出了手。

原本挺抗拒打針的,但是現在只希望他們早點打完早點離開。

護士們動作倒是挺快的,打完了就離開了。但是媽媽醒了,她揉着自己的脖子道:“我好像被人打暈了一樣,好疼……”

“啊,一定是您太累了。呵呵。”

對不起了媽媽,不是我要坑你的,是因爲你要知道了是虯龍大叔的事情被你知道一定會告訴爸爸,到時候還不打起來?

媽媽向來迷糊。所以應該不會多想吧?

可是我錯了,媽媽只是在爸爸面前迷糊而已,在我面前這點小心思完全騙不了她。

“虯龍是吧,他還真敢下手啊。”

“沒。沒,他在……”

剛要說明門開了,接着爸爸走了進來,道:“我已經讓小鬼們出去找了。相信很快就會有消息。你們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

“沒事。”我馬上搖頭。

“初月打針哭了。”

“我纔沒哭。”

話說完看到媽媽使眼色,於是就只能默默的背起了黑鍋。

“沒哭嗎,沒哭就睡吧。”

“爸爸,我剛睡醒。”

“那也睡。”

“爸爸,我想吃冰激凌了。”把人支出去好讓虯龍大叔出來啊,在裏面悶半天了。

可是爸爸卻道:“小萌,你去。”

“我……你走的快你去。”

“小萌,你不覺得我走來走去的會吸引很多人嗎?”

媽媽的臉色相當不好看,儘管爸爸是笑着的,可是我覺得她的自信心一定被打擊了。因爲她總說,全家的顏值她的是最差的。

現在她又被默默的被打擊了,因爲她出去的時候一般不會被注意,但是爸爸出去肯定會吸引很多人。

唉,我爲媽媽默了個哀,然後等媽媽氣走之後我和爸爸大眼瞪小眼的在房間裏坐着。

我非常鬱悶啊,總覺得爸爸好似知道了什麼,但是又好似不知道什麼,我這個忐忑啊,都不敢看他了。

“有什麼事不能告訴爸爸?”

“沒。沒有啊。”

絕對不能讓爸爸知道,否則肯定會打起來的,光瞧這笑起來的表情就知道了。爸爸你平時不笑的知道不,一笑起來肯定會有壞事發生知道不?

二哥真的太像爸爸了。所以我完全能夠理解他這麼笑的一定是不懷好意的,於是更不敢說出真相了。

“睡覺。”不能總是跟着他大眼對小眼啊,可是背後的視線好熱,我馬上將被子蒙在了頭上。眼不見爲淨,這個作法倒是很好。可是沒有想到爸爸竟然向我走了過來,我馬上坐起來道:“你做什麼?”

爸爸伸指將我點倒在牀上,道:“你覺得我會做什麼?”

“我哪知道?”

“你的藥要換了。”

“是……是嗎?”

我鬆了口氣,原來是換藥啊。

可是爸爸邊換藥邊道:“瞧着你那你是護小狗似的模樣。”

小狗是什麼鬼?

我默默的看了一眼爸爸,然後道:“什麼小狗,這裏哪來的小狗?”

“小笨蛋,和你媽媽一樣的笨。”爸爸彈了一下我的鼻子,然後在我一臉茫然的時候道:“我去外面問護士晚上要不要加藥。”

開玩笑。晚上還要加什麼藥?

可是我見他走了忙跳牀來,低頭道:“大叔,你可以走……”

我將頭整個底下的時候卻看到大叔竟然在牀下睡着了,倦着身子睡得相當的熟。真的像一隻被主人拋棄的狗狗似的。那麼大年紀了爲什麼如此的萌,直擊了我心底最柔弱的地方。輕輕的將牀上的被單拿下來,鑽進去給他蓋好,然後又爬回到牀上。看他睡得那麼熟還是不要打擾了,可憐的傢伙一定累壞了吧。

過了一會兒媽媽買冰激凌回來,下午就辦了出院手續。我要走的時候還看着牀下,他不會要在這裏睡下去吧。正在這時爸爸踢了一腳牀的一角道:“喂,起來走了,你想睡到什麼時候?”

我整個人都驚呆了,原來爸爸是知道的啊,怪不得他說什麼小狗,這小狗指的就是虯龍大叔。不知道爲什麼。我看着虯龍大叔從牀下出來嘿嘿一笑的時候竟然也忍不住笑出聲來,然後對着爸爸老老實實的道:“謝謝爸爸。”

當然要謝謝了,爸爸剛剛一定是看在我的面子上纔沒有和虯龍大叔打起來,否則還不定出什麼狀況呢!

這次驚險的旅行總算是結束了,然後我也迎來了小學的畢業儀式。在畢業典禮上,我們一家的出現可以說是讓全校的女老師眼睛都變得亮亮嗒,我也是很無語了,爸爸真的是越老越吸引人了,而我那兩個哥哥也是很漂亮的存在,真的是校園一角最美的美男風景線,再加上虯龍大叔的到來,連要簽名的都有了。

不過我畢業禮沒少收甚至比二哥的多,二哥是學霸,所以他要代表全部畢業生講話。

虯龍大叔看了一眼二哥,然後問我道:“小學直升初中,然後高中的時候你們大概就要分開了吧?”

“呃……爲什麼?”我有些不理解的小聲問。

“因爲這裏寫着。他是全年級第一,而你是……”他的手指向後劃,向後劃,然後遠遠的第五十名找到了我道:“你是第五十。”

我有種自尊心被擊碎的聲音。黑着臉道:“虯龍大叔什麼的最討厭了。”

爲了這句話,虯龍大叔喪氣了很久。

可是沒有想到,我和二哥初中就分開讀了。他被一所精英的學校給特召去了,據說這所學校在初中就開始培養學生們的興趣愛好了。比如說你喜歡計算機而且對那個東西又在行。那麼好了,這學校就會培養你,等你初中畢業就可以達到大學畢業的水平了。

二哥好學,可是他一度想因爲我放棄,而我要與他分開也有點不捨。可是爸爸卻道:“元元,你不可能跟着妹妹一輩子。這是個好機會,你可以去體驗自己的人生,不要去顧忌別人。你的人生就這樣一次而已。”

其實每個人的人生也只有一次,所以我決定也要支持二哥去,並且道:“二哥你不要擔心我,從明天開始我就要與爸爸學習格鬥術了,然後帶着小鬼去學校,相信也沒有人能把我怎麼樣了。”

二哥看着我,道:“別人我倒不怕,我就怕那隻虯龍。”

“大叔?他對我很好的啊。”

“再好也不是咱們家的人。”

“嗯,他再好也沒有二哥親。”

二哥聽後小臉一紅,道:“知道這個就好了。”

大哥卻道:“我每天可以騎機車去接小妹,完全不需要擔心的。”

“媽媽,爲什麼大哥可以騎機車。我記得我們同歲吧!”二哥又和媽媽撒嬌了。結果媽媽摸了一下他的頭道:“可惜,你今年才一米六,你大哥一米七六了。”

身高差別啊,我默默的偷笑起來。道:“二哥,你還是騎你的自行車吧!”

“可惡,我早晚會追上他的。”

“那二弟你是不是先要追上妹妹,她一米六二了。”

“什麼?你什麼時候超過我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