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哈哈,老子胡漢三又回來了!”而伴隨着一衆大佬的面如死灰,碎片開始爆開,伴隨着傅孤白的聲音,兩道人影從天而降。

“哈哈,好久不見啊,現在小爺我已經天下無敵了!哇哈哈!”傅孤白狂笑着,感受着天地間的負面能量似乎都能夠爲我所用,現在已經沒有對手了,除非是那種同樣的規則的產物。

“域外魔神呢。”袁神虛心驚膽戰的問道,傅孤白出來了,那麼世界末日也不遠了。

“我在這。”域外魔神雖然出來了,心情不是很爽,因爲傅孤白的力量已經在他之上,想要世界末日還得問過傅孤白同不同意。

“結陣!”袁神虛看到域外魔神出來,頓時大吼道。

“鏗——”一大堆法寶組成了一個傀儡,嚴陣以待的看着域外魔神。

“哈哈,沒事了,不用毀滅世界了,有我呢!”傅孤白拍拍胸膛說着,現在雖然對這些老傢伙有些不爽,不過先禮後兵啊,先說好了在教訓一頓,特別是這個袁神虛,一驚一乍的,好不心煩。

“你……”袁神虛現在是最說得出話來的傢伙,因爲其他人都已經驚呆了,不知道要怎麼說話了。

“我怎麼把這個傢伙帶出來的是吧?”傅孤白知道他們想要問什麼,他還想知道這羣傢伙爲什麼不能夠想個好方法要把他關進去?

傅孤白眼中的揶揄什麼也讓衆大佬知道傅孤白已經知道了,都訕訕的笑了笑,把域外魔神的事情先涼到了一旁。

“其實把你關到裏面是有原因的。”天機老人原本有些老實的臉色也變得有些漲紅了,這是欺騙感情啊,好歹將傅孤白當孫子教育了那麼久。

“狗屁原因,你丫怎麼不和我說。”傅孤白對於這話可是呲之以鼻。

“敢做不敢認嗎?”

“我認,說吧,你想要怎麼做?”天機老人吸了一口氣,問道。


“現在我已經從孽龍那邊分了一半的本源力量,已經天下無敵了,所以以後你們不要來煩我了,不會有什麼世界末日會發生的,孽龍呢,也不會去管你們的,因爲世界末日前還要問我才能夠發動世界末日,懂了嗎?”傅孤白難得能夠給這羣老傢伙說了這麼多。

“……” 可惜沒有一個老傢伙說話的,還是沒有從傅孤白的話裏轉過彎來。

“怎麼?聽不懂?我說,現在沒有威脅了, 以後你們不要來煩我就可以了。” 說罷傅孤白也不給這羣傢伙辯解的機會,卷着域外魔神便離開了。

……

“爲什麼要帶上我!”域外魔神被傅孤白卷到了一座山上,忍不住的問道。

“不然你都沒有破壞世界的力量了,到時候人家給你來一個大招你就被人當BOSS打掉了,我這是救你。”傅孤白哈哈一笑,現在事情完結了,當然是要好好的睡一覺了,不過話說這個傢伙怎麼都一直是黑乎乎的?看不到臉啊?

“哦。”域外魔神淡淡的迴應了一句,沒有什麼謝意的樣子。

“我說你的臉怎麼都看不到呢?”傅孤白盯着域外魔神看了一會兒,忍不住的問道。

“……”孽龍不答話,這種無關緊要的話題不必要和一個奪走自己力量的人說話。

“嘖嘖,這性格,傲嬌什麼的呢,那不管你了,你一個人就自己在這個世界晃盪吧,要是沒有事情的話,就去我那坐坐,我家在乾坤帝朝,乾都,傅學士府。”傅孤白哈哈一笑,人家不爆照,傅孤白也不強求,這個時候回家睡覺就可以了。

所以,傅孤白離開了,很乾脆的離開了,剩下域外魔神有些蕭索的背影,的確有些孤單了,從封印空間離開後,雖然看到這個如此美妙的世界,卻沒有升起一絲一毫的破壞慾望,反而格外的珍惜,但是爲什麼會這麼寂寞呢。

……

傅孤白的速度很快,現在的這個境界,一個念頭哪裏都能夠去了,說不定傅孤白改天回去地府坐坐的。

“姨娘,我回來了。”

學士府外,傅孤白高聲喊道。

“在外面愣着幹什麼?飯煮好了,進來吧。”姨娘的聲音聽起來還是那麼的親切,傅孤白憨笑着走了進去。

現在的中午,傅孤白到是沒有想到自己會來的這麼及時就是了。

“話說,姨娘你怎麼知道我要回來?把飯都煮好了?”傅孤白看飯都是平時吃的量,按理說要是姨娘一個人在家,怎麼可能煮兩人份?

“剛纔第一昆吾從通訊靈石來通知了一聲說你要回來了。”裴清清說道。

“嘖嘖,還是通訊靈石比較快啊!” 傅孤白這麼說着,卻是在向着,這個第一昆吾這麼做算是給自己面子想要挽尊嗎?

“吃飯的時候別說話。”看傅孤白還沒有動口的樣子,裴清清嗔道。


“是!”傅孤白聽命,趕緊吃了起來。

……

現在世界已經被拯救了,也沒有無量功德加身,就地成聖,日子還是如同往常一樣的過着。

翌日,傅孤白醒來。

“這是誰?”傅孤白看着客廳中坐着的一個黑衣美女,而裴清清在一旁招呼,傅孤白卻隱隱記得自己好像見過這個人。

“我好像見過你啊?”傅孤白看着那個高分辨率的小臉,自己是不是在哪部片子上見過,忍不住的道。

“你忘了嗎?是我。”那黑衣美女起身,一股熟悉的力量傳向了傅孤白。

“呃,好像記得了,啊哈哈!”傅孤白想起來了,這不是誰,不是什麼熟悉的人啊,就是熟悉的人啊,域外魔神孽龍啊,說過來找他就來找他了,不過有必要變性嗎?當初可是看不出的洗衣板身材啊,不過倒是沒有注意到原來現在也是洗衣板啊?

“原來是啊孽啊!”傅孤白隨意的給孽龍起了一個名字,親切的走了過去,在姨娘的目光下摟着孽龍的肩膀拉到自己的房間裏。

“看來孤白長大了。”裴清清看着傅孤白將孽龍拉進房間,雙手合十,欣喜道。

“嘖,我昨天叫你來找我你今天就來找我了啊?第一昆吾沒有嚇得屎尿齊出啊?”傅孤白打量着域外魔神,平胸,沒屁股,真的是洗衣板身材啊,就不能把身體變得惹火點嗎?

“我沒有驚動任何人,因爲這個世界我沒有什麼認識的,當初毀滅世界就是因爲太無聊了,沒人和我說話。”沒有想到孽龍竟然說了一個讓傅孤白很無語的理由。

“靠,沒人和你說話你就要毀滅世界?” 要是黃瓜都絕種了,這傢伙還不自殺去啊?

“……”孽龍沉默,現在她認識的也就是傅孤白一個了,但是卻不知道要說些什麼。

“走,哥帶你去玩,領略神州大地的風采!”傅孤白抓着孽龍的手,直接從窗戶離開,直接走到大街上,去的時候給姨娘說了一下晚上會回來吃飯。

“要做什麼?”孽龍生平也就閒來無事,一聲就是閒的蛋疼的那種宅女,現在傅孤白要帶她出去,心中卻隱隱有些不安。

“嘖嘖,上一個街都怕成這樣?不救你不行啊!”傅孤白哈哈大笑,孽龍的謹慎樣子讓他變得好像猥瑣的人販子。 乾都商業街。

“你要帶我去什麼地方?”原型是黑衣美女的孽龍說道。

“嘖嘖,看你的情商明顯是很低的,我們去我開設的KTV,哥給你漲漲情商。”

“哦,什麼是情商?”孽龍好奇的問道。

“社交能力的強弱之類的,反正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了,我們去看看。”傅孤白看着眼前設置的幾道門,隨便指了指:“我也不知道從哪裏開始測試,你隨便找一個門進去吧,等下把答案拿給我看看。”

孽龍看了傅孤白一眼,然後隨意的打開了其中一道門,緩緩的走了進去。

“嘖,這傢伙的情商肯定是很低級的,說不定一道題目都不會答上來,不過我當初設置的那幾道門……”傅孤白突然間忘記怎麼設置的了,好像這裏是魔天設置的,他並沒有多加干涉而已。

“叫我?”魔天似乎聽到了傅孤白的聲音,從旁邊走了出來。

“你這些情商測試的,那個門是什麼難度?”傅孤白指了指剛纔孽龍進去的那道門。

“呃,那個可是大獎啊,最高難度的都被你選中了,難得啊。”魔天不知道孽龍剛纔從這道門進去,調侃道。

“最高難度?算了,反正沒差什麼的,沒做出來哭鼻子的話,最多安慰一下那女人吧。”傅孤白嘆了一聲,早知道就叫魔天先給來一個最低難度的了。

……

半個時辰後,孽龍拿着一張紙走了出來。

“做好了,你過目一下。”孽龍將那張紙拿給傅孤白。

“哈哈,我看看你作對了幾道題。”傅孤白笑了笑,希望給個零蛋這女人不會爆發吧?

傅孤白仔細的看了看,這題目是誰出的……爲什麼這丫能夠全對……

傅孤白竟然看到這張試卷上有一個大大的滿分啊,這不可能,難道是幻覺,這個情商低下的,怎麼可能會知道這種題目呢?

傅孤白心中糾結萬分,看了看第一道題目:

水草問題:

有個男子跟他女友去河邊散步,突然他的女友掉進河裏了,那個男子就急忙跳到水裏去找,可沒找到他的女友,他傷心的離開了這裏。過了幾年後,他故地重遊,這時看到有個老人家在釣魚,可那老人家釣上來的魚身上沒有水草,他就問那老人家爲什麼魚身上沒有沾到一點水草,那老人家說:“你不知道啊,這河從沒有長過水草。”說到這時那男子突然跳到水裏,自殺了,爲什麼?

“這一道題目你怎麼解答的?”傅孤白前世就看過這答案了,但還是想要問一下這個傢伙應該沒有那麼高的情商吧?

“水裏沒有水草,那麼那個男子當年一定有碰到水草,因爲沒有水草,所以肯定當年就有找到他的女友,只是沒有發現而已,聽了那老人家的話,那個男子就慚愧的自殺了。”沒有想到孽龍很順暢的給傅孤白解答了。

丫的,還真解開了?不對,肯定是她太冷靜了,情商和智商都影響不了,不過我就不信了,下一道。

葬禮故事的問題:

有母女三人,母親死了,姐妹倆去參加葬禮,妹妹在葬禮上遇見了一個很型的男子,並對他一見傾心。但是葬禮後那個男子就不見了,妹妹怎麼找也找不到他。後來過了一個月,妹妹把姐姐殺了,爲什麼?

丫的,魔天爲什麼會設置這種變態的題目?

“這題很簡單,那個妹妹爲了再一次的見到那名男子,將姐姐給殺了。”孽龍說這話的時候,十分的淡定,看來這種殺不殺人的事情彷彿就和喝口水一樣簡單。

“呃,你應該去刑事科學辦案當捕快,肯定火了。”傅孤白嘆息了一下,再隨意的看了一道題目。

夜半敲門問題:

一個人住在山頂的小屋裏,半夜聽見有敲門聲音,但是他打開門卻沒有人,於是去睡了,等了一會兒又有敲門聲,去開門,還是沒人,如是者幾次。第二天,有人在山腳下發現死屍一具,捕快來把山頂的那人帶走了。爲什麼?

“你的提議我會去看看的。”孽龍點點頭,看了看傅孤白指着的那道題目,說道:“那個敲門的人肯定是身受重傷,只能趴在敲門,但每次爬到山頂上都被屋主打開的門推了下去,一來二去,就這麼死了。”

“很好,你通關了。”傅孤白心中一萬頭草泥馬狂奔啊,這是 心裏變態的測試啊,全對了,這貨的心理有問題,不用再測了。

“就這樣嗎?沒意思啊?” 沒有想到孽龍卻露出小事一樁的神色,給傅孤白一種炫耀的感覺啊,想當初這些題目可是想了半天都沒想出結果來。

“沒意思?那我們去找點有意思的?”傅孤白心中琢磨着要弄出什麼東西把這丫囂張的氣焰滅了。

“什麼有意思?”域外魔神毀滅世界不就是因爲世界太無聊了嗎?現在有傅孤白展現出那麼多有意思的東西,呵護這個世界還來不及呢。

“我創造的彩虹殺聽過嗎?”傅孤白想起了前世吸引無數宅男的遊戲,這種東西想必這傢伙一定沒有見過,肯定會很好奇的。

“沒聽過。”孽龍果然好奇的搖搖頭,那個好奇的神色比當初傅孤白給那些鶯鶯燕燕展現還要好奇。

“哥就讓你見識一下。”傅孤白笑了笑,拉着孽龍的手,直接從自己的酒店中消失。

……

“這是什麼地方? ”孽龍看着自己身邊的富麗堂皇,忍不住的問道。

“皇宮,我那副卡牌都放在那些丫頭那邊了,而且人多也比較好玩點。”傅孤白現在可是不怕什麼第一昆吾了,那丫要是敢攔自己,嘖,肯定是他給自己老臉上抹黑了。

щшш ◆T Tκan ◆℃o

“哎,傅孤白你怎麼來了?”傅孤白出現的是在鶯鶯燕燕的寢宮外面,不過紫兒眼尖,一下子發現了傅孤白,七個小丫頭興高采烈的就朝着傅孤白衝了過來。

“哥來看你們,還給你們帶了一個姐姐過來了。”傅孤白將 孽龍拉了出來,看那些萌呆的小女孩,孽龍自己的雙手都不知要放在哪裏了,臉色竟然奇葩的發紅了下。

“哇,這位姐姐哪裏來的啊?” 鶯鶯燕燕們不用傅孤白多說,一下子拉住了孽龍的小手,姐姐長姐姐短的和孽龍交談着。

不用多久的時間,孽龍就和那羣鶯鶯燕燕們打成一片,附帶上了萌呆的屬性了。

“好了好了,我們來玩遊戲,不要在那邊磨蹭了。”傅孤白也好久的時間沒有玩這個遊戲了,沒有想到這些傢伙都這麼磨蹭。

“不要。”一直應該很聽傅孤白話的鶯鶯燕燕們竟然不聽傅孤白的話了,嘖嘖,這個情況倒是難得啊。

“那玩什麼?”傅孤白納悶道,彩虹殺玩久了也會吐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