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哦!真噁心,有一股臭臭的味道。”

舞樂一臉嫌惡的甩了甩袖子。

“這不會也有毒吧?”

“不會,這只是童子尿和狗尿而已,是用來辟邪的,我孃親說,這裏晚上經常會有不乾淨的東西出現,放點這個在樹上,能讓那些不乾淨的東西遠離明月山莊。”

蘇櫟風涼地說道,黑夜裏,可以看得出,他一向冷冷的眼眸裏跳躍着別樣的情緒。

“呵呵……。”

夜輕寒和赫雲霆已經笑得肚子痛了,本來他打算用大糞的,可是櫟兒不同意,怕弄髒明月山莊的圍牆。

“啊……!”

庚桑瑤勃然大怒,衝着天空大吼一聲,從來沒有受過這麼大的侮辱,居然會有人把尿倒在她的頭上。

庚桑瑤不管不顧朝着蘇櫟攻擊而去。

沐雲軒冷眸一凜,快速的閃身到蘇櫟的面前,出手擋住了庚桑瑤的玄氣。

夜輕寒和赫雲霆一看,鬆了一口氣。

從頭到尾,蘇櫟都沒有動一下,彷彿知道他爹爹會出現一樣。

而沐雲軒和庚桑瑤,兩人修爲旗鼓相當,身影很快就滑出幾十丈以外。

蘇櫟快速的打了一個手勢,讓夜輕寒啓動第四個計劃。

“你終於出現了?”

庚桑瑤那幽怨的眼神,讓人心碎。

但看在沐雲軒的眼中,眼前這絕色女子,就好似一條毒蛇一般。

“現在滾,你還能保住一條性命。”

沐雲軒冷冷地道。

“聖主如此不近人情,我心很痛呢。”

庚桑瑤悠悠的說道,“既然聖主不喜歡我,那我是滾是留,都不關你的事情吧!沐雲軒,你是我愛上的第一個男人,也是唯一的男人,你爲什麼就不能對看我一眼呢?”

“你有什麼資格,讓本座多看你一眼。”

沐雲軒幽冷的聲音聽着讓人心痛。

“在你的心裏,我就真的那麼不堪嗎?我那麼努力,就是爲了有一天能和你肩並肩的站在一起,你每三年纔去一次巫族,你知道我期待着這三年的時間是有多痛苦嗎?在等你去巫族的三年裏,我拼了命的修煉,就是希望你能多看我一眼,我如此掏心掏肺,在在你的眼中卻什麼都不是。”

說完,庚桑瑤悠悠的走向沐雲軒,那婀娜曼妙的身姿展露在沐雲軒面前,一行一動,宛若天仙,嫋嫋而去。

“雲軒,你真的要以我爲敵嗎?眼下的情況你也看出來了?你們還能掙扎多久?” 庚桑瑤期期艾艾的看着沐雲軒,只要君臨天在拿下星月國,那她和君臨天就真的天下無敵了。

“難道本座的態度還不夠明顯嗎?”

沐雲軒高冷的出聲,一隻手隱在身後。

這女人心裏想什麼,他再清楚不過了。

“雲軒,皓月國馬上就會在壯大,而你們,也僅僅只有云城和明月山莊而已,其中一個就黎夏國,可是黎夏國是一個小國,又怎麼能抵達得住百萬大軍的侵入呢?”

庚桑瑤看着沐雲軒,心念百轉,自己心裏的愛慕之心有增無減,如果沐雲軒想要,她真的會殺了君臨天,把這垂手可得天下送給沐雲軒,可是,她心裏明白,這只是自己一廂情願罷了。

“那你們覺得你們能在那個位置上多久呢?”

沐雲軒連眼皮都沒有擡一下,聲音出奇的諷刺。

庚桑瑤一聽,氣得發狂,恨不得破開沐雲軒的腦袋看看他到底在想什麼,怎麼會有這麼死心眼的人,但庚桑瑤還是硬生生的忍住,只是敢心裏想想,不敢妄動。

“砰!”夜空裏發出一枚信號。

沐雲軒一看,眼皮挑了挑,是雲寒發的信號。

庚桑瑤冷冷一笑,看來,雲城的人已經抵擋不住了。

沐雲軒不想在跟庚桑瑤廢話,他會一直等在明月山莊,就是爲了把庚桑瑤引開,只要引開了庚桑瑤,櫟兒就能放寬心的對付那些人。

“哼!”庚桑瑤看出沐雲軒的意圖,手中瞬間幻化出一把長劍,擋在沐雲軒的面前。

沐雲軒一看,冷冷一笑,譏諷的說道:“你以爲,你能擋得住本座嗎?知道本座爲什麼能這麼快修煉到玄魂階巔峯嗎?因爲本座也擁有特殊的體質,是聖靈之體,本座的玄魂階巔峯,可比君臨天擁有魔靈的玄魂階巔峯要厲害,而且能召喚獸魂,就憑你……!”

一聽,庚桑瑤滿臉嫉妒,羨慕,怨恨,這些都如同一條毒蛇一般,瘋狂啃噬着她的心,她剛剛往上爬了一步,別人卻又比她走了好幾步了。

沐雲軒說完,一股玄氣狠狠的朝着庚桑瑤擊去。

非愛即恨,庚桑瑤快速的麻痹自己的心裏。

瞬間,兩人交鋒在一起。

沐雲軒的目的很簡單,儘量把庚桑瑤往雲城的方向引。

“二哥,大哥還沒有回來嗎?那些屍蠱太厲害了,我們的抵擋不了多久的。”

沐雲帆殺到沐雲寒的身邊,大聲的喊道。

“啓動紫雲閣外邊的所有機關,讓羽衛隊拼死抵抗,大哥交代了,把那三千屍往紫雲閣的方向引。”

沐雲寒大聲的說道,手中的長劍,毫不留情的朝着敵人刺去。

“好,二哥。”

沐雲帆點了點頭。

“羽衛隊,跟我走。”

沐雲帆一揮手,穿着黑色衣服的羽衛隊跟着沐雲帆離開。

夜空裏吹來的風,帶着一股濃濃的血腥味。

白傲瑩站在房頂上,冷笑的看着血流成河的雲城。

“你很得意?”

猛的,一抹輕輕淡淡的聲音傳入白傲瑩的耳中。

白傲瑩猛的一驚,快速的回頭看去。

“你是誰?”

看到一身白衣衣袂飄飄的沐瑯豫,白傲瑩大吃一驚,此人能悄無聲息的落在她的身邊,修爲已經到了很可怕的地步了。 沐瑯豫語氣柔和,沒有一絲情緒起伏,就像是在聊天一樣。

“你少唬人,難道你沒有看到,雲城的人已經抵擋不住我們的人了。”

白傲瑩根本就不相信沐瑯豫的話。

沐瑯豫也不在乎白傲瑩信不信。

“回去告訴庚樂羽,別妄想動雲城,如若不停手,我會把她欠雲城的,通通討回來。”

說完,沐瑯豫瞬間消失在房頂上。

“哼!”

白傲瑩陰沉着臉,雲城真有那麼厲害嗎?她不相信,一百八十閣,九十宮又怎麼樣,看看那些人,這麼不經打,第一閣的人已經快死光了。

沐瑯豫飛身到沐雲寒的身邊。

乍一看,他還以爲自己大哥回來了,可是他大哥很少穿白色的衣服。

“你是……?”

沐雲寒回頭,不解的問道。

“等一會在說,我先去對付那些屍蠱。”

沐瑯豫說完,再次飛身離開。

等他到了紫雲閣的時候。

沐雲軒和庚桑瑤在上空交鋒,看上去,庚桑瑤明顯的應付的非常的吃力。

三千玄武階以上的屍蠱,催毀了很多建築物。

沐瑯豫一看,雲城會遭此劫難,都是因爲他當初的心慈手軟。

不過沐雲軒卻很高興,看着屍蠱在自己計劃的時間到了紫雲閣。

沐雲軒冷冷一笑,“雲帆,讓我們的人快速撤離。”

沐雲軒大喊道。

“好!”

沐雲帆看到大哥回來,快速的鬆了一口氣,似乎有沐雲軒在,就能撐起一片天空。

沐雲軒猛的擊出一掌,狠狠的打在庚桑瑤的胸口,庚桑瑤就像直線拋物線一樣,直直的往下掉落。

這一刻,庚桑瑤才明白,沐雲軒一直沒有盡全力,他一直在和自己周旋。

庚桑瑤自嘲一笑,原本是自己想拖住沐雲軒,到頭來是自己被沐雲軒給拖住了。

沐雲軒沒有看庚桑瑤是生是死,他快速的在屍蠱最多的地方設下陣法,把霹靂彈扔進去。

“砰……!”

巨大的響聲過後,陣法裏只剩下一灘散發着惡臭的黑水。

沐雲軒笑了笑,“小丫頭,這是我見過的最厲害的玄器,等你回來以後,爲夫會好好的獎勵你的,這讓爲夫省了很多力氣。”

沐雲軒笑得更個狐狸似的,要是被其他人看到他這樣的笑容,一定不敢相信,沐雲軒也會有這樣的一面。

趕過來的沐雲寒看到沐雲軒,激動萬分,大嫂這霹靂彈果然厲害。

“啊!”

落在房頂上的庚桑瑤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下邊,沐雲軒那一炸,最起碼也死了上千屍蠱。

這麼大的威力,沐雲軒到底是怎麼坐到的,上次在明月山莊的後山她也見到過,她們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大哥,二哥,那邊還有很多屍蠱。”

沐雲帆看着他們,冷聲道。

庚桑瑤一聽,心中咯噔一下,暗道不妙,恐怕剩下的屍蠱也難逃被炸的命運。

說不定這件事情就是沐雲軒他們預謀的,就等着她們自動送上門來,但云城守衛森嚴,她們的人也不懶,都是玄武階以上的屍蠱和聖玄期一階的高手,怎麼可能會敗得這麼慘,庚桑瑤不相信。

看到沐雲軒要走,庚桑瑤快速的飛身攔住沐雲軒。

沐雲軒冷冷的看了庚桑瑤一眼,滿臉的諷刺,“你以爲,你擋得住本座嗎?”

“不試一試怎麼會知道。”

庚桑瑤就不相信,自己已經突破玄魂階巔峯,絕不可能會敗在沐雲軒的手下。

“你去,我來攔住他,別讓那些屍蠱,弄髒了雲城。”

沐瑯豫冷冷的出聲,看着庚桑瑤,臉上的殺意盡顯。

“你是……?”

沐雲軒震驚的看着眼前英俊的男子,和自己很像,一雙深邃如海的眼眸,整個人散發出一種溫潤如玉的美感,心裏卻想起了上次齊兒和他說的話,沐瑯豫,他回來了。

“齊兒沒有告訴你嗎?齊兒很可愛,也更勇敢,我,很喜歡齊兒。”

沐瑯豫語氣溫和的說道,迷人的脣角微微上揚着,一張足以令人窒息的俊顏,和沐雲軒有過之而無不及。

“雲軒等回來在拜見先祖。”

沐雲軒恭恭敬敬的失禮過後,快速的離開。

“先祖,你是……?”

庚桑瑤猜測着沐瑯豫的身份。

而沐雲寒和沐雲帆更是一頭霧水。

沐瑯豫不說話,手中突然多出一把長劍架到庚桑瑤的脖子上。

“是你們自己離開還是我送你們離開?”

“哼!大言不慚。”

庚桑瑤輕輕一閃,避開了沐瑯豫的劍。

沐雲寒眼尖的看到北冰雅琪在和白傲瑩戰鬥,他沒有多想,快速的飛身過去助陣。

沐雲帆也帶着羽衛隊抵擋住巫族的人。

庚桑瑤雙手高擡,運足了全身的玄器,一股強烈的黑光就如從天而降。

沐瑯豫一看,微微攏了攏俊眉。

“你居然修了巫族的禁術?”

庚桑瑤微微驚訝!

“你連這個都知道,是何居心?”

庚桑瑤厲聲道。

“我還要問一問你們巫族是何居心呢?”

沐瑯豫不在廢話,擡手凝聚玄氣,眼中瞬間恨意鋪天蓋地的。

庚桑瑤一看,猛的一驚,好強的恨意……。

沐瑯豫快速的攻向庚桑瑤,他見過庚樂羽練的禁術,威力非常的強大,在加上庚桑瑤又是玄魂階巔峯的高手,這禁術用起來更加的出神入化。

庚桑瑤冷冷一笑,如閃電般的速度將黑光擊向沐瑯豫。

而北冰雅琪這邊,白傲瑩善用蠱毒殺人,在白傲瑩和北冰雅琪兩人中間,密密麻麻的褐色蟲子一直想往雲城裏爬,卻都被北冰雅琪用一道白光擋住。

不過看着北冰雅琪應付得很吃力。

“北冰小姐。”

沐雲寒看着密密麻麻地上的蟲子硬生生的打了一個冷顫,嗤嗤的聲音讓人毛骨悚然。

“北冰小姐這……。”

沐雲寒看着北冰雅琪應付得艱難,快速的從空間指環戒裏拿出一個瓷瓶。 沐雲寒利用玄氣把瓶中的粉末擊向地上不斷往前爬的蟲子。

“滋滋……。”

一股股如燒焦的聲音響起,在看那些褐色的蟲子身上,冒着白色的泡沫和白煙。

“沐公子,這樣不行,必須把蠱王殺了,要不然這些蟲子會越來越多的。”

北冰雅琪白皙的額頭上冒着一層薄汗,對方的修爲比她高出了很多,她應付得很吃力。

“蠱王,哪一隻是蠱王?”

沐雲寒只看見滿地讓人頭皮發麻的密密麻麻的一樣的褐色蟲子,根本就不知道哪一隻是蠱王。

北冰雅琪抿了抿脣,看向不遠處笑得一臉得意的白傲瑩。

心裏苦不堪言,對方看起來輕輕鬆鬆的,而她卻在死的邊緣垂死掙扎。

不過看着沐公子,好像對這蠱毒一點都不懂的樣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