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唉,

都一年多了,還是有那麼多人這樣過份地窺視自已。一想到他們那些恨不得把自己看穿的目光,江娜就忍不住感到噁心。

還好這些人大多數都是有色心而沒色膽的人,算是讓江娜唯一放心的地方。

但可惜的是,凡事總有例外,例如眼前這個攔在江娜面前的男生,就是一個天大的例外。

江娜眼前的男生是一個非常高大帥氣的男生,一張英俊的面孔上充滿了驚人的自信。

“江娜學姐,今晚有空嗎?我想請你賞臉和我起一共進晚餐。”高大英俊的男生,自信十足的向江娜發出邀請。

“對不起了,這位同學。就算有時間我也不能和你吃飯,不然我的男朋友知道後,會生我氣的。”

江娜面對這個苦苦追她的男生,一臉不耐煩的說道。

她覺得,這人真是太不知足了,明明有一個非常漂亮的女友,卻又來追自己,難不成,他想把這世上,他看中的女生們,都收入懷中不成?

英俊男生聽江娜說她有男朋友,猛然一愣。

幽冥路18號別墅 他不敢相信,除了他自已以外,還有人敢追江娜,甚至配當江娜男朋友?

英俊男生心中略一驚疑,就平靜了下來,認爲江娜肯定是在胡亂編藉口,藉此拒絕他的邀請。

“江娜學姐,別開這種玩笑了,會傷我心的。這個世界雖然很大,但配得上你的,也只有我了。”說完,男生露出了一個自以爲能迷到天下女生的俊美笑容。

王衛之所有這麼有自信,是因爲他從小就是無數女生的夢中情人。

俊美絕倫的他,曾經收過的情書,可以放滿整整一個牀頭框。如果他想左擁右抱,絕對可以同時將數名女生擁在懷中。

可是他自視過高,眼光也同樣很高。認爲只有最完美的女生,才能配得上他。而那些被他判定爲完美的女生,也是隻屬於他的。他絕不懷疑,這世上除他之外,還有誰能配得上他心目中的完美女生。

他這前那個擁有這世上最甜美笑容的女友如是,而擁有絕世美貌,若仙氣質,堪稱舉世無雙的江娜也如是。

更何況,他除了相貌以外,還擁有其它傲人本錢。

身爲籃球特招生的他,絕對是合工大新生中的最佼佼者,未來無數合工大女生們瘋狂迷戀的偶象。

江娜聽完英俊男生的話後,心中鄙夷到了極點,差點沒當場吐出來。

這男生也太自以爲是了吧?!

論長相,他也就算是還湊活了。

和自己那個活寶弟弟比起來,差得不是一丁半點;

和自己那個臉部輪廓完美到有若刀削,雙眼中神彩比陽光還要明亮,皮膚更是比緞子還要滑順的男人比起來,更是天地之差。以致於江娜真的一點都想不明白,他哪來的這麼大彈自信,正忍不住想出言挖苦他幾句時,一個讓她心醉的男聲,傳進了她耳中

“就你還配不上江娜,而且,你更沒有機會配得上江娜。因爲江娜她這輩子,就只愛我一人!”

若寒!

這是若寒的聲音!

他來看我了!

他來看他的娜娜了!

江娜猛然扭過頭,向男聲傳來的方向看去,當那個朝思暮想的身影,印入她不住擅抖的眼眸中時,驚喜激動的淚水,奪框而出。

張若寒急走幾步,無視那個xx的側影,從他身側強行擠過,站到了江娜面前。深情的目光,注視着那張只屬於他一人的絕世美麗,以及那因爲他的突然到來,而喜極若狂的淚水,柔聲道,“娜娜別哭。這麼多天沒來見你,都是我的錯,對不起啊。”

說完後,張若寒火熱的脣,重重落在讓他迷戀的香嘴脣上,忘情地吮吸着那比瓊漿玉液還要甜美的液體。

“哇哦~~~~~~~~”

路上的所有學生們,譁然發出了不敢置信的驚呼聲。

他們被眼前這不可思議的一幕驚呆了。

他們心目中高高在上,只可遠觀,不可近瀆的女神、仙子,竟被一個不知名的黑小子當衆強吻。頓讓許多人極度憤努起來,紛紛要上前找那個黑小子拼命。!

而剛剛那個臉上還掛着自以爲是這天下最英俊笑容的男生,也瞬間變得無比憤怒起來。然後,當他認出那個敢吻他的女人,敢吻他心目中第一個最完美女人的黑小子是誰時,他的怒火瞬間衝上了頭頂,青筋爆跳的吼道:

“張若寒~~~~~~~~~~~~~~~~~,你他媽在做什麼!”

他肺都快要被氣炸了。

雖然近半年沒見,但他還是一眼就認出了張若寒。那個當初竟敢和他心目中第一個看上的初戀女人有染,破坯了他無數好事,妄以她男朋友自居的該死黑小子。

沒想就這麼一個他恨不得殺死再掐死,掐死再踩死,不知天高地厚,臭蟲一樣地黑小子,竟敢當他的面,強吻上他心目中早已視爲禁臠的完美女神,他怎能不憤怒,又怎能不生氣!

前因加後果,那一刻,已被漫天醋火,加怒火所徹底包圍的英俊男生—王衛,爲了替他的女人報仇,而舉起了拳頭,作勢欲向張若寒瘋狂砸去,再也不能姑息從容,這個該死的,根本就必要存的垃圾了。

然而,這是王衛一廂情原的想法。

就在他那支蓄滿力量的“正義”“護短”之拳,即將將他眼中的垃圾,臭蟲一樣存在的色狼砸個稀巴爛時,讓所有人大跌眼鏡,讓王衛眥欲裂,說什麼也不敢相信更不能置信的事情發生了。

只見他們心目中無比聖潔的女神,只見他心目中未來必將只屬於他的女人,竟在被強吻後,手一鬆,一把扔掉了抱在懷中的課本,然後,使勁全力地伸出雙手,緊到不能再緊地擁住了那個“強吻“她的黑小子,更加激烈的反吻起來。

瘋狂地吻着他的脣,吻着他的眼,吻着他的鼻,吻着他臉上的一切!

王衛大腦當機的傻傻看着瘋狂擁吻的兩個,腦海中只剩下一種情緒,那就是妒忌,無比的妒忌。當這無比的妒忌化成滔天的怒火時,他在心底歇斯底里的撕吼道。

不可能!

不可能!

絕不可能!

可是僅僅下一秒鐘,他的這個念頭,他的這個最後的一絲自信與自尊就被徹底擊地粉碎。

“若寒,我好想你,好想你啊,你終於來看你的娜娜了!”

江娜混合着激動、開心的淚水,下雨般撒在他眼前,一往情深的說道,哭道。只是令他覺得無比殘忍的是,這份激動與開心,這些話音與哭聲,卻絕對不是爲他而發,而只是爲了江娜此時視線中唯一的存在,那個他最痛恨,最仇恨最看不起的黑小子所發。

看到這裏,衆才明白,這哪是什麼強吻?分明就是兩個相愛深愛甚至是癡愛的戀人,在深情互吻。

不過他們也和王衛一樣,怎麼也無法接受,更想不明白,江娜爲什麼看不上英俊高大的王衛,反而看上了這個一點不帥的黑小子。

很多對自己容貌稍有自信的人,心底更是在憤憤不平,他們覺得自己都要比這黑小子強上很多,太多了!

可~~~

唉`~~~

羨慕,無比的羨慕,出現在衆心中!

“娜娜,我也好想你,只是最近訓練太忙,所以我~~”

張若寒的解釋還沒說完,就被江娜纖纖玉手封住了嘴脣。

“若寒,你不用解釋,你做的任何事對我來說都不需要理由。我永遠是最支持你,最理解你,最愛你的娜娜。”

江娜面對自己最心愛的男人,拋棄了所有矜持,說出了滿腔的愛意。

“娜娜!”

張若寒心中巨顫,前所未有的暖流瞬間流遍全身,緊緊地將她擁摟在懷。

這就是世界上最愛我的女生!

我一定用自己一生,來報答你對我的愛!

謝謝你的愛,我最愛的女孩!

聽完江娜和張若寒的對話。

已經憤怒過了頭的王衛,臉上怒火盡散。英俊的面孔上,浮現出一種異常的陰狠,故作平靜的惡狠狠說道:

“好你個張若寒,你竟然又敢和我王衛搶女人,你真他媽的有種!不過先你別得意,遲早我還會像搶走林思語一樣,把江娜從你身邊搶走,甚至搶走你的一切!因爲你他媽的根本沒有半點資格和我爭!!!老子遲早要讓你知道,讓你明白!你存在的唯一價值,就是被身爲人上人,上天之寵兒的我,踩在腳下,肆意蹂躪,抱着我的腳,求饒哭泣。””

說完這番腹稿了半天,絕對認爲會張若寒害怕、恐慌的話後。王衛渾身顫抖地發現,張若寒和江娜還是在那裏親密無間的說着情話,根本就不鳥他,視他爲無物。

狠狠一跺腳,灰溜溜的王衛,帶着滿肚子不甘與妒火,掉頭走開!

張若寒本來就是一個不喜歡顧及別人感受的人,而且更何況是面對王衛這種自以爲是的人。他根本就沒有去聽王衛的話,打心眼裏就瞧不起王衛這種自以爲有多高貴的傻逼。

如果非要說張若寒對王衛還有一點在意的話,那就是張若寒覺得,王衛配不上林思語,一點都配本上。可林思語卻偏偏成爲了這種虛有徒表傢伙的女朋友,讓張若寒覺得有點惋惜和嘆惜。

但也僅僅如此。

這些問題,對現在的張若寒來說,都是他問不了,更不想問的事!

管她林思語怎樣呢,路必竟是她自己選的。怪不得任何人。

…..

而江娜呢!

江娜更歷害!

江娜在張若寒的意外出現後,根本忘記了身處何處!

她的眼中,腦中,心中都只有張若寒一人的身影!

“娜娜,說起來,我真有點沒想到,這麼多人看着我們接吻,爲什麼你不覺得不好意思呢?”

張若寒開起江娜的玩笑,打趣道。

“他們看不看,跟我有什麼關係,現在的我,只要有你在身邊,就算髮生任何事,我也不會有一絲在意。”

江娜的話很平談,卻讓張若寒心中又是一陣巨大的感動。

張若寒俯身拾起地下地課本,緊緊摟住江娜的肩膀,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中,羨慕嫉妒中,走出了合工大校門

…….

江娜的房間中,江娜緊貼張若寒,躺在牀上,身體變得滾燙滾燙,那張漂亮到極點臉蛋,更是紅得像一隻可口的大紅蘋果。

看着江娜害羞到極點的可愛樣子,張若寒心頭一熱,咬着江娜耳朵說:“娜娜,那天我喝醉後,你把我帶回自己的房間中,難道當時你就一點也不害怕嗎?”他直到現在還不知道,那天晚上,他酒醉中,錯把江娜當林思語,對江娜作出了多麼過份的事情。

“怕,我怕的很~~~~~~~~!但我不是怕你會對我做什麼。不論你對我做什麼,我都會很高興的坦然接愛。我怕的只是你,會不接受我對你的這份愛!”

江娜每一句話,都讓張若寒對她的愛意更加深一分。

他真是太感謝上蒼了,竟會把江娜這麼完美的女生賜給他。

“娜娜,我好愛你!”

“我也是,”

江娜從張若寒懷中掙脫出來,嬌豔欲滴的說:‘若寒,你看我美嗎?”

說着,江娜緩緩脫去了連身睡衣,露出了戴着白色胸圍的動人嬌軀。那裸露在外的似雪肌膚,因過度的羞澀,泛起了一種無比迷人曖mei的粉紅。

江娜想通過自己的獻身,把張若寒永遠留在身邊,

瞢懂無知的江娜,認爲一男一女只要這樣了,便再也不會分開,永永遠遠地不會分開!

“娜,你~~~~~!”

張若寒腦中輕地一炸,血液頓時上涌,一股熱意也隨之衝上心頭,瞬間變得口乾舌躁起來,他本能地向着那張誘人小嘴,用力吻了上去。

感受着江娜胸前的溫軟,張若寒血脈賁張,有了想把江娜立刻吃下去的衝動,深深被勾起了一種強烈而又陌生的瘋狂yu望。

就在這劍拔弩張的緊張一刻,張若寒腦海中,突然閃現出江娜對他無比癡愛的一幕幕,心中更是有一個聲音,在大喊道:

“張若寒,你不能這樣!娜娜是多麼愛你的一個女生啊,你不能這樣對她!這樣實在太委屈她了!你不是說你愛她嗎?既然愛她,就要給她最好的。。。。。把這一切的一切,都留在自己完成夢想的那一刻吧!“

“娜,我不能~~~~~”!

張若寒大叫着從江娜身上跳起來,跑到廚房裏的電冰箱前,一把拉口冰箱門,拿出一瓶冰凍純淨水,當頭澆去!

冰冷徹骨的純淨水,瞬間灑滿了張若寒全身。

片刻後,張若寒恢復了冷靜。他走回江娜房間,看見江娜正用被子蓋住整個上半身,身體時不時的發出微微顫抖,顯然正哭的傻心。

江娜怎麼也想不明白,張若寒這到底是怎麼了?爲什麼自己愛意誠誠,願爲他獻上最後一絲清白,把自己全部交給他時,卻換來了他一句我不能!

江娜的心都要碎了!

…..

張若寒伸手按滅頂燈,黑暗中,摸上chuang,將他最愛的小女人,用力擁在懷中,萬分心疼的,說:

“傻丫頭,哭什麼啊,事情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樣。”

“嗚~~”

江娜反身摟住張若寒,痛哭着問:

“若寒,爲什麼你不能要了我?!難道你不愛我了嗎?”

江娜除此之外,怎麼也想不明白,張若寒還有什麼理由能不要了她,她好怕張若寒不愛她了。

張若寒在江娜額頭上深深一吻:寵溺道,“娜娜,我的寶貝。你是我張若寒最愛的女人,我怎能現在就要了你,這樣也太委屈你了!我要在我人生中最風光,最榮耀的一刻,纔要了你,既然我愛你,就要給你最好的一切

“哇~~`~~~~”

江娜的眼淚更加狂涌而出,只不過這時的淚水已不不再傷心,只有那喜極而泣的無比幸福

此時的江娜覺得,自己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生!

因爲她擁有一個這麼會爲她着想,這麼愛她的張若寒

…..

溫柔鄉中的一晚,很快過去。

張若寒和江娜作了一個約定。

就算以後張若寒再忙再累,也要在一星期中,抽出一個晚上去陪江娜。

這是二人恆久不變的約定!

第二天一大早,張若寒在江娜依依不捨的目光中,離開了江娜。他要去接着完成那個還沒有完成的超級訓練…..

cuba聯賽僅有1個月時間,就要到來!

天高任鳥飛的時刻,也即將來臨! 二零零三年十月三十號。

漫長的夏季,即將退出四季的大舞臺,收穫果實的秋季,開始緩緩向前臺走去。

爲期一個月的高強度訓練總算結束了。

省工院的校隊成員們在這艱難的一個月中,不但身體素質有了大幅度提高,技術也有了顯著進步。

現在的他們,對即將來臨的cuba安徽賽區選撥賽,充滿信心。他們每個人都會爲衝出安徽這個夢想,奉獻出自己的每一分力量。

李華看着曬得發黑的男女隊員們(當然,曬不黑的人也有江文和夜沫昕子二人存在,據張丹楓的分析,這二人大概是因爲基因比較優秀,天生就曬不黑。),心中充滿了感動,絕不懷疑,沒有比自己的計劃得到他人認真執行而更讓人感動的事了!

原本在女隊員中存在的偷懶現象,在夜沫昕子堅持到底的精神感染下,所有女生們,都開始全心全意的完成每一項運動。夜沫昕子也終於成爲了名符其實的女生隊隊長。

“關於女生隊,我沒什麼好說的,能和你們竟爭的只有安師大和合工大兩個老牌勁旅。所以你們只要加把勁就會搶得個一出線的機會。”李華向他心愛的弟子們,充滿真誠的說道:“而男生隊,你們所面臨的問題就比較多。首先,你們必需要先拿到大專組的前兩名,纔有資格和合工大等本科院校一較高下,並且就算你們有了這個資格,在cuba聯賽全國曆史上,還沒有過專科院校打敗本科院校之後,獲得參加全國聯賽出線權的先例,所以你們的每一步,都可以用步步爲營來形容!”

是啊,

要打敗本科院校,真的是太難了!

我們真能做到嗎?

所有人都陷入一片沉默之中。

就在此時,一個堅定的男聲,帶着無比的自信,響了起來:“沒事的,那些所謂強大的本科院校,也只不過是暫時擋在我們面的墊腳石而已,我們必將穩穩踏着他們,開創一個全國性的新歷史。”

這個充滿自信的話語,正是出自於張若寒口中,他可沒把什麼合工大的放在心上,他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去參加全國聯賽,去和古加尼一爭長短!

“好,說的好若寒!”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